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腹黑总裁遇上俏皮警花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3:12: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腹黑总裁遇上俏皮警花
第一章 柳明悦

“你、说、什、么!”

一字一句,柳明悦定定看着眼前,自己的顶头上司,目光是凶恶的,表情是愤怒的,就连语气都是生硬的。推荐http://www.95lady.com/

胖局长笑眯眯的样子没有一点紧张,“小明悦,这次的任务非你莫属。”

“我是警察!”柳明悦气得想拍桌子,“你要我说多少次,我警察,不是土豪的保镖,为什么每次这种任务都要我上?我不去!”

“你不去不行,”胖局长笑着眯起了眼睛,“你也知道,我们重案组女警察本来就少,能像你一样伪装的就更少了,特殊时期,特殊办法,也只能委屈你了。”

柳明悦气得想掀桌,什么叫不去不行,每次都这么说,她这次说什么都不会答应的!

其实局长也是没办法,当警察的五大三粗,就连是女警察也练得一身硬气,也就只有一个柳明悦,外表看起来纤细秀气,如果她不出手,谁知道她是蝉联警校三届的搏击冠军。

“就这么愉快决定了,从明天开始,你就去MG集团,别不当回事,MG集团可是市长用脸拖地板才请来的大金主,你要是顺利完成任务,升职加薪,你要是得罪了人家总裁,明天就可以脱了这身警服去隔壁交警队执勤了。”局长笑得无比和善,下了一个残酷的命令。

什么愉快的决定,谁愉快了?!

还交警,她是刑警!

这是威胁人吧?这特么根本就是在威胁人啊!

柳明悦气得狠狠拍在桌子上,震得桌子都吱呀的响,“你说这是最后一次,你确定?”

局长笑眯眯的点头,“我保证,最后一次。”

“哼!”柳明悦懒得说,转身出去了。推荐http://www.95lady.com/

哼的意思是,答应了。

局长笑眯眯的看着柳明悦出去,笑眯眯的给自己倒了杯茶,笑眯眯的喝了一口,笑眯眯的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哗啦——

四分五裂的桌子,局长脸上的表情居然还是笑眯眯的——这是自从柳明悦成为重案组警员来,他坏的第五张桌子了。

……

柳明悦是不高兴啊,好端端的警察当成了保镖,换谁谁高兴?

坐在办公桌上,气得差点把桌板掰下来啃。

“呦,你这是什么表情埃”娇媚的声音传来,一张美艳十足的漂亮脸蛋上都是坏笑。

“想吃人的表情不行吗?”柳明悦瞪她。

这家伙每次都会凑上来拿她的郁闷当笑话让自己开心。95女性网

人干事?

号称是A城警界最漂亮的女警官,说话像淬毒,专门往别人的肋骨上插刺儿。

“看你这样,又要去兼职了?”苏晗眯着眼睛,往柳明悦身上瞄,不怀好意的笑,“全警局能像你这样,一边做警察,一边当保镖的可不多,好好珍惜机会呦。”

“你够了啊!”柳明悦瞪她,“有时间挖苦我,不如拿点实际东西来!”

苏晗这货就是个废柴,身手不行,枪法奇差,除了一双能攻破别人家防火墙的爪子,简直一无是处!

在这个警局,包揽了全部的信息搜索——好听的叫情报,不好听的叫爬墙。

一见柳明悦火气旺盛,苏晗可怕下一秒被揍,娇笑着掀起红唇,“说吧,这次又是哪位名流说动了局长埃”

“MG集团,”柳明悦说完,自己皱眉,“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个集团啊?”

“……”苏晗完美的笑容顿了一下,鄙视般的看她,“连MG集团都没听过,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豆腐渣?”

“很有名吗?”柳明悦想了想,确实没听过。

苏晗不怕死的双手捧着柳明悦的脸,笑盈盈的看向她,“跟我念,MG不叫有名——那叫非常有名!”

说完,变脸飞快,嫌弃的瞪柳明悦,“MG是现在亚洲数一数二的商业财团,旗下不但有金融、地产、电子、珠宝……还涉及到其他领域,他们的boss据说曾经是我们A城人,后来有钱有势有权了,拿着金山银山到处投资,这次市长可是脸都不要的打人情牌,才把这位boss请回了A城。哎我记得你也是A城人,怎么你不知道他?”

“我怎么会知道?”柳明悦在乎的哼了哼,“我是警察,关注土豪做什么。”

“所以说你白痴啊!”苏晗翻白眼,“我告诉你,MG的这位boss可神秘的很,据说他性格喜怒不定,又富有金山银山,这次来A市投资,排场可不小,你要是得罪了他,市长不掐死你,局长也会掐死你的。版权95lady.com

“我好端端的怎么会得罪他?”柳明悦倒是没考虑这个,但她却很好奇,“你bossboss的叫,他到底叫什么啊?”

