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与猪共舞的日子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2:50:23 来源:网络 []

书名:与猪共舞的日子

【一章】山村惊变(上)

当绚烂的晚霞映红了西方整个天空的时候,宁静祥和的山村开始升起袅袅炊烟。95女性网男人们还在地里干活,女人们却要早早的回家做晚饭。

哪怕是风调雨顺的太平年间,能省则省也是这些朴实的农人们刻在脑子里的最深沉的信念。

晚上吃饭耗费灯油,农人们都是趁着天黑之前把晚饭吃完的。倘若晚上月色尚好,有那勤劳的农家晚饭后就扛着农具继续到地里做活计。

在天边的红日就要完全落下的瞬间,女人们呼唤自家男人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开始此起彼伏。

忽然,一阵嚎哭的声音传来,打破了这山村的祥和,一时间狗吠鸡鸣,好不嘲杂。

“唉,作孽啊,一定是那洛家的又在打闺女了,不会掉眼泪就不会掉眼泪嘛,这有什么关系?一定要这样折磨自家的孩子,让她哭出来么?”听到嚎哭声音的人无不摇头轻叹。95女性网

“你这个又懒又好吃的赔钱货扫把星,我叫你回家了吗?还不赶快给我滚回地里干活去。”在村东头洛家的土院里,一个穿着土灰色衣服的妇人一手叉腰,一手拿着藤条,指着院中一个瘦骨嶙峋、衣不遮体的小女孩骂道。

“娘,我饿。”瘦弱的小女孩干涸的双眼泛红,一边用双臂搂着自己,一边可怜兮兮的看着妇人说道。

院子里还有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坐在小凳子上啃着一块麦饼,一边啃,还一边得意洋洋的冲着自己的姐姐挤眉弄眼。

“怎么饿不死你?老娘是短了你的穿还是少了你的食?还不滚回地里去!你这个赔钱货扫把星,早知道当初就该把你溺死。”妇人一边说着,一边又扬起藤条劈头盖脸的抡了过去。95女性网

“娘,别打了,别打了,我去,我去,我不吃晚饭了。”女孩一边蹲在地上使劲的抱着自己的头,一边带着哭腔喊道。

“还不快滚!”妇人仔细看了一下女孩的眼睛,发现还是没有眼泪,于是双手叉腰,一边说,一边拿脚去踢那女孩。

女孩一边用手背抹着一滴眼泪都没有的眼眶,一边往自家在后山脚下的地里走去,路上还顺手捡了一根木头棍子,夏天快到了,山上的长虫也都苏醒了,她怕被咬着。

肚子里传来的饥饿感让她一阵阵眩晕,除了早上吃了一碗能照得出人影的稀饭之外,她这一整天什么都没吃。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爹爹和娘都不喜欢她,从她五岁开始,爹娘就从未对她笑过,从来没有温言细语的对她说过话。

就因为算命的说她如果哭不出来,那这个家的所有人都会遭殃,如果哭出来了,那这个家就会兴旺发达。推荐http://www.95lady.com/父母每天都想尽办法要让自己哭,可是自己明明很难过了,就是没有眼泪啊,如果眼泪可以想有就有就好了。

每每看到弟弟在爹娘膝下承欢,她就无比的羡慕,比羡慕弟弟可以随时随地都吃东西还羡慕。

等月亮爬上头顶的时候,女孩还没有拔完地里的野草,似乎是腿蹲麻了,女孩站了起来,谁知却一阵眩晕,眼前一黑,昏倒在了地里。

就在女孩昏过去不久,一阵腥风从女孩的身边掠过,直扑村子而去。

却是一只一阶巅峰的妖兽血刺虎,只是不知道怎么跑到这村子里来了。

不过片刻,浓浓的血腥味就从小村子上方升起。

“孽畜!”一个少年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语气中又惊又怒。原文http://www.95lady.com/声音过后,一袭蓝色锦衣出现在血刺虎的旁边,少年手上一把利剑,利剑之上,隐约有呼啸声传来。

一阶妖兽还没有开启灵智,行事只凭本能,这妖虎感觉眼前少年血气旺盛,乃是大补之物,当即嗷的一声,向少年扑来。

“孽畜休要张狂。”少年大喝一声,迎着妖虎挥斩利剑,剑光过处,泛出朵朵血花。

身上的伤痕让妖虎越发的凶狠起来,呼啸之声震耳欲聋,竟然将昏倒在地里的小女孩唤醒了。

“呜。”小女孩幽幽的从地里醒转,肚子里轰隆作响,可小女孩依旧不敢回家,只爬起来想继续拔草。网站http://www.95lady.com/

只一瞬间,妖虎嚎叫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让小女孩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片刻过后,血腥味传到鼻翼之中。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嚎叫的声音让她本能的想要跑得远远的躲起来,可巨大的血腥味又让她不得不担忧,父母虽然对她不好,可毕竟她心中居然放不下半分,只大着胆子往村子的方向爬去,一边爬,一边祈祷自己的父母没事。

