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且行且珍惜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3:59:11 来源:网络 []

书名:且行且珍惜

第1章 我有了干爹

  我的出生是意外,那年,我爸强了妈,就在她结婚的路上。版权95lady.com

  我妈被夫家抛弃,不得已,被家里逼着嫁给了我爸。

  我奶奶觉得我妈是别人家的婆娘,用各种理由难为她

  我妈是个强势的人,于是天天跟他闹。

  她跟我奶奶闹,我爸就打她。

  后来,她偷偷的跑了。

  我爸找了她好久,我奶奶天天在我耳边骂,说我跟我妈都是贱胚子。

  直到一年后,我爸从镇上把她逮回来。

  我妈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抱着个五个月大小的孩子,我妈叫她甜甜。版权95lady.com

  我奶奶气不过,抱着孩子就往水盆里按。

  要不是路过的村长拦着,孩子早就溺死了。

  从此以后,天天晚上,我都能听到我妈的惨叫声。

  我爸房里声音一响,我奶奶就举着拐杖,抽我。

  直到有一天,我妈带回来一群警察,把我爸带走了。

  几天后,我爸回来了,跟我妈办了离婚。

  我抱着我妈的腿,哭着求她不要走,她抬手给了我一巴掌,问我,是不是想她死在这里。来自http://www.95lady.com/

  我永远忘不了那天,妹妹一边哭,一边追我妈,直到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可我妈,绝情的连头都不肯回。

  我妈走了之后,我爸开始沉迷赌博,越赌越输,好几次差点把我当在了赌桌上。

  每次赌输,他就打我跟甜甜,我奶奶就在旁边幸灾乐祸,有时甚至还踹上几脚。

  直到我们身上伤痕累累。

  一旦刮风下雨,他们就不许我进门,让我在雨里淋着。

  寒冬腊月,不给我衣服,不给我鞋穿,还让我睡猪栏。说明95lady.com

  艰苦的日子一直在持续,我只能暗自痛苦,从来不敢反抗。

  可忽然有一天,我爸再也不打甜甜了,我奶奶居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当时还不知道为什么,直到小学毕业的前一天,我提前回了家……

  家里很静,我爸出奇的没有在院子里赌钱,甜甜也没在,只有我爸的房间里有声音。

  “甜甜把衣服脱了,爸爸给甜甜打针。”

  我偷偷的走到窗户外面,从缝隙往里面看。

  甜甜就在离我爸不远的地方脱衣服,然后我爸抱起甜甜,将她放到自己的大腿上,我爸也没有穿裤子。

  他说给甜甜打完针,甜甜的病就好了。说明http://www.95lady.com/

  甜甜哭着点头,不敢在喊疼了,我爸说她最乖,以后最疼她,给她买好吃的。

  我很慌张,逃也似的跑了出去,慌乱得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我爸对甜甜做了什么,但是我知道这事不好的事情,这是我爸跟甜甜之间不见的人的秘密。

  我不敢把这事告诉别人,我怕我爸会打死我。我好像知道,我爸为什么不打甜甜了。

  这一次,我跟我妈一样,有了逃离这个家的冲动,我要带甜甜去找我妈,远离我爸。

  可甜甜却把我的话,告诉了奶奶,还跟着奶奶一起,骂我是下流胚子,跟我妈一样贱。来自95lady.com

  奶奶一边骂,一把举着拐杖打我,还说等我爸回来,她就把我卖到镇里的窑子去换钱。

  我害怕,害怕我奶奶,害怕我爸爸,她们会像打我妈一样,打死我的。

  我求我奶奶,求她让我走,我将来长大了,一定赚很多很多钱孝敬她的。

  “你个下贱的胚子,养你这么大,不就是等过几年可以去窑子里换钱吗?”

  那一刻我彻底的绝望了,下定决心要离开这个家。

  我知道我爸喜欢把赢到的钱放在大军衣的口袋里,于是偷了钱想走,奶奶却挡在门口,大声的叫着我爸的名字。

  “这个下贱胚子想跑,还偷了你的钱,你快回来,捉住她卖到窑子去。”

  奶奶的举动吓坏了我,想起我爸给甜甜打针时,脸上那惊慌跟享受的表情,我慌张得不知所措,一时着急,一把将奶奶推倒在地。

  我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家门,我以为我终于可以离开大山了,可半夜,就被我爸逮了回去。

  他把我吊在房梁上,用硬底的胶鞋抽我,直到我晕死过去。

  我听到我奶奶给我妈打电话,一口一口小贱人,下流胚子,要女儿就滚回来,不然就等着给我收尸。

  第二天,我妈真的回来了。

  她正眼都没看,还吊在房梁上,浑身伤痕的我,直接跟我爸进了房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很久之后,我爸出来,把我放了下来。

  然后,我妈领着我,离开了这个家。

  当时我还在为我,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地狱一样的家,而欢呼雀跃。

  可我不知道,我只是从一个地狱,走向了另一个更深的地狱。

  我妈把我带回了一个很小的阁楼里,那里,坐着另外一个男人。

  我不知道他是谁,又不敢问,怕我妈嫌我麻烦,然后又赶我走,我没有地方可以去。

  她问我想不想上学,想不想以后可以当个白衣小护士?

  我激动得差点把水杯给掉地上,一个劲的点头,激动得差点哭了出来。

  为了我还可以上学,为了能有个妈妈。

  那时我还小,不知道护士是什么,但是只要能上学,我就满足了,其它的什么都不敢奢望了。

  我想去拉她,我从小到大几乎没拉过我妈的手,可她一把就甩开了我,手还在衣服上蹭了蹭。

  我看着自己的手,确实很脏!

