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猎美狂神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4:53:5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猎美狂神

第一章 特殊的穿越

生活在这个世界之中,在这忙碌而快节奏的生活生存着的确是一个压力,尤其是生活在都市之中。猎美狂神 全文免费阅读

林大山,便是一名平凡的打工族,上班下班,回家吃饭,这些日常生活就是他的全部,他长的并不是特别的英俊,算是一个中等的水平,带着一个眼镜,高高大大的,而他的生活单调,看上去很乏味而且没有什么新鲜感,但他却是感觉由衷的幸福。

为什么那么说了,因为他有这他的家人。

林大山娶了一个美丽的老婆,还生了孩子,为了这个家庭,即便是奔波在生活也感觉幸福,哪料到一次的灾祸却是莫名其妙的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一次在家中打着电脑,为了赶第二天的工作他是即便是到了凌晨三点也没有睡觉,而就在这时候,他对面窗户的夜空忽然破开了一个黑洞,黑洞产生了一道庞大的巨力,直接就将林大山给拉到了空气之中。

受到高速的压力和没有氧气的因素,林大山不久之后就失去了意识彻底的死了。肉体被吸在黑洞之中,最后化作粉末,而林大山的灵魂却穿越到了黑洞之后。

后来,他就晕死了过去。95女性网

等林大山再一次情清醒的时候居然成为了一个婴儿,并且改名称作流珲。

成为了婴儿以后的流珲非常的惊讶,可以说是彻底的震撼,不过好在还是一个婴儿,所以他有一个适应期。

数年的成长,成为了小孩子的流珲对一切都开始熟悉了,原来,自己穿越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之中,这是一片新的大陆,名叫破元大陆,在这片大陆之中的人类都是以修炼为生。

所有人为了获得高强的实力,振兴家族,得到尊严和继续生存下去,每一个人都积极专研修仙之道。

其中,还有以炼制丹药的家族,为了生存而贩卖炼制出来的灵丹,灵丹是一种可以提高修为的丹药。流珲出身的红瞳家族变是以炼制灵丹为生。

流珲从小就不受待家,为什么了?因为他是一个私生子,红瞳家族之中,子弟过百,而他只不过是其中一份子,并且还是最不起眼的一份子,自然的从来就没有受到家族的待见,而且还受到各兄弟的歧视。说明95lady.com

只不过,流珲可是一个有着三十多岁灵魂的中年人,虽然还是一个孩子,却早早已经专研修炼之道,并且精通了炼丹之术,天赋非常的高强,很快便是在家族之中变得非常的出众。

在不知不觉的修炼之中,流珲已经成长为一个少年了,清秀的脸庞中带着一丝成熟,高瘦的身体,双眼锐利如鹰一样,虽然他明明是一个孩子,但是在他的身上却总是看到一股神秘而可靠的感觉。

流珲,便是一个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奇怪的人。

红瞳家族所在的这个地方名叫胜元村,是这个大陆之中的其中之一的村子,这个村子里面除了红瞳家族还有其他家族,其中更是有着一个名为长虹宗的门派,这一个修炼论道的门派,实力并非是特别的高强,但是在这个胜元村的小村庄却已经是不弱的了。

流珲通过自己的修炼,渐渐的变的强大了起来了,并且在村中认识了许多的好朋友,如庄凯达,庄牡丹,古媚仪。

和许多好友一起玩,并且一切修炼着。

流珲的父亲名叫红瞳流风,是一个严厉却不喜欢自己的人,而流珲的母亲名字叫刘秋兰,从流珲出生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流珲一直都想寻找着自己母亲,却无奈找不到。说明95lady.com如今的流珲正想着办法修炼了。

而古媚仪,便是其中自己遇到最奇怪的人,那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她教导自己修炼并且告诉了很多关于修炼者的知识。

