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红牌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3:57: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红牌

第1章 沦落被卖

  我的职业比较特殊,说白了一句,就是把钱拿到,让男人乐呵乐呵。原文http://www.95lady.com/

  我是一个人们口中的失足女人,来自于一个支离破碎的农村家庭,没有读过几年书,但我长得还可以,虽不算特别美艳,但却胜在自带点儿气质。

  可能就因为我不好的出身吧,我什么都想要,但却往往什么都得不到,当然,这说的都是在我堕入风尘以前。

  堕入风尘以后,我有很多想要的东西都得到了,比如说钱,我曾一夜之间就挥霍过上万,甚至是十几万,几十万!但是这也意味着,我也因此失去了对于我来说,特别珍贵的东西。

  现在,我就说说我的故事。

  我爸是个赌棍,还酗酒,一喝多了就会对我们娘俩又打又骂,但是清醒过来又会跟我们道歉,对我们还算好。

  直到那一年,村长带了个富商回来,说要大力开发我们村,弄一个农家乐,然后挨家挨户了解情况,我妈妈当时是村里出了名的美女,这富商就来我们家来得特别勤。

  一天爸爸早早的出门了,妈妈像往常那样没多问,只是问他回不回来吃午饭,爸爸没回她话,兴奋地搓着手走了。推荐95lady.com

  爸这边刚出门没久,富商就来了,妈妈挡在大门口没让他进来,但是富商说想看看我们家的牛羊,妈妈只好让开了。

  可是富商进了大院便一把把大门从里面栓上了,转身抱住了妈妈,妈妈吓的惊叫出声,我也赶紧在牛羊圈子里猫下。

  妈妈被富商连拖带拽的弄到了屋子里,然后就是一阵阵奇怪的声音传出来。

  我从牛羊圈子里慢慢挪到门帘子下面,依靠着门框,玻璃窗反射出来我的脸,惊吓中口水鼻涕横流。

  贴在玻璃上往里面看的那一瞬间,异样的恐怖感布满全身!

  我想大声尖叫,想哭想喊,但就是不敢!

  我弄不明两人压在一起是在打架还是做什么,却只能看到妈妈绝望地折腾着手脚。

  过了很久很久,天色从大白到快黑了,我终于看到富商穿上衣服,便赶紧躲到牛羊圈子里,然后他走出来也没四处看,大摇大摆的走了。

  天黑沉了下来,我拍拍麻了的双脚摸索着进屋,屋里的味道很奇怪,打开灯后我看到床上那个没穿衣衫、头发凌乱的女人,我惊吓之中轻声问了句,妈,是你吗?

  妈妈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我出去玩,我就到村口等爸回来,然后把事情告诉了他。网站http://www.95lady.com/

  爸爸愣了好久,突然破口大骂,“妈的,老子不就是借了几个钱吗?竟然敢这样对老子,老子一定要把你弄死!”

  爸掉头就跑走,我连忙回家去看,发现妈妈也不见了!

  我一个人没吃没喝的睡到木板床上,印象中冷的睡不着,夜很长,长的我看不到黎明的希望。

  睁着眼等了一夜,可是第二天爸爸妈妈还是没回来,没有办法了,我心里很慌很慌。

  后来村里人告诉我,爸爸直接拿刀砍了那个富商,妈妈过没多久自己回了家,但整个人痴痴呆呆的。

  再后来爸爸被判刑了,我见到了妈妈眼里的绝望,那是一种毫无生气的眼神。

  虽然那一刻我还不太懂事,但是接下来,妈妈的尸体在河里被人捞起了,我才一下子懂得了为什么一个人的眼睛和表情会流露出那种生无可恋。

  就这样,我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孤儿的日子苦啊,家里房子被赶来的亲戚给分走了,这些人明为亲戚,实则上比恶人更让我憎恨,对,他们根本就是不吐骨头的恶人!

