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恶魔王爷轻点爱 最新章节

2017/12/4 2:48:21 来源:网络 []

小说:恶魔王爷轻点爱

第一章入狱

/t 乌云当头,遮住了天上的月亮。原文95lady.com此时位于城北的兵部尚书司忠义府里却是灯火通明,照亮了整个城北。

今天本是司马艳儿同父异母的弟弟司马风儿周岁,一家人都聚在一起,沉浸在喜悦里,等着所有宾客们的到来。

可是万万没有料想到,他们没有等到那些前来贺喜的宾客,却等到了从天而降的官兵。

那群官兵进来就说自己的父亲司马忠义勾结边国大将军,意图谋反。现在有人已经将他们通私的信件送到了当今的皇上手里。

那些官兵不由分说的就开始四处抓人。根本不给司马忠义任何解释的机会。95女性网

家丁们突然间看到来了这么多的官兵,而且还抓了自己的的老爷,也都开始惊慌了起来。

有的家丁开始回自己的房间拿东西,有的干脆看见什么值钱的东西,直接往自己的包袱里装,有的则因为胆子小直接趁着慌乱想要逃出去。

司马艳儿抱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塞进自己怀里的弟弟,看着院子里的人乱成了一片。在各种嘈杂的声音里,只是躲在一个角落里面静静的看着。

大娘,二娘,三娘都哭成了一片,几个姐姐和妹妹也都跟在他们的后边来来回回的乱跑着。

官兵和家丁们开始上演了来来回回抢东西的戏码,自己不能拿到的直接就给砸坏了。

看着自己的家被毁成了一片,司马忠义被气的当场吐血身亡,随后大娘二娘也跟着纷纷撞到了柱子上,一起陪着走了。原文95lady.com

二娘临走的时候,一直看着司马艳儿怀里的司马风儿,用眼睛祈祷着司马艳儿,希望她能够替自己好好的照顾他。

好好的一个家,就在这顷刻间被彻底的毁了,司马艳儿只是回头轻轻的瞥了一眼这个曾经是自己家的地方,然后随着官兵走了。

片刻的喧闹之后,剩下的是一片异常的安静。

司马艳儿始终都抱着司马风儿,一直等着他们进了牢房,她还是这样一直抱着,没有和其他人说过任何一句话。

她只是静静的看着,眼里有着别人看不懂的深沉,三娘并没有和他们一起被关进牢房里,还有三娘生的一个妹妹,也没有被关进来。

司马艳儿看着和自己一起被关进来的两个姐姐,她们的眼泪一直流淌着,眼眶红红的。

司马艳儿知道,她们伤心的不是司马忠义没了,也不是大娘二娘没了,而是她们的荣华富贵没有了,现在生死未卜,只能等待着皇上的定夺。恶魔王爷轻点爱 最新章节

阴冷昏暗的牢房里,走道上的油灯忽明忽暗,映衬着他们司马家的凄凉。

昔日里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的千金大小姐,此刻已是蓬头垢面,衣服上也是血渍斑斑,和所有的囚徒一样的落魄。

只有司马艳儿怀里的那张熟睡的稚嫩童颜,甜美而安详。睡梦中还微微翘着嘴角。

司马艳儿趁着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在衣服的袖口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口袋,然后将手伸了进去,在里面抓了抓,似乎是沾到了一些东西,然后又偷偷的抹到了自己的脸上。

潮湿阴冷的牢房里,没有人会注意到她这个小小的动作,因为大家都被外面嘈杂的声音给吸引了过去。

“打开牢房的门。网站95lady.com”一到阴冷的声音穿刺着司马艳儿。

司马艳儿没有抬起头,只是用眼角看着进来的人,虽然不能够看清他的面貌,但是他的声音很有特点,有着一股邪气。

进来的人,扫视着牢房,然后看着旁边一直抽泣的两个美人,“听闻兵部尚书司马忠义家里美女如云,如今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啊。”

“将他们两个给我带出去。”那个男人对着旁边的人下着命令。

司马艳儿始终没有抬头看他们一眼,只是紧紧的搂住了怀里还在睡着的司马风儿。

司马风儿忽然翻了个身,双手紧紧的抓紧姐姐司马艳儿的衣襟,仿佛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的一棵稻草。95女性网

