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二婚有喜,夫人驭夫有道 最新章节

2017/12/3 17:12:30 来源:网络 []

书名:二婚有喜,夫人驭夫有道

第1章 新婚出轨

第1章 新婚出轨

当看清身旁男人的脸时,宋薄情立即清醒了。说明95lady.com

她几乎条件反射地从床上蹦了起来,而她浑身赤果,一丝不挂。

凌乱的婚服躺在床角,身体的酸痛和火辣也昭示了昨夜的疯狂。

宋薄情记得很清楚,自己昨天领了结婚证,结了婚,喝的半醉被妹妹送入婚房……

可是,床上的男人,并不是她的丈夫!

就在这时,只听咔嚓一声,人群蜂拥而入,原本宽敞的房间变得拥挤起来。

闪光灯噼里啪啦地响着,宋薄情连忙拉起被子慌乱地遮掩着自己。她面目羞红,感觉脑子里有什么在爆炸。

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站在众人的最前端,她担忧地看着宋薄情,眸底却藏着不易察觉的鄙夷。

这是她的妹妹,宋朝阳。来自95lady.com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

宋朝阳痛心疾首,身后的记者更是欢快地按下快门。

宋薄情百感交杂,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不,我没有!”

“姐姐,你说你真心爱于辰,家里才答应你们结婚,可是你竟然做出了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宋朝阳手指床上另一方,“昨夜你一个晚上没有回到婚房,没想到,你是在结婚当天和别的野男人上床!”

不,不是!

宋薄情哑口无言,她无力地瞪大眼睛,满目空虚。

明明,明明是宋朝阳送她进来的……

“吵。”

一个淡淡的音节摔落下来,砸在地上敲出回荡的声响。

所有人都顿了一下,接着他们齐齐转过脑袋,看向那道声音的主人。

被子下冒出了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男人双臂撑着床板坐了起来。

当看清那张脸时,宋薄情听到了周围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气的声音。二婚有喜,夫人驭夫有道 最新章节

那是张怎么样的脸?

两道剑眉如利刃出鞘,长而有力。刀削的脸上有一对桃花眼睛,眼尾勾起一道细小的弧度。

嘴唇很薄,漂亮的唇线勾勒出好看的唇形。

他双肩宽阔,手臂的肌肉线条健康而又顺畅,结实的胸膛之下是藏在被子下隐隐约约的腹迹

然而,让人错愕的并不是他的惊为天人。

毕竟在这偌大的s市,又有谁不知道他!

横跨整座城市的强龙,林氏集团的掌权人,林瑾渊!

而他,竟然是宋薄情的出轨对象?

宋朝阳错愕地看着同床两个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真吵。”

淡淡的两个音节将在场所有人的心思都提了起来,男人缓缓地抬起眼皮,慵懒而又尊贵。95女性网

“出去。”

“可是!”宋朝阳不死心地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下一刻,她浑身僵住了。

她对上了男人的目光,冷意深入骨髓,原本酝酿而起的勇气顿时烟消云散。

未脱口的话语卡在了喉咙中,宋朝阳咬咬牙,不甘心地带着记者离开了房间。

听到响起的关门声后,宋薄情才松了一口气。

很快她又意识到了什么,当她转过头时,恰巧碰撞上男人的眼睛。

两道目光交缠,激烈擦过。原文95lady.com

“你!”宋薄情欲言又止。

男人收回了视线,他并未有任何反应,脸上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未有半点松弛。

他走下床,被单落下,露出了性感的身体曲线。

比例完美的倒三角,即使是背对着她,脊梁的线条也依旧能够让她热血膨胀。

宋薄情晃了晃神,又很快地反应过来,迅速地换上了衣服。

好在每个房间都有备用的衣服,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竟然没有在自己期待的婚房之中。

还和一个陌生男人上了床。阅读95lady.com

“宋薄情?”

听到有人喊自己,宋薄情回过脑袋。

林瑾渊已经换好了衣服,简单的白衬衫和西装裤,领口的一颗纽扣潇洒地解开,露出两道深邃的锁骨。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完美得让人发抖。

“看来宋家为了联婚,真是不择手段埃”林瑾渊的眼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看得宋薄情生疼。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她压抑下自己的委屈,强装镇定,“我觉得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

“误会?”林瑾渊嗤笑一声,“宋小姐,不老老实实地在自己婚房呆着,反而上了我的床,你和我说其中有误会?”