“姜以辰。”

“……”歪头想了想,总结,“没听过。”

“……”苏晗想敲开她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左面粉右热水,一晃全是浆糊,这种大土豪都没听过,无知!

柳明悦还真没把这个姜以辰当回事,土豪嘛,全世界土豪都一样——又土又豪。

挺着怀孕五个月的大肚子,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吃烧烤。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嘴里叼着个大龙虾。

就是这样的。

所以柳明悦根本没想过姜以辰到底长什么样,第二天还心情不错的去了GM公司。说明http://www.95lady.com/

都说市长为了请这座大佛脸都不要了,就差没抱着姜以辰大腿三呼万岁——陛下,你看看我们这地儿吧,好山好水好姑娘,你给我们一个投资机会,我们还你一堆金山银山!

脸拖地板才把姜大总裁请来,自然是给予了各种好处。

MG集团在A城的税务减免你三年,A城市中心最好的商圈大楼也给你,A城高校最顶尖的人才任你挑。

可谓是极尽所能的要留住姜以辰。

当柳明悦站在MG楼下,仰头看着面前这三十几层、纯蓝玻璃、高贵大气上档次的楼,感觉到了头晕。

市长也太偏心了吧!

别的不说,警局和这里比,简直是狗窝!

柳明悦也不是没给别的土豪当过保镖,可一看这栋大楼,只有一个想法:大家都是土豪,这位,是土豪中的战斗豪。

晃了晃脑袋,柳明悦跟着来来往往的人进了大厅。

辉煌的大厅全部是白色大理石铺垫,一个足有三米高的巨型水晶灯悬挂在头顶,进进出出的人看起来年轻严肃,一身“精英分子”的气势。网站95lady.com

柳明悦低头看看自己穿的,因为要隐藏身份,她没穿警服,只穿了件白色花边衬衫搭配蓝色八分牛仔裤,脚上是白色休闲鞋,一头漂亮的长发绑成马尾,整个看起来不但清爽,而且学生气十足。

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不说,好像还引起了一点小关注。

柳明悦不但是警局里身手最好的人,洞察力也惊人,别人看着自己,不管是偷看还是眼角扫,她都很清楚。

不由得撇撇嘴,看什么看,没看过便衣警察啊!

柳明悦低头走到前台,轻声道:“我要见姜以辰。”

第二章 你就是土豪?

前台的漂亮接待不留痕迹看了一眼柳明悦,微笑道:“您有预约吗?”

“有……吧?”柳明悦觉得自己既然是被要求来当保镖的,那应该算是约好的。

前台其实根本不觉得眼前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少女能和总裁有什么约定,但还是客气的笑,“请问你贵姓?”

“我姓柳。”柳明悦一笑,露出了右脸颊上的小酒窝。

前台看了看电脑屏幕,歉意的抬头,“抱歉,没有登记您的名字。”

“没有吗?”柳明悦自己也觉得奇怪,明明是说好了,怎么会没有,想了想,又解释道:“我是和你们总裁早有约好的,你再查查吧,再查一下吧。”

前台本来也就不觉得她能见总裁,尤其是在查过没有记录的情况下。

脸上礼节性的笑容也浅了点,“柳小姐,每天要见总裁的人非常多,总裁要见的人也很多,我们实在是没时间去每一个都问……”

正说着,大厅里透明的玻璃电梯忽然打开,一男一女首先走了出来,男人英俊,女的漂亮,脸上的表情截然相反。

男的带着笑,女的板着脸。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身后又缓步迈出了一双修长的腿。

包裹在休闲裤中的长腿带着男人才有的力道和线条,再往上看就是漂亮的腰线和完美的肢体,修长的脖颈连带轮廓柔和优雅的脸部线条。

薄唇轻抿,带着一副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其实也看不见他长什么样,但这身材,这气势,这下巴……额,下巴也挺好看的,柳明悦觉得,就算他把墨镜摘了也应该不会太丑吧。

就在柳明悦啧啧称奇忽然出现的美男时,大门外忽然冲进来一个男人。

满身的邋遢,手里是一把锋利的刀,冲着刚出电梯的美男就去了。

大厅里的精英们显然都是脑袋精明,忽然看见一个持刀的人,大家都傻眼了。

眼看着那男人就冲过去了,忽然一道倩影挡过来。

柳明悦截住了那个男人,一把抓住他持刀的手,猛地垫在腿上,把他的刀击飞,伸脚踢开了刀刃,紧接着一个过肩摔!

砰——

随着肉体和大理石亲密接触,那张清秀娟丽的抬起,柳明悦看了看地上哀嚎的人,“光天化日持刀行凶,谁给你的勇气?”

梁静茹吗!

