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末日之丧尸围城 大结局

2017/12/3 14:13:2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末日之丧尸围城

第001章:序章

在远离我们的地球数亿光年之处,有一颗蔚蓝色的美丽行星,非常巧合,这个行星上居住的人类使用着与我们相差无几的文字,拥有比我们更加发达的文明。95女性网

  这颗行星的地质结构与太阳系中的地球相仿,由大部分海洋与小部分陆地构成。星球上存在着大大小小将近两百个主权国家,其中,最发达的国家莫过于Z国、D国和M国,三大国之间处于联盟状态,二战后的世界在这三极的引领下,大致处于安宁的和平状态。

  可惜,美好的事物往往不能长久,星球通用历法2012年12月,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灾难打破了地表的平静,濒临毁灭的人类文明必须击败充满着黑暗与毁灭的灾难,才能延续自身的辉煌,一场正义与邪恶之间的终极对抗就此拉开序幕。

  卷首语

  核武器,最恐怖的毁灭力量,那些铁皮壳子里装的浓缩铀与氘化锂可以毁掉整个世界。

  感谢上帝,是你创造了这种和平的武器,从此大国间再无战争。

  威力最强的核武器,却不能使用,只有乖乖蹲在发射井里。

  感谢上帝,就让它们继续蹲着吧,人类的安宁离不开这些迟早要变废铁的昂贵玩具。95女性网

  原子弹不会再次落到人类头上,执掌大国的政要,不是神经兮兮的恐怖分子。

  感谢上帝,原子弹确实没有落到我们上空,氢弹的数量实在是比原子弹多得多。

  ——出自一张在空中飞舞的不规则形状纸片,上面有烧焦的痕迹。

 

第002章:最长的一周

激烈无序的争吵声持续振荡在这片不大的区域,一组组侮辱性词汇自间飞出,勇往直前,企图冲开拦在前方的障碍,飞向明媚的户外,却不幸撞到厚实的墙壁。坚实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无情地将不雅的声波弹回,将其禁锢在房间之内。头发灰白的将军,西装笔挺的政客,毫无维系平时风度的自觉,尽情地运用大量能充分表达人类情感的文字,将一个非常严肃、重要的会议变成了黑帮火拼前的叫骂。

  “现在的局势已经无法控制,我们必须动用终极打击力量来消除这一威胁。网站95lady.com”急促的D语被迅速转换成各种符合与会者身份的语言通过电波传送到耳机里。“目前,除了核弹,已经没有任何部队能够阻挡这场灾难。”沉稳的声线依然掩盖不住内心的颤动。

  “根据虚拟运算,核武器仍然不能完全清洁被感染区域,按照V的感染能力,哪怕只有一个病毒携带体逸出,核爆就会变得毫无意义。此外,大规模核爆后可能导致环境剧变,我们无法承受生物圈崩溃的后果。”身穿白大褂的M国科学家坚定地反对这一危险的想法。“我同意使用核弹,不会再有更坏的结果。原文95lady.com”、“反对!你们这是要毁灭人类!”一轮新的争吵拉开序幕。

  激烈的争吵不能缓解感染区域扩大的速度,沦陷在感染区的民众正在生与死的选择中竭力挣扎,丝毫不知自己的命运即将被最终决定。这场足以毁灭世界的病毒危机爆发后,刘基留下的几组文字、诺查丹玛斯写下的一首诗以及源自玛雅文明的恐怖预言成了热门话题。前期镇压失败,感染区被彻底放弃后,被封锁在感染区的人竭力为了生存这一简单的目标而努力,当然也有人在绝望中大发,疯狂地重复着二战时R军在某些地区所做的一切。

  尽管时间已经过去将近40小时,凌云仍然有些分不清这一切到底是虚幻还是现实。看着军用腕表上的时针慢慢走过10,他起身拿起地上的自动步枪,熟练地解下分解销,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卸下,仔细清洁后,又重新组装好。这可是保命的东西,不能有丝毫马虎。原文95lady.com

