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我帮爹地追妈咪 最新章节

2017/12/3 22:40:45 来源:网络 []

小说:我帮爹地追妈咪

第一章  夜路遇袭

“砰、砰、砰……”

秦小漓能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那心跳声如擂鼓般响彻。说明95lady.com她下意识的按了按胸口,仿佛那颗小心脏马上就要蹦出来了。

这是一片工业区,现在已是深夜,所有工人都已收工。晦暗不明的路灯,一闪一闪的,“跐溜”一下,彻底熄灭。

秦小漓猛然停下脚步,身后的脚步声越加清晰。

汗滴从额头上滴下来,她伸手拢了拢外衣,才发现自己竟在发抖。她抬眼看向下一盏亮着的路灯,突然加速朝那亮光处跑去。

身后的脚步毫不掩饰的追上来,很快就堵住了她的去路。版权95lady.com

“What do you want to do?I ha ve no money.”秦小漓一边警惕的看着两人,一边说道,声音尽量保持着镇静,但仍掩饰不住的颤音。

其中一壮实的黑人上前两步,伸出手来,“Bag,give me your bag.”

“OK,OK.”秦小漓并不打算做挣扎,包里并没有贵重物品,除了,“but……”

她边说边打开包,但她刚一动手,那黑人便立马上前来扯她的包,秦小漓下意识的想护住,“NO,NO,NO,wait,please……”

然而那几人并不打算等她说完,看她那么急切的护住包,更加认定里面有贵重的东西。

那黑人一推手就把秦小漓甩开了,甚至都不需要剩下的那人动手。

秦小漓毫无预兆的朝后倒去,额头磕在一块硬物上,视线瞬间就模糊起来。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隐约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朝他们的方向走来,但她没看清他的面容。

似乎有打斗声传来,不一会儿,世界再次安静下来。感觉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能听见那人有力的心跳声,这强有力的心跳声,让她觉得格外踏实。说明http://www.95lady.com/

似乎是潜意识里知道自己脱离了危险,精神松懈下来,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沈淅铭将秦小漓放到床上,对身后一脸蒙圈的叶诚慕说道:“把药箱拿过来。”

药箱是沈淅铭拿过来的,确切地说,是身为医生的母亲罗敏给准备的。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常

“等着啊,马上来。”

叶诚慕很快把家用药箱拿来,然后便站到身后,看沈淅铭给她处理额头上的伤口。

“这不是秦叔家的小丫头吗,她怎么在这里,还有这头上的伤,怎么回事啊?”

不知是沈淅铭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伤口,还是无意识的听见了他们在说话,秦小漓不禁蹙起了眉头。

清理完伤口,沈淅铭手法娴熟的贴上纱布。95女性网

“我刚在过来的路上,看见有两个街头混混抢她的包。”沈淅铭轻描淡写地说道,边说边看了看放在一旁的包包。那么极力的保护这个包,里面应该有很重要的东西吧。

“街头混混?你到工业区那边去了?”

沈淅铭微点了下头,“嗯,车子在街口抛锚了,我走近路过来的。”

叶诚慕若有所思的看向秦小漓,“哇,这小丫头胆子不小啊,这么大晚上还敢去工业区。要不是遇上你,还不知会怎样呢。”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咦,她去那里干什么?”

“像是路过。阅读95lady.com

那条路是一条老路,白天的时候来往的人还是不少的,只是到了晚上,大家都收了工,才会比较僻静。

而道路连接的两边都是居民区,许多留学生都住在那里。

沈淅铭拿着医药箱去了洗漱间,他的额头和手上也有伤口。

叶诚慕跟了过来,靠在洗漱间门口,说道:“跟姑姑商量好了吗?准备什么时候回国?”他口中的姑姑,就是沈淅铭的母亲,罗敏。

“就这几天。”沈淅铭边说,边用酒精给额头上的伤口消毒。

“这么快啊,真的决定了?”

“嗯,已经答应外公了,反正是迟早的事。95女性网

“哎,你走了我多无聊埃”

想起叶诚慕身边的美女如云,沈淅铭无语的勾了勾嘴角,转而说道:“秦叔的女儿,应该是来这边留学的,你多照应下。”

沈淅铭在额头伤口处贴了一张隐形的创可贴,加上额前的碎发正好挡住,他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那伤口确实是看不出来了。

叶诚慕回头看了看卧房的方向,笑着说道:“哈,小时候还不觉得,这秦小漓越长越漂亮了埃”

沈淅铭警告的眼神瞥了他一眼,“诚慕,这是秦叔的女儿,不是外面那些女人。”

“哎呀,我知道啦,你这么严肃干什么,我开玩笑的。”

沈淅铭走到卧房门口,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秦小漓,说道:“明早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她那一下摔得不轻。”

