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极四方 最新章节

2017/12/3 16:46:1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无极四方

第一章 争执

陡河镇,位于西晋大陆偏东的一座小城镇。95女性网

镇子虽小但镇上的人们安居乐业,衣食自足,过着还算无忧的生活。

一条陡峭的大河贴着镇子北边流过,陡河镇也因此而得名。

由于小镇地处偏僻,镇上往来的外地人不多,因此小镇虽然还算繁荣,但是与外界接触较少,各种消息闭塞。

不过镇上的人也与四方大陆其他地方的人一样,大都靠习武练功来强身健体。

村口石碑上攀爬了几个半大小孩,正是刚从镇上尚武堂放学的几个孩子。他们拥簇着一个年龄看上去稍大点的少年,让他教他们念镇口石碑后面关于小镇起源的碑文。

那少年看上去虽然年龄大了点,但是身体文弱。无极四方 最新章节他一字一句的念着碑文,认真讲述着小镇建立之初三兄弟拖家带口来到这陡河岸边定居,开枝散叶的故事。

他们整个镇子的原住民都为杨姓,但只有一家例外。

那就是正在读碑文的少年一家,少年名叫童天义,在他出生之前他的父母就已经定居在陡河镇了。

他的父亲童泰武,身材伟岸、外表俊朗,一身武艺外加一手驭兽神技闻名于陡河镇。

母亲项文姬,美若天仙且医术精湛,擅长驭鼎炼丹之术。

夫妻俩靠着自己的绝学,很快在镇上得到人们的认可。

镇上的人有个头疼脑热,跌打损伤都来找项文姬诊治,不管多么严重的伤一般一颗丹药就能治好。无极四方 最新章节

童泰武也一直在镇子里的尚武堂教授孩童练武修身,因此镇上的人都客气的称呼他为“武教”。

由于在小镇创立之初前来定居的兄弟三人皆是武行修士出身,所以小镇一直延续着尚武轻文的传统。

偏偏身为尚武堂外聘教师之子的童天义一直被禁止学习武学功法。虽然母亲从小教授他习文练字,传他驭鼎炼丹,父亲也亲自传授他各种驭兽之术,但在这尚武轻文的陡河镇他比起其他同龄小伙伴还是较为自卑的,以至于他现在的玩伴都是比自己小几岁的孩子。

少年已经年满十三周岁,在西晋大陆凡年满十三周岁即视为成人,再过几天就是镇上举办成人礼的时间了。

成人礼说白了就是陡河镇在宗祠举办的针对全镇少年的一项比武大赛。

全镇将这每年一度的宗祠夺魁视为无上荣耀,获得名次前十的少年都会被送往附近几座山的大宗派学习更高深的武学典籍。说明95lady.com

少年读完碑文,一群半大的小孩都满脸拜的盯着他,其中一个俊俏的小女孩拽了拽他的衣角奶声奶气的说道,“天义哥哥,你教我们认字好不好?”水灵灵的眼睛冲着童天义一眨一眨的,脸上充满了渴望,其他小孩子也在一旁随声附和着。

在这尚武轻文的大环境下,其实童天义是更羡慕他们的。

从小被强迫读书练字,长大以后自己的选择无非就是做个没用的商人,再或者跟自己母亲一样做个医者,但是这些都绝非他的梦想。

“紫琳妹妹,你干嘛想学认字呢?学武不是更好嘛?再说了现在镇上只有武学能决定一个人的成就,可从来没有人在乎学问的多少。”童天义显然对人们的这种片面看法存在不满。

其实镇上的武者也并非不认字,只是他们认识的字只够日常使用罢了,因为他们都不愿意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天天被强迫练功,哪能像天义哥哥一样只需要读书练字就好啊!你是不知道练功有多累!……”小紫琳显然是被大人强迫的,滔滔不绝的将练功带来呢各种痛苦说了一遍。来自http://www.95lady.com/练功不好就会被责罚,令这些半大孩子苦不堪言,相比来说他们更羡慕童天义这样看似无忧无虑,又不用付出太多的生活。

童天义心想“你们羡慕我,我又何尝不羡慕你们啊!”尽管十三岁的他即将成为成年人,但是说实话他也就只有在这帮小孩子缠着自己的时候,他才能感受到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

最终拗不过这帮小孩的软磨硬泡,童天义只得教他们认识石碑后边的字。

不过童天义也是有私心的,在教他们认字的同时他也向这帮孩子打听一些尚武堂发生的事,偶尔这些孩子也会在他面前展示一下自己新学的武学招式。

“快看!那个不会武功的废物,又在骗小孩子了,你弟弟怎么也在?快去把他叫回来吧,别跟着学坏了。”这个跟童天义一般大的孩子名叫杨杰,和他走在一起的是镇长的大儿子杨明磊。

这两人显然是看不起童天义的,尽管他是自己师傅的儿子。原文95lady.com

镇上的人大都接受,并且非常尊敬童天义的父母,也是看在他父母的面子上从来没有人为难他,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也会像对待自己父母一样对待他。