“你把头抬起来让本少爷看看。”那个男人终究是注意到了角落里的司马艳儿。

司马艳儿仍旧没有说话,也没有动,轻轻的将头抬了起来。

“怎么是这副长相,吓死本少爷了。”说话的男子在看到司马艳儿的那一刻,不由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牢房里虽然昏暗,可是他还是清晰的看见了司马艳儿脸上那发红的胎记,麻嘟嘟的,就像是化了脓一样,让人看后直反胃。

还有她那双大眼睛,虽然很美丽,但是却充满了愤怒,而起带着一丝空洞,,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男人像是看见了妖怪一般盯着司马艳儿,脸上尽是鄙夷的神色。

第二章自杀

/t “司马家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女人,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自称是少爷的人对着旁边的下人发起了火。

“是是是,小子这就下去查。少爷,你先消消气,别耽误了你的雅兴,咱们不是还有两个小姐吗?”下人好心的给少爷提着醒。

“这倒也是,今晚少爷就要好好的享受享受有美女相伴的滋味。”说着,那个少爷已经向司马艳儿的两个姐姐走去。

“把头给本少爷抬起来。让本少爷好好的看看你们,好决定今晚用你们谁?”说着,他轻蔑的用手挑起了她们的脸,露出了淫荡的笑声。,

“放开我。”司马艳儿知道,这是大姐的声音。然后她听到了刀出鞘的声音,作为兵部尚书的女儿,虽然他们没有高等的武功,但是身上却会多些不同于一般人家女子的东西。

司马艳儿闭上了眼睛,随后听见了重物倒地的声音。她心抽痛了一下,平日里就属大姐带自己还好一些,其他人都因为她的母亲不过是一个婢女而瞧不起她。

“真晦气,居然自杀了。真是个贱人,怎么不学学你们司马家的三夫人,跟着我爹呢。”那个少爷叹了口气,对着另外一个说着。

而他的话,一字一字的落尽了司马艳儿的耳朵了,住进了她的心里,果然如她猜测的一个样子,有人和外人合起伙来陷害自己的父亲。

“不如你就学学你们那个三娘,从今以后跟了我,我保证让你想尽荣华富贵,你看如何?”现在司马忠义的三夫人带着两个女儿已经投奔了自己的爹,自然是动不得她们了。

可是他又对司马家的女人一直垂涎三尺,所以今晚才会来到大牢之内,对司马艳儿的两个姐姐进行如此恶劣的手段。

既然那一个已经躺倒了地上,他知道用硬的是不行的,所以口气上变得柔软了许多,可是听着别人的耳朵里却感觉意外的恶心。

“可以啊,那我到是要谢谢公子了,不过,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是谁呢?到底有没有给我荣华富贵的实力呢?”司马艳儿听见二姐和那位公子是这么说的,心里就已经猜测到了她在想什么。

看来今晚,她失去的不仅仅是自己的爹,大娘,二娘,还有大姐,她还要失去她的另一个姐姐。

“哈哈哈······,问的好。”传来的是那个男人猥琐的笑声。

“你连我们少爷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咱京城的人啊?”旁边的下人听到司马艳儿二姐如此的问道,赶紧出声替自己家的公子愤愤不平。

“不许对司马小姐如此无礼,她可是你未来的少奶奶。”那个少爷出声制止住了下人的无礼。

“我爹乃是当今的林丞相。”那个公子大声自豪的自曝家门,然后看着司马艳儿的二姐,等待着她的反应,可是却没有看见任何他想要的表情。

“哦——,原来是林丞相家的公子。”司马艳儿的二姐别有深意的说了一句,然后望了一眼角落里的司马艳儿。

“艳儿,你可记住了。”司马艳儿的二姐说完这句话后,往后推了几步。

“怎么样,今晚你可想好了随我一起回府?”显然林公子并没有听出司马艳儿二姐话里的不屑,得意的对着她说着。

“好,我和你走,你等着。”说完,司马艳儿的二姐大步的向前跑去,然后将头撞到了牢房的墙上,轰然一声,倒在了血泊之中。

“居然又自杀了,真他妈的晦气。没有想到司马忠义的女儿都这么刚烈。”那个叫林公子的心有不甘的说道。

“少爷,消消气,咱们府上不是还有两个司马家的女人吗?”