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血液流失,力量也开始流失,妖虎的本能告诉它,要么补充血食,要么就逃跑。

眼前这个气血丰沛的人太厉害,它打不过,可又有些舍不得。

吃了这个人,它也许能进阶,进阶了就能够回去属于自己的领地,把那个入侵者杀死,不用再像现在这样四处流窜了。

少年见久战不下妖兽,心思也有些急躁了,他是领了师门任务出来的,堂兄在前面镇子的客栈里等他,耽搁得久了,少不得一顿责难。

可要就这样放这妖兽离去,不知道这附近又要死多少无辜的生灵。

忽然妖虎的鼻翼间嗅到一阵血食的味道,心头一喜,嗷的一声就扔下少年往小女孩藏身的方向扑去。

看着转瞬间就扑倒面前的巨虎,小女孩吓得连叫喊都忘记了,就眼睁睁的看着那妖虎的血盆大口,就那么离自己越来越近。

电光火石之间,少年侧身扑了上来,抱起小女孩往旁边一闪,妖虎扑了个空,可少年的手臂也被妖虎的利爪狠狠的抓了一下,露出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别乱动。”少年一边说着,一边将小女孩往天上一扔,小女孩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以为自己就要摔死,谁知疼痛的感觉却没有传来,原来这一扔,小女孩被少年人直接仍在了一棵枝叶茂密的树上,密密的树叶和柔软的枝条稳稳的将女孩托住了。

“嗷呜……”见到口的血食被夺走,妖虎愤怒了,而少年带着丝丝灵气的血液更是刺激了它,让它忘记了威胁,只想不顾一切的将少年吞到腹中。

少年被发狂的妖虎逼得险象环生,心中一发狠,将左手探入了自己的怀中,一张黄色的纸片被拿了出来。

少年的眼中闪出一丝不舍,随即就撕破纸片,往妖虎身上一扔。一阵狂风过后,妖虎已经瘫倒在地,死得不能再死了。

“该死的妖虎,浪费我一张二阶符箓。”少年一边喃喃低语,一边轻轻一跃,将小女孩从树上抱下来。

“你没事吧?”少年温和的看着小女孩问道。

小女孩抿着嘴不说话,只摇摇头,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跌跌撞撞的往村东头的自家院子跑去。

【二章】山村惊变(下)

“哎。”有心收拾完妖虎身上的材料就直接离去,可又不放心那瘦弱得有些吓人的小女孩。摇了摇头,少年还是追了上去。

“爹爹,娘,小虎……你们起来啊,我再也不说饿了,你们起来呀,别丢下我,呜呜呜……”

院子里小女孩呜咽的声音传来,让少年心头一酸。

“别哭了,你叫什么名字?”少年抱起女孩,一点都不不顾女孩身上的泥土会弄脏自己的衣服。

“呜呜……我不会哭的,爹娘都嫌弃我没有眼泪,我也没有名字……”女孩一边抽泣,一边回答道。一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害死爹娘小虎和全村人的。

“那你还有什么亲人吗?”少年温和的问道。

“没有了。”女孩一边抽泣,一边摇头。

“那……”少年稍微沉思了一下,说道:“那你跟着哥哥走好吗?”

“去哪里啊?”女孩一边哭,一边问道。

“去一个有饭吃,有衣服穿的地方。”少年摸着小女孩瘦削得只剩下骨头的身子,怜悯的说道。

“可是我不会哭的,算命的人说会害人的。”小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来给少年看自己泛红但是没有眼泪的眼睛。

“别听算命的瞎说,哥哥是修真的人,知道什么是修真之人吗?就是以后会很厉害,变成神仙一样厉害的,你说是神仙可信还是算命的可信啊?”少年闻温言细语的开口安抚小女孩道。

“神仙可信。”小女孩抽泣道。

“那跟着哥哥走好不好?”少年温和的脸上全是值得信赖的表情。

“好。”小女孩抽泣做点头,又说:“哥哥可不可以帮我把爹娘埋了?”

