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凰斗狂女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0:38:3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凰斗狂女

第一章 废后,痴心错付

西祁国永乐九年十二月,清晨卯时,皇宫内雪花纷飞,霜满枝头!

破败的西华宫,因着常年无人打理,破败不堪。凰斗狂女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皇后虞璇玑坐在冰冷的床脚,目光落寂的透过残破的窗户看外面萧瑟的景象。

她知道,她的夫君,西祁新皇楚弘泽就在西华宫遥遥相对的东阳宫宫殿内,与她的嫡亲姐姐虞馨雅夜夜笙歌欢好。

十六岁成亲,二十岁为后,二十一岁被废,如今二十八岁的她,已经在冷宫整整七年之久了!

她本是将军府庶女,虽容貌不济,却一身武艺,十足十的将门虎女,而他,不过是众多皇子中最平凡的一个,母族不兴,诸王夺嫡中,他的胜算最小。

成亲当天,他对她说,“我给你不了你盛世江山,却能给你琴瑟和鸣,举案齐眉,璇玑,只盼你莫要嫌弃我。”

就因为他的这句话,她钢心融化,从此,对他掏心挖肺,鞠躬尽瘁,助他夺得他最想要的九龙之位。最后,当他心愿达成,登上皇位,却力排众议的纳了两位皇后,一位,是结发妻子,战场上战功赫赫的战凰虞璇玑,一位,却是虞璇玑的嫡亲姐姐,虞馨雅。

那时她才知道,她的夫君与她的姐姐早已串通一气,勾搭成奸,而她,不过是助他们盛世风华的一颗卑微棋子。推荐95lady.com

那刻,身怀六甲的她,穿着军服,从边境赶回,直冲金銮殿当庭质问,“楚弘泽,你怎对得起我?”

他高坐龙位,冷冷的趋着她,皱起眉头,只问,“你回京,可有圣旨?”

她怔忡,是的,她没有。

见她不说话,他冷笑一记,对侍卫下令,“虞璇玑军衔未除,本不得奉召,如今却私自回京,已有造反之嫌,朕念在夫妻一场,不处极刑。来人,将她拖下去,重打八十大板,以儆效尤!”

她完全没想到,他竟会下这样的命令,他要……打她!

还不等她回过神来,御前高手已经将她拿下。

那日金銮殿外,她趴在刑椅上,被他的人打的半身淤血,肚子里已成形的孩子就此滑落。

她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他走过来,捏住她的下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身下的血红,“虞璇玑,我来教教你,什么叫妇道……”说完,起身狠狠踢了她一脚,目露寒光的道,“你肚里的孽种,早就不该留了。”

‘孽种’两个字,让几近晕倒的她豁然清醒。

她瞪视着他,不敢置信,“你说什么?这是你的孩子……楚弘泽,你疯了,你被虞馨雅迷疯了,她是狐狸精,我早就说过她……”

“啪!”话音未落,他一把巴掌扇过来,揪着她的衣领,面色铁青的睨着她,“不要给脸不要脸,虞璇玑,雅儿不是你能诋毁的人,她良善美丽,你却只是个阴毒残忍的蝼蚁。版权95lady.com

在他眼里,她只是蝼蚁?咽下满口的血泪,她大吼,“她良善?她的良善就是怂恿你杀了我们的亲生孩儿?”

“闭嘴!”他怒喝,眼眸赤红,“这孩子根本不是朕的,你被敌军囚禁足足两月,这孽种怎可能是朕的?!”

“我是为谁被敌军俘虏,楚弘泽,你说啊……”她哭的泪流满面。

他却懒得理她,一甩袖子,对下人吩咐,“皇后虞璇玑殿前失德,现打入冷宫,良思己过。”

“楚弘泽!”她嘶声大叫,看着他冷漠的背影,尤不甘心,“你所谓的琴瑟和鸣,举案齐眉,就是这些?”

他嘲讽一笑,“你居然信那些?若不那样说,你能甘心为朕卖命吗?战无不胜的战凰将军?”

她瞠目结舌,咬紧唇瓣半晌,突然满腔哽咽的道,“边境战乱,我替你挡下十三箭,几乎气绝身亡。敌军闯入我营,你被俘虏,我单枪匹马救你出来,回来时遇到围堵,我将唯一的一匹马给你,自己却流落荒林二十五天。五皇子为了抓你,联合边境秘密组织要将你生擒,我提早洞悉,带你逃离,路上遇到埋伏,我为了救你,腹中才刚满三月的胎儿就此失去。楚州一战,我军中计深陷囹圄,我女扮男装扮成你的模样引开追兵,助你脱困,最后被俘两月,受尽折磨,这些种种,你都忘了吗?”