也是出于这一点,童天义学武的意愿就更加强烈,他不想被人看不起。

“杨明宇,赶紧跟我回家,跟他有什么好学的!”杨明磊厉声冲人堆里的一个半大男孩喊道。

那半大男孩尽管很不情愿,但还是在看了一眼童天义之后,慢吞吞的向着自己哥哥走去。

之前欢乐的氛围一下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杨杰说的话童天义全都听在耳朵里了,每一句都刺痛着他的心。

他在心底发誓一定要练功,一定要比他们厉害,一定要像父亲一样被人尊敬。

“天义哥哥他说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不用学武也一样可以很厉害的,就像我三叔一样现在靠着木材生意一样走出了我们这偏僻小镇。”小紫琳一脸的不服气,并且用自己三叔的例子安慰着童天义。

童天义虽然心里生气,但他还是忍了下来,从小到大自己所遭受的非议,他早就习以为常了。

自己也曾无数次的哀求父亲教自己练功习武,但都被父亲断然拒绝了,至于这个中原因他也不知道。

见童天义并没有生气,杨杰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了,“只怕是某些人连三天后的成人礼都不能参加吧!”说要自顾自的大笑起来。

一旁杨明磊也附和道,“就算能参加,只怕也会被打成残废,还是在家读书写字的好!”说完两人大笑着走过童天义身旁。

童天义虽然已经习惯别人的冷言冷语了,但是自己没法参加成人礼一直是他这段时间最不能释怀的事。

现在又被别人嘲笑,心中积攒已久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他明知道不是两人的对手,但是依然冲上前去,与他们理论。

不过下场可想而知,自己被两人打的鼻青脸肿,“今日要不是看在师傅的面子上,又有紫琳妹妹拦着,你的下场远比这还惨!”杨杰扔下一句话与杨明磊转身扬长而去。

他们也知道师傅性格,是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找他们俩算账的。

倒在小紫琳身后地上的童天义狠狠的捶打了几下地面。

童天义知道就像他们所说的一样,自己这锻体一级都没有通过的人,是不可能打过他们的,听说杨杰已经达到锻体三级,那杨明磊更是锻体四级的高手。

就算自己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被允许去参加成人礼的。

第二章 异能

“天义哥哥,你不用跟他们一般见识,等见了师傅我一定告诉他,让师傅去收拾他俩!”

小紫琳将童天义拉起来,一群小孩围在他身旁安慰着他。

“谢谢你们,不用担心我,我的事我自己解决,大哥哥以后一定会比他们厉害!”童天义暗下决心。

童宅,一栋两进的小宅子。前厅各种兵器整齐摆放,后厅正对着大堂,堂前一名华衣美妇,摆弄着眼前的一大桌饭菜。

只见那美妇眉头紧锁,面对着一桌丰盛的饭菜却提不起一丝的兴趣。

突然大门被用力推开,美妇抬眼望去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但看到童天义之后随即脸色发生了变化。

“义儿,怎么回事?你又去跟人打架了?”说话的正是童天义的母亲项文姬,她看到童天义鼻青脸肿的样子,脸上微微有些不悦。

“母亲!我想参加成人礼!”关于自己是如何受伤的童天义只字不提,只说了这么一句。

“不行!你不是不知道,你父亲是绝对不会允许的,你就不要再想了!快过来,今天你父亲不在家,母亲给你做了一桌子你喜欢吃的菜,快来吃点吧。”童夫人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只要他不想说的事,就算再怎么问他也不会多说一句,所以她直接干脆的拒绝了童天义的要求,并且脸上现出一丝微怒。

不过这次童天义并没有像以前一样乖乖听话,只见他转身跑进自己房间,任凭童夫人怎么叫都无济于事。

童夫人只好自己坐回餐桌前,但她也没什么心情去吃饭了。本来想好在吃饭的时候告诉童天义,他父亲这次出去是干什么去了。

“唉!”童夫人一阵无奈的叹气声,儿子这脾气性格简直太随他父亲了,对于这俩人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一连两天童天义都去宗祠看成人礼的准备工作。

“看,又是那个废物少爷,一点修为也没有竟然还想来参加成人礼!”说这话的人还是之前揍童天义的那个杨杰。

“呵!还真是,要不要去逗逗他?”另一个说话的是与杨杰形影不离的杨明磊。

这两人虽然修为都还算不错,但是人品太差。平日里欺凌弱小,杨明磊更是仗着自己是镇长的儿子肆无忌惮。

童天义一看又是这两人,下意识的想躲远点,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跟他们争执肯定会控制不住先动手。

先动手倒也没关系,只是自己技不如人,又少不了一顿胖揍。

“哎!别走啊,我的童大少爷,你不好好在家读书写字,来这里干什么?”杨明磊快步上前直接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不想跟你们动手,最好离我远点。”童天义虽然不会什么武学功法,但也不是软性子。