问完,抬头看着傻眼的前台,“马上报警。”

前台怔楞地看着柳明悦,刚刚……刚刚发生了什么……

柳明悦见她傻了,不满的皱眉,“美女,看我干嘛,报警!”

“哦,哦……”前台点点头,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柳明悦见她报警,转身看那戴着墨镜的男人,“喂,你没事吧?”

柳明悦拦截及时,刀和人足足两米远,会有事才怪,但那戴墨镜的男人菲薄的唇却抿了一下,缓缓开口,“柳明悦?”

清冷的声音犹如冬日里流过的溪水,又冰又好听。

柳明悦一愣,“你认识我?”

薄唇淡淡一扬,吐字缓慢,“我是……姜以辰。”

“!”柳明悦在一瞬间就不好了,“你,你就是土豪?”

土豪?

姜以辰看着她吃惊的表情,缓缓扬唇,“我是MG的总裁,也是你的雇主。”

“什么雇主?”柳明悦才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果断反驳,“我是奉命保护你,拿的是警察的工资,和你又没关系。”

她可不是给他打工的下属,A城重案组最能打的警察,那是你能雇佣的了的嘛!

柳明悦心里默默看不起外加吐槽。

姜以辰看着愤愤不平的柳明悦,长腿迈出,往她身前走。

随着姜以辰往前走,也不知道怎么了,柳明悦下意识就要往后退。

这男人,气场太强,而且绝对不是什么友好的气常

孙子兵法说——避其锋芒。

她那么多年枪林弹雨走过来,有一种,只要敌人靠近就会下意识出手的条件反射。

如果这个姜总裁再走几步,她说不定就会再来一个过肩摔……

这么想着,柳明悦直接一掌挡在身前,“你别再过来了,有事你就站在那边说吧。”

姜以辰看了看她举起的手,薄唇一动,像没听见一样的继续走。

柳明悦这个后悔啊!

早知道她应该背对大门,这样退就直接退出去,可她背对的是前台!

再退,就没有退路了。

直到脊背靠在了前台的台面上,柳明悦还是没能阻止姜以辰,努力控制自己千万别“条件反射”把姜总裁摔在大厅了。

她还不想去隔壁交警队!

姜以辰走到她面前,距离很近很近,近到柳明悦都能看清楚他左耳那颗蓝钻耳饰的花纹了。

“你是不是不认识我了?”姜以辰淡淡的看她。

“……我,该认识你吗?”柳明悦眨眨眼。

姜以辰没说话,看了她半晌,缓缓抬手摘掉了脸上的墨镜。

随着墨镜慢慢离开他的脸,那双漆黑的长眸露了出来,柳明悦只觉得心口一跳,然后……砰砰砰的乱跳,一点规律都没有了。

不,不会吧……

怎么会是他!

不可能吧,开玩笑的吧!

不该是他啊!

轻而易举在柳明悦的眼中看见了惊恐、质疑、错愕等等的情绪,姜以辰丢下了墨镜,那张精致优雅的俊脸在水晶灯和阳光中让人呼吸一窒。

早知道她不会认出他,也知道她认出他时的反应,和想象中的一样,半点也没错。

姜以辰看着惊到双眸瞪大的柳明悦,缓缓扬起了薄唇,“六年,总算找到你了。”

“你……”柳明悦深吸一口气,在姜以辰那诡异的笑容中,一把推开他,“你认错人了!”

惊叫着,就要往门外跑。

才跑了两步,那厚重的玻璃门忽然传来了上锁声,柳明悦呼吸都停了,推了两下,怎么也推不开,转身就看见缓缓走过来了姜以辰。

姜以辰双腿修长,姿态优雅,一步步往她这边走的样子,像极了某种大型猫科动物,危险至极。

柳明悦欲哭无泪,只能干巴巴的威胁,“你,你再过来,我要动手了!”

“你除了动手,能动动脑子吗?”姜以辰扬眉,精致优雅的五官透着冷漠贵气。

“我,我……”柳明悦真的是无计可施了。

她是身手好,那身手再好也不能弄死姜以辰吧。

再说,当年那件事……她也是心虚,现在再动手,那就是错上加错了。

心里那叫一个呜呼哀哉埃

姜以辰走到她面前,往前迈了一步,逼得柳明悦背靠玻璃门,修长的五指抵在门上,低头看着柳明悦,“还想跑?”

“我……”柳明悦闭上眼,认栽,“我错了还不行吗?”

第三章 当警花遇到土豪总裁

大厅里的人就这么看着自家总裁把个娇小的女孩“壁咚”了,壁咚万不算,抓着人家的手就直直的进了电梯。

等总裁和那女孩都消失在视线了,在场人才勉强的回过神来。

“……”所以,刚刚发生的一切,真的不是他们在做梦吗?