“朕没忘!”楚弘泽回过身来,俊逸的脸庞露出一分笑意,“所以朕一直都说,虞璇玑,你是朕最好的狗,最忠心的狗。”

“狗?我在你眼里,就是一条狗?!”她不可置信的嘶声大叫,尖利的声音划过宁静的天际,犹如垂死的猎豹,“楚弘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那么爱你,我那么为你……”

“闭嘴!”他一脚踢到她肚子上,嘴角泛着残忍的冷光,“爱我?为我?你配吗?区区庶女,你何德何能?”

她的一腔真情,在他眼里不过是可笑的玩意儿。版权http://www.95lady.com/原来早在洞房那天,他已经布好了整片棋局,只等着她自投罗网,他给她编制了一个所有女人都憧憬的幸福美梦,而他就利用这个梦,塑造一个将她生吞活剥的牢笼。当她幡然醒悟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身陷笼中,千疮百孔。

那日之后,虞璇玑就被楚弘泽无情的打入了冷宫。

她的贴身宫婢宝星送来饭菜,她一口未吃。

傍晚,宝星端了一杯水给心如死灰的虞璇玑,好言劝慰她喝杯水也好。俗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这道理,虞璇玑懂!

接过那杯水,仅仅喝了半杯,却在片刻之间眼前模糊,浑身无力。于是乎,虞璇玑知道,那茶水中被放了蒙汗药!

重重摔倒在地的瞬间,门外闯进来几名彪悍侍卫。网站http://www.95lady.com/随行的,还有一个手法精炼的刀手,步上前来二话不说的挑断了她的手筋脚筋。

虞璇玑痛极反笑,落井下石的人如此多,只怪她有眼无珠!想必她的婢女宝星早就被楚弘泽收买了去。

她深知,她的武功是楚弘泽最忌惮的死穴。他怎么可能让她带着武功,留在皇宫内呢?只是,这样卑劣的手段,他做起来真是一点都不含糊啊!

深更半夜,冷宫萧瑟。虞璇玑独自仰躺在冰冷的地上,泪流双行。

自此断情绝爱,不问世事,只为自己死去的孩子诵经超度,仅此而已!

虞璇玑仰头看窗外的雪花,那么洁白,那么绵软,真的很漂亮!

她垂头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苍白的脸上没有表情。这孩子是三个月前怀上的,冷宫七年,整整七年时间,可是虞馨雅却没有怀过一胎。来自http://www.95lady.com/

朝中流言四起,为了平复朝乱,楚弘泽在三个月前,首次光临了冷宫。

没有过多言语,他冷着一张脸,凶狠的扯去她身上所有的遮羞布,将她摆出最屈辱的姿态……狠戾的占有!

整整一夜,他不顾她的感受,在她身上横冲直撞。她痛的浑身颤栗,眼泪肆意横流。

临近天明,他提起裤子,恨声对她下达命令,“虞璇玑,就此一次,你必须怀上朕的孩子!”

第二章 孽情,死不瞑目

虞璇玑赤身裸体,羞愤交加,却高傲的维护着自己仅有的尊严。

她怒视楚弘泽,愤声讽刺道:“怎么,虞馨雅这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到底是让你按耐不住了?你不是要六宫独宠吗?你不要是给她天上人间吗?怎么却偷偷背着她,来我这冷宫?楚弘泽,连儿子都不会生的女人,你到底爱她什么?”

“贱人!”他一个巴掌扇下来,她嘴角立刻冒血,“你这废人,若非朕不想背叛雅儿,怎么会来找你?你给朕听好,乖乖怀上朕的孩子,然后好好生下来交给雅儿养,届时朕会让你老有所依,权当是养了一条狗!”

虞璇玑恨不能撕了眼前人!他竟如此无耻,打了主意借她腹生子给虞馨雅养!

那日,楚弘泽走的匆忙。而她,果然在一个月之后被诊出怀孕了!

而今,看着自己的肚子,虞璇玑无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七年来第一个微笑,“宝贝,娘会带你走的,娘不会死,你也不会死,娘会想办法,想办法带你走……”

正在此时,外面大门轰啦一声打开,虞璇玑冷目看着外面慢慢走进来的一群人,眸光豁然缩紧。

虞馨雅,整整七年,这是她第一看到虞馨雅!她与楚弘泽一起出现在冷宫。

眼底的恨意蜂拥成狂,若不是手脚筋被挑断,她真想冲上去将这对狗男女撕成碎片。

虞馨雅如七年前一样,仙姿绝色,皓齿朱唇,一袭华贵的凤装令她看来更是超凡脱俗,美艳无双。楚弘泽小心的护着她进来,那温柔婵娟的表情,呵护备至的举止,无一不是刺激着虞璇玑的眼球。

“妹妹,我来看你了。”虞馨雅走进来,面上露出和煦温柔的笑容,“妹妹,这么多年,你受苦了。”

说着,就上来抓虞璇玑的手。

“别碰我!”虞璇玑立刻侧身,生怕虞馨雅狼子野心伤了她腹中孩子。

虞馨雅脸上露出阴险的笑意,她启唇,无声的对虞璇玑说:“贱人,跟你的孩子一起去死吧!”

