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豪门离间计 大结局

2017/12/3 14:32:1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豪门离间计

第1章 精心安排的出轨

暮色一层层染了上来,团团雾气从海面上缓缓浮起,霎时间将这浩瀚无际的大海装饰成了人间仙境。95女性网

“魅力”号游轮破开雾气,在这梦幻般的布景上匍匐前行,站在甲板上的游客不时发出一阵阵惊呼,纷纷被这壮美的海上夜景所折服,唯独一个人始终不为所动。

这个人,便是乔安暖。

此刻,她正手持相机,站在二层观景舱的一扇舷窗外,看着窗内忘情激吻的一双男女,唇边笑容诡异。

情戏中的男主角不是别人,正是她新婚不久的丈夫。

果然,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这个花少,她不过略施小计,顾北辰便乖乖上钩了。

“顾北辰,任你绝顶聪明,也想不到这个女人是我给你找的吧。”乔安暖得意地嘀咕道。说明95lady.com

同时,她手中的相机也没闲着,“咔嚓咔嚓”一连拍了十数张。

有了这些照片,她就能如愿跟这个男人离婚了。

一周前,顾家和乔家联姻的消息,曾造成整个A市的轰动。

新郎——顾北辰冷酷俊美,气质矜贵,无数女人趋势若骛,为之倾倒;而他,也不负一身的好条件,百花丛中过,是A市出了名的情场高手。

新娘乔安暖也是美貌惊人,是上流社会中艳压群芳的名媛。

气派的婚宴,加上如此引人瞩目的新人,至今仍是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热门话题。

然而,任谁也没想到,这看似金童玉女般完美的一双璧人,却在洞房之夜,坐在房间内互不理睬。说明http://www.95lady.com/

新娘乔安暖还拿出离婚协议书,让顾北辰在上面签字。

不料这一要求被顾北辰当场拒绝,恶狠狠地撂下一句:“乔安暖,想和我离婚,下辈子吧!”

之所以结婚,她都是为了夺回乔家的财产,那是属于她母亲留给她的东西,只要她拿回来了,这场婚姻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而眼前,她精心安排了这场“请君入瓮”的局,正进行的异常顺利。

顾北辰一步步地陷进她预设好的圈套中,只要出轨的罪名一经坐实,她便可以名正言顺地结束这场有名无实的婚姻,重获新生。

看着相机中那一双男女忘我缠绵的镜头,她不由自鸣得意起来。

她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坐拥无数女人的男人了!

拍完照,乔安暖兴奋地收起相机,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此时,观景舱的舱门咚地一声开了,五六条彪形大汉突然从内迅速蹿出。95女性网

转瞬间,乔安暖已经被团团围在了中央。

“怎么回事儿?”

乔安暖一时没弄清楚状况,警惕的回身。

只见顾北辰不紧不慢地从舱走了出来,笑容邪魅,一袭睡衣松松垮垮搭在身上。

而刚刚与他接吻的那个女人,也被其他几个保镖控制了起来。

“老婆大人,照片拍的还满意吗?”顾北辰走到乔安暖跟前,戏谑地问道。

乔安暖暗暗一惊,旋即恢复镇定,装傻道:“什么照片?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

顾北辰双眼倏然眯起,给身边那名保镖递了一个眼色。来自95lady.com

保镖会意,箭步上前,一把夺过乔安暖手中的相机,交给了顾北辰。

等她回过神来,顾北辰已经在把玩那台相机了。

“还给我!”

乔安暖气得不轻,那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拍到的照片啊!

“还给你,然后让你好去揭发我,迫使我跟你离婚,对吗?”

顾北辰眼神中的笑意逐渐褪去,眼底只剩下凛然的怒意。

他摆了下头,示意保镖将乔安暖押进房间。

“放开我!”

乔安暖费力挣扎着,可不管怎么使劲,就是徒劳:“顾北辰,你自己管不住下半身,新婚一周就出轨,我离婚不行吗?”