并且,古媚仪还发现流珲是难得的天赋之才,五灵同体,体内有着众多的灵印,灵印是一种特殊的力量,驱动着修炼者施展法力的重要东西。

而五灵同体更是将多种灵印可以自由运用的人,在古媚仪的帮助之下,流珲不知不觉得变的很厉害,甚至已经超越了古媚仪本身。

古媚仪的背景非常神秘,忽然的出现,连流珲都不知道古媚仪是何身世,只不过她却一直陪着古媚仪。后来胜元村内来了长虹宗的长老,说要招人前去宗内修炼,流珲,古媚仪两人便是积极的加入。

后来,宗内要求带弟子进入秘境里面寻找珍宝,秘境是神秘的危险之地,里面有许多先古神人留下来的东西,流珲听后便是积极的进去了,流珲,古媚仪两人一队和众多长虹弟子前去,不料遇上了灵兽,一种与人类不一样的物种,其能力强大。说明http://www.95lady.com/

为了将灵兽杀死,流珲以一人之力抵御住了,但不料却是暗杀了同宗许多弟子和长老,甚至将其他宗门的人都杀了,不过也无所谓。

另外一边,长虹宗为了监视弟子在里面的情况,特别的设置了有灵印感知能力的人,将所看之物绘画出来,长虹宗副宗主正在一边坐阵,而下面的弟子正将在境内所看见的一切都一一绘画出来。

“回副宗主,刚刚得到本命塔的弟子传讯,高长老及三名护送精英弟子全部陨落。”那弟子稳了稳心神道。

“什么吗?他们,他们也进去啦!”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是的。”这时,沙驰突的开口道:“据情报说,咱们宗门的那名白发弟子,临进秘境时,用蛛丝将所有人进行束缚,然后拉进了秘境之中。说明http://www.95lady.com/

“什么吗?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拉得动十几个大人?”一位长老十分不信道。

“如果有一个魔冥天力熊呢?”这时一个美丽白衣女子站出来道,如果流珲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她便是白兰芯。“回副宗主,那白发小女孩是一种诡异的蜘蛛灵印,而在他身边的小女孩,则是相当极品的魔冥天力熊的灵印,虽然二人的灵力并没有得到相应功法的催发,但是拉几个人进境还不是问题。”

“什么,魔冥天力熊!有如些极品的弟子,你们为什么不挖掘培养,反而隐瞒不报,让我们白白的送他们进入那必死之境中!”副宗主突的一拍桌子,大声怒喝道。

“副宗主这话说的可有点不对了,此子刚刚进宗,便被告知可以独自来往于森林之中,如果本身没有实力的话,又如何做的到。而当时宗主的意思是此子最希望传回画来,那自然是必须让他们进境,得到秘境中的信息,只怕比得到十名潜力弟子要有价值的多吧。”白兰芯义正言辞的道,可是只有她自己明白,不让这二人活下来,完全是因为她不想让看到自己受侮的人活下来罢了。

“哼,不管他们有多天才,敢暗害我们的长老,宗主,此事不能就这么了了,应派人去胜元村,将他们的父母都给我杀了。”这时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一脸怒气的站前一步吼道。

“仇长老,你凭什么去杀人家的父母,难道你想告诉大家,加入我们长虹宗会有灭族的危险还是想告诉大家,我们长老都是废物,连两个外门弟子都可以杀我们。”这时一个白脸的长老突的一声冷笑道。

“这……,可是,可是杀人就要偿命!”那大汉显然是想不出理由来,变得极为的不自信的道,声音也是越说越小。

“杀人偿命,谁杀人,偿谁的命?难道他们不是我们杀的吗?”这时白兰芯也嘲讽道,她本身是不赞同派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去送死。

“可是其它宗门定会向来向我们问责的。”又一名红脸的长老突然想到了什么。

“问责,随他们的便,我们的长老也在其内,他们也看到了,这只能是那两个丫头的个人行为,我们也是受害者。”白脸长老十分无赖的道:“如果他们要去胜元村闹事,我们就把他们的长老被我宗两个外门弟子光荣干掉,让世人知道,在他们宗就算当上了长老,还不如我们宗的外门弟子,哼,看他们怎么混。”