第2章 宋小姐是处女吧?

第2章 宋小姐是处女吧?

宋薄情脸憋得通红,她咬着下唇,几乎要将唇瓣咬出血来。

她还记得昨晚的疯狂,两个人的身体疯狂纠缠,热情似火。

“我希望宋小姐能明白,就算你们宋家做再多的手段,我也不会和宋家联婚。”林瑾渊淡淡道。

宋薄情想哭,她低下头,外人只能看到她微微颤抖的双肩。

“不过,如果我没猜错,宋小姐在这次之前,是处女吧?”

林瑾渊的话语里是露骨的戏谑,他像是一把刀,将宋薄情抽筋拔骨。

她为了丈夫,保持了那么多年的处女之身,却葬送给了那荒唐的一夜。

一张薄纸闯入了宋薄情的视野之中,当认出上面的几个字时,宋薄情的脸上红白一片:“林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宋小姐觉得,自己不仅值五百万?”

林瑾渊的食指与中指轻捏着薄如蚕翼的支票,却在宋薄情的眼中格外得刺眼。

他什么意思?以为她是出来卖的吗?

她的婚姻、她的爱情,她所有的尊严,如今竟然被这个男人用五百万来践踏?

怒火涌上了宋薄情的心头,她倔强地挺直了脊梁,愤怒的双目紧盯着男人:“林先生,这个晚上是个意外。我宋薄情的确不怎么样,但是也是一个有尊严的人!”

尊严值多少钱?

宋薄情不知道,她只觉得,自己在这个男人的注视下,所有的尊严都变得格外廉价。

林瑾渊顿了几秒,随即松开了手。

支票轻飘飘地躺在床上,而单薄的纸下,是与白色被子相呼应的点点嫣红。

“林先生,你不用这么来羞辱我。”宋薄情说,“这钱我不会收,林先生,永别!”

她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子打开房门,快步离开。

宋薄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酒店的。

这里原本是她举办婚宴的地方,现在却成了耻辱。

她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当她回过神来时,她已经站在了宋家别墅的门口。

宋薄情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推开了门。

“宋薄情?你还有脸回来!”

门刚刚打开,一个玻璃杯就迎面飞了过来。宋薄情不敢躲,那玻璃杯直接砸上了她的脑袋。

额头传来清晰的痛苦,宋薄情皱起眉头,努力压抑住鼻尖的酸涩,抬头看向大厅的几人。

宋朝阳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满是鄙夷。而她的父母也坐于一旁,义愤填膺。

还有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衣装楚楚,就连发丝都被捋得一丝不苟。剑眉星目,看上去英气十足。

她的丈夫,于辰。

见到宋薄情这般落魄,宋父不仅没有怜惜,反而更为厌恶:“宋薄情,你都给我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果然是小市民养的,当初我就不应该将你认领回来!”

宋薄情的心里一痛,她捂着脑袋,咬唇不语。

“怎么?你还给我有脾气了是不是?你做了这种事情还敢跟我耍脾气?真是胆子大了!”宋父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他几步上前,扬手一巴掌落在了宋薄情的脸上。

宋父的力道之大,宋薄情的双腿不稳险些跌倒。

“爸,我没有!”宋薄情的声音带着隐隐约约的哭腔,“昨天晚上是朝阳送我的!”

“怎么?做了不要脸的事情还想冤枉你妹妹?”宋父一脚踹了上去,这次直接将宋薄情踢倒在地上,“我没你这个女儿!你给我滚!”

宋薄情痛苦地捂着小腹,她的五官几乎要拧在一起了。

为什么会这样?

她只想好好地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只想做个好妻子。

但是,现实却将她推入了到地狱!

她不能哭,只能将所有苦意往肚子里咽。

宋薄情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看了自己的家人几眼:“爸,妈……”

“给我滚出去,听到没有,滚出去!”

宋父吼得声嘶力竭,刺痛着脆弱的耳膜。宋薄情颤抖着双脚,最终转过身子。

“等等。”

有人叫住了她。

宋薄情欣喜地转过脑袋,充满希望的双目看向于辰。

她就知道,于辰是爱她的,是不会放弃她的!