“哎呀,沈大少爷什么时候也会关心小姑娘了。”叶诚慕笑着说道。

沈淅铭却并不跟他开玩笑,“她是秦叔的女儿。”

“哎呀哎呀,我知道啦知道啦,你这人怎么一点玩笑开不得,没趣。”

沈淅铭并不理他,从衣柜了扒了条毯子给他,“你睡沙发。”说着转身进了书房。

“喂,不是吧,这是我的床埃”边说边看向秦小漓睡着的大床,那表情,甚是无辜埃

而进了书房的沈淅铭,打开折叠床,从旁边拿来一条备用的毯子,便和衣躺了上去。

第二章  梦魇

大雾弥漫的森林,她不停的往前奔跑,后面影影倬倬的人影在追着她。她跑呀跑呀,总也甩不掉后面的人。

眼见着越追越紧,她越加紧张害怕,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直接栽倒在地上。只这一个瞬间,那群人已经追了上来。

围着她的人讪笑着,咒骂着,拿着铁棍威胁着。她害怕极了,身体蜷缩着,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这时,为首的那人说了句什么,但她已经害怕得开始耳鸣,根本听不清。

那人似乎很生气,举着铁棍就砸下来,她尖叫着闭上眼睛。

然而,过了一会儿,铁棍并没落在自己身上,她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少年挡在自己前面。逆着光,她看不真切少年的模样,只记得他身形单保

再后来,她看着第二棒、第三棒……落下来,她也并未幸免。

“不要,不要,不要……”秦小漓从噩梦里惊吓醒来,才发现自己满头是汗。

这个梦,她做了十年,从十年前经历过那件事之后,她便开始做这个梦。

每一次,她经受着极致的恐惧,一分都没有减少。每一次,她想看清少年的脸,但面前却总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她问过母亲,但母亲只是告诉她,她就是走失了,后来被警察在树林边上找到,并没发生什么。

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说不上来具体是怎么回事。久而久之,她已经习惯,也不再强求。

她下了床,看见自己的包就放在床尾,赶紧打开包包,看见母亲送的玉佩完好的在包里,她的心才算安定。

这块玉佩,她戴了十年。

她环顾室内,这是一件很简单的卧房,除了一张床一张衣柜,再无其他家具,而墙上则挂满了油画。

她出了卧室,外间布置得像是一个美术室,放了许多的颜料,还有大大小小的画架。

背对着她的沙发上似是躺了一个人,她走过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条大长腿,她不禁想到昨晚就她的那人。

“喂,喂,你醒醒……”

叶诚慕没睁眼,下意识的挥挥手,似是要赶走这扰人清梦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正要再次入梦的叶诚慕,脑海里突然涌现前一晚的事,再想着这声音,他攸的一下睁开眼睛。

窗外的阳光正好洒在女孩身上,栗色的波浪卷像是散发着暖黄色的光晕,略显瘦弱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小巧的嘴唇带着自然的光泽,精致的鼻子,纯黑色的瞳孔,女孩有一双会说话的眸子。

女孩站在他面前,似乎在等他醒来。

这时叶诚慕的手机响了一下,他坐起来摸出手机,是沈淅铭发来的信息,“我爸妈过来了,我去找他们,车停在街口,你叫拖车来拖。”

他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嘀咕道:“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

秦小漓看着面前自言自语的人,低头看了看手上的玉佩,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个,昨晚谢谢你埃”说着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伤处。那里已经处理过了。

叶诚慕扬了扬手,“不……”正准备说不关我的事,但一看她客套疏离的表情,便转而说道:“你不认识我了?”

秦小漓蹙蹙眉,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人。

自己的住处就在这附近,她知道这一带的留学生很多,其中华人学生也不少。她参加过几个华人学生的聚会,看面前这人也是学生模样,而且确实挺面熟的,莫不是在聚会上见过?

见她一副疑惑模样,叶诚慕扬扬眉,佯装不满地说道:“我说秦小漓,不带这样的啊,你小时候可没少跟在我屁股后头,这才几年时间,就不记得我啦。”

叶诚慕佯装委屈的模样,渐渐和她脑海里一个青葱少年的模样相重合。

“诚慕哥哥?”秦小漓莫不惊喜地说道。

叶诚慕轻拍了下她小脑袋,这才满意地说道:“这还差不多,小小漓要是真把我给忘了,我可得伤心死咯。”

秦小漓孤身一人来伦敦留学,繁忙的课业,加上异国他乡的不适应,让她身心都备受煎熬。此刻看见叶诚慕,她像是看见了亲人一般,那小眼神里都是放着光的。

“诚慕哥,几年时间没见了,这几年你都在伦敦吗?”

“当然不是,哥哥去的地方可多了,这两年才到伦敦来。你呢,过来留学的?”

