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诡校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3:29:5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诡校
第1章 进入学校

记得五年前那个炎热的夏天,我收到了广府工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对此我吃了一惊,还差点口水呛着,因为我根本没有报考广府工业大学。推荐95lady.com

其实广府工业大学是我最想报考的学校,可是由于高考考砸,广府的录取分数线让我望尘莫及,所以我对这学校连想都不敢想。

可是,神奇的事情却发生了,我竟然收到了广府的录取通知书!

对此我不知道高兴了多久。家人知道我被广府录取了,也惊讶不小,不过惊讶之余,更多的是高兴。我还记得当时爸妈因为我考上广府,还宴请了全村人去县城的大酒楼吃了一顿大餐。而我,则在各种狂欢度过了整个暑假。

记得那一年广府工业大学的开学时间是9月1号,我拉着一个笨重的行李箱,在全村人浩浩荡荡的送行队伍的注视下,坐上了开往大学的大巴。

现在想想,当时那送行队伍,更像是在为我送葬……

破旧的大巴像得了哮喘病的老年人,在广府市这座全国三大城市之一的中央车站停了下来。说明95lady.com接下来的路,便要我自己走了。

接着我按照录取通知书里面的一份指南坐上地铁,一路下来转乘了好几次,终于在4号线的大学城南站下了车。一下车,便看到一群热情的志愿者在为新生指路。

可奇怪的是,我一下车,他们竟然都像没有见到我似的,鸟都不鸟我。

我心里正气着,心想可能自己面相过于成熟,穿着又过于寒酸,被他们当成了外来务工者。这也不能怪他们,谁叫自己是从山旮旯走出来的大学生呢?

这时,一个穿着红色T恤的女孩向我走了过来,她的左臂上还带着志愿者的标志,不过,这标志与其他志愿者的有些不同,倒不是图案不同,而是别人的是白色的,她带的那个,确是黑色的。

“这位同学,请问你是新生吗?”

“对呀,请问广府工业大学怎么走?”说话间,我已经将这女生打量了一遍,发现她的肌肤很白,白得有点过分,像是刚抹上石灰油的墙壁那样。原文http://www.95lady.com/这女生有着齐眉的刘海,直长乌黑披肩的头发,这头发与她的身材很衬,让她显得更苗条更性感。

“我带你去吧。”她很热情,脸上微微带笑,“我也是广府的学生,现在在读大二,轻化学院,化工专业。”

“这么巧呀,我也是化工的。”我有些欣喜,没想到一来到这里,便碰到了个直系师姐。

“是吗,师弟,真巧呀!你叫什么名字?”她也有些惊讶。

“广功南,广东的广,功夫的功,南方的南。原文95lady.com你呢师姐?”

“吴小丽。”

谈话间,我们已经走出了地铁站,来到了地面的站台。当时刚下过一场雨,天空一片灰白,没有太阳也没有雨,不过吴小丽还是打开了带来的紫色雨伞,才往外面走去。

当时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这年头不管出不出太阳下不下雨,女生都爱打伞。

吴小丽带着我,很快便来到了广府的东区生活区。在路上我已经告诉过她,我的宿舍在东区11幢333号,她很快便把我带来了东11楼下。

此时正是新生入学的时候,学校里面热闹得很,各栋宿舍楼下面也热闹非凡,报到的报到,领取宿舍钥匙的领取宿舍钥匙,搬运行李的搬运行李,可唯独这东11楼下,只有寥寥十几个人。推荐95lady.com

对此我并没有怀疑什么,反而觉得高兴,至少领取宿舍钥匙不用排长队,更让我高兴的是,我的报到地点,就在这东11楼下!

