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最后的献给你 大结局

2017/12/3 11:20:28 来源:网络 []

书名:最后的献给你

第1章暮启

落木萧萧,夜色漆漆,道路上稀疏的人群来往不定,仓促的脚步没有一丝逗留的意愿。95女性网路灯坏掉了几个,好在都是隔着一两个才会有一个暗着的,但这样也使得本来就不是明亮的街道,变得更加昏沉。

而这条路似乎也不太好走,坑坑洼洼的凹槽让赶路的人说了不知道多少句抱怨政府的话。

“该死的,就知道修路修路,修到现在还是这幅混样!这些吃官粮都属乌龟的,遇到事情就缩头,办起事情来就爬!哎哟......”说着,这个眉头紧缩的人匆忙赶路,却是一个趔趄踩进了不大不小的坑里。

“开走吧,看着样子估计要下雨了。”

阵阵风掠过,撩拨着枝头簇簇微黄的叶,不久便听见“嗒”的一声,第一滴雨凌乱夜路赶家人的脚步。

片刻,雨势渐大,风声呼啸,也不似方才撩拨树枝的那股劲儿,摧枯拉朽的气势伴随着呼呼声响让这个夜晚变得不再安宁。

“嗨,小家伙!天这么晚,雨下这么大,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啊?”一个好心的中年男人举着衣服眯着眼睛,对着一个小男孩问道。网站http://www.95lady.com/

可是雨越下越大,全身上下已经淋湿透了,本该一刻不停的赶回家,偏生遇见这么一个小男孩在这大雨里面漫步。这个时间,小孩子都应该已经在床上,在父母身边安心的入梦,甜甜的睡觉了。

看着小男孩依旧往前走,中年男人也没多想,或许归心似箭,雨势太急,小男孩也没有反应,心想他的家就在前面吧,便没有过多的询问,赶忙的消失在了夜雨之中。

小男孩依旧走着,风狂乱,雨滂沱,灯光昏暗,看不清他的容貌,身高来估算约莫五六岁的样子,很是瘦弱,穿着灰褐色的上衣和黑色的裤子,还有一双深蓝色的布鞋,只不过在被雨侵略之后夜色的笼罩下,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过了一会儿,小男孩开始狂奔了起来,尽管小小的身体跑不了多快,可是他似乎用尽了全力在跑,跑不动了就停下来慢慢走着,一点儿也不在乎雨势多大多小。如果这儿的灯光可以更明亮点,会发现小男孩脖子还有脸上都有着淡淡的红色痕迹,脖子上三条,左脸蛋一条。眼神里充斥着的,是冷漠和恐惧,就像是一个刚被责罚过,还被训教不许出声,不许哭,否则迎接他的便是更深层的教导。阅读95lady.com

不知道他走了多久,跑了多久,雨是一直没有停过,或大或小,风也如此。小男孩就像一片零落的叶子,在经过一段旅途后,终于停止了脚步。缓缓地,他倒了下去,而这个时刻,街上已经没有人了。那些上班族也已经都回到了家中,不会再有其他人经过,夜色也遮掩了并不是很明显的他。

东方鱼肚,勤快的人们已经开始了新的一天。

吱呀一声,开门的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女人,盘起来的头发束在后脑勺,部分刘海湿漉着垂在脸庞,淡淡的微笑,闭着眼深深享受了一下雨后清晨的空气,模样倒很是清秀,不施粉黛更是丢掉了一副都市女子的娇气。身穿衣着也很简朴整洁,银灰色的上衣和淡灰色的长裤,别致清雅。网站http://www.95lady.com/

女子转身关门的瞬间,眼角余光却是瞥到门院右边水泥阶梯旁蜷缩着一个黑色的阴影,迈开脚步一看,本是温馨的容颜瞬间变色。三两步跨下阶梯,直接将这蜷缩着的小男孩抱进了院子。

