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予你一世欢愉 最新章节

2017/12/3 17:25: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予你一世欢愉

001 出去之后好好做人

“林惜,出去之后要好好做人。95女性网

狱长拍着林惜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林惜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些什么。

她一直都在好好做人,可是最后还不是进来了。

大概是在里面待久了,林惜竟然有些不太习惯这外面的空旷。

她手上拎了一个不过半米的手提包,里面装着她进来前的一套衣服,还有这五年来在里面挣到的一万多块。

五年了,外面的世界好像连颜色都变了。

她没有手机,也不知道纪司嘉的电话号码。来自95lady.com

而事实上,从她进去之后,纪司嘉就没有再出现过了。

黑色的奔驰停下来的时候,林惜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五年的时间,让她整个人沉静了许多,默不作声地看着从驾驶座上下来的男人,直到他走到自己的跟前,她才抬起头,和他对视。

“林小姐,是纪总让我过来接你的。”

男人的态度说不上热衷,但也说不上坏。

林惜松了松口,她在里面待了五年了,绝望的时候唯一支撑着她走下来的就只有她进去之前,纪司嘉在她耳边说的一句话:“别怕,我会等你。”

虽然只有这么短短的六个字,许多时候她也会在想,纪司嘉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予你一世欢愉 最新章节

幸好,如今听到眼前男人的话的时候,林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也不枉费她当年闭口不谈地为纪司嘉顶罪,进去监狱里面待了五年。

“林小姐,上车吧。”

男人帮她开了车门,林惜侧头看了他一眼:“谢谢。”

话落,她拎着自己的包包上了车。

司机的车速并不算快,她侧头看着车窗外面,不过五年的时间,A市却好像全换了一样。

一路上,林惜连当年熟悉的地方都没有见到一个。95女性网

车子开进安静的别墅区,林惜总算感到几分熟悉,虽然已经五年的时间了,可是这是她生活了将近十年的地方,再怎么变,也不可能认错的。

“林小姐,到了。”

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司机的声音从前座传来。

林惜看着车窗外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只觉得心口发烫。

车门被拉开,司机站在一边上,低头看着她:“林小姐,请。”

林惜没有计较他打断自己的难受,点了点头,拎起包包抬腿下了车。

“公司那边还有事,林小姐你自己进去吧。予你一世欢愉 最新章节

林惜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别墅大门,点了点头:“好的。”

汽车的引擎声一点点地远去,林惜看着眼前的棕色大门,想了想,还是抬手敲了敲门。

很快就有人出来开门了:“谁啊?”

看到门里陌生的脸之后,林惜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我是林惜。”

五年的时间了,别墅里面的人被换了并不奇怪。就连她的性格都能变了,别墅里面的人换一下,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佣人的视线在林惜的身上绕了一圈,眼神有些怪,林惜在监狱里面待了这么久,对这种眼神很熟悉——

轻蔑而不屑。

002 这就是你说的等我?

她身上穿着的是简单的牛仔裤和恤衫,这是狱友托家人给她带的,不然她连这一套衣服都没有。

毕竟五年了,她除了人长高了,人也结实了许多,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了。说明95lady.com

听到她开口介绍之后,佣人才阴阳怪气地开口:“原来是林小姐啊,快进来吧,纪总在楼上。”

话这么说着的,身体却还是堵在门口那儿。

林惜看着眼前的佣人,声音淡淡地开口:“麻烦你让一下。”

“让,林小姐快进来吧。”

林惜没有在意对方的阴阳怪气,拎着自己的包包默不作声地走进去。

“呵,也不知道你下次还有没有机会进来了……”

林惜微微一僵,回头看着那个佣人,那个佣人却仿佛没有她存在一样,转身就走了。

那个佣人走了之后就不知道去了那儿了,偌大的别墅里面就好像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她在沙发上坐了下去,只是坐了将近十分钟,也没有人上前给她递一杯热茶。

林惜有些口渴,但是她还是忍住了。

佣人说纪司嘉在楼上,他没有下来,显然是有事情在忙。

她不想打扰纪司嘉,这五年里面她学得最好的就是心平气和。

大概是每一个进了那样一个地方的人,都会被磨砺掉所有的棱角,她也不例外。

又等了五分钟,林惜才起身上楼。

她想去自己的房间看看,五年的时间没有回来,她无比地想念那张自己睡了将近十年的床。

可是没有等她走到自己的房间,脚步就已经停了下来了,二楼的主卧门没有关,那里面的声音不大不小,可是在这样寂静空旷的别墅里面显得尤为明显。

林惜站在那儿,整个人都僵了。

门没有关紧,露出一条缝,其实她看不到里面的具体情形,可是那声音不断地传来。

她看不到,但是也能想到。

她进去监狱的时候二十岁,正在对大二,宿舍里面偶尔也会讲这些事情,甚至在大一的时候还整个宿舍一起偷偷地看过那些片子。

那尖细娇媚的女声,林惜一听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了。

“小声点儿!”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林惜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眸。