少年看着小女孩,心中一阵感动,从小女孩身上的衣服和瘦削的身子来看,她的爹娘对她并不好,可她却还这样对他们,倒是个善良的孩子,想必带她回师门这种决定不会错。

只是少年却没有想过,倘若这女孩没有灵根会怎样。

当下少年帮着女孩将她父母的尸体收敛入葬了。想了想,少年又将其他人的尸体全部搬到村口,一把火烧了,就地掩埋。

这么多人凶死,倘若不烧掉,只怕以后也要生出事端来。

做完这些,天色已经微微发亮,少年心中暗叫不好,抱住起女孩急急的就上了路。

虽然没有马匹代步,可少年步行的速度却比马匹还快。饶是这样,少年也觉得自己慢了,恨不得立刻就出现在堂兄的面前。

少年赶到临镇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一个衣着和少年一样,看着年岁比少年人稍长的男子不耐烦的看着少年说道:“你怎么才回来,要是再耽搁一会儿,我可就不等你了,雪灵草在玉盒之中最多保存七天,要是不能赶回去,咱们这一趟可就白出来了。”

“对不起三哥,路上遇到有妖虎肆掠,所以……”少年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

“你总改不了这样的性子,都给你说了多少次了,修道乃是逆天而行,你别总是管一些闲事耽搁了自己的修行。”男子一边说着一边祭起一艘灵力小船。

等少年抱起小女孩随着男子一起跳上小船时,男子无奈的扶了扶额头,说道:“你怎么还捡了个人回来?”

“唉,三哥,你是不知道,这小姑娘有多可怜,你看看她这一身衣服,一身伤,还有身上一点肉都没有……”少年喋喋不休的开口诉说了起来。

“算了,你别说了。你带都带了,也只能带回去看看门中能不能收留她了,你最好祈祷她能有灵根。”男子阻止了少年继续开口,有些头疼的开始专心驾驶起那灵力小船来。

少年看自己的堂兄不搭理自己,转过头去和自己捡回来的小姑娘说起话来。

“哥哥叫段瑞思,那位很无趣的哥哥叫段瑞安,小姑娘你没有自己的名字,总有自己的姓吧?告诉哥哥,哥哥给你起个很好听的名字。”段瑞思一回到自己兄长身边,就多了许多少年人的活泼。

“我姓洛。”小姑娘一边怯生生的看了段瑞安一眼,一边说道。

“姓洛好,嗯,姓洛好。”段瑞思好了半天,却没有说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半响之后,才说道:“要不你叫洛七七吧,我听说啊,叫这个名字的女孩儿会幸福快乐一辈子的。”

“洛七七。”小女孩,不,现在应该叫洛七七了。洛七七轻轻的咬出了自己的名字,眼里亮晶晶的,是从未有过的神采,从现在开始,她也有名字了!

“谢谢哥哥。”洛七七看着段瑞思,第一次笑了出来。

“喜欢就好,觉得累了就睡会儿,我们还要赶很久的路。”段瑞思摸着洛七七的头,笑眯眯的说道。他就是喜欢多管闲事,就像他喜欢善良的孩子一样,谁说修真就要无情?大道三千,无情有情都是道。

“嗯。”洛七七乖巧的点点头,缩到一个角落睡了过去。她真的太困了。从五岁起,她每天能睡觉的时间就不超过两个时辰,娘每天都能找许许多多的活出来给她干,每天只给一顿饭吃,就好像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她哭出来,要不就自己离开或者死掉一样。

想到那个对自己非打即骂的娘亲,洛七七又忍不住难过起来,记忆中娘亲的怀抱是很温暖的,小时候爹娘都很疼她,可是五岁那年的一天,娘亲赶集回来,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样了。厌恶、不忍、残忍以及害怕,还有一丝贪婪……娘亲的眼神让她心惊胆颤。

然后娘亲给她做了一碗荷包蛋,等她吃完,爹爹就把她带到山上丢下就走了,可是等了半天,爹爹又回来把她接了回家。她很害怕,她本能的知道爹爹是要把她丢掉,

她努力的干活,尽量不喊饿,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其实都是因为,她害怕再被丢弃。

可现在,他们还是丢下她不管了……洛七七蜷缩着,在似睡非睡之间徘徊,那忍不住瑟瑟发抖的身子让人无比的怜惜。

“唉……”段瑞思叹一口气,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件披风给洛七七盖上。走到段瑞安身边。

“不幸的人很多,你管得过来吗?”段瑞安瞟她一眼,开口说道。

“遇到了,总要管管才心安。”段瑞思开口说道,语气里有几分倔强。

段瑞安和段瑞思是无极门的外门弟子,领了师门任务外出寻找雪灵草。无极门是真元大陆十大大修真门派之一,讲究道法自然。是以段瑞安对段瑞思虽有劝诫,却不曾阻止,谁知道这是不是段瑞思触摸到的道呢。