  我妈指着那个男人告诉我,他是市里最有名的医院的院长,跟他走,他不仅可以送我去上学,以后还能把我弄到他医院去当护士。

  “以后你就跟着刘院长,好好的伺候他、孝顺他,知道吗?”

  我点头,我不能惹我妈生气,我以为只要我够乖,够听话,她就不会不要我的。

  刘院长看了看我,然后给了我妈一沓钱,拉着我出了门。

  出了门,我的眼睛还在我妈身上,可我妈不看我,而是在数钱,数完之后,“嘭”的一声把门关死了。

  刘院长把我推上车,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车,但是很漂亮,白色的。

  刘院长让我叫他干爹,还问我想不想做护士?以后我教你打针!

  我听到打针,我就想起了我爸,我害怕得浑身发抖,但还是点了点头,说想,我怕连他也不要我了。

  “薇薇,那你知道打针要打哪里嘛?”

  刘院长的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我吓得贴在车窗上,恐惧的盯着他。

  他让我不要害怕,然后把自己的腰扭过来给我看,手拍了拍臀部,告诉我打针就打这里。

  我很害怕,可是只能点头,他冲着我笑,说今晚在教我,我更害怕了,透过车窗看着我妈的房子,好希望她把我接回去。

  刘院长的房子很大,三层的,还有小院子,可是比我们农村的小院子漂亮。

  “刘院长,我们家什么时候成了福利院了,什么阿猫阿狗的你都捡回来?”

  一个白白净净的男生从楼上下来,没有看我一眼,满脸的不屑一顾。

  他长得很好看,穿得也很好看,可他不看我,老远就停下了,捂着鼻子,嫌弃我脏,嫌弃我臭。

  我偷偷的闻了闻自己的衣服,发现真的很臭。

  刘院长让我不要理他,就是给他惯出来的坏毛病,爸妈死得早,他年纪小,做哥哥的难免惯着点。

  我这才知道,原来他是刘院长的弟弟,他们年纪相差很大,刘院长不说,我还以为他们是父子呢。

  “你以后叫他哥哥就行。”

  刘院长让我叫他哥哥。

  “别乱叫,以后阿猫阿狗都可以叫我哥了是吧?”

  “刘洋,你吓到她了。”

  刘院长有些生气,可刘洋一点都在乎,还说吓死了好,免得以后生不如死,然后直接从我跟刘院长中间插了过去。

  我后来才慢慢体会到,刘洋说的生不如死是什么意思。

  刘院长骂了他两句,刘洋也不回头,直接出了门,刘院长也拿他没办法。

  他拉过我的手,让我不要害怕,以后要是刘洋敢欺负我,他就削他,为我撑腰。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为我出头,我一时感动得有些想哭。

  他牵着我上楼,我以为自己终于有个家了,一个不用时刻担心被人抛弃的家。

  可是我没想到,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就是在这个我以为最温馨的家里,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刘院长给我找了个房间,就在他房间的隔壁,他说这样我有什么事情,他可以第一时间听到。

  房间里有一面很大很大的镜子,跟一堵墙一样,就隔在我跟刘院长房子的中间。

  我不知道房间里为什么要装这么大的镜子,可是我很喜欢这面镜子。

  刘院长带我去他房间里洗澡,他对着我房间的那面墙壁是拉了窗帘的。

  刘院长要跟我洗澡,他说我不会弄浴室的东西,还帮着我脱衣服。

  只是他脱衣服很慢,一边脱,一把还轻轻的摸。

  我有点怕,但是不敢说出来,只能由着他摸我,他甚至还要把我抱到他的腿上去洗。

  我想起了我爸给甜甜打针时的情形,吓得浑身发冷,怕刘院长也说要给我打针。

  “那个谁,给我滚出来,谁让你睡那间房的?”

  刘洋用脚踹门,很大声。

  刘院长一下抽回了手,有些心虚的开门出去了。

  刘洋黑着脸,将我拎回房间。

  我有点害怕,以为他会打我的。

  可他没有,只是凶我,以后不许在房间里换衣服。

  长大了我才知道,那根本不是镜子,而是一面单向的玻璃,刘院长可以透过镜子,看到我的一举一动。

第2章 内衣是什么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刘洋都没有正眼看过我,说话总是呼呼喝喝的,可我一点都不生气,总是跟在他身后跑,讨好他,希望可以离他近一点。

  因为在他面前,刘院长从来不敢对我做那些事情。

  刘院长说要送我去读卫校,原本我这么小是不能读的,他可是花了很多钱才把我弄进去的,我竟然有点感激他。

  即便他经常给我洗澡,经常将我领到他房间教我打针,不过他没像我爸一样,把我抱到他腿上。

  每次只是让我趴在床上,教我要怎么定位打针。每一次,我都害怕得瑟瑟发抖,可是我不敢做声,不敢反抗,因为他说,基础不好的话,会被学校开除的。

  入学那天,是刘院长送的我。

  他把我介绍给校长,还说我是好苗子,让校长重点培养我。

  我成了插班生,班上一个人我都不认识。

  校长说这是护理班,所以基本上都是女孩子,只有一两个男生。

  她们打扮得都很好看,像童话里的公主,而我,就像一只丑小鸭。

  我心虚得跟做了贼似的,躲在门口不敢进去。

  我坐到了最后一排,那里只有两个座位,同桌都是男的,他们不叫我,我也不敢坐。

  其中一个一直盯着我看,现线落在我的胸前。

  我不知道他看什么,另外一个男生忽然站起来,让我坐他的位置。

  可刚刚那个突然大喊。

  “郭恒你跟这个丑八怪坐,不就是因为她里面是空的,你方便看吗?”

