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绝色御姐 大结局

2017/12/3 10:13:07 来源:网络 []
小说:绝色御姐
1梦魇

  DJ用一段华丽的打碟秀将场中气氛带到高潮,舞池中不知疲倦的夜猫们,群魔乱舞中尽情挥霍宣泄。推荐95lady.com

  我坐在二楼卡座上,轻轻晃动着手中酒杯,红唇轻挑,微笑看着眼前一切,眸光有点点迷离……

  那年我七岁,放学回来见爸爸正骂骂咧咧,满眼疯狂的砸东西。坐在地上哇哇大哭的妹妹冲过来紧紧抱住我,嚎啕着不停喊“姐姐”。

  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很害怕,想到了那个万家灯火的除夕夜,想到满身是血的爸爸,想到我支离破碎的家……

  没错,眼前这个满眼充血失了理智的男人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去年,妈妈走投无路的时候带着我来到邻村,嫁给了他。

  那时我以为,我可以拥有新的生活……

  可是妈妈却受不住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穷困生活,趁继父不在的时候跑了。

  此后,妈妈曾偷偷回来过,却并没有带我走,我跟继父、妹妹生活在一起,一晃就是五年。

  只是妈妈离开后,我总做噩梦,继父就让我和妹妹跟他住在一间屋子,乡下都是土炕,就算三四个大人睡也是极为宽敞,我跟妹妹都很愿意有爸爸的保护。

  那时我以为,我们爷仨相依为命,也是好的,况且继父真的对我很好,总是在我难过的时候抱我、哄我,帮我洗澡、照顾我,从来不许妹妹跟我争好吃的,甚至……让我觉得他对我的好,好过了对妹妹!

  直到渐渐蒙事,我才开始感觉到继父眼中的异样,才隐隐明白,为什么他从不给妹妹洗澡,也从不让妹妹帮他给我擦背!

  我开始有意拒绝继父的好意帮忙,开始在晚上睡觉的时候离妹妹近些,但偶尔还是能感觉到他把手伸进我被窝……

  我不敢醒过来,总是紧紧闭着眼,不敢动,哪怕是他把手伸进我的内裤……

  我怕,怕好不容易有的家又一次毁于一旦!

  直到有一天,小我一岁的妹妹说同学们都有了自己的房间,要拉着我这个姐姐住到另外一间空房。说明http://www.95lady.com/我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表示我的同学们也都如此。

  好在,继父并没有反对,此后,我们的生活平静了很长一段时间。

  暑假,妹妹被她的大姨接走去城里玩,家里只剩下了我和继父。

  有天晚上,他心情不好,喝得有点多,絮絮叨叨说起当年抛下了他的妈妈,忽然抓住了我的手,狂吠着说,妈妈欠他的,都得我来还!

  我被吓坏了,不停的哭喊,挣扎,但无济于事!

  那年,我十二岁,瘦弱无依,像是没有獠牙的幼兽一般只能任人欺凌。

  我被继父粗鲁的拖进房间,狠狠搡在地上。

  他满眼通红,全身都是刺鼻的酒气,根本不顾我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拽着我的头发让我安静。

  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知道那会是比一顿暴打更让人恐怖的事,我不停的哭,不停的叫他“爸爸”,可换来的只是他狠狠的一巴掌。95女性网

  随后,他开始扯裤带,我惊恐的在地上蹭着不住后退,不住摇头求饶,可是他完全变成了一头发狂的野兽,不管不顾的向我扑了过来!

  我忘了我是怎么逃出来的,只记得,蓬头垢面满嘴都是血腥,短袖的领子被扯得破破烂烂,在盛夏夜裹着湿热的晚风中,步履蹒跚。

  那一刻的我,忘了哭,忘了求救,甚至忘了快点跑起来逃,行尸走肉般在街上游荡,脑中是一片空白,小小的心里满是恐惧!