【三章】拜师药王谷(上)

段瑞思驾驶着灵石小船,一脸臭臭的,像是有人欠了他万儿八千灵石没还一样。洛七七被测出是五灵根,师父怎么都不肯收她,还说什么她和无极门无缘,好说歹说,只是开口让自己带她到药王谷一试。

给了个什么信物,说药王谷青木峰的文长老看到这个信物就会答应他一件事情。什么无缘嘛,明明就是看她资质低下,怕她坏了无极门的名声么?虽然他知道无极门人人向道,人人都在追寻自己心中的道,以至于无人经营,偌大一个门派,只靠少许天然资源支撑着,养不了一个灵根差的人。

可是,面对这样可怜的一个女孩都能这般的铁石心肠,也真是太狠心了些。莫不是修真之后,那心都成了石头的,难怪都说大道无情,这还没寻得大道呢,倒是先把无情学会了。

看着段瑞思的脸色,洛七七有些害怕,又有些感动,这个哥哥虽然只是无意中遇到的,可是对她真的算得上不错。

洛七七小心翼翼的挪到段瑞思旁边,伸出小手摇了摇段瑞思,口里说道:“段哥哥,你别生气了,生气会长皱纹的,长了皱纹就不帅了。”

饶是段瑞思一脸绷紧,可听到洛七七的话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轻轻的刮了刮洛七七的鼻子说:“小丫头,你还知道长了皱纹不帅啊,我们修真的人,是不会长皱纹的,修为越高,越帅哦。”

“真的吗?”洛七七眼睛瞪得大大的,小小的脸上满是向往:“段哥哥你说药王谷能收下我吗?药王谷要是真收下我了,我是不是也可以修真了,以后我也可以越长越好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哪怕是一个曾经朝不保夕的小女孩,哪怕现在还如同无根的飘萍一般,也并不能阻止洛七七向往自己长成一个人见人爱的姑娘的愿望。

在现在的洛七七心里,所谓人见人爱就是身上有肉、白白嫩嫩、双颊粉红、双眸如星。

她曾听大人说起过谁家的姑娘多么惹人爱,就像粉团捏的一般。听到之时,当真是无限向往的。

“当然啦,我们家七七最厉害了,这么小就会种地,药王谷的掌门当然会收下你的。”段瑞思说着,安抚一般的摸了摸洛七七的头,然后转身专心致志的驾驶起灵石小船来。

其实段瑞思是不敢看洛七七那张满怀希望的小脸,因为他也不知道,药王谷的人会不会收下她。 毕竟她的灵根太差,要知道,在修真界,五灵根基本上算是和废材划等号的。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他又怎么忍心呢……即使是灵石小船快如飞鸟,段瑞思和洛七七两人从无极门到药王谷也花了整整10天。

在药王谷的门口,段瑞思用了两张清洁符分别帮自己和洛七七清理了一身的风尘,又整理了一下两人的衣服,这才拉着洛七七的小手,恭敬的站在一块石碑之前喊道:“无极门段瑞思请见文长老,请药王谷师兄代为通传。”

连喊三声之后,药王谷涌出一股雾气,雾气散后,原本是一堆乱石杂草的山谷露出一条幽深的小路,小路两旁奇花异草,争相盛放,还有许多灌木丛,灌木上挂着红色的小果,散发出迷人的香气。

“别碰那些果子。”段瑞思轻轻的叮嘱洛七七道。

“嗯。”洛七七乖巧的点了点头,小心的站在段瑞思身边。

段瑞思牵着洛七七的小手,踏上那一条幽深的小路,红色小果散发的香气越发的诱人了,段瑞思还好,像洛七七这样没有修为的小姑娘,几乎是要用全身心的意志才能抵抗。

洛七七觉得自己的肚子里像是进去了无数的馋虫,在搅动着她,这比当初过年的时候娘亲做的肉闻起来还香,让她垂涎欲滴。

洛七七死死的握着自己的小手,不让自己的手臂伸出去半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段哥哥特意的叮嘱那么一声,肯定是有原因的,她不能让段哥哥失望。