  完成每日的例行维护,凌云开始了消磨时间的工作。他将弹匣里的长条形子弹一颗颗取下,再用拇指把零散的民用步枪弹重新压入弹匣。当取出与压回已经成为机械式的重复动作,他的思绪开始慢慢飞到一天前。

  一天前的生活非常美好,美好地犹如天堂。身为剩余军品店的合伙人之一,凌云早早地来到枪店。当结实的金属门升起时,还未到正常的上班时间,店内显得过于冷清,他无聊地将自动手枪拆成十几个部分,再一一拼回。然而这份宁静却被突然撞门而入的一个顾客打破,看着对方发白的脸色,颤抖的嘴唇,他一度认为是哪个不开眼的小贼抢劫抢到了枪店头上。末日之丧尸围城 大结局黑洞洞的粗大枪口是一剂良好的镇静剂,尽管控制不住双手的颤抖,对方还是扔出一叠钞票,用含混不清的声音表示了他对枪械的强烈。检查完证件,与远程系统核对后,这个年轻人急匆匆地将枪和子弹划进一只黑色袋子,之后火烧屁股般抱着袋子冲出商店。

  再之后就是汹涌的人潮,惨烈的呼号,初升的太阳将流淌的红色液体和凝固的酱色固体照射得分外诡异。总统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V病毒的名称从科学家口中通过各种线路传送到残存的民众耳中。这种全称为SharpMutantVirus的病毒,拥有超出现有生物学认知的可怕破坏力。正常人被感染后,会进入潜伏期并四处散播病毒。当结束潜伏期陷入病发状态时,感染者完全丧失了理智,疯狂地攻击自己周围的人类,而被其撕咬的受害者,在变异人充满病毒的唾液进入身体后,将无可避免地感染病毒,成为新的祸害。遭受到严重打击的医学系统暂时无法制造出有效的疫苗,更别提研制出特效药来杀灭病毒。无奈之下,大部分民众只能坚守在家里,祈祷军方和警察能够尽快清除被感染者。

  代号为“清洁”的军事行动从一开始就不顺利。V传播时,并不会对军队特别关照而不去感染军人。当第一批感染者爆发,军队瞬间损失惨重,而陷入全面混乱状态的社会体系,导致军方向各大疫区投送兵力时遇到了不可想象的困难。城市内部,部分暂时逃过一劫的残余警察与利用飞机投送的少数作战部队占据战术要地,构筑了若干道临时防线拼死抵抗,而承载着所有人希望的作战部队仍在城市外围费力地开辟一条能通过机械化部队的道路。军队每前进一米,都要艰难地将公路上横七竖八的车辆顶到路边,还要防备时不时扑过来的变异人,原本能够快速投入战区的机械化部队变成了缓慢爬行的蜗牛。只有少量仍能出动的航空部队,可以动用昂贵而又稀少的航空弹药来有限支援城市内的幸存者。

  还没等军队打通控制城市的道路,城市内部的抵抗力量就宣告崩溃,城市里残存的人们犹如屠宰厂里待宰的鸡鸭,惊恐而又留恋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为延续生命的每一秒而进行着惨烈的拼搏。运转不停的陆航直升机竭尽全力将幸存者运出,但那点可怜的运输能力与数量庞大的幸存者相比无异于杯水车薪。

  尽管军方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将手头上可动用的兵力向疫区投送,平摊到每个城市的军队仍然有限,区区上千步兵要控制范围如此之广的地区,还要面对不知死亡为何物的以十万为单位计算的敌人,其压力可想而知,经常有作战单位因弹尽粮绝或精神崩溃而溃散。等到军队终于到达城市,聚集在几个幸存者避难处的变异人们也如愿以偿地分享了一顿人肉大餐,然后将血红的双眼转向了正在向市中心推进的军队。

  在鲜肉的刺激下,这数十万变异人疯狂扑向正在艰难跋涉的步兵部队。密集的变异人群挤满了宽阔的道路,而那些无法拱向前排的变异人,则像溢出杯口的啤酒沫一般渗入路旁的缝隙。最终,这些智力低下的变异人在无意中完成了一个经典的包抄战术,将赶来镇压的军队彻底包围,装甲部队与航空部队强大的火力压制也不能抑制住它们根植于血液中的冲动。面对这些身中数枪仍能疯狂奔跑的敌人,军队携带的弹药远远不能应付这种强度的消耗,而威力强大的重炮,却因为身陷于钢铁与混凝土铸造的从林中难以发挥其应有的作用。等到指挥官因为弹药不足而最终放弃行动而决定撤退时,却发现顺利撤退已经是奢望。