“老婆亲自给找的女人,我怎么着也得享用一下,免得辜负老婆的一片用心,不是吗?”顾北辰冷哼一声。

乔安暖心中方寸大乱。

难道自己的计划早已被对方识破,他知道,这女人是她找来的?

顾北辰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莞尔笑道:“乔安暖,世上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利用和我结婚拿回财产,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你当我顾北辰是什么人?”

完了!

乔安暖心知计划完全败露,不免一阵心虚。说明95lady.com

“不过,凡事都是可以商量的。”

顾北辰顿了一下,从旁边桌上拿了一份文件丢给乔安暖:“把这个签了。”

“这是什么东西?”乔安暖疑惑地问道,随手翻看起来。

“婚后协议。”

顾北辰直截了当的道:“既然咱们是以合作形式结婚,你有你的目的,我也有我的目的,在我的目的还没达到之前,不能离婚。”

乔安暖皱了皱眉,她看到面前这个冷酷的男人脸上并没有开玩笑的成分,不由有些犹豫。

的确!

她是利用了他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甩手走人确实有些卑鄙,可她也是迫不得已的。

只是,乔安暖也知道,顾北辰是商人,在A市更是赫赫有名的无情之人,自然不会乖乖让人利用。

想到这,乔安暖不由翻开合同。

内容倒不会很复杂,就是要协助顾北辰达到自己的目的,唯一一个漏洞就是,没有限定时间。

“为什么这上面没有期限,要是你一辈子没完成,那我岂不是就没办法和你离婚?”乔安暖不满地说道。

“你就那么想和我离婚?”顾北辰眸光微沉,阴冷的问。

当然了……乔安暖差点脱口而出。

在她心里,婚姻必须和爱情挂钩,没有爱情的婚姻,说到底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结合,她不愿这样蝇营狗苟地生活。

更何况,她还要等唐御深,她恋了四年的大学学长,她想要结婚的人是他!

见乔安暖半天不说话,顾北辰再次开口:“一年,一年后只要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们就离婚。”

一年?

乔安暖在心里默默计算着,现在距离唐御深回国的时间恰好是一年。

一年,一切都还来得及。

“好,那就一年。”

乔安暖答应了下来,但她心里有有些好奇:“我很好奇你的目的是什么,说出来,也许我们可以同心戮力,共同完成。”

这样……我们就可以尽早离婚了。”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了,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守好一个人妻的本分,不要在外面沾花惹草,否则的话,我有办法摧毁你想要得到的东西。”

顾北辰一字一顿地说道,语气里有不容置疑的威严。

乔安暖闻言心中不满:“是你不要到处寻花问柳才对吧?还有,你都提了条件,那么我也有要求。协议期间,如果在一些需要体现夫妻关系的正式场合,我们可以牵手或拥抱,但绝对不能有进一步亲密的行为,否则,我不干!”

顾北辰点了点头,算是对她所提出条件的接受。

随即忽然换了一张脸似的,揶揄的笑道:“老婆,以后请多指教;还有,在回家之前,你还是先想好怎么应付我妈吧。”

乔安暖不明所以,为什么要应付你妈?

第2章 想让我放开你,下辈子吧

结束了一周的旅游观光,“魅力”号游轮终于停泊靠岸。

第二天一早,乔安暖和顾北辰一起回了顾家。

顾家大宅坐落在A市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地段,这里商厦林立,人烟阜盛,能到这里定居的非富即贵;顾家作为A市声名在外的几大家族之一,在这里自然有着居之不疑的名望。

甫一进门,乔安暖便暗暗吃了一惊。

客厅内,顾北辰的父母,还有她自己的的父亲乔兴昌,继母白芷岚正分宾主坐着,面色凝重。

发生什么事儿了,为何脸色都这么严肃?

“爸、妈,我们回来了。”乔安暖走上前去问好。

顾夫人一看到她,立马从鼻孔里哼出一道冷哼:“哟,还知道回来呢。”

乔安暖一愣,还没从婆婆的话里反应过来,便被父亲乔兴昌声色俱厉的喝道:“乔安暖,你给我跪下!”