“宋薄情,我们离婚吧。”

第3章 声名狼藉

第3章 声名狼藉

简单绝情的字眼一个字一个字地落了下来,几乎要撕碎宋薄情脆弱的内心。她无助地看着这个男人,她的丈夫,她深爱的男人,如今,竟然要和她提出离婚?

就连他都不愿意相信她吗?

“我不答应。”宋薄情的声音脆弱,她再也没有回头,走出了别墅。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雨了。

天空是如浓墨晕染的黑色,乌云堆积而又沉重。

宋薄情无助地走在小道上,她失魂落魄,脸颊上的巴掌印依旧鲜明。

雨渐渐地下大了,她红着眼眶,原本努力压制的委屈如潮水般涌出,鼻尖酸的厉害,已经分不清脸上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

她以为一切都能够熬出头了,结果,现实的残酷将她打回了地狱。

雨点朦胧的视野,眼前的一切越来越为恍惚,宋薄情并没有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在雨中缓缓行驶而来。

……

当宋薄情醒来时,满屋阳光。

这是个很干净的屋子,清一色的白墙,就连家具也是最纯洁的白色。宋薄情从床上爬起来,迷茫地看着。

她记得自己晕倒在雨中,那么,这里是哪?

卧室原本紧闭的门被打开了,宋薄情抬头,一瞬间,她愣住了。

林瑾渊。

打死宋薄情也不会想到,她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再次遇到这个男人。

林瑾渊穿的很随意,简单的家居服,白色衬衫包裹着修长的身躯,袖口挽起,露出精壮的小臂。

他的黑发柔顺,简简单单地顺着,几缕短发在耳侧,却不显凌乱。

“林先生。”宋薄情艰难开口。

“起来,吃饭。”回答和他的衣着一样利落。

宋薄情下意识想要拒绝,但是林瑾渊没有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直接离开了房间。

宋薄情无奈,只有爬下床,她这才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了。洁白的连衣裙,布料很柔,轻轻一拍就能捋去褶皱。

等等,换衣服?

宋薄情黑了脸,不会是那个男人给自己换的衣服吧?

她抛去脑海里的杂念,走出房间。

林瑾渊正坐在客厅里,他坐姿优雅,两条修长的大长腿交叠。骨节分明的手中拿着一张报纸,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带着文雅气息。

林瑾渊闻身抬头。

“林先生。”宋薄情走上前,“谢谢你。”

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都帮了她。

“那我先走了,就不打扰林先生了。”宋薄情鞠了一躬,“我知道林先生什么都不缺,但是如果林先生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

“等等。”林瑾渊终于开口了,他放下报纸,单手按下了遥控板上的按钮。

电视被开了起来,正好停留在一个新闻节目上。

荧屏上,身着职业装的女主持人坐在屏幕中央,身后是一张张照片:

“昨日宋于两家喜结连理,却没想到新娘宋薄情竟然在当天晚上和陌生男人偷情……”

宋薄情的脸色倏然白了。

她并不笨,自然知道那些记者不敢拿林瑾渊开刀,如此,在宋家不受宠的她就成了下手对象。

“林先生,你想说些什么?”宋薄情冷声,羞辱?嘲讽?

林瑾渊慵懒地端坐着,双手随意地放在两侧,却带着一种出乎意料的尊贵:“名声败坏,你觉得你还有退让的余地?”

“所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宋薄情似乎看到了他唇角一丝若隐若现的弧度:

“做我的情妇。”

只要做他的情妇,他可以帮她摆平一切事情。

宋薄情瞪大双目。

“难道不是吗?”这一次,林瑾渊的笑意明显了,只是讽刺显眼,“不要钱,要的便是这个位置吧。”

宋薄情的拳头恨恨握紧,她愤怒,感觉到耻辱,但是在绝对的势力面前,她无法做些什么。

连记者都不敢得罪的人物,她又怎么得罪的起。

“我不介意你有就没有离婚,只要给我做好本分,我每个月都会给你足够的报酬,也算……”林瑾渊字字重音,“对得起那一夜。”

“够了!”宋薄情的声音有些沙哑,她想嘶吼,想咆哮,“林先生,既然我之前拒绝了你的五百万,那么我现在依然会拒绝你的邀请。你的恩情我会报答,请你放过我。”

她迈开腿,按下大门的门把:“还有,自恋是种病,得治。”

第4章 总裁VS弃妇

第4章 总裁VS弃妇

离开了林家,宋薄情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她明白自己得罪了什么样的人物,就连宋家宠爱的宋朝阳都没有胆子去对抗的男人,又怎么是她对得起的。

只是,林瑾渊的每一个字,都和最锋利的剑一般,刺穿了火热跳动的心脏。

这个男人,间接地夺走了她的一切。她的幸福,她的家庭!

