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笑藏刀 大结局

2017/12/3 6:33:0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笑藏刀
第1章:大漠卷客

“嘶!”

千里绝尘,万里苍云,天地间一人独骑扬尘而至,卷动着广袤无垠的黄沙大漠别有一番粗犷。95女性网

褐黄的宝驹,神采奕奕,扬蹄长嘶隐隐有龙吟虎啸之声。宝马上一少年,风华正茂,亮甲银盔,猩红的长缨随风而动,似有血腥散出。

马颈处一柄尚未出鞘便寒气逼人的宝剑和勒住缰绳的左手上一道长长的伤疤都平添了少年几分威严。

但是这份威严配合着满面书生之气的俊美脸庞和充满杀伐之气的双眸,反而更加的让人不敢直视。

北周大将军萧辰之子萧桓,因降生之前曾有一老僧断言此子未来乃是擎天玉柱,萧夫人取自上古《诗》中的“桓桓于征,狄彼东南”有威武,栋梁之意,故而取名萧桓,没想到萧夫人却是没来得及看一眼自己的孩儿便辞世而去。

最后果然产下男婴,故而萧大将军沿用了夫人生前给孩子起的名字——萧桓。萧大将军对萧桓倾注了全部的娇惯,但是从小带着军中也是让他受尽苦头。网站http://www.95lady.com/

俗话说虎父无犬子,萧桓虽然顽劣,乖戾,但是却从骨子里便生得一股铁血军人的气度。

十岁杀敌,十二岁便能力敌军中先锋大将,十三岁领兵于大漠凭借区区一千人马纵横捭阖,生生拖住齐国五万大军的脚步,一战成名,十四岁坑杀蜀国十万降卒震惊天下。

至此凶名远播漠北,萧桓的残暴之名,使得漠北之域,见萧桓将旗的恐惧程度竟然超过了萧辰大将军。

……

“哒哒哒!”随后十几人马卷动旌旗赶到!

“少主!已经完成公孙将军的巡视任务,近日以来此地沙盗猖獗,我看还是早些回营吧!”追上来的副将徐林在马上一拱手。

“沙盗?大漠沙狼吗?”少年将军身体微倾用没有马鞭的右手轻轻抚摸着宝马的鬃毛。

褐黄色的大马舒服的轻轻打了个响鼻。身后的那十几骑的军马竟然不安的向后退了几步。原文http://www.95lady.com/似不敢于此马同列一般。

“他大漠沙狼有几个脑袋,看到本将军的将旗还敢现身?”少年将军微微一笑,双目中的暴戾之气让身后追随了萧大将军一辈子的将士都一阵心惊,少年将军却漫不经心的一拍胯下的宝马畅快的说了句。

“不妨事,好久没带大黄出来了,我看大黄都胖了!他要是敢来,我不介意拿他的人头消遣消遣!”

胯下的大黄哼出一口气,前蹄狠狠的刨了刨身前的黄沙,轻轻的晃了晃身躯表达着不满,惹得少年人一阵轻笑,瞬间的戾气也是消散了不少。

“遵命,少主!”

“走了!大黄,你该减肥了!”

大黄马高高的扬起前蹄,如同一阵黄色的旋风疾驰而去,身后的十几骑赶忙扬鞭赶马。马鞭与空气夹杂着黄沙摩擦出一阵清脆的鞭响。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兵,和自己的战马早就成为了伙伴,谁也舍不得真拿鞭子抽打的!

……

“夫人!带着少主快走!老奴为夫人断后!”年近五旬,全身的衣服破碎,批头散发满身是血的老者却挺拔异常,手握着细刃军刀,沾染了干涸的血迹。

老者身边还有十几个年纪不一的死士护卫,十几人中间护着一个粗布麻衣的妇人,妇人怀中死死的抱着一个满眼泪水却竭力忍着一声不出的小女孩,小女孩也就十岁左右的年纪,楚楚可怜的眸子里却透着和她年龄不符的悲凉和绝望。来自http://www.95lady.com/

“张将军,你带着希儿快走,不要管我了!”

这一行人身后不远处沙尘四起,大队人马如猫戏老鼠般高声叫喝着,不断地摇晃着手中的弯刀怪叫着冲了过来!

“哈哈哈!”

杂乱的衣服竟有着数百人的队伍,快速的将十几人团团围住,扬起的沙尘呛得小女孩竭力忍住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小女孩下意识的抓紧妇人了衣襟。那妇人也不断地颤抖着身子恨恨的盯着这群沙盗的首领。

一个满脸胡须,脸上数道骇人伤疤的中年男人,满眼淫光的打量着这粗布衣的妇人。

“哈哈哈!你们不用谦让了!就都留下吧!让我沙蝎子遇到了,还想跑吗?老子尝过的女人无数,不过还从来没有试过这么细皮嫩肉的!”大胡子的沙蝎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淫笑着盯着粗布的妇人,就像在看一只瑟瑟发抖的待宰羔羊。

“放肆!”张老将军气的浑身发抖,满面怒容的死死护住妇人的身影。

“放肆?死到临头了!还敢和老子这么说话!我告诉你!这小姑娘有人花了大价钱买了,这女人嘛!我玩完了就要让我兄弟们开开荤!至于你们!哈哈!一个不留!”沙蝎子拔出腰刀,伸出舌头舔了舔刀口,恶狠狠的喝了一声。95女性网

“哈哈!谢二哥!”

