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子不语 最新章节

2017/12/3 18:11: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子不语

第1章 序幕拉开

“我们离婚吧!”白彦辰冷冰冰的吐出这几个字,此刻洁白的小套房中仿佛空气都要凝结了。阅读95lady.com

诗茵眼神有些空洞,嘴角挂着丝嘲讽的笑意,那是嘲讽自己的笑意。等了三个月,终于等到了这句话。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了,为什么听到彦辰如此说她还是会心痛到无法呼吸了?诗茵始终没有说上半句话,这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心跳与呼吸的声音仿佛都能听见。

“刘诗茵如果你同意离婚就把离婚协议书签了,明天九点半,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你若是不出现,那咱们就法院见吧!”白彦辰把离婚文件扔在茶几上,他不耐烦的站起来,准备要走。

刘诗茵不自觉的拽了一下白彦辰的裤边,心里是不想让他离开的。白彦辰看着刘诗茵的眼神满是复杂,心伤、痛恨、还有那一丝丝的怜惜。说明http://www.95lady.com/

“这七年对你来说是不是毫无意义?彦辰,我只想问……你……爱过我吗?”刘诗茵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什么问出这样的话,她的语调里满是哭音。

“爱?刘诗茵!在你做出这样的事情以后你竟然问出爱这个字?你不觉得很可笑吗?”白彦辰的语气里满是痛恨,刘诗茵的眼泪从眼眶中滴落下来,此刻的无力与伤痛,让她知道他们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了,即使再伤痛她也是要面对的。

白彦辰不想看着刘诗茵掉眼泪,他走向门口,“明天九点半,若是你不出现那咱们就法院见!刘诗茵别弄的彼此太难堪!”说完他拉开房门便走出了小套房。

诗茵看着就剩下她一个人的小套房,这里原本满载着她的快乐,她所有满满的爱,可现下却只剩下心伤。

如今的她没有工作,没有爱人,孩子也没有了,有的只是满身的伤痛。

此时诗茵的电话响了起来,“喂?艳灵。”

“诗茵,你们谈得如何了?”电话那端是诗茵的闺蜜沐艳灵。原文95lady.com

“艳灵,我能不能先住你那里?我和彦辰明天要办理离婚了。这房子是他买的,我想搬出这里,现在没地方住,还得你收留我。”诗茵说的很平静。

“那个杀千刀的白彦辰,他有没有心!诗茵你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他?你这样委屈还让他恨你!你这样委屈是为了什么?”沐艳灵在电话那端已经气愤到不行。

“解释什么呢?其实这样反而更好!既然选择离开就断的干干净净吧。艳灵答应我,什么都不要跟他说。我们不会有任何的可能了。来自95lady.com

“诗茵,你这是何必呢?哎……你等我去接你。医生嘱咐了你不能情绪波动太大的,你自己也别多想了。乖乖的等我。”沐艳灵对诗茵的固执也没有办法。

“好,那我先收拾收拾,我等你!”诗茵挂上电话。

诗茵站了起来,本想迈开的步子却因为疼痛而停止。诗茵捂着肚子疼痛难忍,她觉得一股股的鲜血正从体内流出。95女性网雪白的裙摆已经被血侵染。而她只能无力的倒在血泊之中。

诗茵从梦中惊醒,满头大汗,她扶着额头。“怎么还是梦到那一天,四年的时间都没办法让我忘记吗?”诗茵的语气满是泄气,这场梦魇缠绕了她四年的时间。那场血色的梦魇。

诗茵四年前从医院出来后,便搬出了那间他们共同居住了四年的小套房,除了一些简单的衣物她什么也没带走。临走前留下了一封信,和离婚协议书,她把小套房的钥匙快递回了他们公司。原文http://www.95lady.com/

那日若不是艳灵及时赶到,想来她可能就死在那场血崩之中了。后来她接到电话,彦辰向法院递交了诉状。看来他是没有回到小套房中,没有看见离婚协议书。而法院那次是最后一次见到彦辰,他们之间并没有说上几句。

至于判决书诗茵并没有在意,想来是寄回了原来的小套房中了。后来听说白彦辰出国了,诗茵也再没回过间小套房之中。

“诗茵……诗茵?”门外艳灵敲着她的房门。

诗茵赶紧下床把房门打开,“艳灵,怎么了?”

“片场打电话,说洛泽又再闹了,我现在得去趟片场。今天没办法送你了,一会你把若兮叫起来,让她送你去公司。”艳灵无奈的道。

诗茵看了眼墙上的表,“现在才五点多,你一个人去片场吗?”

艳灵摊摊手,“我们家那位妖孽你不了解吗?除了我谁能压得住他?真不知道当初我脑子是怎么秀逗了竟然会捧红他?”