  全班都大笑起来,郭恒什么都没说,扔给我一件衣服,轻声骂了一句,羞不羞?

  我捉着那件衣服,羞得无地自容。偷偷的抹了一把眼泪,不敢抬头。

  我不知道里面该穿什么,又不敢问,只能偷偷哭。

  放学后,我鼓起勇气,偷偷的问郭衡,一般女生最里面都穿什么的?

  他看着我,有些嫌弃,很久,才抛出一句,内衣!

  可我还是不知道内衣是什么,只好心慌的求他帮我买一件。

  郭恒看着我,表情很古怪,耳朵都红了。

  很久,才窘迫的点了点头。

  他走在前面,我远远的跟着,我怕跟得太近,他嫌弃我寒酸。

  郭衡把我带到内衣店,塞到店员姐姐面前之后,他就别扭的看着镜子,脸色有点红。

  我看到店员姐姐捂着嘴在笑,他的脸更红了。

  我躲在一堆内衣里面,紧张得不敢动。

  “杨薇薇,你在干什么?”

  刘洋哥忽然出现在门口,盯着我,眉头皱了起来。

  他的身边,还有几个高大男生,一看到内衣店,脸色都有些窘迫。

  我鼓起勇气叫他。

  “刘洋哥……”

  他身边的男生回头看我,笑一句。

  “刘洋,你妹妹可真多啊!”

  然后哄笑着走开,他凶巴巴的警告我,以后不许叫他哥。

  我低着头,不敢说话。

  这时,店员姐姐给我选了个黑色的内衣,上面还有孔,我看都能透到肉,她说这个可多小姑娘喜欢了,性感得不得了。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性感,可是我不喜欢这个。

  我看了看郭恒,想跟他说我不喜欢这个,可是我又怕他嫌我啰嗦,只好忍住。

  “性感个屁,不要!”

  刘洋哥忽然大步走进来,有点凶,拎着我就拽了一件粉红色的,很严实的,不过很好看。

  他给我挑了好多件,他问我是不是智障,买内衣居然跟男同学来买?

  我低着头,不敢说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是我要带她来的,你不要骂他了。”

  郭恒替我说话,然后还帮我给了钱,这才宠着我笑笑,转身离开了。

  我想把衣服还给他,他说不用了,你先披着吧。

  刘洋哥忽然很凶的问我,郭恒是谁。

  还想告诉他,可他忽然打断我。

  “以后不许跟他走那么近,还让人家帮你买内衣,你害不害臊,智障一样。”

  我点头。

  虽然他总是骂我,可我还是很高兴。

  刘洋哥后来又给我买了好几件,还警告我,以后不许在找郭恒买了。

  内衣的后面有三排扣子,我反手总是扣不好。

  刘院长每次都要帮我扣,可他扣得很怪,手一直从前面摸到后面,一直到刘洋哥回来了,他才肯罢休!

  我越来越怕刘院长,一看到他我就本能的想躲起来。

  后来每次洗澡,我都要等刘洋哥回来,哪怕等到半夜,我再也不想刘院长帮我洗了,我觉得恶心。

  我房间的锁是坏的,反锁不了,刘院长就经常半夜进偷我的房间,趁我睡觉的时候,偷摸我的大腿。

  我每次都怕得缩成一团,但是我不敢动,怕他会生气,然后把我赶回家,不让我继续上学了。

  我更害怕他把我送我我爸身边,至少刘院长不会像我爸一样,跟甜甜打针。刘院长每次都是一遍一遍的摸,不厌其烦的摸,

  直到刘洋哥从房间门口走出去,弄出点声音,他才不甘心的关门出去。

  这种日子虽然算不上有多快乐,甚至还让我越发的胆战心惊,可至少我还能上学。

  可今天刘院长跟平时不一样,好像喝了很多酒,有点酒熏熏的,一进门就大声叫我,语气很急,而且非常的凶。

  我忽然有些怕,感觉他要对我做不好的事情,害怕得四肢发冷,瑟瑟的跑开了。

  我一跑,刘院长就在后面追,我害怕得直接往刘洋哥的房间跑。刘洋哥在看书,一看到我,眉头就皱了起来,很厌恶的让我滚。

  “谁让你进来的?”

  我求他别赶我走,我就在这里呆一会,一会就好。

  可他眉头紧得很紧皱,捉起手边的书直接砸到我头上,让我滚出去,别得寸进尺。

  我有点怕,可我更怕外面的刘院长。

  我跑过去抱住他的腿。

  “刘洋哥,你不要赶我走,我绝对不会打搅你的,我可以睡厕所的。”

  刘洋哥现在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抱着他不撒手,不管他怎么推我。

  “不行,你想睡厕所就去一楼公用厕所,别来烦我。”

  一楼?我要是去一楼刘院长更加不会放过我的。我缩在他的脚边,哀求他收留我,就一个晚上而已。

  刘洋哥忽然捉起我的衣角,想把我拎出去。

  可我听到刘院长醉醺醺在叫唤我,声音已经离刘洋哥的房门很近了,我一害怕,做了一个让刘洋哥火冒三丈的事情。

  这是我认识刘洋哥以后,做过最让他生气的事情。我不顾他的反对,爬上了他的床,钻进了他的被子里。

  刘院长一下子打开了门,把脑袋探进来问刘洋哥,我是不是在里面。

  我以为刘洋哥会直接把我拎起来交给刘院长的,可是他竟然把门给堵住了,告诉刘院长,我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可刘院长不信,非要进来看看,还说我不是小姑娘了,怎么能跟哥哥睡呢,说着就要进来抱我出去。

  我吓得浑身发冷,闷头躲在被子里,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心里不停的祈祷刘洋哥不要把我交给他。

  或许是感受到我的害怕,刘洋哥竟然冷嘲热讽的回刘院长一句。

  “不和我睡难道和你睡?你睡的女人还少吗刘院长?”

