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律政娇妻 大结局

2017/12/3 14:42:3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律政娇妻

第001章:醉酒

阳光透过纱幔照进屋里,律微蓝抬手揉了揉有些痛的额头,“醉个酒而已,怎么会这么难受?”

她悠悠睁开眼,卷而翘的长睫微微颤了颤,入眼的是一片豪华的精致装修,律微蓝有些发愣,“这是丁姐定的房间吗?”怎么跟之前的不太一样?

不过有些宿醉的她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来自95lady.com

手机在一旁嘀嘀嘀的响着,她随手拿过,滑了下屏幕,“哥。”

话筒传来略显焦急的声音,“微蓝,你在哪儿?”

“我在哪儿?”律微蓝看了眼房间,“我在酒店。”

“你的房间里怎么没有人?”

“没人?”可是她明明在?

身为律师的敏感让她终于发现了问题,她揉揉头打算下床,然而一动扯痛了身上的某处,她顿时傻眼。

“微蓝?你怎么了?”对方明显是听到了她呼痛的声音。

“没,没事,我只是撞了下床角。”

“你在哪儿?”男声再次传来。

律微蓝皱了下眉头,“哥,你在哪儿,我去找你。阅读95lady.com

“我在酒店大厅,八点半我们还有要事要谈,现在已经八点十分了,你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好,我知道了,十分钟后楼下见。”说完,律微蓝切断电话。

可是她表面平静,内心里已经翻了天。

“怎么回事?”她拉开被子,看向自己。

结果不出意外的,她一夜情了,可是,她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一向洁身自好的她有些郁闷。阅读http://www.95lady.com/

算了,都是成年人,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她就将这件事抛诸脑后,去了卫生间简单的洗漱了下。

回到床边看向那皱巴巴的衣服,律微蓝揉了揉额头,衣服是不能穿了,可是,这间屋子里又没有其他衣服可穿,她总不能这么光溜溜的出去吧?

拿起手机打算跟丁可颜求救,然而手机号码还没拨出去,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律微蓝走过去,从猫眼往外看,是一个职业女性,她的手中似乎拿了一套跟她一模一样的衣服?

狐疑的打开门,律微蓝露出礼貌的微笑,“你好。”

对方微微颔首,“小姐,这是你的衣服。”

她并没有说是谁送的,不过律微蓝想,应该是昨晚那个人送来的。

出于礼貌,律微蓝接过后跟她道谢,“谢谢。版权95lady.com

关上门,律微蓝迅速的换衣,只用了八分钟就匆匆来到楼下。

大厅里有一抹耀眼的光辉,男人站在阳光投影下,身子拉的很长,他身着黑色的西装,恍若量身定制的贴合他的体型,也恰好的衬出他的气质。

律微蓝揉了揉脸,走过去。

“哥。”

男人回头,狭长的眸子里带着几分凌厉,不过在面对律微蓝的瞬间,眼底的凌厉消退,倒是多了几分暖意。

他伸手抚弄了下律微蓝的长发,“这么着急?是怕迟到吗?”

律微蓝挑了下眉,“怕你罚我。”

律云霄似乎笑了下,“丁姐去取车了,我们走吧。律政娇妻 大结局

“好。”

两个人才踏出酒店大门口,电梯叮的一下打开。

里面走出两个人,一个阳光朝气,另一个恍若踏着月色走来,他一身冷漠的气质,却掩盖不住那令人疯狂着迷的容颜。

阳光朝气的大男孩偷偷瞄了眼男人的侧颜,“佐少,昨天晚上……”

男人冷凝的嘴角弯了下,而后看向身后,“雷霆,你还敢提昨晚的事?”昨晚他醉酒,回到房间后,打算好好休息,结果竟然被一个女人给强了!