诗茵笑了笑道:“估计你也是被他那张脸迷惑了吧。”

艳灵毕业后就进了娱乐公司,身为经纪人的她一手捧红了洛泽这个大明星,只是洛泽这个脾气也是一等一的臭,经常被批评耍大牌。

“要不是看他能给我挣票子,我能疯了伺候这妖孽?”这时艳灵的电话又响了,“喂……好……好……我这就去,你们尽量稳住他,我这就到了。”

艳灵挂上电话和诗茵嘱咐道:“我先走了,记得一会把若兮叫起来送你。”

诗茵点了点头,“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艳灵匆忙的回房拿了外套和包便赶着出门了。

诗茵起来穿上晨衣,准备下楼做早餐。

诗茵从小套房搬出来以后便住进了艳灵的别墅,艳灵的父母在她大学毕业的时候便移民到了美国,把这栋别墅留给了艳灵。本来她想自己找房子住,可是艳灵她们说几个姐妹住在一起照顾比较方便,她便一直在这里住下了。

这别墅里还住着若兮和吴美丽,她们四人从小学便在一起,感情十分的要好,一直到大学,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只是念了不同系。

上高中的时候她们就约定了以后要住在一起,一起疯,一起闹,一起开心,一起伤心。只是十八岁那年她认识了彦辰,与姐妹的约定也失信了。而她最为伤痛的时候是她们让她从新面对生活。

若兮的个性十分腼腆,她没有安全感,除了面对她们三人的时候在外人面前很少说话,大家总是以为她是难以接近的。若兮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成长的过程中也受了不少欺负。而她们三人尽力的去保护若兮不受伤害。若兮上大学的时候选择了中文系,毕业以后便在家写稿赚钱,慢慢的成了个小有名气的作家。

吴美丽,一等一没心没肺的人,精神大条到进厕所都不看上面的牌子是男是女。她说了从她叫吴美丽的那刻开始,她的人生就是个笑话,又何必活得太过认真呢。其实到现在她们几个也不明白美丽的老妈为什么给她起这样的名字。不过美丽很有福气,大学的时候选的园林园艺,可是她就是传说中的吃货。这京城的大小餐厅都快被她吃了个遍,因为在论坛上攥写美食的帖子,便成了美食评论人。在艳灵的介绍下还成了美食节目的外景主持人,只是在电视台她一直用她的英文名字——yoki,对于中文名字她也是没有勇气来向广大人民群众宣传的。

诗茵在厨房里忙活着,而吴美丽童鞋穿着她的熊猫睡衣打着大大的哈欠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们四个人只有美丽的房间是在楼下。原因只有一个,这里离厨房最近。

“诗茵,你怎么今天起这么早啊?”美丽睡眼惺忪的问着。

“丽丽你不是昨天晚上外采回来那么晚,怎么今天还能起的来啊?”

“是我的鼻子把我叫起来的,可我的大脑还留在床上呢!”美丽坐在岛台的椅子上,手支着脑子,松松散散的说着。

第2章 小事故

诗茵笑了笑,“艳灵被电话招去片场了,我想着起来给你们把早餐先做好了,一会我把若兮叫起来送我上班。”

她们的别墅离市区远了一些,所以出门不得不开车。平常都是艳灵送她上班,偶尔是若兮。诗茵因为出过车祸,对开车有阴影,所以连驾照都没考取过。而不让美丽童鞋开车,原因很简单,这丫头完全没有方向感,记得美丽刚拿驾照的时候,信心满满的要开车带她们去KTV庆祝,结果在二环路上足足绕了四个钟头都没有开出去,所以艳灵对美丽下了命令,这辈子都不可以碰车。

美丽看着诗茵做好的蛋包饭咽了咽口水,“我们家的小泽泽又闹脾气啦?也真是难为艳灵了。”

诗茵把蛋包饭放在美丽面前,递上勺子。“这也没办法,洛泽那个脾气除了艳灵谁能制得住他。”

美丽看着美食当前,也管不了刷没刷呀,便开动了。

“我去叫若兮。”说着诗茵上楼,敲了敲若兮的房门,“若兮……若兮。”

片刻若兮的房门打开了,看着若兮双眼迷离,眼睛布满了血丝,还有她一头的乱发,满地的纸团便知道她这一夜没睡赶稿子没有休息。“诗茵,怎么了?”

“艳灵被叫到片场去了,想让你送我上班去,可看你好像一夜都没睡,我还是问问慕枫能不能送我。”诗茵看若兮的样子有些担心,想着高中同学林慕枫也住在这个别墅区里,没准可以送她去公司。

“没事,一会多喝两罐红牛就没事了,你等我一会。”若兮想着不过是熬了一夜,能有多大的事情,说着就要梳洗去。

诗茵点点头,“我把早餐做好了,一会你下来吃。”

“好,你下去等我吧。”诗茵听后便下楼去了。

临出门前美丽又灌了若兮两罐红牛,两人上车后,诗茵扣好安全带。看着若兮的的样子诗茵还是隐隐的担心,“若兮,你真的没事吗?”

