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豪门离间计 大结局

2017/12/3 14:32:1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豪门离间计

第1章 精心安排的出轨

暮色一层层染了上来,团团雾气从海面上缓缓浮起,霎时间将这浩瀚无际的大海装饰成了人间仙境。原文95lady.com

“魅力”号游轮破开雾气,在这梦幻般的布景上匍匐前行,站在甲板上的游客不时发出一阵阵惊呼,纷纷被这壮美的海上夜景所折服,唯独一个人始终不为所动。

这个人,便是乔安暖。

此刻,她正手持相机,站在二层观景舱的一扇舷窗外,看着窗内忘情激吻的一双男女,唇边笑容诡异。

情戏中的男主角不是别人,正是她新婚不久的丈夫。

果然,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这个花少,她不过略施小计,顾北辰便乖乖上钩了。

“顾北辰,任你绝顶聪明,也想不到这个女人是我给你找的吧。”乔安暖得意地嘀咕道。95女性网

同时,她手中的相机也没闲着,“咔嚓咔嚓”一连拍了十数张。

有了这些照片,她就能如愿跟这个男人离婚了。

一周前,顾家和乔家联姻的消息,曾造成整个A市的轰动。

新郎——顾北辰冷酷俊美,气质矜贵,无数女人趋势若骛,为之倾倒;而他,也不负一身的好条件,百花丛中过,是A市出了名的情场高手。

新娘乔安暖也是美貌惊人,是上流社会中艳压群芳的名媛。

气派的婚宴,加上如此引人瞩目的新人,至今仍是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热门话题。

然而,任谁也没想到,这看似金童玉女般完美的一双璧人,却在洞房之夜,坐在房间内互不理睬。推荐http://www.95lady.com/

新娘乔安暖还拿出离婚协议书,让顾北辰在上面签字。

不料这一要求被顾北辰当场拒绝,恶狠狠地撂下一句:“乔安暖,想和我离婚,下辈子吧!”

之所以结婚,她都是为了夺回乔家的财产,那是属于她母亲留给她的东西,只要她拿回来了,这场婚姻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而眼前,她精心安排了这场“请君入瓮”的局,正进行的异常顺利。

顾北辰一步步地陷进她预设好的圈套中,只要出轨的罪名一经坐实,她便可以名正言顺地结束这场有名无实的婚姻,重获新生。

看着相机中那一双男女忘我缠绵的镜头,她不由自鸣得意起来。

她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坐拥无数女人的男人了!

拍完照,乔安暖兴奋地收起相机,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此时,观景舱的舱门咚地一声开了,五六条彪形大汉突然从内迅速蹿出。豪门离间计 大结局

转瞬间,乔安暖已经被团团围在了中央。

“怎么回事儿?”

乔安暖一时没弄清楚状况,警惕的回身。

只见顾北辰不紧不慢地从舱走了出来,笑容邪魅,一袭睡衣松松垮垮搭在身上。

而刚刚与他接吻的那个女人,也被其他几个保镖控制了起来。

“老婆大人,照片拍的还满意吗?”顾北辰走到乔安暖跟前,戏谑地问道。

乔安暖暗暗一惊,旋即恢复镇定,装傻道:“什么照片?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

顾北辰双眼倏然眯起,给身边那名保镖递了一个眼色。95女性网

保镖会意,箭步上前,一把夺过乔安暖手中的相机,交给了顾北辰。

等她回过神来,顾北辰已经在把玩那台相机了。

“还给我!”

乔安暖气得不轻,那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拍到的照片啊!

“还给你,然后让你好去揭发我,迫使我跟你离婚,对吗?”

顾北辰眼神中的笑意逐渐褪去,眼底只剩下凛然的怒意。

他摆了下头,示意保镖将乔安暖押进房间。

“放开我!”

乔安暖费力挣扎着,可不管怎么使劲,就是徒劳:“顾北辰,你自己管不住下半身,新婚一周就出轨,我离婚不行吗?”

“老婆亲自给找的女人,我怎么着也得享用一下,免得辜负老婆的一片用心,不是吗?”顾北辰冷哼一声。

乔安暖心中方寸大乱。

难道自己的计划早已被对方识破,他知道,这女人是她找来的?

顾北辰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莞尔笑道:“乔安暖,世上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利用和我结婚拿回财产,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你当我顾北辰是什么人?”

完了!