“爸,发生什么事了?”

乔安暖不明所以,自己怎么刚进门就成了众矢之的。

“你还敢问我?”

乔父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结婚第二天就不见你人影,直到今天才回来;难道你不知道,作为新媳妇,第一天要给长辈奉茶,第三天要回门?一点礼数都不懂,别人还以为我乔兴昌不会教女儿呢!“

乔安暖愣在那里,扭头恶狠狠地瞪了顾北辰一眼。

那个混蛋从没告诉自己顾家还有这么多规矩,而且,为期一周的蜜月之旅,他当时是举双手赞成的,怎么倒头来这个黑锅全给自己背了?

这顿骂挨得真冤!

顾北辰倚在门框上,冷眼旁观,并没有想要出来帮忙解围的意思。

乔安暖气壑填胸,赶紧向婆婆解释:“妈,爸,你们误会了。”

“误会?我们可不敢误会你。”

顾夫人打断她,装的语重心长的说道:“安暖,不是我要说你;你既已嫁为人妻,就应该遵守妇道,好好相夫教子。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连续几天彻夜不归,就连新婚那天床单上都没落红,顾家真是丢脸,娶了个破鞋当儿媳。”

乔兴昌一听,胸中怒意更甚:“亲家母,别说了,听闻顾家向来以家法严厉著称,今天不用您动手,就由我来替您效劳,好好教训这个不孝女。”

“这可是你的亲骨肉,你下的了这个手吗?”顾夫人眉毛一挑,质疑道。

“这个不必您操心。”乔兴昌铁了心要教训女儿。

“小兰,去书房把鞭子拿过来,交给亲家!”

顾夫人口中的小兰是顾家的佣人,在顾家已经呆了三年。

不一会儿,小兰果真拿了鞭子过来,交到了乔兴昌手中。

那是一根拇指粗细的黑色牛筋鞭。

顾北辰看这阵仗是要真打,连忙冲过去抢乔兴昌手中的鞭子:“爸,先别打,安暖她……”

可他话还没说完,乔兴昌手中的鞭子便已甩了下去。

啪——

鞭子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乔安暖背上。

痛!

这一鞭力气够重,几乎没有什么保留,疼得乔安暖脸都白了。

她又急又怒,冷眼瞪着顾北辰。

这混蛋是一早就算计好的吧,为了报复她利用他结婚,故意袖手旁观看戏。

“妈,您真的误会了,几天来我一直都跟北辰在一起,至于您说的落红……您一定还不知道吧,北辰一定要喝醉了,才能做那事儿;新婚那天晚上,他连碰都没碰我一下,怎么会有落红。”

乔安暖语气委屈,我见犹怜地说道。

“你——”

顾北辰本来还在因了她被打而心疼,此时被她忽然反咬一口,一时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顾夫人听完也愣住了,不由得疑惑地看了儿子一眼。

她儿子除非喝醉酒才能行男女之事?没喝酒就……不行?

乔安暖见事情有了转机,借风使舵,继续可怜兮兮地道:“北辰,你跟妈解释解释啊,别让她误会我。”

看着顾北辰脸色由青转白,继而由白转黑,她心底冷笑不止。

见事情躲不过了,顾北辰只好强作镇定,扬笑道:“妈,小暖几天来确实跟我在一起,至于我是不是只有喝醉了酒才能干那事儿……”

顾北辰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然后眯了眯眼,走过来一把拽起乔安暖,继续说道:“老婆,要不趁我现在没喝酒,回房试试看?”

乔安暖气结,忽然有种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的感觉。

客厅里的几个长辈闻言一脸尴尬,沉默半天的顾老爷终于开口:“大白天的,别在外面说这种事,北辰,你还不赶紧带安暖回房间处理伤口?”