秦小漓点点头,“嗯,我才过来两个月。”

“呵呵,这世界还真小啊,这都能遇见。”

“嗯,真的好巧,昨晚多亏你了……”昨晚那两个人看上去很强壮,她还想问问他,受伤没有,这时他的电话却响了。

叶诚慕朝她摆摆手,接通了电话,“喂……大少爷我马上叫拖车行不行……好好好,我记着呢,马上带她去……哎呀我说大少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

秦小漓站在一旁,安静的等他接完电话,正准备说什么,他却转身进了洗漱间,“稍等我一下。”

不一会儿从洗漱间出来,拉着她朝外走,“走,我们先去吃早餐,然后带你去医院。”

“医院?”她摸了摸自己额头,“不用了吧,我已经没事了。”

“那不行,怕有后遗症,还是检查一下比较放心。”

秦小漓心下一暖,在这异国他乡,已经多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自己了。

叶诚慕给她系好安全带,边发动汽车边说:“对了,你昨晚怎么会去工业区啊?”

想起昨晚的事,她到现在依然心有余悸,“哦,昨天老师的作业我很晚才完成,那条路我每天都走的,不知道到了晚上就……”

“你才来没多久,可能不清楚,那片工业区,白天看着一切正常,到了晚上,就是犯案高发区,你以后尽量不要走那边,下课晚了就绕一段路。”

“嗯,我知道了。”她以后只怕白天都不敢走那段路了。

叶诚慕看着她手心似乎攥着什么,便说道:“你昨晚那么紧张的,护着什么宝贝呢?”

秦小漓把玉佩递到他面前,“呐,这个,我妈给我求的,我戴了十年了。”

“呵呵,你还信这个啊,这可是在西方,观音娘娘只怕管不了这么远哦。”叶诚慕揶揄道。

“自从我带着这个,就没出过什么意外,我妈说它可灵了。”

叶诚慕心想到,既然这么灵,昨晚怎么会还会遇到抢劫呢?但话到嘴边,却还是没说出口,转而说道:“诶,对了,你住哪里啊?”

秦小漓扭头看了看窗外,前面不远处,就是她住所所在的小巷。

她指了指斜前方,“就是那条巷子里。”

叶诚慕点点头,“哦,就是这里埃”

这里的小巷,他基本上都熟悉,跟他约过会的姑娘们,几乎每个巷子都有。

第三章  医院检查

医生给秦小漓的伤处拍了片,确实有轻微脑震荡,伤口上了药,嘱咐她多休息,两人才从医院出来。

没想到还没走到医院门口,就接到沈淅铭的电话,“喂,大少爷,你今天这么想我碍…啊,你在医院门口……好吧,我们马上就出来了。”

挂了电话,看着秦小漓疑惑的小脸,他解释道:“沈淅铭认识吧?”

说着又自问自答道:“哎,你连我都差点不记得了,不记得他也正常,淅铭从小跟姑姑姑父生活在英国,很少回国内。”

秦小漓张了张嘴,准备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开口,干脆也没去辩驳,跟着他朝门口走去。

其实正好相反,对于这个沈淅铭,虽然从小在罗爷爷家见到他的次数不多,但给她的印象,却是很深刻的。

罗爷爷家里的孙子辈,小时候常常都在罗爷爷家住着,那时候罗爷爷家里很热闹。而小时候的秦小漓,经常跟着父亲去罗爷爷家,自然也就经常见到他们。

叶诚慕是孩子王,秦小漓经常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而叶诚慕也总像大哥哥一样,不管去哪儿,还是哪儿有什么好吃的,都带着她。

沈淅铭却不一样,他从不跟他们一起胡闹。秦小漓常常看见,他要么一个人站在二楼的阳台上,静静的看着他们玩闹。要么就呆在罗爷爷的书房里,看着那些她完全看不懂的书。

印象里,他只和她说过一次话。

不记得是几岁的时候,一次父亲出差,母亲要值晚班,她便被送到罗爷爷家,跟罗家的孩子一起,被保姆照料过夜。

但正巧那天晚上,只有她跟沈淅铭两个在家。

睡到半夜,她口渴得不行,便自己爬起来找水喝。

那时候她个子小小的,踮着脚去够桌子中间的水壶,就差一点点,她再次抬了抬脚,这时却脚下一歪,她就朝一旁倒去。

“呜呜……”脚下生疼,秦小漓自然反应就哭了起来。

这时,休息室的灯突然亮了,秦小漓一下不适应突如其来的亮光,下意识的遮住眼睛,竟也忘记哭泣。

不一会儿,脚踝处传来冰凉的触感,秦小漓在指缝间睁开眼睛,便看见半蹲在自己面前的沈淅铭,他的手正放在自己脚踝处。

“沈哥哥。”秦小漓的声音有些怯生生的,毕竟和他的相处并不多,她只是按照父亲之前告诉她的,叫他沈家哥哥。

小沈淅铭微微蹙着眉,都没抬头,盯着她的脚踝,说道:“肿了,我去叫周姨。”

正当他起身的时候,听到动静的保姆周姨,已经进来了。

周姨看到坐在地上的秦小漓,也是吓了一跳,“哎呦,小漓啊,你这是怎么啦,怎么坐地上?”