“二哥,说的对!哈哈!”

周围的数百沙盗,瞬间盯住了圈中的妇人,侵略的淫目肆无忌惮的在那妇人身上乱扫!有不堪的更是偷偷的咽着口水。

妇人在这淫光下,双眼中渐渐蒙上了一层绝望的死灰!

“儿郎们!誓死守卫夫人!给我杀!”张姓老者悲愤的扬起头颅,满眼的决绝和坚定!

他周围的十几人早就已经疲惫不堪,从四天前不断地被追杀,五十人的死士护卫队,只剩下了这十几人,剩下的人个个挂彩,甚至残缺了手臂!手中的军刀也早已卷起了刀刃。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后退,只是死死的将妇人和小女孩护在中间。

“哼!不知好歹!给我杀!”沙蝎子双目一瞪,凶光毕露大喝道!

“杀!杀!杀!”

张姓老者所带的十几人狠狠的将军刀怕打着胸膛!充满仇恨的十几双眼睛,因为绝望而变得坚决,十几人的嘶吼,生生的散出了千军万马的豪迈之感!

裂金碎石的铿锵之音让数百人的沙盗都微微一愣,直到身边同伴的头颅被这十几人削下数颗鲜血喷洒了满脸,才反应过来,凶残的扑向十几人的小圈子。

“杀!”

尖刀和白骨的摩擦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妇人死死的捂着小女孩的双眼。

张姓老者奋力的向前挥动着战刀!

“啊!杀!杀!杀!”

每一刀下去便有一颗人头落地!很快,十几人中的一个只有十几岁年纪的少年,再也支撑不住了。

“将军!我去了!”少年人怒吼一声,狠狠的将手中早就断为两节的战刀挥了出去!

徒手用尽最后的力气,扑向眼前的沙盗,如同野兽一般的咬在那沙盗的脖子上,牙齿死死的嵌进那沙盗的血管中,鲜血像泉水一般喷涌而出。笑藏刀 大结局瞬间染红了两人的全身,那沙盗瞪大了眼睛到死也没有反应过来,只剩下了满眼的恐惧!

那少年空出的缺口被身边的人刹那间补上。

“虎子!”张姓老者双眼中老泪纵横!那是自己最后一个儿子啊!从小生活在自己身边却让他早早的失去了童年,是自己亲手把自己的儿子选入了死士的队伍!

“儿啊!”

这两个字却哽在了嗓子眼里始终没有发出来!将那一股悲痛化作了手中的仇恨,一刀再一次砍翻一人。

沙盗们本就是亡命之徒,被眼前的一幕激起了凶性,数把弯刀,狠狠的穿透了少年的身体,弯刀并没有马上拔出,而是熟练在这少年人身体上一阵扭动。

“嘶啦!”一声竟然被肢解开来,内脏鲜血全部流了出来,黄色的沙土都被染成了黑紫色,那如软泥般的尸体落在地上好不断地抽搐着!

剩余的人个个是呲目欲裂。

“杀!”

不断的有人倒下,却没有人后退!尸体早已堆积如山,原本只剩下十几人的死士护卫队,生生的挡住了数百人的沙盗,杀到这种程度,一直以嗜血著称的沙蝎子都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妈的!赶紧给老子杀了他们!”

“杀!”

终于十几人的队伍在也没有嘶吼!只剩下了张姓老者横刀站立,依旧死死的挡在妇人和小女孩的身前,没有后退半步!老者的左臂早已不知哪里去了。半边脸更是被削的深可见骨。右眼球更是挂在了脸上,那样子就像是地狱归来的恶鬼一般!

此时数百人的沙盗死死的围着这三人,却没有一个人敢向前一步,他们早已经被眼前的老者吓破了胆子。

老者僵硬的转过头颅,剩下的一只眼睛中闪动着绝望,嗓子眼中只能发出“咕咕咕!”的声音却说出一句话。

那妇人满眼含泪望着眼前的张姓老者,默默的将捂着小女孩的手放了下来,此时却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恐惧,双眼中一抹心死的平静,起身向着眼前的张姓老者深深的一拜!

那小女孩也望着不成人形的张姓老者居然也没有害怕,而是懂事的跪倒在地深深扣了一个头。

“张爷爷!”小脸上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不断地掉落下来!