干净的衣服变得污水斑驳,女子急忙把小男孩放在一张简单的床铺上,一边帮他脱去又脏又湿的衣服,一边叫着:“王妈,去打一盆热水来,拿一条毛巾,还有温度计。”焦急的神色,口吻却不见得紊乱,只不过眉头微敛。

片刻,被唤作王妈的阿姨捧来一盆热水,一条红白相间的毛巾半垂在盆边,焦急的问:“晓晴啊,这个孩子怎么来的啊?温度计在我口袋里。”

晓晴把毛巾放在热水里泡湿拧干,帮着小男孩擦拭着身子,一边摇头说:“不知道,我刚开门就看见他蜷缩在门口水泥梯旁边。”很麻利的擦干了小男孩的身子,便给他盖上被子,王妈递过温度计,晓晴放到男孩的胳肢窝,又摸摸头,叹了口气说:“看样子烧得挺高的,退烧药还有吗?”

王妈点了点头,便去拿。原文95lady.com

晓晴坐在床铺旁边,低眉若有所思。

“这是哪儿?”

晓晴转过头来,看见一脸茫然的小男孩,脸上愁色一扫而去,关切的说:“乖,躺着别动,这儿是秋叶院。”

小男孩很是听话的停止了想要起身的欲望,然后发现胳肢窝下面有东西,带稚嫩的声音问:“是温度计吗?”

“嗯。”晓晴温和一笑,随即便问,“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啦?”

小男孩儿看了看天花板,沉默了一分钟左右,眉头稍微皱了皱,似乎是有点儿头疼的样子,抬起左手放在了头上。这时候王妈端着一个白瓷碗,手里拿着一版药过来,晓晴欣然一笑说:“先吃药吧,你烧得挺厉害的。”

晓晴取出温度计,看了下双肩似乎看起来比刚才低了些,浅浅笑着说:“还好不是很高,三十八度五,低烧。估计是我手太凉了,深秋早晚的气温不高。95女性网

王妈也笑了笑说:“这娃倒是长得挺讨人喜欢的。”

二人相顾的看了一眼,带过微笑,却是各自在心里叹息了一下,脸上却是不露声色,关于小男孩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却是不想提,而和那个“家”的关于,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尽管她们已经看过很多的小孩子被问到类似的问题便是闪烁着泪光,那水灵的眼睛,让人怜爱的小脸,总是会触及内心的柔软处。而有些孩子,更是封闭了那一块儿的记忆,不愿意再次提起或者记取。

如果从没有记忆的时候开始,或许是比较能够接受接下来的生活,因为那样的小孩儿没有享受过原本应该有的温热,也就不会开始有所反差的生活;而那些已经有过独自记忆的孩子,那就会在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无论是曾今的美好,抑或黑暗的过去。

在帮小男孩擦拭身子的时候,晓晴是看到了他身上或新或旧的伤痕,所以当王妈和她看到这些时,都心知肚明的藏下了应该询问的话语。晓晴帮他将被子扯扯好,温柔道:“你先休息吧,睡一觉要是没有退烧的话我带你去医院,乖。”

说着便跟王妈一起往门外走,转身各自叹了口气,却听到小男孩说:“我叫凉霄,六岁。”

第2章这是我家?

房间很小,差不多可以住两个人,白色的墙壁上有着不少的涂鸦,虽然看不懂是什么意思,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柜子,房顶吊着一个灯泡,一扇玻璃窗微微打开着。

凉霄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当打量完了这个小小的房间后便想要起来,而他发现自己的衣服却是不在旁边,翻身下床的时候又发现没有鞋子,慌张的下了床,也不顾得有没有穿衣服就开门大喊道:“我的衣服和鞋子呐?我的衣服和鞋子呐?”

顿时,跑来四五个年纪相仿的小孩儿,还有几个年纪看起来有十几岁模样的女孩和男孩,他们看着凉霄的模样不由开始哈哈大笑起来:“不穿衣服就跑出来,羞死人了!哈哈哈,真丢人!”

