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99次心动 最新章节

2017/12/3 22:57:24 来源:网络 []

书名:99次心动

第一章:拍卖初夜

人间乐土

B城最高级最豪华的私人会所,能在这里出入的人非富即贵。推荐http://www.95lady.com/

富丽堂皇的大厅内,坐满了来找乐子的有钱人,灯黄酒绿、觥筹交错间欢声笑语。

陪在他们身边的女子个个穿着性感,打扮淡雅却不失妩媚。有的客人早已不自觉将手在女子的身上游移。

人间乐土里的一侧,白桑榆跟随穿性感红裙的小姐们来到人间净土专为高级客人定制的房间。刚刚有富商以100万的高价拍卖到白桑榆的初夜,现在的白桑榆如同一个商品被人带到了主人的房间。

偌大的套房里都是高端的装修,璀璨迷人的水晶灯,一张圆形的红色大床,透明的落地窗。窗边还有一个大大的浴缸里面洒满了花瓣。说明95lady.com

墙上挂着一副大大的《爱神出浴图》油画。房间内的每一个布置极尽奢华,大红色的主色调透着暧昧的气息。

白桑榆看着房间每处的精心布置,仿佛感觉这些都是对自己的讽刺。心里一阵心酸眼泪如同掉线的珠子大颗大颗往下流。好歹自己曾经也是白家大小姐,现在竟然沦落到拍卖初夜给母亲筹医药费的地步,真是讽刺….

这时有人开门进来,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一边脱自己的西装,一边打量着白桑榆。白桑榆怯弱的往后退,这个男人不仅又肥又丑看那个年龄估计比自己父亲年龄都大。

想着等一会自己要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下任他临蓐,白桑榆胃里一阵翻涌…

老男人半眯着眼从上到下把白桑榆看了个遍,半透明的蓝色薄纱长裙衬托着少女迷人的曲线,乌黑亮丽长发若有若无的洒在肩头,那双眼睛如同天上的星辰熠熠生辉。95女性网

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青春的气息,看得自己心里痒痒,他已经很久没有尝到如此青涩的少女了,瞬间欲火焚身。不由分说就扑向白桑榆。

白桑榆被那个老男人压在身下,鼻息之间充满这个老男人的体味,她顿时就慌了,好歹自己也是白家大小姐埃如果自己真的被这个男人破了身,用这样的钱去救了母亲。母亲也一定会被自己气死的。

眼看那个老男人恶心的嘴就要亲到自己了,白桑榆开始不停的挣扎着。:“先生,我不卖了!你放过我吧。”白桑榆语气开始慌张起来。版权95lady.com

“放了你?那谁来灭我的火呀…”那个老男人一张满脸横肉的脸谄笑着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都给了你还想反悔?晚了!”说完那个男人的大手开始粗暴的撕扯白桑榆的衣服。

“放开我,你放开我!禽兽….”白桑榆拼命的躲闪着老男人恶心的嘴和手。一双小手不停的挥舞着希望挣脱眼前这个男人,却不小心抓伤了老男人的脸。

“贱人!装什么清纯呀,你都自己卖给我了,今天就得让劳资舒服了”老男人狠狠的给了白桑榆一耳光。“今天,劳资教你好好做一个女人。”说完又想白桑榆扑来…

白桑榆的右脸一阵灼热的痛,她白家大小姐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侮辱,小宇宙突然爆发在夏总的肩头狠狠的咬了一口。

直到嘴里充斥着血腥味,一把推开老男人慌慌忙忙拉开门逃跑……

另一个房间里,林晨风端坐在房间的真皮沙发上,一身手工定制的蓝色西装和白色衬衣,衬得这个男人更加沉稳有魅力,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子、棱角分明的脸庞仿若上帝是精雕细琢。说明95lady.com帅的让人喷血。

人间净土的老板刘成小心翼翼的在向沙发上这位俊逸的青年一字不漏的报账目。林晨风B城林氏集团的总裁,林氏集团旗下经营着房地产、餐饮服务业、乳制品等多方产业。这家人间净土高级会所也是林氏集团的一小部分。