  面对无穷无尽的包围圈,密集排列的重型坦克率先冲出,用坚硬的履带和60多吨重的钢铁强行压出一条沾满血肉的道路,后面紧跟着残存的部队和救出的部分幸存者。逃出地狱的人们都在祈祷自己搭乘的车辆不要出现故障,他们知道,与身后数以十万计的变异生物赛跑的结果就是变成一堆肉。

  在国防军的清洁行动彻底失败并损失了大批兵员后,是否出动空军进行无差别地毯式轰炸开始成为争论的焦点。毕竟当时城市内还有数量不少的幸存者,如果实施大规模轰炸,将不可避免地造成无辜平民伤亡。最终国防部为这一争论画上了无奈的句号:现有的能够升空的战斗机和轰炸机数量严重不足,尚可正常运作的空军基地数量还不如灾难爆发前的六分之一。最严重的问题是航空弹药和燃料的库存非常短缺,根本不可能实现大规模轰炸的构想。在短时间内生产出数量如此庞大的弹药,哪怕是在工业生产水平最高的年代,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更别提要在整个世界面临崩溃的环境下去制造一批足以铺满一个小国的弹药。

  再之后则是几枚装载着化学武器战斗部的巡航导弹飞向试验区域,受到大规模无差别轰炸计划失败的打击之后,虽然所有人都明白,即使化学战奏效,人类也没有足够数量的可用运载工具在世界范围内投放毒气,但就像垂死挣扎的落水者一样,尽管理智上明白那根稻草根本不能让其脱离危险,仍然要做出最后的努力,紧紧抓住稻草不放。随后传来的侦察报告宣告化学战的成功,弥漫的化学毒气穿过变异人的皮肤组织并侵入神经系统和循环系统,最终清除掉了这一区域的大部分变异人。尽管这次小规模的实验证明化学武器可以对变异人造成有效杀伤,但就像航空弹药一样,能够正常使用的库存比起需要的数量,少得可怜。

  短短的三天内,国家机器动用了除核武器外所有的能动用的打击力量来清除这场灾难,却一一失败,而在这区区三天里,人类因为V而导致的伤亡,最保守的估计也需要用亿来做计算单位。不知是人类的幸运还是悲哀,因为核打击部队相对封闭的环境,ZDM三大国的大部分核武力得以保存。

  不得以之下,战略核打击力量的启动从讨论转入实施。三大国的固定式洲际导弹发射井、战略导弹核潜艇、陆基机动弹道导弹部队和空军核打击力量迅速进入红色状态,核弹进入发射准备状态的授权从最高层传达到各个作战单位。战略弹道导弹发射井内的军官开始确定打击目标,战略轰炸机携带着核弹飞向高空,深藏于大洋中的战略核潜艇上浮到发射深度。一旦命令下达,核武器这个终极打击力量将露出其狰狞的面孔,发挥出前所未有的威力,最终将地球笼罩在死神的阴影之下。

  而这一周,被后世挣扎在死亡阴影中的人们称为“最长的一周”。

 

第003章:恍惚

警局的防卫非常严密,前来救援的军队也在争分夺秒地赶往市区,但凌云仍然感到自己严重缺乏安全感。为了驱散这种令人不适的感觉,他开始回忆事发时的一切细节,希望最终能够发现自己其实一直陷入在一个噩梦中,而当天亮时,床边欢快的闹铃声就会欢迎他来到没有这该死的V病毒的现实世界里。

  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早上,却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异常的事情。尽管冬季的寒意并未被刚刚升起的太阳驱散,但凌云的汗水仍然通过细小的腺体喷涌而出。不远处,一块刚刚脱离了人体的鲜活组织正在一个血肉模糊的嘴里上下翻动,这一股极具冲击力的光线在进入视网膜后最终在他的大脑形成一幅血红的抽象画。似乎仍未满足,那个疯狂的男人又起身扑向了一个穿着短裙的女士。