“失陪了,岳父大人,等安暖身上的伤稍好一些,一定带她登门拜访。”

顾北辰微微鞠了个躬,扶着乔安暖回了卧室。

回到房间,他将乔安暖安置在了沙发上。

“怎么样,你还好吗?”

“托你的福,我还死不了。”乔安暖脸色难看,咬牙切齿地道。

过了一会,她觉得痛感稍微轻了些,便径自进了浴室。

血渍透过她纯色的打底衫映了出来,一道醒目的红色,像一条蜿蜒的赤练蛇,跗在她的背上。

她将衣服一层层褪下,每褪掉一件,都疼得她龇牙咧嘴。

这个老家伙,下手也忒狠了点!

乔安暖含着泪花,在心中怒骂。

她用热的毛巾拭去了背部的大量血迹,然后一手持药,一手拿棉签在伤痕上慢慢涂抹。

由于伤痕在背部,她涂抹的十分吃力,棉签够不着的地方,根本无法涂抹。

就在此时,浴室的磨砂玻璃门被顾北辰一把推开了。

他甚至连门都没敲,几乎是直接闯了进来,箭步来到乔安暖身边,不由分说地从她手中抢过棉签,说道:“我帮你。”

“谁允许你进来的,我不需要你帮忙。”

乔安暖忍住剧痛,厉声喝道,胡乱将衣服往上一拉,遮住裸露出来的身体。

衣物不可避免地擦碰到伤口,又一阵钻心的疼。

“别忘了咱们的契约,不能有过分亲密的举动。”语毕,她复褪下一半衣服,开始自己上药。

顾北辰闻言,脸色忽然难看了起来。

仅两秒钟后,他又忽然变了个人似的,霸道地从乔安暖手中夺过药瓶,说道:“你逞什么能?自己明明做不到,而且,我只是替你上药,没有要对你怎么样。”

乔安暖心中懊恼,但背后传来的疼痛使她脸色苍白,无力争辩。

从浴室出来,身心俱疲的乔安暖趴在床上,很快睡熟了。

顾北辰看着她恬静的侧脸,深深地想着:乔安暖,想让我放开你,下辈子吧。

第3章 演技到位,好评

一晃三天过去了,乔安暖背上的伤势已无大碍,基本恢复如初。

今天,顾北辰下班比以往还要早,乔安暖看到他回来,似有些诧异:“老板光明正大的早退,真的合适吗?”

顾北辰穿着一套西装,淡淡的道:“正因为是老板,我早退谁敢说什么?而且,我回来是要跟你一起回娘家。”

“结婚三天不回门,今天回哪门子的娘家?”

乔安暖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打心里排斥道。

“那天我跟你爸说了,等你伤好以后就带你回门拜访,既然要做戏,那么自然要做足了,省的外面的人说闲话,你说呢?”顾北辰将问题抛回去。

乔安暖听他说的在理,虽然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婚后契约还在,也只能配合他了。

“好吧!”她终于松口答应道。

“那你准备一下,我下面等你。”顾北辰起身去车库提车。

乔安暖换了套衣服,化了淡妆,又准备了几份像样的礼物,大包小包地出了门。

顾家离乔家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很开,车子在乔家大门前停了下来。

鎏金对开大门,汉白玉栏杆,盘旋而上的水磨阶梯,哥特式屋顶,无比熟悉的场景,却让乔安暖心生厌恶。

如果可以,她宁愿这辈子都不回这个家来。

“走吧,别愣着了。”

顾北辰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乔安暖,率先提着大包小包进门了。

出来迎接他们的是白芷岚,乔安暖的继母!