林晨风心不在焉的听着刘成的报告,心里挂念着家里老爷子的病情。爷爷病重之时一直催促自己赶紧结婚,结婚后才能把林氏集团的家业安心交付给自己。

可林晨风并没有结婚的打算,也很讨厌那些看上他钱的女人。95女性网想到这里林晨风十分不悦。

刘经理,今天就这样吧,明天把账本送到我办公室”说完迈着大长腿向门外走去,就在林晨风迈出房门的这一瞬间,一个娇弱的身子踉踉跄跄撞到在他怀里。林晨风下意识扶住了这个穿着薄纱蓝裙的女人。

过肩的长发遮住了她半张脸,他只看到一双受惊的眼睛,他感到她的身体在浑身发抖。这不是刚刚在大厅被拍卖的女人吗?林晨风望着怀里的女人…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抓住她….”听到后面的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狂喊,白桑榆心里害怕极了。

她很清楚如果被抓回去,那个老男人一定会狠狠的糟蹋自己的,慌乱之中,白桑榆撞在一堵肉墙上,当她要跌落下去的时候。

她感到一双有力的双手扶住了她,她抬头望去看到的是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帅气的物管眉宇间散发着沉着和霸气。那双眼睛也是好看的让人心动。

“抓住她!”后面的人追上来了,白桑榆看着眼前这位大帅哥。横竖都是死搏一搏吧,还没说话眼泪先流了下来:“先生,您一定要救救我埃我是被逼的…”白桑榆抱着林晨风的腰死活不放手………

第二章:遇见好人

“怎么回事”刘成走出来阴沉着脸斥责着那几个穿西装的男人,林晨风好不容易过来一趟,这些不争气的东西究竟搞出什么幺蛾子。

“刘老板,这个女人是夏总拍卖到的,刚刚把夏总咬伤了逃出来。我们现在抓她回去给夏总一个交代”带头的那个小厮慌忙说道。“既然是这样,就把她带回去。”刘成看了一眼林晨风怀里的白桑榆。

姿色不错,可是胆子也太大了竟敢坏了他人间净土的规矩,关键是还撞到林晨风怀里。“林总裁,不好意思惊扰到您了,您把这丫头交给他们去处理就好。”

刘成赔着360度的笑容客气的看着林晨风,生怕林晨风因为刚刚的事心里不悦,他这个经理被炒鱿鱼可就不好了。

“这个女人我买了”林晨风冷冷的吐出一句话,眼光寒冷的看着那几个小厮。刘成连忙点头称是。

听到他们的对话,白桑榆心里有一些窃喜,终于逃离那个老男人的魔掌了。这个帅气的男人果然能帮她,不禁感慨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埃

“先生,谢谢你救了我。”白桑榆轻轻说道。

林晨风低头看向自己怀里的女人,若隐若现的薄纱蓝裙,乌黑亮丽的秀发。因跑的太急裙子的吊带从肩膀滑落,酥胸半露林晨风几乎看到了里面白色的胸罩。

林晨风不禁皱眉:“女人的身体在金钱面前可真廉价”戏谑的看着白桑榆。白桑榆也抬头望着这个浑身散发着修罗气息的男人,想要解释什么又欲言又止。

她丝毫没有在意到自己已经走光了,心想:可不是吗,在金钱面前她这样子真的是很廉价。白桑榆忧伤的垂下了头,望向别处。

林晨风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白桑榆的身上“阿强,带她上车去我在琉璃堡的公寓。”

丢下这句话后,林晨风扔下坐在地上的白桑榆迈着大长腿离开了人间净土….“公寓,为什么要带我去公寓?”白桑榆一头雾水他不是已经救了她吗,不应该放她走了?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一栋欧式的白房子楼下。

“小姐,您在这里等总裁,他稍后就会过来”阿强礼貌的说完之后关门就走了。白桑榆仔细的打量着屋里的陈设,每一样装饰都简单至极却不失品味和格调。

看着这里每一样都价值不菲的家具陈设,白桑榆心中徒添几分伤感。她已经很久没有站在这样奢华的房间里了,自从5年前父亲过世以后,她和母亲就被扫地出门在这座城市的城中村生活。

她曾以为自己会和父亲母亲在香山别墅一直幸福下去,可是没想到一切发生得那么突然。如今自己为了救母亲不得不拍卖自己的初夜。

经过今晚的种种后,白桑榆十分后怕,自己差点就被一个比自己父亲年纪还大的丑男人凌辱了。

还好遇到这个男人,不然…

可是这个男人救了她也没有让她走,听阿强说等一会那个男人要过来。想到这白桑榆就更加一头雾水,这几日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她已经没有精力去思考个中缘由。