“是啊,来了都睡了一天一夜了,醒来还不穿衣服,脑子里面想什么呢?”

几个年纪女孩子则害羞的走开了,年纪小的却是呆呆的看着那些,跟那些笑起来的人一起笑,这或许就叫起哄吧。

凉霄脸上红扑扑的一片,也是害羞的不得了,被笑着也没有别的举动,一时间眼睛瞬时充满了雾水,滴答滴答的就掉了下来,却是没有放开喉咙。这时候还在扫地的王妈,早就听到了这边动静,丢开扫帚走过来,赶走那一群活宝说:“去去去,别闹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起什么哄。”

虽然看起来凶巴巴的,却是没有真的有生气的成分,一手抱起凉霄说:“怎么这么不乖啊?光屁股出来很好看啊?”

凉霄脸上没有表情却是很生气的用手抹走脸上的液体,被王妈放到床上后,过了一会才问:“我衣服呢?”

“这两天天气不好,你的衣服洗掉了,还没有干呢。”王妈怜惜的给他盖好被子,手放在他额头上,笑着说,“看来退烧了啊,精神也好了不少嘛!我去给你找别的衣服先穿下?”

看凉霄点了点头,又听到咕噜噜的声音,王妈笑着走开了。

不一会儿,来的却不是王妈,晓晴带着一个小女孩儿过来,小女孩手里捧着些衣服,晓晴蹲到床头,刚好和凉霄保持在同一个高度,笑着说:“凉霄,姐姐这里没有和你一样大的男孩子衣服可以穿,所以......”说着一手把身旁的小女孩搂在了怀里,“这是雪儿,只有她和你差不多大,你就先将就一下穿她的衣服可以吗?”

说着身旁的小女孩也是很乖巧的把衣服摊在手里放在了床头,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不过看着小脸冷冰冰的样子,应该不是很乐意。

凉霄缩在被窝里面,看着这个温柔好看的姐姐,又看看小女孩儿,眼神略微的暗淡了下去,默默的点了点头。

晓晴笑了笑,起初还担心凉霄一个男孩子会不愿意穿女孩子的衣服,虽然小孩子没什么大不了,但是不能忽略他们年幼的自尊心,若是倔起来,那也是很让人头疼的一件事。另外好说歹说让雪儿让出了自己喜欢的衣服,还真担心这个新来的小家伙不愿意。

带着雪儿走出房间,晓晴看到这个丫头眼睛又红了起来,之前跟她商量的时候便已经哭了一次,好在她乖巧,虽然不愿意但还是让出来了,却不知现在让出来之后还是舍不得,晓晴揉揉她短短的头发说:“乖嘛,就一天。”

雪儿却是带着水灵灵的眼睛,纯澈的看着晓晴笑盈盈的脸才点点头。

凉霄看着这雪白色的上衣和裤子,很明显也是用布手工做出来的,但是缝制的很精巧,其实看起来也不是很像女孩子穿得,毕竟不像那些有花纹之类的一看就知道是女生穿的衣服。

他很饿,如果说算上那睡过去的一天一夜,已经有整整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另外的一天,他是一直不停的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个地方。穿好了衣服,他就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头发略微的有些长,不知道多久没理了,依旧是赤脚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晓晴看到他赤脚,连忙跑到自己的屋子,看了看自己的两双拖鞋,一双白色的,一双淡黄色的,她比较喜欢那双白色的,看到凉霄一身的白衣服,虽然穿的是雪儿的衣服,倒也好看的很,只不过脖子和脸上的淡红色伤痕也显得异常的明显,心头一紧,拿着白色的拖鞋便跑了回去。

“来,穿上。”晓晴说着,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

身边的十个小孩儿也是打量着这个新来的家伙,有些想到刚才眼前的家伙还是光溜溜的出现在眼前就不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而雪儿看着眼前一身白的凉霄,冷冷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表情,粉嫩的小嘴略微的向上嘟着。