时至正午,丈夫不在家,此时童夫人正等着童天义吃饭呢,去房间看了一下,又在整个院里找了一圈,都没见到童天义的踪影。

“这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童夫人不用想也知道,这家伙肯定去宗祠校场那边了。

此时几人正在校场边上,又是正午校场里准备的人也都回家吃饭去了。童天义正跟杨杰和杨明磊剑拔弩张,这俩小子虽然欺负人,但是从来不主动动手,都是先逞口舌之快,等对方受不了先动手了,他们才出手。

这一点不得不佩服他们,这样做对他们来说有个好处,不至于落人口实。

显然这次童天义又没忍住,但是出手之后就只剩下挨揍的份了。

杨杰锻体三级,家传绝学烈风掌已练至五段,凛冽的罡风足以开碑裂石。几招下来童天义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这杨杰也是阴损的狠,每次出掌保留一部分实力,虽然打的童天义鼻青脸肿但又不至于让其骨折重伤。

童天义也是又气又恼,对方就跟老鹰玩小鸡一样,这是一种来自身心的羞辱与折磨。

童天义气极,强忍着身体的疼痛,跑到身前几步开外的兵器架上,随手抄起一把八环大刀胡乱的砍向杨杰。

杨杰一个躲闪不及,被环刀砍伤手背,刀已入骨差点就将他的手削掉一半,此时正鲜血直流,疼得杨杰呲牙咧嘴的捂着手背,在校场边上打转。

杨明磊一看童天义竟敢动刀伤人,看杨杰的伤势不轻,弄不好手都要废了。

他赶紧出手阻拦,一脚将童天义踹翻在地,刀也脱手而出。杨明磊这一脚几乎用尽了全力,以他锻体四级的身手,而且修炼的也是腿上功法。

童天义倒地不起,口中不时冒出血沫,睁着的眼睛瞳孔渐渐散大,显然是不行了。

杨明磊一看不好,这下完蛋了!刚才忘了收力,不会是把他打死了吧。

杨杰上前一看也吓坏了,“你不会是把他打死了吧!咱们闹着玩你也不用下手这么重啊!”

“还不是因为救你,要不然你早让他砍死了。不过谁想到他这么不禁打,也不能怨我啊!”

“这事要是让师傅知道了,我们可就……”杨杰一阵后怕。

“怕什么!他童泰武不也得听我爹的,给他面子叫他一声师傅,不给他面子他们一家就是镇上收留的几个乞丐!”杨明磊显然也是害怕的,直接搬出他爹来给自己壮胆。

此时的童天义双眼涣散,正午的阳光极度耀眼,照在那双瞳孔涣散的眼睛上,只见那本来出现涣散的瞳孔正在慢慢凝聚,原本黑色的瞳仁此时也在阳光的照射下渐渐变成红色。

只见童天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过那双眼睛却发生这变化。突然他的眼睛紧紧的闭上,随后倏的睁开!一双眼睛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瞳仁已然变成赤红色!

他直视这太阳,正午的阳光足以灼伤正常人的眼睛,只是他却毫不畏惧。几个呼吸间他眼中烈阳之光越来越盛,身体也在悄然发生这变化。

现在杨杰、杨明磊两人已经慌了神,只顾商量对策,并没有发现童天义的变化。

不过他们刚才说的话可全都落在了童天义耳中,特别是他们中伤自己父母的话,令童天义愤怒到了极点。

两人全然没有注意,只听“砰砰”两声刚才还在好好站着的两人,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了。

只是眨眼间,两人已经身受重伤,倒地不起。

童天义走到两人身前愤恨的看了他们一眼,只一眼就让烈日下嚣张跋扈的两人冷汗直流。

童天义转身就走,并没有继续对付两人。他回到家中,双眼已恢复,一切照常什么也没说,童夫人也未发现异常,只是以为他去宗祠校场偷看了。

晌午一过,很快就有人发现了躺在校场边上的两人,经过紧急救治,虽然保住了两人的性命,但是两人起码要在床上躺三个月。

镇长知道后勃然大怒,要求彻查此事,一定要找出行凶之人。

第三章 断案

这俩小子虽然身受重伤,但是也不笨,在镇长追问的时候,他们都说是有个神秘人将其打伤的,并没有直接说出是童天义所为。

因为他们知道一开始就是他们有错在先,真要对质起来他们一点便宜也占不到。

先不考虑童天义的父亲是尚武堂的武教,就是童天义临走时看他们的那一眼就足够让他俩闭嘴不说话。

镇长觉得其中定有蹊跷,奈何这两人一口咬定自己是被神秘人趁其不备袭击所致,至于神秘人长什么样他们也没看清。

在镇长下令彻查此事的同时,童天义正在自己房间里回忆着不久前发生的一幕。他自己也没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本来身受重伤原本要死去的自己竟然复活了,而且自己体内好像多了一股神秘力量。

