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重生之复仇千金归来 大结局

2017/12/3 8:54:0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重生之复仇千金归来

第001章 重生
    她,重生了!

    她,居然重生了!

    “真好,真好!”张美惠笑得眼泪直流,在孟浩然冷酷无情说要杀她的时候,她没有留下过一滴眼泪,可是现在,她却哭了。推荐http://www.95lady.com/

    原本以为,只要她一死,就可以从所有的苦痛中解脱,就可以忘掉被只爱之人亲口下令杀掉的滋味。

    可是,可是原来她还是无法摆脱命运早就为她安排好的轨迹。

    还是无法摆脱遇见孟浩然的厄运。

    一切,又都回到了最初……

    张美惠一整天都待在卧室里,满脸阴雨不知道在想什么,摆在桌上的早饭也一点偶读没动,躲在门口的暗暗观察的陈管家有些急了。

    如果被张爷知道了,肯定会怪她没有照顾好惠小姐啊。

    “惠小姐,要不我给你弄点粥来?你都一天没吃东西了,无论有什么事要想,也得先把饭吃了啊!”陈管家推门而入,劝说着还在沉思的张美惠。

    胖管家的声音,让沉思中的张美惠回过了神。95女性网她淡淡一笑,摇了摇头道:“不了,我没胃口。不用让厨房的人给我做饭了。”

    现在的她,别说事吃饭了。就连睡觉都无法安宁。

    一切回到了最初的地方,她该如何是好?

    再一次爱上孟浩然?再一次被他囚禁?再一次被他亲口下令杀掉?

    时间不多,已经没有浪费的余地。要想活命就得赶快行动!不然,他还是无法逃脱被挚爱之人背叛的下场!

    “美惠,怎么不吃饭?”沉稳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里面还夹杂着爽朗的笑意。听上去像是个和蔼慈祥的人。阅读95lady.com

    张雄之走进张美惠的房间里,穿着休闲服的他,看起来还相当年轻,一点也不会让人联想到他是个老江湖。看起来,更像是个才到壮年的生意人。

    他就是黑道上曾经叱咤风云的青龙帮二把手,张雄之。

    可最后谁也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金盆洗手。

    “爸,大清早的我没什么食欲。”张美惠笑着,鼻子上却涌上一股酸涩之意,嫁给孟浩然之后连见上爸爸一眼都难得,现在人就站在她面前,幸福感张名涌到了顶点。

    “你这是怎么了?”张雄之的手在张美惠鼻子上一揪,“又不是有多久没见过老爸,怎么眼眶都红了?”

    张美惠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实在有够矫情,忙被过脸用手背抹掉了泪,当她转过脸时,已经换上一副灿烂笑容。重生之复仇千金归来 大结局

    “啊呀,就是看见你怎么脑袋上又长出了白发,突然一时心酸……”

    “是吗?有白头发了吗?”张雄之用询问的眼光看看张美惠,再看看一旁站着的陈管家。这样的举动让张美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来,回来也有回来的好。

    至少,她又能再见到自己的父亲了。

    “对了,爸,最近有没有一个男的找你?”张美惠讨好的给张雄之垂着背,打算先声夺人探听点消息。

    如果没有记错,差不多就是在这个时候,孟浩然找上了她爸,接着不断游说劝服,让她爸张雄之重新出山。

    再之后,黑道同意的时候,也就是她和孟浩然订婚的日子!

    可重生一次之后,她还会那么傻的任人宰割?

    不,她绝不会再白痴到亲手送上自己的生命!

    如果爱上孟浩然,只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她宁可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一辈子都不要爱他!

    “嗯?美惠你是怎么知道的?”张雄之笑得一脸和气,“我们家美惠什么时候学会算命的?不过,最近确实有人常来找我。重生之复仇千金归来 大结局这个年轻人非常有冲劲也有长远的计划,我想是他的话,应该能完成当年我所不能做完的事吧。”

    听着父亲如此赞赏孟浩然,张美惠只得无奈苦笑。

    不过也对,像孟浩然这样优秀的男人,他的魅力之大让人无法抵挡,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张美惠也是其中之一。当她第一次见到孟浩然时,就被他身上所散发的特殊气质英俊的外表聪慧的内力,给迷住了。

    即使,当时的张美惠心里清楚知道,孟浩然所爱的人并不是她,也愿意嫁给他……那时的她傻到只求能够留在他的身边!