“大家先认识一下吧,来个自我介绍。”晓晴依旧的一脸笑意,然后推了推个头最高的女生说,“从老大开始。”

被推的那个个子最高的女生,一脸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有气无力的开始了自我介绍:“我叫孙玉,今年十四岁,是这里最大的,来这儿七年了。”

“我叫陈郡,十二,来这儿六年。”说话的是一个很冷淡的女生。

“我叫马杰,十二岁,来这儿五年。”

......

......

经过十个人的介绍,倒是有了个初步的认识,虽然一时间未必叫得上名字,但是要是分辨的话倒也不难分辨。

最高的女生孙玉,另外两个女生,长头稍发的叫陈郡,略短的叫吕琴,男生白一点儿的叫谢飞,黑一点儿的叫马杰。这五个都是十岁到十四岁的。

另外五个,一个女生叫雪儿,五岁;其余的四个男生年龄都在六到七岁,胖点儿的叫钱多多,高一点儿的叫赵龙,另外两个差不多,一个陈坚,一个徐升。

“我叫凉霄,六岁。”

晓晴看着气氛似乎有点儿冷,便让这十个孩子先走开了,看着他们进了屋子,轻轻的开口道:“饿了吧?”

凉霄点了点头,若不是饿了,估计自己还在床上睡着。

晓晴轻抚着他的头,说:“王妈给你去做点吃的了,这段时间,我们可以聊聊吗?”

凉霄看着这个温柔的姐姐,她蹲在自己的前面,垂下了头,轻轻的上下起伏了一次。

第3章温情

当王妈端着热气腾腾的一碗面过来时,凉霄和晓晴的对话才进刚刚开始,晓晴带着微湿的眸子说:“两天没吃东西了,先吃吧,吃完我们再聊,要我喂你吗?”

凉霄看着这热气腾腾的面,说实话他真的很饿,可是面条很烫。他叉子挑起一根面条吹了吹后,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嘴里,而王妈早就已经将作料拌好了。

吃了一半,凉霄毕竟是一个六岁的孩子,晓晴没有问便自己说了起来:“我家在乡下,我一个人跑出来的。”

王妈和晓晴听了心里咯噔一下,最近的乡下离这里坐车也要两个小时,他一个孩子怎么跑过来的?王妈急忙问:“孩子啊,你一个人跑过来爸爸妈妈担心你怎么办?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听话呢?”

凉霄看着碗里的面条,坐在凳子上,热气在面前朦胧起来,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妈妈去年拿个瓶子喝了里面的水,然后我就没见过她了。有人说她死了,爸爸天天打我,我就出来了。”

两个大人又一次震惊。虽说猜到了这个小男孩八九不离十也是遭逢不幸,可是也不想竟会是这样,还待问些什么,却不知从何问起。

却是听凉霄又说:“他们天天吵架,打架,妈妈说过,不要待在爸爸身边。村子里人都说他是坏人,村里人说妈妈喝了农药,然后就死了。爸爸他天天喝酒赌钱,回家看到我都会拿麻绳打我,前天他刚打完我就睡着了,我怕他醒来又打我,就顺着路走,然后走着走着就睡着了。”

看着这个浑身雪白的小男孩儿,脖子和脸上红的刺眼的伤痕竟然是用绳子给抽出来的!而且晓晴清楚的知道在他身上还有很多的伤痕,虽然终有一天,它们会慢慢消失,只不过这个孩子内心又该如何痊愈?