“……”虞璇玑清楚看懂了虞馨雅的无声话语,脑子‘嗡’的响了一下。

下一瞬,蹊跷的事情瞬间发生!

明明虞璇玑没有让虞馨雅碰到自己,自己也没碰到虞馨雅,可是那虞馨雅却身子一晃,‘啊’的一声跌到了地上。

“虞璇玑,你这毒妇!”楚弘泽大喝一声,一步上来,一巴掌扇在虞璇玑的脸上。

虞璇玑的脸上立刻出现一片巴掌红印,嘴角也冒出血色。

摔倒在地上的虞馨雅见状,急忙伸手扯楚弘泽的衣摆,焦声安抚道:“皇上,不要打妹妹,妹妹身怀龙……”

话还没说完,她突然往旁边一倒,面色惨白的捂着肚子开始大叫,“啊……好痛,皇上……我的肚子……肚子……”

楚弘泽立刻上去查看,这一看不得了,虞馨雅胯下竟然冒出汨汨血迹。

虞馨雅满头大汗的揪着楚弘泽的衣袖,眼泪絮絮落下,“皇上,我的孩子,快救救我们的孩子……”

楚弘泽满脸青黑,立刻下令召集太医,一众宫女也急忙将虞馨雅带回东宫,但这种情况下,楚弘泽却没走。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虞璇玑,漆黑的双眸蕴含着无尽的风暴,他看着虞璇玑,一字一顿,“雅儿怀孕了,一个月了。整整七年,她终于怀上孩子了。她最大的心愿就是亲自告诉你这个妹妹,让你高兴高兴,可是你做了什么?你这个贱人看看你到底做了什么?!”

他指着地上的血迹,整张脸几乎瞬间扭曲了。

虞璇玑无惧的迎视楚弘泽,冷笑,“她怀孕了?楚弘泽,她的戏演的那么粗糙,你竟也相信?你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混账!你这个贱人还敢诋毁她。”楚弘泽劈头一巴掌扇下来,接着一脚,直踢到虞璇玑的肚子上。

虞璇玑吃痛,一时不查猛地倒在地上,吐了一口血。但是即便如此,她身子却尽力的掩着肚子。

她声音凄楚却坚定的说:“楚弘泽,这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我已流产两次,这一次,你不能伤害他,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他!”

“你怜惜你的孩子,雅儿的孩子呢?你既然能伤害她,朕为何不能杀了你!”楚弘泽疯狂的怒喝,话闭,又是一脚,再次踢向虞璇玑的肚子。

虞璇玑害怕了!楚弘泽折磨她,她不怕;虞馨雅派人来凌辱她,她也不怕。

可她现在怕了,她不能让她的孩子再次出事。

于是,她怒声喝道:“楚弘泽,虞馨雅根本不可能怀孕,她先天宫寒,先天宫寒啊!她根本不可能怀孕,那是假的,她在演戏给你看。她自己不能生孩子,也不愿让别的女人给你生孩子。她的目的是让你断子绝孙,你……”

“一派胡言!”楚弘泽怒将虞璇玑拎起,再挥手狠狠的将她扔到书架上。

她一口血再次喷射出来,‘咚’的一声落到地上。随即,身后的书架因为撞击也突然倾斜的落下,“轰隆”一声,直直的砸到虞璇玑身上。

“啊!”虞璇玑惨叫一声,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快散架了。而身下,冉冉的血流感告诉她,她的孩子……又没了。

“不——呜呜呜——”她号啕大哭,身上的痛已经不重要了,心里的痛才是最深的痛。

“楚弘泽……”她一张嘴,喉咙一动,又是一口鲜血,连呕了三口鲜血,她才能含着腥甜勉强说话,“楚弘泽,我不会放过你……我不会放过你们……你们……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楚弘泽站在远处,鄙夷的目光俯视着她,眼角掠过一丝残暴,“你错了,不是你不放过我,现在是我不放过你!”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宫女的通报,“皇上,皇后的胎儿……流了!”

话音刚落,楚弘泽握紧双拳,对着屋外大喝,“将这个贱人给朕拉出来,竟敢谋害朕的龙嗣,朕定要她尝尝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几个侍卫走上前来,将地上痛的蜷缩成一团,浑身染血的虞璇玑拉起身拖出去。此时的虞璇玑完全是靠着最后一口气在苟延残喘!