张姓老者手中的战刀“嚯”的一声轻颤,再一次缓缓的将刀抬起,用剩下的一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沙盗,刀身不断地滴落着尚未干涸的鲜血。

……

“嗖!嗖!嗖!”

飞矢破空的声音打破了场中诡异的平静!

“啊!啊!”

不断地惨叫应声而起,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沙盗顿时大乱!

……

第2章:抗旨北庭

“二哥!萧家军!萧桓!”

一个尖锐的声音像见了鬼一样的在沙蝎子耳边响了起来!

“妈的!慌什么?慌什么?”

沙蝎子一巴掌扇在那个小弟脸上!抬头望着沙丘上奔腾而下的一行人,眼中也露出了惊慌……

伸手便要去将那小女孩掳走。

“啊!”没等他伸手去抓那女孩,一支穿云长箭便急啸一声精准的穿透了沙蝎子的伸出的手。

他闷哼一声,望着尘土飞扬的山丘之上一杆绣着大大“桓”字样的大旗疾驰而下,身后更是遮天蔽日的烟尘。

再也不敢停留,更不敢再去抓人,他怕下一箭穿透的不是他的手而是他的脑袋。

“撤!撤!快撤!”

“妈的,你想害死老子!滚!”沙蝎子一鞭子抽翻前面挡路的几个手下第一个扬长而去!

“撤!萧魔头来了!快跑啊!”

一众沙盗跟见了鬼一样,玩命的往回跑,生怕自己跑慢了被萧大魔头追上,这些残暴的沙盗此刻哪里还有什么气焰,现在只恨爹娘给自己少生了几条腿!

也不怪这些亡命之徒害怕,这萧桓大将军的凶名怕是连阎王都要让上三分。何况他们这些凡人。

没等沙丘上的军队冲下来,沙盗留下被自己人踩踏致死的数十具尸体消失了个干净。

只有十几人的军队片刻便冲到了刚刚的战场,一个亮甲银盔,满面书生气的少年将军从一匹大黄马上跳了下来,身后的十几人也跟着跳下马,少年人将手中的宝雕弓扔给身后的副将。

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战场,目光落在那个身体残缺一动不动的举着刀,如同恶鬼般直勾勾盯着前面的老者身上,老者的眼中早就失去的生机,但是却硬生生的没有倒下。

少年人眼中闪过一丝敬佩,随后便将目光转向粗布妇人,那妇人下意识的将小女孩死死的抱在怀中,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少年将军!眼神中的警惕和绝望并没有减少半分。

少年将军皱了皱眉又看向那女人怀中的小女孩,小女孩瞪着含泪的大眼睛在妇人的怀中偷看着眼前的少年郎!

环视一圈周围的死士尸体,收回目光再一次看向虽死却不倒的老者尸体,却不屑的轻哼一声。

“简直就是愚蠢!可惜了这些上等的战士!”

“不许你说我张爷爷!”小女孩听见少年将军居然说自己的张爷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紧握着小拳头撅着嘴,满眼的水雾大声说道。

吓得那女人赶紧捂住了小女孩的嘴!

少年将军一愣,周围的十几人更是面色古怪!这少年郎自从出生以来怕是都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吧!即便有现在也都下去陪阎王爷喝茶了!

“将军!莫怪!小孩子不懂事,小妇人多谢将军救命之恩。”那妇人见少年将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赶忙按着小女孩的头在地上磕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沙盗追杀?”旁边的副将赶忙出来解围。

那妇人偷眼环视了周围的军人一圈,感觉到了自己母女应该算是得救了,壮了壮胆子,略一犹豫纳头便拜。

“小妇人是丝路上路过的商客,被那强盗劫了财物……”

“商客?呵呵!”少年将军嘲弄的一笑,打断了妇人的话。

刚想说什么,却看见平日里除了自己能碰的大黄,突然走到那小女孩面前伸出粗糙的舌头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小女孩,小女孩瞪着漂亮的大眼睛,怯生生的伸出小手摸了摸大黄的鼻子,大黄居然舒服的轻哼了一声。

“咦!”

这一幕自然被众人看在眼里,心中称奇。要知道,这大黄在漠北大营除了萧桓可是谁也不敢碰的,就连杀伐了一辈子的萧辰萧大将军有一次想要试骑,都被大黄毫不客气的甩了下来。

萧桓微微一愣,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孩。

“正好我还缺一个马童,既然大黄喜欢你,你便留下来吧!”

“少主!这二人来历不明!我看……”副将赶忙一拱手说道。

“我不管她们以前是什么人,现在是我萧桓的人了!”萧桓平静的说道。

副将轻叹一声,少主子的性格他太了解了,无奈的唱了声诺。

“多谢将军救命之恩!”