虽然他只有六岁,可是看他的样子记事很早,听他能一个人完整的说完这段话就可以知道他比一般的小孩要灵一些,但这也是他悲剧的开始,如果可以忘却的话,他或许会活的好一点。小小年纪就已经知道离开那个混蛋的身边,以后......说实话,晓晴和王妈知道,这里的孩子每个人的以后都很难说,只不过在这里,遗忘过去那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她们能做的便是让他们感受到自己的关怀,让他们曾今的生活不在重现。

凉霄默默的吃着面条,可能此刻的面条的味道会变得涩口,他似乎已经忘记了怎么将悲伤放出声音,这一份液体佐料径直掉落在碗里,恍若未觉。

晓晴瞧在眼里,心里一痛,多少个孩子的辛酸故事她都听过,只不过没有一个孩子会自己说出来,他们不知道从何说起,都是从别人提供的资料中得到一些信息。于是她强拧一个微笑出来说:“慢点儿吃,没了还有的。”

随即,转身拉着王妈走到院子外面说:“王妈,我出去一下。”

“晓晴,你这是要去乡下吗?”王妈一脸担忧的问,接着看到晓晴点头,叹了口气说,“那你放心好了,这里有我呢,都几十年了。”

“我......”凉霄看着空空的碗说,“可以再吃一碗吗?”

晓晴和王妈相视一笑,毕竟是个孩子啊。王妈走过去,接过碗笑着说:“等着啊。”

时间很快,傍晚时分晓晴从乡下回来,脸上的神情却是如释重负了一般,只不过更多的是一缕,王妈问她事情的具体情况,她只是微笑不答,后来说:“反正,以后凉霄就成为这里的一员吧。”

时间一天天过去,当晓晴告诉凉霄可以一直在这里待下去后,他淡漠的表情终于显示出一丝喜悦的成分,只不过微妙的可怜。或许,是情绪在之前被人为压抑的很久了。而他,还知道的太少了。

话说回来,这秋叶院本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开始只不过的时候并不是作为一个正规的孤儿院,王妈便是这个地方的院长了,而晓晴也是她一手带大的,同为孤儿她心疼自己,也心疼王妈,更是心疼孤儿,于是她一个大好的姑娘便一直留了下来,凭借她的聪明慢慢的便将这秋叶院发展了起来,尽管她也只不过是一个高中生,可她从来没有抱怨过,一直都陪着王妈做着她们愿意去做的事情。

当她们申请了县里的补助后,秋叶院便稍微正规了一点了,可以得到来自社会上的补助,而这里的孩子也可以得到国家的补助免费去学校和正常的孩子一样学习,而晓晴当时却是被王妈一个人托大的,平时写写文章,看着这些在秋叶院里面一天天成长起来的孩子们,记录着他们的状态,改变,成长,懂事,生活尽管平淡却很充实。

晓晴的文笔很好,朴实无华,可贵的真诚和她细心的照料,暖人心肺的话语将她的文章变得很有韵味,县报社的编辑也是知道她的情况,便会主动的找她约稿,这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尽管微薄。她每次都会将自己的稿子亲自交到编辑的手上,秋叶院没有电脑,她的没一份经济来源都投入到了这些孩子身上,一分一毫。

这天,阳光正好,透过窗子,很多孩子都已经午睡了,晓晴坐在客厅里,正在一个米色封面的本子上沙沙写着些什么......

凉霄已经来秋叶院一个礼拜了,这个家伙似乎有点儿不合群,不是特别爱说话,但是很听话,让他做什么便做什么......

他是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儿,穿着我送给雪儿的衣服也很好看,可以说还不比雪儿差。不过好像别的孩子有点儿不喜欢他,其实他们都很好,我想他们是觉得凉霄不活泼吧,他不像别的孩子一样会调皮,会疯,会闹......

这是晓晴在写日记,这是从初中开始养成的习惯,而当她认真的写日记时,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她旁边,稚嫩的声音响起:“姐姐是在写字吗?”