侍卫们将虞璇玑重重丢在地上,随后抄起皮鞭,狠戾朝她染血的身上抽去。

“啪嗒”一道鞭子落在她身上,衣服碎裂,皮开肉绽!

“啪嗒”又是一道,连绵的鞭雨从上而下,虞璇玑却早已感觉不到痛楚。她透过身前行凶的侍卫,含冤的双眼直直的看着那个身穿龙袍站在一边看好戏的高大男人,嘴里喃喃出声——

“楚弘泽,虞馨雅,我虞璇玑对天发誓,今日深仇,哪怕碧落黄泉,我与你们死而不休。若上天怜悯,我能重来一世,定会将你们尝尝焚烧殆尽,剥皮拆骨,千刀万剐的滋味!”

终于,最后一鞭落下,虞璇玑停止了呼吸。

可尽管如此,她的眼睛依旧瞪的大大的,她……死不瞑目!!!

第三章 涅槃,浴火重生

一片黑暗之中,虞璇玑只觉得头痛欲裂,五脏六腑撕裂般的疼。耳畔,阵阵哭声不绝于耳。

难道,是到了阴曹地府么?

虞璇玑缓缓睁开沉重的双眼,入目的,却是一张娇媚的,极其熟悉的面庞。

那,是她的生母——玉玲珑!

“娘?”虞璇玑错愕的看着眼前人,惊声质疑起来。

因着嗓子沙哑的缘故,虞璇玑这一声‘娘’叫的低沉含糊。不过,坐在床头哭泣的玉玲珑却听的真真切切!

她讶异的看着虞璇玑,眼底满是喜悦,“四小姐,你醒了?天呐,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虞璇玑皱眉,“娘,这里是……”

想问,这里是地府么?

“四小姐,莫要乱叫,这可使不得!”玉玲珑焦急的伸手捂住虞璇玑的嘴,脸上满是慌乱之色。

就听她低声嘱咐道:“四小姐,隔墙有耳。你这一声‘娘’叫出口,平白无故就要遭人数落不懂规矩了。你才刚回府,万万不能落人口舌。”

虞璇玑越听越糊涂,什么叫才刚回府?还有,为何唇上掩着的那手掌,那么温热,那么……真实?死人,还能有感觉吗?

疑惑间,却听门外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七姨娘,是四小姐醒了么?”

虞璇玑浑身一震,这声音……是她的奶娘乔嬷嬷?

怎么回事?她的生母和乔嬷嬷,不是很早就死了么?

玉玲珑起身朝门外走,声音欢喜的吩咐道:“乔嬷嬷,四小姐醒了,你去厨房把小姐的药端过来!”

虞璇玑躺在床上,眸光流转间将周遭环境看了个遍。随后,她满眼不敢置信,然后震惊的倒抽气。

这房间,这摆设……

她屏住呼吸,伸出双手做了个抓捏的动作。

果然,这双手……完好无损,并没有被挑断筋脉!

那么,也就是说……

脑子里,有一个不可思议的答案,呼之欲出!

虞璇玑激动的挣扎坐起身,哑着声音朝玉玲珑唤道:“娘……”

“哎呦,我的四小姐啊!都跟你说了,不能这么叫。你要叫我七姨娘,记住了吗?”玉玲珑急三火四走到床前,劈头盖脸就训斥虞璇玑。

虞璇玑眼睛一红,热泪盈眶。是真的!她还活着!不,现在这个状况,应该说她是重生了。她重生到……十四年前刚回将军府的时候了!

虞璇玑心中感慨万千,只差跪地对苍天磕头,叹一句老天开眼!

玉玲珑眼见虞璇玑双眼湿润,立刻软了语气,“瞧瞧,这孩子怎么还委屈上了!姨娘跟你说这些,也是为了你好。你常年在鹤唳山,对宅门里的规矩不懂。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这将军府里,你只能管夫人叫‘娘’,别平白的乱了规矩呐!”

顿了顿,玉玲珑又接着安抚道:“傻孩子,快别哭了。你这头还受着重伤,情绪可不能激动。”

闻言,虞璇玑抓着玉玲珑的手,低声问道:“姨娘,我这是怎么了?”

玉玲珑听得虞璇玑的询问,顿了顿,反声问道:“四小姐,难道之前发生的事情你都忘了么?”

“我……”虞璇玑哑然。

而这个时候,门外款款走进来两个妇人。

虞璇玑定睛一看,这二人正是玉玲珑身边的周嬷嬷和照顾自己起居的奶娘乔嬷嬷。

那乔嬷嬷看到虞璇玑醒了,老泪纵横,扑上前就是一通哭嚎,“哎呦,我可怜的四小姐啊!都是老奴不好,是老奴没保护好你,让你受了这份儿罪啊!”