听到周姨的关心,秦小漓眨巴着大眼睛,委屈得不得了。

“她脚肿了。”倒是一旁的沈淅铭说道。

周姨看着她红肿了一片的小脚丫,“呀,小漓,这脚怎么肿了呀。”

周姨捧起她的小脚丫,一脸的担忧。

反倒是沈淅铭很是冷静地说道:“只是扭到了。我记得家里有药箱。”

“哦,对对对,我去拿药箱。”经他一提醒,周姨赶紧把小漓抱起来,让她坐到椅子上,再匆匆忙忙的去拿药箱。

沈淅铭看了看桌上的水壶,说道:“你要喝水?”

秦小漓这才想起自己起床的目的,忙不迭的点头,“嗯。”

沈淅铭便倒了杯水递给她,见她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又接着倒了小半杯给她,边说:“周姨在我们房间都放了水壶和杯子。”

第二杯她只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我,我不知道。”边说声音边小了。

对于周姨在她房里放了水壶,她确实不知道,虽然经常到罗爷爷家来玩,但是过夜却是很少的,自然也就不清楚罗家的一些习惯。

拿了药箱的周姨,在门口正好听见两人的对话,便说道:“是我忘记跟小漓说了,小漓啊,要是需要什么,叫一下周姨就好了,大晚上的,你自己跑出来,多不安全呐。”

秦小漓哪里有想那么多,往常在自己家,晚上渴了也是自己起来倒水喝,只是没想到,这罗家她当然不如自己家熟悉。

“我知道了,周姨。”秦小漓乖巧的答应着。

因为是简单的扭伤,周姨便没惊动罗老爷子,而是给秦小漓擦了药,抱她回房,让她休息一夜,等早上,再带她去医院。

考虑到小漓的脚伤,周姨等她完全睡着之后,才离开。

因为脚伤的缘故,秦小漓睡得不沉,周姨离开后没多久,她突然感觉自己脚伤处凉凉的,立刻便醒了过来。

秦小漓揉揉眼睛,室内没开灯,但就着月光,她还是看清了,坐在床边的,是沈淅铭。他拿着一个冰袋,放在自己脚上。

“沈哥哥。”

见她醒了,沈淅铭转身把灯打开,而后重新坐回床边,继续把冰袋放在她脚踝处。

感觉脚上有点凉,秦小漓下意识的往回缩,沈淅铭却好似看穿她的想法,按住了她的小腿。

“别动,我妈说这样可以消肿。”他边说边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那粉嘟嘟的小脸,此刻却微微皱着,便接着说道:“我妈是医生,我上次脚扭了,她就是这样给我消肿的。”

秦小漓这才想到,自己的母亲也是医生,而且跟沈淅铭的母亲还是好朋友。

“哦。”

小沈淅铭抬眼,看见她眼睛还红红的,想起她刚才的哭声,说道:“很疼?”

小漓撇撇嘴,用力的点点头,“嗯,很疼很疼。”

他却笑了一下,没再说话,专心致志的盯着手上的冰袋。

而小漓却看得有些呆了,这好像,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笑吧。

秦小漓第二天早上醒来,沈淅铭就趴在她床边,手上还拿着早已不冰的冰袋。而她脚踝处的红肿,却是消得差不多了。

秦小漓跟着叶诚慕刚到医院门口,就看见了马路对面的沈淅铭。

他们几个长大后,就很少见到,特别是沈淅铭,更是常年跟着他父母住在国外,回国的时间屈指可数。

她也有好几年的时间没见过沈淅铭了,现在的他,似乎又长高了些,也消瘦了些,轮廓越加鲜明,也成长得更加沉稳了些。

第四章  儿时玩伴

沈淅铭靠在一辆吉普车上,看见他们出来,便朝他们招了招手。

两人过到马路对面,沈淅铭看了看秦小漓的额头,医生刚刚给她的伤口重新上过药,纱布也换成了创可贴,不仔细看,确实不那么明显了。

叶诚慕说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交给我你还不放心啊?”边说边笑着把胳膊搭在秦小漓肩膀上。

秦小漓听得有些莫名,但也没问出心里的疑问,见沈淅铭看向他,便说道:“沈哥哥,好久不见。”算是跟他打过招呼。

沈淅铭微点了下头,转而对叶诚慕说道:“我爸妈今天正好过来这边开会。”