“你说什么呢,那个三夫人跟了我爹,她的女儿是我的妹妹。我怎么能和自己的妹妹那什么。”林公子生气的说着,然后瞪向了牢房一角的司马艳儿。现在司马家就剩下这么一个丑女人了。

“是是是,巧小的这张贱嘴。以后我再为公子另寻漂亮的美人。”下人献媚的讨好着林公子。

林公子是越看司马艳儿,越来气。尤其是看到司马艳儿用一双空洞无生气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的时候。

“啪”的一声脆响,林公子给了司马艳儿一记耳光,血顺着司马艳儿的嘴角流了出来。可是她什么也没有说,将头低了下去,看着怀里的弟弟。往角落里又窝了窝。

“真是个怪胎,人张的怪,性格也这么古怪。”林公子一边骂着,一边往外走,人没有得到,反而弄得十分的不愉快。

狱卒将司马艳儿两个姐姐的尸体给拖了出去,又将牢房给重现上了锁。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冷清的牢房里,现在只剩下了抱着年幼弟弟的司马艳儿,她缓缓的也闭上了眼睛,用力的抱紧了怀里的弟弟,蜷缩到了一旁的草堆上。

第三章 下赌

/t 静逸轩茶楼里,高朋满座。这里是全京城独一无二的茶楼。能够进的了这个地方品茶闲谈的都不是一般的人。

文人士子,富商巨贾,豪门权贵,······就算是那一日在这里看到了当今的皇帝老儿,也没有什么让人觉得好奇怪的。

每日的午后,是静逸轩客人最多的时候,也是一些人打探各种消息的最好时机。

不管是什么人,都有他八卦的一面,即使是皇亲国戚,也不会例外。

而这些日子,讨论最多的就是兵部尚书司马忠义被抄家的事情。

“你们知道吗,司马忠义的三夫人竟然跟了当今的林丞相。”

“是嘛,会有这种事情,不是说司马忠义的夫人们当天就都随着他而去了吗?”

“你们只是知道其一,还不知道其二吧,那我就从头说起。”其中的一个人说着。

“话说远兵部尚书司马忠义勾结边国将军,意图谋反,罪证确凿。当今圣上大怒,在司马忠义小儿子满岁之日,对他们进行抄家,要诛九族。”

“然后呢?”旁边的人迫不及待的问着。

“司马忠义在抓捕的当天晚上就气的吐血身亡了,他的大夫人和二夫人见他离去了,也都纷纷自缢随着司马忠义走了。只有那个三夫人,跟了林丞相,带着她的女儿住进了丞相府。”

讲到此刻,众人是一片唏嘘,这个世道了,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有。

“那其他人呢?”

“林丞相的大公子,在当晚就进入了监狱,对另外两个花容月貌的司马小姐图谋不轨,可是谁曾料想,司马忠义的女儿会如此的刚烈,都宁可死在牢里,也不从了丞相家的大公子。”怎么是两个,司马忠义不是有四个女儿吗,那一个呢?“

“你是说那个陪房丫头所生的那个?”

“对啊,难道她就一点事情也没有?”

“说到这个就是重点了。”说话的人顿时来了兴致。

“什么?”听着的人也都竖起了耳朵。

“听牢里的人传出了的消息,那个司马家的三小姐,从进入牢里至始至终都是抱着一个男孩窝在监牢里的一个角落里,没有掉过一点泪,没有出过一句声,就连两个亲生的姐姐死在了她的面前,她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那林丞相的公子没有对她做什么吗?”

“能做什么?听说她长得奇丑无比,脸上有很大的一块红色的胎记,就像是一个怪物一样。”

“难怪了,原来是一个不会说话的怪物啊。”

“······”。

端坐在靠窗雅间的一位男子,手里转着一杯上好的钰金香,眼神微微的勾着看向旁边的人。

这个男人,眉清目秀,脸廓分明,虽然只着一袭青衫,但是气质涌入,举手投足间有着一股贵族气息。尤其是那双眼睛,让人不寒而栗。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那个男子轻轻的问向了对面慵懒的躺在软榻上的男子。

“当然是真的了。”靠窗的那个男子,伸了伸胳膊,回答着。他有着一张极其俊美了脸,如果是换上女装的话,会是一位倾国倾城的佳丽。

“也就是说,有人竟敢如此之大胆,在大理寺的牢里只手遮天了。”

“这有什么还稀奇的,谁都知道兵部尚书司马忠义和林丞相有多美之仇。”美男子淡淡的说着,仿佛在谈一件很小的事情。

“可是我不知道。”青衫男子有点不悦的说着。

“可惜了,林丞相最后得到的不过是司马忠义的三夫人,而他一直中意的二夫人,最后还是选择了追随司马忠义到了地下。”