那股力量温暖和煦,就像初晨的阳光,令他浑身暖洋洋的,并且这股力量已经修复了他体内的伤。

不过这力量好像并不受自己控制,在打伤杨杰和杨明磊之后,他再想使用却是做不到了,那股力量已然消失不见,仿佛自己体内从来没有过似的。

童天义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也不是全然没有变化,他的眼睛比以前更加锐利了,可以发现很细微的痕迹,甚至可以看清蜜蜂的振翅动作!所有之前不可能看清的东西现在在他眼中都显而易见。

对此童天义也是高兴不已,自己又反复实验了好几遍,都是如此。

这件事一定不能告诉别人,对父母他也打算先将这件事隐瞒起来。“还说我不能参加成人礼,我一定证明给你们看!”童天义一边认真观察屋里的一只苍蝇,一边自言自语说道。

“义儿,快出来,你看你父亲给你带什么回来了。”童夫人在门外喊道。

童天义换了一副漠不关心的表情,走到院里,看到父亲一脸高兴正牵着一匹红色的小马,并且用毛刷不断给他梳洗着毛发。

这是一匹枣红马,体型较小,一看就是一匹未成年的小马。童天义顿时没了兴趣,这样的小马在镇上多的是,并没有什么不同。他认为这样一匹马来做自己成人礼的礼物,父亲未免也太草率了。

“不会是父亲这两天外出太忙,给忘了吧?之前还天真的以为父亲这两天外出是给自己准备礼物去了,唉!还真是想多了啊!”童天义叹了口气,也懒得搭理父亲,转身又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天义是怎么回事啊!我废了两天功夫给他准备的成人礼礼物他竟然连看都不看一眼!”童泰武有点生气的看向一旁的夫人。

“这孩子一直想参加镇上的成人礼,偏偏你又不同意,他可能是因为这个生气吧。”童夫人很无奈,其实她一眼就看出自己儿子是因为什么生气了。

说实话她也有点生气,义儿的成人礼是多么重要的事啊,童泰武竟然找一匹未成年的枣红马送给他当礼物,确实有些草率。

“哦,还好不是因为我送他的这个礼物不满意。他不能修炼武学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样会害了他自己。等到成人礼过后你就跟他说明原因,也是时候让他知道了。”童泰武一脸凝重的叮嘱夫人。

“武哥,这是不是有点早了,他还只是个孩子。”童夫人脸色更加凝重。

“明天过后就是成人了,既然早晚都要面对,那就早点告诉他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好,知道了,让我想想怎么跟他说。不过,武哥你真要吧这匹马送给义儿?我看还是把我的乾坤镯给他吧。”童夫人显然没有看好这匹枣红马。

“不行!那乾坤镯是你的本命镯,离开它你的修为就会慢慢退化,容颜也会以倍于常人的速度衰老,还是你自己留着吧。”童泰武一听自己夫人要做这等傻事脸上怒容满布。

“可是……”童夫人还想说什么,但是一看自己夫君满脸怒容瞪着自己,也就不敢再继续往下说了。

“我们既然不打算再回那个地方了,这乾坤镯你就必须留着。再说了我送他的这匹马可是我废了两天功夫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你别看它不起眼,其实……”

还没等童泰武说完的,“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童泰武的话。

“你等等一会再跟你说,我先去看一下是谁。”童泰武快步向门口走去。

来人正是镇长家的护院,要求童泰武立即去宗祠那边勘察情况。

“夫人,你好好劝劝天义,别让他难过了,我去去就回。”童泰武看来人着急,也就没跟自己夫人做过多解释,径直跟着来人向宗祠方向赶去。

在来的路上童泰武已经从护院嘴里了解了个大概,镇上竟然会发生这种事,童泰武也是相当震惊。

童泰武知道,镇上人虽然都练功习武,但这都是锻体级的修士,一击之下是不可能对锻体三四级造成那种伤害的。

“武教,你觉得会是什么人干的?”虽身为护院但是此人修为在陡河镇修为绝对排得上前十,乃是锻体八级的高手,所以他也看出那神秘人绝非一般。

“杨杰、杨明磊虽然平时好欺凌弱小,但是他们修为都不低。究竟是怎么回事,还得我现场看看他们的伤势再说。”童泰武心想难道是送去其他宗派中学成归来寻仇的,因为这两人仗着是镇长的儿子平时作恶多端,不排除这种可能。

那两人因为伤势太重,不能将其移动太远,只得就近安排到宗祠旁的几间空屋暂时救治。

童泰武走进一看,脸色瞬间就变了,因为他不但认识这种伤,更是无比熟悉!

镇长在一旁看到童泰武脸色不对,“武教是不是识得这种伤?”