吴小丽很热情,带我来到宿舍楼下并没有立即就走,等我报到完了,领了宿舍钥匙,她便带我上楼。

一路上她还和我讲了这东11宿舍楼的状况。

原来这东11是学校里头唯一的混合宿舍,一二三层住的是男生,四五六层住的是女生。这栋宿舍楼是围楼式建筑,单号房都在南面,双好房都在北面,宿舍门相对而立,中间有三条楼梯,每条楼梯三层到四层中间,都有一扇生满锈迹的铁门,这铁门是为了防止三楼以下的男生上去骚扰女生而设置的,只有中间楼梯的那一道铁门是开着的,其余的两道铁门,在我在学校的那几年里头,从来没有开过。每到夜晚12点,中间的那道铁门,也会锁上。到了早上,便会打开。

不过,我却从来没有见到过上来锁门开门的保安。说明http://www.95lady.com/

东11宿舍楼的基本状况,在吴小丽的热情解说下,我很快便了解了。吴小丽带我来到333号房间门口,便离开了,不过她留下了QQ号码给我,还说有空要我请她吃一顿,以报答她的带路之恩。她这话自然是开玩笑,不过我倒真有那个想法。

吴小丽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特别深刻,可能是由于肤色过白的缘故,显得她的脸上有些淡漠,不过,她的举止,却很热情很友好。我一个人从山旮旯里头跑来大城市读书,深知大城市的冷漠,但第一个让我遇见的却是这么一个女生,而且还是直系师姐,自然会印象深刻。

打开了宿舍门,让我惊讶的是这竟然是单人宿舍!

后来我才知道,广府工业大学一般都是四人住一间宿舍,可这东11幢却例外,一般是一人一间宿舍。

这也难怪在这楼下报到的新生会这么少,这栋楼有一百多间宿舍,就算全部入住新生,也不过一百来号人而已,何况,四到六楼的女生宿舍,住的都是大三大四的女生。

进来宿舍我并没有立即整理床铺和行李,而是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心里想着吴小丽,不知道她住在哪里呢?她有没有男朋友呢?嘿嘿,或许有这么一个女朋友也不错……

我在心里无尽意淫着,全然没有发现这宿舍、这整栋楼以及这吴小丽有什么不妥。

后来我才知道,一年前暑假的时候东11旁边的东12女生宿舍楼发生了一件命案,一个女生自杀裸死在宿舍里面,因为那时候是暑假,还住在学校宿舍的人寥寥无几,直到腐臭气味从门缝里钻出来,尸体才被人们发现。

而那女生的名字,就叫吴小丽……

第2章 入夜时分,鬼喘息

左右隔壁宿舍陆陆续续有新生到来,不过由于我要整理自己的宿舍,所以并没有去和其他新生打交道。

别看我是农村来的,但其实懒得很,对搞卫生这样的事情从来都只是敷衍了事,对这将要住四年的宿舍也是这样。我拿着扫把胡乱扫了两下地板,抹了抹柜子,桌面,床板,然后就完事了。

其实宿舍里面有两个柜子,不过我认为自己只能用到一个,所以另外一个柜子,我鸟都不去鸟它,任由它尘埃铺了几寸厚。

虽然搞卫生只是敷衍了事,不过我敷衍的速度却不快,等铺好床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那时候的我刚从高中升大学,还是绝对的乖乖生,十二点以后才睡觉我还从来没做过,生物钟里的睡眠时间还停留在九点半,所以过了十点,我就很困了,眼皮有几顿重,抬都抬不起来。

关了灯,我倒头就睡,很快就睡着了。

可到了半夜,我却被蚊子叮醒了。那时候刚刚九月的天气还是很热,南方这边蚊虫很多。醒来之后便一直有蚊子在我耳边嗡嗡响,像战斗机一样,时不时来叮我几下,弄得我心烦意乱,再也无心睡觉。

我看了看手表(那时候我还不习惯将手机放在床头上),发现此时还差一分钟就是凌晨两点半。夜很静,外面有淡淡的月光洒下来,除了蚊子之外,世界万物都已陷入了沉睡。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人只要半夜醒来,脑袋便会很清醒很敏感。

我的耳朵里,除了蚊子的嗡嗡声之外,还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此时我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想到了吴小丽,想到了她那过分白皙的脸。不知怎么的,此时我一想到她的脸,便觉得有些怪怪的。胡思乱想的我迅速补脑,脑子里头的吴小丽,两只眼睛迅速多了两道血痕。

我心里一怔,这才明白她那过分白皙的脸蛋为什么会怪怪的,敢情吴小丽那小脸,白得可以和恐怖电影里头的鬼比上一比了。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再去想那吴小丽。

我那叹气声很清晰地进入了我的耳朵里,可这时,紧接着,第二声叹气声传入了我的耳朵里!

