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 大结局

2017/12/3 15:58: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

第一章 下药

这是一家生意萧条的酒店,灯光昏暗的走廊里,一个五十岁左右,身形肥胖的男人,畏畏缩缩的走到502房间的门口,对旁边的中年女人说:“你在这里给我把风,等事情办完了,我就把东西给你。版权95lady.com

女人点了点头,带着祈求的口吻说:“天凡,欣然她还是个孩子,你下手轻点。”

李天凡嘿嘿的笑了,带动了满脸的肥肉,拍拍了女人的肩膀,说:“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疼她的,以后你们娘俩就都是我的人了。”

李天凡说完推门进去了,女人站在门外,心里无限的纠结着。为了那个东西,她竟然连亲生女儿都出卖了,她还能算个人吗?

“妈,你回来啦,我好热。”

林欣然听到关门的声音,以为是林舒瑞回来了,闭着眼睛说道。

“宝贝儿,你可想死我了,我这就来给你消消火,这催情药的滋味十分美妙吧?”

听到这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欣然猛的睁开眼,看到一个肥胖的身躯朝自己压了上来,欣然挣扎着想将那人推下去,可是手脚都使不出力气,根本推不动身上那头令她恶心的肥猪。

催情药,那不是专门用来迷奸少女的吗?自己究竟在什么时候被下了药?看来今天死定了,可是,妈妈呢?李欣然的心里一阵恐慌。网站95lady.com

李天凡伸着一张臭嘴在欣然的嘴唇上胡乱的啃咬着,满嘴的烟酒混杂的味道,熏得李欣然直作呕,一双肮脏的大手在欣然胸前肆虐的揉捏着,嗓子里发出了像猪一样哼哼的声音。

就在李天凡那臭烘烘的舌头伸进欣然口腔的时候,欣然忽然用力一咬。

“啊!”李天凡伸了伸被欣然咬破的舌头,扬起巴掌给了欣然一个耳光。

“你个小贱人,你竟敢咬我。”

李天凡气急败坏的骑在了欣然的身上,动手去解欣然的腰带,欣然一边大喊妈妈,一边拼命的挣扎,眼见着李天凡已经将欣然的裤子退至了臀部,欣然忽然摸到了床头柜上的台灯,她用尽所以的力气,抓起台灯朝李天凡的头上砸去,李天凡一声惨叫滚到了床下。

欣然连滚带爬的跑到门口,一开门却看见林舒瑞就站在门外,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刚才那样喊叫,林舒瑞都没有进去。

“林舒瑞,你给我拦住她,药是你下的,你就算放走了她,她也一样恨你。原文95lady.com”李天凡捂着流血的额头冲林舒瑞说道。

欣然吃惊的看着林舒瑞,她不能相信,妈妈和李天凡是一伙的。

“你把她给我抓住,我再多给你一倍。”见林舒瑞没有动手,李天凡接着说道。

林舒瑞机械的伸出双臂将欣然抱住,李天凡摇晃着的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一步一步朝门口走来。

“妈,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欣然哭着朝林舒瑞喊道。

看到欣然满眼泪水的哭着喊妈,林舒瑞的良知有一丝被唤醒,突然松开了欣然,转身抱住了已经走到门口的李天凡,冲着欣然喊道:“然儿,你快跑!”

李天凡眼瞅着欣然跑进了电梯,无奈他却被李舒瑞抱的死死的,一顿拳脚相加将李舒瑞打倒之后,急忙追了出去。说明http://www.95lady.com/

好不容易才骗那丫头吃了药,总不能白白的便宜了别人,可是哪里还有人影,李天凡气急败坏的站在马路边喘着粗气。

这时林舒瑞也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她看到李天凡一个人站在那里终于放下了心。

李天凡一见林舒瑞更加生气,都是她坏了他的好事,不禁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到了林舒瑞的身上。

“师傅,掉头,送我回到刚刚上车的地方。”欣然后悔把妈妈一个人扔下,不知李天凡那个禽兽会怎样对待她。

离着老远,欣然就看见李天凡在马路边暴打林舒瑞,她扔给司机五十块钱,就急忙下车朝林舒瑞跑过去。

此时李天凡还一手揪着林舒瑞的头发,一手正朝她挥着巴掌,林舒瑞已经满脸是血。95女性网

“住手,你这个流氓,我跟你拼了。”欣然在路边捡起了一块砖头朝李天凡的后背砸了下去。

李天凡皱了皱眉,后背的疼痛让他更加恼火,他松开了林舒瑞,转过身照着欣然肚子就是一脚,欣然因为被下了药本来就浑身无力,现在又被李天凡踹了一脚,便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林舒瑞一见女儿挨了打,像疯了一样对李天凡又撕又打,顿时,三个人乱打在一团。