其实那些红色小果算是药王谷门人入门第一次测试。

药王谷中灵药众多,如果门人的意志不坚,偷吃灵药也是极有可能发生的,这种事情防不胜防,所以入门之时就加了这么一个测试。

红色小果虽然不是什么灵药,却极为奇异,它所散发出的香气直至内心最本源的渴望,基本上很少有人能抵挡那香气的诱惑。

简单说,就是在你所有的记忆中,最渴望什么气味,那么这小果就会散发出什么气味,并且将之放大千百倍。

每走一步,洛七七都觉得自己的肚子里好像是生出了许多的手来,叫嚣着向灌木上挂着的果实扑去,就算是闭上眼睛,也无法抵挡来至灵魂深处的诱惑。

她从来没有这么饥饿过,连当初娘亲三天不给她饭吃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饥饿,她觉得自己的四肢已经完全失去了力气,随时都可能瘫软成泥,完全靠着一股意志才得以往前迈步。

段瑞思自己也很辛苦,几乎完全不能带给洛七七任何帮助。哪怕他来之时就得到了师父的叮嘱,早有准备,也依旧因为抵挡那诱惑而浑身是汗。

等两人终于走完小路的时候,浑身上下几乎如同从水里捞起来的一般。

段瑞思的脸色有些发白,而洛七七干脆就蹲在了地上,她回头望了一眼那条路,心里有解脱,也有遗憾。

路边等着一个衣着青衫的童子,见到两人出来,笑容可掬的小大人一般拱了拱手,说道:“青木峰文长老门下弟子木灵儿恭迎无极门贵客,门规所限,请贵客见谅,这里有两张清洁符,供贵客使用。”

木灵儿个头小小的,又生的唇红齿白,极为可爱,听着他小大人一般的话语,又让人忍不住的觉得好笑。

“客随主便,在下明白的。”说着,段瑞思拿起清洁符给分别给自己和洛七七用了。

“两位请随我来,师父已经在青木峰等着贵客了。”木灵儿一边说着,一边呼啸一声,天边瞬间飞来三只灵鹤,停在木灵儿的脚边。

“两位请。”木灵儿说着,自己也抬腿坐到了一只灵鹤背上。

这灵鹤乃是一阶灵兽,多是供各大门派还不到筑基期,不能御剑的弟子代步所用。

洛七七小心翼翼的看了段瑞思一眼,见他对着自己点点头,这才走到一只灵鹤的旁边,伸出小手讨好般的摸了一摸灵鹤的羽毛。

谁知那灵鹤却是‘禽眼看人低’,见洛七七没有半分修为,竟然伸出长长的嘴在洛七七手背上啄了一下,随即抬起头来,昂首看天,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被灵鹤一啄,洛七七觉得自己的手好像碎了一个洞一般,疼得直咧嘴。

木灵儿看着洛七七被灵鹤欺负,脸上挂满了幸灾乐祸的表情,他是青木峰长老的亲传弟子,虽然人小修为低,可走出去一般弟子都得敬着,现在要他来接这么一个完全没有修为,而且看起来还很笨的小丫头,他心里可是老大不乐意了。

不过看看旁边段瑞思的臭脸,木灵儿也不敢太过分,当下呵斥了一声,那灵鹤才勉为其难的让洛七七爬到了它的背上坐着。

“我们走吧。”说着,木灵儿身下的灵鹤率先起飞,其他两只灵鹤也随之一声鸣叫,展翅飞翔了起来。

洛七七虽然刚刚被啄了一下,可这会儿看着灵鹤起飞,又有了几分快乐。虽然之前段哥哥的灵石小船也是在天上飞的,可和骑在灵鹤身上飞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小孩子分不清好赖,倒是觉得这灵鹤更有意思一些。

【四章】拜师药王谷(下)

青木峰大殿之上,洛七七有些怯怯的跪在地上,饶是她再怎么小,也明白眼前这个看上去慈眉善目道骨仙风的人即将决定自己的命运。她不怕吃苦,也不怕受累,只要有饭吃,有衣服穿,能让她活下去,她什么都不怕。

文思远坐在椅子上,一边把玩刚刚段瑞思奉给他的翠玉叶子,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儿。

灵根低下无所谓,他这青木峰多的是灵根低下的杂役帮他侍弄灵药。这女孩儿看上去怯生生的,胆子不大,可眼神里却透着一丝坚韧,杂草一般的坚韧。

听说这孩子以凡人之躯走过了入门试炼之路,心智坚定到是可见一斑。

更妙的是,收下这丫头就可以抵了当初欠下无极门那老头的人情,这生意倒是划算得很。

而且传说在许久之前,真元大陆的灵气和各种资源还不像现在这样匮乏的时候,五灵根可是被称为通天灵根的。

所谓通天灵根,就是有机缘使气机直通仙界,引仙气入体,洗涤肉身,使得肉身通透。那可是传说中的人参果一般的存在。

如果……反正收下这丫头也费不了几块灵石,耗不了几颗灵药。他这药王谷青木峰,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东西了。