“快看,又有人在画啦!”正在这时,一个声音惊愕的叫了起来,这时大家急忙将目当把投向画卷的右下角,只见一道黑迹在飞速的流转,不多时,一幅生动的山水画,便展现在了众人面前,远山近树,黑石白瀑,松清翠,水灵动,如真似幻,如若仙境。

“画的如此快,如此真,不知是哪位弟子。”老者完全被此人的绘画速度和效果惊呆了,而且他知道,就凭着这一张画,便足可以弥补今日所有的损失。

“回宗主,就是刚刚在谈的白发丫头,名为二呆子,是胜元村的村民,之前曾有一人穿越深山的记录。”一名执事长老,急忙上报道。

“唉,真是可惜了呀,比起秘境,我们宗门更缺乏这种天才弟子。”得知流珲的情况,副宗主不由的惋惜起来。但是木已成舟,惋惜也是没有用的,更何况,今次如果没有他,只怕长虹宗可是要颗粒无收了,突的想到这桀骜不驯的家伙临进境都要拉几个垫背的,不由的长叹一声“木乙那老家伙,进境连一点讯息都没有就挂了,远不及这小子来的有价值,死的不怨啦。“

“快看,足足在三百只灵兽,他,他被包围了。”

“快看,那还有只蝠翅腾蛇,足足有五阶。”

“快跑呀,别画了,我的老天爷呀。”

“完了,完了,此子完已。”一直暗藏在暗中的宗主也不由的发出叹息。

“我的天呀,他还没有挂,你们看,他又开画啦,是一处山涧。”不多时,那个地方再次出现了一个图像,那是一个飞流直下,锦绦悬山的美丽景像。这一下,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这些老家伙,一齐面对那群灵兽,也没有把握逃出生天,可是这子是如何逃出来的呢,这还真是让人猜不透。

第二章 不知情

而此时身在秘境之中的流珲,却并没有觉得有何特别,一边隐身前行,一边拿出定位盘,上边可以清楚的看到,古媚仪正在自己前方五六十里处,目标在不断移动,显然是还活着。

“老婆,死了没?”

“怎么,想娶二房呀,那么盼着我死?”

“看你说的,我找二房跟你死活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若死了的话,千万给我留个全尸,我还没日你呢。”

“滚,那你跟灵兽商量吧,不行等我被它们吃了,你直接日它们吧。”

“我吐,只对你感兴趣,好了,多加小心,别画画了。”

知道古媚仪还安全,流珲放心不少,对他而言,只不过是灵兽多了一些,完全没全大碍,娴情信步一般,在界内行走,时不时的拿出画笔来那么一幅大作。

“不行,不能光为他们服务,我怎也得弄点好东西出去不是,就算没有别的收获,这灵丹材料可是不能少,还有,挑几个牛逼的家伙,把我的二阶三阶灵印给搞定,到那时,庄青元,你就算是知道我断了你的子孙根,你也耐何不了小神了吧。”流珲再次画了三幅图后,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亏,人家都那么对自己了,自己还用得着为他那么卖命吗,一幅不画,那自然是不好的,万一将来自己有一天出去了,弄不好会被长虹宗通缉的,他万料不到,正是因为自己画了,之后才被六宗通缉,几乎无地生存了。

不过想到了庄青元,流珲又开始为出秘境发愁起来,之前那得意的臆银表情瞬间变成了愁容了“不知道那几名长老什么的死了没有,但愿可别死光了,有他们在,各大宗门必定会再想法打开出入之门,到那时我们还有出去的机会。”

他将那几人接进来,就是为了让宗门有所顾忌,他们自然不会这些孩子们浪费资源开启禁制,但是如果为了几个长老,那自然是有可能的。

但是流珲万万不会想到,就在他在思索之际,那几人早已经灵兽们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这倒并不是说流珲比他们厉害多少,而完全是他们死活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拉进秘密,别说物品上的准备,就是心理上的准备,也没有一丝半点,这一眨眼的功夫便要面对数十上百的灵兽,这叫谁来,他也是受不鸟地。