雷霆摸了下鼻子,“我去查下这件事。”

虽然他表面平静,可内心里早就咆哮了,到底是谁这么彪悍,竟然睡了佐铭城,她出来,他要膜拜。

佐铭城眯着眼看了下雷霆,“回西城。”

“哦,好,我去开车。阅读95lady.com”雷霆迅速的消失在了酒店大厅。

佐铭城看着手背上留下的指甲印,瞳眸变得幽深起来。

那个女人身材很好,够惹火。

眼前多了一辆宾利慕尚,雷霆下车拉开车门,“佐少,请。”

瞧他那副狗腿的样子,佐铭城就有些来气,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因为他的气息变化变得有些发冷,雷霆抖了下身子,讨好的看向佐铭城,“总裁,一会公司还有个会议要谈,算算回西城的时间,您再不上车,怕是来不及了。”

佐铭城迈开长腿,坐进了副驾驶。

雷霆松了口气,迅速的回到驾驶位上,驱车走人。

律微蓝与律云霄来到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公司,两个人被前台一路请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一进门,那个微胖的中年男人就热情的迎过来,“律少,律小姐,快请坐。”

律云霄先坐下,律微蓝随后就坐,而后将整理好的资料递给中年男人,“曹总,这是你与贵夫人提供的资料,不过我跟我哥看了下,觉得证据还是有些欠缺,所以来跟你商量一下,这个案子的人证物证方面。”

曹总的目光一直盯着律微蓝的胸口,看着那起伏的弧度他就移不开眼。

律云霄眸光变了变,而后巧妙的前移了下,挡住了律微蓝,他表情浅淡的看向曹总。

“曹总。”

那声音虽然淡泊,却任谁都听得出他略带不悦的情绪。

曹总是个精明人,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将目光收回,“咳,那个人证物证方面我能提供都提供了,其他就要靠你们律师去收集。”

律云霄点头,起身,“那好,其他的交给我。”

律微蓝收好资料跟在律云霄身边,一起出了曹总的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律微蓝就皱了下眉头,手捂住胸口,“老色鬼。”

律云霄看向她,“你该换一身更加保守的西装。”

听到律云霄的说辞,律微蓝轻轻扶额,“哥,领口已经到脖颈了,难不成找个麻袋将我整个人装进去?”

律云霄失笑,的确,微蓝的衣着很得体大方,只是身材太好,总是那么凹凸有致,所以……

收回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律云霄目视前方,“走吧,回去研究下案子。”

一辆路虎停在公司楼下,车窗下落,露出一张柔美女人的脸。

丁可颜笑着朝两人挥挥手,“律少,微蓝,这边。”

车子缓缓开动,律微蓝与律云霄两个人在后座上研究曹总的案子,丁可颜开着车还不时的看向他们,再看了N久之后,律微蓝抬头看过去,“丁姐,你看了我跟哥一路了,怎么了吗?”

丁可颜闪过一丝尴尬,笑笑说:“没,没什么。”只是昨晚微蓝明明不在她开的房间里,去了哪呢?

其实他们兄妹不知道一件事,就是昨天曹总的酒宴有问题,所以微蓝才会提前退场。

张了张嘴,丁可颜忽然将车停到路边,而后转身对着兄妹俩郑重道:“律少,微蓝,有件事要跟你们说一下。”

律云霄眼神闪了下,点头,“丁姐,你说。”

丁可颜吸了口气,缓缓道:“其实昨晚的酒宴出了点问题,我查过监控录像了,曹总敬微蓝的那杯酒,里面是加了东西的。”

“……”律微蓝脑子瞬间炸开,难怪,难怪昨晚她感觉身体有异样,而后匆匆离开,然后在房间里发生了那样的事,莫非是曹总设的陷阱?律微蓝越想下去越害怕,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律云霄皱了下眉,“微蓝,你是不是不舒服?”

律微蓝摇摇头,“没,没有。”心里却一片荒凉,若是曹总留下了她昨晚的证据,以此威胁她,她该怎么办?

看了眼律云霄,微蓝眸光闪烁。

丁可颜见律微蓝面色不好,心里有些起疑,打算回了西城的公司,找她单独谈谈。

一路上,在没有听到兄妹俩讨论案情的声音。

而另一辆开往西城的车里,倒是跟他们大有不同。

雷霆这个人就是个移动的广播台,走到哪里说道哪里,虽然佐铭城有时候也很想动手揍他一顿让他闭嘴,可是雷霆对他的衷心,没人可比,时间久了,佐铭城也就习惯了雷霆的作风。

雷霆见佐铭城闭目养神,开始巴拉巴拉的汇报今天开会的内容,“李董事想要撤资,希望佐少能给他一些补偿,佐少,不是我说这个李董事,他是不是白日梦做多了,竟想美事?他要撤资还希望我们给补偿?真是够了!”