周嬷嬷在一旁哼了声,低声斥道:“这事儿要怪,只能怪大少爷。若非大少爷蠢笨,四小姐怎会受到连累摔伤?如今这脑子里淤了血,也不晓得以后会否落了病去!”

“周嬷嬷,休得胡言。你在背后议论主子是非,被人捅到夫人那里我可保不了你周全!”玉玲珑眼睛一瞪,似乎十分生气周嬷嬷的直言之语。

那周嬷嬷被训斥了,无奈叹气道:“哎,七姨娘,你就是性子软,人好相与。这都被人骑到头上欺负,也要生生忍了么?咱们四小姐躺在床上三天三夜,生死未卜的。可是你瞧整个府上,哪哪儿都是张灯结彩,欢声笑语,庆祝着大少爷受封之事,谁记得来瞧瞧咱们可怜的四小姐啊!”

“周嬷嬷这话说的在理儿!”乔嬷嬷接过话茬儿,愤愤低斥道:“明明大少爷自己蠢笨,被敌军设下圈套俘虏了去。是咱们四小姐孤身闯军营救人的,最后可倒好,功名利禄都被一无是处的大少爷抢了去!”

虞璇玑听到周嬷嬷和乔嬷嬷说的这番话,眉头一皱间,脑子里一点点的清明起来了。

对于两位嬷嬷这通哭嚎和不满控诉,虞璇玑脑子里是有印象的。

这不就是发生在她前世十四岁二回将军府时候的事情么?

前世的虞璇玑,出生时便被嫡母宁婉儿污蔑是灾星降世,扬言她克家人。那个时候,父亲虞志远尚算宠爱她的生母玉玲珑,对这空穴来风的说辞自是不信。

可说来也巧,她才刚满了百日,长姐虞馨雅便高烧不退,险些暴毙而亡。长到六个月时,二姐虞蕙兰莫名其妙生病,原因不明,亦是险些死掉。满周岁时,与她同月出生的三姐虞婉宁,在抓周宴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不止。

若说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偶然,那么三次接连三个姐姐都险些暴毙而亡,虞璇玑这灾星的说辞可就再也没人质疑了!虞志远便是在那之后,因着虞璇玑的灾星之说,冷落了玉玲珑。

那个时候,宁婉儿阴毒的提议将虞璇玑秘密处死,免得她祸害了将军府的人。玉玲珑苦苦哀求,总算保下了虞璇玑,可是却被送到了寺庙中。

五岁时,玉玲珑想尽一切办法讨虞志远的欢心,求他将虞璇玑接回将军府中。本以为这回能好好的住下来了,结果,她刚进门府里的长子虞明旭又重病不起了。

这一次,虞志远动了杀机,认定灾星之说非虚,执意要处死虞璇玑。幸而,生死关头鬼才智叟凭空出现,将五岁的虞璇玑保全了下来。

她还清楚的记得,前世十四岁时的阳春四月,她在鹤唳山钻心习武。师父鬼才智叟收到飞鸽传书,是虞璇玑的父亲虞志远的求救信函。

信上说,虞志远与长子虞明旭在边关奋勇杀敌,奈何敌人奸诈狡猾,将虞明旭活捉了去。虞志远无奈,厚着脸皮请求恩师出山搭救。

鬼才智叟当时将信函给了虞璇玑,告知她多年师徒情分缘尽于此,让她趁此机会救出虞明旭,光明正大回将军府去做她的四小姐。

虞璇玑告别恩师,与奶娘乔嬷嬷一路北上赶往边关军营。

见到不曾谋面的父亲虞志远那一刻,迎接她的不是亲情的温暖,而是虞志远冷冽的质问。

他怒声质问乔嬷嬷,“你把这丫头带来作甚?你当这军营重地是菜市场想来就来吗?我师父呢?他人在哪里?”

第四章 回忆令人心凉

前世那个时候,虞璇玑渴望亲情,渴望得到父亲的关注,哪里听得出虞志远语气中的嫌恶?

她想,只要她救出被敌军生擒的兄长,父亲就会喜欢她了!