若兮点点头,“放心,放心。这四罐红牛喝下肚,我这一天都不用睡觉了。”

“若兮,你把我带到地铁就好,我坐地铁也快一些的。”诗茵想着送到地铁,若兮再回来,应该是没多大的问题。

若兮拍拍胸脯保证,“你看现在刚六点多,你那么早到公司干嘛呢,再说地铁都得把早饭挤出来了。放心,放心!我绝对给你安全送到你们公司的。”说完便启动了车子出发了。

诗茵原本学的就是室内设计,只是毕业以后和白彦辰就结了婚,婚后她没有出去工作。而他们离婚以后接到了一位大学学长发来的邮件,他创办了一间室内设计的工作室,邀请她一同创业。当时她立马答应了下来。对于她来说干自己喜欢的工作总会让她的情殇减少一些。

他们公司发展的越来越好,艳灵给她介绍了不少明星客户,连洛泽的家都是由她负责设计装潢的,让她在业内也算有些名气。而她的学长莫宇为了让公司发展的更好,便把公司搬到了宇宙的中心—CBD,全称:中国北京大北窑。既然是宇宙的中心,自然是堵车堵到和停车场没什么两样。

本来若兮就尽量在撑着眼皮,能从郊区的别墅开到这里已经是个奇迹了,因为大堵车若兮强撑的眼皮慢慢闭上了。诗茵看到吓了一跳,猛拍了拍若兮的肩膀。“若兮……若兮……你醒醒!”

若兮被拍了一下猛然惊醒,一脚油门便撞上了前方的车。诗茵立马按上手刹的按钮,吓得她一身的冷汗。转头看向若兮,“若兮,你有没有伤到?”

若兮摇了摇头,然后对诗茵说:“我真的困的不行了,让我睡会,然后就倒在方向盘上了睡着了。诗茵看着若兮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好在人没事,她立马把双闪灯打开,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准备解决这场小事故。

诗茵看到被撞的车心一下凉了半截,这么多车,竟然撞了辆宾利,虽然她不认识车型,但也知道这车价格不菲。她突然想到在网上看到的新闻,一个大奔的车主撞了辆豪车,哭诉不要欺负穷人。她想着自己要不要也坐地上哭一哭。

看到宾利司机也下了车,她立马上前一个劲儿的鞠躬,“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太不小心了,我们会赔偿的。”

“我们老板说今天他有重要的事,让你快些处理。”宾利司机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您等我照个照片,填个快速处理,我名片留给您,您方便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宾利司机点点头,诗茵马上开始拍照,然后给保险公司备案。诗茵从车上翻出了快速处理单子,迅速的写完后拿给宾利司机,“您签个名字就可以了。”

宾利司机看了一眼,在上面签上名,递给了诗茵,诗茵从包里把名片双手递到宾利司机手上,“这是我的名片,到时候好方便联系。”宾利司机从西装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金色名片夹,拿出名片递给诗茵。“这是我的名片,那一切事宜到时候联系吧,那先告辞了。”说完就上了宾利车。此时宾利车后座的人开口道:“留下联系方式了?”

司机点头道:“是的,老板。那位小姐把名片给了我。”

“走吧。”宾利车便驶出了道路。

诗茵回到车上看着若兮呼呼大睡,现下她也是没辙了,给艳灵打电话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她也只能叫来交警叔叔,让拖车把车拖走,交警叔叔来送她们了。不过也是要付出点代价,若兮的驾照被无情的扣除了六分。

诗茵把若兮送到公司附近的酒店,然后打电话给艳灵到酒店接若兮。等一切妥当诗茵看了看表,10点30分了,她今天是彻彻底底迟到了。

折腾了这么半天,诗茵拖着疲累的身子进了公司。前台的娟娟看见诗茵马上站了起来,“诗茵姐,莫总一直找你呢!”

诗茵愣了一下,不会莫宇知道她今天迟到了?准备训她一顿?诗茵小声的问着娟娟,“莫总知道我今天不用去工地吗?”娟娟摇了摇头,“应该不知道的,好像是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找你。”

诗茵真是庆幸,她想着莫宇那小子那么小气,若是知道她迟到那么长时间,一定扣了她的奖金,今天修车和拖车的费用就够她哭一会了,要是奖金再没了,她估摸着得回家抱着姐妹们哭去了。

诗茵来到经理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莫总,是我!诗茵。”

“诗茵,进来吧。”

诗茵一进门就看见莫宇满脸堆笑的冲她说道:“诗茵,快过来坐。”

诗茵坐在大办公桌前,“莫总,找我什么事?”

“刚才我接到风行集团的电话,他们新上任的亚太执行总裁不太满意他们办公室的设计,他们指定要你来做设计。诗茵,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已经答应下来了。”莫宇说完便把一份传真资料交给诗茵。

诗茵接过资料,上面是办公室的全图,还有原先设计的资料,诗茵看向莫宇。“那他们说想怎么设计了吗?”