想到此处,他便运用自己的红瞳四下探视,不多时,各种珍奇灵药,一株株的应入他的眼睛之中,但是,无论有没有灵药,可到处都是灵兽,自己也是根本就不敢下手,虽然有隐身术,可是他还是做不到全天候的隐身,每次动用之后,可都是要修息两个多小时才能再用,这是让他最为无语的事情。

站在树上,看着眼前不远处的灵药,脑瓜子是飞速的旋转着,不多时他的脸突的现出邪邪的笑容,随即取出一张卷轴,然后慢慢打开,上边正是画着一个身穿铠甲,手持长剑的自己。

再次四下打量一番,确定没有其它人类在此,猛的一抖画卷,立时一黑光一闪,画中的人立刻活了过来,跳到了地上,而那画卷也立时变成了空白。

“来呀,灵兽们,都冲我来呀。”那画中人一落到地上,便举着长剑四下的呼喝起来,立时间便引动了周围的灵兽向他冲来,一拥而上的想要将他灭杀。

墨替身是受着流珲的控制,虽说在灵兽面前,他如同肥皂泡一般一碰即碎,战斗力根本为零,但是本身也没有什么重量,展转腾挪却是极为灵活方便,杀不了灵兽,可灵兽想碰到他也并不容易。

不多时,周围里许内的灵兽都被他吸引了过来,无论是三阶的灵兔,还是五阶的灵狼,都聚在一起,击着这个墨替身。

“好了,著名的兽兽爱情动作片开始上演。”隐藏在暗处的流珲再次邪邪的一笑,然后围着最外圈那些灵兽快速的转了一圈,同时不断的撒出一把把的交合菇的孢子,接下来场面宏大的的百兽群P,正式开始,当然,比起某岛我的千人同P,那要差的远了。

不过流珲可对这个不感兴趣,他要的,可是那散布在林子里的灵药,这群兽一乱,互相那啥时,他便开始四下采药,虽然没有太过值钱的,但是估计也不会比秋露草差的,卖钱换东西,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这一圈采下来,他也足足花了三个多小时,然后等他再回到那百兽群P的地方时,那些兽兽已经是死的七七八八了,他再次眼冒金光的开始收起尸体来,这可是更加的值钱。幸好当初抢那陈冠厚等人的储物手镯足够大,不然还真是装不下。

一切弄完,再看了一下定位法盘,还好,古媚仪还在移动,而且移动的速度还算均匀,说明虽然有危险,却还不算太大,他也就不再着急,终归她不可能在他的护翼下成长,总是要自己去面对一些考验的。再说他们准备的保命手段足够的多,坚持三天四天应该不是问题。

“咦,好大的块石头山呀,咦,怎么还在动,不对,那不是山,那是石山兽!”这时在远处的山谷中,一个巨当的石头如同一座巨大的石头山,正向一个湖泊边移动过来,现在的流珲对于灵兽多少也有些了解,下一刻便喊出了它的名字,石山兽,一种身体如石山一样的怪兽,拥有着超强的防御力和巨大的力量。

“我要封印它,我要封印它。”这时,在流珲的视海之中,老四突的大叫起来,现在流珲五灵除了本灵老三之外,其它四灵都有了灵印,并且都觉醒了灵技,然而老四的冰粉蛾,他的灵技也是冰粉束缚,这本是一个水系的灵技,但是有巧不巧的流珲体内消化了避水珠,身体有一定的避水性,而且随着对这避水珠的吸收,这避水性也越来越强,他几乎无法感应到水元素的存在,所以大家的灵技都快速的增长时,他却是没有多少进展。

此时终于又见到牛逼的灵兽可以封印,而且流珲也曾表示,要在这秘境中将自己二阶的灵印补满,所以他便是迫不急待的大叫了起来。

而流珲此刻心里,却是非常非常矛盾,拥有好的灵印,无疑是大大增强了自己的战斗力,然而问题在于自己是无法封印的,至少现在还弄不清状况,而一但这些魂魄都拥有了强大的灵印,将来五灵肯定会来一场大战,以争夺身体的控制权,到那时倒霉的只有自己。