  我流落在外头,每一天每一晚,只能够看着别人占了自家房子,自己却被关在门外,无论风吹雨打,害怕是一个人,受苦是一个人,所以那段时日对我来说,刻骨铭心。红牌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就从那时开始,我落下了老做恶梦的毛病,每次惊醒,都生怕自己还睡在风雨里……

  没想到的是,更大的恶梦还在后头,如果之前流离失所是苦的,那么我之后过的日子要加一个痛字,痛苦!

  曾经对我很好的邻居,居然也把恶魔般的爪子伸到我身上。

  在我快饿死的时候,邻居刘媒婆拿了个面包给我吃,我一把抓过来吃得狼吞虎咽,结果还没有觉得饱,我迷迷糊糊的软倒,她就把我卖了。

  当我醒来时,人已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一个老女人见我撑起身,就过来捏起我下巴说了一句,嗯!日后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她还告诉我,是刘媒婆将我卖到这的。

  我问她这是哪,她说夜总会里面,让我喊她妈咪,接着又叫来几个男女,轮流着教我一些以前想都不敢想,又羞得根本不敢看的事儿。

  我哭了,哭的昏天黑地,差一点昏过去也死活不愿意跟着学。

  这是刚进来的第一天,其实我并不是为自己的贞洁哭泣,只是不愿意喊买我的这个女人做妈咪,更不愿意照她的命令去做。网站95lady.com

  他们见我不顺意,就将我扔进一个摆满了废旧物品的地下室里关起来。

  那里阴暗潮湿,老鼠蟑螂满地爬,断水断粮两三天都没人来问我死活。

  到我饿得瘫在地上只剩喘气份儿的时候,一个美艳的女人开门来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玫瑰,KTV里面的头牌。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一个头牌小姐,居然没有半点的风尘气,就是只是远远地看着她的时候,都能够决定这个女人简直美上了天,怪不得那么多的男人会围绕在她的身边,并且……任她指挥。

  我永远都忘不了她美艳地渣渣眼睛,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当时的我怯生生地看着她,回答说,“柳萱萱。”

  “别怕,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会保护你的,你知道吗?”玫瑰笑着说道,就是简单地勾唇一笑,我的魂魄都已经被玫瑰完全夺走了。网站http://www.95lady.com/

  我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一个那么美的女人,并且就连声音都像是涓涓细流,不露痕迹地荡漾到我的心目中。如果不是因为玫瑰的话,恐怕妈咪早就已经让我出去坐台了吧,但是……玫瑰却一再阻拦,救下了我。

  所以我对于玫瑰的感激之心,一直都完全不能够用语言表露。

第2章 杀人要偿命

  或许是因为跟在玫瑰的身边,又或许是因为遗传到我妈妈的基因,渐渐的,我的五官开始张开,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人家口中的美女,但是……我对自己的评价就是,我确实是一个耐看的人。

  可是……王哥的出现,却让我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一个男人来到KTV里的时候,直接点名要找玫瑰,而碰巧那一天,玫瑰的身体十分的不舒适,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去见王哥。

  最终无奈之下,妈咪想让我去陪王哥喝酒,却被玫瑰一手拦下。

  “妈咪,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你明明就知道王哥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做的那些事情,是萱萱能够应付得了的吗?你也不好好地想想!而且,萱萱还只是个孩子……我是不会让你伤害到萱萱的!”玫瑰虽然身体不适,但是依旧想方设法地为我出头。

  妈咪看了看我之后,便看着玫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当然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萱萱来我这也已经很久了,你总是说着她还小还小,可是,我不会让她在我这一直浪费粮食的!今天,就算是她不想去伺候王哥,也必须要去!”

  说罢之后,妈咪立刻就离开了玫瑰的房间。只见到玫瑰立刻就瘫坐在椅子上,全然一副虚弱的模样。

  “玫瑰姐,你的身体都已经那么虚弱了,你怎么还一直和妈咪争吵呢?”我皱着眉看着玫瑰,心里却是一阵的心疼。

  玫瑰轻轻地摸了摸我的脸,笑着说道,“傻孩子,你是不会懂得的。”

  直到后来,我才慢慢的领会到,玫瑰说的不会懂是什么意思。

  玫瑰轻轻地摸了摸我的脸,笑着说道,“傻孩子,你怎么会知道这人世间的险恶呢?你要知道,这个王哥是一个多么恐怕的人,他可是一直都在玩SM的,你要是去的话,你能够受得了吗?”