手下几人上前搀扶那妇人,却不料,女人轻哼一声,那原本就已经破碎的衣袖被不小心撕开,只见到白骨都漏在外面,但是小臂上却明显缺少了一块肌肉,伤口处被一块看不出颜色的碎布死死的包着,但是已经化出浓水。

袍袖之间掉出的一块烤的焦黑的肉块,从死人堆里打过滚的这些汉子愣住了,不用看都知道那是烧焦的肉块是——人肉!

再看看虚弱不堪的妇人和体力尚佳的小女孩。这些铁血军人,不禁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少年将军更是冷着脸,盯着那女人的手臂,似乎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放心吧!我会护她们周全!”

“轰!”少年人的话一出口!身旁老者的尸体终于轰然倒地,全身的气势瞬间便化作了血水,再也看不出人形了。

“这是……是马肉……”女人惊慌了看了看少年将军,又看了看小女孩,眼中哀求的看着眼前的军士。

翻身上马!萧桓没有说一句话,扬尘而去。留下的军士小心翼翼的将女人和小女孩让到马上,举止间多了几分恭敬。

……

“桓儿!”

萧桓在马场梳理着大黄的身体,一个洪钟巨吼般的声音响了起来!萧桓眉头微皱,不用回头都知道全军上下敢这么叫自己名字的,除了萧辰萧大将军还真没有第二个!

大将军迎着萧桓看过来的目光,眉头轻挑心中疑惑自从两个月前的萧桓救回来一对母子之后对于自己叫他“桓儿”居然再也没有发过火!

这简直不正常,因为萧桓虽然也是个男孩子的名字,但是“桓儿,桓儿”的中终究还是有着几分胭脂气,故意试了几次,也只是看见萧桓轻轻皱皱眉头,却再没有像以前那般追杀自己整个军营。

萧桓也不言语,只是盯着萧大将军,萧大将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语气中带着讨好的试探着,哪里还有半分杀人如麻的大将军的威严。

杀伐了大半辈子的北周大将军,在自己儿子面前算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桓儿啊!那个……周王来下旨了!咱们去帅帐接一下可好!”

“没时间!”

“别啊!好桓儿!算给你爹我一个面子!咱们萧家也算世代忠良,该有的礼数还是应该有的嘛!”萧辰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你的面子?”

萧桓嘴角抽动着:“值几个钱?”

大将军瞬间语塞,干笑几声:“桓啊!那个,这次旨意怕是和那对母女有关,去听听嘛!要不爹爹要是胡乱答应什么你又该骂我了!”

萧桓看了大将军一眼,轻轻放下手中的马刷子,居然主动往帅帐走去。

“哎!你爹我现在连外人的面子都比不上喽!”大将军揶揄着说道,赶忙跟上萧桓的脚步!

“有过面子吗?”

“这个……”

……

步入帅帐,帐中左边四位威风八面的将军昂然而立,四人皆是萧大将军的得力干将。另有三人锦缎丝绸,黄马玉绦好不华贵,显然是朝廷派来的使臣。此刻三人垂手而立,没有半分钦差重臣傲气,这漠北大营,可不是可以随便耍威风的地方。这漠北的二十万北周大军,私下里各国都称呼叫做“萧家军”。

稍微有点眼力见的都知道,这名动天下的萧辰萧大将军那可是北周的半边天,虽然二十万大军和中央的百万军比起来实在算不得什么,但是真要是打起来,怕是两个中央军也不是对手。

萧大将军治军之严天下罕见,赏罚之明举世无双,萧大将军二十岁追随父亲领兵十万迎战当时的金国五十万大军,萧父不幸中计战亡,十万大军折损过半。

萧辰大将军以铁血手腕收拢军队,连抗七道退兵圣旨,率军纵深一万里连下金国九州八十一郡,直捣金国都城纵兵屠城三日,金国国都大火足足烧了半月有余才堪堪熄灭,富丽堂皇的都城化作一片焦土。

三个月扫平金国余下城池,斩绝金国皇族血脉,坑杀金国降卒百万之众,纵兵屠城,死伤者不计其数。致使此后的十年之内金国属地几乎成了一片死地,天下哗然。

如今北周西部的七州之地便是当年金国的属地。

那时候的,提及北周萧辰,连孩子都不敢哭,那可是当世真正的杀神!各国纷纷派遣使者到北周示好,希望周王停止杀伐。

就连北周王也不敢让这杀星回朝,只是颁下圣旨,封萧辰护国大将军衔,授亲王禄,在京家眷一律赐金封爵,接到宫中供养。让萧辰不必回朝谢恩,北疆新得之地尚需萧大将军镇守云云……

那时候父仇得报,便遵旨照做了,整个天下都算是松了一口气。人总是健忘了,这些年萧大将军一心戍边练兵,除了金国属地,现在萧辰的威名倒是没有十几年前响亮了!

进到帅帐,萧辰冲着三位使臣微微一笑。

“三位辛苦!”