  后来,有认识我的邻居拦住了我,我慌乱无助又不敢说实话,在对方提出要把我送回家时,紧紧拖住她的胳膊,无声落泪。

  好半晌,我才求她帮我给镇上的妈妈打电话,那串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是我那时候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听见妈妈的声音,我瞬间泪崩,抽抽搭搭却不知道怎么把继父的兽行说出来。

  我紧紧攥着电话生怕自己失去最后的机会,慌张间,只能说:“爸爸他喝多了,要打我,我害怕……就……就咬了他的腿。”

  是的,我发狠咬住他的小腿,才让自己有机会逃出来,他流了血,跌坐在一旁,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会把他咬死,会不会变成……

  杀人犯!

  杀人犯这三个字在我脑中一晃,让我全身不住战栗。

  邻居阿姨见我抖得再说不出话,安慰着拍拍我的肩膀,拿过电话,希望我妈妈能过来一趟。来自95lady.com

  妈妈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她那晚并没有来接我。

  邻居阿姨一边安抚我,一边打发着自家男人去家里跟继父报个平安,只道是小孩不懂事,才会被教训。

  我听罢抖得更加厉害,赶紧跪下给她磕头,求她不要去告诉我继父。

  邻居无奈,只能同意留我在家里住一晚,等我妈妈来了再说。

  邻居家的小女儿比我小四岁,当晚,我们住在一起,小姑娘一直在说着安慰的话,我的心也跟着渐渐平静下来,打定主意,等妈妈来了,一定要求她带我走。

  只有跟在亲生父母身边,我才能有幸福生活,虽然我的亲生父亲已经没了,但我还有妈妈,她一定会带我走!

  这一晚,我好不容易睡着,却梦见了我的亲生父亲,梦中的他浑身是血,他说,菁菁,你一定要幸福……

  我从梦中惊醒,听见了外屋有继父说话的声音,登时吓得一身冷汗。

  睡在旁边的小妹妹,被我起身的动作吵醒,眨眨眼睛懵懂的问:“菁菁姐,你怎么了?”

  我比了个嘘声的手势,蹑手蹑脚的起来,打算从窗户逃出去,不想,正要走,却听见了敲门声,邻居阿姨推门进来叫我们起床,说我继父过来接我。说明95lady.com

  我看着继父满脸憨厚的跟邻居说着客套话,心里生出无尽的厌恶,说什么也不肯跟他回去。

  继父就算是个禽兽,也到底是个要脸面的人,况且还是在邻居家,他不好闹得太过,只能妥协等着妈妈过来。

  只是,他看我的目光,多了几分狠厉阴枭,让我忍不住躲到了邻居阿姨的身后。

  我知道,如果我不走,等着我的,将是十八罗刹无望深渊。

2荆棘

  蹉跎多年,记忆犹如写在纸上晕染了的故事,早已泛黄模糊,然而,每一道浅浅的过往都如砂石磨砺在胸口的伤痕,永远留着丑陋的疤。

  曾经,我以为我是一个被遗忘在黑暗角落里,只能等着被老鼠咬坏的娃娃。

  那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妈妈才到,她说了很多教育我的话,直到看我不停的哭不停的摇头不停的求她带我走,才把我拽到院子里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说明http://www.95lady.com/

  就算是再心狠的妈妈,听到女儿这样的遭遇也不能无动于衷,她让我在院子里不要乱跑,随后我就听她跟继父大吵的声音。

  七月天,知了声此起彼伏,妈妈撒泼似的吼叫,继父气急败坏的骂骂咧咧,邻居劝架的声音,以及小妹妹紧紧攥住我的手,有些慌张却故作镇定的模样,成了那个夏天最深刻的记忆。

  后来,妈妈出来拉着我的手快步离开,我担心的不住回头,或许是怕丑行被曝露,继父并没有追过来。

  我紧紧跟在妈妈身边,这辈子也不想再离开她。

  妈妈在镇上住的是楼房,两室一厅的布局显得有些局促,楼道里阴森森的,有股子难闻的霉味。

  她让我洗了个热水澡,让我先换上她的衣服,之后问了很多问题,然后抱着我哭了好久,好久。

  这五年,我一直被继父猥亵,没让他彻底毁了我是唯一值得庆幸的地方。

  中午,妈妈给我做了可口的饭菜,让我吃饱好好睡了一觉,下午又带我逛街去买了新衣服。

  我以为自己成了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以为曾经的那些不堪永不会再出现!