就算万万年以来再也无人见过五行灵体,可也算是一个希望。

不管多渺茫,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

要知道,这真元大陆可是有万万年没有人飞升过了埃

只是……却不能太轻易的应允下来,免得无极门那老头觉得自己亏了,来找自己的麻烦。

想到这里,文思远转过身看着段瑞思说道:“你师父倒是真没说错,这丫头到我灵药谷确实比在你们无极门好多了。至少在我这里,她还是有希望炼气入门。就你们无极门那一群只知道追求道的穷光蛋,还真不太可能让她有什么发展,撑死了也就是身强体健,比其他人多活个几年而已。”

段瑞思听到文思远的话大喜,也不计较他数落自己师门的事情了。在一楼、二宫、三谷、四门之中,无极门确实是最穷的。这也是修真界人所共知的事情,没什么好不满的。

“文师叔的意思是可以收下七七入门?”段瑞思一边说,一边对着洛七七眨眼。

洛七七也不是个笨的,当下纳头便拜,口里说道:“弟子洛七七参加师父。”

“慢来,慢来,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收她为徒了?”文思远被段瑞思和洛七七搞得吓了一跳。

虽然他有心在这丫头身上投资,可到底还是要观察一番,看一看值得他投资多少的。他什么时候说过要收洛七七为徒了,收个五灵根的废材弟子,他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而且,也很容易引起谷主孙琛涧的怀疑,要是让他想到了什么,可就得不偿失了。

要知道五行灵根虽然被称为是废灵根,可实际上却比天灵根还少,当真不是那么好找的。

“碍…师叔您不是要收七七为徒啊?这么说,还是师父在骗我了?说拿着那翠玉叶子来见师叔,师叔就会收下七七……唉,既然师叔不能收下七七,还请师叔赐还翠玉叶子,弟子好还给师父,请师父另外为七七想想办法。”段瑞思听着文思远不愿意收徒,眼神瞬间就幽怨了起来。

文思远下意识的将把玩翠玉叶子的手缩了一缩,开玩笑,这个可是他的信物,有这个信物的人可以要求他办一件事,当初是因为欠了无极门那老头儿好大的人情才忍痛送出的,好不容易能收回来,可不能让这小子收回去了。

再说了,自己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把这个小丫头带走埃

段瑞思看着文思远的动作心头暗笑,师父果然是没说错的,这位文师叔果然是不会舍得还回翠玉叶子的。

“文师叔还是不要为难了,弟子这就带七七离开。”段瑞思一边说着,一边装着要去拉洛七七的样子,一边还用一副‘你要是不还我,就是欺负我’的眼神看着文思远手上的翠玉叶子。

“哎,贤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我虽然没说过收七七为徒,可是也没说过不收埃师叔有师叔的难处,这洛七七的资质确实是太低,我收下她这真有点不好看,要不这样,我就破例收她做我青木峰的外门杂役弟子,这可是师叔我能给出的最好的待遇了埃”文思远一脸为难的看着段瑞思,一副你懂得的样子。

“外门杂役弟子?”段瑞思有些疑惑,他知道一般的门派都有杂役弟子,也有外门弟子,可是这外门杂役弟子到底是算外门弟子呢还是杂役弟子呢?“嗯,身份还是外门弟子,一切待遇都按照外门弟子的来,只是要负担一些杂事。”文思远解释道。其实这个外门杂役弟子还真是文思远灵机一动想出来的,算是开了这青木峰甚至是药王谷的先例。

“这……也还是杂役弟子埃”段瑞思一想就明白了这是文思远的权宜之计。洛七七本来就资质不好,再负担杂役,哪里还有时间来修炼嘛。

“这怎么是杂役弟子呢?有了外门弟子的待遇,我再安排她做些轻省的事情,比如照看照看灵谷,灵药什么的,又轻松,又能有额外的奖励,对她还是很有好处的埃你可别看不起这杂事,好多正式的外门弟子抢着来帮我做杂事,我都还不见得会要。”文思远语气有些愤愤然。

又要名正言顺,又要不引起谷主的注意,还要让所有人都注意不到自己的心思,很辛苦的好不好。

“段哥哥。”洛七七拉了拉段瑞思的衣角,轻声说:“我愿意干活,娘说过,干活的人才有饭吃。”

“嗯,这才乖嘛。”文思远听到洛七七的话,颇感欣慰的点头道。

段瑞思有些无奈,却也明白洛七七能这样已经很难得了,可心里对洛七七又多了几分心疼,还是想多帮她争取一下,当下装着有些为难的样子说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师父说……”