“可惜了,司马家的那些美女们。”美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将一颗葡萄放入了口内。

“现在整个京城,都在赌那个司马家三小姐能够活多久?”美男子突然间换了一个话题。

“怎么个赌法?”青衫男人有了兴趣。

“据我所知,京城上上下下的赌庄,差不多有千万个,都是一赔五的赌法,而赌注有五种,自杀,皇上下旨杀头,流放,没结为奴,还有就是林丞相家的公子说的,要让她成为宫妓或是军妓。”美男子热心的介绍着。

“我赌第六种。”

“第六种?”

“对,我赌她会安然无恙的离开牢房,离开大理寺。”青衣男子露出了笃定的笑容。

美男子听后,马上坐了了起来。眼里露出了异样的光彩,“九王爷肯下注,自然是稳赚不赔,我现在就马上去下注通杀。”

两个男人相视而笑了,简直是大笔的赌金已然到了自己的手里,真是生财各自有道。

第四章遇见贵人

/t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牢房里却始终是那样的阴冷昏暗。

司马艳儿总是抱着弟弟司马风儿望着牢房的一角,没有人知道她在看着什么,更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狱卒们只是知道,她除了吃饭的时候会动 其他的时间就会一直保持那样的姿势,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弟弟。

她还有几日可活?人死了是不是还有灵魂?司马艳儿不知道,她只是觉得想些别的事情比较容易打发时间。

牢房铁锁打开的声音,让司马艳儿的心划过了一丝怅然,原来今天就是自己的“大日子”了,她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年幼的弟弟,那双天真中带着微微渴望的眼和他对视着。

“罪臣之女司马艳儿听旨。”

司马艳儿抱着弟弟,跪在了地上听着圣旨,嘴角微微的嘲弄着,扬了起来。

圣旨?原来她的未来是由这张黄橙橙的布决定的。可是为什么那天,没有看见它。

“······特旨赦免司马艳儿及其弟弟司马风儿之死罪,即日开释。”

她自由了?司马艳儿难以掩饰心中的惊讶,看着前来传旨的内侍。

“你运气好,皇上最近心情不错,所以特下旨赦免了你的罪,快带着弟弟离开这里吧。”内侍对着司马艳儿说着,他是嫌恶

司马艳儿脸上丑陋的胎记,这个司马艳儿自然是知道。

原来自己的命都是掌握在皇帝的心情上的,要是哪天他心情不好,会不会有和自己一样下场的人呢。

司马艳儿忍不住为自己的命运低嘲了起来。

司马艳儿抱着弟弟,离开了牢房,一直走出了大理寺,心里仍旧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抬头看看蓝蓝的天,还有白白的云,阳光直直的照射着她的脸,风儿拂过了她的脸颊,吹起了她变得杂乱的长发。

“饿。”耳边传来了弟弟司马风儿的声音。

司马艳儿低头看看怀里的弟弟,抿了抿唇,“风儿饿了?”那声音轻柔婉转,宛若是幅面而来的三月暖风,让人一直舒服到心底。

“饿。”刚刚满周岁的司马风儿,眼巴巴的看着司马艳儿,重复着单调的音节。

“风儿乖,姐姐带你去吃东西。”司马艳儿柔柔的对着司马风儿说着。

却没有发现身后一直有双眼睛在望着他们,从大理寺一直到街上。

满身脏污,头发蓬乱的司马艳儿看起来和一个要饭花子差不多,而她怀里的司马风儿就干净了许多,这样的一对姐弟俩走在大街上,无论如何都会让人侧目的。

街上人来人往,极为的热闹,看着街边百姓的笑脸,司马艳儿觉得换如隔世般。

她现在身上分文没有,该拿什么给弟弟司马风儿买吃的呢?思索着,司马艳儿的手慢慢的摸到了颈上的红线。

虽然它的上面悬挂着的玉佩不是极品,但是玉质温润,也可是不菲的物件,司马艳儿犹豫了,这可是自己亲娘留给自己的唯一一件礼物。

可是看着怀里的弟弟,司马艳儿最后终于将它给摘了下来,用它和豆浆摊的老板换来了几个包子和豆浆。

老板一看就这么好的玉,心然的接受了司马艳儿的请求,还多给她一些包子和豆浆,当然,这些都要归功于那块玉。

司马艳儿生硬的确极有耐心的喂着司马风儿吃着东西,老板看着他们,也对她露出了赞赏的眼光,“姑娘,你对弟弟真好。”