三人惶恐赶忙长恭到底一番马屁客套。

萧桓听得着实不耐烦起来。三人能被派来漠北自然有着过人的察言观色的本事,赶紧进入正题宣读圣旨。

帐中将军没有人打算跪接的,这是当年北周先皇定下的规矩,漠北大营可立而听旨。

三位使臣,恭敬的双手展开圣旨:

“奉天承运,周王诏曰,请萧大将军派人将楚先王遗孀及楚国公主楚希儿护送回京,安置于宫中,以示周楚两国邦交……”

萧桓眉头紧锁,以漠北大营的实力自然早就知道了那对母女的真实身份。如今周王下了这样的旨意,势必将这母女二人当做了政治筹码,那么这母女二人的命运可想而知了!

萧桓不等使者将圣旨读完袍袖一甩便出了帅帐,留下一脸尴尬的三位使臣。萧辰倒是面不改色依旧满脸的威严。

帐中的四位将军更是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

第3章:天下为盘

“大将军,您看这该如何是好啊?”为首的使者面色尴尬,但是不得已捏着鼻子还是问了一句。

“三位大人一路舟车劳顿,且到后帐休息,待我与我儿商量一番在做计较!”萧大将军淡淡的回了一句。

为首的使者满脸怒容,周王都已经下旨了,你一个做臣子的照做便是,还商量什么?

刚想说些什么,却被身后的二人暗中拉住,诺了一声。被一个军士带了下去。也不怪这两位大臣不敢造次,连那周王在圣旨中都用的是“请”字,而不是“命”字,可想而知这周王对漠北的忌惮。

“大将军,我看这位使者十分不满啊!怕是又要借题发挥了!况且这对母子身份太特殊了,要是少将军真的抗旨,恐怕会有麻烦啊!”

左侧的一位将军拱手说道。

漠北萧辰大将军手下有四名得力干将,四人皆是追随大将军征杀了半辈子的天下名将。

分别是曾经替萧大将军纵深万里直捣金国都城纵兵屠城的先锋大将也是萧父的部将——杀人魔老将周海,也是萧桓的师傅,萧桓的一身剽悍便是受此人影响。

第二位便是百万军中救出萧大将军,自己身受百箭而大难不死的萧大将军亲军统领——徐义鹏。

还有号称算无遗策的军师儒将——公孙长龙。可以说灭金之战中若是没有公孙长龙的险招叠出,算无遗策,怕是世上早就没有漠北大营了。

公孙也是萧桓的谋略上的师傅,在这漠北大营连萧辰大将军都敢骂的他,却偏偏对这个公孙将军敬而远之。

用他的话说,这公孙将军太阴,离他十丈都感觉冷。他小的时候顽劣不堪,每次萧辰都会吓唬他说公孙来了,简单的几个字就能让小魔头瞬间安静下来。

最后一位就比较特殊了,几乎没有上过前线大战,而且要是有危险绝对比耗子反应还快第一个跑路。

但是却和公孙等人平起平坐,那便是漠北大营的军需大总管。

曾经以五千人的队伍,硬生生的供起了二十万大军的粮草军需,让萧家军纵横捭阖之时,毫无后顾之忧。世人称为钻地鼠的常梅花。

也许是因为二人的名字都比较女性化,所以在军中萧桓和这常梅花倒是颇为投缘。

说着话的便是这位钻地鼠常梅花。

“梅花!我说跟着俺们混了这么多年,你咋还这么怕事呢?能有什么麻烦!”徐义鹏瓮声瓮气的揶揄着。

常梅花轻轻嗤了一声,一副老子不和你这莽夫计较的样子。

首座上的萧大将军微微一笑。

“麻烦?他是我萧辰的儿子,谁敢?”

“大将军,虽然我们不怕朝廷如何,但是这几年,那些朝中的清流们几乎日日参奏我漠北大营心怀不臣之心,甚至还有人建议削减漠北大军的供给不得不防啊!”

不等常梅花说完。

周海眼中的杀气一闪!“那周王小娃娃,若是敢这么做,老夫不介意再做一次先锋纵深万里!”

“哎!周叔啊!这么大岁数了还是杀伐气这么重啊!我倒是不怕朝廷如何,我是担心桓儿这次任性,毕竟众将的家眷都在京都啊!”

公孙长龙微微一笑“各位将军莫要担心,在下自有妙计应对……”

……

“反正啊!这里面的事,我也给你说了,总之呢,你怎么决定都好,毕竟人是你救的。”

萧辰大将军在萧桓面前瞬间便“威严扫地”偷看了一眼萧桓,小心翼翼的给他倒了一杯奶酒。

不等皱着眉头的萧桓说话,帐外传号兵走了进来。

“报!楚夫人求见!”