“终于来了,都等你们半天了,快进来。”

白芷岚满脸堆笑,热情地接过两人手中的包,引着两人进了客厅。

乔安暖不声不响地进门,心中百感交集。

“安暖,你又瘦了,是不是最近没好好吃饭?来,先吃个水果。”

从顾北辰和乔安暖一进门,白芷岚就没闲着,端茶倒水,切水果,忙进忙出,热情周到,这让乔安暖对她更加反感。

“这些戏码,预演几十遍了吧,是不是演给我爸看的,演技挺到位,好评。”

乔安暖说的很讽刺,语气更是咄咄逼人。

顾北辰微微诧异,看出了乔安暖和这个继母之间的端倪。

白芷岚难掩尴尬的脸色,笑容僵硬在脸上。

这时,楼上却传来了一道深沉而严峻的男中音:“乔安暖,怎么跟你妈说话的,你对长辈就这种态度吗?”

说话的人是乔安暖的父亲,只见他穿着家居服,面带怒意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抱歉,我只有一个亲妈,可没有两个。”乔安暖嘲讽的冷笑道。

“放肆,说话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乔父的声音愈发威严。

浓浓的火药味在客厅里蔓延着。

“老头子,难得女婿上门,快别吵了。”

白芷岚站了出来劝道,继而转头问顾北辰和乔安暖:“你们先到大厅里坐,稍等一会,我去炒两个菜。”说完,出了客厅向厨房走去。

乔安暖看了一眼乔父,冷哼一声,无意继续吵下去,转身上楼。

身后,顾北辰眼神探究的看着乔安暖的背影,若有所悟。

晚饭过后,乔安暖连声招呼都没打,就拽着顾北辰离开了乔家。

……

夜晚,华灯初上,街道两旁霓虹灯闪烁,预示着精彩的夜生活要开始了。

心烦意乱的乔安暖没有选择回顾家,而是让顾北辰开着车,带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逛。

顾北辰看出她心情不好,自然是默默陪同。

街上人群熙来攘往,车辆川流,热闹非凡。

“你熟悉附近的酒吧吗?”乔安暖忽然转头问道。

顾北辰一愣:“你要喝酒?”

结婚那天,他见识过乔安暖的酒量,不过半杯下肚,就面色潮红,晕头转向,今天竟然主动提出喝酒。

乔安暖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嗯。”顾北辰点头,调转了车头,飞快的往酒吧方向开去。

借酒消愁,在这一点上,男人和女人似乎有共通之处。

灯光暧昧的“伯爵”酒吧,是都市中红男绿女逢场作戏的舞台,半个小时后,顾北辰的车子停在门口。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停车。”

顾北辰特意交代道,乔安暖下车后,并没有要等他的意思,进了酒吧后,立马冲到吧台点了一杯威士忌,脖子一仰,一口气全部灌了下去。

辛辣的酒贯穿她的喉咙,使她呛咳了好几声。

耳边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台上的驻唱歌手,正在唱五月天的《如烟》。

乔安暖心头蓦然一动,突然借酒壮胆的冲上驻场台,从歌手手中抢过了话筒。

台下开始有人起哄,口哨声叫和叫好声混成一片,无数道目光齐刷刷投向了台上那个醉眼迷离的女人身上。

乔安暖清了清嗓子,问调音师要了一组梯音,开始缓缓唱了起来……

七岁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乔安暖没有唱歌的天分,但她唱得如此用心,以致在这乌烟瘴气的酒吧内听来,竟是如此动人心弦,催人泪下。

这一幕恰好被停好车赶来的顾北辰看到。

“这女人,还真是不安分!”

顾北辰皱着眉,越过人群,打算去吧台上的女人拉下来,可还没走几步,他就被人喊住了。

“顾总?”

叫顾北辰的人是顾氏集团最近合作的一个公司老董,他被迫停了下来,跟对方寒暄了几句……

另一边,乔安暖一曲完毕,从台上下来,继续走到吧台点了杯酒。

这时,几个原本在台下看好戏的男子突然走了过来,将乔安暖团团围住。

“小妞,唱得不错,来,陪哥走一个怎么样?”

刀疤男酒气冲天,看来也喝了不少,边说边递了一杯酒过去。

若是放在平时,乔安暖见了这些地痞流氓都是绕道走,唯恐避之不及惹出什么麻烦。

可今天她借着酒劲,胆气也壮了些,竟上前一把推开了刀疤男,厌恶的说道:“滚开,你谁啊你,我跟你很熟吗?”