……

柳明悦被抓进电梯,紧张的不行,以她的身手想打晕姜以辰逃跑那绝对不是问题,但这么做,自己就更内疚了埃

电梯里的封闭空间让原本紧张的柳明悦更是郁闷到不行,打死她都没想过还能再遇到姜以辰。

都六年了,再遇到竟然还是被吃的死死的,她明明已经这么强悍了,为什么就是比不过他呢?

这真是一个无解的题目。

电梯门打开,姜以辰也不抓她了,自己先走了出去。

柳明悦没辙,只能跟着下了电梯。

走了几步,就是一个门,姜以辰推开门,柳明悦低头跟着一起进去。

厚重的门被关起,姜以辰坐在了办公桌后,慢慢抬头看柳明悦,皱眉,“抬头!”

“哦。”柳明悦一个动作一个口令,乖乖抬头。

抬头时才看见,这间办公室也太大了吧……

两面都是书架,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书,看得她头晕,高雅的会客沙发和茶几一看就写着“我很贵”的标签,姜以辰身后是一大片落地窗,三十多层的高楼往下看,外面的一切尽收眼底,采光又好,阳光把这间办公室映照的满是温暖。

阳光再温暖也没用,最起码融化不了姜以辰这个大冰块。

姜以辰看着她一双眼睛叽里咕噜的乱动,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声音冷淡的问:“怎么,才分开六年就不记得我了?”

“我没说不记得碍…”柳明悦心里打鼓,明明她才是警察,被这么逼问是几个意思。

“你记得什么?”姜以辰扬唇,“记得我和你是高中同学,还是记得你暗恋我,亦或者是记得你下药强迫我?”

“别说了!”提到那件事,柳明悦心里就翻江倒海。

“有什么不能说了,”姜以辰淡淡看她,“我没有告你强奸,是你自己先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明悦有苦难言,她那时候完全是……才会不小心那个了他,事后她也很后悔,觉得这一辈子都对不起他,与其等他撕破脸破,还不如自己躲得远远的。

最起码……大家还能愉快的怀念嘛。

虽然应该是他咬牙切齿,她满心欢喜。

“说话!”姜以辰冷冷的看过去。

柳明悦有再强悍的身手,也经不住姜以辰一句话,又认错低头的表情,小声道:“都那么多年了……我那时候也给你留了信和赔偿……就,就算了吧……”

“信?”姜以辰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东西扔在办公桌上,扬眉道:“这就是你的信和赔偿?”

信是皱巴巴的一团纸,赔偿是两张一百块和好几个硬币。

柳明悦简直没脸看!

她那个时候穷的很,两百零六是她全部财产,都给他了——毕竟是高中生,谁能有多少钱埃

至于信……

姜以辰当着柳明悦的面把信纸铺平,一字一句的念,“颜止,我一定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喜欢到吃饭睡觉都是你,有一次想你想的太厉害,考试的时候我姓名栏填的都是你,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知道你要去国外上大学,我想,既然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人,所以我买了几十本小黄书,研究了各种可行性的姿势,希望没有弄疼你,这次以后,我不会再见你了,你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将来到国外了,你娶了别人,也千万不要想起我,就当我不存在吧,喜欢你的柳明悦。”

太过幼稚的情书被那清澈冷淡的声音念出来,柳明悦简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她为什么要活在这个地球上?

为什么!

还不如死了算啊啊啊!

一本正经的念完,姜以辰淡淡看着脸红得像番茄一样的柳明悦,扬了扬俊眉,“你考试的时候填我的名字,是打算让我替你考不及格?”

“我什么时候不及格了!”柳明悦下意识反驳,反驳完看着姜以辰的样子,又低下头不说话了。

“你是没有不及格,每门功课只考65分上下,算分都没你算的准。”姜以辰冷冷的看她。

“……”柳明悦不敢反驳,本来她念书的时候就笨啊,60分能及格,她考在及格线上就不错了,要求那么多做啥。

再说了,她后来不是当警察了吗?

想是这么想,可要是说……柳明悦可不敢说。

“你还看了几十本小黄书?”姜以辰慢条斯理的问。

“……我随便说说的。”柳明悦的脸都要没了。

“那你真是领悟不了那里的精髓,难怪只能考65分。”当年青涩的全程都在抖,那几十本小黄书白看了,至于说弄疼他,是她疼哭了吧。

“……”柳明悦想和市长一样脸擦地盘,只求现在立刻消失在这里。

太丢脸了!

吐槽完了不找强调的情书,再拿出一枚硬币,“两百零六,买我的第一次,你很大方。”

“我已经知道错了,”柳明悦实在没有话可反驳,“当年是我鬼迷心窍,是我占你便宜,是我强奸你已邃,可那已经过去六年了,你也不至于千方百计挖我出来,我现在就是个穷警察,再怎么赔偿也不会多过两百的。”

“你说什么?”声音徒然一寒。

柳明悦以为是给钱少了惹得总裁大人不高兴,就商量着,“要不……给你五百?不能更多了,我们警察的工资也很少的。”

姜以辰看着不知死活的柳明悦,这么多年,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笨!