    “那个人……是叫孟浩然?”张美惠假装不经意的问道,拿起放在桌上的水,润了润因为紧张而有些干涩的喉咙。

    孟浩然,从她和他第一次见面,这个名字便深深印在了她的心里。版权http://www.95lady.com/

    那时的她,二十岁。

    但她的一是痴情,却只是换来了孟浩然亲口下令把她杀掉。

    重生之后再次重新开始,又能躲得过被挚爱之人所杀的厄运吗?

    “是地。”张雄之点点头,“就是才刚展露了头角,准备吞并东西南北各地堂口,成立2国际会社的孟浩然。改天他再来找我,一定得介绍给美惠你认识。”

    得到了黑道殿堂级别人物张雄之赞赏的人,看来孟浩然也不止是一个残忍的人而已。

    张美惠点着头听张雄之对孟浩然的赞许,脸上的那斯笑意里夹杂着些许嘲讽。

    只见她微启朱唇,吐道:“既然爸要把那个人介绍给我,我也没什么好推辞。我会期待和他见面的时刻。”

    同孟浩然见面不久之后,也就是他们之间的订婚之期。至少上一世老天给她安排的剧本,就是这样的走向。

    如果再这么拖延,找不到脱身的办法,那么和孟浩然订婚之后,凭她的能力,是没有可能逃得了的!

    也就是说,她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尽管张美惠现在心里杂乱纷呈千丝万缕,可她脸上依旧是从容淡定的笑,仿佛没有事能够影响得了她,也没什么事能够让她心烦意乱。

    “保准你见到他的时候,就会知道今天爸给你说这事的用意。”张雄之说罢,便起身离开张美惠的卧室,还不忘叮嘱陈管家,“记得每天让美惠按时吃饭。”
第002章 命运轮回
    “保准你见到他的时候,就会知道今天爸给你说这事的用意。”张雄之说罢,便起身离开张美惠的卧室,还不忘叮嘱陈管家,“记得每天让美惠按时吃饭。”

    人走之后,卧室里只剩下张美惠一人。

    她坐在梳妆台前,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懵然。

    既然事情的发生已经不可避及,那她也只好想想,如何找到事情的突破口,成功逃离孟浩然的魔掌!

    跟在孟浩然身旁的三年时间,她没有一刻不向往自由的生活。虽然她爱他,时时刻刻想看着他,可这并不代表得以她牺牲自由为代价。而且事到最后,他竟然还把她关在地下室囚禁了起来。

    看来只要和孟浩然在一起,就没有任何能够脱身的办法了!

    唯一陪伴在她身边的人,也只有孟浩然派来监视她,名叫‘立小雪’的女孩子。那种压抑的生活简直能够媲美宫斗剧了,可她为了和他在一起,居然在那个阎罗王身边呆了五年。

    这,难道就是爱?

    因为她心尖尖上的人就在那里,虽然他很少回家,也很少和她打照面,但她依然心甘情愿的等待着他。

    等他心回意转等他看她一眼。

    上一世,多傻呵!

    “张美惠!现在不是回忆往事的时候啦!”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脸颊,好让自己能够清醒再清醒一点。

    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她得想想该如何拒绝和孟浩然订婚。

    可她总不可能告诉她爸,她并不爱孟浩然,不,连一点点喜欢都没有,所以绝对不要和他订婚?可如果她这样告诉她爸,被孟浩然知道了她组织了他势在必行的计划,那么到时候她一定会死得更早!孟浩然是个‘得不到宁可毁掉’的人,她比旁人更清楚不是吗?

    那么,她还是逃跑算了?在孟浩然结婚之前跑得远远的,让他根本遇不见她,这样他也不会执意要娶她了。可是,既然孟浩然已经找上她爸了,按照孟浩然的性格,别墅旁边肯定也早派了人暗中监视,他这个时候逃跑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哎。”张美惠撑着脸颊叹气,“孟浩然啊孟浩然,上辈子你是我心尖尖上最记挂的人,这辈子却成为了我一见就想跑掉的人。”

    时间一天一天过着,这几天张美惠都把自己锁在卧室里,在里面不听思索着自己即将面临的大问题。

    时间不停流逝,张美惠清楚的知道所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可他还是没有想出最好的办法来。

    “哎。”她重重的叹了口气,“看来,如果想不出其它的办法,也只好用这一招了。”

    如果真到了紧要关头,她也只好用这个方法,只不过若是失败的话,那她就必死无疑了。

    张美惠只觉身子里面被灌满了铅,都快让她喘不过气来了,死神渐渐逼临的紧迫感,实在是非常孔坡。

    这些天的很多时候,她都很后悔。

    后悔醒过来,后悔自己知道孟浩然要娶她的事,后悔自己清楚明白会被挚爱的人杀掉!