人间净土的规矩只要拍卖成功半小时后钱就会打入她的银行卡。虽然自己没有完成和夏总的交易,但钱应该到账了吧。想到这里白桑榆全身就放松了,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只要母亲的手术费有了着落,其他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只要人还活着总会想到办法。

白桑榆走到浴室想洗一个热水澡放松一下,白桑榆慢慢脱下自己自己的衣裙,少女曼妙的身姿裸露出来,花洒里喷涌而出的热水洒在白嫩的皮肤上。白桑榆感到无比的舒畅….

林晨风拿出钥匙轻轻打开房门后,偌大的房间里没有看到白桑榆的身影。难道这个女人跑了吗?哼,竟然有人敢在我林晨风手里逃跑,简直是找死。林晨风不悦的走向卧室,看到卧室的灯也打开了,浴室里的门也紧关着传来哗哗哗的水声。

林晨风不禁皱眉,这女人心可真大,竟然在一个陌生男人家里洗澡。到底是风尘女子。林晨风的眼眸里露出一抹轻视。

脱掉西装坐在床上拿出一只雪茄点燃静静的望着浴室门发呆,他林晨风B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业帝王,林氏集团的总裁自然不会平白无故救下一个女人。

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林晨风就知道自己不会后悔救下这个女人。虽然是风尘女子却也足够为自己排忧解难了。想到事情很快就能解决林晨风嘴角勾起一道迷人的弧线……

第三章:被他脱光拍了裸照

白桑榆洗差不多以后,仔细擦干身上的水珠换上自己的薄纱蓝裙,这件衣服确实有点露呢,可是没办法现在自己只有这件衣服。将就吧!打开浴室门后白桑榆被突然出现的林晨风吓到了。

“你…你怎么在这?”白桑榆支支吾吾的问道。“这是我的房间”林晨风抽着雪茄打量着从浴室出来的白桑榆。

若隐若现的蓝纱吊带裙很好的衬托了少女撩人的曲线,半湿的长发三三两两搭在胸前,分明的锁骨白皙的皮肤。巴掌大的笑脸,大眼睛,小嘴巴。

白桑榆站在门口,身后浴室明亮的光映射在她身上。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好像刚刚出浴的女神维纳斯,看得林晨风喉结动了动。

白桑榆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是啊,这里是人家的房子。自己才不应该出现“先生,今天真是十分感谢您的搭救,这份恩情我会牢记一辈子。”

白桑榆走到林晨风面前有礼的鞠了一躬“现在已经很晚了,想必你也要休息了。那我就不打扰你先走了”白桑榆转身想走却被林晨风一手拉住手腕。

“怎么,欠我100万不还了”林晨风寒冷的眼眸看着这个得了便宜就想开溜的女人,“当我是暴发富吗?我的钱也不是轻易就能拿的”白桑榆转过身来注视着天使面容却一直黑着脸的林晨风。

“先生放心,我才20岁在我60岁之前肯定能还清您的钱”白桑榆鼓足了勇气在林晨风寒冷的目光里一字一句说完。

林晨风用力一把将白桑榆压在身下“你不是拍卖你的初夜吗?怎么,不卖了?”一只浑厚有力的大手抚摸着白桑榆的脸庞。

白桑榆开始紧张起来眼圈一红,也不敢对望上林晨风的眼神。这个男人救他果然是有目的的:“先生,原来您和那些看似衣冠楚楚的宾客一样色欲熏心”白桑榆嘲讽的看着林晨风。

竟然有女人敢嘲讽他,而且这个女人不就是为了钱拍卖吗?现在是他救了她,她又有什么资格谩骂他呢。

林晨风眼眸一暗,用力将白桑榆薄纱一般的裙子一把扯下来,露出里面可爱的白色蕾丝内衣内裤。少女青春完好的酮体展现在这个男人眼前。

饱满坚挺的胸部,平摊的小腹,修长的大腿,看得林晨风小腹一紧。“果然值得100万”林晨风将手从脸上慢慢的抚摸至锁骨,大手在白桑榆的锁骨轻轻摩擦着。

林晨风俯下身子毫不怜惜的吻着白桑榆。白桑榆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看着林晨风,这吻太过于疯狂用力,她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