老板看的出来,她以前应该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可是,更看得出来,她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它做到最好。

一直等喂饱了司马风儿,司马艳儿才匆匆的吃了几口包子,喝了点豆浆。然后准备离开。

“姑娘,把这些带着,留着路上吃吧。”老板似乎觉得自己留下了司马艳儿的一块玉,有些良心不安,又用布巾给她包了几个包子。

司马艳儿接过了老板递过来的包子,然后对老板深深的鞠了一个,道了一声谢:“谢谢你了,老伯。”

“原来你会说话啊。”蓦地,一道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司马艳儿警觉的抬起了头,抱起了椅子上的司马风儿,然后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确定自己真的不认识他。

司马艳儿大量着站在眼前的男子,他长得清俊秀雅,只是眉宇间有着一抹不太协调的神采。

淡紫色的衣袍,面料是上等的,而垂于他腰间的那副玲珑剔透的雕龙玉佩,更是让司马艳儿的眸光微微的闪了闪。

司马艳儿知道,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肯定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非富即贵。

可是自己是真的不曾见过她,于是司马艳儿觉得自己还是抱着司马风儿离开的好。

她将包子带好,然后抱紧了司马风儿,准备迈开步子,掠过这个男子。

第五章 入住王爷府

/t 九王爷肖飞扬带着玩味,大量着司马艳儿。她脏污的脸上,有一双清亮的眼眸,格外的引人入目,就像似一汪清澈却又深不可测的潭水一般。

如果不去看她脸上那红的发怪的胎记,肖飞扬想,她也应该是一个美人痞子。

“难道看见救你出狱的恩人,不应该说声谢谢吗?”看到司马艳儿想抱着弟弟离开,肖飞扬出声说道。

听到他这么一说,司马艳儿停下了脚步,然后不解的看着九王爷肖飞扬。

“这位是九王爷,你这次能够平安出狱,全靠着他在皇上面前讲情。”一旁的美男子流云笑嘻嘻的说道。

司马艳儿眨了眨眼睛,看着说话的流云,这个男人长得好漂亮啊。

“不要这么一直看着我啊,我会以为你喜欢上了我。”见司马艳儿有些出神,流云打趣的说道。虽然他没有以貌取人的癖好,但是看到司马艳儿的脸上,或多或少的还是有了一点·····。

听到流云这么一说,司马艳儿赶紧的移开了眼。

“原来司马家的家教这么差啊。”九王爷肖飞扬面无表情的冷哼了一声。

“谢谢就九王爷。”司马艳儿文言,向他轻轻的道了声谢谢,然后转过身,想要离开。

“你认为林家辉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和你的弟弟吗,别忘了你的弟弟是司马家唯一的男丁。”九王爷肖飞扬慢条斯理的开了口,然后很满意的看着司马艳儿肩部一颤,停下了脚步。

“难道九王爷要插手帮助我们吗?”司马艳儿回过了都,冷冷的看着九王爷肖飞扬,问向了他。

九王爷肖飞扬和好友流云都同时出现了惊异的神情,轻轻的扬了扬眉。她的声音怎么会变了呢,刚才还是轻柔婉转的犹如黄莺出谷,现在却是清冷异常,就像是狂野上的一缕寒风。

“我为什么要插手?”九王爷肖飞扬带着玩世不恭的语气,对着这个善变的司马艳儿说道。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开口。”说着,司马艳儿已经转过了头,不在理会他们。

够绝!流云听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没有想到这个司马家的三小姐果然不同凡响,虽然长得有点对不起大家,但是性格绝对够味。

“我从来不做没有好处的事情。我要是插手的话,总是需要一些好处的,不是吗?”肖飞扬的脸上,笑得更加的玩味了。

可是司马艳儿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继续的往前走去,离开了包子铺。

“你都不努力一下,就选择了放弃,会不会太可惜了?”看着司马艳儿的背影,肖飞扬大声的说着。

“没有什么好可惜的,因为我根本给不了你任何的好处。我现在身上除了冷掉的包子以外,已经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了,而我想,你一个堂堂的九王爷,不可能会缺包子吃吧。”司马艳儿的声音,有远处飘了过来,没有任何的起伏,也没有任何的温度,只是这样简简单单的说着。