第002章:昨晚的人

“还有齐少,区区两个亿就想拿到我们10%的股权,是不是脑子有病。”

“对了,还有那个彭小姐,整天的来咱们公司晃悠,搅的同事们都没有办法好好工作!”

“还有啊佐少,咱们公司最近打算新开发一个综艺项目,是以服装设计为主旨的一党真人秀,听林导说……”

被他说的实在受不了了,佐铭城忽然睁开眼看过去,“雷霆。”

雷霆还在继续说着,结果忽然被点名,他随口啊了一声,然后就发现旁边的气压有些低。

他看过去,干干的笑了下,“佐少……”

佐铭城面无表情,“闭嘴!”

雷霆用手在嘴巴上比划了一个拉锁的姿势,然后用手比了个OK的手势之后,目视前方安静开车。

然后几分钟之后,他听到佐铭城问他:“什么时候要开发的真人秀节目?我怎么不知道?”虽然这个想法听着还不错,可是身为最高裁决人,为什么他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反而是雷霆先一步知晓?

听着话里的不悦,雷霆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佐铭城,“那个,我是听叶姐说的。”

佐铭城眸色渐沉,“叶岚菱?”

“是,是啊……”明显的低气压让雷霆心理发颤。

其实雷霆心里苦,可是又说不出口,他真想给自己几个嘴巴,都怪他这张嘴,总是让佐少不高兴。

“很好。”佐铭城说了两个字之后不再开口,而是拿出定制款手机刷微博。

很好?

雷霆觉得,佐铭城现在很不好,因为佐少这个人,越是生气的时候就越是平静,就如此刻。

路程过半,雷霆话痨病开始发作,“佐少……”

佐铭城不作理会,继续看公司的微博。

见自己没有被理睬,雷霆也不在意,只是砸了咂嘴开始说:“一会的会议,董事们会对新开发的综艺节目进行裁决,总裁大人您觉得是同意的多还是否决的多?”

佐铭城皱了下眉,看过去,“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将你扔去非洲!”

雷霆顿时闭嘴,他皱巴着脸满心哀怨,一路上这么干巴巴的开车,他都快睡着了!可是佐少却不近人情的不让他说话,雷霆觉得心好累。

可算是熬过了几个小时,两个人终于回到了西城,雷霆将车开到公司门口,笑嘻嘻的下车给佐铭城开门,然后做了个请的姿势,“总裁大人,请。”

瞧他那副狗腿的样子,佐铭城就想一脚踹过去,不过还是忍住了。

他下了车,随手将手机抛向雷霆,“三分钟后出现在会议室,否则后果自负。”

雷霆顿时黑脸,他去停车场再到二十二楼的会议室,少说也要七八分钟,这是为难他的节奏!

不过佐铭城说了,他也不敢违抗,“是,总裁!”

说完,他迅速的开车消失。

佐铭城这才迈开长腿,走进公司大楼。

二十二楼的会议室里,早已坐满了董事以及各部门主管。

佐铭城的进入让原本嘈杂的会议室瞬间安静,几个年老的董事脸拉的老长,其中一人不悦的皱皱眉,“铭城,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佐铭城看了他一眼,而后坐上主位。

抬起手表看了下,“还有四分钟会议才开始,林董事,你在急什么?”

那冷漠的语气以及态度,让林董事顿时噎住。

他不悦的哼了声,而后低头看资料。

另外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说:“佐少别生气,林老只是关心咱们公司。”

佐铭城心底冷笑,就这个笑面虎还出来打圆场?

“听萧董事的意思,我佐铭城是不关心公司咯?”