  晚上,妈妈现在的丈夫回家,我才意识到,妈妈已经有了新家,她还有个儿子在乡下奶奶家过暑假,她的丈夫说我是拖油瓶,视我为洪水猛兽,妈妈的新家,并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那晚,我缩在弟弟的房间,屈膝坐在床角,紧紧抱着自己,感觉无比孤单。

  妈妈和叔叔一直在客厅激烈的争吵,直到很晚很晚……

  第二天,我蹑手蹑脚的从房间出去,想上个厕所,正碰上从卧室走出来的叔叔,他狠狠瞪了我一眼,没说话,先一步进了浴室。我只好转身回了弟弟的小屋,直到从门缝里看见他走了才敢出去。

  妈妈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她很为难,眼睛哭得又红又肿,看我的眼神有些闪躲。

  那些日子,我一直过得战战兢兢,叔叔下班我就躲到弟弟的小屋,连晚饭都不敢跟他们一起吃,生怕自己被讨厌被赶出这个遮风挡雨的屋檐。

  妈妈和叔叔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吵到很晚,直到后来,妈妈累了,再也吵不动了,叔叔似乎也默认了我的存在,虽然还是冷着脸,但也不再找茬。

  我以为,我安全了。

  忽然有一天,妈妈让我好好在家看家,急急忙忙出了门。

  直到深夜,妈妈和叔叔都没回来。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一整晚都挣扎在一个被人追杀的噩梦里,天还没亮就醒了。

  第五天,家里的饼干没了,冰箱空了,妈妈和叔叔依然没有出现。

  我开始茫然无措,又不知道去哪找他们,唯一能相信的,就是妈妈让我看家,我一定要等她回来。

  我开始喝水,尽量让自己多睡一会儿,好不那么饿。

  然后,又过了两天,一大早,我听见开门的声音,急匆匆下床出去看,果然是妈妈回来了。

  妈妈还穿着离开时的衣服,面容枯槁双目无神,不过一周不见,却让人感觉瘦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被吓坏了,赶紧跑过去问妈妈怎么了,她低头看看我,怔愣愣好久都没说话,却不住淌泪。

  我慌了,抱着她跟着一起哭,“妈妈,是不是叔叔欺负你了?我会很乖很听话,你让他别讨厌我行吗?妈妈……”

  妈妈蹲下来,轻轻抚着我的头,泪眼婆娑,声音哽咽的说:“菁菁,你弟弟在乡下出了车祸,被送进医院,需要很多钱,妈妈恐怕不能再照顾你了。”

  我一听更加慌张,“我不用你照顾,我会照顾我自己,我会自己做饭,我还能给你和叔叔做饭,你不要丢下我……”

  记忆中,那天的我一直哭一直哭,可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把弟弟撞成重伤的小货车逃逸,乡下地方根本没有摄像头记录肇事过程。

  妈妈不仅没有精力来照顾我,也没有多余的钱用在我身上了,她丈夫更是把我当成了扫把星,认为是我给弟弟带来了灾祸。

  那天她回来之后,下午就走了,此后,叔叔都是晚上回来,我很害怕,看见他就赶紧锁上门。

  我开始整晚整晚的失眠,困极睡着时,也会做梦被人拖走。

  本来就瘦小的我,那段时间更加羸弱不济。

  妈妈再回来,已经是三天后,她说,给我找了个好人家,我可以在新家里有更好的生活。

  我听完整个人都傻了,腿脚酸软的瘫在地上,抱着她的腿一直哭,求她不要扔了我。

  妈妈心疼地坐在地上抱着我一起哭,说她没用,说她对不起我,对不起我死了的爸爸……

  可不管我们母女哭得多么楚楚可怜,都不能感动安排命运的上帝,他用一双无情的手任意蹂躏着我们的生活,妈妈别无选择,而我,更是一个只能在命运中随波逐流的玩偶。

  不久,妈妈带我去见了一个三十岁的中年男人。

  他穿着朴素的白色衬衣和黑色西裤,皮鞋擦得很亮,妈妈管他叫陈老师。

  陈老师黑瘦黑瘦的,看上去很干练,声音洪亮,笑起来的样子很平和,没有叔叔那么吓人,而且他是个老师啊,为人师表一定是个好人。

  临别时妈妈说,陈老师一直想要个女儿,让我以后要好好听陈老师的话。

  我有些害怕的歪头打量他,在他低头冲我笑时,愣了一下,随后也傻乎乎的笑了。

  古人云:否极泰来。

  我想,我已经遭受了足够多的苦难,所以老天有眼给了我一个爸爸,此后的生活,他会好好照顾我,像别人家的爸爸一样成为女儿最强大的靠山,保我一世安平!