“你个臭婊子,吃里扒外的东西,这些年你们吃我的,喝我的,现在到和这个小贱人合起伙来对付我,人都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看来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李天凡一边对林舒瑞挥舞着巴掌一边骂道。

林舒瑞死死的抱着李天凡的腿,朝欣然喊:“然而,你快走。说明95lady.com

可是欣然此时药性已经发作的厉害,神智已经有些不清,躺在地上满脸通红的撕扯着自己的衣裳。

绝不能让欣然落在李天凡的手里,林舒瑞使上了全身的力量将李天凡拽倒,李天凡的头磕到了地上,顿时觉得头晕目眩,眼冒金星。

趁着李天凡还没爬起来,林舒瑞慌忙扶起欣然朝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奔去。

柯磊正在冷笑的看着这一男暴打两女的戏剧般的场景,没想到车门忽然打开,“先生,求求你,赶快带她走。”

林舒瑞说完关上车门,又跑回去拦住了追过来的李天凡。

“老同学,你的艳遇来了,我就不打搅你的好事了。”坐在后座的陈名赫嬉笑着下车跑开了。

柯磊看着坐在旁边的女孩满脸通红的样子,以为她喝醉了酒,厌恶的皱了皱眉,想着该把她送去哪里。

欣然此时感觉浑身燥热,就像被火烤着一样,小腹处有一股热浪在到处乱窜,身体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渴望。

她的手开始不安分的爬上柯磊的肩膀,搂着柯磊的脖子将嘴唇凑了上去,柯磊侧脸躲开,伸手将她推回到座位上。并冷冷的说道:“小姐。请你自重!”

可是欣然此时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她只知道自己的身体有着热切的需要,于是她再次将她的小爪子伸向了柯磊,而且这次直接伸进了柯磊的衣服里,并且梦呓般的问了句:“你是少爷吗?”

“是。”不知为什么,柯磊竟鬼使神差的回答了欣然的话。

“那我们去开房好吗?”欣然媚眼迷离的看着柯磊。

由于欣然自己的撕扯,衣服的纽扣大半已经解开,黑色蕾丝边的胸衣已经完全裸露出来,那鼓胀的丰满,性感的沟沟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柯磊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感觉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在迅速的膨胀,他没有答话,而是直接将车停在了一家酒店的门口。

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内。

女人生涩的呻吟声和男人粗重的喘息声渐渐放大,此时,两个年轻的身体正在狠命的契合。

男人卖力的摆动着健硕的腰身,由于过度的兴奋,他的喉结在艰难的蠕动着,不时也会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

身下的女子,媚眼迷离,小嘴微张,面色红晕,一双藕臂紧紧的抓着男人的胳膊,身体生疏的配合着男人的动作,胸前的那两团柔软,随着身体的动作,有节奏的颤动着,嘴里嗯嗯啊啊的发出莺啼般的叫声。

女子的媚态,使得男人更加激动,不禁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在激烈的冲刺之后,男人终于一声低吼,倾囊而泄。

男人欲离开女子的身体,女子却紧紧的抱着他不放,双手在他的背上胡乱的抓挠着,并且一边呻吟着,一边舔着嘴唇,不停的扭动着身体。

男人感觉自己的某个部位在那个本就紧致的空间里慢慢壮大,于是,他们再次共赴云雨······

翌日,衣物凌乱的散落一地,房间里还弥漫着欢爱过的气息,哗哗的流水声钻进了李欣然的耳朵,她缓缓的睁开眼,强烈的光线让她感到非常的不适,闭了闭眼,又慢慢睁开,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却奢华至极的房间。

这是哪里?欣然动了动身体,感觉浑身酸痛,就像散了架一般。下身也火辣辣的疼,欣然的脑子里闪过一些凌乱的片段,粗重的喘息,裸露的身体,羞涩的动作,欣然的心中忽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难道我真的被李天凡那个禽兽给······