周围充满了这个男人的气息,一股淡淡的烟草味,还有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

林晨风抱起白桑榆,一双大手伸向白桑榆的后背。顷刻间便解开了白桑榆那件可爱的小胸罩,一对傲人的双峰展看得林晨风眼中的小火苗热烈的燃烧着,大手更是毫不怜惜的将白桑榆的小裤一把扯下。

自己已经全部裸光在这个男人的面前,白桑榆自知今晚肯定是逃不掉了。豆大的泪水一颗一颗留下来。

“怎么?是你自己要卖的,可没人强迫你。”看到白桑榆哭了林晨风心生不悦,这个女人真是,要卖的也是她,不乐意的也是她。真当他林晨风是登徒浪子不成。

林晨风起身在旁边的抽屉拿出相机,咔咔咔拍下白桑榆完美的胴体。满意的将相机放回抽屉,坐在床上,开始一颗颗将自己衬衣的纽扣解开露出里面坚实的肌肉,小麦色的皮肤,腹部性感的腹肌让人臆想飞飞。

啪啪啪的闪光灯结束后,白桑榆放下遮住自己眼睛的手:“你拍我照片,你想干嘛?”

林晨风自顾自的脱衣服,懒得理会白桑榆的举动。

白桑榆看林晨风做的一切,难道这个男人有特殊的爱好不成,这个帅气的男人难道有SM情节吗?又拍照又脱衣服的接下来不会…

白桑榆慌忙起身抓起床上的被子遮挡自己暴露在外的胴体,惊恐的看着林晨风“你…你可不可以放过我,求你了….”白桑榆近乎是哭着说出来。

林晨风将脱下来衬衣丢到一旁,邪魅的笑着看着白桑榆“放过你,可以。我有什么好处”听到林晨风愿意放过她。

白桑榆像是看到了希望“先生,那100万我一定会还给你,你可以算利息。我工作以后把每月工资都汇给你可以吗”。

“女人,我不缺钱”林晨风恢复寒冷的语气。白桑榆一怔看着这个裸露着上半身,帅得让人想犯罪的面孔。他不要钱不就是要轻薄自己吗,说什么可以放过自己不过是想看自己垂死挣扎罢了。

白桑榆若有所思的看着林晨风,林晨风定定的看着白桑榆。

偌大的卧室里,一张床上一个身材玲珑的女人死死的抓住被子遮掩自己重要部位,一个身形伟岸,面貌俊美的男子裸露着上半身定定的看着女子。整个屋子里暧昧的气氛越来越浓….

林晨风俯身像白桑榆探头过去,那张冷俊无比,棱角分明的脸在白桑榆瞳孔里慢慢放大。

第四章:和我结婚

这时他们之间的距离仅有3cm。

“和我结婚”林晨风冷冷的吐出四个字表情严峻的看着白桑榆,要不是刚刚看到那个男人的嘴动了。白桑榆还以为刚刚听到的只是幻觉。

“什什么?”白桑榆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又想干嘛,从他救起她后这个男人的行事作风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他在人间净土救了她,又在这间卧室差点强暴了她,现在又要让自己和他结婚。这一切的一切转变得太快让白桑榆来不及思考。

“要么和我结婚,要么我把你卖到东南亚去当妓女”听到这句话后白桑榆整个人都木了,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又要结婚又要卖她…不可理喻

“你我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一年后,我们就离婚,那100万就不用你还了”林晨风伸手勾起白桑榆的下巴。

凝望着白桑榆水汪汪的眼眸“不然我只能把你送去东南亚当妓女了,你自己选吧”起身走进浴室关上门,浴室的哗哗哗水声响起。

这个男人说的话永远让人没有选择的余地,白桑榆吸了一口气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想必这个男人应该不会做出过分的举动。但是像他这样有钱多金帅气的男人身边肯定不缺女人啊,为什么要假结婚呢?