这第二声叹气声拉得很长,像是感慨,又像是享受,还像痛苦的叹息,总之非常诡异。这声音比较微弱,不过我却听得很清楚,而且我敢肯定,不是我发出的!

我心里立即一愣,屏住呼吸,一动不动躺在床上,而边传来蚊子的嗡嗡声。

过了很久,却没有再出现那叹息声。

难道,是我出现幻觉了?

我放下心中的坎坷,心里笑自己过于敏感,过于胆小。这世界上,哪里会有什么鬼怪?

刚才被这么一吓,便有些尿急了,于是我便下了床,走去房间的厕所撒尿。进了厕所,我按了一下厕所灯的开关,可却发现,灯竟然没有亮!

我心里又是一愣,心想不会这么诡异吧?赶紧撒完尿,提了裤子上床睡觉去,只要睡着了,那就什么也不怕了。

可心里越想着睡,就越不容易入睡。

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心里有些害怕,身边又有无数蚊子围攻,最终变得心里烦躁不已。

最后我一把掀开盖着的被子,愤愤地吐了一口气。

不吐这口气还好,这一吐,却又引出那叹息声来。而且这次这一声,比刚才的那声还要清晰地多!

叹息声绝对不可能产生回音!

我心里一怔,立即停止了所有因烦躁而引起的动作,脑子里旋转着各种诡异奇怪的东西,儿时看的恐怖片的画面,一一在我脑海里放映,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门上……

可这还没有结束,很快,我又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那声音很低沉,还带着点沙哑,像是呻吟,又像是喘气……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鬼喘气?我的背脊已经发凉了。

鬼喘气的故事小的时候我听我爷爷讲过,在爷爷的口中,听到鬼喘气,那是鬼上身的前兆。

我屏住了呼吸,耳边的蚊子还不停地嗡嗡响。

静,静得让人窒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一秒,或许一万年,突然又是一声叹息传入我耳朵了,这一声喘息,比之前的更长更深沉更诡异。

这次我可以很肯定,这绝对不是幻觉,而且,这绝对不是我自己发出来的声音!

我的妈呀,我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虽然我是无神论的忠实拥护者,可现在这个情况,想不害怕都难!

听到鬼喘息应该怎么办?爷爷没有对我说过。

当初算命先生到我家给我写八字的时候,我对那算命先生嗤之以鼻,还好不给他面子嘲笑他只会对着那算命书照抄。那算命先生见我嘲笑他,也不恼怒,只笑了笑说,年轻人,按你现在这心性,迟早会遇到脏东西。

当时我不以为然,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悔,干嘛当初不问问他遇到脏东西的处理方法呢?

现在完全没有办法,看来只能硬着头皮挨到天亮了。

可这时,又是一声喘息声传来,而且这次这喘息声还有点放肆,简直就是呻吟,诡异而恐怖的呻吟!

我赶紧将被子捂住脑袋,额头已经渗出了汗水来,不知道是冷汗还是热汗。

我不敢在将脑袋伸出被子外面,生怕一伸出头,就见到一只满脸是血,缺下巴少眼珠的恶鬼对着我喘气。

我脑补着各种恶鬼的恐怖的模样,身体已经开始颤抖。

可是,至此之后,那喘息声却消失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的蚊子依旧嗡嗡叫个不停,可那喘息声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鼓起勇气,掀开被子,此时我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汗水完全浸透了。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看了看手表,已经五点十一分了。

我抹了抹额头的汗珠,松了一口气。

可这时,床下面却突然发出“吱呀……”一声来,我心里一怔,心里害怕不已,不过还转过身,低下头去看。

那个我没有清理卫生的柜子,竟然自动打了开来!