欣然想坐起来,但是起了一半又倒了下去。啊!好痛,哪里都痛。她掀开被子,呆呆的看着自己赤裸的全身,还有床单上的那朵小红花,她知道,一切都完了,她的清白,还有她的小志。

“醒了?”一个冷冰冰的男人声音打断了她的回想。

欣然急忙拉着被子里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但是出现在眼前的却不是李天凡那个老家伙,而是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

那是一张极好看的却冷似冰块的脸,如墨的眉毛,狭长的眼睛,直挺的鼻子,冷漠的薄唇,头发上还滴着水珠,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露出了精壮的六块腹肌。

“你······你是谁?”欣然揪着被角,有些怯生生的问道,这个男人浑身透出的冷酷,让她有些不寒而栗。

柯磊皱了皱眉,他应该动作快一些,早一步离开,就不用面对这样尴尬的情景了。

第二章 误会

都怪他那个老同学陈名赫,自己不着调还去害别人,要不是陈名赫在他的酒里动了手脚,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要是让人知道了他堂堂的宏业总裁竟然出来叫鸡,那他的一世英名可就全毁了。

“你不需要知道。”柯磊冷冷回答道。他绝不能泄露他的身份,以免受人以柄,这些风尘女子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什么?毁了我的清白竟然还说这样的话!欣然一生气猛地坐了起来,被子一下滑落到腰际,胸前那两团白白嫩嫩的肉肉就像两只小白兔一样跳了出来。

果然是久经欢场的女人,连诱惑都是这样的直接,不带丝毫羞涩。不过,这诱惑似乎对柯磊起到了作用。

禁欲七年,昨夜一次泄了个够,可是,这种事就像毒品一样,会让人上瘾,有了一次,就想有下一次。

见柯磊的眼睛盯着自己白花花的胸脯看,欣然忙拉起被子盖上,骂了句:“流氓。”

竟敢骂他是流氓,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丫头。柯磊冷笑着扯掉围在他身上的浴巾,走到床前,栖身压了上去。

“你要干什么?”欣然揪着被角怯生生的问道。

“你不是说我是流氓吗?那我就流氓给你看看。”柯磊说完扯掉欣然身上的被子,摁住她张牙舞爪的小爪子,毫无前戏的直接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本就火辣辣的下身,撕裂般的疼痛瞬间传遍了全身,似乎延伸到了发丝毛孔,双手被牢牢的按在床上,乌黑的长发散落满床,眼泪忍不住流出。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欣然哭着问道。

“闭嘴!”柯磊不悦的说道,继续的动作着,他最不喜欢在这种时刻与人废话,那样会感到很扫兴。

欣然被柯磊那寒冷的语气和凌厉的眼神吓得不敢再出声,咬牙承受着痛苦的折磨。

终于随着一声低吼,柯磊得到尽情的释放,他甚至都没有认真的看身下的女孩儿一眼,便翻身下床,从钱夹里拿出一叠现金,大概有五六千块的样子,放在了欣然的面前。

“昨晚加上今早的,足够了吧?”

欣然看了看那沓红色的钞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废话,拿上钱,走人。”

柯磊最讨厌那些生活糜烂却故作清纯的女孩,要不是碰上他柯磊,谁会出手这么大方,而且还在五星级宾馆下榻。

“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吗?你以为你对我做的一切,是用钱就能解决的吗?"欣然感觉那是对她人格的一种侮辱,于是气愤的说道。

“那你还想怎样?”柯磊狭长的眼眸闪着寒光。

一个出来卖的女人,难道还想要他对她负责吗?简直是做梦。

“我要告你。”欣然愤怒的盯着眼前这个冷酷的男人。

欣然的话有些出乎柯磊的意料,但是,他并不在意,在江北市,还没有什么人能跟他抗衡,更别说是一个下贱的妓女了。

“你尽管去告。”柯磊冷笑着的说道。

告他?告他什么?告他强奸吗?明明就是她先主动的,再说一个黄毛丫头还想跟他斗,简直是自不量力。她要是敢张扬出去半个字,就把她送到伊拉克当炮灰。

柯磊的表情让欣然心里泛起了嘀咕,他什么意思?听他的话,好像根本就不在意她告他,昨晚被人下了药,脑子不是很清醒,记忆也有些模糊,要是拿不出有力的证据,不但官司打不赢,还会闹得满城风雨。

柯磊见欣然低着头不说话,以为欣然是因为钱给的少,才那样闹,便又从钱包拿出一张卡,放在了那沓钱上,说:“加上这十万,够了吗?"