“在下确是识得,只是这行凶之人并不是我们镇上的,据我所知镇上还没有人厉害到可以用源力伤人的。”童泰武解释道。

“真有高人来到我们这偏僻小镇了?但是为什么会对我儿下手呢?”镇长也知道所谓源力即是突破锻体境之后进入神武境的人才可以凝聚天地灵力形成可以供自身使用的源力。

全镇有三名锻体九级的高手,分别是镇长、童泰武和杨紫琳家的客卿。

镇长自不用说,停留在练体九级已经接近十二年了,一直想突破至神武境,但终归不得法。

童泰武本就不是陡河镇的,来自外界自是见多识广。在之前与镇长比试中打了个平手,所以大家都认为他的修为也在锻体九级,只有镇长知道他的实力恐怕不止于此。

再说紫琳家的客卿,此人乃是紫琳的三叔在外界宗门请来的客卿,名叫辛宫。他平常一直跟随在紫琳三叔身边,今日正好在镇上,因为是外界之人定也是见多识广,现在也被镇长请来勘察现场。

第四章 囚禁

那辛宫据说是小紫琳的三叔杨桐在外经商时从远在西晋大陆南方的虚云宗请来的贵客,他平常吃住在杨桐府上,为杨桐护送商队外出经商。

他的实力没人知道,只是他自称修为在锻体九级。童泰武每次看到此人,总觉得这人浑身透着诡异,他在西晋大陆上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虚云宗这一宗门。

起初童泰武也怀疑此人来到陡河镇另有所图,不过在他观察了两个月后,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此时辛宫也在一旁说道,“这伤绝不是锻体境的武者可以造成的,正如武教所说此乃源力所伤,只有达到神武境之后才有这种实力。”话说完之后有意的看了童泰武一眼。

童泰武稍稍有点心虚,但很快又镇定下来。从外表看此伤确是源力所伤,不过看这种伤的灼烧程度,并且在伤口上还残留有一丝火属性。

能够造成这种伤的还有一种可能,但是他可以确定在这西晋大陆上应该无人知晓。只不过刚才辛宫看他的那一眼,他又有点心虚了。

不过经过他们的一番分析,最终几人一致认为造成此乃镇外宗门之人所为。同时镇长下令严查镇中过往商贩及往来的陌生人。为了明天成人礼能顺利举行,增派人手对宗祠和校场进行巡逻。

这件事也算是有了着落,童泰武暗暗松了一口气。在安排完镇上的工事之后,他急忙向家中赶去,推开大门进去反手将大门紧闭。

童夫人听到声响后迎出来,“夫君为何如此紧张,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将天义叫出来!我有话要问他。”童泰武声音比平常高了不少,而且带着怒气。

“这都快三更天了,天义他刚睡下,有什么话明天再说,武哥你还是先吃些东西吧。”童夫人也看出童泰武脸色有些难看,她以为肯定是童天义又在外边闯了什么祸,只得好言相劝。

“夫人有所不知!来来……”说着童泰武将夫人拉进内堂,关上房门。

“夫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如此紧张?”童夫人也意识到可能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

“你可知今天镇上发生了什么事?”

“妾身整天都没出门,不知有何事发生。”

“镇长的长子杨明磊,还有与他一同的杨杰,两人遭神秘人袭击身受重伤。”

“据我所知这两人在镇上横行霸道,想必是仇家寻仇暗中偷袭所致。”童夫人显然也知道这两人是何做派,所以并没有太过惊讶。

“夫人可知他们所受之伤,是什么造成的?”

“夫君请讲。”童夫人示意童泰武继续说下去。

“那伤从外表看是神武境武者修炼出源气之后所造成的。但是别人看不出,我却一眼就认出了,那伤乃是我火焱一族赤火眼所造成的。”童泰武越发的激动了。

“啊!竟有此事?难道是……”童夫人一听也是惊讶异常。

“对!我们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说出自己猜想之后童泰武反而镇定了下来。

“不可能啊,火焱一族的天赋觉醒必须有神力加持才行。再说了义儿还未成年并没有修炼武学,怎么可能会觉醒天赋呢?”童夫人很快否定了童泰武的猜想。

“就是这一点我无法确定,所以才想着让他出来问问他究竟怎么回事,到底是不是他干的。”

“他已经睡下了,今天就算了吧,夫君大可不必如此。就算是义儿天赋觉醒了,只要我们多加引导在这么偏僻的小镇上也不会有人发现的。”童夫人不以为然。

“就先如夫人所说,这件事一定谨慎对待,绝不能有其他人知道,不然怕是会引来杀身之祸啊。”童泰武一脸严肃。

只是在他们说完的同时,院里梧桐树上落着的一只乌鸦,扑棱了几下翅膀飞走了。

一夜无事,翌日清晨。校场上人山人海,所有准备参加成人礼的一百多名孩子以及在场观礼的人员已经基本到场。在裁判席上缺了一位重要人员,正是童泰武。

童泰武此时正在家中质问童天义之前发生的事呢。只是童天义矢口否认,他说自己从来都没有与那两人有过矛盾,再说自己又不曾习练武学功法,怎么可能打伤两人呢?