宋薄情吐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找到可以居住的地方才行,毕竟自己被宋家赶了出来,银行卡上的存款也只够撑一段时间罢了……

……

三天后,嘉南建筑公司。

宋薄情身着一身黑白职业装,黑发盘成干净利落的包子头。

她长得不错,清秀的五官带着江南女子特有的温婉,眉眼带水,浑身上下一种淡然的气质,倒也算得上好看。

今天是她来参加面试的日子,她本来就是学建筑设计出生,而嘉南公司也是有名的建筑公司,如果能应聘成功,接下来的日子也不用太担忧。

来应聘的显然不只是她一个人,三三两两地游荡在走廊上。

“这个女人好眼熟啊,长得还成。”

“好像是宋薄情啊!”

“宋薄情?那个结婚当天劈腿的新娘?”

悉悉索索的讨论声闯入耳内,宋薄情抿了抿唇,强装淡然。

“下一个,宋薄情!”

“在。”

宋薄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走进了面试室。

面试间里面有三四个考官,一个个老谋深算的样子。宋薄情一进门,就感觉到所有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就是宋薄情?”一个考官问道。

宋薄情点头,正要开口,却被打断了:“你走吧。”

她一愣:“为什么?”

“如果档案没有错误,你是宋家的大小姐吧?”考官说道,“你的学历的确符合我们的要求,但是我们公司不会去招收一个连最基本的道德底线都没有的人。”

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宋薄情的拳头握紧,最终,她逞强般得挤出了一丝笑容:“我知道了,谢谢考官。”

她拿着资料准备离开,就在那一刻,有人走了进来,正好撞上了她。

宋薄情踩着高跟鞋,顿时脚下不稳。眼见身子就要向一旁倒去,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一个用力,将她揽入了怀中。

“小心。”

男人的声音带着磁性,徘徊于耳边格外悦耳。

“谢...谢谢。”宋薄情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当看清对方的脸时,她差点尖叫出声,“林先生?”

她怎么又遇到了这个男人!

“没想到堂堂宋小姐会来林氏旗下的嘉南建筑应聘。”林瑾渊淡淡道,“还投怀送抱。”

宋薄情这才意识到两人的姿势有多么诡异,身体与身体亲密相贴,几乎要融合在一起。她连忙挣脱开男人的怀抱,白皙的小巧耳垂有些泛红:“谢谢林先生,我不打扰你了,再见。”

她和逃命似的,匆匆跑出房间。

林瑾渊站在门口,一旁的考官面面相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不知道总裁最讨厌的就是女人碰自己,可是现在,他竟然出手帮了那个女人?

难不成是看上了?

不对啊,堂堂的林瑾渊,又怎么会看上一个在结婚当天可别的男人上床的荡妇?

林瑾渊垂目,目光落在了有一丝褶皱的袖子上。他用手指缓缓捋平,布料上似乎还带着女人特有的清香。

半晌,他缓缓侧首:“将宋薄情的资料,给我。”

宋薄情并不知道自己离去后的一系列事情,她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小屋,有些颓废地躺在沙发上。

自己怎么那么倒霉,竟然老是碰到这个男人?

还偏偏是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

等等,嘉南建筑是林氏的产业?

宋薄情暗自懊恼自己的粗心大意,竟然漏掉了这一点。不过她既然没被录取,那么嘉南建筑业不会和她有半点关系了。

她挪开盖在眼睛上的手,入目的是破旧的出租房。

每个月一千左右的房子好不到哪里去,巴掌大小,但甚在便宜,宋薄情看着地板,竟然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宋薄情看了眼屏幕,手指在迟钝后徐徐划下了接通键。

“喂?小情?”