叶诚慕了然的点点头,“对哦,难怪你开了姑父的车呢,对了,说到车,你那车,我叫人去拖了啊,但是还没修好。”

沈淅铭却并不在意,而是说道:“你看谁来了。”边说边往旁边挪了挪。

一张俏丽的面容从车窗里钻出来,“Surprise,哥哥。”

“研希?你怎么来了,哈哈……”叶诚慕拉开车门,柒研希 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

叶诚慕抱着妹子转了两圈,这才放下,大大的笑容展示着他此刻的好心情。

他敲了敲妹子的额头,那眼中的宠爱简直不能更明显了,“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过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诶,你一个人过来的?爸妈知道吗?”

“哎呀,我都这么大人了,来看看哥哥还不行埃”

“别转移话题啊,快说,爸妈到底知道吗?”

柒研希吐吐舌头,并没回答,但叶诚慕已然知道了答案。

“哎,你呀。”他无可奈何地说道,“跟我走。”边走边拿出手机,准备跟父母打电话。

柒研希转过身,冲他们招招手,“淅铭哥,谢谢你啊,诶,那个,小漓,我改天找你玩埃”

是的,柒研希也是秦小漓小时候在罗爷爷家的玩伴之一,而且因为她们都是女生,关系还算亲密。尽管这几年各自忙着自己的学业,没怎么见面,但关系并没疏远。

秦小漓看着这对兄妹还跟小时候一样,吵归吵,闹也闹,但是亲密也是真亲密。她不禁笑了笑,而看到旁边的沈淅铭,依然淡淡的没有任何表情,她便悄然收了脸上的笑。

沈淅铭低头看了看她额头上的伤,说道:“伤怎么样?”

话题转得太快,秦小漓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哦,没事,医生说休息一下就好了,多亏遇到诚慕哥了。”边说边看了看他们俩离开的方向,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拐角处。

沈淅铭微不可察的蹙蹙眉,“走吧。”边说边拉开车门。

“去哪里啊?”

沈淅铭已经绕到驾驶座,“送你回学校。”

“哦。”秦小漓赶紧坐进车里。

沈淅铭将车调了头,兀自朝校区驶去。

她正奇怪,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学校,沈淅铭像是猜到她的疑惑,说道:“我妈跟外公打电话,听外公说的。”

秦小漓点点头,突然想起,这事不能让父母知道啊,正准备交代他两句,他却接着说道:“我没跟我妈说你受伤的事。”

秦小漓听着这话觉得有些奇怪,但心想着,他跟叶城慕是堂兄弟,关系也很亲近,知道自己怎么受伤,也不奇怪了。

一路无话,到了目的地,“那个,谢谢你送我过来。”秦小漓正要下车,沈淅铭却说道:“你周末有空没?”

“嗯?”

虽说在异国他乡遇到儿时伙伴让她很高兴,但那仅限于叶诚慕跟柒研希,对于面前的沈淅铭,她却是半点想法也没有。

最主要是因为,过去二十多年,跟他打过照面无数,但说过的话,却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她可不认为,他会愿意跟自己有过多的交流。

“我妈想见你一面,他们在这边开会有几天时间,下周一才走。”

秦小漓了然的点点头,这就说得通了。

罗敏阿姨跟她这个儿子可不一样,身为医生的她,可是个热心肠。虽然她常年在国外,小漓见她的次数并不多,但每次见面,都觉得很亲切。

“罗敏阿姨,现在也住在伦敦吗?”

“嗯,但是在郊区,离这边有点距离,她开会的地方离这里不远。”

“哦,那到时候再联系吧。”

沈淅铭把手机递给她,“你的电话号码留一下。”

秦小漓赶紧接过电话,对呀,不留电话怎么联系,“哦哦,好。”

她按了拨号键,不一会儿,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这才把手机还给沈淅铭,“这是我的号码。”

沈淅铭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已经存好了名字,“嗯。”

“那我先走咯。”说着拉开车门走下去。

沈淅铭扭头看了看她离开的方向,默默发动汽车离开。

当天晚些时候,正在上课中的秦小漓,接到叶诚慕的电话,是柒研希打来的。

秦小漓急匆匆的跑到教室外头接电话,“喂,诚慕哥。”

“Hello,小漓,是我啦,研希。”

“哦,研希呀。”秦小漓边接电话,边留意着教室里的动静。

“嘿,我说怎么好久没见你了,原来你一声不响跑到伦敦来了,之前都没听你说起埃”

其实这几年,大家各自忙各自的学业,聚头的时间确实不多。

“准备考试什么的,一时太忙,就给忘了,不好意思埃”

“哎呀,跟我客气什么,跟你开玩笑呢。对了,我这次来这边看我哥,还要待个几天,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聊聊天,陪我逛逛街什么的。”

“好啊,不过我现在没时间,我还在上课呢。”秦小漓注意到,老师似乎在安排下堂课的分组,便赶紧说道:“周末吧,周末我给你打电话。”

“行,那你去上课吧,我等你电话。”

“好的,那先这样啊,拜拜。”

挂了电话,秦小漓赶紧跑回教室。

而柒研希呢,她挂了电话,转身进屋,看见哥哥在摆弄他的画具。

“我跟小漓约好咯,周末一起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啊?”