“那倒是没说,你先出个方案。我把他们负责人的联系方式给你发过去了,一会你看看。”

诗茵点点头,“那我回去好好研究研究,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我先忙去了。”

莫宇点点头,就在诗茵站起身的时候。莫宇开口道:“诗茵,私下里别老叫我莫总,好歹我也是你学长。这莫总,莫总的叫着怪生分的。”

第3章 错觉

诗茵笑了笑,“我还得分辨什么是公什么是私,怪累的。莫总这称呼听起来比较霸气!”诗茵笑了笑便走出了莫宇的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诗茵研究着设计图,她查了查风行集团的背景资料,好有助她来做设计。原来风行集团是为企业做并购的,当然现在他们做的并购案都在几百亿美元。

诗茵看了看这原来的办公室的图片,心里嘀咕着,想来也是出自哪位名家之手,这他都不满意,自己做的方案他能满意嘛?

娟娟敲了敲诗茵办公室的门,“进来吧。”诗茵在里面道。

“诗茵姐,中午饭你是和我们一起吃?还是订外卖?”娟娟问着。

“不用了,今天我朋友找我,我出去吃。”

娟娟点点头,“那我们先去吃饭了。”说完娟娟出了办公室。

诗茵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12点了,想着艳灵也该到酒店了,便拿起手机给艳灵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艳灵,你到酒店了吗?”

“到了,不过看若兮的样子睡的和死猪一样,我看一时半会叫不醒她,你来酒店吧,我点了东西让他们直接送到酒店里。”艳灵道。

“好,那你等我会儿,我这就过去。”诗茵挂了电话,便穿好外套,拿上包出了办公室。

酒店离着诗茵的公司不过十分钟,可在路过一栋大楼的时候诗茵愣住了,那大楼上赫然写着风行集团。她想着自己忙着做设计也没看对方的联系方式,没想到竟然离她们公司这样的近。

诗茵想着以后沟通倒是很方便,走着便到了。她不如下午先拜访拜访,也好实地看看那间总裁办公室。还好她的电子尺随身带在包中。

就在她还冥想的时候,诗茵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大楼走了出来,司机为他打开车门,他便上了车。

诗茵整个人都愣住了,“彦辰?怎么会是彦辰?是不是我眼睛花了?一定是……一定是。他已经出国了。”诗茵自言自语着。

”刘诗茵,你是怎么了。一定是自己看花了眼了,你有些出息好不好,怎么老想起他。“诗茵为自己的错觉感到泄气。

诗茵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大步往前面走,奔着酒店而去。

到了酒店里,艳灵给诗茵开了门。“你可真是个肉虫子,这么点路也能走上这么半天,我叫的餐都来了。”

“有些事情耽搁了,若兮醒了吗?”诗茵问着。

“她!在里面昏睡着呢,今天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若兮也是,不过是熬了一夜,怎么就昏睡成这样啊?她以前天天晚上赶稿子,白天还不是生龙活虎的。”艳灵抱怨着。

诗茵坐下来,叹了口气。“姐姐,你忘了你年方几何?咱们都三十岁的人了,你当还是年轻小姑娘,熬夜和玩儿一样哒?”

“你可别算上我,我可是还年轻小姑娘呢,等着哪天招个身强力壮的90后给我当小老公呢。”艳灵笑道。

“是,是!你最年轻,永远十八一只花儿!”诗茵被艳灵的样子逗乐了。

“好了,好了。不打趣了。看若兮那个样子她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了,咱俩先吃吧。”艳灵拿起了筷子,准备开动。

诗茵点点,这折腾一上午,她还真是又累又饿的。

两人夹着菜,边吃着,艳灵边问着。“对了,保险公司给我打电话说最多赔三十万,超出的要自己付钱。我听的稀里糊涂的。若兮把那车撞成什么样啊?三十万都不够赔的?你们俩可别让对方给坑了。”

诗茵笑得有些僵硬,“呵呵……那个艳灵,你别生气啊。今天若兮撞的是辆宾利,至于这宾利到底多少钱我也不清楚,虽然撞的不是太严重,不过若兮那一脚力道也不小。”

艳灵差点没被吃的东西呛住,“若兮,你可真是好本事啊!下个月我开始收她房租!一万一个月!直到她把修车的钱偿还完了!”

“安啦!修车超出的费用我来掏,明年的保险我来交就好。若兮也是为了送我上班。”诗茵早就决定好这笔费用又自己套了。

“你拉倒吧,就你那点小金库好不容易攒了点钱,你还是留着孝敬咱爸咱妈吧。”艳灵自然是不会让诗茵赔的。

“我都和被撞的那位先生说好了,你放心吧,今天他们有急事就先走了。等他们有时间了就会给我打电话,这事交给我处理,你就别瞎担心了。”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固执啊!都说了不要你赔的!以后你用钱的地方多了。你和我较劲什么,这点钱,让洛泽随随便便上个节目都有了。”

“呵呵……洛泽要是听见你把他说的和个挣钱机器一样,估摸着又要生气了!”