  看到张着血盆大口向自己扑来的疯子,刚刚还对着这起凶杀案指指点点的女人将围观事故现场这一念头彻底抛到天边,犹如被烈火烧到般转身竭力向前跑去。无奈脚底下高高的鞋跟严重拖累了急促奔跑的动作,没等跑出10米,曾经的现场观众就被凶杀案的制造者无情地扑倒在地。短裙下单薄的丝袜和相对厚重的线裤丝毫不能抵挡住男人的牙齿,一块红白相间的夹杂着人造织物的物体被轻易撕下。绛红的鲜血从这个不大的出口疯狂涌出,一阵惨绝人寰的尖叫回荡在清冷的空气中,更加刺激了男人对血肉的。

  直到又一起凶杀惨案在眼前发生,凌云才从一片空白中清醒过来,他竭力控制住以极高频率抖动的双腿和轻飘飘如同踩在空中的双脚,脱离围观群众的队伍后拼命向自己的店里跑去,同时暗骂自己明明听到惨叫为什么不带把枪出来。

  一肩撞开并未上锁的玻璃门,凌云冲向货架取出左轮手枪和装着5枚12.7mm手枪子弹的快速装弹器,然而颤抖的双手却并不配合凌云快速上弹的美好想法,使用快速装弹器所花的时间反而比平时一颗颗装还长了一倍。等凌云终于装好子弹并冲出枪店后,却发现自己那只有5枚子弹的大左轮要面对至少十几个正在撕咬同类的疯子。

  别无选择之下,凌云先向天鸣枪,试图用枪声使这群疯子冷静下来。然而轰鸣的大口径手枪射击声只能使那群疯子一顿,当十几双血红的眼睛配合着听觉找到噪音来源时,对新目标的渴望驱动这群疯子向他扑来。看着那百米冲刺的速度,凌云慌乱中将枪口对准了最近的一个疯子。然而双手却不合时宜地重新抖动起来,费力扣下扳机后,子弹不知道飞往何方,对方连一片头皮屑都没脱落,他却因为不能保持正确的持枪姿势险些被大口径枪械的后坐力挫伤手腕。顾不上生疼的手腕,凌云放弃了射击的念头,将手枪当作投掷武器扔向对方,然后拔腿向店里跑去,一边跑一边按下了挂在腰间的遥控钥匙上降门的按钮。

  紧盯着迅速下降的金属防盗门,凌云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安装的这道门不但坚固,而且比一般的遥控门速度快了不少,跑到门口时,门的底端已经距离地面不足1米。滚进店门后,他哆哆嗦嗦得抽出放在旁边的丛林砍刀,紧盯着快速缩短的那段距离,生怕有个疯子也像他一样滚进来。

  也许今天是幸运日,那群疯子似乎不知道下面仍有一道可以通过的距离,他们只是徒劳地在钢门边上转悠,寻找着那突然消失的目标。等防盗门终于与地面会合,凌云长出了一口气,但是突然传来的撞击声又让他神经重新紧绷。拖着筛糠般的身体走到监视器旁,看着那群正在发疯拍门的疯子,凌云顿时感觉那厚厚的钢门就像纸糊的一般。他那握着刀柄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度而变得发白,汗水不断从手心涌出,又被刀柄上的伞绳吸走。也许是发现了新目标,那群疯子突然放弃了拍门,转而向其他方向跑去,看着疯子们逐渐脱离摄像头的拍摄范围,凌云突然感到一阵无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再也不想站起来。

  慢慢调整着摄像头的焦距,一幅写实风格的人间地狱图通过一组光学镜片回馈到监视器上,看着逐渐蔓延的疯狂人群,凌云终于想起报警电话。他颤抖着拿起电话,费力地按下三个键,漫长的等待后终于接通,他正在绊绊磕磕地表达自己的恐惧,却听到听筒里传来尖利的惨叫。恢复与警局之间通话的努力失败后,凌云按下叉簧,又拨打了十几个电话试图联络家人和朋友,结果不是无人接听就是无法接通,无奈地放下电话,凌云开始漫无目标地痛骂。他一边通过各式不雅的词汇发泄自己心中的情绪,一边哆哆嗦嗦地翻箱倒柜,好在痛骂一阵后,颤抖的问题得到了缓解,找起装备来也快速了许多。