可是自己只能答应了,毕竟和帅气的男人假结婚总比被卖去东南亚当妓女强。白桑榆知道这个男人肯定能做的出来。

白桑榆起身寻找自己刚刚被那个男人扯下的衣裙,虽然那个男人是她的买主她也不能这样赤身裸体的呀。白桑榆捡起衣裙仔细查看有没有被扯破,看到裙子只是下摆裂开边了而已,长舒一口气。还好,还能穿。

麻利的将裙子穿上后,用手将头发整理柔顺。林晨风围着一块浴巾从浴室大步走出来,眼前的女人已经穿好衣服,正在整理乌黑的头发。

薄纱的轻盈和女人手舞足蹈的样子。明亮的灯光映射在她身上。锁骨的线条更加明朗,胸前曲线惟妙惟肖。裂开一条边的薄纱长裙露出一条光洁的长腿直到丰满的臀部。

简直是一副活色生香的美人图,林晨风的喉结动了动“女人,明天会有人给你把协议送过来”白桑榆扭头望向这个男人“你怎么知道我会答应你?”

“哦,那明天我叫人送你去东南亚,债务两清,”白桑榆慌了慌忙站起来“我答应你,一年的名义夫妻,你不会碰我吧”真不知道这个女人脑子里想些什么。

我林晨风有那么不堪吗?冷冷说道:“我对你这种从人间净土出来的女人没兴趣。”

听到林晨风这样轻蔑的话语,白桑榆内心五味杂陈,是呀她已经不是白家大小姐了。现在在这个男人看来,她不过是一个为了钱出卖自己身体的风尘女子。白桑榆无奈的笑了笑。

林晨风走到床边坐下来拿起床头柜上的雪茄点燃,吞云吐雾的看着白桑榆:“这一年内最好别耍花招,否则你的裸照将落到世界各处每一个网友手里。”

裸照?听到这话白桑榆脑子轰的炸了“真想不到,像你这样的公子哥都这么无耻吗”白桑榆目光尖锐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我是商人,我要保证我们的合作成功结束。”林晨风将雪茄丢在烟灰缸里。白桑榆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既然答应你了,肯定不会毁约。况且你势力那么大我也逃不掉。”

男人再次把白桑榆压倒,闻到身下少女的体香林晨风口气温和起来“女人,我不怕你逃跑,我要你保密。”白桑榆突然明白了什么淡淡道“我不会告诉别人我们是假结婚的。”

林晨风翻身走向床的另一边躺下“算你聪明,今天睡这里吧。我不会碰你的”白桑榆愣了虽然自己被这个男人看光但也习惯不了一个男人躺在自己身边呀。

林晨风不耐烦的看着若有所想的白桑榆“你要睡在我身边365天,从今晚开始。”是啊,自己和这个男人假结婚了,看着墙上的挂钟已经凌晨3点了。自己确实困了。

白桑榆小心翼翼掀开被子,在男人的身边趟下来尽量离那个男人远远的。感受到身边小女人的小心翼翼,林晨风心里闪过一丝怜惜,这个女人毕竟要和自己结婚了。就对她温和一点吧!

“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白桑榆”

“先生,您呢”

“林晨风”

原来这个男人叫林晨风,名字可真好听埃母亲的医药费可算有着落了,想着想着白桑榆沉沉的睡去…….

第五章:遇见仇人

次日,林晨风早早就起来吃着阿强买的早餐看着床上躺着的女人。为了安老爷子的心,只好随便找个人结婚。既然找谁都一样还不如就找这个丫头,比起那些富家千金,知名影星。这样的风尘女子好打发很多。

朦胧醒来的白桑榆感觉有人在看自己,抬眼望去林晨风端着一杯咖啡站在窗边,笔挺如刀裁的西装衬托得他更加帅气伟岸。“把协议签了,晚上,我跟我家人宣布我们结婚的消息”

白桑榆瞬间无语“先生,我可以先回家处理点事吗?我母亲还在医院….”说这话时白桑榆语气格外小心。生怕这个人不答应,自己十分放心不下妈妈在医院。

“有什么事,阿强会帮你处理好。你全心全意扮演好我太太就行”林晨风放下咖啡杯走到床边“我不希望林太太是这样一幅德行出现在林家”白桑榆从反光的浴室玻璃看到自己的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衣裙已经破破烂烂的。

“记住你的事我会给你处理好,你也要尽责完成我们的协议”说完林晨风迈着修长的腿离开了公寓。阿强走进来将一个礼盒放在桌子上“白小姐,这是总裁给您买的衣服和鞋子。您先换上”说完礼貌的关上门走了出去。