所以,在虞志远怒声质问乔嬷嬷的时候,虞璇玑想都没想,一个箭步翻身上马便朝敌军大本营呼啸冲去。

她怕父亲失望,所以自己孤身一人前去营救虞明旭。

她一脸严峻地坐在战马上,手拿长矛,迎着厉风冲进敌营。漫天的厮杀与呼喊,一次次地刺激着自己的耳膜,而她的长矛和沸腾的鲜血不断在风中挥洒。

她的裙罗沾满了鲜红的鲜血,白皙的粉嫩的脸颊上挂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凝重。敌军惊愕地看着眼前的弱质女子,不敢相信她竟然可以一个人抵挡住百人,挥起的长矛那么干练果断。

厮杀中,血洒一地,马蹄嘶鸣,人群混乱,刀起头落,她看到了那个久别多年的哥哥。作为虞家唯一独苗,父亲给予了深厚期盼的哥哥,竟然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兽一样被人捆在了十字架上,满脸狼狈和泪痕。

他看到虞璇玑,眼底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和恐惧,大声呼喊着:“是不是我爹叫你来救我的?快点给我松绑。”

虞璇玑一声不吭的上前去松绑,怕虞明旭不认识她,还好言解释:“哥哥,我是璇玑!”

她满含期待的目光看着虞明旭,谁知虞明旭竟满脸不屑和嘲讽的咒骂道:“你个灾星没资格叫我哥哥,哼。”

虞璇玑的心有一点凉,因为哥哥骂她是灾星!

她一刀砍断捆绑虞明旭的绳索,可是虞明旭竟然破口大骂道:“你娘的,还不赶快让我上马。”

虞璇玑来不及回应,身后几个敌军兵将已经袭击过来。长时间的厮杀令她精力消耗,带着一个虞明旭,她知道不能恋战,免得最后他们都逃脱不了。

于是,她和那几个敌军兵将过了几招以后,掉头想拉虞明旭上马。

然而,她的哥哥虞明旭因为畏惧那些敌军,竟萎缩在一旁。在虞璇玑冲出一条杀路伸手拉他的时候,他因太过恐惧,伸出的手抓到了虞璇玑,却又缩了回去,虞璇玑还在骑着马,战马长嘶一声,虞璇玑就被虞明旭带下了马。

猝不及防的一刻,一只锋利的长矛从她的身后,刺进了她的身体,鲜血喷薄而出。虞璇玑由于救兄心切,竟然没有感到一丝疼痛,她的战马从那群敌人中间绕了回来,她一把拉住那个不成气候的哥哥,上马,在一片血杀中奔驰离开。

回到军营,虞明旭看到自己的父亲后,竟然一下子将虞璇玑推下了马,跌跌撞撞地跑到了父亲跟前。而虞璇玑本身受了伤,体力无限透支,又被虞明旭推下马时头部磕在尖锐的石头上,竟就这么双眼一翻昏厥了过去。

在眼睛闭合上的时候,她多想父亲可以看她一眼,给她一丝关切。可惜,她看到的是父亲冰冷的眼神,好似这一切的恶果全是虞璇玑带来的一样。

虞璇玑闭上眼睛,恍惚中似乎听到了娘亲告诉过她的,她命中是虞家的克星,这一次她多么想说,她不是……

想起前世种种,虞璇玑暗讽,自己真是傻啊,为了所谓的亲情,自己舍命相救。结果没有人记得自己孤身闯军营,没有人记得自己昏迷在床上。他们只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不属于他们的荣誉!

乔嬷嬷眼见虞璇玑怔怔出神,便轻声唤道:“四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还头晕?”

虞璇玑回过神,看着玉玲珑,乔嬷嬷和周嬷嬷这些熟悉关切的面孔,心里万分激动,面上却努力维持着镇定。

她暗自庆幸老天给了她一次机会,幸好这时还没遇见楚弘泽,一切还来得及。这一世她要保护对她好的人,她不会再忍让分毫!

这般想着,虞璇玑素手扶额,面带憔悴的唤道:“姨娘,嬷嬷,我还是感觉有些不适,想睡一会儿。”

闻言,玉玲珑满脸怜爱之情,轻摸了下虞璇玑的脸:“四小姐,那你好好休息下,我去厨房给你煲点鸡汤,等你醒了补补身子。乔嬷嬷会在外面侯着,有事就喊她一声。”

虞璇玑虚弱的点点头,目送玉玲珑不舍的转身离开了。

门外,周嬷嬷紧跟在玉玲珑身后,语气略带不满的唤道:“七姨娘,四小姐都伤成这样了,将军也不闻不问。”

“闭嘴!”玉玲珑警告的声音令周嬷嬷吓了一跳。

她背对着周嬷嬷,平日娇弱的面容布满凄冷之色:“嬷嬷,你跟了我这么久,说话要小心,以免惹火上身,我不求四小姐大富大贵,只盼她能平平安安的在将军府直到出嫁。”

周嬷嬷听着玉玲珑半是警告半是哀求的话,不敢再说什么了,快步跟上她,心里暗自嘀咕:“哎,姨娘的性子软,只想平安度日,只怕大夫人容不下啊。”