  然后,他也不等刘院长回话,直接嘭一声把门关了起来,咔嚓一声反锁了。

  刘院长在在外大力的敲了两下之后,终于还是走了。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可刘洋个哥却用从来没有过的语气凶我,让我滚下来,以后还给上我的床,我把你从三楼扔下去。

  我看着他漆黑的脸,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立马从床上跳下来。

  但是我没敢马上出去,而是在刘洋哥房间找了个角落,缩着躺在地上。

  刘洋哥看了我一眼,自己关灯上床了,没有来赶我,我抱着腿,竟然有点高兴。

  一分钟之后,刘洋哥忽然不知道从哪里抱来一床被子,扔在我身上,然后自己又光着脚回床上,一拉被子把头闷起来。

  我抱着被子,高兴得差点哭了,心里暖暖的,第一次有人给我送被子,刘洋哥是怕我冷吗?

  我壮着胆子问他,我以后可不可以一直在这里打地铺。

  “没门!”

  刘洋哥回答得很干脆,

  但我还是很高兴,至少他今晚收留了我,让我免于刘院长的骚扰。

  而且他虽然嘴上坚决不许我去睡,可往后的日子,我几乎每晚都在他房间打地铺,有一天晚上过去,我还看到我平时睡的地方,多了一张薄薄的床垫。

  我问他作业,他也会一边骂我蠢,一边很细心的给我讲解。有时候说到人体的构造,我半天记不住,他甚至直接一把撩起自己的衣服,告诉我什么东西在什么地方。

  我每次看到他白得跟雪一样的皮肤,心都跳得厉害,可又甜得不得了。

  刘洋哥对我越好,我就越想逃离刘院长,我不要他教我打针,刘洋哥也教我打针,可他不是那个样子的。

  刘院长教我打针,从来没有针。

  可能是我的疏离,彻底惹恼了刘院长。

  那天下课回来,我就感觉刘院长脸色不好,我不敢惹他,想着去刘洋哥房里等他回来。

  可刘院长执意要教我打针,我说我已经学会了,不用他教了,可是他非要教我,还拉着我往他房里走去。

  我用力甩开,却不小心划伤了他的手。

  刘院长骂了一句操你妈之后,一把拽住我,把我拉到客厅的鱼缸里,将我的头摁了下去,要淹死我。

第3章 强迫我打针

  刘院长把我按水里,直到我快喘不过起来了,这才松开我,凶狠的问我学不学?

  “不学!”

  我直接拒绝了,我知道只要我答应他,让我继续教我打针,他就会放了我,可以那样会让我更恶心。

  我从来没有忤逆过刘院长,这是第一次,所以他异常的恼火,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得我嘴角都流血了。

  “好啊,翅膀硬了,都敢跟老子对着干了是吧?”

  刘院长扯下自己的皮带,把我推到地上,一下一下的抽在我的身上,一边抽还一边问我,学不学?

  我疼得受不了,求他不要再打了,可是他依旧不停手,而是一遍又一遍的问我,学不学,你他妈的到底学不学?

  就在我快要忍不住松口的时候,刘洋哥忽然冲了进来,当时刘院长的皮带已经举起来了,他就跑过来抱着我,严严实实的挨了刘院长一皮带。

  刘院长脸色都是变了,没有了之前的凶不拉几,而是有些心虚的说我不学好,不肯学习还狡辩,以后不听话就送你乡下你爸那里。

  我吓得浑身发抖,害怕他真的会把我送回家,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倔,反正那么久都过来了,在打一次针又能怎么样呢?

  刘洋哥没有理他,而是拉起我上了楼,看起来很生气,可下手很轻。

  “你今年还评选十大杰出人才呢,你是不是想我去举报你?”

  刘洋哥骂了一句有病,然后才关了房门。

  我看着他不算宽大的背影,忽然有种被人保护的幸福感,幸福得让我忘记了身上的伤痛,只想这样已经仰望着他。

  一进门,刘洋哥就甩开我,自己翻箱倒柜的不知道在找什么,一边找还一边骂我智障,别人打还不知道叫救命,要不是我今天回来得早,你能被他打死。

  他一直在凶我,可我一点都不伤心,反而感动得哭了起来,比起刚才魔鬼一样的刘院长,刘洋哥简直就是天上派下来拯救我的天使。

  “哭什么哭,就知道哭?刚刚怎么不大声哭?”

  他拿着一个小瓶子,一拉将我拉到椅子上,让我背对着他脱衣服。

  刘院长也让我脱衣服,我觉得他恶心,可刘洋哥让我脱,我只觉得害臊。

  “快点。”

  刘洋哥语气很急,催促我。我赶快脱了,怕他生气,可心里却还是高兴的,我知道他只是关心我。

  我把T桖脱了,他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两声,让我把那个什么什么解开。我很久之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内衣的扣子。

  他帮我上了药,很轻很轻的涂抹着每一个地方,好像怕弄疼了我。

  可他自己也被打了,我看到他的手臂有一条很长的红印子,还渗了血,应该很痛吧。

  我忽然鼻子一酸,差点又哭了出来。

  “别哭了,以后我不在家你就不要那么早回来。”

  他摸着我的头,很轻柔,他第一次用那么轻柔的声音跟我说话,以至于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心里竟然升起了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可以一直这么看着他。

  “你疼吗?”