手机里传来女人的声音。

宋薄情的嗓子有些沙哑,在听到那道熟悉的声音之时,所有的委屈都涌了上来,她难过得想哭,却只能强行按捺:“妈。”

“小情,最近过得怎么样?”女人的笑声很轻,还带着隐隐约约的病态。

“我过得很好,宋家待我很好。”

“过得好就行,你去了s市,妈就见不到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女人惋惜道,“毕竟,宋家才是你的本家。”

“本家?本家个屁啊!”电话似乎被抢了去,原本温和的女声切换成了粗犷的男音,“江深情,你少给我打什么马虎眼,我姐姐不知道你还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狗屁电视都上电视了!我看这下,宋家还怎么要你!”

“舅舅……”

“你还知道我是你舅舅啊?那你还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你以为没了宋家你还算什么狗屁东西?没了宋家,姐姐的住院费怎么办?还有我们的赡养费……”男人喋喋不休,旁边传来女人微弱的话语:“小黄,你怎么能对孩子说这种话……”

“妈,没关系,舅舅说得对。”

第5章 到林氏工作

第5章 到林氏工作

宋薄情深吸一口气,露出了勉强的笑容:“你们放心,宋家还是照顾我的,我会将医药费填上去的。”

“那就行,也不枉我们白白养你十几年……”

江黄的声音断了,手机里重新出现了女声,是养母江园:“小情,你舅舅说的糊涂话你别放心上,你自己过得好就行。”

“没关系的,妈,我这里还有事,先挂了。”

机械的童话挂断声音让宋薄情似乎堕入了地狱之中,她用双臂抱着脑袋,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泪水顺着面颊流淌而下,打湿了原本干净恬静的面庞。

她该怎么办?

大概是哭累了,宋薄情瞪着自己酸涩的眼睛,无助而又绝望。

十六岁之前,她只是一个在平凡家庭长大的小女孩。结果十六岁那年,宋家的人来了,声称她是他们失散多年的女儿,要带她回去。

为了帮助母亲还清舅舅的赌债,宋薄情回到了宋家。

她成了众所皆知的乡野千金,粗俗、无知,直到后来她凭借自己的能力考上了名牌大学,读了研究生,才稍微光鲜亮丽了一些。

前年,江园得了重病,光是手术费都是几十万,舅舅的赌博脾气再次发作,负债累累。在宋家几年,宋家从未给过宋薄情什么,走投无路的宋薄情只要答应宋家的要求,和江园彻底断绝联系,才填上了医药费。

如今,宋薄情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了。

手机铃声再次充斥了整个拥挤的小屋,宋薄情看着屏幕上的未接来电,犹豫着按下了接听。

“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宋薄情小姐吗?”陌生的声音。

“是。”

“宋小姐你好,这里是嘉南建筑,很高兴地通知你你被嘉南建筑录取了,请后天上午九点准时到公司,谢谢。”

什么?

宋薄情不可置信:“我被录取了?”

“是的。”

这无疑是一个惊天的消息,砸得宋薄情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原本真的绝望了,可现在她被嘉南录取了,以嘉南的福利,至少江园的医药费可以缓过来了……

至于嘉南隶属林氏,也不重要了。

……

一个月后。

宋薄情很快就适应了嘉南建筑的工作,她的性子本来就好,再加上工作态度认真,原本对她有偏见的同事也慢慢地对她正眼相看。虽然算不上融洽,但也可以说和睦。

宋薄情理好桌子上的资料,松了口气

一个月,一个月没回宋家了。

只是,宋家显然没有让她回去的意思。

而于辰,也没有找她。

宋薄情摇头甩掉了脑海中的杂念,就在这时,一份资料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宋薄情,你把这份资料送到会议室去。”

跟她讲话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同事,叫lisa,每天都是花枝招展的。

“我?”宋薄情一愣,“这个事情不是一直叫别人去送的吗?”

Lisa毫不客气:“让你去你就去,废那么多话干嘛?”

宋薄情只有点了点头,接过资料走向会议室。

当她推开会议室的大门时,她愣住了。

会议室的圆桌旁坐着一排人,而其中的两个人,格外显眼。

男人身着西装,一如既往的端正严肃,而他身旁的女人,穿着贴身的衣裙,脸上的妆容精致,一头大波浪更是优雅。

于辰,宋朝阳。

宋薄情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他们。

她忽然明白了lisa的意思,也是,见到自己的丈夫和妹妹,简直是太有意思的事情了。

只是,两人和不认识她一般,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宋薄情有些尴尬,只有低着脑袋将资料送到了桌子上。

“给几位倒几杯咖啡。”

有人开口了。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熟悉到宋薄情不得不去看他那张完美如神的脸。

无论是什么时候,林瑾渊都是那般俊美。他的五官天生深邃,带着欧洲血脉的轮廓,配上职业化的黑白西装,给人一种心动的感觉。

“好。”宋薄情低声应下。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情了,自己的丈夫和绯闻对象谈工作合同?难道对于于辰来说,自己这个妻子,还比不上一个合作?