刚才那喘息声,不会是从这柜子里面传来的吧?我这样想着,心里忐忑不安,不过好奇的力量还是压倒了恐惧。

好奇驱使着我,让我慢慢从床上爬起来,走下床,慢慢走向那柜子……

第3章 杨生道

“唧唧!”一只老鼠突然从柜子里面蹿了出来,吓得我跳了起来!

再一看柜子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我不禁松了一口气,不过对那诡异的喘息声,仍心有余悸。

此时已是五点半,天色已亮,我索性就不睡了,走到阳台上,看着东方微微泛红的朝霞,舒缓了一下心情。

这时,隔壁宿舍的阳台上突然传来脚步声,我抬头望去,只见一个一米七左右的男生拿着条内裤走了出来,内裤上,湿透的一滩印记还很明显。

他见到我,向我微微笑,挥了挥手上的内裤,打了一声招呼。

我看着他那内裤,尴尬地笑了笑。

他说:“我叫安贵,以后我们就是同班同学了。”

广府工业大学的宿舍是按班级分的,同一班级的学生基本上会分到相邻的宿舍。

我笑着说道:“我叫广功南。”又指指他手上的内裤,“同学你真勤奋呀,现在来洗……嗯,洗衣服。”

安贵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笑着说道:“第一晚住宿舍,女朋友不在身边,哈哈,寂寞难耐,所以就,嘿嘿,难为这内裤了,你懂的,哈哈。”

我心里想,撸管还这样毫不畏避地说出来,实在是真诚得难得。

转而又想,难道昨晚那喘息声,是这货发出来的?

安贵打开了水龙头,一边洗着内裤,一边对我说:“同学,昨晚可能发出了点声响,没吵着你吧?听说这楼房的墙壁隔音效果非常渣。不过话说回来,都半夜了,你应该也睡着了吧,而且还是那么小声,你应该没听到。”

我心里尴尬不已,要是被人知道了自己半夜竟然被隔壁宿舍的男生撸管发出来的声音吓得差点尿了,不知道会不会笑掉别人的大牙。

哎,以后一定要大胆一点,不能走再疑神疑鬼了,我不是无神论的忠实拥护者吗?怎么能被这根本就不存在的鬼吓到呢?

因为阳台上打过招呼,我和335的安贵算是认识了,于是中午我们便一起去饭堂吃午饭。

吃饭期间,可能是由于刚认识的缘故,还有些约束,话不多,谈的无非是家乡在哪里家里怎么样,以前的高中怎么样,有没有女朋友一类的话题。

安贵是本地人,不过住在城郊,家境还算过得去,父亲是国有企业的一名小领导,母亲是一名中学教师,就他一个独生子。他也倒是挺争气的,考上了这在光府市还算不错的大学。

我笑着说他考了个不错的大学,爸妈也该高兴,他听了,却一脸的不高兴。

他皱着眉说道:“你知道吗?我的高考分数高出重本线足足有34分。”

我听了惊讶不已,“那你怎么报这学校?”

要知道,广府工业大学的录取分数线不过是超出重本线一分而已,安贵他超出重本线34分,完全可以报一个更加好的学校。

安贵一脸不高兴,说道:“我的第一志愿本来是东华理工的,而今年的东华理工的录取线不过是超出重本21分,而且我还是服从调剂的,可却没有被录取。”

“这么坑!”我几乎叫了出来,“这也太坑了吧。”

“呵呵,没准有个富二代正用我的名字在东华理工上着课呢。”安贵苦笑道,“这世道,就是这样,有钱有关系有后台有权利,才是生存之道。”

我对他这句话不置可否,其实我还是相信这个社会还是有光明的一面的,不过我又不好反驳他,便只好笑了笑。

安贵继续说道:“更可笑的是,我其实没有填报这广府工业大学,可是,却被录取了,你说可笑不可笑,他们要作手脚,也别做得破绽百出呀,那群人,整他妈的是只会腐蚀社会的饭桶!”