    心烦意乱过后,张美惠突然穿好外套拿上背包,看样子像是准备出门。

    “惠小姐,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看到张美惠在家闷了好几天,终于准备出门了,陈管家这才松了口气。

    前些天,陈管家十分害怕张美惠会把自己闷坏。

    “啊,就出去一趟。对了陈管家,告诉我爸晚上不用等我吃饭。”话说完的时候,张美惠人已经站在了她停在院子里的红色奔驰前。

    陈管家还没来得及告诉张美惠,今晚有暴雨,她已经发动车子驶出了大门。

    繁华的大街上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还未入夜,街边的霓虹便欢快夺目的闪着,张美惠踩着油门一轰到底,也不管前方的车辆是不是挡了她的路,有点蛮狠的往目的地行驶着。

    要是晚了,说不定就不能再见到那人。

    一定要在厄运开始之前,遇见她!

    伴随着油门‘轰’地一声,张美惠的车子驶入了繁华都市背后,有些衰败落魄的街道。

    这里的霓虹灯都是暧昧的暖橙色,街道两旁更是罗列着各种酒吧,在酒吧门口还能看见穿着暴露的女郎仿佛在和男人谈笑。

    “就是这里了。”张美惠把车停下,抽出车钥匙,目光转向了一家看上去像是专供不良从业者钓凯子的酒吧。

    在她刚推门走入的一瞬间,便不乏有心怀歹念的男人盯着她的胸口看。

    可张美惠现在根本没心思计较这些,她现在还有其它更重要的事要做。

    穿过酒吧的大厅,顺着小路越走越深入,能够看见一条并没有灯往下走的阶梯,如果是一般的客人,看到如此阴暗又没有灯光的地方,肯定不会继续往下走。然而张美惠却偏偏执着的走了下去。

    一道木门挡在跟前,她用力一脚把门踢开。

    这间地下室冰冷的地面,昏暗白炽灯所笼罩的底下,不出意外的躺着一个女孩。

    张美惠颤抖着手,用纤长的手指轻轻拂去女孩脸上的尘土,那张清纯漂亮的脸庞映入眼里,她扯出一个笑容,看上去有些无奈。

    立小雪,我们又见面了。

    上一世,这个名叫立小雪的女孩子,成为了孟浩然监视她的眼睛,尽管她把这女孩当做好姐妹来结交,最终也还是没逃过被背叛的命运。

    只不过这一世,她和立小雪的相遇,比孟浩然计划中的早了不知多少。

    知道立小雪在这间地下室,也还是上辈子立小雪告诉她的呢。今晚的立小雪在这家酒吧喝酒,届时会因为艳遇上不合与人发生争执,最后她一个女孩子当然打不过别人,给人关进了地下室,最后是孟浩然手下的人将她救了出去。

    可这一世,是她,是她张美惠救了立小雪!

    “你没事吧?”她急切的问,可心里却清楚明白的知道,这立小雪绝不会死在这里。

    “痛……好痛……”地上的女孩咬着嘴唇轻轻呼喊,“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死!”张美惠说完,将立小雪扛在了肩上,在别人奇怪目光的注视下,离开了酒吧。
第003章 先发制人1
    到家的时候,陈管家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张美惠。

    他们家小姐从来养尊处优,况且要她瘦弱的身子骨背起这么一个大活人,实在有些勉为其难。

    可当陈管家伸手过去接小姐手里脏兮兮的大活人时,却又被张美惠拒绝了。

    “陈管家,你去接点热水到我卧室来,我自己能背她上去。”张美惠说完,卖力的把立小雪抗去了二楼卧室,大方地让她睡在了自己高级的蚕丝背上,并用陈管家接上来的热水,细致周到的为她擦拭着身上伤口的血渍,完全不在意她会弄脏自己的手。