  听到SM两个字从玫瑰嘴里吐出来的时候,我完全已经呆愣住了,一直以来在KTV里,我都是打打杂,也从来都不陪客人,全都是因为玫瑰姐在为我庇护。

  “玫瑰姐,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一直以来都对我那么好,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恐怕早就已经……”说着说着,我的眼泪全然是一副不争气,就这样哗哗地流了出来。

  “傻孩子,你不要哭。”玫瑰抱着我,尽是安慰。“有我在,就没有人敢欺负你的。”

  “玫瑰姐,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呢?”我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玫瑰,只是她眼眸当中的情绪,我丝毫都看不懂。

  玫瑰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道,“萱萱,你现在还小,你还不懂我所经历过的这这些,什么所谓的妓院头牌,对我来说,不过都是一个虚无的身份罢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不要这一些所谓的头牌名称。”

  我看着玫瑰的眼眸里,似乎一直在泛着泪光,我似懂非懂,只好默默地点了点头,“玫瑰姐,你放心好了,我再怎么样都好,我都不会脏了我的身子的。”

  “好,我一直都知道你最懂事的了。”玫瑰看了看窗外,叹了一口气,“王哥……还是让我去应付吧。”

  “玫瑰姐!你现在的身体,你要怎么去?”我试图想要拦下玫瑰姐,但是……我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拦住她。

  我想,如果时光可以逆转的话,我一定会死死地拦住玫瑰姐,一定不会让玫瑰姐去到王哥的房间里。当我看到王哥房间里的玫瑰姐的惨状的时候,我的眼泪便一滴又一滴地顺着脸庞滑落。

  而王哥却一直淡然地坐在沙发上,根本就没有半点做错事的模样,似乎在他的眼中,玫瑰姐的生命,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的。

  可是……只有我知道,玫瑰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要不是因为玫瑰的话,我在这个KTV里恐怕早就已经不知道死活了吧!

  玫瑰姐的死很快就引起了惊慌,所有的小姐都围在这一个包厢的门外,只有妈咪和我走进了这一个包厢当中,所有的人的眼眸当中透露着的淡漠的情绪,完全让我觉得内心是一阵冰凉。

  玫瑰姐平时对大家那么好,可是现在玫瑰姐出事了,大家却都是一副看戏的模样,看到这些人的面孔,我的心似乎开始有些莫名地冷漠。

  在包厢外面的人群,依旧还是在不停地对着死去的玫瑰姐在指指点点,我甚至都能够听到那么多不好的话。

  “玫瑰还不是因为自己和王哥瞎闹?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又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呢?她可是明知道王哥有这样的特殊的癖好的啊。”说话的人是玫瑰姐平日里待她不薄的夏夏。

  如此尖酸刻薄的话语,毫不留情面地刺痛了我的耳膜!玫瑰姐平时待她向来不错,可是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我直接就是对着夏夏一阵的痛骂,“夏夏,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着些什么?玫瑰姐生前的时候,难道对你很差吗?你怎么能够那么忘恩负义呢?!”

  “我忘恩负义?但是,我可从来都没有觉得玫瑰姐对我有多好呢,那不过就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罢了吧。”夏夏直接挑眉地看着我,脸上完全写满了不屑。“你自己要怎么同情玫瑰,那可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你知道的,王哥很快就会回到这个包厢了,到时候,不如……由你顶替玫瑰还没有完成的‘任务’吧?”