如果说刚才她还可以自欺欺人地以为这里面不过是纪司嘉的朋友,但是现在,听到纪司嘉的声音,她就知道,这里面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所谓的朋友。

手上的包包“啪嗒”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林惜低头看了一眼,抿着唇抬腿一步步走了进去。

“啊——”

正在“忙碌”的两个人赤条条地卷在一起,就好像是带刺的藤蔓一样,从她的眼睛卷到她的心口里面去,刺得她痛不可抑。

“把衣服穿上。”

这样的一幕太恶心了,林惜忍不住侧开头。

床上的林璐却突然笑了,抬手推了推还在自己身上的纪司嘉:“她让我们穿衣服呢。”

娇软的声音传来,林惜却听得整个人发抖。

“什么事。”

纪司嘉伸手扯了一件毛巾围在身上,下了床走了两步。

林惜转过头看着他,身侧的手不断地收紧,却还是没有办法抑制住自己身上的颤抖。

“纪司嘉,这就是你说的等我?”

003 你爱过我吗,纪司嘉?

她咬着牙,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可是那开口出来的喑哑到底还是泄露了她的孱弱,一旁的林璐“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抬腿下床扶着从身后抱着纪司嘉:“我亲爱的姐姐,你没搞错吧?司嘉只是说等你出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而已。”

林惜浑身一颤,她没有看林璐,视线直直地看着纪司嘉:“纪司嘉,这就是你说的等我?”

她又重复了一次,眼底被温热吞咽,她的视线一点点地模糊,眼眸里面是疯狂生长的倒刺,割得她四肢百骸的疼。

她固执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身侧握紧的双手已经将手心抠出了鲜血,她却浑然不觉,只是睁着一双沁满泪水的眼睛死死地看着纪司嘉。

纪司嘉突然嗤笑了一下,“是啊,惊喜吗,林惜?”

惊喜吗,林惜?

听到纪司嘉的话,林惜只觉得整个脑子都是空白的,她不敢相信,自己那么爱的一个男人,为了他辍学顶罪坐了五年的牢狱,出来却是看到他和自己最恨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滚床单的情形。

而当她质问他的时候,他只是嗤笑着问她:惊喜吗,林惜?

“姐姐,你这是高兴得说不出话了吗?”

林璐歪着头,看着她的眼底是得意的笑,视线在她的身上上下落了一圈,里面的讥讽让林惜最后绷着的一根弦都断了。

她咬着牙上前走了一步,抬手直接对着那残忍而讽刺的黑眸的主人落下去。

可是她的手还没有落下去,就被纪司嘉伸手直接就挡住了,他的力气大得很,手指扣在她的手腕上,林惜疼得以为自己的手要被他捏断。

“想打我?你还不配,林惜!”

他说着,抬手直接狠狠地将她推开。

“嘭”

林惜没有防备,整个人直接摔在门边上的柜角上,那柜角撞在她的侧腰,她整个人都是麻的,疼痛如同燎原的火蔓延开来。

有那么一瞬间,林惜是完全没有意识的,低着头只有腰间和心口的痛混在一起。

眼前的一片阴影打过来,她稍稍回过神,却没想到自己一抬头,就看到走上前的林璐。

“啪”

巴掌声在整个房间里面如同一道惊雷,林惜下意识地抬手要还回去,却被林璐抬腿直接踹在了地上。

很狠的一巴掌,她的脸顿时就浮起了五个手指印,指甲在末端化出的血痕在她那张白皙的脸上显得十分的明显。

还有那一脚,直直地踹在她刚才撞到的腰侧,她跌在地面上,扶着一旁的柜面一点点地站了起来,下一秒就听到林璐讽刺的笑声:“姐姐,这是我给你的出狱礼物,喜欢吗?”

林璐低着头,看着自己手指上的指甲,挑了挑,抬头看着林惜轻蔑地笑着。

林惜抬头看向站在林璐后面的纪司嘉,他正看着她,只是那眼眸里面全是嘲弄,看着她,如同看着一个登台表演的小丑一样。

由始至终,他都在那儿冷眼地看着她。

她扶着身侧的柜面站直,视线直直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纪司嘉,你爱过我吗?”