    “惠小姐,这种事还是让我来做就行了。”陈管家上前,准备抢了张美惠手里的手绢,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子,看她一身穿着就像社会上的小太妹,再加上身上这么脏,要是有什么传染病染到家里来可就不好了。

    “不用。我来就好了。”张美惠声音淡淡的,目光仍旧锁定着立小雪身上的伤口,手上的动作还是那么轻柔缓慢,“陈管家,你去叫私人医生过来给这个女孩看病吧。”

    陈管家出了卧室,而张美惠手中的帕子,在脸盆里洗了又脏脏了又洗,直到脸庞里的水由清浊变成污红,她这才停了下来。

    床上女孩那张洗净了污垢的脸,眉心蹙起,下唇紧紧没入齿里,不失为一个美人胚子,却也能看得出来她的性格很刚烈。

    看着立小雪,张美惠的心里五味陈杂,只得连连苦笑,但脸上却是不作声色,白皙的手指解开了她的脏衣服,用手帕给她擦拭身体。

    立小雪,一直一直她都以为,他们是很亲的人,很好的朋友,是彼此的依靠。直到每一次她外出都被孟浩然的人准确无误的找她,直到孟浩然对她的每一言一举了若指掌,她才隐约知道,这一切的真像。

    然而,她却固执的选择了相信。相信立小雪不会背叛她,直到她被孟浩然关入了地下室,所有的阴谋诡计在她脑海里一连串浮现,才让她看清了事实。

    可是她不得不救立小雪,即便没有了这个立小雪,还会冒出其它更多的立小雪。

    与其这样,那她还不如从孟浩然还没设计她的时候,就将这颗属于棋盘上的棋子,纳为己用!

    她不过是为了要活命而已,可或者为什么就这么难?

    她只不过是想要平平静静的或者,可身边却总是凶险重重阴谋重重,哪怕走错一步,也会让她万劫不复,再无回头之路……

    一子错满盘皆输。所以,她绝不会让自己身陷险境!绝不会走错哪怕一步!

    张美惠在衣柜里拿了件干净衣服,她把立小雪身上的脏衣服脱下,再亲手给她换上一身舒适的干净衣裳。

    一直昏迷的立小雪这时醒了过来,她刚缓缓正眼,便看见张美惠在为自己换衣服,对方嘴角上那抹浅浅的笑意,让她感到很温暖。

    “我……我这是在哪里?”立小雪目光里保持着十分的警惕,喉咙因为干涩而变得有些嘶哑。

    “你现在还没完全好,别说话。等会儿医生来了,给你看了病再说。”张美惠将纤长的手指抵在自己嘴上,像是在哄小孩子一般。她温柔的笑着,接下来继续为立小雪换干净衣服。

    立小雪没再说话,只是那双充满了疑惑的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张美惠。

    等到张美惠给她穿好了衣服,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竟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这一夜如她出门前陈管家所预报的那样,下了很大的暴雨,只是她从没料到会有这么大,就连窗外花园里的花都被浇灌得无法直起腰来。从窗外的景色回过神,正当她准备歇口气休息一会儿,一个胖女人正好走进了这间卧室。

    “惠小姐,李医生来了!”陈管家把门打开,身后拿着药箱的医生走了进来。

    李医生在?%?么大,就连窗外花园里的花都被浇灌得无法直起腰来。从窗外的景色回过神,正当她准备歇口气休息一会儿,一个胖女人正好走进了这间卧室。

    “惠小姐,李医生来了!”陈管家把门打开,身后拿着药箱的医生走了进来。

    李医生在看过立小雪的病情之后,一张脸变得紧绷且脸色难看。

    他摇头叹息道:“这个女孩子是被人打了吗?好像很严重的样子,五脏六腑都被伤及,赶快送去医院会好点。”

    说完,医生从药箱里拿出纸笔,在上面写好了处方单,递给陈管家,说道:“让这个女孩先吃点止痛药,只不过病情很严重,还是得尽快送她去医院。”

    张美惠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立小雪,目光中闪过潋滟,随后转头问陈管家:“昨天晚上下了暴雨,去医院的那条路会不会不好走?”