“那小子敢吗?当初哀家慧眼识珠捧红他,现在他要什么有什么,可是对我,我说东他敢往西?”艳灵说的有几分女王范儿。

“一会儿吃完,你把那个司机的联系方式给我。我到时候找人处理就好了。”艳灵交代着。

诗茵点点头,想着这钱还是要给艳灵的。两人一边吃,一边闲聊着,一会两人结束了这顿午饭。

诗茵看了看还在睡的若兮,然后和艳灵说:“艳灵,我先回公司了,若兮你多照顾了。”

艳灵伸出手,“你这丫头,那司机的联系方式呢?”

诗茵无奈的叹口气,在包里翻找到那张名片递给了艳灵。

“风行集团?看着来头不小啊。”艳灵看了眼名片,读着上面公司的名字。

诗茵一惊,又是风行集团?怎么会这么巧?诗茵从艳灵手中拿回名片,看了看上面风行集团几个字。然后和艳灵说道:“艳灵,你知道风行集团?”

艳灵点点头,“有所耳闻过,一次和几个制片吃饭,听他们谈起过这家公司,他们帮着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以最低的价格收购了SK娱乐公司。在娱乐圈也算个新闻。

“艳灵,这事交给我处理吧,正好我接了他们公司的一个case。我一会就去风行公司了。你就别和我争了。你也了解我,这钱我怎么也会出的。”诗茵想弄明白为什么今天的事情都和风行集团牵扯到一起了。为什么会看见彦辰从风行的大门走出来,这些实在是困扰着她。

“这么巧?那好吧!只是你别勉强,若是钱不够你就和我说,听到没有?”艳灵嘱咐着,诗茵这丫头确实固执,总是怕欠别人的人情。想着她这么坚持自己解决,那也只好让她解决了。只是她怕太高额的修车费用,诗茵会傻兮兮的一力承担下来。

诗茵点点头,“富婆,我也不是不爱钱的,都是我自己挣的辛苦钱。若是掏不起,自然地向你这个富婆求救了!”

艳灵笑笑,戳了一下诗茵的脑袋。“知道哀家有钱就好,可别给哀家省着花啊!”

诗茵笑了笑,冲艳灵福了一福道:“奴婢尊懿旨!”

“好了,好了,哀家准你退下了,记得晚上早点回家。”艳灵一副太后架势的摆摆手。

“好,那奴婢告辞了。”诗茵和艳灵告别步出了酒店。

诗茵和娟娟打了招呼,下午不回公司,要去趟风行集团。

诗茵进了风行集团的大楼,看了看大楼内部的装潢,简单明快,大多以黑白为主,其实这种设计最不好表现,黑白太过单调。如果用不好,设计很容易失败。可这里的设计用的非常好,表现出了“空”的感觉,去除了浮躁,让人觉得回归了纯净。

第4章 不可能完成的case

诗茵欣赏着设计,一位保安看着诗茵在大堂里站了许久也不进去,便上前询问道:“女士,请问您是风行集团办事的吗?我看您站了许久也没进去,不知道有什么我能帮助您的吗?”

诗茵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我是来贵公司办事的,因为是室内设计师,所以看你们公司的设计有些愣神了。不好意思。”

保安笑笑道:“没事,那女士赶紧进去吧。”

诗茵点点头,然后走到电梯间,等候电梯。

“Ada,早上我看见咱们的新总裁了,没想到那么年轻。长得啧啧啧……看着都想流口水呢。”和诗茵一起等候电梯的一位风行的女员工和旁边的同事说着。

“哎,这样的极品只能远观,不可亵玩啊!也就私下流流口水的份儿了。做做梦也就算了。”那个叫Ada的女员工叹气说着。

“别说这打击人的话啊!万一他喜欢我这样的呢!我可随时等着他的临幸!”那位女生一脸花痴样。

“行了,别这大白天的发骚了。这要是被上头的听见有你好果子吃呢!”Ada戳了那女生一下。

这时电梯来了,诗茵和那两个女生一起进入电梯。她按下36层,引得大家都看着她。诗茵有些不自在,三十六层怎么了?是不能去吗?可是她刚刚打电话的时候的确让她去三十六层啊。

电梯上的人都一个个下了电梯,就剩下她自己。看到三十六层到了,她步出电梯。

这电梯间就已经十分吸引她了,水幕的影壁与天顶融为一体,那水晶的吊灯作为点缀,倒是十分的画龙点睛。

诗茵穿过电梯间便看到一间很大的办公室,中间是一扇刻有图腾厚重的大门,大门两边各摆着一张欧式的办公桌子。

诗茵走进办公室,看到诗茵进来办公桌后忙碌的两人一起抬头,其中一人站了起来,走出办公桌。

“您好,您是刘女士吧?”