  在夏夏身边的那几个小跟班,也都跟着嘲笑着,并且发出的笑声在我听来,却是那么刺耳,让的恨不得想要直接扇她们几巴掌。

  妈咪很快地就听闻了玫瑰死去的消息,匆匆忙忙地就赶到了包厢,没有想到刚走进去看到玫瑰的下体出现了那么鲜红的血渍的时候,妈咪直接就转身说道,“来个人啊!赶快来人!你们都瞎吗?赶快给我处理掉。”

  “妈妈,处理?这可是一个好证据,你知道吗?你难道就任由玫瑰姐这样地死去吗?”我紧紧地抓住了妈咪的手,想要找妈咪给玫瑰姐一个公道。

  可是没有想到是,妈咪却直接就推开了我的手,脸上依旧是那般地冷漠的模样,“公道?这个世界上也有公道这件事存在着吗?萱萱,你知道玫瑰刚刚伺候的那个王哥到底是什么来头吗?你竟然还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喊着嚷着要公道?”

第3章 流氓

  夏夏听到了妈咪这样说之后,也走到了包厢里边,笑着说道,“对啊,柳萱萱,你到底算得上是哪根葱啊,自己的烂摊子事都还没有解决好,居然想要为玫瑰讨一个公道?”

  可是我还未来得及出生反驳,包厢外边就走进了一个微醉模样的男子,一进来就直接大声嚷嚷,“公道,什么公道?你们都是在说着些什么?”

  妈咪立刻就换上趋利逢迎的讨好表情,迎上前去,笑着说道,“王哥,你刚才去哪了?怎么突然之间就不在包厢里了呢?”

  “我刚才去了一趟厕所,不过……”王哥开始在包厢里四处地寻找着什么人影,想必,他一定是在找着玫瑰姐吧,他又怎么会想到,玫瑰姐在他的折磨之下,已经死掉了呢。“玫瑰呢?她怎么不在这里了?不是说好的要等着我回来再一起玩的吗?妈咪,玫瑰要是私自离开,把客人晾在一边,那这应该怎么算?”

  全场忽然之间都静住了,王哥居然根本就不知道玫瑰姐已经死去了!还是说,王哥一直都是知道的,只是因为不想承担杀人的罪责,所以故作不知道的模样吧?

  妈咪为了息事宁人,便直接走到了王哥的身边,低声地说着,“是这样的,玫瑰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就刚刚已经提前离开了,这样吧,王哥,你也别扫了好兴致,我们这里那么多的小姐,你要是喜欢哪一个,你就直接选一个好吗?”

  妈咪一边说着,还一边地在给夏夏使眼色,夏夏虽然十分不情愿,但是这可是妈咪下的命令,为了整个KTV不出现停业整顿的现象,她只好靠到了王哥的身边,声音瞬间就化作了娇滴滴的声线,“王哥,你来我们KTV玩,就是图个高兴嘛?好好地玩,我们这的姐妹可是多的是呢,随意你要挑哪一种的都有。”

  可是王哥确实一副完全不买单的模样,皱眉呵斥,直接就把夏夏推到了沙发上,大声不悦地怒吼,“我只要玫瑰!你们现在就告诉我,玫瑰到底在哪?”

  “玫瑰姐已经死了!”我再也忍不住,看着王哥这般戏谑的模样,我的内心完全为玫瑰姐所鸣不平。

  妈咪和夏夏也完全没有想到我会那么大胆,居然敢直接就说出了这些话。尤其是妈咪立刻走到了我的身边,想要伸出手要把我的嘴巴给捂住,并且还在低声地怒骂,“柳萱萱,你知道你现在到底在说着些什么吗?你是想让我们都停业整顿对吗?你是要我们喝西北风啊!”

  比起喝西北风,我更加关心的是玫瑰姐死去的那一条宝贵的生命。

  “妈咪,玫瑰姐已经死了,她曾经也为你带来了那么多的收益啊!你怎么能够就直接放任凶手嚣张跋扈呢?玫瑰的死就是他一手造成的啊!”

  王哥听到了玫瑰姐死去的消息,仿佛是更加地来了兴趣,脸上全然没有一副伤心难过或者是半点害怕受到法律制裁的模样,嘴角只是轻轻地上扬,笑着对我说道:“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玫瑰真的已经死了?”

  我怒狠狠地看着王哥,难道一条鲜活的生命,在他的面前,居然就是那么轻巧就可以说出来的话吗?