宋薄情有些晃神,她走到于辰的身边,弯腰在杯子里倒上咖啡。

“宋薄情!”

一声低沉的怒吼惊醒了她,她定睛一看,只见咖啡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了桌子上,褐色的液体浸湿了男人身上的西装。

二婚有喜,夫人驭夫有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二婚有喜 或 夫人驭夫有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农门悍妻:拐个王爷来种田11章(第11章 杀无赦!)

    原标题:农门悍妻:拐个王爷来种田11章(第11章杀无赦!)小说名:农门悍妻:拐个王爷来种田第11章杀无赦!季冷颜皱了皱眉,又是一下子按在了元宝的伤口上头,锲而不舍的问道:“疼吗?”元宝倒抽了一口气,红着一双眼睛用力的点了点头,稚嫩的声音哽咽着:“疼~~娘亲~~元宝疼~~”刚开始的时候,元宝还是自己抽抽着,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最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进了季冷颜的怀里。小小瘦瘦的孩子,在她怀里不停的颤抖着,一边哭着一边哑声喊着娘亲。季冷颜搂着怀里的孩子,眼泪也跟着滑下,温柔的拍打着他的背:“元宝,

  • 萌宝在侧:腹黑爹地酷妈咪11章(第十一章 原来记得我)

    原标题:萌宝在侧:腹黑爹地酷妈咪11章(第十一章原来记得我)小说名:萌宝在侧:腹黑爹地酷妈咪第十一章原来记得我从卫生间透过来的浅淡光线,他依稀看到她憋得青紫的脸,水波盈盈的眼,原本嫣然的唇,从青紫转为苍白,突然间地,他手下放松了。段漠柔本能地大口大口呼吸着,不断汲取着氧气,喉咙口也因为被他用力地箝制使得她不断呛咳起来,她还没好好呼吸两口气,面前的人突然就凑上了唇,一口吻住了她。段漠柔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个吻,因为他几乎全程在咬着她的唇,她只觉得唇瓣疼至麻木,唇齿厮磨间,甚至尝到了腥涩的味道。他的舌更

  • 傻王嗜宠:鬼医盗妃11章(第11章 天生绝配)

    原标题:傻王嗜宠:鬼医盗妃11章(第11章天生绝配)书名:傻王嗜宠:鬼医盗妃第11章天生绝配若是今日,云卿尘不出现在现场,等他回到太师府发现她还活着的时候,他再入宫向皇上与太子汇报,也还是来得及。只要把云卿尘以云卿浣的身份,带到傻王的面前,云家也不会出那么大的臭事,顶多就是被外人说云家二小姐贪玩了些。可今日在大街上那样一闹,就不仅仅是贪玩那么简单。越往下想,云太师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蠢货。”他目光阴沉幽冷的看向云卿尘,难听的话从他的嘴里吐出:“你就该死在外面,还回到云家做什么,若是皇上怪罪下来

  • 阴婚绵绵:鬼夫找上门11章(第11章 看你这次还怎么跑)

    原标题:阴婚绵绵:鬼夫找上门11章(第11章看你这次还怎么跑)小说名:阴婚绵绵:鬼夫找上门第11章看你这次还怎么跑而就在我一边做梦的时候我感觉到现实里也有人覆上了我的身体。我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应该发抖才对,但身体好像已经适应了这种温度,甚至有些着迷的往那冰冷的地方凑。“呵。”一声低沉的轻笑,冰冷的气息喷在我的脖颈。“唔……”我不舒服的扭动着身体,想要把面前这个人推开,然而刚刚碰上他,我的手就被一只更加有力的手拉住,钳制在头顶。“不要……”我还没来得及诧异发出这声音的居然是自己,就感觉到他居然在亲我

  • 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11章(第11章 别后再相逢)