3火坑

  陈老师的家在另外一个小区,我以为出租车走了很远很远,后来才知道,跟妈妈住的小区,只隔了几条街。

  他还有个儿子,叫陈越,比我大一岁,算是我的哥哥。

  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瞪圆了眼睛看着我,质问他爸我是谁。

  陈老师笑呵呵的介绍,“她是陆菁,以后,就是你的妹妹了。”

  “我不要什么妹妹,你让她滚!”

  我吓得缩到陈老师身后,战战兢兢不敢看他,生怕自己还没进门就被轰出去。

  陈老师皱起眉头,厉声呵斥,“陈越,这个家里还没有你说话的份儿,她是你妹妹,以后会跟我们一起生活,你记住了吗?”

  “你……你是想让我跟妈妈一样被你逼死吗?”陈越从沙发上跳起来,说完这话,眼眶顿时红了,却执拗的不肯落泪,就那么虎视眈眈的瞪着他爸。

  我被这场强硬的对峙吓傻了,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对父子,忘了这是一场因我而起的争执。

  五岁,父亲在我眼前撞墙而亡,七岁,跟着母亲改嫁,此后没多久我就发现了继父对我的异样,一直怯懦胆小的我,从不敢这般跟人对抗,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家长!

  我听不懂这父子之间的对话,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陈越为什么看我一眼就要这般敌视,但我的心,却莫名兴奋了。

  如果有一天,我也可以这么勇敢,勇敢的说出自己的讨厌,勇敢的和讨厌的事对抗,是不是就可以活得快活自在?

  陈老师因儿子的话静默半晌,随后,长长地叹一口气,“陆菁的弟弟出车祸进了医院,她们家已经没能力再照顾她,所以把她过继给我当女儿。”

  陈越抿平唇角,紧蹙起眉头,似乎是在怀疑陈老师的话。

  我见他目光柔软了不少,撞着胆子探出头,“你、你好,我叫陆菁。”

  陈越冷哼一声,一脚把茶几踢开,转身回房间“碰”一声关上门。

  我想他一定是极讨厌我的,也是,就算我的身世再可怜对他来说有什么所谓呢?毕竟我吃不吃苦,跟他也没有半点干系,可现在我凭空闯进他的家,要跟他的爸爸叫爸爸,跟他抢夺父爱,他能喜欢我才怪呢。

  “他妈妈去年过世了,他心情不好,你不要介意。”陈老师转身揉揉我的头发,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

  我摇头,“我不怪他。”

  我实在没有资格怪他。

  晚上,陈老师下厨弄了四菜一汤庆祝我来到这个新家,陈越虽然一直黑着张脸,却没有再胡乱发脾气,我想,我们只要相安无事就好,不然,他那么大的块头,要是真的揍我,我肯定要很惨。

  陈老师的厨艺很好,加上我已经很久没有吃上过正经饭了,吃了三大碗米饭,才感觉自己吃饱了。

  陈越嫌弃我是头猪,饭桶一样。

  我也不介意,要不是担心肚子被撑爆,我真想再吃一碗。

  我需要强烈的感觉来告诉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即将开始的美好生活也是真的,撑得慌,就是一种强烈的感觉!