彼时,将军府汀兰苑。

安嬷嬷递给夫人宁婉儿一杯茶,看着夫人喝完茶,手一挥,让其他丫鬟都下去。

“夫人,听说悦心苑那位四小姐已经醒过来了!这回她救大少爷有功,也不知将军会不会允她留下来!”安嬷嬷说这话时,抬眼偷偷看了眼夫人,而后低下头听候夫人差遣。

坐在塌上的妇人,面若桃红,一身贵气蓝裳,衬的纤腰不赢一握。

宁婉儿虽然已经三十七岁了,但是经常注重保养,面容似二八年华的少女。也怪不得虞志远会总来汀兰苑,这宁婉儿为了抓住虞志远的心,着实没少费功夫的。

此刻,宁婉儿听到安嬷嬷的话,卧躺在榻上悠闲的吹了吹新做的丹蔻指甲。

而后,漫不经心的讥讽道:“不就是个小丫头片子吗?我既然有办法让她离开两次,就能再让她离开三次。”

安嬷嬷在榻下静静的站着,奉承的附和道:“可不是!老奴这脑袋转不过来了,有夫人在,料那位也翻不出这天去。”

凰斗狂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凰斗狂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从此无心爱良夜》之第11章 不复相见【11】

    原标题:小说《从此无心爱良夜》之第11章不复相见【11】小说名称:从此无心爱良夜第11章不复相见南宫月看不到那闪着寒光的剑,但却听到了那剑呼啸而来的声音。面上骤然一惊,她一把将怀里的孩子推开,抬手准确地握住了萧逸轩刺过来的剑。锋利的剑滑过她的手,顷刻间,血珠子顺着剑尖流淌下来,一滴滴染红了她身上的月白色衣衫。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愕住!萧逸轩怒目瞧着南宫月那张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鄙夷地轻笑出声,“朕以为你不怕死!”南宫月的手心已然被剑割出了深深长长的口子,疼得她背脊上一层层冒着冷汗。“求……求皇上,

  • 小说《错爱总裁难回头》之第十章    贺逸宁找来【10】

    原标题:小说《错爱总裁难回头》之第十章贺逸宁找来【10】小说名字:错爱总裁难回头第十章贺逸宁找来沈柒拖着箱子进了主卧室,准备将自己几间衣服挂在了衣架上,一开衣橱的门,却发现衣橱里已经满满当当塞满了不同季节的衣服、鞋子以及一些搭配的包包。沈柒苦笑一声,这些东西自己一样都不想动,省的将来离开的时候说不清楚。将这些奢侈品品牌一推,把几件洗的有点旧的衣服挂好。就在沈柒准备去别的房间看看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沈柒这个号码是工作号码,所以毫不犹豫的就接通了电话:“你好,我是造型师沈柒。”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陌

  • 小说《老婆大人,我错了》之第010章  谁说我不喜欢她?【10】

    原标题:小说《老婆大人,我错了》之第010章谁说我不喜欢她?【10】书名:老婆大人,我错了第010章谁说我不喜欢她?陆婷芳作为陆云深的妹妹,是黄乃娟四十岁高龄才生下来的,现在也就二十岁,比陆云深只小了六岁。她对面前这个大了自己六岁的大哥,总是忍不住想入非非。毕竟她才二十岁,心理还是个疯狂迷恋男团和韩剧的时候。面对陆云深这样的极品美男,她也是把控不住的。“大哥,看你脸色不好,要不要给你倒杯茶?”陆婷芳笑着看着他。“滚远点!”陆云深心情极差,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烦躁的扯了扯领带。陆婷芳一脸的笑意就这样

  • 小说《总裁追妻:爹地,你好菜耶!》之第10章  小冤家【10】

    原标题:小说《总裁追妻:爹地,你好菜耶!》之第10章小冤家【10】小说名称:总裁追妻:爹地,你好菜耶!第10章小冤家赶回大姨家,两个小萌宝已经洗过澡了,小睿坐在沙发上,玩着一个电动机器人,旁边,程婉莲温柔有爱的拿着电吹风,正在给唐小奈吹理齐腰的长发。小家伙年纪小小的,发质却出奇的好,乌黑柔顺,发质又多,衬着一张白玉似的小脸蛋,说不出来的漂亮精致。“妈咪,你回来啦!吃过晚饭了吗?”小睿立即放下手里的玩具,跑过来关心唐悠悠,暖男气质,小小年纪就体现出来了。“吃过了!洗了澡赶紧上床去睡觉,明天一早,要