乔安暖心知计划完全败露,不免一阵心虚。版权http://www.95lady.com/

“不过,凡事都是可以商量的。”

顾北辰顿了一下,从旁边桌上拿了一份文件丢给乔安暖:“把这个签了。”

“这是什么东西?”乔安暖疑惑地问道,随手翻看起来。

“婚后协议。”

顾北辰直截了当的道:“既然咱们是以合作形式结婚,你有你的目的,我也有我的目的,在我的目的还没达到之前,不能离婚。”

乔安暖皱了皱眉,她看到面前这个冷酷的男人脸上并没有开玩笑的成分,不由有些犹豫。

的确!

她是利用了他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甩手走人确实有些卑鄙,可她也是迫不得已的。

只是,乔安暖也知道,顾北辰是商人,在A市更是赫赫有名的无情之人,自然不会乖乖让人利用。

想到这,乔安暖不由翻开合同。

内容倒不会很复杂,就是要协助顾北辰达到自己的目的,唯一一个漏洞就是,没有限定时间。

“为什么这上面没有期限,要是你一辈子没完成,那我岂不是就没办法和你离婚?”乔安暖不满地说道。

“你就那么想和我离婚?”顾北辰眸光微沉,阴冷的问。

当然了……乔安暖差点脱口而出。

在她心里,婚姻必须和爱情挂钩,没有爱情的婚姻,说到底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结合,她不愿这样蝇营狗苟地生活。

更何况,她还要等唐御深,她恋了四年的大学学长,她想要结婚的人是他!

见乔安暖半天不说话,顾北辰再次开口:“一年,一年后只要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们就离婚。”

一年?

乔安暖在心里默默计算着,现在距离唐御深回国的时间恰好是一年。

一年,一切都还来得及。

“好,那就一年。”

乔安暖答应了下来,但她心里有有些好奇:“我很好奇你的目的是什么,说出来,也许我们可以同心戮力,共同完成。”

这样……我们就可以尽早离婚了。”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了,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守好一个人妻的本分,不要在外面沾花惹草,否则的话,我有办法摧毁你想要得到的东西。”

顾北辰一字一顿地说道,语气里有不容置疑的威严。

乔安暖闻言心中不满:“是你不要到处寻花问柳才对吧?还有,你都提了条件,那么我也有要求。协议期间,如果在一些需要体现夫妻关系的正式场合,我们可以牵手或拥抱,但绝对不能有进一步亲密的行为,否则,我不干!”

顾北辰点了点头,算是对她所提出条件的接受。

随即忽然换了一张脸似的,揶揄的笑道:“老婆,以后请多指教;还有,在回家之前,你还是先想好怎么应付我妈吧。”

乔安暖不明所以,为什么要应付你妈?

第2章 想让我放开你,下辈子吧

结束了一周的旅游观光,“魅力”号游轮终于停泊靠岸。

第二天一早,乔安暖和顾北辰一起回了顾家。

顾家大宅坐落在A市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地段,这里商厦林立,人烟阜盛,能到这里定居的非富即贵;顾家作为A市声名在外的几大家族之一,在这里自然有着居之不疑的名望。

甫一进门,乔安暖便暗暗吃了一惊。

客厅内,顾北辰的父母,还有她自己的的父亲乔兴昌,继母白芷岚正分宾主坐着,面色凝重。

发生什么事儿了,为何脸色都这么严肃?

“爸、妈,我们回来了。”乔安暖走上前去问好。

顾夫人一看到她,立马从鼻孔里哼出一道冷哼:“哟,还知道回来呢。”

乔安暖一愣,还没从婆婆的话里反应过来,便被父亲乔兴昌声色俱厉的喝道:“乔安暖,你给我跪下!”

“爸,发生什么事了?”

乔安暖不明所以,自己怎么刚进门就成了众矢之的。

“你还敢问我?”

乔父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结婚第二天就不见你人影,直到今天才回来;难道你不知道,作为新媳妇,第一天要给长辈奉茶,第三天要回门?一点礼数都不懂,别人还以为我乔兴昌不会教女儿呢!“

乔安暖愣在那里,扭头恶狠狠地瞪了顾北辰一眼。

那个混蛋从没告诉自己顾家还有这么多规矩,而且,为期一周的蜜月之旅,他当时是举双手赞成的,怎么倒头来这个黑锅全给自己背了?

这顿骂挨得真冤!