  “宪法赋予了中国公民拥有武器保卫自己不被暴力侵犯的权力,感谢宪法,感谢国父,感谢总统,感谢……”凌云嘴里嘟囔着没什么意义的内容,僵硬的双手将阴冷的武器装备一件件从箱子里抓出。看着这些长短不一的枪支和满满的弹药箱,终于有了点少得可怜的安全感,大脑也恢复了一点思维能力。

  穿上厚重的防弹背心并加挂满护颈护档之类配件后,摸了摸那交错织成的防弹纤维层,似乎有了点可以忽略牙齿伤害的资本,凌云多少有些安心。他将两个步枪弹匣装满,连入弹匣并联器,拉动拉机柄使子弹进入枪膛,快慢机也调整到连发的位置,随后又将民用组合式瞄准具推入导轨,金属材料所特有的质感和舒适的握把有效地安抚了凌云躁动不安的情绪。

  厚重的护甲和犀利的武器使他的思维逐渐恢复到接近正常状态,一直困扰着凌云的一个问题也迎刃而解。他猛拍了一下脑袋,却砸在了上面的头盔上,坚硬的防弹纤维将手掌震得又麻又疼。甩甩手掌,凌云呲牙咧嘴地打开电视和收音机,又掀开显示器将电脑联入网络。

  电视和收音机里一片轻歌曼舞,丝毫没有关于这群疯子的报道,倒是网络中的论坛上开始不断刷新各种当街吃人的照片和耸人听闻的报道,各种科幻乃至玄幻奇幻之类的猜想拼命挤向论坛的第一页。

  目光快速掠过那些红白相间的混乱图片,冷汗重新涌上凌云的额头。电视台也恰到好处地切入大批警察试图控制那群疯子的画面,而收音机里则突然传来慌乱的报道声。看着电视机屏幕上那些试图用催泪弹和手铐控制疯子的警察,凌云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视线瞥过桌子上那摞光盘盒,最终停在最顶端那张混合了美丽与丑陋、生存与毁灭、秩序与混乱的图案上。看着印刷品上那只青白色而又布满腐烂创口的小臂,一幕幕类似的场景不断从记忆中涌入凌云的思维。“生化灾难?”他开始思索门外的疯子以及疯子们会带来的后果。按照众多恐怖类或科幻类作品的描述,自己目前正处于一种相当不妙的局面,能够生还的可能性极低。

  一想到丧尸类题材作品的对世界末日的细致描述以及身陷一个丧尸横行的城市中的可怕后果,凌云的大脑又开始出现混乱的征兆。由于外面那一群跑来跑去的疯子,趁现在逃出这座很可能会变成地狱的城市不太现实,就算自己有军方最先进的单兵系统,一个人也对付不了这么多疯子,更何况自己只有七拼八凑的民用武装。固守也不是什么好主意,虽然外墙和升降门够坚固,但是万一真有一枚核弹从高空中冲下,再坚固的民用建筑也是沙子堆的堡垒。

  办法没能想出,对局势的估计却越来越悲观。凌云开始漫无目的地围着中间的展台转圈,转到有点头晕后,他无助地坐到地上,背靠展台,怀里搂着自动步枪,呆滞地盯着对面的招贴画。画面上一个英俊的男性手持一把9mm手枪,嘴角边挂着自信的微笑,旁边有一条醒目的广告语:“想保卫你的家人不受侵犯吗?西格索尔P226,值得信赖的伙伴。”下方那黑洞洞的枪口下,一名全套恐怖分子装束的嫌犯双手抱头蹲在画面上。广告画的底部则是一排小字,告诫潜在顾客在购买枪支前必须完整登记个人信息并与枪支及爆炸物管理局的远程系统核对,同时警告枪械持有者不得携带枪支到任何禁止带枪的场所。