  我第一次,不是那么小心翼翼的跟他说话,他伸手捏了捏我的脸,笑着跟我说不疼。

  然后把我的床铺挪到了他的床边,让我睡床,他睡地铺。

  我吓得连连摆手,说不行,可他一把将我按到床上,不由分的盖上被子,说男生就应该保护女生,不可以让她们睡地的。

  我小心翼翼的挪到床边,看着床下的刘洋哥,幸福都以为这是在做梦,害怕这个梦随时会醒来。

  他也躺在床下看着我,傻傻的笑着,直到终于支撑不住,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我们趁刘院长还没起床的功夫,偷偷溜出了家门,

  刘洋哥骑着自行车带我,他以前从来不带我,也不跟我一块上学。

  他的车没有后座,刘洋哥拍了拍他身前的横杆,让我坐上去。

  我见过很多女生坐在他们男朋友的前杠上,他们一般都贴得很紧,一路有说有笑的从我面前穿过去。

  我以前一直想,如果有一天我也可以坐在刘洋哥的车上,跟他有说有笑的去上学,那该多好啊,我就再也不用一个人走在路上,无助的东张西望了。

  刘洋哥见我不动,伸手一把将我拉过去,搂着我的腰把我抱了上去,然后他跟我说这个做得不舒服,一会下课他去换个宽大一点的坐垫。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说,以后刘洋哥都会一直这样带着我上学,这虽然是个奢望,但是我还是很希望可以成真。

  刘洋哥俯下身捉着车把手,把我整个环抱在怀里,脸就贴在我的头发上。

  我有点惊慌,可是还是不自觉的把脸贴到他的胸口上,闻着他身上的香气,参杂着一丝汗水的味道,我的脸顿时有些烫。

  跟刘洋哥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有史以来最快乐的时光,我每天都要对着夕阳许一遍愿,希望我跟刘洋哥能一直这么快乐下去。

  因为刘洋哥跟我说,对着夕阳许愿,愿望就会实现的。

  然而现实往往很残酷,我跟刘洋哥之间,始终隔着一个刘院长,他不会放过我,更加不会让我一直粘着刘洋哥。

  一切的转折,都出现在我卫校最后一年上,那一年,也是刘洋哥考上大学的一年。

  那天下午,校长找我去他办公室,可坐在旁边的,却是刘院长。

  刘院长说,跟我谈谈我去医院实习的事情。

  我知道我去医院当护士还早,还有一个学期的课程。

  所以我不想过去,心跳得有点快,慌乱不已。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特别怕刘院长,怕得要死,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我的心情都是压抑的,就像小时候,我看到我爸一样。

  特别是,那次他打我被刘洋哥阻止了之后,他就没给过我好脸色。

  刘院长估计是看我不想过去,脸上立马有点凶,嘴里说着威胁我的话。

  “杨薇薇,你现在翅膀硬了,敢不停我的话了是不是?别以为你马上就要毕业了,能当护士了就了不起,我告诉你,这十里八乡谁不知道我刘院长的名号,只要我说一句,我保证没一个医院敢要你,你就回农村呆着吧。”

  一听这话,我立马服软了,我不要回农村呆着,那里有我爸,他会打死我的。

  当时的我,天天被逼着我学习,看书本,他不许我看电视、新闻,不许我跟其他人接触,不让我有机会见识外面的世界。

  那个时候的我真的以为,刘院长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只要他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到的。

  想起我把天天给甜甜打针,我就怕得要死,在这里,我至少还有刘洋哥。

  所以,我还是听话的走到了他身边。

  上次我们已经撕破了脸,这次刘院长连理由都没有了,态度很强硬的让我坐在他腿上。

  我不肯,他就伸手过来捉我,一下把我搂住,强行按在腿上。

  我好像碰到他身上什么硬硬的东西,吓得浑身颤抖,我害怕,可不敢反抗,怕他打我,还把我送回我爸那里。

  一开始,刘院长还是很认真的跟我讲解实习的事,可渐渐的,他的手就开始在我身上乱摸。

  我吓得一颤,一把捉住他的手,不让他摸我。

  可他另一只手立马在我腰上狠狠的拧了一下,疼得我背都弯了起来。

  我咬牙忍受着,眼泪汪汪的,可又不敢反抗,我怕他,很怕很怕。

  我慢慢长大了,很多以前无法理解的事情,现在也逐渐明白过来。

  早在当年,我妈就已经把我卖了,现在,没有任何人会帮我。

  看我哭,刘院长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手指还是不停的在我身上戳。

  我觉得很恶心,可是不敢反抗,也不敢甩开他跑了,因为我怕他会跟我爸对甜甜一样,对待我。

  刘院长下手越来越重,就在他撩起我裙子,想从下面伸进去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

  我同桌郭恒叫了一声校长,然后傻眼的看着我们。

  刘院长立马将我推开,做贼一样拿起桌上的实习报告,偷偷把脚缩回办公桌下面挡起来。

  然后慈祥着脸跟我说。

  “薇薇就这么定了,你以后就去干爹的医院上班,干爹就是喜欢你们这样的年轻人。”

  我强忍着泪水,委屈得跟一只受伤的兔子似的。

  我不敢看郭恒,低着头走了出去。

  远离了郭恒跟刘院长,我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尽情的大哭起来。

  委屈的眼泪打湿了胸前的衣服,他始终不肯放过我,我第一次生出了逃跑的念头,就像当初逃离我爸一样。

  可我又能去哪里呢?以前我还想着可以来找我妈,可现在,我妈已经把我卖了。

  我斗不过他的,我只是一个孩子,可他呢,不仅是大人,还是院长,他手里掐着我的未来。

  “他是你干爹?”