“楚夫人?请她进来!”萧辰一摆手说道。

“哼!”萧桓轻哼了一声没有言语。

伤养的差不多的楚夫人已然恢复了几分王室风采,带着楚希儿进入军帐,小女孩白白净净的脸上没有了沙尘,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煞是可爱。

楚夫人“扑通”跪倒在地。

“夫人不必多礼!起来说话吧!”

“多谢大将军和少将军恩典!”

“嗯!周王的意思想必夫人也知道了!那夫人的意思?”

“小妇人承蒙将军庇护,但是国仇家恨时刻不敢忘记,小妇人和小女愿意前往周国国都。”

“你要知道,你们母女去了京都,可就由不得你们了!”萧桓冷冷的说道。

“小妇人知道……”楚夫人低下了头,堂堂楚国先王宠妃,落得如今的下场如何能不让人心衰。

南楚国乃是和北周齐名的大国,先王暴毙,亲王逼宫,先王的王子王孙被屠殆尽,只留下了楚希儿这一支血脉。

如今深知北周王接她母女二人,那一定是心怀不轨,但是放眼天下,除了利用北周的势力才有一线可能报得了国仇家恨之外,又有哪一国敢去触强楚的眉头。

出了这漠北大营怕是天下之大再也没有她母女二人的容身之所了。原本经历了生死,这楚夫人只想让楚希儿能平安一生,也就罢了。

什么国仇家恨,通通不想理会,但是就在昨晚,有一个人的到访,改变了楚夫人的想法,才有了今天的请求。

“知道?”萧桓微微眯起了眼睛,看了一眼一脸威严正襟危坐的萧辰大将军。

“我要和楚夫人谈谈!”

“好!你们谈!”

“萧辰!我的意思是我要单独谈谈!”

“……”萧辰大将军一愣,摇了摇头退出帐外。

帐外还站着一人——公孙长龙。

“见过大将军!不知情形如何了!”

“有你谋划!还能不乖乖按照你的步骤来嘛!”萧辰微微一笑。

“呵呵!但是我家少主,可是出了名的剑走偏锋,我不来看看还真不放心!”公孙长龙也轻笑一声。

“剑走偏锋?这混小子还不是你教的!哎!我是年纪越来越大了,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了,希望这场谋划有一个好的结果。”

公孙长龙尴尬的一笑说了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话。

突然正值壮年的萧辰大将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似乎瞬间有了几分苍老!

“未来这大片的家业都不要紧,就怕他永远在我的羽翼下难成大器啊!一旦我没了,那些蝗虫一样的仇家还不把他咬的骨头渣都不剩!”

这些年来北周朝廷上参奏萧辰拥兵自重,心怀帝王之志的大臣们,把奏章绝对能堆出一座城来。

那北周王又何尝不视漠北大营为眼中钉肉中刺,但是没办法,一旦大将军稍显败落,怕是九族都不得好死,所以既然到了这个位置了,只能撑着!

后来简直成为了风气,北周的大小士子、清流们要是不痛骂萧辰不尊王道,心怀不轨,似乎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读过圣人之言的学士。

甚至五年前萧桓母家的一个子弟犯了事,被这些言官小题大做,萧辰也是一忍再忍,毕竟世代忠良出身。

但是最后甚至要将萧桓的姥爷下狱逼迫萧辰交出兵权,萧辰大怒!交出朝廷虎符,回京都养老,不问军务。

让北周王没有想到是,即便得了虎符,却依旧无法调动漠北大营!

漠北大营压根不认王命,派去的统帅居然连口吃的都没有,这些军需官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想吃饭,自己弄去,漠北大营不养大爷!”这算什么话?

饿的新统帅大人杀了几个不服命令的军需军士,没想到不但没有杀鸡儆猴,反而差点激起兵变。

狼狈逃回京都,求周王开恩,宁可被赐死,也不肯再回漠北。

周边邻国听闻北周边关有变,也开始蠢蠢欲动。

无奈之下,周王三请萧辰,杀了一干言官。封萧辰老泰山安康候!赐萧家加王礼,见君免跪之权,当时的权势荣华一时无二。

萧大将军经历这一番之后,突然有了危机之感,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功高震主,一向不屑于政治的他也有了自己的谋划。

想到这儿,萧辰大将军双目一冷!陡然的杀气,让周围的空气都为之一寒。

“这些年,萧家军太平静了些,怕是有些人都忘了我萧辰了!朝中那位新王和那些清流们是不是以为萧辰老了?还有那些江湖名士一个个都想拿我萧某人的人头扬名立万,看来这一次是该活动活动了……”

“将军!既然如此,为了少将军!为何不……”公孙长龙试探性道。

“长龙!不要说了!我萧家子弟可以拥兵自重,那是为了保护家族,但是祖训不可违,萧某人不想让萧家世代背负骂名!”