只要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他从来不会吝啬,要是真被这个丫头闹上法庭,搞得沸沸扬扬的,那他的名誉,乃至整个宏业的名誉都会受损。

可是柯磊的做法却让欣然气愤极了。夺了她的初夜还想拿钱羞辱她是吧?!装清高是吧,装正人君子是吧?简直混蛋!

“我不要。”欣然一脚将那些钱全部踢掉了地上,手指着门口大声说:“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欣然现在只想让柯磊闭上眼睛,她好赶紧离开这里。

“你说什么?”柯磊有些不可置信的问,还没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便骂道:“不过是个卖的,装什么清高?”

“你娘才是出来卖的!”欣然说着从床上一跃而起,抓起被单甩向柯磊,就在柯磊张牙舞爪的像四角蜘蛛的时候,欣然飞快的拿起地上的衣服跑进了洗手间。

柯磊从头上扯下被单,只看见一个白花花的小身子飞快的跑进了浴室,满身红色的吻痕,都是他的杰作吗?

柯磊摸着自己的嘴唇,转过身,一抬眼却看到了床单上的那朵小红花,这让柯磊感到非常的意外。

难到那丫头真的是个处?绝不可能,那肯定不是真的,现在几十块钱就能做个假的处女膜,他绝不能被那个丫头给骗了。

欣然简单的冲了个淋浴,站在镜子前,看着满身红红的印子,脖子上,肩膀上,满身都是,外面那个简直就不是人啊,是狼!

欣然看着被撕坏的胸衣,叹了口气,还是穿上了,总不能真空着就套上T恤吧?

欣然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柯磊已经穿好了衣服,那严肃的西装跟他那张冷俊的脸还真是绝配。

柯磊的个子很高,需要仰起脸才能看清楚,他很帅,一不小心就看入了眼。

李欣然哪林欣然,现在可不是看帅哥的时候,别忘了是他毁了你的清白,还侮辱你的人格!欣然在心里大声的提醒着自己。

散落的钱还在地上,柯磊并没有打算收回,不管怎样,他毕竟把人家给睡了,就当给她点零花钱吧!

看到欣然出来,柯磊指着地上的钱,说:“只要你不再纠缠,这些就都归你。”

又来这套,欣然使劲在那些钱上面踩了两脚,然后从包里掏出那准备交学费的五千块钱,朝柯磊的脸扔去,瞬间,满屋飞舞着红色的钞票。

“你记住了,是姑奶奶我嫖的你,你才是出来卖的,少爷!”欣然说完摔门而去。

随着门砰地一声,柯磊才回过神,那丫头她说什么?嫖谁?嫖他?堂堂宏业总裁竟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

欣然跑出酒店,回头看了看,还好那个冰雕一样的男人没有追来,欣然摸摸干瘪的腰包有些后悔,刚才不该置一时之气把下半年的学费都给“嫖”了出去。

欣然正在懊恼,手机响了起来,欣然掏出电话一看,是王小志。她的青梅竹马,也是她的男朋友。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欣然默默的把电话按了静音。

她不知该如何面对小志,不知该跟他说些什么?她曾经说过要将她的美好留在新婚之夜,可是现在,她已经不再纯洁。

要是小志知道了,还会要她吗?她不知道。这世上没有几个男人能够原谅自己女人的不忠,即使不是故意······

穿过马路,又看见了那家该死的饭店,继父的话又在耳边响起:林舒瑞,你给我拦住她,药是你下的,你就算放走了她,她也一样恨你。

继父的话是真的吗?真的是妈妈给我下的药吗?欣然一百个不愿意相信,这件事她一定要亲自向妈妈问个清楚。

柯磊在接到妈妈的第二十六个电话之后,终于回到了家。

一进家门,孟雨晴就还没等柯磊把脚站稳,就拉着柯磊又出了门。

“妈,你到底什么事啊?”柯磊不耐烦的问道。

“你李叔叔请咱们吃饭,正好你也和他的女儿认识一下,那可是个好姑娘,又温柔又贤惠的。”孟雨晴边走便说着。

“你说的重要事情就是这事?”柯磊不悦的问道。

他受不了妈妈每一次都自作主张的替他安排相亲,他对那些娇小姐一样的女人都没有兴趣。

“对呀!对我来说,你娶媳妇就是咱们家的头等大事。”孟雨晴将柯磊推上车,接着说:“这次不光是我的意思,你爸爸也是点了头的。”