身手再好能有什么用!身手再好能补足智商吗?

姜以辰冷声道:“以后不要再提那两个字!”

“……是Q和J吗?”柳明悦眨眨眼,用英文代替。

果然就看见姜以辰掉下来的脸色,吓得缩缩脖子,“不说了,以后绝对不说了,再说是小狗!”

姜以辰听她说完这句话,再想想她情书上面说——你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不由得心口生气,还真是一只又笨又蠢的小傻狗!

姜以辰把信和钱都推过来,冷冷看着她,“你当年对不起我,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那你想怎么样嘛。”柳明悦是没想到会被姜以辰抓个正着,既然抓到了,她也认罪埃

本来就是当警察的,不管她怎么挣扎,都必须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报应就到!

看吧,躲了六年,报应还是道了。

姜以辰看着傻搓搓的柳明悦,心平气和的冷声道:“我这次来A城投资项目,需要一个人保护我的安全,你们局长推荐了你,我刚刚也看见了,你的身手是不错,脑袋简单了点我也能忍,只要你保证我的绝对安全,等我处理完A城的项目,你就自由了。”

柳明悦想了想,好像没什么问题。

本来她也是要保护他,还以为会趁机提什么要命的条件,结果还是这样。

心里觉得没损失,柳明悦还是小声的问:“那你要在A城多久啊?”

姜以辰看向她,淡淡问,“你希望我留在这里多久?”

当然是越少越好!最好现在就滚蛋!

柳明悦心里是怎么想的,但嘴上还是笑得甜蜜蜜,“随便你,你想留多久都可以,呵呵,呵呵……”

干笑假的她自己都听不下去了。

姜以辰看着她虚假的笑,眉眼几乎不见的一蹙,“我要留多久是我的自由,但是,在我没有离开A城前,你也不能离开我身边。”

“……行行行。”哪怕心里有那么点不情愿,柳明悦还是答应了。

看她答应的那么敷衍,姜以辰冷笑,“如果在这期间,你有什么事惹我不高兴了,那这张纸我就会送到你们警局,保证人手一份。”

“你——”柳明悦瞪大眼睛,这么过分,人干的事?

姜以辰可不管柳明悦是怎么要崩溃,薄唇轻扬,冷笑出声,“让所有人都知道知道,你柳大警官当年做的是什么样的丰功伟绩,这就是证据。”

看着那薄薄的纸,柳明悦彻底蔫了。

“我知道了……”典型妥协的语气,没办法,证据在人家手上,她这个警察还想当下去呢!

姜以辰看着她耷拉脑袋的样子,动了动眼眸,“记住,必须随时在我身边,一步不能乱走。”

“好,保证随叫随到。”柳明悦连笑都笑不出来了,还趁机小声哼哼,“不用你说我也会跟着你,刚刚还不是差点被人砍。”

“我被人砍就是你的责任。”姜总裁甩锅不眨眼。

说起这个,柳明悦也觉得奇怪,“刚刚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在光天化日中杀你?”

姜以辰把桌子上的信和钱收起来,淡淡道:“是北城区的居民。”

北城区?

柳明悦忽然想起来了,北城区原本是一片居民区,几个月前据说有个财团看中了那里,要开发成高级商圈,就划了一大片的地,其中包括了很多民宅。

虽然给予了补贴,但很多人根本不愿意搬离,陆陆续续发生了不少流血事件。

可财团的势力雄厚,硬是逼着人搬迁,甚至闹出了自杀的事情。

这个财团……就是——“是你硬要那些居民搬的?”柳明悦皱眉看着他。

姜以辰淡淡的回答,“MG中一个重要组成就是地产,那块区是我划的,怎么了?”

“可那块是住宅区啊!”柳明悦试着和他讲道理,“大家都是住在那里很多年的,你硬要他们搬,不起民愤才怪。”

姜以辰目光淡漠,薄唇轻启,“没有钱解决不了的愤怒,只是给的多和给的少,我给出的补贴足够他们在A城买现在住宅的一倍,他们愿不愿搬,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柳明悦没说话,只是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姜以辰,忽然问道:“你为什么不叫颜止了?”

当年,他的名字叫颜止,这个名字足足陪了她近十年,再出现的时候,颜止不见了,变成了MG的总裁姜以辰。

“那个名字以后也不会出现,”姜以辰平静的看向柳明悦,“我叫姜以辰,记住了。”

“……”柳明悦心里沉了一下,“知道了,你是MG的总裁姜以辰,我记住了。”

以前的颜止可不是把钱和利益挂在嘴边的人。

现在这个姜以辰……她只是觉得披着颜止外衣的陌生人。

姜以辰看见了柳明悦眼中的抗拒,心头一烦,“你回去吧,明天早上八点准时来这里。”

“哦,好。”柳明悦没什么意见的转身要走。

“等等!”姜以辰忽然喊住她,看着转头过来的柳明悦,薄唇微抿,“你从来没有想过会在遇到我吗?”