萧董事一噎,也败下阵来。

看着一连两个董事被佐铭城秒杀,原本还有怨言的董事们,顿时歇了心思,毕竟佐铭城的冷漠是出了名的,还是不要拔那老虎须的好。

世界安静了,雷霆匆匆的从外面赶过来坐在佐铭城旁边,他拿出笔记本准备记录。

瞄了眼一旁站着的部门经理,雷霆看向佐铭城,见他点头,雷霆朝部门经理开口,“开始吧。”

女人得到许可,开始讲诉会议内容。

而另一边,回到律师事务所的几个人,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律云霄叫了事务所的精英们准备召开会议。

律微蓝却没有心思开会,她脸色发白的说:“哥,我有些不舒服,这个案子,我不跟了。”

律云霄抬手摸了下她的额头,而后点头,“好。”

律微蓝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门关上,开始发呆。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律微蓝瞬间回神。

“进来。”

丁可颜担忧的走进来,手上端着一杯热茶,“微蓝,听律少说你不舒服?”

律微蓝眼神闪躲,“嗯,有些头疼,大概是昨晚醉酒的缘故。”

丁可颜神色复杂的走过来,坐下,“微蓝,你昨天是不是……”

提到昨天的事,律微蓝平静的脸色顿时有些变化,同是律师,丁可颜自然知道律微蓝的样子是有事,她试探的开口:“你昨晚没有住在我开的酒店房间里,是不是……”

知道丁可颜要说什么,律微蓝揉了下眉心,说:“丁姐,我一夜情了。”

听到肯定的答案,丁可颜吐了口气,“就猜到是这样。”

那个曹总也真是作孽,竟然敢给律微蓝放料,他一定是不了解律云霄,否则,他又怎么敢当着律云霄的面打律微蓝的主意,真是活够了!

在西城,律家可是望族,虽然律微蓝在律家不受宠,可是律云霄对这个妹妹确是偏爱有加,从小到大捧在手心。也正是因为律云霄的存在,让律微蓝在律家的地位也不至于十分尴尬。

丁可颜有些心疼的拨弄了下律微蓝的长发,“真是难为你了。”竟然遇到了这种事情。

律微蓝也十分郁闷,她喝了口丁可颜递过来的茶,“丁姐,这件事暂时别让我哥知道。”

否则以律云霄的性子,就是曹总不死也会褪去半层皮。她倒不是圣母,只是现在他们接了曹总的案子,怎么着也得等案子结束在收拾曹总。

律微蓝露出一抹莫测的笑,丁可颜看着越发觉着她的样子有些像西城出名的腹黑律少。

张了张嘴,丁可颜最后只说了句好。

半晌两个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丁可颜想了想还是问道:“微蓝,昨晚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不是曹总,她倒是肯定,因为昨天微蓝离开的时候,曹总想走却被律云霄拦下了。

提到这个,律微蓝越发觉得头疼,她抹了把脸,看向丁可颜,“丁姐,如果我告诉你,我不记得那人的长相,更不清楚那人是谁,你信吗?”

丁可颜瞬间无语,她可以肯定律微蓝不是说谎,因为她的样子实在有些悲壮。

律微蓝皱皱眉,说出自己担忧的事,“丁姐,我倒是无所谓一夜情的事,毕竟我也是成年人,只是,我怕这是曹总的圈套,怕他留下什么证据。”否则怎么会那么巧她与男人一夜情了?还是在曹总加料之后?

丁可颜顺着律微蓝的话想下去,忽然觉得,事情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如果只是简单的一夜情还好,若不是,那可就……

脸色有些发沉,她说:“那怎么办?如果这事不告诉律少的话,那我们要怎么去查?”以律云霄的警惕,如果她们两个有什么小动作,他一眼就能发现。

律微蓝也正头疼这件事,因为律云霄对自己的事太过关心,往常只要她一动作,律云霄就知道她想做什么。

可是如今这件事,却是不能让律云霄发现的啊,否则自己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走一步算一步吧,总之瞒着我哥先。”律微蓝最后只能这样说。

两个人就这事研究了几个方案,丁可颜才走出律微蓝的办公室。

才一出门就遇到从会议室走过来的律云霄,丁可颜忐忑的瞄了他一眼,就打算离开。

“丁姐!”