顾北辰倚在门框上,冷眼旁观,并没有想要出来帮忙解围的意思。

乔安暖气壑填胸,赶紧向婆婆解释:“妈,爸,你们误会了。”

“误会?我们可不敢误会你。”

顾夫人打断她,装的语重心长的说道:“安暖,不是我要说你;你既已嫁为人妻,就应该遵守妇道,好好相夫教子。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连续几天彻夜不归,就连新婚那天床单上都没落红,顾家真是丢脸,娶了个破鞋当儿媳。”

乔兴昌一听,胸中怒意更甚:“亲家母,别说了,听闻顾家向来以家法严厉著称,今天不用您动手,就由我来替您效劳,好好教训这个不孝女。”

“这可是你的亲骨肉,你下的了这个手吗?”顾夫人眉毛一挑,质疑道。

“这个不必您操心。”乔兴昌铁了心要教训女儿。

“小兰,去书房把鞭子拿过来,交给亲家!”

顾夫人口中的小兰是顾家的佣人,在顾家已经呆了三年。

不一会儿,小兰果真拿了鞭子过来,交到了乔兴昌手中。

那是一根拇指粗细的黑色牛筋鞭。

顾北辰看这阵仗是要真打,连忙冲过去抢乔兴昌手中的鞭子:“爸,先别打,安暖她……”

可他话还没说完,乔兴昌手中的鞭子便已甩了下去。

啪——

鞭子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乔安暖背上。

痛!

这一鞭力气够重,几乎没有什么保留,疼得乔安暖脸都白了。

她又急又怒,冷眼瞪着顾北辰。

这混蛋是一早就算计好的吧,为了报复她利用他结婚,故意袖手旁观看戏。

“妈,您真的误会了,几天来我一直都跟北辰在一起,至于您说的落红……您一定还不知道吧,北辰一定要喝醉了,才能做那事儿;新婚那天晚上,他连碰都没碰我一下,怎么会有落红。”

乔安暖语气委屈,我见犹怜地说道。

“你——”

顾北辰本来还在因了她被打而心疼,此时被她忽然反咬一口,一时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顾夫人听完也愣住了,不由得疑惑地看了儿子一眼。

她儿子除非喝醉酒才能行男女之事?没喝酒就……不行?

乔安暖见事情有了转机,借风使舵,继续可怜兮兮地道:“北辰,你跟妈解释解释啊,别让她误会我。”

看着顾北辰脸色由青转白,继而由白转黑,她心底冷笑不止。

见事情躲不过了,顾北辰只好强作镇定,扬笑道:“妈,小暖几天来确实跟我在一起,至于我是不是只有喝醉了酒才能干那事儿……”

顾北辰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然后眯了眯眼,走过来一把拽起乔安暖,继续说道:“老婆,要不趁我现在没喝酒,回房试试看?”

乔安暖气结,忽然有种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的感觉。

客厅里的几个长辈闻言一脸尴尬,沉默半天的顾老爷终于开口:“大白天的,别在外面说这种事,北辰,你还不赶紧带安暖回房间处理伤口?”

“失陪了,岳父大人,等安暖身上的伤稍好一些,一定带她登门拜访。”

顾北辰微微鞠了个躬,扶着乔安暖回了卧室。

回到房间,他将乔安暖安置在了沙发上。

“怎么样,你还好吗?”

“托你的福,我还死不了。”乔安暖脸色难看,咬牙切齿地道。

过了一会,她觉得痛感稍微轻了些,便径自进了浴室。

血渍透过她纯色的打底衫映了出来,一道醒目的红色,像一条蜿蜒的赤练蛇,跗在她的背上。

她将衣服一层层褪下,每褪掉一件,都疼得她龇牙咧嘴。

这个老家伙,下手也忒狠了点!

乔安暖含着泪花,在心中怒骂。

她用热的毛巾拭去了背部的大量血迹,然后一手持药,一手拿棉签在伤痕上慢慢涂抹。

由于伤痕在背部,她涂抹的十分吃力,棉签够不着的地方,根本无法涂抹。

就在此时,浴室的磨砂玻璃门被顾北辰一把推开了。

他甚至连门都没敲,几乎是直接闯了进来,箭步来到乔安暖身边,不由分说地从她手中抢过棉签,说道:“我帮你。”

“谁允许你进来的,我不需要你帮忙。”

乔安暖忍住剧痛,厉声喝道,胡乱将衣服往上一拉,遮住裸露出来的身体。

衣物不可避免地擦碰到伤口,又一阵钻心的疼。

“别忘了咱们的契约,不能有过分亲密的举动。”语毕,她复褪下一半衣服,开始自己上药。

顾北辰闻言,脸色忽然难看了起来。

仅两秒钟后,他又忽然变了个人似的,霸道地从乔安暖手中夺过药瓶,说道:“你逞什么能?自己明明做不到,而且,我只是替你上药,没有要对你怎么样。”