“没有。”柳明悦实话实说。

她每天忙着各种案子都忙死了,哪有时间去想以前的事情,茫茫人海,他又出国了,能再遇见的几率低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想没到,还真的遇见了。

可见地球果然是圆的……从这个地方欠下的债,还是要从这个地方还上。

第四章 把总经理给揍了

“枊小姐早。”

经昨天之事,当枊明悦再次走进MG集团大门时,前台小姐对她十分礼貌,眼里的小星星和看偶像差不多。

枊明悦笑着向前台小姐点了点头,便径直往电梯口走。

脚刚踏入电梯,枊明悦便敏锐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往自己抓来,凭着本能,她身子一侧,脚步微旋,一手握住探过来的手,紧接着往前一拉,抬脚一顶,然后又来了一个过肩摔,最后,单膝跪地,将对方紧紧压在地上。

“你是什么人?敢偷袭我?”人民警察是那么好偷袭的,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

“哎哟……你是什么东西?敢打我,不想活了!”

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枊明悦微微蹙眉,这才看清对方是一个女人,一个长相精致,打扮得十分妖冶的女人。

“你是公司员工?”枊明悦松开手,起身,很是不确定。

姜以沫在助理的搀扶下站起身,冲着门外吼,“报警,让他们把这个不知死活的野丫头给我抓起来。”

“……”报警?那还不如直接和她说呢。

“你要不突然出现在我身后,还向我出手,我能打你?”这就是她的本能反应,她有错,对方有错在先,你要打我,我肯定先下手为强嘛。

姜以沫气得吐血,“你是哪个部门的?我要开除你!”

“我没部门。”她跟着姜以辰,又不是公司员工,哪来的部门?

“立刻去给我查。”姜以沫看向特助,几乎是歇斯底里地,“让警局那边快点,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

“等一下!”姜以辰面无表情地走来,淡淡地扫向枊明悦,“怎么回事?”

一见到姜以辰,枊明悦就满身不自在,却也没有隐瞒,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重点表达自己的无辜,对方的动机,和要报警的结果,最后加了句,“她说要开除我,姜大总裁,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姜以辰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皱,“你是猪吗?”

“……”靠,关她几毛事?猪怎么了,猪也是对社会有贡献的,别出了什么事都找猪的麻烦,再说,她那是自卫,自卫,懂?

姜以辰看向姜以沫,道,“她是我的人,我自己会好好教训,至于方才的事情……”姜以辰一把拉过枊明悦,继续道,“向姜总经理道歉。”

枊明悦头有些晕,姜以辰说她是他的人?明明他才是她的人!

等等!这不是重点好吧?

“道歉!”姜以辰加重声音,成功将枊明悦的神识给拉了回来,枊明悦一脸迷惑地看着姜以辰。

道歉?

道什么歉?

姜以辰嘴角抽搐,将枊明悦从上打量到下,“你还真是哪都长,唯独不长脑。”

又说她笨?枊明悦抗拒、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姜以辰继续说,“看清楚了,你打的人是姜以沫,姜董事长的女儿,MG集团的总经理,她要动动嘴唇,能让你丢了工作,她要动动手,能让你丢了小命。”

所以?

枊明悦眨了眨眼,这是明里教训,暗里讽刺?

姜董事长的女儿?不就是姜以辰的……姐姐?

理清了关系,枊明悦直觉得自己点背到了极点,她怎么一来公司就招惹到这么一个人?

虽然说道歉很吃亏,但她现在是寄人篱下,懊恼之余,枊明悦道歉还是迅速,“姜小姐,真是对不起,我不该打你!”

闻言,姜以沫只觉得枊明悦又在打她的脸,几乎是本能地,她抬手就向枊明悦脸上甩去,姜以辰伸手捏住姜以沫的手腕,“她已经道歉了,姜总经理还想怎样?”

“你要为了这个野丫头跟我作对?”姜以沫狠狠地瞪着姜以辰。

姜以辰不动声色,枊明悦直觉得周围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姜以辰与姜以沫之间更是有着诡异的冲突。

是她的错觉吗?

好一会儿,姜以沫才甩开姜以辰,不甘地离开,“小贱种,你最好看住你的人,下回再落到我手里,我要她好看。”

“喂……”不是姐弟?哪有姐姐那样骂弟弟的?