004 我让你走了吗,林惜?

纪司嘉嗤了一声,伸手直接将只披了一件睡衣的林璐搂到怀里面,抬着她的下巴就这样低头狠狠地吻了下去。

林璐伸手就搂上了他的脖子,两个人旁若无人地吻着。

仿佛是一道惊雷,猛得扔下来,炸得林惜头昏脑胀。

好像才过了几秒,又好像过了几个世纪,纪司嘉才从林璐的嘴里面退了出来,一边吻着她的唇角一边看着她,嘲讽又无情:“你说呢?”

你说呢?

短短的三个字,却化成三把磨得锐利的刀,狠狠地刺进她的心口里面去。

他什么都不用说,就已经用行动在她的心口上踹了一脚。

林惜仿佛看到自己鲜红的一颗心被纪司嘉抬手拍落,摔在那滚烫的油锅中煎炸着。

身侧的手一点点地收紧,她看着纪司嘉脖子上的吻痕,突然之间就笑了,视线在林璐和纪司嘉两个人之间走了一圈,最后停在纪司嘉的脸上。

不弯不曲,就这么直直地对上他的眼眸:“真好,真是太好了。”

林璐看着她,心底有些发毛,但是很快,她就恢复过来了,抬头看着纪司嘉:“司嘉,姐姐刚从监狱出来,应该挺缺钱的,有现金吗?你们好歹情侣一场,我和她呢,也好歹姐妹一场,不能就这样让姐姐白来一趟啊。”

“喏。”

纪司嘉弯腰从床上的裤子上掏出钱包,林璐接过,拎着钱包抬头亲了纪司嘉一口。

纪司嘉笑了一下,“赶紧吧,我们还有事没做完呢。”

“讨厌!”

娇噌了一句,林璐从钱包里面拿出一叠现金,上前走了一步,在林惜的跟前抬起手,那钱一张一张地飘在地上:“姐姐,别嫌少,够你生活一段时间了。”

林惜看着他们两个人的一举一动,眼眸里面的悲恸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她低头看了一眼地上一堆的现金,然后抬头看着林璐:“不用了,你们还是留着买药吧。”

“姐姐,这话你就说得不对了。”

林璐看着她,不见丝毫的生气。

林惜没有再说话,转身就走。

她身上穿着的是洗到发白的恤衫和牛仔长裤,可是此刻的林惜,挺直了腰杆,脚步坚定而稳固。

“等等,我让你走了吗林惜?!”

林璐追出房间,可是林惜已经走到楼梯口了。

林璐有些火大,刚好看到有佣人,指着佣人就叫:“拦住她!”

林惜被冲上前的佣人拦住,她却头也不回,一张脸配着那末端带血的巴掌印,冷然开口:“让开!”

佣人被她惊了一下,缩了缩,竟然真的就让开了。

林璐却已经冲上来,直接拉着林惜,“我的好姐姐,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林惜心口一刺,用力甩开林璐的手,回头看着她冷笑:“你还想怎么样?”

她在监狱里面也做过粗活,力气比林璐大,刚才甩了一下,林璐没站稳,摔在了一旁的墙壁上。

林璐被她看得火大,冲进房间里面拿出一个瓷器摆件,往林惜脚边一扔。

“嘭”

005 你跪着求我啊

那摆件直接就在林惜的脚边碎了开来,有些碎片溅到她的斜面上,白色的板鞋被划出一道不和谐的线。

林惜低头看了一眼,林璐上前翘着双手在胸前看着她冷笑:“你把我家的东西打烂了,就想这么走掉?你刚出狱吧林璐,如果我说你来我家偷东西,按着你以前的案底,这十多万的摆件,你觉得够你判几年?”

她一字一句,咄咄逼人。

纪司嘉靠在房间的门边上,冷眼地看着这一切,不声不响。

林惜看了他一眼,视线重新落回林璐的身上:“你家?你确定这房子是在你的名下?”

“不然呢?你以为你在里面蹲了五年,这房子还是你的吗?五年来,你签过什么,你还记得吗,林惜?真是可惜呢,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哦不,很快,你或许就有几年的牢狱之灾了,不过呢,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你跪着求求我,求求我,我就不追究这件事情了。”

林璐一字一句的话,林惜听得只觉得脑袋“嗡嗡嗡”地响,她没有说话,视线一直落在纪司嘉的身上。

仿佛注意到她的视线,纪司嘉抬头看着她,冷嗤了一下:“林惜,不要用你恶心的眼神看着我。”