我当然知道安贵说的那群人指的是哪群人,不过我对政治什么的本不敢兴趣,也没什么好说的。

同是来到广府工大的人,比起安贵来,我就算是幸运的了,我高考考得很砸,2本线也没上,却莫名其妙被这一本学校给录取了,现在想想都还有点小激动。

安贵狠狠地吸了一口饮料,然后转移话题说道:“你知不知道,331的那个同学,好奇葩呀。”

“331?是谁?”

“你没见过他?”

“没有呀。”

“他呀,叫杨生道。长着一张奇奇怪怪的脸,眉毛还很长,就像长眉老祖那样,哈哈,刚见到他的时候我还以为他那眉毛是贴上去的呢。”

“哦。”我凭着安贵这干瘪的三言两语想象这这个杨生道的模样,发现也没什么奇葩的,可能就是眉毛粗了点吧,就像张飞那样,安贵可能说夸张了。

“诶,说曹操曹操到!杨生道,这边!”

我往安贵看的方向望去,发现一个端着盘子的人走了过来,走近一看,这杨生道的眉毛,确实有点长,可能有五厘米长,从眼角处慢慢弯下,看上去还真像年前的长眉老祖。

我看着他的眉毛,立即对他生出了兴趣来。

杨生道对安贵打了声招呼,然后便对我说:“你就是广功南吧。姓广的我还是头一回见,不过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副认真的模样,认真到有点滑稽,就像是电视上演技很差的人的表演一样。

我笑了笑,说:“你怎么知道的?”

他说:“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来找你的。”

我和安贵听了,都笑了笑,我说:“找我干嘛,请我吃饭呀。”

阳生道却依旧一脸正经,说道:“不是。晚上你和安贵来一趟我宿舍吧。”

安贵说:“今天晚上?”

杨生道点了点头。

安贵说:“不行呀,今晚我女朋友来,我们要出去,估计晚上不会回来。”

杨生道突然很认真地问道:“你确定那是你女朋友?”

安贵大笑道:“同学你真会开玩笑,我女朋友难道我不认识?”

杨生道表情凝重,思索了片刻,然后点点头,说:“那好,你去吧,带上这个。”

这时,杨生道从口袋里掏出了个三角形的黄色护身符来,递给安贵,安贵见到这东西,惊讶不小,转而又噗嗤一笑,“我说生道兄呀,你给我这个干嘛?”

“你拿着就是了,千万别扔了。”

“好好好,我拿着,多谢啦。”安贵笑着说道,不过看他那样子,估计待会儿一出食堂他就会将这东西扔到垃圾桶里面。

杨生道对我说:“晚上你没事做吧,你就来我宿舍。”

我说:“刚开学,第一个星期也没课上,确实没什么事情做。”

“那好,十点钟之前,你一定要来。我走了。”说着,杨生道便端起盘子,转身走向餐具收集的地方。

在他起身的时候,我瞄了一眼他那盘子,发现上面已是空空如也,明明刚才的时候上面还装满了饭菜,现在却没有了!我心里一愣,再看向餐具收集的地方,发现杨生道已经不知去向了。

我拉了拉安贵,说:“你发现没有,杨生道那盘子,刚来的时候还盛满饭菜,他来到我们这里坐下,一口没吃,可刚才走的时候,盘子里却空空如也了。”

安贵却笑着说:“你看花眼了,他那盘子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他是吃过饭之后,才来我们这边的。”

我尴尬地笑了笑,难道我真看花眼了?