“是的,我是,您是刚才和我通话的Ella女士吗?”

“是的,欢迎您来我们公司。”Ella伸出手,诗茵握住以示礼貌。

“我冒昧前来,不知道方便不方便,让我看看总裁的办公室?”诗茵想着会不会打扰到人家办公。

“当然方便,因为我们总裁是今日新上任的,他对办公室十分的不满意。今天下午他正好要出差十天,他临走的时候交代要在这十天把办公设改造好,我正要给您打电话麻烦赶一下设计图,您就给我打电话了。”Ella想着这可真是难为了她,更是难为了设计师,十天,这工程有点浩大。当初敲定总裁办公室设计图的时候也不只十天。现下要人家在十天内完成,还真是个难题。

诗茵一听愣了一下,十天?这不是强人所难吗?他们这总裁也太会欺负人了,仗着自己位高权重的,就这么难为下边的人。这种条件任何一家设计公司也不会接的。

“十天?是不是有些太赶了?Ella女士没和您的总裁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吗?”

“实在是很抱歉,之前没有和您说。只是我们总裁一定要在十天之内完成。不知道刘女士可否帮这个忙?不然的话我会很麻烦。我们总裁也会质疑我的工作能力,可能这份工作我都保不住了。”Ella一副委屈的表情。

“是啊,您就帮帮我们Ella吧,否则她真的会丢了工作。”坐在另一桌的女孩也站起来帮Ella求着情。

平常诗茵就受不住别人的请求,看到别人受欺负她都想帮帮人家,“放心吧,既然我接了这case一定会尽力完成的。”

“真是太谢谢您了。”Ella有些激动的握住诗茵的手。

“不用客气,以后你就叫我诗茵吧。”

Ella点点头,“那你也叫我Ella就好,我先带你看看总裁的办公室。”

Ella按下密码键开启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诗茵随着Ella进到总裁办公室,虽然在图上已经看过这间办公室,可是真的进到这办公室的气魄震慑到。简单明快的欧式风格,却又显得贵气十足。虽然看上去简化,可是办公室的每一个物件,都仿佛是艺术品陈设在那里。

诗茵困惑的看着Ella,“Ella,你们总裁说没说他不满意哪点?我也好修改。”

Ella摇摇头,“他说都要改。”

诗茵觉得自己耳朵出问题了,真是一个打击接着另一个打击,她今天是犯了什么霉头?倒霉事都让她赶上了。“都要改?那他说要改成什么样的了吗?”

Ella还是摇摇头,“他除了说全改以外什么都没说,诗茵,你就按着你的设计来吧。不然工期也赶不及了。”

诗茵觉得自己已经无力听见这些噩耗了,这是在恶整她吗?莫宇!你好样的,给我接下这么个case。这是在耍她吗?算了,既然自己接了这活儿,硬着头皮也要上。

“那我再量量这间房子,量好了我就赶回去做设计,尽量明天把修改方案给你。”看Ella点头,诗茵从包里掏出电子尺和笔记本,认真的记下数据。

记好后诗茵合上本子,把东西收好。“那我回去会尽量赶出设计图的,到时候再和你联系。”

“好,没有问题。”两人步出总裁办公室。

突然诗茵想到,“Ella,我能麻烦你打听个人吗?”

“你说,我若知道一定会告诉你的。”

诗茵从包里翻出那位宾利司机给她的名片,“今天我撞了这位先生的车,我看名片写着你们公司的名字。他说他方便的时候会给我打电话,正好我也来了想和他谈谈赔偿的事。”

Ella接过名片一看,“Jo?他是我们总裁的特助。和我们总裁一起出差了,恐怕你得十天以后才能再找他了。”

“总裁特助?Ella,你能告诉我你们总裁叫什么名字吗?”诗茵脑子里突然闪现彦辰的影子,她不由的问道。

“他叫Frederic。”

“他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中国人,怎么了?诗茵为什么问起我们总裁?”

“没什么,只是好奇。Ella你知道他的中文名字吗?”

Ella摇摇头,“公司只叫英文名字,中文名字都是私下好的叫的。”

诗茵点点头,Ella把名片还给了诗茵。诗茵内心有些失落,她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可笑,她想得到什么样的答案。明知道不可能的。

“那我就先告辞了,到时候再联系。”诗茵客气的对Ella道。

“好,那你慢走。”Ella把诗茵送上电梯。

Ella回到工位上,对面的Tracy说着:“Ella,你说这位刘女士,是不是和咱们那位总裁有什么关系?要不他临走时候怎么交代你说那些话,他开出这样苛刻的条件,你不过求了两句那位刘女士便答应了,总裁怎么知道你求求就管用的?”Tracy实在好奇个中原委。

“这也不是咱们管得来的,踏实工作吧!”Ella说完就开始埋头工作了,她其实有些内疚。这样的活儿让人家接,确实挺坑人的,可是为了工作混口饭吃也没有办法。哎……希望总裁不要太难为人家才好。