    不等陈管家回答,李医生先抢了话说道:“这确实是个大问题。你们家别墅地处偏僻,加上昨天晚上下了暴雨,我今天也是好不容易绕了圈子才能进来,从这里出发去医院应该就更难了吧……”

    医者仁心,李医生也被面前摆的这个大难题,弄得眉心深皱。

    “那……等雨停了,再送她去医院还来得及吗?”张美惠焦急的问道,可她心里俨然已有了答案,只等李医生帮她一把,顺着那个台阶把她推上去……

    “这个嘛……”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理论上是可以,可这个女孩子被人打得实在太严重,如果及早送去医院,可以避免留下后遗症……”

    “可现在情况不允许啊!”

    “是啊。”李医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接着道,“不然我留下来看护这个女孩子好了,只要按时让她吃药,不让她受寒出现发烧发热的情况,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是吗?只要不发烧发热,就没问题?”

    “嗯,只不过身上的伤口愈合状况估计会不太理想。”

    “没关系。”张美惠高兴得脱口而出,在看到李医生和陈管家用奇怪的眼神看她时,她才?

重生之复仇千金归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复仇千金归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人生就是一场海选 时间荏苒 定格童真

    时光如流溪般不变,当我们觉得时光急速流逝之时,我们那颗心也变得躁动不安。如何定格心中那思童真,又会有哪一帧的童年回忆唤醒你往顾的初心?时间终会流逝而过,童年的那丝期许,与其说变成另一种关爱放在了下一代的身上。不如说,架在了自己的肩上。如今身份转变,为人父人母,作为过来人的你们理应知道,时下大潮流的变迁,已经超越了年龄的侵袭。我们一辈子都在不停的比赛,时时处处都有人在给你“打分”。为何有人可以顺利晋级,为何有人却提前出局?如何登顶“成功”这座金字塔的顶端,就必须懂得如何赢得每一场“战役”。不输在起

  • 肃竹:乡愁如发丝,归心是吹进车窗的风

    夏天的旋律(肃竹长篇爱情散文诗连载98)486乡愁如发丝。归心是吹进车窗的风。风越大,乡愁越乱。487“匆匆归去的鸟儿啊,为何每一次归巢都会那样兴奋地欢唱呢?”“因为永远不会厌倦的是家,永远不会衰竭的是爱!”488“这个世界如此平淡,为何你却将它看的如此美好呢?”“如若爱它,平淡也会无限美好。如若不爱,一切都是索然无味。”489向晚的天空中,那些缓慢飞翔的鸟儿,不是放弃了翱翔的激越,而是在享受比翼的柔肠。490我仰望的天空在阴云中沉默,它静寂如咆哮的江水。我沉思的大地在步履中高歌,它激昂如轻盈的

  • 从旅游管理到自媒体,青年作家曲玮玮的“焦虑”与“不畏惧”

    我们生活在一个焦虑的时代。每个人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焦虑情绪,过于严重的焦虑会影响个体的社会功能,形成焦虑障碍。国家卫计委今年年初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焦虑障碍患病率为4.98%,也就是说每二十人中就有一人患有焦虑障碍。近日,壹心理举办了一场主题为《生而真实·焦虑时代的意义》),青年作家、同时也是知名自媒体人的曲玮玮以“职业焦虑”为题,分享了她的职业历程与感悟。一上台,这位年轻的演讲者直言自己此刻就非常焦虑,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给了她极大的肯定。尽管年仅二十出头,但她的职业经历比大多数同龄人更加丰富精

  • 张强教授的裸体书法,是艺术还是炒作?

    张教授何许人也?或许有人对其不甚了解我们先来看一张图▽张教授首创的人体“踪迹学”这张早在多年前风靡网络的图片曾被各大网络平台疯狂转载许多人只见其图,未知其人继续看图▽张教授的女体水墨舞蹈早在2006年此图一出,立即引起舆论哗然有人夸:“应该是大写的!大写的就是优秀的”当然,更多人骂:“老流氓,老Yin棍”据说张教授以行为艺术为由专找女大学生作为模特这群涉世未深的孩子她们能看懂此艺术吗?面对铺天盖地的唾沫星子张教授摆出一副:“你们懂个屁!”沉寂多年后有些憋于公元2018年5月张强与比利时艺术家Li