童泰武黑着脸,突然出手袭向童天义,速度之快以童天义的是断然不可能躲过去的。

但是童天义竟然轻而易举的就躲过去了。动作行云流水,仿佛早已预知童泰武要出手,而且已然看透他的所有动作。

童泰武收手,黑着脸,怒目而视。顿时吓的童天义低下了头。

“还不承认?说!”

童天义本来还想嘴硬,但是刚才没有防备之下,中了父亲的圈套。这下是不想承认也不行了。

童天义知道躲不过去了,只得悻悻的低下头,吞吞吐吐的说道,“他们两个是我伤的,但是是他们欺负我在先,我都快被打死了!不得已才还手的。谁知道他们伤的那么厉害。”

“这么说他们两个知道是你所为?”童泰武一听脸上顿时变了颜色。

“嗯。”童天义生怕父亲再发火,也不敢多说,只能点头答应了。

不过不答应还好,只见童天义怒目圆瞪,抬手就要打童天义。

一看父亲发怒了,童天义也不敢再躲藏,只得闭上眼睛等着父亲的手掌落下。

幸好这时童夫人及时出现,连忙拦了下来。“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打他也没用。”童夫人及时将童天义护在身下。

“唉!我们好不容易才……,若是此事传扬出去我们全家都会有杀身之祸!”童泰武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也未必,我听说那两人并未将义儿说出来,显然是有所顾忌,我觉得我们大可不必太过担心。”童夫人慢慢劝导着童泰武。

“这样,时间不早了,你先去主持成人礼,顺便打听一下口风,如果此事泄露出去我们也好及时应对。”

童泰武一想,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在童泰武转身要出去的时候,童天义说道“父亲,我也想去参加成人礼。”

“不行!你还嫌惹得事不够大吗?今天你就给我好好在家待着那也不许去!”童泰武一听显然更加生气了。

“母亲……”童天义近乎于撒娇的语气求着童夫人,希望母亲此时能帮自己向父亲求求情。

这个方法对于以前的童天义真可谓是屡试不爽,不过这次童夫人并没有打算替他求情。

“把他给我关进密室,在我没有回来之前,决不能放他出来!”童泰武撂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童夫人无奈只得带着童天义进到密室中。

第五章 陡生变故

“母亲,咱家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间密室啊?”童天义看到在他母亲的丹房正中央的一块石板是可以移动的。

竟然在丹房的下边有一间密室,密室的布置十分简单,里边多放着些陈年不用的杂物,只有密室中那张桌子还算干净,应该是有人经常使用的缘故。

童天义环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这间密室充其量也就是个杂物间,只有上方一个出口。

童夫人将他带进来之后,安慰了几句,让他不要担心。“等你父亲消了气,为娘自会替你求情!成人礼你就先不要去了,免得被你父亲责罚。”

“母亲,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从小不让我练功,为什么我突然那么厉害了,为什么父亲会如此生气,你快告诉我,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童天义把困扰在自己心中多时的疑问都一股脑的问了出来。

他希望母亲能一一回答他,只不过母亲听后只说了一句话,“不是为娘不告诉你,只是我和你父亲不想让你有任何危险。你只要知道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就行了。”童夫人越说越伤心,她强忍着眼中将要滴落的泪水,快步走出了密室。

只留下童天义一人在密室中,而且石板下的门也已经被童夫人反锁了。

童泰武赶到宗祠校场的时候,现场已是人山人海,裁判席上也只缺他一位了。镇长席位正对着校场,几位镇上德高望重的家老也分坐两旁,由于童泰武并非杨氏一族,所以他以及辛宫分别落座在裁判席的最末两个,辛宫的肩膀上还落着一只乌鸦。

所有人员已基本入座,前来参加成人礼的少男少女被划分为四组,除了重伤不能前来的杨杰、杨明磊和被关进密室的童天义,人数总共一百二十人。

赛制按照两两抽签决定,每组各派出一名代表,抽签决定自己的对手组。然后再由每组成员抽取自己的数字,抽到相同数字的即互为对手。

在观礼人群里一个身材娇小灵巧的身影,一直来回寻找这什么。只见她对这参加成人礼的人员来来回回、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之后依旧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人,然后很是失望的坐回到位子上去。

“怎么没见天义哥哥前来参加成人礼呢?”再看这个正在犯嘀咕的小姑娘正是杨紫琳。

她长的天生丽质,而且十分活泼可爱,比童天义小了三岁,虽然还未成年但嫣然一副美人胚子,平常最喜欢缠着童天义。

这不,听说童天义今年也到了该参加成人礼的时候了,她早早的吃过早饭提前就等候在观礼席上,只为了可以为自己的天义哥哥加油打气。

谁知道童天义竟然没有来参加,再看裁判席上师傅童泰武已经落座了,不过并未发现师母的身影。小紫琳觉的可能天义哥哥和师母就快来了,兴许在来的路上呢,自己再等等。

过了片刻成人礼正式开始,镇长宣布了比赛规则,又对这帮即将成人的孩子们表示了祝福。

在讲话的最后镇长宣布,今年获的前十名的少男少女皆可进入宗门修行,学习更高深的武学功法。今年前来招生的宗门有凌云山、缘福宗、竹玉门,虽然都是西晋大陆上的小宗门,但是比起现在的陡河镇强了不知多少倍。