但是心虽这么想,可是话却不能这么说,不然那必然会将大战提前的,虽然自己有必胜的把握,但是那也肯定是伤敌一千,自损九百九十九的自杀行为。

“好吧,那我们就搞定它,兄弟,大家各就各位,都做好战斗决备。”不能说不,那就只能说同意了,流珲在视海里向四兄弟说了一声,便唤出飞翼,凌空而起,直向那石山兽疾飞而去。

“天网!”一飞到那石山兽的上空,流珲便毫不犹豫的一挥手,一道白白的蛛网凭空出现,然后向着下方的石山兽罩去。就在那网将要碰到石山兽之际,流珲突的一个加速,快速的钻进了那网的下面,下一刻他的人便被那蛛网罩在了那石山兽的头顶。

原来那石山兽太过巨大,流珲的蛛网最大也只不过几米方圆,刚刚能盖过那石山兽的额头罢了,所以他根本控制不住处这个大块头,只能将自己给贴到石山兽之上。

蛛网将流珲贴在了石山兽的额头,那石山兽却如若未觉,根本就没有理会流珲,继续向前行进。

“大家做了准备,开始封印”几个灵魂都做好了拔河比赛的准备,下一刻,流珲的额头金丝直射而出,向那石山兽的头颅射去。

“一二拉呀,一二拉呀。”果然是经验胜过天才,有了多次封印经验的流珲,很麻利的开始喊着号子,在这一拉一松,一拉一松的调子下,对方很快就败下阵来。

“我靠,这家伙的灵魂怎么这么小,不过力量倒蛮大的。”再次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封印完成,流珲心满意足的看着老四,希望他尽快觉醒,他也希望拥有越霸道的灵印,特别是来个超强防御的,那样自己超防加超速再生,不知要牛上多少倍了,然而下一下,老四的大哭声便猛烈的传出。

“哇,哇,这,这不是石山兽的魂魄,而是蚊子呀!哇,哇。”

“咦,怎么会是蚊子?”流珲急忙睁开眼睛,下一刻他石化了,自己依旧贴在石山兽的头上,那石山兽依旧在向那湖边移动,而且也已经移到了泊边的沼泽地之中了。再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这不,一只大拇指大小的蚊子的尸体,正贴在那里呢“食灵酷蚊!”流珲直接惊叫出声。

原来,这蚊子名为食灵酷蚊,是一种可以吸食其它生物魂魄的一种可怕的至命的毒蚊,是虫灵兽中,最可怕的存在。在这种蚊子,它可以将人类的灵印从人的魂魄上剥下来,可以说是灵师们的恶梦。

这食灵酷蚊可是不来食石山兽的灵魄的,可是冲着流珲来的,在远远的感应到流珲的灵印能量时,便远远的被它吸引过来,急不可耐的冲了过来,要把这灵印剥离下来吃掉,哪曾想,就在它准备吸食灵印的那一刹那,老四便发动了封印,有巧不巧的将它封印了起来。

“快点,机会不能浪费,老大,你来封印这石山兽。”流珲不再理会这个倒霉孩子了,好不容易将自己贴在了石山兽上,总不能空手而归吧,于是快速的向老大吩咐。

“一二拉呀,一二拉呀。”响亮的号子再度响起。

“呜啊,呜啊。”不多时,老大那如驴一般的哭声便也响了起来“这哪是石山兽呀,明明是,是只虫子!”