“是!”公孙长龙口中称是,眼睛中却闪过几丝复杂的神色。

撩起军帐,萧桓和楚夫人走了出来。萧桓一眼便看见了公孙长龙不自觉的嘴角一抽。

“公孙师傅!”

“呵呵!末将拜见少将军。”

“哈哈哈!桓儿谈完了?”萧大将军的寒气一敛而逝。

“嗯!”萧桓狐疑的看了看大将军又看了看公孙长龙点点头。

“既然楚夫人自己愿意,我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了!”

“嗯!我就说吧,我儿深明大义!那个……那个,桓儿啊!还有个事要和你商量一二。”

萧辰嘿嘿一笑像是欺骗小朋友的怪叔叔一般。

“这次呢,你姥爷也是年纪大了,这次你就一同回京都去看看吧!怎么样?”

“萧辰,怎么嫌我耽误你的事了?还是这么着啊!赶我走啊!这是!”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就是借我十个胆儿,我也不敢啊!”

平日里威风八面的萧大将军低眉顺眼的拍着马屁,楚夫人看得是目瞪口呆。但是作为先楚王妃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不差。

看到周围的军士一个个目不斜视,就连公孙长龙都自动的屏蔽了这父子两的怪异,见怪不怪。自然不会去说什么。

“不去!萧辰,你可长点心吧!这去京都快马加鞭也要大半个月,再说了去了京都这礼,那礼的,我不得烦死了!”

“哎呀!小祖宗,你想想你姥爷,我听说他可是重病了!你看着办吧!”

“嘻嘻嘻!”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楚希儿捂着嘴笑了起来。

说道底毕竟还是孩子,两个多月,萧桓总是带着这个小丫头四处打猎游玩,倒是让她暂时忘记了许多烦恼。

小丫头和萧桓也算混熟了,刁蛮小公主的性子倒是颇对他的胃口。

“你个小东西笑什么笑!”萧桓轻轻弹了一下楚希儿的头!

“桓哥哥!你就和我们一起去吧!你还要教我骑大黄呢!你可是答应我的!”

“桓哥哥?”萧辰瞪大了眼睛和公孙长龙对视了一眼。要知道,萧桓从小到大,可重来没有谁敢这么亲密的叫他,就因为一个“桓儿”萧大将军都被追杀了半个军营,他严肃太久了……

笑藏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笑藏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凤凰醉:邪君盛宠杀手妃19章(第19章:宋莲音要搞事情)

    原标题:凤凰醉:邪君盛宠杀手妃19章(第19章:宋莲音要搞事情)书名:凤凰醉:邪君盛宠杀手妃第19章:宋莲音要搞事情“谁说的。”七王妃撅着嘴,立马挽着旁边俊美男子的臂膀:“我俩好着呢!”炎姬笑而不语。然后,就见七王爷转过头来,刮了刮七王妃的鼻子,颇为无奈地道:“调皮。”“哼,还不让人家说实话咯?”“这里是皇宫,收敛点。”“喔。”七王妃顿时变乖了,抱着自家夫君的那双手也渐渐松开。殿外,因为皇帝的一声令下,一众宫女鱼贯而入,呈上各种山珍海味。炎姬懒洋洋的看着宫女将餐盘与酒壶放在自己面前,然后乖乖候在

  • 璀璨婚途:前妻萌娃宠翻天19章(第十九章 保护妈妈)

    原标题:璀璨婚途:前妻萌娃宠翻天19章(第十九章保护妈妈)书名:璀璨婚途:前妻萌娃宠翻天第十九章保护妈妈欧政睿紧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这幅模样,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心疼。当时刚下飞机,就接到了弟弟欧政敏的电话,当他听到他说她家出事了时候。他的心一下子就慌了,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去她家,不让她受到伤害。在看到那个刺青男想要打她的那刻,他心里的火猛窜了上来。要是他敢动她一根手指,他必定要他十倍奉还!他之所以没有出面用钱帮她解决了高利贷,就是碍于她执拗的性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是断断不会接受他的钱的。坐在走廊

  • 一世缠情:吻安,坏老公19章(第19章 不过我现在又不想吃了)

    原标题:一世缠情:吻安,坏老公19章(第19章不过我现在又不想吃了)书名:一世缠情:吻安,坏老公第19章不过我现在又不想吃了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张天阳给我点了外卖,炒羊肝、乌鸡汤、据说都是补血的。看我吃的慢吞吞他就来气了,邹着眉急道:“你就不能多吃点,瞧你那瘦样儿,真特么快成竹竿了。”我没好气的抬头白他一眼:“要你管。”“得得得..”他满脸无奈,不再多言。摸了根烟出来,点着吸了口便夹在指尖凑在唇边,微眯着眸子跟我说了件事:“我那天看到萧仲了,还有个女的,两人挺黏糊。”他蹙眉冥思想了想:“那女的有点

  • 追妻上瘾:娘子你是我的菜19章(第十九章 救命)