律云霄的声音让丁可颜的心恍若提到嗓子眼,她刚要解释什么,就听到律云霄说:“微蓝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第003章:萌生的种子

闻言,丁可颜暗自松了口气,她笑着说:“微蓝可能是昨晚没睡好,所以才会不舒服。”

律云霄皱了下眉头,“昨晚微蓝似乎不是睡在隔壁。”否则自己敲门声那么大,她怎么会不开门?

听到他的话,丁可颜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要死了,她怎么能提昨晚!

丁可颜压下自己的心惊,解释说:“微蓝只是昨晚睡的太沉了。”

律云霄闻言没有过多怀疑,毕竟律微蓝有时候是睡着了叫不醒的。

“我去看看她。”

说着他敲开了律微蓝的门。

丁可颜拍着胸脯往自己的办公区走,好险,自己差点就说漏了嘴。

律云霄走近微蓝,“不舒服就回家吧。”毕竟在家里比在公司自在些。

律微蓝苦笑了下,“那还不如在公司。”

至少,她在公司是真的放松,而回家,只是看人脸色罢了。

律云霄有一瞬沉默。

“别想了,有我呢。”

他的话很温暖,律微蓝笑着点了下头,“嗯。”

佐氏国际传媒。

“来了,来了……”雷霆拿着一叠资料风风火火跑进总裁办公室。

佐铭城从一堆文件中微微抬眼,凌厉的眼神射向门口还挂着笑的雷霆,要不是看在他跟了自己那么多年又忠心耿耿的份上,真的好想把他从三十楼扔下去。

周遭的冷空气一下子降下来,雷霆讪讪的笑了笑,:“佐总,您让我查那天晚上的女人,我查到了,是西城律家的二小姐,叫什么蓝的。”

眼见着佐铭城手里的文件就要朝自己砸过来,雷霆立马打开手里拿着的资料,“叫律微蓝。”

说完,又翻了几页,自个儿嘀咕起来:“还真可怜,爹不亲,娘不爱的,虽然是个大小姐却被硬生生说成二小姐,任由后妈的女儿骑在头上,混得可真不怎么样。从小到大,除了哥哥律云霄疼爱之外,在律家几乎没人把她当回事,毕业了之后直接去律氏事务所当律师。”

佐铭城原本低下头看文件,任由雷霆自己在那边碎碎念,当听到律云霄三个字时,翻文件的手一下子顿住,凌厉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更加阴狠起来。

“律云霄?”出口的声音让雷霆有种置身冰谷的感觉。

虽然常年在冰谷生存,但这次雷霆有种冻到骨髓的感觉,“对,就是那个律氏事务所的金牌律师,律云霄。”

眼中的阴狠更甚,脑海中好几个凄凉的画面一闪而过。

佐铭城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律家,律云霄,律微蓝,很好,非常好!

雷霆看到佐铭城眼中的阴狠,狠狠的抖了一下身子,当佐铭城在朝自己看过来时,雷霆一下子也认真起来,他知道佐铭城接下去要问什么了,几年下来,这就是默契。

“那天晚上,曹氏公司的曹总宴请律家兄妹,曹总是个出了名的老色鬼,他在律微蓝的酒里下了药,可是从监控录像里看到的是律微蓝喝醉酒,走错了房间。”

毕竟那家酒店虽然很高档,但是房间排号实在变态,房间号520和502是排在一起的。

佐铭城微微靠在真皮工作椅上,修长的手指有节律的敲打着办公桌,眼中的阴狠一点点的褪去,转而变成一抹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我记得曹总对我们海景湾那块地很感兴趣,降价百分之十卖给他。”

“百分之十?”雷霆惊呼一声,百分之十,那可是几百万啊,不,不对……海景湾那块地虽然不错,但是那块地权属佐氏,现在据说政府打算用那块地做绿化,在批文下来之前,把这块地卖出去,虽然降价百分之十,却总比白白被征用好,而曹总就财地两空了。

虽然不清楚明明一只手就可以捏死的曹总,佐铭城还要这么费心思去整他,雷霆还是放下资料,转身去办佐铭城吩咐的事情。

佐铭城握着雷霆给的资料,眼睛渐渐的冰冷,现在还不清楚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是谁开始的,既然已经开始了就没有停下来的道理了。

律云霄还是有些担心律微蓝,让丁可颜留下来陪着律微蓝,微蓝这时才放下所有的防备,靠在丁可颜的肩膀上,丁可颜轻轻的抱着微蓝,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子的事情,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安慰她。

微蓝叹了口气:“丁姐,你说我以后怎么办才好,这件事情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哥哥讲才好!”