  看着这张充满诱惑力的广告,凌云慢慢陷入到胡思乱想中。他开始期盼这一切不过是在拍电影,等导演喊停后就会恢复正常;又盼望自己正处于梦境中,一旦阳光照到他的脸上,光明会赶走这些到处咬人的疯子和四处流淌的鲜血;他甚至祈祷自己能有恐怖片主角那样的好运气,面对一个城市的丧尸都可以毫发无伤地杀出重围……

 

末日之丧尸围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末日之丧尸围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AI创世纪2章

    原标题:AI创世纪2章小说名字:AI创世纪2“傻子”比尔(二)现在调查小组里只剩下比尔和吴两个人了,吴这个家伙是个头脑不简单,四肢却很发达的人。据说他小时候回到过他祖先的国度,中国,还在那里拜访过什么功夫大师练习武术,然后回到美国念了麻省理工和西点军校,毕业后还在中东呆过两年。这个履历本来可以说是完美了,所以比尔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吴会选择来到人力勤务署这个鸟不拉屎的背锅侠单位里。比尔听爱传闲话的女同事说,吴这家伙很可能是得罪了某个军界大佬,然后被发配到了比尔所在的这个部门来做苦工的。当然精英和比

  • 重生女警之权倾天下2章

    原标题:重生女警之权倾天下2章小说名称:重生女警之权倾天下第二章徹王“尉迟徹!”洛归雁像是从喉咙里挤出了三个字,显得异常森冷,因为在洛归雁的记忆里发现,就是这个人率军攻进了燕国的王城。那一日,洛归雁昔日熟悉的王城血流成河,伏尸百万,猩红的鲜血甚至将王城外的护城河都染红了,厮杀声惨叫声可震天地。终于,原主的父皇在自己国家覆灭的那一刻,于主殿之上悬梁自尽,睁大的双眼依旧望着残破飘零的山河,久久未能瞑目。洛归雁看着脑海里的那些画面,不知不觉间晶莹的泪珠已是挂在眼睑之上,寒风而过,瞬间刮得生疼。洛归雁能

  • 都市执念师2章

    原标题:都市执念师2章小说名字:都市执念师第二章昊天局龙修远大招被打断,气血上涌,有些虚弱的说:“他不是想断我筋脉,我也不会这样”罗天出手只是制止禹灿下杀手,他并没有怪罪于禹灿的意思,他很赞同禹灿的做法,既然说是敌人,那就全力以赴。但是禹灿见他看过来有些委屈的辩解:“师傅是你说不择手段的打到他,我才下死手的”他向龙修远吐吐舌头:”胆小鬼,输不起““哼”龙修远气急,一仰头,不理禹灿。再怎么天才的大人物在童年的时候都是一个幼稚的小鬼,这绝对是抹不去的黑历史呀,难怪多年以后站在世界顶端的两人绝口不提初

  • 仙歌2章

    原标题:仙歌2章小说名:仙歌第二章气海从山谷中回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溪水中的鱼儿已经消失不见。将木桶盛满清水,然后向药园走去。天色将暗,徐立站在门前望着山脚下,已经过去了许久,那个熟悉的身影还没有出现在他是视野之中,这让徐立的心情有些急了。徐立想去山下找找王阳,步子还没迈出几步,就看到了从山下提着水上来的王阳。“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又去偷懒了。”徐立阴沉着脸,一脸严肃的望着王阳。对于徐立的训斥,王阳似乎早已习惯,也不搭理他,微微一笑,提着水桶走进药园。清冽的泉水倒进水缸之后,王阳就进屋去了,桌子

  • 闲妃猛如虎2章

    原标题:闲妃猛如虎2章小说:闲妃猛如虎第二章上荒门日常传说中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江湖中最神秘,最惹人遐想的一个组织,叫做上荒门。他们宣称专做不可能的生意,接受不可能的委托。只要,价码合适。据说上荒门出手,弹弹无虚发。但凡是他们接下的任务,没有一个不令雇主满意而归的。因此上荒门迅速在江湖中蹿红,身价也一涨再涨,仍然被达官贵人趋之若鹜。据说上荒门里,生活的都是一群怪人。他们特立独行,他们离群索居……总之,没有一个是正常人。据说上荒门的门主是一位绝色女子,但从来无人得见其真颜。但事实是……“主——