“诶,对了,说到这个,罗敏姑姑和姑父两个人都在附近,我们去看一下他们吧,我也好久没见过姑姑了,你呢,也是好不容易来一次。”

第五章  兄妹谈心

“好哇,姑姑都两年没回国内了,我本来准备专程去看他们的,正好他们在这边,省的我跑一趟了。”柒研希 边说,边走到叶诚慕身后,看着他摆弄颜料。

“哥哥,你这强迫症越来越严重了,放个颜料还要管顺序和分量,真是受不了你。”柒研希笑着说。

叶诚慕敲了敲妹妹的额头,说道:“你知道什么呀,按照我自己的习惯放好,用的时候才方便。”

柒研希笑了笑,不置可否。

“哥哥,什么时候给我画张呗,你都好久没给我画过画像啦。”

“可以呀,想画什么样的?”

柒研希靠近来,“我想画…裸的,可以吗?”

叶诚慕一只画笔敲过来,“小小年纪不学好,学别人画什么裸照。”

柒研希痛得赶紧护住脑袋,“哎呀哥哥,你都把我打傻啦。”

“傻了才好。”

“你这人真是,受西方教育多年,怎么比我这个国内传统教育长大的人,还封建呢,真是,你又不是没给别人画过。”

“那是作业,能一样吗?”叶诚慕真是被他这个妹妹气得不轻埃

柒研希撇撇嘴,知道在哥哥这里是达不到目的了,便拉了拉哥哥的胳膊,“好啦好啦,我知道,瞧你小气的,不画就不画呗。”

叶诚慕怀疑的看着妹妹,“当真不画了?你不会,回头找别人去画吧。”

“哎呀,不会不会,你怎么能不相信你妹妹呢,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啦,真是的。”柒研希撒娇似的说道。

“呵,那可不一定。”

叶诚慕说着,已经整理完了颜料架子,“对了,妈妈最近身体怎么样?”

说到母亲,柒研希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还是老样子,在家里的时候,有人扶着还可以自己走几步,出门还是要坐轮椅,药一把一把的吃,也没见好转。”

叶诚慕的面色也变得沉重了些,柒研希继续说道:“妈妈经常念叨你,你也不说回家。”

“我不是上个月才回过家嘛。”他自知理亏,声音都小了许多。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爸妈,跟我,都希望你能回国,只是他们不想束缚你,所以才让你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你倒好,就真的跑了这么远,一走就是好些年。”柒研希小声抱怨道。

叶诚慕低头摆弄他的画笔,“我知道。”

“既然知道,那你要不要跟我回去?”柒研希的眼里,带着希望。

实际上,这次她没告诉家里就跑过来,就是想找哥哥谈一谈。她希望哥哥能跟她回去,跟她一起面对家里的事业。

她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不管她想不想,愿不愿意,她的将来,必然是进入自家的柒电企业,协助父亲。

而父亲的年纪渐渐大了,这几年,她经常听到父亲念叨,等她毕业了,能接手公司业务了,他就不管了。

她知道重担 必将落到自己身上,她期望着,如果哥哥能进柒电,她就不是一个人了。

“研希,再给我一点时间。”

柒研希的眸色黯了黯,其实这结果在她预料之中,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失望。

“哥哥,过几天,我就要进公司了。”

“你不是还没毕业吗?”

“爸爸要我先进公司实习,反正大四也要找单位实习,还不如直接去柒电。”柒研希言语间的失落,很是明显。

对于这个妹妹,叶诚慕是很了解的。她从小就很乖巧懂事,在学校也很努力,她一直努力成为,父亲希望她成为的样子。

虽然她从来没说过,但她知道,这或许,并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叶诚慕很清楚这一点,但他无能为力。

“哥哥,你真的想好了,不进柒电吗?”柒研希还是忍不住再三确认。

他看着妹妹期待的眼神,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说道:“研希,你知道我对管理公司没有兴趣,而且,我也不懂管理。”他伸出双手,拿起一只画笔,继续说道:“我这双手,只会画画。”

柒研希点点头,“我知道,你从来没想过进公司,不然,你也不会在大学直接修了美术专业。”

这时,门外响起车鸣声,叶诚慕朝门口走去,边回头说道:“应该是淅铭的车修好了,我去看看。”

到楼下,果然是修车行的人把车送来了。

叶诚慕试了下车子的性能,而后探出头来,对着二楼窗口喊道:“研希,研希,你下来,车修好了,我带你去兜风。”

然而,车还没开出去多远,沈淅铭就来了。

这是条小巷,两车错开有点困难,叶诚慕停下车,看清前面是沈淅铭的车,便熄了火下车,“淅铭你怎么这个点来了,秦小漓呢?”