这个男人虽然霸道了一点,总体来说也不坏。知道自己没有衣服专门叫人去买挺周全的。白桑榆打开礼盒匆匆患上了礼服和鞋子。一袭米白色的礼服衬得白桑榆像是下凡的仙子,那一双银色闪粉的高跟鞋更是优雅迷人。

摸着裙摆丝滑的质感。白桑榆知道这件礼服肯定价值不菲,这个男人可真大方。不过想想也正常自己毕竟就要和他结婚了,总不能太寒酸的站在他身边吧。

白桑榆走出卧室,阿强已经把早餐准备好“白小姐,您先吃早餐。我会把总裁的一些基本情况告诉您”白桑榆坐下来一边听阿强的详细讲解,一边吃着盘子里可口的可丽饼。

这个林晨风在外虽然是商业帝王,竟然用假结婚应付家里人,白桑榆开始明白林晨风挑他结婚的原因了。 比起豪门千金,自己这样的普通人太好打发了。

白桑榆吃完一个莲蓉包后:“阿强先生,您可以帮我去市医院给我母亲安排治疗吗?并告诉她我出国办画展了。这样的话她能放心一些。”阿强温和有礼的笑着说“没问题,白小姐。”

白桑榆将母亲的信息给了阿强后,又向阿强借了电话打给邻居李婶托付李照顾母亲,自己会给她付工资,并告诉李婶自己为了赚医药费出国办画展了。做完这些后白桑榆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下天衣无缝了。

傍晚,林氏豪宅内。

林家人打量着林晨风带来的这个姑娘,貌美如花,头发乌黑顺泽,行为举止也是端庄大方。林爷爷越看越喜欢笑着给白桑榆布了一道菜“其实我们林家并不看重什么家世财富,只要晨风喜欢就好。”白桑榆礼貌性的谢过林爷爷夹的菜。

看着林爷爷那么开心林晨风心里的石头落了地:“爷爷,我打算带着桑榆出国旅行结婚。”林母听到这话不开心了“晨风啊,我们林家也算是大家。

你要结婚肯定要隆重的办氨林爷爷也在一旁搭话“是啊,晨风你不能怠慢了人家桑榆埃”

“林爷爷,其实我和晨风之前就商量好的旅行结婚”白桑榆谦和有礼笑着看着林晨风,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们真的要结婚了。“是啊,爷爷。桑榆和我都喜欢自由洒脱一些。所以我们决定去欧洲旅游结婚。”

林爷爷看着林晨风竺定的样子,知道自己这个孙子做的打算一向很难更改。万一因为这个小事他不想结了可就难办了“好吧好吧,你们年轻人的想法到底和我们不同。你们说了算吧。

第二天白桑榆和林晨风就去民政局登记领证,飞往了欧洲。在酒店住下后,林晨风便有事外出留白桑榆一个人在酒店发了好几天的呆。白桑榆想着:说是旅行结婚只不过他刚好也来处理事吧。

他们入住的是一家五星级高级酒店,服务生告诉白桑榆酒店的顶楼有泳池派对。已经发了几天霉的白桑榆也想出去透透气。

异国的蓝天白云给人一种不同的风情,派对上各种肤色的比基尼美女展示的傲人的身材周旋在各色男子的身边。

白桑榆在桌子上随手端起一杯玛格丽特悠悠的品尝着,已经很久没有喝过如此正宗高品质的玛格丽特了。

白桑榆半眯着眼看着派对上形形色色的男女,沐浴着异国他乡的阳光。心里也多了一些暖意,想着和林晨风的假结婚协议完成后一定要学好绘画完成学业。努力出人头地才能拿回白家的一切….