  我字字顿挫,咬牙切齿地攥紧了拳头:“玫瑰姐就是你害死的!杀人就要偿命。”

  “偿命?这真的是天大的笑话,这可是死在了床上啊。要是这件事真的给说出去的话,你觉得玫瑰要是在黄泉底下,会感激你吗?”王哥的笑容越来越深,看着我的眼睛似乎也越来越发亮。

  看着王哥发亮的眼眸,我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直接往妈咪的身后靠了靠。

  “我不会听信你这些花言巧语的,玫瑰姐要是泉下有知,一定也会希望我这样做!”

  妈咪直接回头掐了掐我的手臂,脸上完全是一阵发怒的神情,“你这个黄毛丫头,你到底懂什么你就在这瞎嚷嚷!?今天你要是再胡说八道,不识好歹的话,我就让你饿上个三天三夜!”

  而夏夏却在一旁直接笑了起来,对于夏夏来说,她最喜欢的就是看好戏了。并且,这个好戏还是关于我,我从来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竟然都是那么都冷漠。

  “你现在就立刻给我滚出包厢,给我干活去。”妈咪低声怒骂,想要直接把我给赶走。

  我低声叹了一口气,也知道现在并不是最好的让王哥偿命的时候,只好听从妈咪的话要离开,可是……王哥却不依不饶了,直接拉住了我的手臂。

  对于陌生男子的触碰,很快就引起了我的惊慌,我想要直接甩开王哥的手,可是奈何王哥的手劲实在是太大,奈何我怎么反抗,都没有办法挣脱。

  “你给我放开,你个流氓!”我的大声喊叫,也立刻让妈咪感到了惊慌。

  妈咪直接上前想要劝说,“王哥,这个柳萱萱还是一个孩子,她不是我们这的小姐,不陪客人的。”

  王哥或许是觉得我反抗实在是太过于烦人,直接就把我甩到了沙发上,我的头直接就磕在沙发上,疼痛立刻让我呲牙咧嘴。

  “还是一个孩子?“王哥看着我不禁蔑视地笑了起来,“在KTV里的女人,有哪一个是干净的?你告诉我!既然还是一个孩子,那么就让我今天把她变成女人算了!”

  夏夏,妈咪以及我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为现在这个模样,我惊慌地看着王哥,脑海当中想到的就是要赶快逃离这一个包厢,我绝对不能够成为第二个玫瑰姐。

  只要想到玫瑰姐死去的惨状,我就会觉得浑身上下都毛骨悚然。

  大概是妈咪也察觉到了我的害怕,便立刻向着王哥再一次地求情,“王哥,这个丫头真的还是一个小孩子罢了,我们这的小姐多的是,所以你还是另选一个吧。”

  “你这个妈咪是不是也已经做腻了?如果是的话,你可以告诉我的,让我直接就让你退下好了。”王哥嘴角一直在上扬,可是任谁都知道,他平淡的话中,却全都是恐吓的意味。

  妈咪听到王哥的话之后,也开始有些害怕地咽了一口唾沫,也不再敢多说一句,而夏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直接就躲在了妈咪的背后。

第4章 神秘男人

  我的眼眸里完全是害怕,因在KTV里面呆久了,也早就知道了男欢女爱到底是一个什么模样,但是……我还不想要过早地就品尝到这一些的滋味,对于我来说,这些只会让我感到了恶心。

  妈咪和夏夏都想要离开,可是王哥却直接就喊住了她们,“你们两个,谁都不能够离开。就留在这,看好戏好了。”

  好戏?王哥在提及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眸里的欲望似乎更加地强烈,跟那一些将小姐带进了包厢当中的男人无异。要说有不同的话,那就是……王哥的眼眸里还带着凶狠。

  王哥直接就走到了我的面前,想要把我给扑到,我拼了命地喊叫着,“妈咪,夏夏,救我!快点救我!我不要!我不要……”

  妈咪和夏夏站在一旁,虽然有些于心不忍的模样,但是还是不敢动半分,完全是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似乎也听不到了我的声音一般。