所有镇上的人也都以能进这几个宗门为无上的荣耀。

“真是急死人了!天义哥哥怎么还不来!”眼看成人礼就要如期举行了,小紫琳还没有等到天义哥哥的身影,她有点坐不住了。

此时童天义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去参加成人礼了,正在密室中百无聊赖的东瞅瞅西看看。

童泰武落座之后并没有听到任何人说起之前发生的事,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恰在他暗自庆幸的时候身旁的辛宫转头看了一眼自己。

童泰武注意到此时的辛宫眼中流露出轻蔑的神色,使得童泰武浑身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成人礼如期举行,由于防止有人闹事,镇上增排了巡逻的人手,到现在成人礼进行了几个时辰都没有出现任何差错。

“哎呀!天义哥哥怎么还不来啊!我得去找找他。再不来就没有机会进入宗门修炼了。”虽然童天义就算去了也只有挨揍的份,但是小紫琳依旧崇拜自己的天义哥哥,认为他也一定可以前往宗门学习修炼。

就在小紫琳准备起身去寻找童天义的时候,辛宫肩膀上的乌鸦突然拍打着翅膀飞走消失不见了。

童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正在出神的童夫人,待她开门之后发现来人自己并不认识。

“童夫人,武教让我来请你去宗祠校场观礼。”童夫人应了一声,心里犯了嘀咕,不是说好让我在家看着义儿嘛,怎么这会又让我去观礼?莫非是夫君听到了什么风声,让我去观礼席上打探消息的。

童夫人肯定了这一想法之后,也来得及管童天义,就匆匆跟着来人向宗祠校场走去。

在童夫人与那送信之人出门之后,恰巧被前来寻找童天义的小紫琳发现。

小紫琳心想“既然童夫人都去了,为何还不见天义哥哥呢?”

待到童夫人跟那送信之人走远后,小紫琳偷偷来到童宅门前。由于童宅并没有管家及看门护院之人,小紫琳轻而易举的进到童宅内部。

因为自己平常也经常跑来找天义哥哥玩,所以对童宅内部环境相当熟悉,她径直走到童天义的书房寻找,然后又在院里小声的叫了几声天义哥哥,除了发现院里多了一匹枣红马,其他一点变化都没有,更没有发现童天义的人影。

无奈她只能寄希望于童天义现在已经到了校场,可能已经进行比赛了。

这么想完小紫琳觉的确实有这种可能,她不希望错过天义哥哥的比赛所以她稍稍的出了童宅向校场跑去。

就在她刚离开童宅之后,有一群黑衣武者来到童宅,破门而入。

这一群武者约七八人左右,修为个个在锻体七八级,这帮人闯入童宅之后,将童宅翻了个底儿朝天!在没有任何发现之后快速离开了。

这时在校场裁判席上的童泰武发现远处自己的夫人正在向这边走来,“嗯?不是说让她看着天义嘛,怎么跑这来了?”

童泰武也是一阵嘀咕,“肯定是经不住那小子的花言巧语,心软了,来替那小子求情的,这女人啊……唉!”

童泰武心中也想了个大概,转眼见夫人已经来到身后。

童夫人凑到童泰武近前,小声耳语了几句,只见童泰武脸色忽变。

“我并没有派人去找你啊!”本来是低声的耳语,现在童泰武差点就喊出来!