“虫子?”流珲又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向那石山兽看去,下一刻流珲倒地抽起筋来。原来此时那石山兽的体外,竟然裹着一层淡绿色的液体,虽然看不清全貌,便是在电波扫描之下,流珲还是认出来,那竟然是一只变形虫。

变形虫是一种身体内近为液体的虫子,捕食时,会将猎物包裹在自己的液体身体里,然后利用对方的呼吸,将消化液灌进对方的体内直接进行消化。由于它没有嘴,只要身体能裹下的东西,它都吞的下,所以这种虫子还有一个名子无形饕餮兽。

不知是老大倒霉还是这变形虫倒霉,就在老大准备封印里,那变形虫便发现了石山兽,并且还一口将其吞下,结果有巧不巧的被老大封印了。

“我靠,那倒霉的石山兽竟然已经死了!”从老大封印成功,到发现是虫子还是稍有一点时间的,在这时间里,变形虫的消化液早就将石山兽的内部脏器破坏的七七八八,石山兽也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猎美狂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猎美狂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18章

    原标题: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18章书名: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第18章这条汉子是断袖却不想,某只一身粉色的妖孽,将她的小手一拽,一扔,好巧不巧的将她扔在了魔君的脚底下坐着。“错!月卿绾你错了!你大错特错了!首先,本世子虽是一条汉子,可是本世子是一条断袖的汉子,对你这种人,特别是你这种女人,尤其的不感兴趣,莫说是你被调戏打我的脸,哪怕你被魔君大人染指那啥了,哪怕你给我带了一顶全天下最绿的帽子,本世子都觉得……无!所!谓”!此刻的君戟双手叉腰,呈泼妇骂街状一般的嘲笑着月卿绾。小月牙见自己的娘亲

  • 学霸,你逃不鸟了18章

    原标题:学霸,你逃不鸟了18章小说书名:学霸,你逃不鸟了第十八章:学习是为了什么沈意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从自己的桌子里面掏出了一颗糖,含在嘴巴里面,这才清醒了过来,总觉得自己的嘴角干干的,有些难受,也没有多想,只拿着湿纸巾轻轻的擦了擦。这一个星期,沈建国每天雷打不动的接送沈意意,沈意意当然也非常的开心了,书包有人帮忙提,还不去挤公交车,简直爽到爆了好吧!林田甜依旧是和沈意意一起出学校,“意意,你还记得我的那个网聊对象吗?他说他马上就要放暑假了,倒时候约我出去玩欸!”“啊!这不好吧!你都没有弄清

  • 这绝不是三国18章

    原标题:这绝不是三国18章小说名:这绝不是三国第十七章【霸刀九式】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荡漾。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就是,当叶败天取出玉质令牌打开门时,竟然发现,这么漂亮奢华的房间...........免费?房间采用欧式别墅风格,面积不大,只有八十平方,不过却透出一股清新的木质香味,简直比叶败天前世地球上的五星级酒店漂亮一百倍!将‘归葬’随手丢到床头,叶败天整个人虚脱在床上。这几天精神太过紧绷,他想要好好放松一刻。闭上眼球,感受被子上

  • 重生之天命不凡18章

    原标题:重生之天命不凡18章小说:重生之天命不凡第十八章病的不轻转过一个街角,清凉的夜风吹来,周凡道:“有烟吗?”阿毛楞了楞,连忙说道:“有!有!你等等!”说完撒腿就跑进路边的一个小卖部,买来了一包精装红塔山,给周凡点上了。当然他也学着周凡抽了一根,阿毛道:“凡哥,我想跟你混!你能够教我几招吗?你刚刚打人的姿势太帅了!”“跟我混?谁特么的要混社会啊!“周凡拍了一下阿毛的肩头,说道:“今天要不是你发花痴惹事了,劳资才懒得出手了!我说你小子家里条件也不差,老子还是一个局长,混狗屁啊,好好读书!以后接

  • 强宠99次:娇妻太撩人18章

    原标题:强宠99次:娇妻太撩人18章小说:强宠99次:娇妻太撩人第18章加油啊。季宇宸猛然回过神来,缩回伸出去一半的手,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点点头:“啊,嗯,好像……确实这个其实不影响,倒也没什么关系,我再看看,啊,再看看……”深呼吸。颜夕忍下怒火,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那季总请一定看仔细了。”季总二字的音调极外的重,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季宇宸抿了抿唇,轻咳一声,翻开了另一页。好在后面他没再什么妖蛾子,修改了几处地方就表示设计稿没什么问题了。既然正事办完了,颜夕就起身告辞。但是她都说了两次再见,季