  喊着喊着,我的声音也开始开始越来越弱,因为我知道,就算是我再怎么喊都好,都不会得到她们的帮助的,我也没有必要再浪费那个声音了。

  而王哥看到我停止下喊叫的声音的时候,便直接轻笑,“怎么?你怎么不喊了啊?是不是已经放弃了?不过,我海西喜欢女人大声尖叫的样子,喊得越是大声的话,就越是让我感到了兴奋。”

  “你这个变态!”我直接就往王哥的脸上喷了一口子的唾沫,对于这样的男人,就是只是碰了碰我,我都会觉得恶心,更何况是……他现在还压在了我的身上。“你要是敢碰我的话,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王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直接用手抹去了脸上的唾液,恶狠狠地看着我,“那我倒是要看看了,你是要怎样让我生不如死。”

  “救命……救命啊……”面对着王哥的侵犯,我只能够本能地四处乱抓东西,在被扒开上衣的几个扣子的时候,我拿着烟灰缸就是对着王哥的头上一砸。

  王哥的头立刻流出了鲜红的鲜血,我趁着王哥双手捂着自己的头的时候,我立刻从他的怀里逃离出来,跑到了包厢的边缘,浑身上下都是惊魂未定的模样。而一旁的妈咪和夏夏也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看着我,大概是也不会敢相信我会砸伤了王哥吧。

  王哥的手全是来自头上的鲜血,脸上完全是一副惊呆了的模样,随即便笑了笑,“柳萱萱对吧?你个小娘们还居然敢拿烟灰缸砸我,我看你完全是活得不耐烦了吧?给我抓住她!”

  王哥对着妈咪和夏夏说着话的时候,我的双腿也完全软掉了,根本就跑不动,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一直以来的平静生活,居然被王哥完全打乱了。

  可是妈咪和夏夏也是惊讶住了,对于王哥的话完全都听不进去,“王哥,消消气,柳萱萱还是一个新人,她还不是那么懂事,所以不小心砸伤了你。夏夏,你快点去拿医药箱来,快点!”

  夏夏稍稍地楞了楞,看到妈咪使眼色之后,立刻就答应着离开了包厢。而我,根本就不敢逃走,因为我也不知道到底应该要往哪逃。

  “柳萱萱对吧?”王哥坐在沙发上等着医药箱,但是嘴里对我的恐吓却是丝毫都不少,“我今晚要是弄不死你的话,我就不会姓王!”

  “你杀了玫瑰姐的事情,难道会是一个意外吗?你要是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敢对着王哥呛声。

  只有我心底深处知道,我已经害怕到不行了,就连腿都恨不得要立刻瘫坐在地面上。可是,我不能够,就算是心底里再害怕,气势上也不能够输。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却从宝箱的门口当中走过,当他和我对视的时候,我第一次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冷漠的男人,而且只是与他对视一眼,就完全能够觉得周边的空气都降下了好几个摄氏度。

  王哥看着我看别的男人,便无情地嘲笑着,“怎么?现在是想要找别的男人救你吗?我告诉你柳萱萱,现在就是天皇老子都救不了你。一会儿,你还是乖乖地想想你要怎么死吧。”

  死这个词语不自觉地就遍布了我的全身,让我浑身上下都感到了害怕,虽然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得到很好的生活,可是……我却是无比地珍惜着我自己的生命,并且,我希望我能够好好地活着,只有活下去,才会有希望。

  童年的不幸都没有让我放弃我对人生的期望,更何况是现在,就能不能够放弃,我的生命由我自己来掌握!