  陈老师家也是两室一厅的格局,他说晚上先让我跟他睡在一起,等明天有时间,在卧室里加张床,等陈越上了高中办理住宿,我就可以去他的房间了。

  当时听着是多么美好的安排啊,可后来想起,才发现那话中的可笑。

  我比陈越小一岁,当年,他开学才上初二,按照陈老师的安排,我要跟他一起住上两年,然后才能有一间自己的房间。可陈老师那么说,好像我忍一忍,一睁眼一闭眼,就能有自己的房间了一样。

  我开心的点头答应,陈越虽然挑了挑眉,却没说什么。

  晚上,我洗完澡,陈越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寻求了陈老师的同意,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他洗完澡,就招呼我过去帮我吹干头发,连让我去睡觉都说得很和蔼。

  我五岁就没了爸爸,爸爸本来的模样我早就模糊,枉论父爱,陈老师让我心里暖洋洋的,忍不住傻笑出来,马上就乖乖关了电视去睡觉了。

  可是今天发生的事,让我觉得太兴奋了,过了太久寄人篱下的卑微生活,我从没想过能有好事发生在我身上,可现在,我却有了一个文质彬彬的爸爸!

  见我睡不着,陈老师就躺在我身边,轻轻揉着我的头发,问我想不想听故事。

  我从来没有听过爸爸妈妈讲什么睡前故事,当即连连点头,闭上眼睛都要忍不住笑。

  陈老师讲得是三只小猪的故事,我以前在电视上看见过,虽然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还是听得很有兴致,他的声音那么好听,仿佛有魔法,很快就让我有了睡意。

  只是,那时的我并不知道,陈老师看我的眼神,充满了贪婪和渴望!

  睡得朦朦胧胧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我腿上蹭来蹭去,胸被勒得太紧,有些喘不过气。

  我胡乱的去拍腿上的东西,却被一声粗重的喘息吓得睁开了眼。

  这时,我才惊惧的发现,陈老师正紧紧搂抱着我,身体一下一下的动着。

  我不知道我腿上的是什么,但那一定是陈老师的!

  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只当是自己做了可怕的梦,赶紧闭上眼睛,听见他叫我的名字,也不应声。

  没多久,旁边没了动静,我才在惊惧不安中睡着了。

  我起床的时候,陈老师已经把早餐做好,叫我起床吃饭。

  戴上眼镜的他,仍是和蔼可亲的样子,若不是我看见了自己身上逾红的指痕,一定会认定昨晚不过是个噩梦。

  而现在,我知道自己没有做梦,而是从一个火坑,跳进一个深渊。

  我傻愣愣地坐在床上,想哭,却又不敢哭,目光呆滞,像是迷了路的游魂。

  我才十二岁,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陈老师见我没出去,又推门来叫我,看见我失神的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被他冰冷的目光吓得全身一禀,满目惊慌。

绝色御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绝色御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多么艰难

    ▍给你的礼物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那么艰难。似乎什么都不合适。为什么要送黄金给金矿,或水给海洋。我想到的一切,都是像带着香料去东方。给你我的心脏,我的灵魂,无济于事,因为你已拥有这些。所以,我给你带来了一面镜子。看看你自己,记住我。作者/[古波斯]鲁米翻译/原野文明和平的世界,人的感受会逐渐细密。诗人及诗歌应该而且可以满足这个层面的需求。我是2017年夏天意外读到鲁米的诗,立马被迷住了。鲁米全名是莫拉维·贾拉鲁丁·鲁米,是伊斯兰苏菲派诗人,来自东罗马帝国。考虑到东罗马帝国的历史比较长,鲁米本人

  • 上海繁花 | 春天在哪里,我的内心还在等待水仙开花

    不开花的水仙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一日看三回,望得花时过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胡适《希望》兰花草,胡适词水仙,好友摄影冷冷热热,2018年的春节也过完了,可恨的是,我家的水仙仍长得象韭菜一样,没一点开花的意思。兔兔问我:为什么每年春节前,我都要种一盆不开花的韭菜。问题是,连韭菜都会开花,我的水仙却只长叶子。就象胡适在他白话诗中写的: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哪壶不开提哪壶,朋友赶紧从微信里,发来漂亮的水仙照片,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养的、自己拍的,反正花团锦簇,娇嫩欲滴。每次看