一个男人的出现,泳池里的美女们中开始尖叫激动起来,一身褐色西装,185挺拔的身材。精致的五官,深邃得无法见底的眼眸。

帅只是这个男人的优点之一,更重要的是三年前这个男人来到欧洲,一出现就收购了欧洲的很多知名企业成为最年轻的商业大亨而且一直没有结婚。

成为很多富家女人们的理想老公,能在这里看到这个超级钻石王老五。那些女人都疯狂的希望这个男人能注意到自己,感受到人群的躁动,白桑榆也好奇的朝人群中看去。

手里的酒杯一下摔在地上“慕容辰?,这个禽兽…”白桑榆看到那张邪魅众生的脸,她一辈子也忘不了。就是这个人吞噬了父亲的财产害的父亲惨死,自己和母亲流落街头。要不是这个男人她白桑榆也不会沦落到卖身给母亲治玻

随着酒杯破碎的声音慕容辰也朝白桑榆看过来,那张精致迷人的面孔和曼妙的身段不是白桑榆会是谁,真是想不到自己还能在他乡国土遇到白桑榆,内心十分欣喜。

也许是上天给他的机会,让他再遇到了白桑榆。

白桑榆看到慕容辰也发现了自己,异国他乡的自己不能在栽倒他手里了。慌忙转身离开想赶紧回到房间祈求林晨风先离开这里吧。

“阿大,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过来。不要伤了她”慕容辰连忙吩咐身边的保镖。既然他们再见面就说明他们的缘分还没有结束。

“”榆,这一次我不会再放过你了。”慕容辰邪魅的笑着……

99次心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99次心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屠魔记12章

    原标题:屠魔记12章书名:屠魔记第二卷第12章至尊金灵毛毛前方金光烁烁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金石怪兽足足又有数百头之多,每一头金石怪兽的实力最低也相当于中位天仙,这么多的金石怪兽足以将陈刚碾成肉饼。“你妈的黑山,你这不是害老子吗?”陈刚心中一阵怒火,黑山之前告诉陈刚这里最多的是相当于下位天仙的青石怪兽,达到中位天仙的金石怪兽是极其稀少的,可是现在一进来这里出现达到了中位天仙实力的金石怪兽,数百数百的,如何不让陈刚震怒。陈刚的身上涌出了璀璨如火焰一般跳跃的金光,而后神念石轻微的颤动,氤氲的青光就如一间

  • 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12章

    原标题: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12章小说书名: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第一卷魅惑迷情第12章情爱灿若星辰的晶眸一闪而过暗沉的落寞,快速得让人溜抓不住,甚至怀疑刚刚是一份错觉,只是它还是被紧紧凝视她的男人看到了。为什么她会那么的哀伤,落寞,伤痛,迷离,甚至死寂了一般,让她明明是站在他的面前却又感觉离他很远,很远,遥不可及,不可触摸。仿佛她只是一个空壳,孤寂的存在这个世界上,而她的魂,她的魄,她的灵都早已脱离了本尊,不知道飘荡到何处。不,不,他绝不允许她离开他的视线,眼里没有他的存在,如同他根

  • 总裁的弃妇新娘12章

    原标题:总裁的弃妇新娘12章小说名称:总裁的弃妇新娘第一卷毕业聚会第12章一千万嫁妆李家豪是做生意的人,生意场上,时间就是金钱。隔天,李家豪就带着厚礼来到于家,赵莉和于正也感到意外,像李家豪这种人,能亲自上门说明了人家足够的重视,难道真的看了安然吗?赵莉客套的说着“李总,怎么亲自上门了?来来来,快请坐。”于正带着李家豪走了客厅,赵莉则去拿出自己珍藏的极品大红袍出来招呼李家豪。李家豪也客气的说着,“你们不用客气了,我今天是向你们来提亲的。”于正愣了愣,这速度也太快了吗?不禁有点怀疑了。赵莉听到,心

  • 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12章

    原标题: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12章小说名: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第一卷缘分的交错第12章父女冰释shit,又一次让那女人在他面前嚣张的跑了沈馥静大概是因为太激动,回到宿舍,发烧引起的恶心让她在厕所里吐得几乎连胆汁都出来了。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贺耀南,你这个王八蛋!然后才回到床上,好难受被那个王八蛋刚才这样一气,她现在是全身上下都难受得要命。人生病了,总是脆弱的,眼泪不知不觉从眼框里滑了下来。流过嘴角,苦涩的,有谁会关心她?有谁会注意到她病了?好难受啊迷迷糊糊中,直至耳边传来声音,“