可颜皱了皱眉:“现在律少正在跟曹总谈案子的事情,真不知道到时候律少知道这件事情后会是什么样子,你还记得你昨天晚上的人长得什么样子么?”

微蓝无奈的摇摇头,她哪里还记得昨天的人长得是什么样子,她被下药以后,头一直昏昏沉沉的,意识不清楚,醒了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成了早上的一幕了,还差点被哥哥发现。

丁可颜看着微蓝疲倦的样子:“要不你先好好的睡一觉,等你睡醒了之后我们再从长计议,这个曹总是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然当着律少的面给你下药,相信你哥哥不会放过他的。”

“嗯,好!”微蓝实在有点累了,靠着可颜的肩膀就睡着了。可颜看着微蓝睡着了这才把她安顿好。

出门在走廊上看见了曹总,瞬间觉得恶心之极,不自觉的用手拍拍胸口,庆幸还好今天没吃多少东西。转身便想离开,不想被曹总看见了:“丁小姐,这急急忙忙的准备去哪里呀?”

丁可颜不由的心里暗叫不好,出于礼貌还是用尽全力挤出一丝微笑:“原来是曹总,曹总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有点事儿想去找律少,先走了。”

曹总忙拦住丁可颜:“刚刚我还看到微蓝了,怎么这一下子就没看到人了?她不会是哪里不舒服吧?”

丁可颜看着眼前的曹总恨不得狠狠抽他一巴掌,这不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吗?“微蓝没什么事,有劳曹总关心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曹总还要拦着可颜,正好这时律云霄过来:“丁姐,你怎么在这里?原来曹总也在?”

“我也是刚好遇见丁小姐,正好我也有点事情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商量事情了。”看着律云霄来了,曹总赶紧找了个理由溜走了。

可颜看着曹总的身影给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律云霄看着丁可颜,有些不解:“丁姐,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有点奇怪,你好像特别不喜欢这个曹总。”

可颜白了一眼:“谁喜欢他谁倒霉,我讨厌他才不会走霉运。”

律少忍不住一笑:“丁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嫉恶如仇了。对了我过来是想问问微蓝的怎么样了,要不要请医生过来看看?”

丁可颜忙拦着他:“微蓝只是累了,现在已经睡下了,你就不要去打扰她了,她休息一下就好了。”

“哦,这样啊,那也好,就让她休息吧。”

这几天律云霄一直在处理曹总的案子,微蓝这几天借口身体不舒服一直待在家,也是为了躲着这个曹总。

这个家对微蓝来说虽然一直不温暖,但这个家中律云霄一直都很宠爱这个妹妹。继母和她的女儿在明面上不会给微蓝太多的难堪。

微蓝一个人站在窗前发呆,这几天脑子里什么事儿也不想去想,什么事儿也不想去做,一个人看着太阳升起又落下。

在这个家除了律云霄似乎也没人在意这个女孩子的存在,微蓝觉得这样子也好,至少她们不会来烦自己,可以给自己一点多的空间。

律云霄这天很晚才回来,第一时间就是去微蓝的房间,轻轻的敲了一下门:“微蓝,你在吗?”见微蓝没有反应,再敲门:“微蓝,你在不在?”

这时一个和微蓝年龄相仿的女子走过来,看着律云霄,满不在乎的说道:“我说大哥,律微蓝一整天都是这样子,也不下来打个招呼,也不知道是谁惯着她这脾气的。”

说话的正是微蓝继母的女儿律微薰,她明明比微蓝小一岁,却一直自称律家的大小姐,而律父对微蓝这个女儿没什么好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律云霄也不理她的话:“微蓝一天都没下来吃饭?”