林惜,不要用你恶心的眼神看着我。

如果说林璐的那一巴掌是烧在她脸上的一把火的话,那么纪司嘉的这句话,就是烧着她心的熊熊大火。

她原本就没几分血色的脸刷的一下子就完全白了下来,身子微微晃了一下,捉着手提包的手不断地收紧。

纤细的手指上可以看到那紧绷的青筋,她终于知道,五年前的自己是有多么的愚蠢。

看着她发白的脸色,林璐心情大好:“怎么?吓到了吗?不想跪着求我也行,那我就——”

“啪”

又是一巴掌,打在另外的一侧上。

用尽了力气的一巴掌,林惜整个人都被扇得发懵。

“算了,看着你这么可怜的份上,你走吧,不过下一次,姐姐,我可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林璐倾着身体,抬头看着她阴测测地笑,如同那毒死白雪公主的恶毒母后一样。

林惜低头看着她那一张得意的脸,紧紧地掐着自己的掌心。

她没有说话,咬着牙转身一步步地走开。

在监狱里面五年已经让她知道什么叫做隐忍,她刚出狱,什么都没有,没有亲人,没有朋友。

现在的林惜,林璐随手就能够掐死。

她不能死,她还要活着,好好地活着。

因为她还要等到有一天,她将今天所受的一切全部讨回来的。

“呵,我还以为姐姐你多高傲呢,没想到,进去监狱五年,现在倒是学会了做狗了。”

身后的林璐一字一句地讽刺着,声音不小,附近的佣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她走在楼梯上,能够清晰地听到那些佣人在笑,肆无忌惮的笑声,一声一声地传来。

“早就说了,纪先生根本就不想见她!唉,我今天开门的时候好像碰到她了,真是晦气,我得用柚子水洗一下手——”

“嘭”

“啊——”

予你一世欢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予你一世欢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纯禽妻约14章

    原标题:纯禽妻约14章书名:纯禽妻约第014章、那个少爷终于来了她现在也止不住好奇,顺着地毯走了过去,她所过的一路,都在落下花瓣。出了咖啡店的门,面前出现的是一辆加长的宾利,保镖打开门,示意她上去。她微微拢眉,迟疑了一下还是进去了。她现在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布置了这一切!车子很快开到了林城的市中心,最有名的中央广场上面,此刻中央广场人山人海,大家都翘首看着大厦上面的LED显示屏。顾瑾熙下车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只见屏幕里竟然播放着此时此刻的场景。她从车上下来,抬头仰视,错愕惊讶的神情一览无余。天…

  • 总统爹地,别爱我14章

    原标题:总统爹地,别爱我14章小说书名:总统爹地,别爱我第十四章惩罚萧薇薇再度被带回了行宫,刚一进房门,男人就狠狠的将她压在了墙壁上。“萧薇薇,你好大的胆子!”他本来就气场凌厉,现在神情阴郁,整个人更是充满了危险的气息。萧薇薇奋力的想要反抗与挣扎,但是无论怎样都没有办法敌过男人的力量,反倒是因为身体的摩擦,使得男人的战斗欲望更加的强烈。“我说过,不准离开这里,看来,你并没有将我的警告放在心上。”“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又凭什么禁锢我!”萧薇薇紧紧的皱着眉头,满脸愠怒,“封权,就算你是总统也没有这个

  • 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14章

    原标题: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14章小说名字: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第十四章:偶遇前度这两天在穆家大宅里,纪小优除了刚开始的那一餐没心没肺地吃得欢腾,之后的几天都是各种不自在,又加上后来发生的种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实在是令人没有心思欣赏美食。于是这从穆家大宅解放出来的第一餐,纪小优吃得格外欢实。她吃得并不快,也称得上是优雅,但是就是一眼能看得出来她吃得很满意很享受,让人忍不住好奇这食物究竟是有多美味。穆笙只吃了几口便停下来,好整以暇地观赏着纪小优惬意十足的吃相。那毫不遮掩的视线让纪小优很难忽视,她抬起

  • 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14章

    原标题: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14章小说名字: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第14章安雅,我不会让你跑掉的赵祈彦笑的一脸欠扁的模样,“我不放,你怎样?”语气中挑衅的味道,让人浑身的细胞都跟着颤抖起来。安雅仰头看着上方笑眯眯的男人,抿着唇,突然抬起脚十公分的高跟鞋地猛地就落到赵祈彦的脚背上。“啊!”不出意外的听到了杀猪般的惨叫声,安雅推开男人就朝外走去,动作一气呵成,流畅凌厉,赵祈彦疼的有力气转身的时候,公司大厅里哪里还有安雅的身影?“安雅!我不会让你跑掉的!”赵祈彦对着空气狠狠发声。安雅正在发短信问