  • DEPAPEPE 2018巡回音乐会拉开帷幕

    HIFIVE合作艺人DEPAPEPE,是德冈庆也和三浦拓也于2002年建立的日本二人吉他组合。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组合,来自优雅浪漫的港都神户,创造当地街头传奇的双吉他组合DEPAPEPE,仅用2把空心吉他,就能表现出变化多端的心象风景以及喜怒哀乐,以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轻快曲风旋律,弹奏出舒缓人心的音乐空间,如此以吉他歌唱的效应正在迅速蔓延扩散中!从神户到大阪、京都以及东京,随着街头表演的经验累积,DEPAPEPE瞬间开启了知名度及人气。在他们正式发布自己的专辑之前,曾发行过3张小制作的独立专辑,总

  • 莱西喜获青岛市第四届乡村学校少年宫成果展示乒乓球比赛团体亚军、女单季军

    2018世界杯落下帷幕了不少足球迷都大呼看的过瘾只是这足球赛虽然精彩但少了中国队对中国球迷来说多少都带着遗憾不过提到这个“球”中国人绝对是自信满满↓↓↓乒乓球说起乒乓球运动员咱大莱西的小运动员也很棒哟7月17日,由青岛市文明办、青岛市教育局、青岛市体育局联合举办的青岛市第四届乡村学校少年宫成果展示乒乓球比赛在全民健身中心举行,来自莱西的九名中小学生参加了本次比赛。此次活动为期1天,共有5支代表队、49名学生参加。男单比赛进行中男子组选手于淼比赛掠影经过激烈角逐,我市参赛选手取得了团体比赛亚军、女

  • 亲戚成本价卖给你翡翠,到底应不应该买?

    翡翠商想赚钱,却很少愿意卖翡翠给亲人,即便亲人不还价也不太愿意卖,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其中有什么猫腻?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这个问题。卖翡翠会涉及到一个根本的问题——价钱。这个价钱不仅仅指销售价格,还包括成本以及浮动的差价,而翡翠作为玉石之王,它的价格不仅和多种现实因素有关,而且随着时间的变化,价格也会有很大的浮动。那么问题来了,翡翠商该以什么样的价格将翡翠卖给亲戚呢?成本价:很多翡翠商顾及到面子问题,一般会以成本价将翡翠卖给亲戚,但这样一来,可能会惹得两方都不开心。为什么呢?其一:翡翠作为首饰,属于奢

  • 他娶了绝世美女为妻,面对各种绿帽,他的回击方式很特别

    作者:M·辰#希腊篇-82#亲爱的小伙伴们,感谢您一路支持、跟随“走遍世界博物馆”从文明古国系列的埃及、印度、墨西哥一直走到亚洲系列的新加坡、韩国、印度尼西亚、土耳其。现在,“文明古国系列(四)——希腊篇”正在进行中!小伙伴们,速搬沙发,开讲啦!(《火神赫淮斯托斯》)上篇说到:长相丑陋且腿有残疾的火神赫淮斯托斯娶了绝世美女爱神维纳斯。一个是风华绝代、风情万种,一个是老实憨厚、风情不解,这样两个容貌、秉性如此悬殊的人结为夫妻,他们的日子过得怎样?相亲相爱?还是同床异梦?今天,咱们接着说火神赫淮斯托

  • 齐派画家、齐白石书画院-汤发周谈:画作滴上墨汁怎么办?看齐白石怎么处理!

    齐白石绘画中很多人在学习画画的时候,总是会不小心将墨汁洒在纸上,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很无奈,毕竟一个小小的目的,往往会成为一幅画作的污点,从而影响整幅画的美观,不过对大师而言,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小菜一碟,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失误,反倒可以成就一个奇迹,齐白石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起来看看他是怎么处理的!有一次齐白石画牡丹醉春图《牡丹醉春图》,在即将完成这幅画作的时候,齐白石却不小心把墨点滴在了画上,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会觉得太可惜了,一副好好的画,被一个小墨点给毁了,但是齐白石

  • 王进玉:书画的真传统是什么

    当今书画界,几乎人人都在谈传统、标榜传统,甚至肆意地、过度地消费传统,那么书画的真传统究竟是什么呢?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去更好地学习、继承和发扬它呢?一本古帖、一幅古画就完全代表真传统了吗?临摹得像就算得到传统的真经了吗?显然不是这么简单。首先务必要清楚,传统不是死的,它是有生命的,是活的,是我们在书画用笔用墨过程中自觉体现的,是在整个研习、创作时自然流露出的那股真正契合古人的精神,而非仅仅只是最后所呈现的那个简单图像,更非做作出来的虚假样式。当今有很多所谓的传统派书画家,在创作时总是喜欢对着古帖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