    原标题: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11章(第11章别后再相逢)小说名字: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第11章别后再相逢凌沫雪回到办公室还没有坐下,包里的手机就响了,打开一看,她急忙接了起来,“老师,有什么事吗?”“凌琦阳把校董的外甥打了,你过来一下吧。”凌沫雪听完脑袋一晕,她最怕的就是儿子在外面惹事,这儿子的性格估计遗传了他那个死爹,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明明性子冷,却动不动就跟人打架。跑去乔经理办公室想请假,刚转过走道,忽见前方走来一行人,气场很大,走在最前面的男人西装革履,面容英俊,神情淡漠冰冷。

  • 始知你倾城11章(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1章 兹事体大)

    原标题:始知你倾城11章(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1章兹事体大)小说:始知你倾城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1章兹事体大我淡淡一笑,知道他这种生活在阶级社会养尊处优的太子爷无法理解我所说的平等的观念,也不多说,看着他问道:“还有件事,我想请你带我去后花园。”容若隐好奇的看着我问道:“你去后花园做什么?”我扬了扬眉毛,清了清嗓子道:“姥姥要找个好处所,休养生息。”他邪佞的勾了勾唇角,刚要说话,就有宫人匆匆忙忙的跑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太子爷,钱荣王爷聚兵包围皇宫,皇上有旨,请太子前往御乾宫议事。”容

  • 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11章(第一卷 碟仙第11章 符箓)

    原标题: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11章(第一卷碟仙第11章符箓)小说名称: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第一卷碟仙第11章符箓他不就是那天从文物局里运来的等待解剖的千年古尸吗?怎么会出出现在这里!呼吸的节奏不断地加快,我用喘息的声音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有本事再说一遍!”我简直不敢相信,原来那天发生的事情不是梦,我的确是被这个无耻的僵尸强占了身体,肚子里好像是怀上了千年古尸的孩子。这太让人感觉到恶心了,胃里面翻滚着,我真想找个地方酣畅淋漓的大吐一番。“看来的你记性不太好,不如,我们重演一下第一次见面发生的经

  • 天使联盟:花瓶太冷情11章(第一卷第11章 天使PUB)

    原标题:天使联盟:花瓶太冷情11章(第一卷第11章天使PUB)小说名字:天使联盟:花瓶太冷情第一卷第11章天使PUB边姽婳看着手机愣神一会儿,她上次有留私人号码给苏瑾夜咩?怎么他会打电话来祝贺她圆满完成在杂志社的任务?“边小姐,真是谢谢你帮忙,否则警方也不会这么顺利的揪出这个斯文败类。”难得边姽婳这次帮忙没有破坏任何公共设施。想起前几次因为她的热心,他们头儿到现在还有一份检查没有写好。这回真是值得庆幸了。“不客气,我只是顺便帮忙而已。不过有一点我要声明,他个人的行为跟杂志社其他职员无关。”她做事

  • 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11章(第11章 不好的预感)

    原标题: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11章(第11章不好的预感)小说书名: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第11章不好的预感冥思苦想之后,刘侧妃阴阴的笑了起来,慢步上前奉承的靠在了安梦的跟前,小声道:“王妃,既然不能来硬的,那我们就来软的,看她安琳还能怎么样。”“软的?怎么来?”安梦挑眉,可对方却靠在安梦的耳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片刻间,房内响起了尖锐的笑声。偏殿内的安琳站在窗口处,凝望着外边的风景,一切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突然左胸一阵刺痛,她不适的捂住了心脏。“怎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大早的,睡梦中的安琳却被人从

  • 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11章(第11章 心寸寸地凉下去)

    原标题: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11章(第11章心寸寸地凉下去)小说书名: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第11章心寸寸地凉下去轿车缓缓地停在夜色酒吧门口,炫丽的彩灯把整一座恢弘的建筑点缀的华丽梦幻,门外停着一辆辆高级跑车,出入这里的都是城内有身份的富商。苏亦欢被程浩宇攥着手腕走进酒吧,她用力地挣扎着,可是程浩宇始终没有一点松懈,耳边充斥着喧闹的人声和音乐,五彩的暗光投洒在每一个角落,一片声色犬马。来到三层,这里只有一个包厢,门口站着两个高大的侍者。程浩宇正要推门而入,苏亦欢的手紧紧地扶着墙壁,她冷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