  • 裸贷人生14章

    原标题:裸贷人生14章小说名字:裸贷人生第14章沈少钦点嘟--不等我回答,他抢先挂了电话。晚上七点,我准时站在学校门口,远远看到一辆黑色的车朝我驶过来,刚一停稳,黄毛的头就露出来了,冲着我招手。我上了车,坐在后座,黄毛在副驾驶,色眯眯的看着后视镜中的我,小丫头,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让沈少钦点了,他可吩咐了,除了他,不许别人动你,嘿嘿嘿,一定是你这小骚货让沈少爽快了~说着,他和开车的人对视一眼,两人都开始大笑。听着他淫秽的话语,我内心忍不住泛起一阵恶心,把头别开,沉默不语,看着窗外。回过神时,车已

  • 婚姻保卫战14章

    原标题:婚姻保卫战14章小说名:婚姻保卫战第14章馨儿沈靳城心下突生愉悦,面上却不显露丝毫,依旧还是板着张脸,看谁都是不放在眼里的倨傲,“你想说什么?”“我想说,时间不早了,你什么时候走,我要休息了。”林言看着男人的眼睛,说的毫不客气。言外之意,就是下了逐客令。沈靳城脸一沉,“你在赶我走?”“难不成,你要留下来?”林言反问,随即嗤笑的哼了一声:“沈总,还记得我们结婚那天晚上,你说的话吗?你说跟我住在同一屋檐下宁可去死,你想打自己的脸不成?”沈靳城气的俊脸又红又黑,却又无可反驳,只因为他当初的确说

  • 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14章

    原标题: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14章小说名: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第14章八年了,他们终于形同陌路季如风和薛飞并肩走出洗手间,正好碰到了等下外面的莫沉渊。莫沉渊从洗手间出来以后,就找不见季如风的踪迹了,此时见到季如风居然和薛飞一起走了出来,他的瞳孔猛地一缩。面上却是装作不认识季如风的样子,走上前揽住薛飞的肩膀,俨然一副绝世好男人的做派,不动声色的扫了季如风一眼,面上挂着温柔的笑意,令人如沐春风,“阿飞,怎么去了这么久,身体不舒服吗?”听到他这么问,薛飞怕他担心,连忙摇了摇头,想到季如

  • 祸水红颜14章

    原标题:祸水红颜14章小说名:祸水红颜第14章沈少钦点“嘟——”不等我回答,他抢先挂了电话。晚上七点,我准时站在学校门口,远远看到一辆黑色的车朝我驶过来,刚一停稳,黄毛的头就露出来了,冲着我招手。我上了车,坐在后座,黄毛在副驾驶,色眯眯的看着后视镜中的我,“小丫头,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让沈少钦点了,他可吩咐了,除了他,不许别人动你,嘿嘿嘿,一定是你这小骚货让沈少爽快了~”说着,他和开车的人对视一眼,两人都开始大笑。听着他淫秽的话语,我内心忍不住泛起一阵恶心,把头别开,沉默不语,看着窗外。回过神时

  • 如果不曾爱过14章

    原标题:如果不曾爱过14章书名:如果不曾爱过第十四章退怯夜凉如水,站在饮水间打水的女人微垂着头,侧脸的肌肤如白瓷一般细腻,漆黑的及肩发自然披散。纵然已经27岁,看上去依然像是一个乖巧稚嫩的女大学生。接了大半杯热水,温凉回到病房门口,隔着玻璃窗向里望去——“咳……”一声轻微的声音,猛地惊动了温凉紧绷的神经,她快速看向床上。只见男人眉宇紧紧拧起,眼皮缓睁,已有了醒来的迹象。温凉喜上心头,下意识的伸手推门。“东铭?”欣喜的轻呼声止住了她的步子。原本趴在床边的唐欣然直起身子,欣喜若狂的握住了男人的手掌。

  • 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14章

    原标题: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14章小说: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第14章:极尽温柔看见许言冉进来之后,陆迟彻摘下眼镜揉了揉被挤压的鼻梁然后放下报纸,随后迫不及待的想要欣赏许言冉那句堪称完美的身体。那么一具洁白嫩滑,而且凹凸有致的身躯就这么被一条厚重的浴巾遮挡住实在是可惜。不管在这之前陆迟彻怎么压抑着自己的欲望,当许言冉一走到自己的面前的时候,他那一向冷静的头脑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根本就不听使唤。伴随着陆迟彻的命令,许言冉乖乖的将浴巾从身体上解了下来,自己的尊严这种东西在陆迟彻的面前似乎从来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