沈淅铭也下了车,“回学校了。”他看了看已经修好的车,又看了看正从副驾下来的柒研希,说道:“你们要去哪儿?”

“哥哥准备带我去兜风呢,淅铭哥一起去吧。”

沈淅铭微摇了下头,“我想着你们要用车,就把我爸的车送过来,既然现在车已经修好了,那我走了。”

“诶,淅铭哥,一起嘛。”

但沈淅铭已经上了车,把车退出小巷。

叶诚慕看着沈淅铭的车出了小巷,才转身回车上,“咱们走吧。”

“这淅铭哥怎么还是这样,诶,他这么冷冰冰的,我们熟悉还好,不过他这样能交到女朋友嘛?”柒研希 边系安全带边说道。

叶诚慕撇撇嘴,似是想了一下,才说道:“这么多年,他就这样,身边的女孩,我还真没见过。”

“诶,对了,淅铭快回国内了,爷爷准备让他接手罗氏。”

柒研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嗯,我听说了,柒电和罗氏在很多地方都有业务往来,最近罗氏内部传得风风火火的,据说是要换当家人了,我猜就是淅铭哥。不过吧,反正也是一家人啊,再说淅铭哥本来就有罗氏的股份,还是爷爷的亲外孙,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别人怎么想怎么说,那是别人的事,我们管不了。走,哥哥带你吃好吃的去。”

我帮爹地追妈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帮爹地追妈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滨州黄河大桥封闭施工2个月 请注意绕行公铁大桥或浮桥!

    记者从滨州交警、滨州高速滨州黄河大桥管理处获悉:因G205黄河大桥封闭施工,请绕行公铁大桥和浮桥,封闭时间:4月17至6月17日,为期两个月。通告因G205黄河大桥封闭施工,请绕行公铁大桥或浮桥封闭时间:2018.4.17——2018.6.17滨州市交警支队山东高速滨州黄河大桥管理处

  • 雕刻文玩核桃,集大千世界之妙

    雕刻文玩核桃,集大千世界之妙文玩核桃由来已久,它起源于汉隋,流行于唐宋,盛行于明清。在2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盛传不衰,形成世界独有的中国核桃文化。古往今来,上自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下至官宦小吏,平民百姓,无不为有一对玲珑剔透,光亮如鉴的核桃而自豪。其中,雕刻核桃就是文玩核桃的一个重要分支。在玩核桃的圈子里有一句口头禅“不雕不贵,一雕翻倍”。明朝天启皇帝朱由校不仅把玩核桃不离手,而且亲自操刀雕刻核桃。故有“玩核桃遗忘国事,朱由校御案操刀”的野史流传民间。清朝乾隆皇帝不仅是鉴赏核桃的大家,据传还曾

  •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曹丕《九日与钟繇书》中载:“岁往月来,忽复九月九日。九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以为宜于长久,故以享宴高会。”重阳节是我们中国特有的老人节,而且尊老爱幼也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是我们礼仪之邦的完美体现。重阳节历来也被许多诗人勾勒在笔下。比如王维笔下的“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又如李清照笔下的“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又说王勃笔下的“九月九日望乡台,他席他乡送客杯”;再看卢照邻笔下的“九月九日眺山川,归心归望积风烟”……从这些诗句中我们都能体会出一种思乡思亲的深情,所以我们能

  • 一个人最重要的能力,是过好自己的生活(图)!

    人类社会的世俗与超脱人类社会一直有两个方面,如同一枚硬币有它的正反面一样。一个方面,就是世俗的发展,包括科学、技术、经济、政治,人类全部的生产、生活、享受。另一方面,就是宗教,它表现为对世俗的超脱与逃避。前者是人类的追求,后者是人类的安慰。人类社会的“超社会因素”人类社会是宇宙的一部分。宇宙在演化,在“燃烧”;人类社会也在演化,在燃烧。那横流的物欲,那利益的竞争,力量的较量,生存的角逐,弱肉强食的残杀,都是人类社会的生命。都是人类社会的新陈代谢。都是人类由童年走向青年,再壮年,再老年,再衰亡的生