  • 小说《萌妻来袭,总裁请签收》之第10章:暖心的食言【10】

    原标题:小说《萌妻来袭,总裁请签收》之第10章:暖心的食言【10】书名:萌妻来袭,总裁请签收第10章:暖心的食言听到凌飞语的话,简然心中咯噔一下,又认真回忆了一下相亲当天的情况,那天秦越直接走过来找的她,应该不会是她弄错了埃“然然……”凌飞语紧张地抓着简然的手,“你快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好担心简然这傻丫头傻乎乎地让大骗子给骗了。简然将相亲到登记结婚的事情以及秦越是她公司新总裁的事情仔细给凌飞语说了一遍,听得凌飞语是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简然,你说我该说你什么好?”凌飞语又把丢在一旁的I

  • 小说《低眉不问俗尘非》之第10章 他那些可笑的遗书【10】

    原标题:小说《低眉不问俗尘非》之第10章他那些可笑的遗书【10】小说:低眉不问俗尘非第10章他那些可笑的遗书叶天熠的话无异于惊天炸雷。众人屏息。叶老爷子目光一抖,“什么?慕雪怀孕了?”“是,爷爷,您就快抱上您盼望已久的重孙了。”叶天熠搂着慕雪的大手,越发用力。也正是老宅走这一趟,让他更加痛恨慕晴,更加坚定了宠护慕雪的决心。这几年他收到过好几次莫名其妙的匿名信息和照片,说慕晴为了上位早就千人骑万人睡,可他信任慕晴的心始终不曾动摇,他甚至还动用力量彻查过一个给他发信息的号码,直到把那个境外号码吓到自

  • 小说《鲜妻在上:独家甜宠》之第10章:退婚,脱离父女关系?【10】

    原标题:小说《鲜妻在上:独家甜宠》之第10章:退婚,脱离父女关系?【10】小说书名:鲜妻在上:独家甜宠第10章:退婚,脱离父女关系?夏初一不道歉就是不体谅夏江成这个父亲,对不起夏家,直接把夏初一推到了刀刃上。刚才夏初一的那番表现,让她内心的危机意识高涨,如果不借这个大好机会除去夏初一,那么今后恐怕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机会下手了。她可是一刻也不想看到夏初一这个碍眼的东西!“就是啊姐姐,你刚才道理还说的一套一套的,怎么到你自己这里,就说不通了呢?你怎么样也不应该拿夏氏的未来,拿爸爸的心血不当回事啊,要

  • 小说《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之第10章你不准招惹她!【10】

    原标题:小说《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之第10章你不准招惹她!【10】小说: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第10章你不准招惹她!“我告诉你,我们苏念有的是一大堆优质男人追,不需要你介绍。你如果觉得你老爸的同学,那么好,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嫁就是了。”大家都知道她已经嫁给了赵云端,肖萌认为程菲这么说侮辱了自己,但才挨了一巴掌,敢怒不敢言。她脸,还一阵一阵疼。想替自己讨个公道,但是惹不起对方,只有气得跺脚离开的份。临走时,她狠瞪身侧的苏念一眼。等她往前走了几步,程菲叫住她。“肖萌,大学我们就一个寝室了。你身上

  • 小说《霸道总裁强宠妻》之010四人会面【10】

    原标题:小说《霸道总裁强宠妻》之010四人会面【10】小说名字:霸道总裁强宠妻010四人会面她深吸了一口气,目不转睛的看着梁非凡,“对,我是不愿意。”梁非凡眯起眼睛来,似乎在打量她,眼底那些深邃的光,却没有一丝是意外的,仿佛她的拒绝就是在他的意料之中,隐约还带着几分满意。最后,他弯了弯唇角,问:“为什么不愿意?”为什么?白璐心头苦笑,其实她并不是觉得自己不能胜任这样的职位,只是因为她不想和梁家的人太过亲近,眼前的男人是梁静潇的亲哥哥,以前就知道他对梁静潇很是宠爱。她现在和梁静潇的关系如此敏感,要

  • 小说《走出围城去爱你》之第10章:家庭大战【10】

    原标题:小说《走出围城去爱你》之第10章:家庭大战【10】书名:走出围城去爱你第10章:家庭大战见到手的钱被舒凝夺走,林向芙倏地从床上弹起来,带着命令的口气指着舒凝,说:“把钱给我。”程万红也变了脸色:“舒凝,你这是要反了。”舒凝觉得好笑:“你们想拿我的钱去炒股,这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买卖?”“什么你的钱,在我妈那,就是我妈的钱,快点给我,耽搁了我赚大钱,回头看我让我哥怎么收拾你。”“你去告吧,林向芙,以前我忍你,是看在林向宇的面子上,可现在,我无所谓,过两天离婚协议书就会送到你哥的手上,这些钱,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