柯磊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我不点头,谁点头都没用,即使去了,也不过是走个过程。

晚宴上,李天凡满脸堆笑的恭维着孟雨晴,柯磊则一言不发,心不在焉的坐在那里,完全忽视掉了李冰对他的秋波频传。

孟雨晴见状忙打圆场,拉过李冰的手,笑着说:“冰冰啊!有空常到家里坐坐,也好跟我们联络联络感情,将来过了门,咱们婆媳也好相处。”

李冰忙故作娇羞的说:“伯母,你喜欢我,可人家柯总裁可不一定看得上我呢!”说完用她那勾魂摄魄的眼神,飘了柯磊一眼。

“哼!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我和你伯父给你做主呢,你怕什么?”孟雨晴拿出了一家之长的姿态。

柯磊皱起眉头,干咳了一声,说:“妈,你不要乱开玩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这样说,容易让人家误会。”

李天凡和李冰那兴奋的小火苗刚刚燃起,就被柯磊一盆冷水给彻底浇灭了。

“柯磊,你不要胡说,你有女朋友了,我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孟雨晴觉得柯磊这样做,让她很没面子。

第三章 相亲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你就把我拉到这里来了。”柯磊两手一摊,说道。

“那你现在就给她打电话,让她来见我,否则今天就把你和冰冰的婚事定下来。”

每次相亲,柯磊都用这样的借口,这次绝不能再让他蒙混过去。

柯磊没想到孟雨晴会来这么一手,这临时让他去哪找个女朋友过来?

妈妈平时在家就爱专制跋扈,没想到越老越荒唐,就算要见儿媳妇也该回自己的家才对,怎么能在别人家里跟他唱对台戏。

可是她那么大年纪了,又不能跟她发火,就在柯磊左右为难的时候,欣然从外面走了进来。

柯磊一眼就认出了欣然,她把那五千块钱摔在他脸上的样子,可让他很是难忘啊!

欣然看到柯磊,也愣在了那里,愤怒的眼神几乎冒着火,这个夺走她初夜的男人,就算化成了灰她都认得,没想到他和李天凡真是一伙的。

说时迟那时快,柯磊脑筋一转,迅速起身拉起欣然的手,说:“妈,她就是我的女朋友,现在我正式通知你,我们交往了。”

很没等欣然反应过来,就被柯磊拉着走出了李公馆,硬塞上了车。

“谁是你女朋友?谁要跟你交往了?”欣然愤怒的对柯磊喊道。

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糟蹋了她,还对她百般羞辱,她就算跟猪交往,也不会跟这个男人交往。

柯磊看着欣然愤怒的小脸,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那桀骜不驯的眼神,那倔强的样子,跟当年的她实在是太像了。

“做我的女友,我付给你钱。”柯磊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冷冷的说道。

欣然一听更生气了,每次都拿钱说事,这个可恶的家伙,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吗?就可以随便侮辱人吗?她冷哼了一声,说:“姑奶奶我没兴趣。停车,我要下车。”

“你知道我是谁吗?”柯磊一脚刹车将车停下,扭过脸看着欣然问道。

那冰冷的眼神盯的欣然心里发毛,但是她还是故作镇静的说:“你是谁跟我没有关系,我不想,也没兴趣知道。”

欣然说完就要下车,可是车门却别锁住了,“把锁打开,我要下车。”

柯磊无视掉欣然的怒吼,说:“我是宏业集团的总裁。”柯磊说着拿出一张名片扔给了欣然。

宏业集团,那可是国际上都有名的大公司,有多少大学生都梦想着毕业以后能进宏业,她也曾经是他们当中的一个,只是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大规模企业的老板,竟是条色狼,现在看来,那公司也好不到哪去。

欣然将名片撕碎扔掉,不屑的说:“那又怎样?现在是法治社会,即便你是国家主席,也不能强迫我做我不愿意的事。”

“是吗?让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强迫你!”