  想到这,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跑,当我转身开始跑的时候,王哥怒骂了一声之后,便直接跟着跑了上来,“柳萱萱,你给我站住!不要让我现在抓到你,要是抓到你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抓到就是死,既然如此,我一定不会让自己落在王哥的手上的,无论将来是过着什么生活都好,只要是现在能够逃离这,那就足够了。

  可是……我最终还是没有能够跑掉,直接就是摔在了一个男人的怀中,这个男人!就是刚才我看到的那一个冰山男,可是,明明看起来是那么冷漠,怀抱却是那么温暖。

  好想再多流连几分,但是我已经没有这个时间了,我只好不停地道歉,“很抱歉先生我撞到了你,要是日后可以赔偿的话,我一定会赔偿给你的,不过我现在还有事,就要先跑了……”

  可是我刚走出了一步,冰山男立刻就拉住了我的手臂,完全没有要给我逃跑的意思。

  “大哥,我现在是真的没有时间跟你瞎耗着了,拜托拜托,你就先放开我吧。”眼看着王哥和妈咪就要追到了,要是被追到了的后果,只要是闭着眼睛都能够想到,我可不敢让自己落入他们的手中。

  “要赔偿的话,现在就赔偿。”冰山男的声音都充满了磁性。

红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红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夜半女鬼来敲门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夜半女鬼来敲门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夜半女鬼来敲门第二章可怕的梦“这是什么味?”我皱了一下鼻子,突然在身下的女子身上闻到了一股腐臭味。来不及细想,女子已经揽住了我的脖子开始娇喘起来了。此时的我已经兽性大发,全然不顾,展开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不过说也奇怪,对方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刺激的感觉,反而更像是自己在打飞机。就算如此,我还是和蓉蓉一波接着一波,双腿发软,我感觉脑子一片空白竟然睡了过去。我也可能是因为太劳累了,闭上眼睛开始大睡起来,梦里梦见蓉蓉满脸的鲜血对着自己抓来。“咳咳。”

  • 小说契约无悔:总裁的地下情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契约无悔:总裁的地下情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契约无悔:总裁的地下情人第2章茶水间遭袭“温所长,你可终于来了,我可是盼了很久了啊。”唐宏逸之前一直负责和时代设计方联络的,此时满脸欣喜迎上来,热忱的介绍道,“容我来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我们瑞皇国际的总裁靳少琛,总裁,这位是就是我和您说过的业界最有才华的建筑师,时代设计事务所的所长,温若瑶小姐。”“靳总裁,您好!”温若瑶一脸淡然的朝着一直坐在位置上不动的男人伸出手,指尖微颤。男人眉目清冷,眼神紧紧的盯着温若瑶,幽眸闪过一丝复杂,良久不言,

  • 小说霸道老公宠宠宠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霸道老公宠宠宠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霸道老公宠宠宠第2章解除婚约颜岚一到达酒店,就看到上千朵她最喜欢的粉玫瑰被错落有致地摆放在酒店大堂,把酒店布置的似仙境一般。据说这是许凡特意连夜从国外运来的,颜岚冷眼看着这一大手笔,内心毫无波澜,转身就朝电梯走去。“颜颜,你终于来啦,快来化妆!”一进门,闺蜜安栀便和只小麻雀似的蹦了出来。颜岚对化妆师点头致意,随后才和安栀说道:“栀栀怎么来这么早?”“人家激动嘛!十几年的好友终于和白马王子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这种事情想想就令人热血沸腾啊!”安栀在

  • 小说总裁来袭,萌妻不约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来袭,萌妻不约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总裁来袭,萌妻不约第2章了不起啊胸衣挂的有些高,任她怎么踮起脚尖都捞不到,显然是沈问之的杰作。丫的,长的高了不起啊!苏沐晓低低的骂了一声,一咬牙,干脆从地上跳了起来,这才终于将胸衣从树枝上扯了下来。奈何双腿间的酸痛让她脚底一软,“扑通”一声直接坐到了地上。苏沐晓“嗷”了一声,她感觉自己的屁股被地上那些刺人的青草刺成血窟窿了!丫的,怪她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苏沐晓边哭着一张小脸,边将胸衣穿上,彻底整理好了衣服,这时候她才意识到,沈问之把她丢在灌木丛

  • 小说辰少独宠小娇妻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辰少独宠小娇妻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辰少独宠小娇妻第2章没钱?你来抵债!此时被说成是被骗的无知少女的米苏,根本没有心情计较这些,看着赶来的警察对待这个冷酷男人的态度,心里揣测道:难道……他的身份真的那么非比寻常?!是货真价实的什么什么少?!“哦?”严警官也看着米苏开口,语气却早没了刚才的客气,打着官腔道:“这位小姐,跟我们去局里走一趟吧,做笔录。”“既然如此,严警官,我们先回去了。”说着,方辰也不等严警官回答就向门外走去。“凌风,把刚才那个女人的身份调查清楚。”车上,方辰交代道