无极四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无极四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极品升官》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极品升官》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极品升官第020章红包事件黄少华:“那不是很好,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姜岩道:“可钟涛书记死活不肯,说要重用梁健。”周雯道:“看来,梁健能力强,领导不愿意放。”黄少华:“我看不是这个原因,梁健以前跟着我,钟涛不放他,是想把他捏在手上。”梁健觉得黄少华说的没错:“如果重用我,就不会把党委秘书岗位拿出来竞争上岗了。”姜岩:“这点,我们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镇上主要领导坚决不同意调动,我们也很为难。”黄少华:“组织部调个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老公我爱你第22章唐总,辛苦了苏涵的话,唐老太爷自然欢喜得很。顾不上一旁的沈蔓,他一双眼睛又闪又亮地看着她。“小涵,你这么说是答应生个曾孙给我抱?”苏涵笑意盈盈,感受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更是冰冷。对上唐墨凌的阴冷,她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爷爷,这些事都是顺其自然,我会努力的。”苏涵嘴甜,唐老太爷甚是喜欢,“你这丫头,就会哄我。”“爷爷,您以后要多保重身体,孩子出生以后就由您来教育他。”她甜甜地说着,心里却是怅然,这种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如秋色》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如秋色》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爱如秋色第20章宝贝再见所幸尚在控制之中,但用的钱已经超出了预算,等孩子生下来,该给的钱都付清了,也不知道能支撑多久,这些也会令童瑶不安,但她此时此刻却只能回避着不去想,一切要等孩子生下以后才能再做打算。轻缓的音乐,流淌在整个屋子里,童瑶略显笨重的身影反复呆板地走来走去,若有人看见,一定能看到无数的孤寂,她的表情非常平静,但静得也令人那么心酸。白秘书脚步沉重地上楼来,都没能惊动她,她沉静在音乐之中,思绪也许在九霄之外。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20章要被爸爸打屁股的!慕少凌却看都没再看她一眼,只是提醒了一句:“菜要冷了。”接着,已经转身,并且熟门熟路的走去了她家两平米都不到的窄阳台上。阮白愣在原地。慕少凌从容的仿佛是在自己家,边走边掏出烟盒,接着他从烟盒里磕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点燃了火。动作潇洒。这是她的家,可是,两个小的讨债的一样,坐在餐桌前拿着勺子望着空空无也的饭碗等吃饭,倒还乖巧,也很可爱。只是那个大的,根本就没有把这个房子的主人放在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我的神秘老公》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我的神秘老公》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我的神秘老公第20章你躲起来,不就是想和我……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是刘爽的,刚好很尴尬,“我接个电话。”顾凌擎看着她红的像是水蜜桃一样的脸,清了清嗓子,松开了她的手臂。白雅走到一边,接听。“怎么了,爽妞。”白雅问道。她觉得她的脸还是热的。“我看到那个男人了,就是你在他家过夜的那个男人吧,好帅啊,越看越帅,他刚才是想吻你吗?”刘爽兴奋的说道。“没有。”白雅的脸更红了。她意识到刘爽就在附近,看向四周。刘爽从车上下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霸道上司爱上我》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霸道上司爱上我》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霸道上司爱上我第二十章睡你才公平我有些生气的瞪着萧墨,心里很不爽,这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又不是故意偷听的,他用得着这么吓唬我吗!“想要你!”我生气的瞪着他,不过他好像并没有生气,脸上反而还带上了一抹暧昧的笑容,那本来就长得非常帅气,冷冰冰的脸上现在带上了笑容,完全是把我迷住了。我并不是一个花痴,主要是这个男人长得真的是太帅了,还有身上那股天生的贵气,无形之中就在吸引着我。我沉迷在他的魅力之下,直到他的大手摸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同床宠妻》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同床宠妻》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同床宠妻第二十章衣服脱了“额,嗯。”乔汐晴支着下巴的手一软,脑袋就垂了下去,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迅速的瞄向客厅门口的方向,当乔汐晴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心情不由的低落起来了。“什么应酬啊,怎么现在还不回来。”乔汐晴心中忍不住的暗暗埋怨,凌澈刚一进门就接了个电话出去了,把她一人丢在这偌大的别墅呆着,最最关键的是,她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跟凌澈说。“福婶,你们家少爷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我等的都有点困了。”乔汐晴用力的眨巴了几下眼

  • 极品战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极品战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极品战兵目录预览:第001章无限期的任务第002章美女集团第001章无限期的任务“国内的空气真是越来越差了。”苏锐站在机场的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首都的空气,言语之中虽然在鄙视,但是脸上却露出了似是缅怀似是满足的笑容。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华夏了,乍一回来,就连这带着淡淡雾霾的空气都让人感觉到无比的亲切。他很想扯着嗓子喊一声“我回来了”,不过碍于周围的人太多了,苏锐可不想被人当成傻子看待,还是忍住了发泄一下的想法。“这次回来,就不着急走了吧?少说也得待上一两个月,

  • 豪门独宠:总裁求轻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豪门独宠:总裁求轻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豪门独宠:总裁求轻撩目录预览:第一章象征着银票的男人第二章威胁不成反被擒第一章象征着银票的男人闪烁不停的霓虹灯照亮了舞池中跳的正尽兴的各色美女,不断的扭动着如蛇般的腰肢,缠绕在麦色男性的肌肤上,只为了今晚能找到一个把钱塞进她们小裤子里的金主,好一解她们难以控制的手握金钱的欲望。这里是莱城最有名的夜总会,来到这里寻欢作乐的人,随手一掷就是普通人口中的天价,而这里的姑娘们,可称得上是莱城里身材最热辣的,绝对配得上这支票上查不清有几个零的数字。这一

  • 迷情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迷情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迷情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疑似出轨第二章解释清楚第一章疑似出轨妻子出轨了!看着朋友老李在微信上发过来的艳照,王强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在此之前,王强一直对很满意自己的生活,他是市里的大学老师,受人尊重,妻子是市医院的护士,工作体面。他们还有一个五岁的女儿,乖巧可爱。王强一个农村小伙奋斗到今天的大学老师,还在城里安了家,娶了漂亮媳妇,生了听话的孩子,简直不能再幸福!然而今天一切平静生活都被打破了。老李发过来的是一张十分淫靡的照片,图片上一个女子正在含男人喷薄的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