“行了行了,别师父说了,我就知道那老小子没那么好,得,只要洛七七能够修炼到炼气中期,我就收她做内门弟子,免除她一切杂事,还收她为徒。你要是觉得还不行,那翠玉叶子你拿回去还给你师父。”文思远说着一脸痛苦的将翠玉叶子递了出去。

段瑞思当然不可能真收下,不然他不是白来了么,而且也知道这已经是文思远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赶紧见好就收,口里说道:“多谢师叔成全。”

洛七七听着两人的对话,也知道自己可以在药王谷留下了,也激动的叩头道谢。

“别磨磨唧唧的,灵儿你带着洛七七下去安顿,段小子你赶紧回去吧,别在我这儿碍眼。”文思远一边说,一边迅速的离开了青木峰大殿。虽然说他不吃亏,甚至说事情也是往他希望的地方发展的,可是让个小辈把他弄得一再让步,还是很没面子的。

段瑞思耸耸肩,目送着文思远离开,然后蹲下身子对洛七七说道:“哥哥就送你到这儿了,以后自己照顾好自己。”说着又掏出一只红香木制的雀儿,对木灵儿说道:“这个是我闲暇时自己做的,输入一点灵气就可以飞起来了,送给你。”

一边说,一边往雀儿身上注入了一道灵气,那雀儿果然就是一副展翅欲飞的样子。

木灵儿看着那红香木制的雀儿,眼里倒是真有几分喜欢,可是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拿人手短这种道理,他还是懂得的。

“你先说,你要我帮你做什么?”木灵儿刻意不让自己去看雀儿,一脸傲娇的对着段瑞思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段瑞思笑了笑,说道:“七七刚刚入门,什么都不懂,你帮我保护她,教她一教,可好?”

“保护她可以,可是教她啊?”木灵儿一脸嫌弃的瞟了洛七七一眼,说道:“师父都说了,她的资质太差,太笨了我要是教不会怎么办?”

“灵儿哥哥,七七不笨的,七七会种地。”洛七七看着木灵儿,脆生生的说道。她五岁开始就要做活,完全没有时间去玩,自然也谈不上有玩伴了,看着眼前这个比她高一个头的男孩子,她有一种下意识的亲近。

也许是段瑞思做的雀儿确实很吸引小孩子,也许是洛七七那声脆生生的灵儿哥哥让他心里满意,木灵儿爽快的大手一挥,说道:“那以后,我罩着她了。”

“嗯,那就多谢了。”段瑞思笑道。又摸摸洛七七的头发说:“好好努力,哥哥知道七七不笨的,哥哥先走了。”

“哥哥会来看七七吗?”虽然只是短短的时间,可段瑞思是这么久以来,唯一对洛七七好的人,她心里自然多了许多依赖。

“如果有缘,七七会再见到哥哥的。”段瑞思没有正面回答洛七七的问题,他不想敷衍,只是修真之路,何其艰难,谁也不知道明日会发生什么事情,承诺还是不要随便乱许的好。

“嗯,那哥哥再见。”洛七七一边说,一边搅动着自己的衣角。

“好,有缘再见。”说完这句,段瑞思便踏上了出谷之路。

与猪共舞的日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与猪共舞的日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莫言:我怀念那时候的过年

    过去的年作者:莫言退回去几十年,在我们乡下,是不把阳历年当年的。那时,在我们的心目中,只有春节才是年。这一是与物质生活的贫困有关——因为多一个节日就多一次奢侈的机会,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观念问题。春节是一个与农业生产关系密切的节日,春节一过,意味着严冬即将结束,春天即将来临。而春天的来临,也就是新的一轮农业生产的开始。农业生产基本上是大人的事,对小孩子来说,春节就是一个可以吃好饭、穿新衣、痛痛快快玩几天的节日,当然还有许多的热闹和神秘。我小的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往往是一过了腊月涯,就开始掰着指头数日子

  • 人民日报:物质幸福时代已经结束,新时代来临

    Lessismore.(“少即是多”)在过去物质匮乏的年代,不断做物质加法——为家里添置冰箱,买回电视机,配齐洗衣机,再买辆车……从一无所有的状态到“全副武装”的过程,确实能给人幸福的感觉。但现在,物质空前丰富。在一个万物俱备、什么都不缺的年代,占有物质很难再刺激我们的感官,让我们获得长久的满足。在新的时代,比起金钱和物质,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充实感。从实物中获得的满足感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但是我们宝贵的经历以及从中获得的知识,将永久地入驻我们的生命。如果一个人清楚了对自己来说什么是最为重要的,