“这小妞有脾气,我喜欢。”

刀疤男醉醺醺地指着高脚椅上的乔安暖说道,然后一个趔趄,顺势就要往乔安暖身上趴去。

豪门离间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豪门离间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古城迷踪:千年怨陵10章

    原标题:古城迷踪:千年怨陵10章小说名字:古城迷踪:千年怨陵第10章:蝙蝠大烤“各位旅客们,大家好,飞机已经抵达昆明”空中小姐甜美的声音响起,打断了邱子卿等人的思绪。旅客们纷纷拿起自己的行李朝出口走去,蓝雨等人再在人群中找查理和潘燕儿却连个人影儿也没见到。“人呢?”穆小米脖子伸得老长,四处寻找。“伸手实在太快了!”慕容轩感叹了一声。“那个!”蓝雨回头又看了看查理曾经坐过的位置,有些怀疑地问:“你们确定查理这个人曾经出现过?”这句话一出口更让大家怀疑刚才在飞机上看到的一切是否真实。四人走出机场,打

  • 我的非常女领导10章

    原标题:我的非常女领导10章小说:我的非常女领导第10章妩媚红娜黑影对茉然说:“给你一个选择,我把你送到南方去一所大学任教,你考虑一下,如果可以,今晚就走。”茉然想起了他和我的对话:“毕业我们就结婚吧。”“恩,我们把第一次留在我们的新婚之夜。”她心想:“我不能连累我,自己也不配再和他在一起,我得离开。”“让我要再见一次他。”“好,我开车在楼下等你。”茉然打通了我的电话,睡意朦胧中的我很吃惊在半夜接到她的电话。“小北,你到我宿舍楼下,我有事跟你说。”“很急吗?”“很急。”“那好,我马上就过去。”电

  • 性感女神爱上我10章

    原标题:性感女神爱上我10章小说名字:性感女神爱上我第10章不作死就不会死女演员如临大赦,连滚带爬的跑了。“你怎么能这样!”旁边传来了一道娇斥声。陈景龙扭过头去,却只看见萧若晴阴沉着脸走了过来。“你还是人吗?你就是一个人渣!”她想也没有想的就要抬起手,给陈景龙一耳光。陈景龙轻描淡写的抬起手,轻松的抓住了她的胳膊。萧若晴心里一沉,发现手臂顿时如同被钢钳夹住了一样。陈景龙眯着眼凝视着萧若晴,看了足足有三四秒之后,这才冷笑道:“都说……胸大无脑,这句话果然说的不错,还弄了一个眼镜来戴,就算你有四只眼睛

  • 我不是大侠10章

    原标题:我不是大侠10章小说名称:我不是大侠第十章九重门九重门。并非有九重大门,只是一个山谷而已。地势并不险要,反而不如大凉山雄阔。中间有一条山涧流过,沿着山涧两畔,依次建着些山寨建筑,虽不宏伟,倒也错落有致,很有些鸡犬相闻的桃源景象。普通人看了,不过以为只是一般村落,但武林人却知道,这里便是九重门所在,人人心存向往,神有思慕。之所以唤作九重门,是因为九重门分作九门,分别为:坎门、坤门、震门、巽门、乾门、兑门、艮门、离门和中宫。其中中宫是九重门的中枢所在,门主方梅印一手绽梅剑法更是被江湖中人传得

  • 启天本纪10章

    原标题:启天本纪10章小说书名:启天本纪第十章:进入这是一片碎骨堆砌的世界,外物皆为骨,但是却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即使天空中的太阳,云彩也都是骨,吴启就这样站在空中,茫然的看着这天地。“我是谁?我在哪里?对,我是骨祖!这是我的世界!”吴启喃喃道,这段话说完,天地一阵轰鸣,随后无尽的碎骨向着吴启包裹而来,碎骨在吴启的身上蠕动,拼凑成一副铠甲,这副铠甲将吴启包裹的极为严密,只露出一些必要的地方。“我是骨祖,当为天地骨之极致,不死不灭,天地朽我不朽!”吴启仰天一阵长啸,长啸间,天地动荡,大地碎裂,星辰崩