柯磊说完,迅速按下副驾驶座位的控制钮,座位的靠背瞬间放平,欣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柯磊就已经翻身压了上来。

霸道的吻,狂乱的落在欣然的唇边,脖颈,一只手臂牢牢的控制着欣然的身体,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在她的胸前粗暴的揉捏着。

“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欣然一边挣扎,一边愤怒的喊道。

欣然的挣扎叫喊,让柯磊更加的兴奋,哧的一声,欣然的衣服被撕破,露出了白花花的胸脯,随着欣然的挣扎,那高耸坚挺的双峰有节奏的颤动着。

“你喊吧,我就喜欢你这股子野性,这样才更刺激,更有味儿!”柯磊咽了口唾沫,根本不在乎欣然的抓挠,淫笑着说道。

“你这个变态狂,大色郎,你不得好死!”欣然真想亲手杀了这个无耻下流的男人。

“哈哈哈····,骂得好,我喜欢。”柯磊说着抽出腰带将欣然的双手绑住,分开了欣然雪白的双腿。

“我答应你!”欣然咬着牙,含泪说道。

柯磊停下了动作,笑着问:“你答应我什么?”

“我答应做你的女朋友,但是,我有个条件。”

“说。”柯磊玩味的看着身下的欣然,眼里烧着熊熊的火焰。

“我要带一个人一起进公司,你给他安排一个合适的职位,我就同意做你的女朋友。”

欣然表面平静的提着条件,内心却在激烈的挣扎着,因为她一旦选择了这条路,她和小志就真的完了。

“成交。”

听到柯磊干脆的吐出了这两个字,欣然不再挣扎,默默的闭上了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看到欣然这样,柯磊反而没有了刚才的激情,起身放开了欣然。

柯磊不能理解欣然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有多少女人一听说他的身份,都会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可是眼前的这个丫头却是这样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这个小辣妹大大勾起了柯磊的征欲,他现在忽然不想对她用强,他要这个野蛮的丫头心甘情愿的做她的女人。

交易谈成,欣然回到了李公馆,她心里还在惦记着妈妈。

还没进门,就听见妈妈痛苦的嚎叫声,欣然慌忙跑了进去。

林舒瑞躺在地上,浑身剧烈的颤抖着,整个身体都蜷缩在一起,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下,已经打湿了头发。李天凡站在旁边,双臂环胸的冷眼看着。

“我妈她怎么了?”欣然愤怒的盯着李天凡,问道。

李天凡冷笑着走到欣然的面前,说:“你妈病了,病的很重,就快死了。”

“那你为什么不救她?还站在这里看热闹。”欣然流着眼泪冲李天凡喊道。

“要我救她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李天凡脸上带着奸诈的笑容说道。

“什么条件?”欣然盯着李天凡问道。

现在不管李天凡要她做什么,她都会服从,即使是要她的身子,她此时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妈妈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她绝不能失去她。

“条件很简单,把柯磊让给李冰,我保证你妈妈安然无恙,否则,你就等着给她收尸吧!”李天凡扯着满脸横肉,恶狠狠的说道。

看着林舒瑞痛苦的样子,欣然未加思索的点头了,在妈妈和小志的前途之间,她只能选择妈妈。

李天凡见欣然答应了,命人给林舒瑞打了一针,邻林舒瑞马上就安静了下来。

药效的神速令欣然感到吃惊,“你给我妈用的什么药?”欣然好奇的问道。

“这是一种特效药,是我专门请人从国外带回来的,昂贵的很,你妈妈一直都是用这个东西在保命,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会让她好好的活着。”

李天凡说着伸手来摸欣然的脸蛋,欣然扭头躲开李天凡那令人恶心的脏手,费力的扶起林舒瑞回到了房间。

看着林舒瑞瘦弱的身体,憔悴的脸庞,欣然无比的心疼。

这些年,妈妈为了把她养大,委曲求全的跟在李天凡的身边,眼看着她就要有能力孝顺妈妈了,妈妈却病了,而且还瞒着她。

她知道妈妈是怕她担心才不告诉她,但她现在知道了,她就一定要竭尽所能的将妈妈治好。她还没有在妈妈跟前尽过一点孝道,她绝不能让妈妈就这样离开她。

她握着妈妈的手在床边做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她就匆匆的离开了。

柯磊接到秘书的电话,心里竟有些小小的兴奋,没想到那个倔强的丫头会主动来找他。以前也曾有不少女人以各种理由来找他,但他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放下手中的工作,让秘书将欣然带进了办公室,看到欣然情绪低落,满脸的疲惫,他的心里闪过一丝心疼,但那点感觉只是稍纵即逝。

“找我什么事?我很忙。”柯磊依旧板着脸,冷冷的说道。

欣然勉强的笑了一下,说:“本来想给你打电话了,但是没有你的电话号码,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我们的协议取消,你雇别人做你的女朋友吧!”