再说,谁让谁好看啊,姜姐姐啊,您说反了吧,刚刚摔在地上的不是你咯,选择性遗忘你可真是牛人。

枊明悦有些不敢去看姜以辰的脸。

姜以辰眼眸沉了沉,率先走进电梯,枊明悦愣了一下,只能紧紧跟上。

一入办公室,姜以辰就坐在位置上处理起公务,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枊明悦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看姜以辰,完全看不出其情绪,心里也不由打起鼓来。

她又把这个家伙得罪了?

“叩叩叩……”

三声连响,姜以辰头也不抬,“进来。”

枊明悦本能地看过去,门开,昨天柳明悦看见的,跟在姜以辰身边的女助理手抱一堆文件走了过来,“总裁,您要的资料都在这里。”

“恩!”姜以辰淡淡道“你先出去吧。”

“是。”薛冰干脆利落地转身,不过,在转身之际,她扫了枊明悦一眼。

这什么眼神?她几个意思?枊明悦始终想不明白薛冰临走那个眼神到底包含了什么。

突然,枊明悦手上一沉,她回眸,便听姜以辰淡淡的声音传来“把这些都给我记下来。”

枊明悦垂首一看,最上面的一张纸上分明写着“MG集团管理者名单”。

“你让我记这些?”有没有搞错?她是警察,是来保护他的,他居然让她记MG集团管理者名单,有几毛钱的用?

姜以辰头也没抬,“是,明天上班我要看到成效。”

枊明悦不乐意了,“我又不是MG集团的人,我……”

“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看到。”姜以辰抬眸,完全不容拒绝。

枊明悦只觉得一阵诡异,越发不自在起来,今天的事情能怪她吗?能吗?能吗?

……

当枊明悦再回神时,姜以辰就在眼前,她整颗心都开始不规则地跳起来,“咚”,“咚咚咚”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脚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姜以辰一步步靠近枊明悦,枊明悦一步步后退。

很快,枊明悦又后悔了,她应该背对着门的,现在倒好,她背对落地窗,被逼得退无可退,姜以辰人都快粘上来了。

枊明悦伸手抵住姜以辰,“你就站在那,有话好好说。”

姜以辰眉头几不可觉地挑了挑,伸手将枊明悦包裹在了落地窗与他的手臂间“你不乐意背?还想再把公,司高层给揍一顿?”

那是她自己找揍!

枊明悦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她面上却笑着,“怎么会?那是你的错觉。”

“哦?”上扬的声线真是要人命。

枊明悦笑得更灿烂了,“我背,怎么会不背呢?呵呵……呵……”

到后来,枊明悦自己都听不下去了。

姜以辰眉头跳了跳,收手,转身。

然而,就在擦身而过之际,姜以辰又抬手向枊明悦的双唇靠近。

腹黑总裁遇上俏皮警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腹黑总裁遇上俏皮警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祝网友们端午节安康,这是最文化最诚心的问候!

    端午节安康,为什么不说快乐。非遗专家说,不是所有节日都能互祝快乐,如清明节、端午节只能互送“安康”,端午节可以说:“端午安康。”因为端午节是个祭祀的节日,这天伍子胥被投钱塘江,曹娥救父投曹娥江,大文豪屈原投汨罗江。五月初五是个悲壮的日子,是祭祀的日子,所以不能互祝快乐,说祝福的话可以用“祥瑞和安康”等字句。温州民俗学会会长金文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温州人一般称农历五月为“恶月”,因为这个月气候恶劣,流行传染病多。根据温州人的传统,一般是不会在农历五月结婚、建房、搬家等,从这个角度来说,端午节给大

  • 价值220万的紫砂壶影印图

    关于紫砂全形拓的介绍如今故宫所藏之石鼓,已经为大众所知,但是历经千年,上面的文字已有不少已经剥蚀,幸而有古拓片得以流传,一窥原貌。而在紫砂中亦有拓印,今天我们就来聊聊紫砂中的全形拓。▲唐云藏大彬拓片紫砂拓印壶身铭文较为常见,而全形拓则不多,传世的古拓则更少。见拓如见器,全形拓的出现与好赏器、好雅玩、好书画的文人传统有着密切的渊源。以立体形式于书卷上构建出器物的幻影,其制作出器物本身,又在书卷上展现,同时满足了士人对器物的追求与对书画的爱好。最终以一种卷器咸陈的方式于纸上全面展现了紫砂的状态。▲曼

  • 马耳他的生活怎么样?

    马耳他在欧洲算是一个小国,但是马耳他却慢慢晋升为一个欧洲移民新贵,可能很多人会疑问:马耳他怎么变成黑马了。其实,马耳他很适合移民,尤其是对于想要安享老年生活的人更是如此。那么,马耳他的生活如何呢?马耳他移民中介告诉你。这边的消费水平怎么样?在马耳他生活这么多年,我觉得马耳他的物价和北京其实差不多,工资其实也差不多。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做饭的话,平均每个月会花1500人民币左右。下馆子就比较贵,去个正常的餐馆,也一般要花上2、300人民币。但作为欧洲的一个国家,马耳他的物价倒是比其他欧盟国低多了。4.