  郭恒的声音,我吓得胡乱的抹着脸上的眼泪,不像被他发现。

  他们本来就看不起我,万一被他发现我跟刘院长的事……

第4章 肮脏的交易

  “是、是的!”

  我以为他会拿刚才的事笑话我,威胁我,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给我递了一包纸,让我离刘院长远一点,他不是好人。

  我抬头看他,可他已经走了。

  郭恒没有将事情说出去,可同学们还是渐渐的知道了我跟自己干爹有不正当的关系。

  大家都说我犯贱,出卖自己肉体换工作。

  我很少在班上说话,更加不敢大声,可这次我真的生气了,大骂他们。

  “我才是受害者,你们没有胆子去骂刘院长,却非要把所有的错都算到我头上?”

  我第一次说话那么大声,争执过程中,我还把班花徐小小的手给弄伤了。

  我隔壁桌的男生一直喜欢徐小小,见状立马起来扇我一巴掌,打得我鼻血直流,差点站不稳。

  他还不罢休,操起凳子就往我投上呼过来,还好郭恒看见了,帮我挡下了凳子,他这才罢休。

  不然,我想我现在已经死了。

  这事不能怪我,徐小小她一直针对我,因为她妒忌刘洋哥对我好,她一直喜欢刘洋哥。

  她估计看我平时不做声,于是欺负我胆小,趁机怂恿同学骂我不要脸,臭婊子。

  我一生气,推了她一样,她自己不小心撞到桌角,把手给蹭出血了。

  这事后来不知怎么的就传到了刘洋哥耳朵里,我听说学校的同学说,刘洋哥打断了那个男同学的腿。

  我很担心他,可是找不到他,他这些天一直都没有回家。

  刘院长知道刘洋哥打架的事后,当晚就把我打个半死,骂我臭婊子,不要脸,恨不得把事情传出去,让别人知道你有多骚是不是?

  我吓得瑟瑟发抖,怕他又要给我打针,所幸他今天心情不好,没工夫理我。

  而是不停的指着我破口大骂,说是那个同学的家长已经找到校长那里了,刘洋哥本来可以去市里最后的医院实习的,现在前途都被你给毁了,你个臭婊子你赔得起吗?

  我害怕得直哭,一看我哭,刘院长又一巴掌甩过来,要我去把刘洋哥找回来,否则他弄死我。

  他还让我以后离刘洋哥远一点,否则他就被刘洋哥弄到北京去读书,让我一辈子看不到刘洋哥。

  刘院长把我推入雨中,还说今天刘洋哥要是不回来,我也不用回去了。

  我一路哭着跑出去,雨水冰凉彻骨,我身上却火辣辣的,一阵一阵得疼。

  可我并不难过,难过是对喜欢的人的,我对刘院长只有怕跟发自心底的厌恶。

  我跌跌撞撞的来到刘洋哥同学家,可不管我怎么叫,刘洋哥就是不理我,也不出来看我一眼。

  我淋着雨等了他一个小时,执拗得就是不肯离开,比当年等我妈时还要执拗。

  好久好久之后,刘洋哥才从走出阳台,低头看到我一直抬头看着他的方向。

  当初等我妈时因为我妈是唯一的依靠,现在等刘洋哥,是因为刘洋哥是我最在乎的人。

  “操,你是不是傻?”

  他在上面骂了一句,然后身影就消失了。

  我以为他不想理我了,蹲在雨里哭得嗓子都哑了,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冷冰冰的打在身上。

  刘洋哥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下楼,把我拉进怀里抱着,用身体帮我把雨水全部挡下。

  “刘洋哥!”

  我叫他,他不说话。

  “你回家吧,我好担心你。”

  刘洋哥不回答我的话,而是摸着我的脸问我,刘院长有没有打我。

  我摇头,不想他担心我。

  可他忽然拍了一下我的额头,很轻,还责备我说谎都不知道打草稿,脸还肿着呢。

  他嘴里责备我,可是我知道,他其实是关心我的,眼里都是心疼。

  我突然又想哭了,想告诉他我跟刘院长的事情,可他不让我说。

  他说他都知道,他相信我不是那样的人,只是受不了别人侮辱我而已。

  我有点害怕,我不知道刘洋哥知道了什么,如果他知道我跟刘院长之间,真的有不见得人的事情,他还会不会相信我。

  我紧紧的握着拳头,缩在刘洋哥的怀里哭得不能自抑。

  他摸着我的头,让我别哭了,他看着好心疼。

  可他对我越好,我就越害怕,越不知所措,怕他总有一天会知道,会离开我。

  “刘洋哥,你以后不要在打架了,我好害怕你受伤。”

  “好,只要他们不欺负你,我就不打他们。”

  刘洋哥紧紧的搂着我,声音有些沙哑。

  我喜欢他抱着我,因为他在我身边,我就会觉得踏实。

  可以后,我可能再也不能抱刘洋哥了,刘院长不会允许的。

  我不怕他打我,可我怕他把刘洋哥送走,让我再也见不到他。

  刘洋哥抱着我,摸着我的头安抚我,可忽然他大惊失色的叫了一声。

  “薇薇,你、你裤子怎么都是血?”