柯磊一听,脸色马上沉了下来,他从出生开始还从没被女人拒绝过,可是这回却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被同一个人接连拒绝了两次。

有多少女人做梦都想爬上他的床,他从来都不屑一顾,这次他稍微动了一点心,却碰上了这么一个不识好歹的丫头。

他起身离开老板椅,走到欣然的面前,冰冷的眼神划过欣然还有些稚嫩的脸庞,注视着欣然的眼睛,说:“给我个合理的理由。”

欣然后退了两步,平静的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不能背叛他。”

她不能说出是被继父威胁,如果事情搞砸了,那妈妈就没命了。

听了欣然的话,柯磊的心里燃起一股无名之火,他面色阴沉的一步一步将欣然逼到墙脚,几乎贴到了她的身上。

“是为了那个小志吗?”柯磊眯起狭长的眼眸,问道。

他一早就已经查清了欣然在和一个名叫王小志的男生在交往。

柯磊的样子吓得欣然心里咚咚直跳,但她还是肯定的回答说:“是的。”

欣然因为害怕而剧烈起伏的胸脯不断摩擦着柯磊的身体,这个丫头总是有本事挑起他的欲火,并且将他惹怒。

柯磊双手撑着墙壁将欣然锁在了他的怀抱里,冷笑着说:“我要是不同意呢?”

“这种事,谁都不能强迫我,这是我的自由。”欣然不卑不亢的说道。

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甜妻难养 或 嗜血总裁7日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至尊归元18章

    原标题:至尊归元18章小说书名:至尊归元18震惊楚王,混沌丹经!夜已深,客人们相继离去……楚轩和楚啸天打了一声招呼,就要回他的青竹园好好休息,毕竟今日他也累了一天。“轩儿……”可,楚啸天却忽然叫住了他。“父亲,还有什么事?”楚轩停住脚步,疑惑的问道。“臭小子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和我说的?”楚啸天没好气的瞪眼,旋即朝外面走去,背着楚轩招了招手。“呃……”楚轩表情一滞,在几经犹豫之后,却是快步跟了上去。没有下人陪同,父子二人很快来到了一处花园中坐下,四周夜凉如水,在楚啸天的吩咐下,没人敢靠近这里。“说说

  • 冬季恋歌18章

    原标题:冬季恋歌18章小说:冬季恋歌第18章青梅竹马是最短命的恋情“这几天大家都辛苦了,今天就提前下班。大家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早上准时在机场回合。”经过了几天黑白颠倒的忙活后,总算是把竞拍的方案完美地写完了。林寒让下属都回去后,才拿着手上的文件走进了总裁办公室。“这里份是完整的方案,你看一下吧。”林寒把文件放到顾离川的桌面上。顾离川正坐在办公椅上假寐,听见林寒进来,才睁开了眼睛,拿起文件翻了几页,“我非常相信林副总的能力。”林寒挑挑眉,不以为然地说,“还是请顾总签个名,今天就要发往洛杉矶备案了。

  • 好先生18章

    原标题:好先生18章小说书名:好先生第18章你说床上就一个你,我还能干谁?简沫心的胃病真的是这三年照顾慕延西才得的。没人知道她这一千多天每天都要给他做全身按摩疏通经络,翻身擦洗,慕延西身高一米八几的男人,她每天打理完他的一切,整个人都累的虚脱了,没精力自己做饭,只能随便吃一口凑合着填饱肚子。当然这些她不会跟慕延西说,也没必要说。在他眼里,她是在为哥哥赎罪,做什么都是应该的。简沫心抿了抿唇,胃里难受的厉害,一句话都不想多说。她这幅模样落在慕延西眼里俨然是变相的承认,懒得否认。这女人阴险无耻的真是够

  • 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18章

    原标题: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18章小说书名: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第018章:太爱多愁善感直到走出医院大门很远,林安然才松开了简宁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一直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仿佛初战斌的眼光一直在注视着她。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一扭头,却遇到了简宁好奇和探究的目光。林安然有些不敢看简宁的眼睛,自己似乎有点儿反应过度了,可是她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些。她讨好的看着简宁笑了一下。简宁却不吃这一套,学着她的样子也笑了一下,却下一秒表情严肃的问道:“别以为傻笑我就绕过你,拒绝