诗茵回公司取了那些传真的资料,她便回家准备赶设计图了。

出了公司门口,诗茵来到马路边上打开叫车软件,看有没有能接单的。没两分钟手机就来了短信提示:帅哥车主大叔的忧伤愿意顺路接你。若行程有变化,记得提前与车主商量。建议您坐副驾驶位置会更礼貌哦。某某顺风出行本次为您提供50万保险金请您安心乘坐。

第5章 顺风车

诗茵看了看短信,想着今天运气还挺不错。因为住在郊区的别墅,打车自然费用不少,能遇见顺丰车还是很实惠的。这车主也是怪逗的,大叔的忧伤?呵呵,估计是个老男人吧。

诗茵在愣神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英菲尼迪打着双闪停在诗茵面前。诗茵觉得这车怎么看着怪熟悉的,等车窗落下。诗茵愣了一下,“慕枫?怎么是你啊?”来人正是她的高中同学林慕枫。

林慕枫笑的一脸灿然,“外面怪冷的,上来再说吧。”

诗茵点点头,拉开车门上了车。林慕枫贴心的为诗茵扣上安全带,这举动吓了诗茵一跳。慕枫倒是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我现在可是你的司机,为了你的好评,我当贴心为你服务!”

诗茵笑了笑,“那我回去一定给大叔一个大大的好评!”

“那就麻烦美女乘客体验一下本司机的驾驶技术吧!”说着慕枫启动车子往家而去。

路上两人闲聊着,“慕枫,你也接顺风车是不是为了认识美女的?从实招来哦!”

“那是,我不就是等着你这样的大美女来坐我的车。”

“那你不早和我说,真是的,早知道今天早上我给你打电话啊!让你拉我多好。早上也不会出车祸让我损失惨重了。”

“车祸?你有没有怎么样?”慕枫关切的转头看向诗茵。

“大哥,你看前方好不好,我可不想再出一回车祸!”诗茵话语里有丝惊慌。

“你车祸有没有伤到哪?艳灵开车技术不错啊,怎么还会出车祸的?再说不是有保险吗?”慕枫把头转回前方问着诗茵。

“就是个追尾,我要是伤到就不会好好坐在这里了,今天艳灵一早去了片场,我让若兮送的我,若兮熬了一夜赶稿子。幸好是早高峰车速不快,撞得没多严重。就是撞的那车,哎……我的钱啊。”诗茵哀叹着。

“不会是撞了哪辆豪车吧?”

“是的,估摸着保险之外我也要赔上一笔了。哎……”诗茵又叹了一口气。

“不如你交给我,我来处理。正好我认识一个做保险的朋友,看看这事能不能摆平了。也许修车费用保险之内就能搞定了。”

“没事的,你放心吧,我自己能处理好的。对了,慕枫,你怎么会在国贸这边?我记得你们公司可是在创意园区的。”诗茵岔开话题,她知道慕枫总是不遗余力的帮助她。

“出来办事,正好我说要回家,开开APP看能不能拉个大美女,没想到就拉着刘大美女你了。”

“哎……我说我怎么会这么幸运,有人拉我回家,我以为真是个忧伤的大叔,想着这一路上还能谈谈人生理想什么的。”诗茵打趣着。

“那我就是忧伤的大叔啊,都三十了,连个女朋友也没有,还不忧伤吗?再说和我怎么不能谈人生理想了?”慕枫反驳道。

“我以为你是不着急,没想到你也知道愁没女朋友啊!既然着急就别太挑了,找个自己真心爱的就好了。”

“有时候习惯了等一个人,就想着再等等,也许还有机会。想过无数次的放弃,可是心放不下来。”慕枫这话说的意味深长。

诗茵转头看向慕枫,想着慕枫这是单恋上谁了?不过慕枫条件不错,若是喜欢为什么不说呢?

车驶进了高速,慕枫和诗茵说着:“请刘诗茵女士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您的飞机即将起飞了。”

诗茵被逗得不行,“机长,那咱们起飞吧。”

“好嘞!”慕枫开始加快车速,没有二十分钟便到了他们的别墅区,慕枫把车停在诗茵她们门口。

“本次旅程已经安全送达,希望美女乘客还满意我的服务。”慕枫冲诗茵笑笑。

“小哥儿,你不说相声多屈才。你要是和美丽搭档,保证红遍中国,冲出亚洲!春晚就看你们的了。”诗茵打趣着。

“太高富帅了,不适合走谐星路线。还是给别人留口饭吃吧!”慕枫耍宝道。

诗茵拿出手机,支付了费用,然后说着:“帅哥,五星好评哦!”

“那美女下回继续光顾哦!”

“一定,一定。”说着诗茵准备解开安全带下车。

“诗茵……”慕枫欲言又止道。

诗茵看了一眼慕枫,“怎么了?”

“诗茵,要是以后艳灵送不了你,你就给我打电话……也算照顾我生意不是!”