……

第4章 卖龙眼遇鬼

下午我去学校附近的南亭村买了点生活用品,洗发水、毛巾、水桶、衣架什么的一大堆,花了我好两张毛爷爷,让我心痛不已。

回来的路上,见有一个老婆婆在路边摆摊,卖的是龙眼,现在九月份,龙眼已经快过时了,很多水果铺都没有卖了,我见了那龙眼,又大又实,而且还带着龙眼的绿叶,一看便知道是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新鲜得很,于是便买了两斤,花了我十二块钱。

老婆婆人很好,说是两斤,其实她给我秤了差不多两斤半。我给老婆婆一张二十的,她便给回我八块钱。

可刚走了十多米路,我便发现老婆婆给多了钱我,给了九块钱,于是我便转身回去准备将她给多的一块钱还给她。

老人家摆地摊其实都不容易,卖的是自己种的东西,而且便宜,挣不了几个钱,所以就算是一块钱,也不应该贪他们的。

可我刚转过身来,却发现,刚才那老婆婆已经不见了,而且连摊位上的龙眼也不见了。

我好奇不已,走了过去,看着原来那个摆满龙眼的摊位,又看看自己手上拿着的一袋龙眼。

心里一愣,难道……

可这时,前面的街道上传来老婆婆的声音:“小伙子,怎么了?”

我循声望去,只见老婆婆在距离我现在站的位置二十余米的地方,坐在一张小竹椅上,老婆婆的前面,摆着新鲜的龙眼。

老婆婆的摊位,不是在这里吗?

刚才就是在这里的,我还记得老婆婆身后的那栋房屋。

我愣了一下,又看看老婆婆,发现她正微微笑着看向我。

难道我记错了?

我还是向老婆婆的摊位走了过去,将那多给的一块钱还给了她。

老婆婆笑着说我是个诚实的小伙子,我则夸她的龙眼好甜,她说这是她自己还小的时候种的,龙眼树就在南亭村背后的那个码头前面的一块空地上,老高大呢,足足有十多层楼高,当然会很甜。

攀谈了几句过后,我便拿着龙眼以及一大堆的生活用品回到了宿舍。

回答宿舍,我一边吃着龙眼,一边将生活用品摆放好,洗发水沐浴露毛巾之类的放在浴室里头,水桶则放在外面。学校的浴室是淋浴的,而且已经配备了洗衣机,其实我可以不用卖水桶的,不过最后还是买了一个。

等放了了生活用品,我也几乎吃光了龙眼,也就只剩下两串,这时我想起了331的杨生道。

此时是晚上七点二十三分钟,时间还有点早,不知道他在不在宿舍呢?要是他在宿舍,我就将这两串龙眼送给他吧,话说这龙眼可甜呢。

这样想着,我便打开了宿舍门,来到了331门口,发现宿舍里面没有开灯,心想杨生道应该不在,不过,我还是伸手去敲了敲门。

让我意外的是,宿舍里面竟然传来了杨生道的声音:“来了呀,进来吧,门没有锁。”

听他的口气,好像知道外面的是我一样。

我轻轻地推了推门,果然,门真没有锁,吱呀一声,打了开来。

杨生道的宿舍里面一片漆黑,只见一个黑影在地板的中央盘坐这,我知道那是杨生道,也听安贵说过杨生道是个奇葩,可见到他这模样,我还是不禁笑了出来。

我笑着说:“生道同学,你在干嘛呀?在修仙呀?”说着,我便顺手打开了宿舍的灯。

不开灯还好,一开灯就让我吓一跳。

眼前的杨生道,竟然穿着一身道服!

就是林正英的僵尸电影里头的那种道服,黄色的,他还戴着道士帽,就差手里没有符纸和桃木剑了。

吓一跳之后,我立即回过神来,然后便是“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

杨生道却对我的嘲笑不以为意,一脸木然,站了起来,走到饮水机前面,拿出一次性杯子,倒了两杯水,一杯自己喝,一杯递给我。

他将那手中的那杯水一饮而尽,然后对我说:“这么快就来了。”

说话间,还不住用眼睛打量着我,像是在我身上寻找什么似的,看得我浑身不舒服。

“我买了点龙眼,这是给你的。”我笑着将龙眼递给他。

他将目光聚到了我手里提着的龙眼上,脸色变得越来越沉重,最后不禁皱了一下眉,说道:“你这龙眼是在哪里买的?”