肖飞扬摸了摸自己的额下巴,笑得甚是欢愉,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女人了,要是就这么轻易的放她离开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搞不好我九王爷就喜欢吃冷包子呢,而且刚好就喜欢吃你身上的那几个冷包子。”

司马艳儿听后,转回了身子走了回来,然后重新站到了肖飞扬的面前,“给你。”

说着,司马艳儿已经将包子铺老板用布巾包给自己的抱着,塞到了肖飞扬的手中。

看着自己手中多出来的冷包子,肖飞扬的唇畔笑意变得更浓了。他打开了布巾,拿出了一个包子,递给了身边的流云。“从司马小姐怀里拿出来的包子,不晓得是味道会有什么不一样?”

流云很识时务的将包子凑近了鼻子,然后细细的闻了闻,“很香。”

“因为那是老板特意给我包的肉包子。”

肖飞扬和流云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司马艳儿冷着一张脸,用那清冽的嗓音说出这么一句让人发笑的话来,还真是一件新奇的事情。

“收你进王府不难,不过你能做什么呢?”肖飞扬看着司马艳儿,问向了她。

“厨房的粗使丫头。”司马艳儿简短的回答着。

“哦?”肖飞扬意味深长的看了司马艳儿一眼,“粗使丫头?”有意思,没有想到堂堂兵部尚书家的千金,会甘心做一个粗使丫头。

“当一个普通的侍女会比较轻松吧。”流云忍不住开口。

“就当粗使丫头。”司马艳儿很肯定的又在说了一遍。

“可是我收的是你们姐弟俩个人——”,肖飞扬没有把话说完。

恶魔王爷轻点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恶魔王爷轻点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祝网友们端午节安康,这是最文化最诚心的问候!

    端午节安康,为什么不说快乐。非遗专家说,不是所有节日都能互祝快乐,如清明节、端午节只能互送“安康”,端午节可以说:“端午安康。”因为端午节是个祭祀的节日,这天伍子胥被投钱塘江,曹娥救父投曹娥江,大文豪屈原投汨罗江。五月初五是个悲壮的日子,是祭祀的日子,所以不能互祝快乐,说祝福的话可以用“祥瑞和安康”等字句。温州民俗学会会长金文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温州人一般称农历五月为“恶月”,因为这个月气候恶劣,流行传染病多。根据温州人的传统,一般是不会在农历五月结婚、建房、搬家等,从这个角度来说,端午节给大

  • 价值220万的紫砂壶影印图

    关于紫砂全形拓的介绍如今故宫所藏之石鼓,已经为大众所知,但是历经千年,上面的文字已有不少已经剥蚀,幸而有古拓片得以流传,一窥原貌。而在紫砂中亦有拓印,今天我们就来聊聊紫砂中的全形拓。▲唐云藏大彬拓片紫砂拓印壶身铭文较为常见,而全形拓则不多,传世的古拓则更少。见拓如见器,全形拓的出现与好赏器、好雅玩、好书画的文人传统有着密切的渊源。以立体形式于书卷上构建出器物的幻影,其制作出器物本身,又在书卷上展现,同时满足了士人对器物的追求与对书画的爱好。最终以一种卷器咸陈的方式于纸上全面展现了紫砂的状态。▲曼

  • 马耳他的生活怎么样?

    马耳他在欧洲算是一个小国,但是马耳他却慢慢晋升为一个欧洲移民新贵,可能很多人会疑问:马耳他怎么变成黑马了。其实,马耳他很适合移民,尤其是对于想要安享老年生活的人更是如此。那么,马耳他的生活如何呢?马耳他移民中介告诉你。这边的消费水平怎么样?在马耳他生活这么多年,我觉得马耳他的物价和北京其实差不多,工资其实也差不多。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做饭的话,平均每个月会花1500人民币左右。下馆子就比较贵,去个正常的餐馆,也一般要花上2、300人民币。但作为欧洲的一个国家,马耳他的物价倒是比其他欧盟国低多了。4.