诗茵点点头,“好,我一定会多多光顾的!”诗茵冲慕枫笑笑。

慕枫又道:“一会儿我把我朋友的电话发给你,若是那边定损太贵了,你给他打电话。看看能不能帮到你!”

诗茵想也好,慕枫一番心意,再说没准真的能帮到她呢。“好的,我知道了。慕枫谢谢你!”

“那你回去好好休息吧。”诗茵道了声“好”便下了车。看着慕枫开走了她便进了家门。

诗茵看着艳灵在客厅看着电视,艳灵抬眼看了眼诗茵道:“呦,我家工作狂今天怎么这么早回家了?还真是尊了哀家的懿旨啊!”

诗茵笑笑,“你家工作狂命苦,回家来拼命来了。所以就提前回来了。若兮呢?她怎么样了?”

艳灵无奈道:“她没事,接着赶稿子呢。诗茵,不是我说你,你说你工作起来这不要命的劲儿,我看着多心疼。莫宇那个扣儿的嘬手指头的,给你几个子儿?你这么给他卖命!我说了多少次!你自己开个工作室,我掏钱,你来做老板娘,多好!凭我的关系还愁接不到活儿吗?”

诗茵坐到艳灵旁边,靠在艳灵的肩上。“艳灵,知道你心疼我,可是我喜欢忙一点,忙一点就什么都不用想了。当初要不是莫宇给我这个工作,我想我不会做设计师的,毕竟这个社会很残酷,不会给一个没有经验的设计师什么机会。”

艳灵叹了口气,“就莫宇那小子在你身上赚了多少钱,我看他是老婆本,棺材本都攒好了。”

诗茵笑笑,从艳灵的肩膀上抬起头,然后搂住艳灵的肩膀以示讨好。“我的太后,你就别为操心了。”

“你啊!真是个死心眼!”艳灵戳着诗茵的脑门。

“好了,好了,我死心眼还不行吗,太后,今天工作浩大,和您老人家请假,我就不做饭了。”

“好吧,那我叫外卖好了。美丽也是!光会吃!不会做饭!我哪天非得给她报个厨艺班不可。”艳灵想着她们四个就诗茵会做饭,在诗茵没来之前,她们天天过着叫外卖的凄惨生活。

“那我先去忙去了。”艳灵点了点头,诗茵便拿着东西上楼了。

诗茵翻阅着资料,看着各位名师的设计图,有些崩溃的感觉。诗茵脑子乱乱的,想着这位总裁到底是要什么样的设计?大师的设计他都不满意,那自己要如何设计?

就在自己毫无头绪的时候,诗茵突然在电脑里看见小套房的图片。诗茵翻阅着图片,这小套房是她第一个作品,花了自己满满的心血与爱。

这一张张的图片仿佛让诗茵回到八年前。

“彦辰,你看我设计图出来了,你喜欢吗?”诗茵高兴的把设计图展现在白彦辰面前。

白彦辰微微一笑,“你花了三个晚上赶出来的,能不好吗。只是我不太喜欢家里太多色彩。还是用白色比较好。”

诗茵嘟着嘴,“白色?家里弄的太白不好收拾啊。以后我又上班又要做家务会很辛苦的。”

白彦辰把诗茵搂在怀中,“那就不要出去工作了,我来养你,有我为你遮风挡雨。你只要把咱们的家照顾好就可以了。”

子不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子不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

  • 迎新春|名家书法惠民活动——钱守宽

    “买1送2”活动详情凡购买钱守宽四尺整张书法一张(尺寸:68cm✖️138cm,价格:500元/张)送1.钱守宽四尺对开书法一张内容为四字吉语或公司单位名称斋号(尺寸:138cm✖️34cm,价值:300元/张)2.红福字一张订制办法方式一加店主微信15753915688转帐同时发来您的姓名、电话、详细地址,便于我们尽快将书法送到您的手中如要求合影或视频请提前告知方式二如顾客为同城可自取可到工作室亲自来领还可以喝茶唠嗑哦~地址:中国罗庄大家名家艺术区二楼212号联系人:范敬增:157539156

  • 双桥老太太传奇故事:邓小平乐意给罗有明当会计

    1983年3月一天早晨,中央办公厅的小李早早地开车来到罗有明门诊部。他是奉某位老帅之命专门来请罗老太出诊的。罗有明二话没说便随他上了汽车。在车上小李告诉她,国家主席李先念近期将出访亚洲四个国家,离出访日期只有几天了,可李主席突然扭伤了腰,疼得不能走路,躺下后连身也不能翻。这两天请了几位专家来治,可是效果都不太好。李先念同志这是任国家主席以来第一次出访,误了访问会造成国际影响。昨天几个老帅推荐了您,所以今天一早就赶来了。进中南海西门,小轿车缓缓停在一栋平房前。一进门,罗老太愣了一下,邓小平等几位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