  • 南昌发现史前聚落遗址,内有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

    因南昌航空城瑶湖机场建设需要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日前会同南昌市博物馆对南昌瑶湖吕蒙岗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工作目前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房址全景照吕蒙岗遗址位于南昌市高新区麻丘镇广安村委孙家自然村东南约800米处一块台地上,于上个世纪80年代文物普查中发现,总面积约1万平方米。市博物馆馆长曾海表示,吕蒙岗遗址揭露出的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为赣鄱地区首次发现,也是南昌地区首次正式发掘的史前聚落遗址。出土陶器组合考古队员在遗址南部发现了新石器晚期墓葬群、半地穴式房址、灰坑等遗迹,并出土了大量陶

  • 【精品悦读@会员展示】思念如酒(组诗) 作者/张新锐(山东)

    作家学会★签约作家思念如酒(组诗)作者/张新锐(山东)挂满树梢的心愿无际的树林里阳光穿梭绿荫匝地静听,密林深处一串串鸟啼一只花喜鹊叼着我的心愿越飞越高擦亮树梢思念如酒一杯老酒温一温,暖胃青瓷杯子装满三千里思念老酒与父亲遥遥相对闷一口香辣遍地我在遥远的江南舀起清冽的长江与父亲碰杯一饮而进爱,和澎湃的祝福爱在黄昏后我们手拉手走过半个世纪如今,拄着蹒跚的岁月望尽落日黄昏一枝风竹搭在落霜的肩头举首,月亮已爬上咱家的老屋被雨淋湿的河童年,站在高高的柳枝上那条河,碎了阳光流成星月长大了风,跟在屁股后头夜,牵

  • 书法结构不正确,非丑即俗!书法结构要领,都在这里了

    毛笔字是一门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表达方式,它属于造型艺术,,水平高低,最直观地表现便是字形结构。字形结构,即结体,又称为结字、间架结构等,就是安排笔画的法则、规律。结构合理,间架巧妙,字形就耐看,否则,非丑即俗,这是毋庸讳言的。一、结字要明朗结字的形式是丰富多样的,结体之法,当然是针对若干部件而言。一个字,因左右结构、上中下结构、上下结构、内外结构、品字结构等区别,结体之法随之而成。这些结字之法,大多针对正书(篆隶楷)而言,但对于行草等书体,虽不密切,也有借鉴作用。在习练过程中,针对练习的书体,一

  • 春日的诗,子恺的画,醉了整个春天

    草长莺飞二月天,乍暖还寒时候,春天来了。朱自清说: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张恨水说:夜里没有风,那槐花的香气,却弥漫了暗空。在丰子恺的笔下,春天,却另一番风味...偶寻半开梅,闲倚一竿竹。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故绿。——清·袁枚《偶作五绝句》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清·高鼎《村居》典却春衫办早厨,老妻何必更踌躇。瓶中有醋堪烧菜,囊里无钱莫买鱼。不敢妄为些子事,只因曾读数行书。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元·吕仲实《闲居诗》曲水溅裙三月

  • 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

    他本是工科出身,一次偶然机会让他与美术结缘;晚年,艺术成就已享誉世界的他,却“较真儿”地将自己不满意的画作全部毁掉……他曾说:“艺术表达的手段是多样的,岂能只是笔墨?能把感情画出来,任何笔墨都是好的笔墨,没有投入感情的笔墨,苍白没有价值。”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用丹青渲染生命色彩美有如此魅力,她轻易就击中了一颗年轻的心。1919年,吴冠中出生于江苏宜兴一个贫穷人家,是家中长子。父亲是一个教书兼务农的教员,母亲是文盲。文盲却未必是美盲,吴冠中的艺术天赋也许正是来自于母

  • 美女揭露江湖书法骗子伎俩,太有才了!

  • 高雅的梅花!

  • 陈传席:喜欢以美协、书协、主席、院长自居的,其“作品”都是垃圾

    西晋陆机《平复帖》陈传席常常语出惊人。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史论研究方面的专家;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批评界的砖家。你说他是砖家,他的很多主张可谓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比如他对人格尊严的呼喊和倡导;比如他对正大气象的论述;比如他对新中国官方美术所作出的几乎是一棍子打死式的彻底否定,均可谓振聋发聩,令人不得不深思再深思。你说他是专家,在他的作品中不仅经常能看到常识性的低级错误,而且能看到他经常在自己的作品中自掴耳光。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能把自己画的完全不入门的画,把他写的完全不入门的字,当作宝贝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