乔安暖心中懊恼,但背后传来的疼痛使她脸色苍白,无力争辩。

从浴室出来,身心俱疲的乔安暖趴在床上,很快睡熟了。

顾北辰看着她恬静的侧脸,深深地想着:乔安暖,想让我放开你,下辈子吧。

第3章 演技到位,好评

一晃三天过去了,乔安暖背上的伤势已无大碍,基本恢复如初。

今天,顾北辰下班比以往还要早,乔安暖看到他回来,似有些诧异:“老板光明正大的早退,真的合适吗?”

顾北辰穿着一套西装,淡淡的道:“正因为是老板,我早退谁敢说什么?而且,我回来是要跟你一起回娘家。”

“结婚三天不回门,今天回哪门子的娘家?”

乔安暖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打心里排斥道。

“那天我跟你爸说了,等你伤好以后就带你回门拜访,既然要做戏,那么自然要做足了,省的外面的人说闲话,你说呢?”顾北辰将问题抛回去。

乔安暖听他说的在理,虽然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婚后契约还在,也只能配合他了。

“好吧!”她终于松口答应道。

“那你准备一下,我下面等你。”顾北辰起身去车库提车。

乔安暖换了套衣服,化了淡妆,又准备了几份像样的礼物,大包小包地出了门。

顾家离乔家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很开,车子在乔家大门前停了下来。

鎏金对开大门,汉白玉栏杆,盘旋而上的水磨阶梯,哥特式屋顶,无比熟悉的场景,却让乔安暖心生厌恶。

如果可以,她宁愿这辈子都不回这个家来。

“走吧,别愣着了。”

顾北辰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乔安暖,率先提着大包小包进门了。

出来迎接他们的是白芷岚,乔安暖的继母!

“终于来了,都等你们半天了,快进来。”

白芷岚满脸堆笑,热情地接过两人手中的包,引着两人进了客厅。

乔安暖不声不响地进门,心中百感交集。

“安暖,你又瘦了,是不是最近没好好吃饭?来,先吃个水果。”

从顾北辰和乔安暖一进门,白芷岚就没闲着,端茶倒水,切水果,忙进忙出,热情周到,这让乔安暖对她更加反感。

“这些戏码,预演几十遍了吧,是不是演给我爸看的,演技挺到位,好评。”

乔安暖说的很讽刺,语气更是咄咄逼人。

顾北辰微微诧异,看出了乔安暖和这个继母之间的端倪。

白芷岚难掩尴尬的脸色,笑容僵硬在脸上。

这时,楼上却传来了一道深沉而严峻的男中音:“乔安暖,怎么跟你妈说话的,你对长辈就这种态度吗?”

说话的人是乔安暖的父亲,只见他穿着家居服,面带怒意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抱歉,我只有一个亲妈,可没有两个。”乔安暖嘲讽的冷笑道。

“放肆,说话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乔父的声音愈发威严。

浓浓的火药味在客厅里蔓延着。

“老头子,难得女婿上门,快别吵了。”

白芷岚站了出来劝道,继而转头问顾北辰和乔安暖:“你们先到大厅里坐,稍等一会,我去炒两个菜。”说完,出了客厅向厨房走去。

乔安暖看了一眼乔父,冷哼一声,无意继续吵下去,转身上楼。

身后,顾北辰眼神探究的看着乔安暖的背影,若有所悟。

晚饭过后,乔安暖连声招呼都没打,就拽着顾北辰离开了乔家。

……

夜晚,华灯初上,街道两旁霓虹灯闪烁,预示着精彩的夜生活要开始了。

心烦意乱的乔安暖没有选择回顾家,而是让顾北辰开着车,带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逛。

顾北辰看出她心情不好,自然是默默陪同。

街上人群熙来攘往,车辆川流,热闹非凡。

“你熟悉附近的酒吧吗?”乔安暖忽然转头问道。

顾北辰一愣:“你要喝酒?”