  • 早安:我的大叔18章

    原标题:早安:我的大叔18章小说:早安:我的大叔第十八章给领导拜年“我要炒菜了,你出去吧,免得油烟呛到你。和漱清一起陪着爸妈聊聊,省得他们以为你们出什么问题了。”孙芳道,“厨房里的活啊,我比你干的好。”孙蔓笑笑,走出厨房。客厅里,霍漱清正在和岳父下围棋,孙蔓就走了过去。过年的内容,年年重复,家家重复。在孙家吃了午饭,霍漱清便和妻子一起离开孙家,去父母家里,因为姐姐霍佳敏一家要过来。不知道是不是被姐姐孙芳提点了,还是别的原因,和霍漱清一起回霍家的孙蔓,说话也柔软了许多,甚至还主动去厨房和保姆一起准

  • 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18章

    原标题: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18章小说名: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第18章陆影风,你就是个昏君合约拟定,一式两份。陆安然看了其中的一份后,上面的条款都是刚才锦墨城说的那些,就大笔一挥,两份直接签字了。锦先生拿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脸上的笑容让人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第二天一早,陆安然起的很早。由于拿到了一万块钱,陆小姐决定先给自己添两件衣服再去星娱。免得显得太寒酸了。然而,这也只是想想,根本不需要她的实际行动,就发现客厅里已经摆好了她要的衣服。“换上衣服,吃过饭我送你去。”锦先生从厨房里探出

  • 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18章

    原标题: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18章小说名字: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第018章你穿这么少不冷吗?元小希的身子轻颤了下,柔软的手推拒在许晟彬的肩头,躲开他的唇,垂着头,“你别乱说。”面对她羞怯的抗拒,许晟彬倒也不恼。他的手从元小希的腰间移开,而后分开来,修长的手臂从她身体的两侧穿过。撑在沙发后背的胳膊以一种绝对占有的姿势将元小希牢牢禁锢在怀中。“带你去个地方。”*站在海边,元小希心旷神怡。潮汐退去,被海浪席卷过的沙滩上镶嵌下许多五颜六色的彩贝,一只小海龟慢腾腾地从沙堆里爬出,停在了她白嫩的脚趾

  • 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18章

    原标题: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18章小说书名: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第18章:我就吃了你两人出门,刚走到门边,男人高冷的站在那。裴若若站旁边,莫名的盯着他。“开门,这么脏的东西,你要我亲自动手。”他理所当然的说。“……”难道她开门,就不会弄脏她吗?裴若若深呼吸,忍了。她往公交站走,霍夜寒顿住脚步,冷眼瞧着她,剑眉紧拧,“你要去哪?”“坐公交呀。”裴若若坦然的说,以为他是担心没有零钱,“零钱我够的,走吧。”“你竟敢让我和那么多人一起乘一辆车,女人,你找死吗!”阴沉的脸色,简直能把她吃了。“

  • 男神老公,请指教!18章

    原标题:男神老公,请指教!18章小说:男神老公,请指教!第18章你还喜欢我吗?易释唯转身,狠狠的踹了一脚沙发。唐深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抬头看了一眼被摔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忍住了心底的骇异,声音低沉的开口。“太子,还是没找到南小姐。”“新闻社的人说,她是最后一个离开新闻社的,可是去了她家里面也没人。”易释唯咬牙,冷冰冰的笑开:“很好,居然敢躲我!”他一撇头,看见床上放着的那套女仆转,神思一转,眼眸忽然黯淡了一秒:“派人,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找出来!告诉薄浅,把宫廷集团的人都嫁给我,还有,让老三给道上的

  • 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18章

    原标题: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18章小说名字: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第18章不介意亲自去接你冯心芬拉住她,“东方少爷的脾气若是能说服,也不见得这么多年来还抵抗这门婚事,依我看,来直接的吧。”“直接?”“嗯,直接。”——当天下午五点,东方家传出东方夫人生病晕倒的消息。冯心芬第一时间便让夜夕夕打扮好,要带她过去。夜夕夕知道明面上她去看望东方夫人是理所应当的,因此她也没有多想,按照冯心芬的要求打扮好后,便跟着她一起下楼。走出大门时,正巧碰到夜锦深进屋。他一身倨傲、冰冷,清贵的并没有要和她们打招呼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