“可不是吗?阿姨做了饭也不下来吃,难不成还要刻意送到她房间去?”律微薰说着笑了下,“她以为自己是谁?一个害死亲妈的女人,还当自己是律家大小姐呢?”

律政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律政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甜妻翻身:总裁大人,送上门!19章(第0019章 逼死强迫症)

    原标题:甜妻翻身:总裁大人,送上门!19章(第0019章逼死强迫症)小说书名:甜妻翻身:总裁大人,送上门!第0019章逼死强迫症司皓锋穿着V设计师亲手设计的纯黑色西装,微微弯着的臂弯里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扶着他。程丹汐唇角挂着甜甜的笑,灵动的大眼睛不着痕迹的四处瞅着。从车中下来开始,她就要扮演一位端庄温婉的三少夫人。当众秀恩爱什么的,她最喜欢了。尤其是司皓锋愿意带着她在程馨莹的订婚宴上演打脸模式,这让她的演技飙升,心情倍儿好。“三少。”娇柔的女音含着欣喜之意。浓郁的香味扑鼻,一抹傲人的身姿飘然而至

  • 神秘老公在枕边19章(第19章:不该对她有侧影之心)

    原标题:神秘老公在枕边19章(第19章:不该对她有侧影之心)小说名称:神秘老公在枕边第19章:不该对她有侧影之心果然不多一会儿,傅南川走了上来。不过傅南川并没有在意她,甚至若无其事的从她面前走过上楼,几乎昨天一样。夏晨曦咬了咬唇,暗暗的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转身追了上去,“傅先生。”不过傅南川并不打算理会她,夏晨曦快步的追了上去拦住了他,她不由自主的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恳求着说道:“傅,傅先生。我能求你帮个忙吗?”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他开口求救,她甚至都没有想过,开口请求他帮助

  • 报告总裁:你的挚爱刚离婚19章(第十九章 如果我们都活着,我要你!)

    原标题:报告总裁:你的挚爱刚离婚19章(第十九章如果我们都活着,我要你!)小说名字:报告总裁:你的挚爱刚离婚第十九章如果我们都活着,我要你!“总裁,快醒醒。”他整个人烫得很,凤眼半眯着,像是有在看我,又像是还陷入昏沉。大boss身体一向很好,这一病竟会这么严重。我用力地拍着门,暗暗咒骂城市的排水系统不好,全部都拥入这隧道。再看附近还停留着两辆车,不远处我还看到一个女人面露恐惧地拍着车门。而我后面那辆车,一个男人发狠地砸着车窗,却无济于事。水很快就没过了腰,我提了一口冷气,想到了前段时间京都发生的

  • 史上第一宠妻19章(第19章 好,我们结婚)

    原标题:史上第一宠妻19章(第19章好,我们结婚)书名:史上第一宠妻第19章好,我们结婚叶景丞被逼近角落里,对方一个拳头袭去,叶景丞身子一偏,从对方的腋下闪出,并攻击对方没有任何防备的侧腰,那拳头出击非常的快,让人花了眼。对方反应过来,转身要踢叶景丞,却被叶景丞闪过,一个侧踢,对方直接摔到趴在擂台上,一动不动。裁判上前倒计时,那人却再也没爬起来。戏剧般的,叶景丞居然赢了,还真的只用了一分钟时间。现场一片欢呼,叫嚷着,甚至还有人大喊,容九儿的男人就是不一般。唐凌知道叶景丞的身手,所以一点儿都不担心

  • 溺爱成瘾:皇妃太诱人19章(019 愚昧)

    原标题:溺爱成瘾:皇妃太诱人19章(019愚昧)小说名称:溺爱成瘾:皇妃太诱人019愚昧简鈊思索片刻才缓缓说道:“奶奶,这粮食我们奉献上去,而后可高价向其他无灾祸地方收购来应一时之急。”简钧安闻言双眸顿时一亮,“娘,就像五年前的蝗灾一样。我们向其他无灾害地方收购粮食,以作为储备!然后在高价卖出!”说完不由赞赏向简鈊点了点头。得到赞赏的目光简鈊难免有些得意,对于这个灾情她根本无心关心。没有想到随便一个想法,就得到自己的爹爹的赞赏,还没有得意一会儿,便听见老夫人冷冷说道,“愚昧!”转后对着坐在一旁,

  • 全球缉爱:老婆别乱跑19章(第十九章 来一场办公室恋情?)