  • 中式实例赏析|不是所有的中式都堪称经典,大师情怀,悠远意境

    本案案例设计以传统文化为依托,旨在打造一个承载中国历史文化价值的新典范空间。整体设计涵裹传统中国的端庄,运宋人丘壑,泽唐人气韵,并结合现代人的审美视角,对古典内蕴重新审视,主动寻回设计的文化自觉意识。空间中,浑厚和雅与精工细巧,各自成致,时刻让人感受那份穿越千年而来的典雅贵气。

  • 书法艺术与健康养生——大书法家魏殿松

    当今时代,人的生活水平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大家都在谈论养生之道,而实际上,书法是很好的健身之法。从体能到心理健康训练,带给人愉悦、优雅与淡定。小编(微:yihuicang2018)正如梁启超所说:写字有七乐:一可独乐;二不择时、不择地;三费钱不多;四费时不多;五费精神不多;六成功容易而有比较;七收摄身心。言恭达先生认为:写字虽不是第一项的娱乐,然不失为第一等的娱乐。所以中国先辈凡有高尚人格的人大部分都喜欢写字。读书写字种花草,听雨观云品酒茶是人生的美好时光和境界。而中国书法养生,不仅能给人以

  • 粽情端午,吉祥安康!

    端午释名端《风土记》云“仲夏端午。端者,初也”是“开始、起初”的意思五《岁时广记》云“京师市尘人以五月初一为端一初二为端二数以至五谓之端五”按照历法五月正是“午”月因此“端五”也就渐渐演变成了“端午”别称据《荆楚岁时记》记载仲夏第一个午日正是登高顺阳好天气之日因此,这一天也被称为“端阳节”此外,根据各地不同的风俗还有“解粽节”“五月节”“龙舟节”“浴兰节”“诗人节”等别称端午起源端午节起源于中国是古代百越地区即今江苏南部沿东南沿海至越南北部一带崇拜龙图腾的部族举行图腾祭祀的节日在端午日会以龙舟竞

  • 第十六期:我的二十年——我的姑姑

    《我的二十年》更新已经进入后半段了,下一部小说正在筹备中,不过作者不是杨小二啦,由“三爷”来为大家更新,小二借此可以偷个懒啦!父亲那一辈,总共有六个兄弟姐妹,只有姑姑一个女孩。或许旁人会觉得姑姑很幸福,因为都是哥哥弟弟,其实不然。父亲说,小时候因为姑姑是个女孩,男孩子玩游戏时均不约而同地将其孤立,姑姑又是一个十分悍妒的女孩,对于兄弟们的疏远,十分不满。可不满也不能怎样,除了女孩子常使的撒泼耍赖,她也再没有新奇的招数了。加之爷爷对女孩管得十分紧,姑姑的童年生活,并不幸福。原生家庭中,兄弟之间的阋墙

  • 汉字365字解之“利”

    利[lì]字解:会意。甲骨文、金文字形,从刀从禾。表示用刀收割农作物。小篆字形,从刀从和省。《说文》:“利,銛(xiān锋利)也。”本义:锋利。成语:船坚炮利、灵牙利齿。诗词句:唐·白居易:夕吹和霜利似刀。宋·黄庭坚:风如利剑穿狐腋。

  • 女人最大的成功是婚姻的成功,你的婚姻幸福吗?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但是如今社会当中,每天都在上演着离婚。,甚至有些朋友会想不开,因为感情婚姻的问题服药、自杀等等。据有关数据统计,2017年中国的离婚率已经高达37%。是什么原因造成离婚的呢?有的会说感情不和、有的是因为背叛出轨,有的是因为家暴等等,总之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有。但是对于婚姻出现问题,我们的八字是不是也起了作用呢?下面我们从命理的角度去分析,哪些八字的女人更容易婚姻不顺呢。不过我们先声明一下,八字是起到预测作用,是一种学术理论,我们知道结果后,来根据个人情况不断的修正,趋吉

  • 你有多久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了?

    父亲带给我们的回忆与况味,往往比母亲来得复杂与微妙一些。李宗盛在《新写的旧歌》里这样唱出父子感:“两个男人,极有可能终其一生只是长得像而已,有幸运的成为知己,有不幸的只能是甲乙。”而几十年前的朱自清,最不能忘记父亲的,是他为了去给自己买橘子,穿过铁道爬上月台、肥胖而狼狈的背影。……这些艺术创造固然取材于生活,却也在相当程度上向大众心理做出暗示,强化着父亲“沉默如金”、“父爱如山”的固有模板形象。父亲,好似只会在寡言少语中去向孩子表达深沉关爱,而他们身上一般都有着中年男人褪不掉的焦虑。就像张爱玲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