  • 小说一纸妻约:总裁别动情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纸妻约:总裁别动情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一纸妻约:总裁别动情第2章什么狗屁情人宫祁睿的话音刚落,刚才拉着她的那两个人便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江玥璃的脑袋之中瞬间电闪雷鸣,接下来可能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她心里有数。于是她开始奋力挣扎:“你想做什么!放开我!宫祁睿!”“你应该知道,即便只是做我的情人,我也不会亏待你。”宫祁睿淡淡地开口,可是他对江玥璃的说话口吻一直都是冰冷的,没有任何多余的感情。“什么狗屁情人!我才不屑!何扬晖那个混蛋要跟你签合同,那是他的事情!我凭什么要为了他卖身!放开

  • 小说前妻休逃:总裁缠上身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前妻休逃:总裁缠上身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前妻休逃:总裁缠上身第002章途中车祸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祁然是掌握半岛经济命脉的金融霸主,夏初安半岛影视界的当红影星。他们是珠联璧合的金童玉女,实际上却是名义夫妻。‘形婚’这两个字让夏初安彻底输给了叶彤舒。夏初安的爸爸夏立秋经营着一家公司。可不久前,在姑姑的劝说下竟然迷上了投资挖金,甚至在其姑姑的蛊惑下,将公司的全部资产抵押给银行,结果那几个号称挖金的“专家”竟然是骗子,卷着资金就跑了。夏立秋一气之下心脏病发,进了医院。一时间,夏家的

  • 小说锦绣江山:天下第一妃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锦绣江山:天下第一妃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锦绣江山:天下第一妃第2章妖孽附身城门口。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议论纷纷的百姓中央,韩云绮无视大家异样的目光,一路走来,彻底弄清了一切,原来她是穿越了!走出乱葬岗,短暂的大脑空白之后,她继承了身体主人所有的记忆。她是丞相府的嫡女,也叫韩云绮,善良温和,可是胆怯怕事,在府中,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受尽欺辱。此时。一大群人围着她,叽叽喳喳。“是复活了?不是诈尸吗?”“我看是阎王殿也嫌她脏,不敢收吧!”“啧啧啧,她还有脸回来,我要是她,早一头撞死了!

  • 小说报告长官,我来了!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报告长官,我来了!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报告长官,我来了!第2章狼要吃人说实话,赵一诺对自己的身手一直都挺满意的,虽然算不上绝顶高手,可一般的男人四五个都近不了她的身,却没想到这次居然踢到了铁板。二爷依然岿然不动的站在那里,她却直接被踢了出去,一直撞到了墙角才停下,强烈的撞击下,手中的枪和耳朵里的耳麦全都被甩了出去。后背火辣辣的疼痛起来,可她连哀嚎的时间都没有,看到男人拔腿又想走,赶紧一个打挺坐了起来,小炮弹似的冲了上去。这次,她的目标很明确,再强硬的男人也同样有一个最脆弱的地

  • 小说替婚错嫁:惹上霸道冷少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替婚错嫁:惹上霸道冷少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替婚错嫁:惹上霸道冷少第二章:想要吗?夜色渐深,霓虹灯闪烁。酒吧,永远都是热闹的,而热闹的气氛下,又蛰伏着无边的寂寞。既然心情烦闷,不如好好地醉一场,把这烦心事全忘掉,明天她又会是一条好女汉……“服务员,给我来一瓶最烈的酒!”夏黎安随意找了个座位,刚坐下就点酒喝。这种意图明显的买醉,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VIP卡座里,冷皓朗修长的手指握着红酒杯,幽暗深邃的眸子冷眼旁观着舞池里热闹的一切。场面再喧嚣,依然捂不热他满身的清冷气息,似乎周围的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