  我吓得不行,我明明没有受伤的,可裤裆下就是一滩凝固的血。

  我慌张到不行,可刘洋哥让我别怕,他很快回来,然后他把我弄进楼道之后,自己冲进了出去。

  我躲在楼道里,像被捉现行的贼一样。我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以为是刘院长对我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弄伤的。

  又怕自己会不会染了什么病,更害怕刘洋哥知道这种病是怎么惹上的。

  不过我好像没有得病,刘洋哥只是给我抱回来一大包东西,然后自己拆开包装在那里研究。

  边研究还边碎碎念,说我这个傻帽肯定不会用。

  等他研究明白了,才拿出他给我买的新内裤,把那个东西撕下来贴上去,然后让我换上。

  他还告诉我,这个来了不能碰冷水,否则肚子会痛的。

  我看着那片东西,好像明白了什么,书上说,这叫月经。

  看我脱裤子,他马上背过身,然后把自己里面那件还没淋湿的衬衫脱下来。

  我穿着都到膝盖了,跟白色公主裙一样,很好看,上面还有他的味道。

  等我换好后,他还一点一点的帮我收拾脏的裤子跟衣服,然后问我,这两天徐小小跟尚书文有没有来找我麻烦。

  尚书文就是那个打了我,然后被刘洋哥打断腿的男同学。

  我心里酸溜溜的,刘洋哥都这样了,还想着我,或许刘院长说得对,是我拖累了他。

  看到我摇头,刘洋哥这才笑了一下,摸着我的头说你个傻蛋,这么晚跑来找我,是他逼你来的吧?

  我摇头,他是逼我了,可他不逼我我也是会来的,因为……

  “因为什么?”

  刘洋哥眼里有光,很亮很亮,好像好希望我说出那个答案一样。

  我好想告诉他,是因为我想他,我担心他。

  可我不能说,因为,我会连累他做不了医生的。

  我低下头没有不敢看他,他好像叹了口气。

  我以为他会生气的,可他没有,而是紧紧的抱着我,跟我说。

  “不管是为什么,你来找我,我就好开心了。”

  他抱得很用力,我都能听到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了。

  我也抱紧了他,我好像告诉他,我想他,可我不敢。

  我既希望他能明白我的心,又怕他明白我的心。

  刘洋哥最后还是跟我回家了,那天晚上我们同睡一张床。

  他把我的手跟脚藏在肚子里,怕我冷着了。

  我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贴在刘洋哥的肚子上,他缩了一下,我问他是不是很冷,他笑着说他喜欢冷。

  这天,我第一次来了月经,刘洋哥抱了我一晚,而我刚好十五岁。

  我第一次知道被人照顾是什么感觉,感动得眼泪盈眶,虽然身体很冷,但心底却无比的温暖。

  那几天洗澡,都是刘洋哥给我调的水温,有点烫,但他说烫一点不会受凉,不会肚子痛。

  因为我怕刘院长,不敢去外面洗,所以我是在刘洋哥的房里洗的,也没想着要反锁门什么的。

  可刘院长却在这个时候溜进来了,偷偷的从门缝里看我。

  我发现了他,怕得浑身发抖,可不敢声张,赶紧裹了床被子就想要回房。

  然而我才出来,就被刘院长堵在了门口,

  “来我房间!”

  刘院长命令我,我心跳的厉害,本能的想要退回去把门关上。可刘院长塞了个脚进来,把门给顶住了。

  他还威胁我,在不听话就让我休学,送我回弄村。

  我吓得立刻放开了门把手,他立马将我拽进他的房间,咔嚓一声反锁了房门,不让刘洋哥进来。

  刘洋哥是校队篮球队长,一米八高,虽然瘦,但力气很大,连刘院长站他旁边也只到他的耳朵边,所以他一直不怎么敢跟刘洋哥正面冲突。

  但我不一样,在刘院长眼里,我就是个生了病的小鸡,轻轻一捏我脖子都要碎掉。

  我根本反抗不了,他把我按到床上,一把扯掉我的毛巾,还要去脱我的内裤。

  可当他发现我竟然垫了卫生巾的时候,脸色都变了,脸红脖子粗的。

  我趁他不注意,飞快的提起了裤子。

  刘院长顿时一巴掌朝着我的脸呼过来,我的半边脸顿时肿得跟馒头似的。

  他不仅打我,还掐我,咬着牙,憋粗了脖子的掐,似乎要把他在所有怨气都发泄出来,发泄到我身上。

且行且珍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且行且珍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首席佣兵:王爷我要休了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首席佣兵:王爷我要休了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首席佣兵:王爷我要休了你目录预览:第一章序幕第二章异世降临&咸鱼翻生(1)第三章异世降临&咸鱼翻生(2)第四章冷家妖孽&茁壮成长第一章序幕当繁花落尽,尘埃落定的结局。当生无可念的时候,人往往会出现极端的想法。是命运的牵盼,还是命中的劫数。是缘分的指使,还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高耸的群山青葱绿绿,在黄昏的映澈下却异常的诡异。那呼啸而过的狂风吹动着茂密的树林,沙沙作响。更加增添了一份夜色即将到临的恐惧。巍峨耸立,断壁残恒的悬崖边上

  • 《诡域档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诡域档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诡域档案目录预览:卷一血溅琉璃琴第一章断弦卷一血溅琉璃琴第二章要权卷一血溅琉璃琴第三章点将卷一血溅琉璃琴第四章还俗卷一血溅琉璃琴第一章断弦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华夏国国家安全总部会议室里还亮着灯,这里正召开着紧急会议,只是会场的气氛很沉闷,没有人说话,会议室里烟雾弥漫,每个人的脸上都很沉重。喻中国副部长清了清嗓子:“同志们,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说两句吧。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五个侦察员失踪了,而我们却一点线索也找不到了,这是我们的失职啊!”喻