  • 山东济南禅修中心:马克思与佛教的底层因缘

    “辩证法在佛教中已达到很精细的程度。”(马克思语)“佛教徒处在理性思维的高级阶段,人类到了释迦牟尼佛时代,辩证思维才成熟。辩证法最初来源于佛教。”(恩格斯语)下层人民在历史上总是处于受苦、受难、受屈之中和希求生存、渴望自由和正义的天空。给以下层人民帮助、观注下层人民命运的力量主要是佛教和马克思主义。佛教观注下层人民生活。佛教的“佛”的本意就含有“正觉”,“等觉”“圆觉”三个方面,释迦牟尼在公无前六世纪提出的平等思想与十九世纪《人权宣言》中的平等思想具有同样的伟大意义。佛教思想在“四圣谛”中的“苦

  • 大头儿子独家授权IP空降新理想广场,更有小红帽动画人偶剧免费看

    马上要五一了你是否已经在蠢蠢欲动了?是不是在计划飞去哪里?不用想了!!!因为你无论去哪里都只有一个结果人人人人人人人松江的小伙伴们为什么舍近求远呢?新理想5月时尚季从五一开始让你嗨翻5月满足你的所有需求!惊不惊喜小编这里有独家资料先给你们过过眼瘾↓↓↓新理想广场5月时尚季SP活动4.29-5.6春夏靓装1折起4.29-5.11元招牌菜吃不停4.29-5.6运动装备抢先折4.29-5.6中国黄金—黄金铂金克减50元PR活动4.29-6.3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大型IP展4.30小红帽-大型童趣人偶剧4.

  • 徐州第二届最美诗词朗诵大会启动

    4月18日,2018中国工商银行徐州分行诵读户部山·徐州第二届最美诗词朗诵大会启动。本次活动由徐州云龙区委宣传部指导,徐州户部山(回龙窝)历史文化街区管理中心主办,云龙区教体局、云龙区文化旅游局协办,主题为“共享阅读新时代”,旨在凸显徐州的文化优势,引领市民开展阅读活动。户部山是徐州科举文化、帝王文化、商业文化、军事文化、建筑文化、地方文化、民俗文化的荟集地。2000多年来,文人墨客为它留下了诸多精彩诗篇,为它注入了丰富的文化内涵。今年的全民阅读系列活动内容包括“诵读户部山”、“向徐州人推荐好书

  • 如来被蛰疼痛难忍,观音:也没办法,公鸡只叫2声,蝎子精就死了

    如来被蛰疼痛难忍,观音:也没办法,公鸡只叫2声,蝎子精就死了《西游记》里有些剧情看似离奇难懂,细品却又合乎常理。比如,“源易缘”的小伙伴读到蝎子精将如来佛祖蜇疼以了以后,竟能在如来佛祖的眼皮子低下逃跑。灵山是什么地方,如来佛祖的修行道场。如来佛祖又是谁,多么厉害的神仙。三界之内能惹得起的基本上没有。可是,一个听他讲经的蝎子精,为何就敢去蜇佛祖,且能逃跑。从灵山如来佛祖的眼皮子底下逃跑,又置众佛、菩萨和罗汉、天王、金刚等尊面于何地?这不是显得佛教神仙多无能吗!通读《西游记》后,“源易缘”再看蝎子精

  • 这十条天规,千万不可破!

    1流水不争先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无常形,顺势而为,为而不争,方达所愿。“不争先”不是不求上进,而是尊重自然规律,不破坏均衡,不因小失大、迷失自我。做事不能靠一时性急,而要脚踏实地。就像流水一样,水慢慢地流淌,它不去争先后,而是在一点一点地积攒自己的力量。到时候,有力量了,还在乎什么先后呢?细水长流,以待迸发。经验要靠经历才能获得丰厚的积累。智慧不是一蹴而就,通过思考感悟后,循序渐进,拥有发现细微的慧眼,待到力量充足,一击而破。2嗜欲深者天机浅一个人的欲望过多,就会相应地缺少智

  • 白话地藏菩萨本愿经卷下(称佛名号品第九)

    这时候,地藏菩萨对佛陀说:“世尊!我现在为未来的众生,来演说利益,在生死之中,皆能得大利益。唯愿世尊听我说说。”佛陀告诉地藏菩萨:“你现在欲发起慈悲的大愿,救拔六道中一切的罪苦众生,演说此不可思议的法门,现在正是到了这时间,应当快说出来。我即将进入涅槃,使你早了此心愿,我也可以不必再为现在未来的一切众生而忧愁了。”地藏菩萨对佛陀说道:“世尊!过去无量阿僧祇劫,有佛出世,号无边身如来。倘若有男子或是女人,听闻此佛的名号,即使暂时的生出恭敬心来,也能得到超越四十劫的生死重罪。何况塑画其形像,并供养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