  • 极品仙店2章

    原标题:极品仙店2章小说书名:极品仙店第二章:极品仙店这一次震动和上次完全不同,上次虽说是震动,但是却相当的有规律。但是这次却是不一样,此时,他们虽然站在这片大地上,但是却犹如站在一片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一般。不断翻滚的大地,让众人紧紧的将手拉在一起,不敢松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却感觉到自己身子下面似乎升起了一个大包。结果随着这个大包升起,众人骇然的发现,这这个大包竟然在不断的增长。这就让他们紧紧相连的手不由得一个个被撑开了。也直到这一刻,他们才发现,原本那平整的路面,现在竟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漫

  • 极品妖商2章

    原标题:极品妖商2章小说名:极品妖商02剪径“只是三剪径的?”吴不赊心中疑惑,缩着身子不敢动,黑脸大汉三个看他缩成一团,后面车上就两小屁孩,也懒得发威了,不够茶水钱,直通通过来,胖子把大刀片在吴不赊脖子上一架,黑脸大汉两个就去车上乱翻,越青青搂着越小虎缩在车角,自也不敢动。越御史是清官,越家姐弟自也没什么钱,越青青包袱里就几件衣服,越小虎包袱里却是几本书,那是越御史的遗物,瘦子是个好睹的,没翻到钱却翻到书,书输同音啊,连呸两声:“呸,晦气。”抓起书就要扔,越小虎急了,一把抱住他手:“我爹留给我的

  • 惹火娇妻,总裁宠上瘾2章

    原标题:惹火娇妻,总裁宠上瘾2章小说名称:惹火娇妻,总裁宠上瘾第二章五年感情付诸东流“手上的东西是你们自己砸,还是用我来动手?”冷厉霆目光转移到那些记者的身上,深邃的眸子中带着迫人的寒光。那些记者对视了一眼之后,都很识趣的将相机放在了床上。他们很清楚,眼前的男人,他们招惹不起。“滚!”瞥了一眼床上的相机,冷厉霆牙缝中蹦出一个字。像是得了特赦令一般,那些记者迅速离开,没有人敢再想着头条的事情。“把这些东西处理掉,若有一张照片流露出去,后果你们清楚!”冷厉霆收回目光,对那几名黑衣保镖,冷声吩咐着。几

  • 我家农场能种人2章

    原标题:我家农场能种人2章小说名称:我家农场能种人第二章可怜的华佗一路狂奔到家中,顾林感觉自己这辈子没跑这么快过,夺门冲了进去,顾林第一眼就看到老妈眼眶红红的,老爸躺在地上,他眼前一黑,险些要昏了过去。深吸一口气,顾林勉强开口问道:“妈,爸怎么样了?打120了吗?”“林子,你爸他早上起来吃完早饭,正要出门,突然就晕倒了,我叫了救护车还没到,这可怎么办呀!”老妈看到儿子回来了,眼泪再也止不住,六神无主。顾不上安慰老妈,顾林冲到老爸身边展开急救,进行心肺复苏,他以前学过一些。可是,他的动作并没有见效

  • 青阳耀世2章

    原标题:青阳耀世2章小说名字:青阳耀世第二章不厚道的猿大概也正是因为它的危险,人迹罕至,所以才会有着别一番的美景,鸟鸣清脆悦耳,若是从上方俯瞰,俨然一片绿色的海洋,粗大遒劲的古木,参天而立,直耸入云,许多藤蔓以及低矮的灌木丛遍布,走在这里,需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脚下,否则一不小心变便会被缠住,绊倒。头顶传来热闹的声响,举头望去,身旁这颗大榛树的树冠之上,几只小猴儿正在嬉闹追打,猴爪儿踩得枝叶箫箫做响。吱吱!几只顽皮的小松鼠,在枝杈间轻盈地跳跃,口中发出欢快的叫声,看见李光耀走近,丝毫没有害怕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