  • 《网游之暴力法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网游之暴力法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网游之暴力法师目录预览:第一章陈晨与荣耀第二章38号新手村第三章白灵魔杖第四章第一次抢怪第一章陈晨与荣耀高考结束这一天,陈晨一脸淡然的从第一中学走了出来,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自己待了三年的学校,陈晨轻轻哼了一声,对着它竖起了中指。陈晨是一个很普通的高中生,不是英俊帅哥,不是官二代富二代,在这个第一高中里面,他绝对是非常不起眼的一个。这次高考结束,陈晨正式告别了这所学校,而大学的门槛他也没机会去触摸了,因为这次高考,陈晨在所有试卷上都写满了问候

  • 《逍遥都市》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逍遥都市》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逍遥都市目录预览:第一章我不想死第二章道界第三章霸王餐第四章夺回身体第一章我不想死这里是华国滨海市内的一个小公园。在公园内一个安静的角落,龙忆正百无聊赖地坐在一张长椅上。他在等他的女朋友陈丽儿。龙忆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三点十五分。他们约定的时间是三点。她大概快到了,龙忆心想。每次他们的约会,陈丽儿总是会迟到十五分钟左右。有时候她就是故意迟到的,她认为这样可以显示出她作为一个美丽的女生的优越感。她说她喜欢那种“他在等我”的感觉。虽然嘴上没说什么,

  • 《鬼节捡BOSS:天师难惹》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鬼节捡BOSS:天师难惹》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鬼节捡BOSS:天师难惹目录预览:第一章毛家传人毛苗第二章镇灵石第三章修罗阵法第四章龙玄剑第一章毛家传人毛苗七月十五,盂兰节,俗称鬼节。午夜临近十二点,夜黑如墨,路两旁未烧尽的纸钱带着火星被风吹起,打了个卷后消失不见。传闻,烧的纸钱如果打卷后消失,意味着阴间的鬼收下了,不会再出来骚扰活着的人。一阵脚步声不紧不慢地从远处传来,昏暗的路灯只能照出一道长长的影子。阴风刮起,带着火星的纸钱突然漫天飞动,朝来人席卷而去。脚步声依旧不紧不慢

  • 《天才儿子杀手娘亲》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天才儿子杀手娘亲》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天才儿子杀手娘亲目录预览:001有了?002逆天的体质003血腥的护短(1)004血腥的护短(2)001有了?“嗯~”凤舞浑身酸痛地睁开眼睛,陌生的环境让她瞬间清醒,粉红的帷帐,目测至少有上千年历史的红木桌椅,老古董的梳妆台,目光下移,小巧的绣花鞋,一种猜想划过脑子,掀起被子,忍痛走到铜花镜前,模糊的镜子映出略显稚嫩的一张脸,精致的五官隐约可见日后的倾城之姿,忍不住倒吸一口气,猜想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忽然一阵晕眩袭来,在晕过去

  • 《都市狼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都市狼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都市狼少目录预览:楔子第0001章雪姐,你外甥昏倒了。(修改)第0002章让我带她走第0003章你们,畜生楔子茫茫的额伦草原上,一头全身白色皮毛的成年狼嘴里叼着一个婴儿疾驰着,光洁的皮毛随风而动,凌厉的双眼不时的闪过电芒,身后传来的枪声不时的让它停下脚步,在确定了枪声不时针对它而来之后,便又重新疾驰起来。哪里来的婴儿?哪一位母亲会如此的不小心,让自己的孩子落入饿狼的口中?如果大家看到了那位母亲现在的样子,一定不会埋怨这位母亲。此刻,同样是在额伦

  • 《苍天霸地诀》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苍天霸地诀》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苍天霸地诀目录预览:第一章楔子【求收藏】第二章渡劫【求收藏】第三章父亲【求收藏】第四章洗髓丹【求收藏】第一章楔子【求收藏】第一章楔子“何为修真?借假修真也,自古便有修真之说,成仙成神凡人何曾见过?上古神话中的大能是否真的存着?一切的一切皆是不解之谜。”时代在变迁,一切都在进步,科技发达,相信科学,世界上没有神,无神论者!传说中的修真门派全部不见了踪迹,门人弟子也归隐山林,十万大山中妖兽销声匿迹,江河湖海中的海族不知被毒死多少。(生活污水啥的太

  • 《总裁别过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总裁别过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总裁别过分目录预览:001把衣服还我!002居然被绑架003老板,怎么一个人喝酒呢?004你的命、我不感兴趣001把衣服还我!机场出门真的还是要看看黄历,这是纪繁星此刻最为深刻的体会。团队演出完毕,一起回国,飞机却误点,不过这没关系,好歹总算到了D市!四个月,终于回来了...可是,刚下飞机就被小孩泼了一身可乐水,这可怎么办啊...“小姐,对不起,这孩子太顽皮了...”“呵呵,没关系!”纪繁星的长发随意挽了一个髻,偏向右边,白皙的脸颊上有着淡淡

  • 《一纸成婚之错惹霸道老公》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一纸成婚之错惹霸道老公》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一纸成婚之错惹霸道老公目录预览:第一章落跑的迷彩服第二章原来是他?第三章再次相撞第四章复杂的关系第一章落跑的迷彩服清晨的阳光肆意倾洒着地面,熙熙攘攘的街道预示着新的一天已经开始,阳光无限明媚,而安雅瑜却完全感觉不到那份好心情。看看身旁聊得甚是投机的两人,安雅瑜不自觉又是一声叹息,万恶的相亲,她又没有躲过去,一早便被老妈的夺命call给召唤了过来。照理说,相亲的地方还会有位男士存在的,可是那位跑得比安雅瑜还快,来时就不见他的人影了。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