    原标题:追妻上瘾:娘子你是我的菜19章(第十九章救命)小说书名:追妻上瘾:娘子你是我的菜第十九章救命叶子瑜说到此,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之前给铁铺师傅的画纸:“这个给你。”杜仲没有想到对方不但与他讲解学问,还把图纸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他,一时间感动莫名欣喜异常:“杨姑娘,这,这真的给我?”要知道,这个年代注重传承,门派之间各自所掌握的技艺都是不外传的,想要偷师学艺什么的根本不可能,更不用说这对方这般毫无私心的赠与。“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作为一名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三观端正脊梁笔直的大好青年,叶子瑜并不看

  • 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19章(第19章:心思,不能给予)

    原标题: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19章(第19章:心思,不能给予)书名: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第19章:心思,不能给予知道原来做总裁助理有那么高的工资后,顾漫漫学习更加有劲,所有的资料都看了一遍,记在了心中,至于过几天的考试,能不能通过,那就另一回事了,反正今天她很努力的学习。五点一到,顾漫漫拿着包就离开,离开前,看着还在埋头苦干的两人,不由的想着过两天她也会加入他们当中。这几天的学习就当做好好的放松一下吧!出了公司门口,就看到龚实诚站在一辆黑色轿车旁边,见她从公司出来,赶紧招了招手。“漫漫,我在

  • 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19章(019白衣美人)

    原标题: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19章(019白衣美人)小说: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019白衣美人而先前正径直走向东苑的秦子沫却是在走廊的一个拐弯角落处停了下来,她侧头看向了边上的耶律齐,心里有着十分的疑惑,直到现在四下无人,她终于憋不住向着耶律齐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你说呢?”耶律齐双手抱胸眉眼微挑着看向边上的秦子沫,整个人带着一丝痞味。、“爱说不说。”秦子沫觉得耶律齐现在的样子很欠扁,可是鉴于先前他帮过她,所以这顿胖揍先欠着。不过她可没有那么多的闲功夫跟他在这里耗着,因此耶律

  • 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19章(018陆淮璟最见不惯的就是其他人欺负苏瑾!)

    原标题: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19章(018陆淮璟最见不惯的就是其他人欺负苏瑾!)小说: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018陆淮璟最见不惯的就是其他人欺负苏瑾!车子远去后,苏瑾才收回视线,心里一阵苦涩泛起。沐琛也看到了那辆车里坐的是陆淮璟,他故意将车速放慢,假装没有看到,拉开与那辆车的距离。直到那辆车远去,沐琛才开口询问苏瑾,“你朋友说的那家料理店是不是在这条路上?”苏瑾点点头,“嗯,就前面一点,马上就要到了。”*到了料理店,苏瑾因为感冒再加上在刚才见到陆淮璟,彻底影响到了心情,面对着美食,有些

  • 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19章(第19章:她不配)

    原标题: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19章(第19章:她不配)小说名: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第19章:她不配看着激动的诸文月,皮佳盈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一直以来,她都知道诸文月不喜欢自己,每次碰面,都会出言讽嘲一番,却没想到,自己来玉凯会让她这么激动。屈一琪身为皮佳盈的经纪人,要想的地方很多,见人这么说自己的艺人,当然站不住了。“诸小姐,玉凯又不是你家开的,我家佳盈凭什么就不能进入玉凯工作啊!”屈一琪的这一番话,使围在一旁的众人再次的议论起来。当然,这次针对的是诸文月。“就是,以为在薛姐身边当跟班,

  • 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19章(第十九章 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原标题: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19章(第十九章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书名: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十九章答应做他的女朋友莫离一心只顾着文件,却没有发现张倩眼中的算计!张倩假装站了起来,一副急匆匆的模样。莫离并没有想太多,以为她就是想要去上厕所!谁知道和张倩擦肩而过的时候,身体却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顿时,手中的文件洒落在地上!这文件是没有装订起来的,所以一旦洒落,极有可能意味着要重新整理一遍!“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就帮你捡起来!”在经理的面前,张倩还是不敢放肆的。只不过这所谓的帮忙不过是帮倒忙

  • 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19章(第19章 哭泣的女孩儿)

    原标题: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19章(第19章哭泣的女孩儿)小说书名: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19章哭泣的女孩儿翌日清晨,穆佳云起了一个大早,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数了一下,一共十块大洋,她尽数放在包里。吃完早餐后,汪叔找来一辆马车,一家全体前往穆佳智文的墓地。穆佳智文的墓地在城外的山上,马车太宽不便行驶,众人下车步行了半个小时。穆佳云和汪潇走在后面,汪婶汪叔扶着白苏雪走在前面。“云小姐,那便是老爷的......”汪潇话还没有说完便听见走在前面的白苏雪的一声惊呼。下一秒,穆佳云便瞧见娘亲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