  • 最强修真打工仔18章

    原标题:最强修真打工仔18章小说名称:最强修真打工仔第十八章白猿神体“哥哥.....不怪你........不怪你,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陈青莲极度虚弱的说道“啊!哥哥小心后面。”话音刚落陈平只觉得自己脑袋一沉,似乎是被一个重物给撞击了下,一股凉哇哇的液体就从后脑之中流淌而出,血腥的气味立刻在这个不算太大的地下室之中弥漫了开来。疲倦的气息立刻就涌上了陈平的心头,强忍着那种睡意,陈平恶狠狠的转过头,发现那个被自己刚刚一拳打掉两颗门牙的男子,正手持铁棍,有些错愕的盯着自己。不过那名男子也并非被吓到了,

  • 网游之唯我主宰18章

    原标题:网游之唯我主宰18章小说名称:网游之唯我主宰第18章突围被其他人碰到的古川逸并没有解除潜行状态,虽然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可身为高手的他马上就趁机移动开去,然后继续寻找空当闪人。“嗯?”刚才无意中与古川逸发生接触的玩家很诧异,他明明感觉碰到了什么,可转头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嘿,专心点啊。”旁边的人看那人走神、忙提醒了一句,他可不想因为有人心不在焉而错失蓝家给予的好处。“哦哦。”被这一打岔,这个“幸运儿”也就不再理会刚才的事情了。……人群侧后方、一颗矮墙下,先从副本里出来的兽王正靠着墙壁闭目

  • 末法疑云18章

    原标题:末法疑云18章小说名字:末法疑云第十八章下井亮子答应一声,抬头向四周望了望,便朝着在地里正在耕种的老乡跑去。我和老宗围着正一米多宽的老井转悠了两圈,伸头往井底望去,只见里面黑洞洞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完了!”我一抬头,一巴掌拍在脑门上。“怎么了?”“忘了告诉亮子,让他再借两个手电筒。”我其实刚才因为一时激动,确实忘了给亮子说。“他应该不傻吧?”老宗在一边犹豫的说道。“希望吧,不然等下再让他跑一趟,谁让我们三个里面,就他能说呢。”我纵了纵肩,无赖般的说道。老宗也没把这个当回事,低头从地上

  • 都市掠夺系统18章

    原标题:都市掠夺系统18章小说:都市掠夺系统第十八章砍人江楚韵压根就不想跟这家伙废话,你说打个架,说这么多废话干嘛,所以呢……就这样喽,端了一杯茶,冷冷的看了一眼罗碳“你继续,我喝口茶润润嗓子。”“什么意思。”“老大,这小子是嫌弃你,意思就是懒得跟你废话。”没想到罗碳身边还有这么高智商的家伙,罗碳看看马力,用一种面部抽搐的表情向江楚韵示威。“你这是找死!”“赵四啊,早就手下败将了,不妨加一个你,我跟你打!”江楚韵放下茶杯,茶还热着“古有关公温酒斩华雄,今天老子不斩你,但是,在这杯茶凉之前,我将打

  • 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18章

    原标题: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18章小说名称: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第18章谁是贱人“来人,把二小姐放出来!”林铎非常激动的吩咐下人去将在房中带了两个月的林梦瑶带到很少来。“娘,娘,娘!”林梦瑶带着哭腔来到了堂屋之中,下人在后面跟都跟不住她,她是那么的“委屈”,又是那么急切的想见到自己的母亲。而父亲,从小非常宠爱自己的父亲,现在将她关在房中两个月不许出门的父亲,她突然感觉到了一丝陌生,这个父亲,今后还会向着她护着她吗?林梦瑶急切的投入姜氏的怀中撒娇,对父亲却是不理不睬。当然了,对于这个狠心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