结婚那天,他见识过乔安暖的酒量,不过半杯下肚,就面色潮红,晕头转向,今天竟然主动提出喝酒。

乔安暖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嗯。”顾北辰点头,调转了车头,飞快的往酒吧方向开去。

借酒消愁,在这一点上,男人和女人似乎有共通之处。

灯光暧昧的“伯爵”酒吧,是都市中红男绿女逢场作戏的舞台,半个小时后,顾北辰的车子停在门口。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停车。”

顾北辰特意交代道,乔安暖下车后,并没有要等他的意思,进了酒吧后,立马冲到吧台点了一杯威士忌,脖子一仰,一口气全部灌了下去。

辛辣的酒贯穿她的喉咙,使她呛咳了好几声。

耳边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台上的驻唱歌手,正在唱五月天的《如烟》。

乔安暖心头蓦然一动,突然借酒壮胆的冲上驻场台,从歌手手中抢过了话筒。

台下开始有人起哄,口哨声叫和叫好声混成一片,无数道目光齐刷刷投向了台上那个醉眼迷离的女人身上。

乔安暖清了清嗓子,问调音师要了一组梯音,开始缓缓唱了起来……

七岁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乔安暖没有唱歌的天分,但她唱得如此用心,以致在这乌烟瘴气的酒吧内听来,竟是如此动人心弦,催人泪下。

这一幕恰好被停好车赶来的顾北辰看到。

“这女人,还真是不安分!”

顾北辰皱着眉,越过人群,打算去吧台上的女人拉下来,可还没走几步,他就被人喊住了。

“顾总?”

叫顾北辰的人是顾氏集团最近合作的一个公司老董,他被迫停了下来,跟对方寒暄了几句……

另一边,乔安暖一曲完毕,从台上下来,继续走到吧台点了杯酒。

这时,几个原本在台下看好戏的男子突然走了过来,将乔安暖团团围住。

“小妞,唱得不错,来,陪哥走一个怎么样?”

刀疤男酒气冲天,看来也喝了不少,边说边递了一杯酒过去。

若是放在平时,乔安暖见了这些地痞流氓都是绕道走,唯恐避之不及惹出什么麻烦。

可今天她借着酒劲,胆气也壮了些,竟上前一把推开了刀疤男,厌恶的说道:“滚开,你谁啊你,我跟你很熟吗?”

“这小妞有脾气,我喜欢。”

刀疤男醉醺醺地指着高脚椅上的乔安暖说道,然后一个趔趄,顺势就要往乔安暖身上趴去。

豪门离间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豪门离间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Laura Ingalls Wilder从种族主义语言的书籍中脱颖而出

    美国儿童图书馆服务协会(ALSC)从种族主义观点和语言奖项中删除了LauraIngallsWilder的名字。该协会多年来一直在草原作者的“小镇之家”对她的工作中的“反本土和反黑人情绪”方面抱怨。ALSC董事会星期六一致投票,将Wilder的名字从儿童文学奖中删除。该奖章将更名为儿童文学遗产奖。ALSC是美国图书馆协会的一个部门,他说Wilder的小说和“刻板态度表达”与ALSC的核心价值观不一致。怀尔德的儿童关于美国西部先驱者生活的小说遭到批评,因为这种语言剥夺了土着人民和有色人种的人性。值得

  • 香格里拉金沙江风景照片60幅

    风采和风光有质的区别,风采是一种灵魂,风光是体现这种灵魂的各种各样素材。风采好比是树身主杆,风光是细枝茂叶。一棵树的树身主杆不可能很多,但细枝叶子是很难以数尽。金沙江的风采金沙江的魂只需八张图片足以完全说清楚,但能体现金沙江风采之魂的风光图片可以是不计其数。世界处处好风景,风光无限随人咏,顺便附60图金沙江图片与大家共享。香格里拉金江吾竹堆满二组杨国希拍摄于2012——2016年

  • 丨美与艺术丨演化的而非形而上学的

    关于美学或艺术哲学的研究对象,人们有种种不同的理解,但无论如何理解这个问题,“美”和“艺术”这两个概念似乎都是绕不开的。事实上,以往的美学研究,有相当多的内容都是围绕这两个概念而展开的。由此,如果我们今天要讨论美学的问题,恐怕仍然难以绕开这两个概念。人们在不同的理论预设或概念框架中追问或讨论美与艺术的问题。在西方传统中,哲人们追问美与艺术的本质,力图在流变的、多样的现象之中把握不变的一。这样一种形而上的追问,在传统的美学研究中占据主导性的地位。哲人们提出各自的理论或学说,努力与他人争论或辩驳,种