  • 盗者为王10章

    原标题:盗者为王10章小说书名:盗者为王第十章奇门遁甲……半个时辰的时间匆匆而过。在这半个时辰的时间内,徐辰不仅仅是改变了他的世界观……就连他的家族史,都是改变了一通……“你的意思是……我的母亲……是你所说的盗皇?”徐辰的眉头一皱,问道:“怎么证明?”“不用证明。”女子淡淡的说道:“你能来到这里,就说你你的身上拥有她的血脉,根本不需要证明那么麻烦。”“可她陨落的时间……是五千年前。”徐辰的脸抽搐了几下,他在心里问道:“而我前几年才出生!两世加起来满打满算也就够她的一个零头……这是怎么做到的?”“

  • 无限逆袭10章

    原标题:无限逆袭10章小说书名:无限逆袭第十章人间啊,我再临了!莫痕转身一看,却见林月如笑吟吟地看着自己,而回去的时间,已经只剩5分钟了。现在摆在莫痕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选择马上逃走,但是会有好感度下降的风险;还有一条是冒着林月如不能接受的风险,跟林月如解释清楚。当然,莫痕可以继续忽悠。“这个……林女侠,我们有话好好说啊……”莫痕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却见林月如已经抽出鞭子,就准备大打出手。“谁跟你好好说,还想跑!看招!”说着,林月如一鞭子就要抽来。“等等!”莫痕连忙叫停道:“其实我也有难言之

  • 你现在必须从那些美好的童话里清醒过来,换一个角度看世界

    命中注定我将处于孤独,荒凉与寂寞中我学会了忍耐。我盘踞于荒原的一角,养精蓄锐,屏息以待,终有一刻,激情和体能会全面爆发,支撑我那勇猛的一击……——豺狼如是说不一样的角度从小开始,我们所受的教育都是做一个好人。在所有我们接受的一切正确的美好的教育中都含有这种意思。为了让父母满意,我们俯首贴耳,言听计从。为了赢得老师的欢心,我们勤奋好学、规规矩矩。我们跟小伙伴一块玩自己的玩具,这样他们就喜欢我们。当我们的行为超出这种规范时,我们就立刻招致指责、被划入“坏人”的行列,面临被疏远和歧视的危险。随着我们渐

  • 王羲之对联10副/清气和雅

    艺术家杨振洋杨振洋:书法是一种养生方式。|一|遇事虚怀观一是与人和气察群言|二|得山水乐寄怀抱于古今文观异同|三|游春人若在天坐听曲情随流水生|四|异人异事咸当録春水春山足寄情|五|契古风流春不老怀人天气日初长|六|春日初长兰气静惠风相引竹阴清|七|不期斯世有殊遇自信于人无闲言|八|俯仰之间以为陈迹少长咸集畅叙幽情|九|茂兰永日为知己修竹当风自可人|十|闲观水竹娱情所静领风兰得气初

  • 西游记有感 除妖乌鸡国

    乌鸡国皇家寺院不收留唐僧一行人过夜,悟空大显身手一番后、院主率众僧一路欢迎他们入住——唐僧何许人也?如来佛主的二徒弟、跟了法力那么高的师傅却不知道珍惜,整天混吃混喝不努力学习法术才会被人据之门外。悟空出身卑微、身世可怜、从小就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当你们在唱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时候、他只有猴子陪在他身边;当你们无忧无虑的玩耍的时候他还被压在五行山下,当你们房间堆满玩具的时候他只有一根棍子可以玩而且还是抢来的。可是院主却是看悟空的面子才欢迎他们入住的,为什么呢?悟空本领高!在如此逆境中练就一身本事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