晓晴侧头一看,正是凉霄,看着他可爱干净的脸不再有伤痕,眼睛里绽放的神光似乎是像在说明着什么,便摸了摸他头,笑着说:“对啊,姐姐在写日记。”

凉霄的眼中透露出了一份渴望,就像很多孩子一样,终于是有什么可以让他心动的样子,眉头还稍微皱着问:“那姐姐可以教我吗?妈妈说至少要会写自己的名字。”

晓晴愣了一下,这个孩子对那个已经远去的妈妈是那么的依恋,点了点头,将他抱到长凳上,翻到日记本的最后一页,握住他的小手,拿着笔,认认真真的写下:凉霄。

最后的献给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最后的献给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萌宝逮捕令:妈咪你别逃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萌宝逮捕令:妈咪你别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萌宝逮捕令:妈咪你别逃目录预览:第一章生日?生意?第二章逃跑第一章生日?生意?“李昂,你不是说只有我们两个人庆祝生日吗,为什么要来包厢?”夕瑶站在色调靡靡的酒吧包厢门口前,望着那扇紧闭着的金色雕花门,精致的小脸上满是不解。李昂尴尬的摸摸鼻子,将夕瑶推了进去:“抱歉啊瑶瑶,临时有些朋友要一起庆祝,我也是迫不得已才答应的。”“你——”夕瑶刚想要问清楚心中的疑惑,李昂已经打开包厢门,将自己推搡了进去。瞧着渐渐隐没在灰暗灯光内的纤瘦背影,李昂惭愧的皱起

  • 桃色小保安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桃色小保安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桃色小保安目录预览:第一章凶悍车技第二章暴打杀马特第一章凶悍车技苏南市西部,盘山公路,一辆普桑急速飞驰,一路上不断出现“此路不同,禁止通行”路牌。宋楚扬叼着烟,悠哉急转弯,加大油门,丝毫不顾路牌提醒。“老大你疯啦,我早就把安全路线发给你了,你为了省点时间至于么!”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传来。“我是老大,做事需要听你安排?麻溜点发份地图来。”宋楚扬挂档,一脚地板油,普桑发出暴躁的轰鸣声。蛇盘山,位于苏南苏北市中间,路况极差,车祸极多,十年前就被政府禁止通行。新建

  • 都市传奇之旅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传奇之旅全文免费阅读书名:都市传奇之旅目录预览:第一章履行诺言第二章他叫王巴丹第一章履行诺言此时正值六月天,即使大山深处,也透着一丝燥热。突然,一道人影在山林间时隐时现,形同鬼魅一般。而这道人影正是林昊,此时他正背着一头刚打到的豪猪,在山林里飞速奔跑着,而崎岖的山路并不能让他的脚步放慢半拍。尽管已经接近中午时分,空气中又弥漫着一股燥热,但是飞奔许久的林昊,脸上却没有半滴汗水,也没有丝毫气喘。林昊看到前方忽隐忽现的茅草屋后,随即抬头看了看天色,他估摸着还不到十二点。见此,他脸上露出兴奋

  • 校园绝品狂神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校园绝品狂神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校园绝品狂神目录预览:第一章唐子臣第二章给校花写情书第一章唐子臣白云中学,高三五班,全体同学都在认真听老师讲课。突然,其中一个打瞌睡的学生站了起来,惊诧的看着四周。讲台上的老师一吼:“唐子臣,你发什么神经?给我坐下去。”但是,这个打瞌睡的学生却喃喃自语道:“我不是死了吗?这里是哪里?好奇怪的地方啊。”唐子臣打量着四周,只见前后两面墙都有一块黑色的板,也不知道干嘛用的。整个房间里坐着许多少男少女,此刻都在看着他。唐子臣当即对所有人一拱手,问道:“各位兄台,请问