  • 妃常淡定:女人,你别太嚣张12章

    原标题:妃常淡定:女人,你别太嚣张12章小说名称:妃常淡定:女人,你别太嚣张第一卷第12章鄙视的鸟脸大家都皆大欢喜,只有凌气的一个劲儿的蹬着小脚发泄着闷气。南宫傲看见了居然还爱怜的对妻子说道,“莲儿,你看看儿子都高兴的欢腾起来了呢。你瞧瞧,那小脚儿蹬的多有劲儿啊!哈哈……”他爽朗豪放的笑声让慕容雪莲也是脸带笑意,眸子里是幸福喜悦的笑意。凌嘴巴一张就要大哭以示抗议,可是脑子里却响起了小火凤戏谑的声音,“没出息,就知道哭!早知道我的主人这么没有用,我就该考虑换换主人的!也不用以后跟着受委屈了,真是的

  • 夺情游戏12章

    原标题:夺情游戏12章小说名称:夺情游戏第一卷阴差阳错第12章不许穿衣服司徒寒越看着她的模样想,他确实想上床陪她“睡觉”,而孤男寡女共同躺在一张床上这又意味着什么呢?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里面的不单纯。“好热,热死我了!”程安安有些烦躁的将衣服脱下,她忘了自己对酒精过敏,每次一喝完酒全身的皮肤就会红的发烫,而且……而且几乎沾酒必醉。而今晚被病痛被死亡纠结到不行的她竟一气之下将一瓶一九八一的红酒当饮料给喝个精光,真是自做孽啊啊啊!她边喊边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本属于她无意识的动作看在司徒寒越的眼里却成了赤

  • 娇蛮女斗冷酷男12章

    原标题:娇蛮女斗冷酷男12章小说书名:娇蛮女斗冷酷男第一卷开始卷第12章后悔生出来“你是认真的?”张培培饶有兴趣的看着提包男人,毫无疑问,这个男人肯定有点能量,不过在北东省和张培培比能量,不是没有这样的能人,而是绝对不会是面前的这个贱男人。只要将这个男人说的话传会自己的老官迷老爸的耳中,就算张培培已经和老官迷划清界限,老官迷也会让那个男人后悔生出来!捂着自己的腮帮子,提包男人狠狠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液,抓起了宾馆的电话,对张培培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过这次我一分钱不给了,还要让你给我做全套,

  • 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12章

    原标题: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12章小说名: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第一卷脱胎换骨第12章都不是事沧灵澜在黑暗的房间中走了一圈,眼睛却紧盯着房间的某一个角落发呆。打开那个柜门,沧灵澜的眼球忍不住的突突的跳。这是……这是……也就是不久前的事情,抖擞开,是床单,上面触目的红色,让她瞳孔瞬间瞪大。难道是……她不知道他这样做究竟有何意义,但是她却有些难受。静静的盯着床单看了一会儿,而后又将它安静的放回原处。手不经意间触碰到柜门,看着柜内琳琅满目的西装,休闲装,却都是清一色的黑,沧灵澜不自觉的有些不适应。好像在

  • 娇妻如云12章

    原标题:娇妻如云12章小说名:娇妻如云第一卷第12章晨练此时,大家都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也都知道了是凯莉丝和莎娃二人吃起了醋,都把秦俑当活宝了。大家哈哈大笑起来,眼神中都有那么一丝暧昧。片刻之后,旁边的同学纷纷涌向秦俑,一口同声说是要跟秦俑学习华夏国功夫,这让秦俑很为难。秦俑自己心里明白,自己咋教啊!大家都是同学,什么华夏国功夫,秦俑都不熟悉,怎么教。班上同学大有秦俑不答应视不罢休的样子,就连好朋友科比也跟着起哄。秦俑看到同学向往、期待的神色,也不好意思拒绝这个无理要求,也不好马上就答应。秦俑看

  • 校园高手12章

    原标题:校园高手12章小说名字:校园高手第一卷青春校园第12章我是只妖精这四个人要么是家里有钱,要么家里有权,纯粹的富二代和官二代,在学校里横行霸道,却是没有人能把他们四个怎么样,而他们每个都是色中饿狼,为此学生背后把他们四个人称为“东淫西色,南浪北贱”。而现在出现在四人面前的,就是其中的“北贱”李东胜,他长得并不难看,准确的说,还有点帅,但是那种气质,实在不敢恭维,特别是欠揍的脸,色眯眯的眼,谁看了都想踹他。他们四人的名声在学校里非常差,而他们与萧逸风也都认识,但是并没有大冲突,不过最近萧逸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