  • 新年沉思| 正是孤独让你变得出众,而非合群

    现代社会,我们马不停蹄地抱团和融入,过度社交的直接后果就是:自己的可支配时间、金钱、生命被浪费,尤其是时间。正如刘同所说的“十年前以为孤独是自己只能和自己说话,现在才发现孤独原来是自己忘了和自己说话”。享受孤独。适度脱离群体,学会和自己相处。01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实际上,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终要学会的,还是和自己相处的能力。鲍尔莱说:“一个人成熟的标志,就是明白每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99%的事情,对于别人而言毫无意义。”成熟就是理解孤独,接受孤独,享受孤独。蒋勋说:“当我们惧怕

  • 一盆煤,一掬铁,竹捆一甩,凤翔县的“打铁花”就成了!

    【正月初二晚凤翔竹园村打铁花精彩上演】一盆煤,一掬铁,在粗制的火炉中,熔练成泥碗里的赤红,用竹捆猛烈一击,将沸腾的铁水泼向空中,洒下满天流金,灿烂了万丈黑夜,燃烧了千人素心。这不一样的烟火啊!纷飞出炫目的火树银花,惊艳了一方水土风情,欢腾了一代代纠纠秦民。文/|百合图|李一平打铁花是中国传统的烟火,具有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它与中华民族的冶炼采矿炼铁业几乎同步兴起,至今已有千余年的历史。打铁花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这一千年绝技起源于老乐山道教文化,后来演变为综合性民间传统庆祝仪式。素有

  • 外甥给舅舅拜年,笑坏了…

    .

  • 世间最珍贵的幸福

    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做一个简单的人,有自己的心,有自己的原则,学会优雅的转身,走好自己的路,别让它扭曲,夭折人生的旅途!人与人之间没有谁离不开谁,只有谁不珍惜谁,一个转身,二个世界!一生中能有一个爱你,疼你,牵挂你,并且能真正懂你的人,就是幸福!如果心累了,在宁静的夜晚,沏一杯清茶,放一曲淡淡的音乐,让自己溶化在袅袅的清香和悠扬的音乐中......人生,该说的要说,该哑的要哑,是一种聪明。人生,该干的要干,该退的要退,是一种睿智。人生,该显的要显,该藏的要藏

  • 【新春快乐】德仕公司销售部、生产部给大家拜年了

    过年好!

  • 大年初三为什么不可以拜年?赶紧看看吧……

    留给大家逍遥的日子不多了小伙伴们春节都过得怎么样了啊不管你们开不开心正在加班的小编可是满脸写着开(xiang)心(ku)今天是大年初三大年初三又叫赤狗日年初三又称赤狗日,是一个不吉利的日子,赤狗是熛怒之神,遇之则有凶事。所以老一辈的居民,在这天足不出户,留在家中祭祀神明。如一定外出,可放一道化口舌符袋于身上,以化解口舌。不知道今天大家打算怎么过呀?不管你想怎么过我觉得这份大年初三禁忌清单你有必要收下不外出拜年因“赤口”,正月初三一般人们不会外出拜年,以此避免与人发生口角争执。安睡迟起经历了除夕和

  • 关于灵魂的思考:“我是谁?我从何而来?我将到何处去?”

    有一位西方人,去探索一道险峻雄奇的山脉。当他历尽艰辛爬上万仞绝壁之巅时,却意外地发现,有一位东方老人正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西方人惊呆了,忍不住问道:“你是什么时候上来的?”老人淡然一笑,答道:“我已经等了你上千年!”西方人又问:为什么沿途之上没有你留下的任何痕迹?老人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通向山顶的路,其实不止一条啊!”虽然殊途同归,但选择的道路不同,所见到的景象就有可能完全不一样。不要以为,只有自已的经历才是一种传奇,而别人经历只是一种传说。壹“此时此刻,在你周围,比原子还小的粒子正在不

  • 唐巍:梅花心易外应案例诠释天人合一

    唐巍赋言:很多朋友在数术应用中,爱把外应单独列开甚至忽略,其实不然,无论是梅花易数,还是八字命理、无论是六爻还是奇门等,在任何预测中,外应都无处不在,这就是一句老话:老天有眼看着你。大自然这个概念,不仅包含人类自己,还是最重要的环节,点点滴滴,精微之至,妙在无声无息,精在不经意间,微在转瞬即逝。应天道、接地道、合人道。外应一:年前,朋友相聚闲聊时,他对我的外应学非常感兴趣,他边吃苹果边问:“你看我今天打牌赢了还是输了?”我张口就说:“你赢了”,“那么是多少?”他来劲了穷追不舍,我说不到三十元,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