  • 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目录预览:第一章:说不定我碰了!第二章:难逃!第一章:说不定我碰了!深夜。英国。精美绝伦的古堡在经过婚宴的喧闹之后,慢慢的陷入安眠。月光轻轻的从高高的拱顶上泄下来,为古老而宏伟的城堡盖上了一层唯美的纱幔。悠长的走廊上,夏冰倾拖着冰蓝色的礼服歪歪斜斜的走着,娇嫩的身子不时的撞到墙上,额头也磕了好几回。头越来越昏。几乎连方向都分辨不清了。不是说鸡尾酒不会醉嘛,为什么她才喝了两杯,就成这个样子了?感觉自已走了很久,又好像一直在原地没

  • 芳名满京华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芳名满京华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芳名满京华目录预览:第1章赐婚,比守寡更惨的是……第2章凤佩,父慈女孝好温馨第1章赐婚,比守寡更惨的是……纪云开是冷醒的!七月的天,烈日灼心,就算是呆在阴凉的屋内也嫌闷热,可躺在床上,身上盖了一床被子的纪云开却觉得全身发寒,那种寒冷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的她牙关直打颤。“我居然没死?”脑子晕晕沉沉,身上无力的纪云开努力睁开眼,看到眼前陌生的环境,一时懵了。她明明随同军舰一起被炸成了碎片,怎么可能还活着?“到底发什么事了?”纪云开用力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爆

  • 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目录预览:第1章重逢第2章回来结婚?第1章重逢夜色阑珊,光影绚烂。某家豪华夜总会里,一间灯光的包厢。男男女女,一派淫靡之像。洛汐不爱这样的地方,可那些上流社会的公子哥却最喜欢。孟绍安是想要介绍他的几个兄弟给她认识,为了不让他没面子,她只能忍耐。跟着那些公子哥应付一番之后,她便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中喝果汁。孟绍安同几人玩笑了一会儿,很快就坐回到她身边,清俊的脸上略带着歉意,“小汐,我们等下就离开。”洛汐笑了笑,“没事。”孟绍安

  • 首席溺爱钻石妻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首席溺爱钻石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首席溺爱钻石妻目录预览:第1章迷失的夜第2章替我生孩子第1章迷失的夜夜凉如水。严密的窗帘遮去满天的星光。未开灯的房间里,喝多了酒的温馨躺在宽大的豪华圆床上,头昏昏沉沉的,没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中。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搂住了自已,她努力的想要挣开眼,但是酒精的作用,令她眼皮沉重,半天也睁不开。紧接着,她感觉到呼吸困滞,男人火热的唇覆住她的,肆意纠缠。她的身子热了起来,大脑的不清醒,令她没有更多的反抗,粉润的唇微启,由着男人长躯而

  • 你是窗前一缕月光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你是窗前一缕月光全文免费阅读书名:你是窗前一缕月光目录预览:第一章韩太太好大的脾气第二章又在演戏第一章韩太太好大的脾气“砰!”别墅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坐在客厅沙发中的女人被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只见男人裹挟着怒气,一身冷傲踏步而来。最初的惊吓过后,她逐渐恢复镇定,握紧拳头直视着他的双眸看着他走近。他一身笔挺西装,面容冷酷,身高一米八七,腿长足有一米二,做惯了上位者,缓步向她走来时,威慑力十足。一如七年前初遇他时,她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从门外走近,一步步走到他的心尖上,再也不肯挪步。从此一步一呼

  • 此爱比海深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此爱比海深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此爱比海深目录预览:第一章记牢这个姿势第二章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诚实多了第一章记牢这个姿势“祁宴,你快放开我!”女人的怒吼伴随着开门的吧嗒声一起在房间内响起。然而,回应她的是男人低沉的轻笑,无情嘲笑她的天真。雪白大床上,女人着一身婚纱,被摆成大字型的屈辱姿势,手脚分别被绑在了床头。她不断的挣扎,却分毫不能撼动束缚她行动的绳结。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渐渐逼近,最后停在了床边,下一秒,祁宴那棱角分明的脸出现在她的视线中。他唇角微扬,似是怒极方笑,眼中却盛着风暴,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