  • 中式实例赏析|不是所有的中式都堪称经典,大师情怀,悠远意境

    本案案例设计以传统文化为依托,旨在打造一个承载中国历史文化价值的新典范空间。整体设计涵裹传统中国的端庄,运宋人丘壑,泽唐人气韵,并结合现代人的审美视角,对古典内蕴重新审视,主动寻回设计的文化自觉意识。空间中,浑厚和雅与精工细巧,各自成致,时刻让人感受那份穿越千年而来的典雅贵气。

  • 书法艺术与健康养生——大书法家魏殿松

    当今时代,人的生活水平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大家都在谈论养生之道,而实际上,书法是很好的健身之法。从体能到心理健康训练,带给人愉悦、优雅与淡定。小编(微:yihuicang2018)正如梁启超所说:写字有七乐:一可独乐;二不择时、不择地;三费钱不多;四费时不多;五费精神不多;六成功容易而有比较;七收摄身心。言恭达先生认为:写字虽不是第一项的娱乐,然不失为第一等的娱乐。所以中国先辈凡有高尚人格的人大部分都喜欢写字。读书写字种花草,听雨观云品酒茶是人生的美好时光和境界。而中国书法养生,不仅能给人以

  • 粽情端午,吉祥安康!

    端午释名端《风土记》云“仲夏端午。端者,初也”是“开始、起初”的意思五《岁时广记》云“京师市尘人以五月初一为端一初二为端二数以至五谓之端五”按照历法五月正是“午”月因此“端五”也就渐渐演变成了“端午”别称据《荆楚岁时记》记载仲夏第一个午日正是登高顺阳好天气之日因此,这一天也被称为“端阳节”此外,根据各地不同的风俗还有“解粽节”“五月节”“龙舟节”“浴兰节”“诗人节”等别称端午起源端午节起源于中国是古代百越地区即今江苏南部沿东南沿海至越南北部一带崇拜龙图腾的部族举行图腾祭祀的节日在端午日会以龙舟竞

  • 第十六期:我的二十年——我的姑姑

    《我的二十年》更新已经进入后半段了,下一部小说正在筹备中,不过作者不是杨小二啦,由“三爷”来为大家更新,小二借此可以偷个懒啦!父亲那一辈,总共有六个兄弟姐妹,只有姑姑一个女孩。或许旁人会觉得姑姑很幸福,因为都是哥哥弟弟,其实不然。父亲说,小时候因为姑姑是个女孩,男孩子玩游戏时均不约而同地将其孤立,姑姑又是一个十分悍妒的女孩,对于兄弟们的疏远,十分不满。可不满也不能怎样,除了女孩子常使的撒泼耍赖,她也再没有新奇的招数了。加之爷爷对女孩管得十分紧,姑姑的童年生活,并不幸福。原生家庭中,兄弟之间的阋墙

  • 汉字365字解之“利”

    利[lì]字解:会意。甲骨文、金文字形,从刀从禾。表示用刀收割农作物。小篆字形,从刀从和省。《说文》:“利,銛(xiān锋利)也。”本义:锋利。成语:船坚炮利、灵牙利齿。诗词句:唐·白居易:夕吹和霜利似刀。宋·黄庭坚:风如利剑穿狐腋。

  • 女人最大的成功是婚姻的成功,你的婚姻幸福吗?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但是如今社会当中,每天都在上演着离婚。,甚至有些朋友会想不开,因为感情婚姻的问题服药、自杀等等。据有关数据统计,2017年中国的离婚率已经高达37%。是什么原因造成离婚的呢?有的会说感情不和、有的是因为背叛出轨,有的是因为家暴等等,总之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有。但是对于婚姻出现问题,我们的八字是不是也起了作用呢?下面我们从命理的角度去分析,哪些八字的女人更容易婚姻不顺呢。不过我们先声明一下,八字是起到预测作用,是一种学术理论,我们知道结果后,来根据个人情况不断的修正,趋吉

  • 你有多久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了?

    父亲带给我们的回忆与况味,往往比母亲来得复杂与微妙一些。李宗盛在《新写的旧歌》里这样唱出父子感:“两个男人,极有可能终其一生只是长得像而已,有幸运的成为知己,有不幸的只能是甲乙。”而几十年前的朱自清,最不能忘记父亲的,是他为了去给自己买橘子,穿过铁道爬上月台、肥胖而狼狈的背影。……这些艺术创造固然取材于生活,却也在相当程度上向大众心理做出暗示,强化着父亲“沉默如金”、“父爱如山”的固有模板形象。父亲,好似只会在寡言少语中去向孩子表达深沉关爱,而他们身上一般都有着中年男人褪不掉的焦虑。就像张爱玲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