  • 前北约首席哈维尔索拉纳否认美国签证豁免

    前北约秘书长哈维尔索拉纳已被拒绝进入美国的自动签证豁免。他申请旅行授权电子系统(Esta)因访问伊朗而被拒绝。西班牙公民必须申请一个完整的签证-一个更昂贵和漫长的过程。75岁的索拉纳先生在1995年至1999年期间领导北约。他后来成为欧盟的外交政策主管,并帮助谈判与伊朗达成的2015年核协议。签证规则来自奥巴马政府,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有争议的旅行禁令无关,该禁令针对伊朗和其他五个穆斯林多数国家。该制度禁止在2011年3月1日之前访问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或也门的38个国家的任

  • 中国书法在西方

    我在北大呆了八年,78-82年本科毕业后留校当了几年老师,后来上了研究生,但没有念完就出国了。我老婆也是在北大找的,可想而知我对北大的感情。我今天想介绍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美国博物馆的艺术史;二是中国书法在西方的情况。在美国艺术史系和艺术学院是分开的,艺术学院包括舞蹈、音乐、美术、戏剧等。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艺术系大约有40几位专职教授,耶鲁大学有27位,波士顿大学有16位,哈佛大学有14位,从美国单独设立艺术史系,以及这些学校艺术史系的专职教授的人数,我们就可以看出艺术史在美国的被重视程度。美国大

  • 了不起,中国发明新型爬楼神器,80岁老人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力

  • 这5本书,让你成为一个更有深度的人

    6月份的尾巴,夏天的气氛越来越浓。世界杯热火朝天踢了好几天,Pick了好久的小姐姐们也终于出道了,气温上升,空气中弥漫着小龙虾和啤酒的味道……当然啦,除了这些,小编知道爱读书的你,依旧在期待着那些凝结着有趣的灵魂和过人智慧的好书们新鲜出炉。快来看看,小编有哪些好书推荐给你吧!1.岁时记苏枕书著女孩孟荻和陆明相遇在古老的京都,她们发现彼此竟如此相契,直可托付全部的信任与理想。京都往事,赤诚之心。为世上至坚洁、至纯粹的友谊。苏枕书笔下的京都故事一如川端康成所描绘的旧日离合,尽管年代不同,但书中京都四

  • 世界杯开赛!你看好哪个球队,点击竞猜赢取定制T恤及海量甜品饮品券!

    今天是一篇福利推送请仔细滑看,不要错过隐藏的福利哦~首先请让小恒缓和一下激动的心情因为四年等一回的世界杯终于燃情开幕了无论真伪球迷,今夏一起绝地疯狂握不到大力神杯,那就一起举杯贴心如小恒再也坐不住了势必要为广大球迷们带来三重超级福利夏日激情,燃到炸裂!这个夏天,小恒要陪你度过世界杯64场精彩赛事“世界杯竞猜”游戏已上线一起来做“竞猜小能手”吧与2018俄罗斯世界杯赛程同步竞猜世界杯定制T恤及其他惊喜礼物等你来撩~STEP1点击进入http://new.sysaojie.cc/henglong/h

  • 招聘会挤爆北体 体育互联网产业的人才刚需

    由北京高校毕业生就业指导中心、北京体育大学主办,体育产业生态圈、海淀区教育人才服务中心承办的「中国体育产业招聘季」2018体育类专业综合双选会,在北京体育大学成功召开并圆满结束。来现场参加双选会的小伙伴们,是否已经拿到了心仪的offer呢?北京站实况放送北体体育馆的现场却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在上午的招聘活动中,现场氛围非常火爆。其中,由体育产业生态圈组织的80家知名企业吸引了来访同学们的极大关注,其中包括阿里体育、真格基金、国安俱乐部、盛力世家、懂球帝、昆仑鸿星、体奥动力、微赛体育、众辉体育、

  • 艺术家张珺“相约”个人油画展亮相巴黎

    巴黎一年一度的音乐节举世瞩目,今年的6月21日,音乐盛宴如期而至,而就在离总统府爱丽舍宫三百米,或步行几分钟香榭丽舍大街附近的巴黎八区著名的画廊大道马提尼翁(L’avenuedeMatignon)与Delcassé大道金三角的衔接点,索尼亚--蒙帝画廊隆重推出华裔著名女画家张珺个人画展《Aurencontre相约》。法国艺术杂志“Cdel’art这是艺术”6月刊用三页整版对画家张珺提前做了专访和介绍,为画展的开幕预热,该杂志与Artprice,Artsper,Artmajeur等世界著名艺术品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