    原标题:全球缉爱:老婆别乱跑19章(第十九章来一场办公室恋情?)书名:全球缉爱:老婆别乱跑第十九章来一场办公室恋情?“是,贺总,我这就去调查。”祁郑恭敬地点了点头,见贺瑜安没有其他吩咐了,转身走了出去,立即着手处理他刚刚吩咐的工作。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时间,黎瑾菲担心母亲的情况,急急忙忙地就要往医院窜。没成想,却在盛光集团的大门口,被贺瑜安给拦了下来。“贺总,我已经下班了,请您让一下,谢谢。”黎瑾菲态度恭谨地对现在身前的男人说道。那姿态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偏偏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端庄美感。看的贺瑜安

  • 陆少的头号宠婚19章(019:神秘病人)

    原标题:陆少的头号宠婚19章(019:神秘病人)书名:陆少的头号宠婚019:神秘病人陈萌没想到会在这时候碰见林宇航,在对上他担心的眸子时,脸上讪讪的笑容微妙的变的有些尴尬:“林先生,让你担心了。”林宇航几乎是快步走近到陈萌面前,紧张的在将陈萌上下扫视一遍确定她并无大碍后,这才算是彻底放下心:“你到底去了哪里,我到处找你,打你电话也不接,去你经常出入的地方你也不在,医院你也不来上班;小美说你只是去出外诊,到底是什么样的外诊,能让你失踪两天之久?”面对林宇航的追问,陈萌求救般的看向小美;可小美这个人

  • 远古美食家:吃货要翻天19章(第十九章:竟然拒绝了?)

    原标题:远古美食家:吃货要翻天19章(第十九章:竟然拒绝了?)小说名称:远古美食家:吃货要翻天第十九章:竟然拒绝了?乔芽当然知道尘心里在想什么,无非就是雌性的实力太差,跟着一起去狩猎,那根本就是拖后腿的行为,不过她跟村里的雌性是一样的么。这样想着,乔芽很不客气的说道:“别小看我,难道你忘记了我的实力可不比你差。”想当初在山洞相遇的时候,她可是跟他打了个平手,这个男人不会就忘记了吧。好吧,乔说的是实话,可是跟着一起去狩猎,这真的不是一个好主意,如果是别的深林还好说,可是明天他们可是准备在去一趟骨原

  • 限时妻约:总裁老婆不好惹19章(第019章 激动再起)

    原标题:限时妻约:总裁老婆不好惹19章(第019章激动再起)小说名字:限时妻约:总裁老婆不好惹第019章激动再起安夏在顾婆婆焦虑而苍老的呼唤声中,终于逐渐清醒神志。醒来后看到顾婆婆正死死地拉住她,眼中尽是焦急和惊恐,她一把扔掉那手里的钢筋,扶助她外婆恐慌道:“外婆,你的眼睛有没有事?”眼前的顾婆婆脸上血迹已经干涸,暗红色血块凝固在发迹和眼角处,模样显得十分触目惊心。但她神志清醒,说话依旧依旧中气很足,“没事,外婆没事。”“不行,我得带你去医院,咱们去医院。”安夏自顾自地道,虽然是在和顾婆婆说话,

  •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19章(第十九章 离开宴席)

    原标题: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19章(第十九章离开宴席)书名: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第十九章离开宴席宋茗微微微一笑,看曾氏那样,心里暗道,谁不想活了敢让他脱衣服不成?玄亲王落座之前扫了眼宋茗微这桌,宋茗微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那一身白衣红纱衬地她两颊酡红,她似乎轻笑了声,鲜活地有些不像话。对,不像话!她不知道,男宾这多少人正透过屏风那些缝隙目光发直,一个个地豺狼似的。这班牲口!允祀眯起了眼,一会儿便请他们到玄亲王府做个客,操练场到夜里空旷地很,倒是适合比一比。随着喜婆那句送入洞房,盛怀安就朝宾客席这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