我说:“南亭村呀,很甜的。”

“你吃了没有?”他的脸色更加沉重了。

我以为他是担心我没吃才这样问我的,所以说:“我吃过了,我买了两斤,吃得就剩下两串,这是给你的。”

杨生道听我这么一说,立即一怔,自言自语说道:“糟了!”

我还在莫名其妙中,他却一把将我手里的龙眼抢去,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嘴里念念有词,一把将符纸扔到龙眼上面。

“破”一声细微的爆鸣声,塑料袋里面的龙眼,竟然慢慢地干枯起来,最后变成了一堆深棕色黏糊糊的,而且散发出恶心的腐臭气味的东西。

我看着那东西,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大叫道:“这是什么?”

杨生道却松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还好,只是一些发霉腐朽的,混着臭水的龙眼叶子。没事,不会有毒。”

他虽然这么说,但我却已恶心不已,胃里翻滚着,“哦”的一声,就要吐出来。

我赶紧跑到卫生间,刚打开门,我便哗啦哗啦地吐了出来,一滩黑水从我的嘴里吐出,伴着阵阵恶臭味。

杨生道走过来,替我拍着背部,让我舒畅了不少,等我吐完了,他便递给我一杯水,说:“漱漱口吧。”

我一把将那杯水夺了过来,便灌进嘴里,咕噜咕噜地漱着口,将口中的水吐出来之后,我便大叫说道:“怎么会是这样,明明是龙眼!”

杨生道却很淡定,一边脱下他身上的道服,一边说道:“你遇到脏东西了。不过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这地方脏东西多的是,以后你会慢慢习惯的。”

我苦不堪言,大叫道:“以后都不敢再碰龙眼了,我次奥!”

杨生道却说道:“龙眼可是好东西,好吃得很,以后你不吃那是你的损失,不可因噎废食呀。”

我说:“你说的脏东西是什么?”

“就是鬼呗。”杨生道很随意地说了句。

我愣了一下,想起了那个老婆婆,心里暗叫,难怪当时我只是走了几步,那摊位便变了位置!

真没想到,这世界上,还真有鬼!

我可是个无神论的忠实拥护者呀!这让我怎么接受?

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而且还发生在自己身上,想不相信都难!

诡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诡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之第12章你邀请我去你家?【12】

    原标题:小说《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之第12章你邀请我去你家?【12】书名: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第12章你邀请我去你家?他果然在!听他电话里的声音,像是喝醉了酒。这么冷的天!这么晚了!他该不会出事吧。苏念来不及想太多,脚上穿了拖鞋,拿了外套,就打算冲下去见他。就在她冲到门口,开门的时候,她手机嘟嘟地响了起来。她点开一看,发现是陆经年的来电。他的来电只响了片刻就止住了,不过彻底提醒了苏念……她已经是一个有夫之妇。提醒了她,他和赵云端两人现在这个样子,就算她下去见他一面又如何?他已娶!她已嫁!他们回

  • 小说《走出围城去爱你》之第12章:新鲜【12】

    原标题:小说《走出围城去爱你》之第12章:新鲜【12】书名:走出围城去爱你第12章:新鲜离开令人窒息的大厅,两人去了曲韦恩所说的那家新开的西餐厅。餐厅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路虎轿车很是熟悉,舒凝却一时想不起在哪看过。走进西餐厅,曲韦恩绅士有礼的为她拉开座椅,在她的不经意抬眼间,目光正好落在左上方第三排位置。穆厉延慵懒而随意的坐着。她也就反应过来那股熟悉感从何而来了。穆厉延倒是没有看见她,正跟他面前的美女相谈甚欢,他对面的美女她认识,是她们公司公关部蔡经理。舒凝赶紧收回视线,身子有些僵硬的低声询问曲韦

  • 小说《错爱总裁难回头》之第十一章   与总裁关系不同【11】

    原标题:小说《错爱总裁难回头》之第十一章与总裁关系不同【11】小说:错爱总裁难回头第十一章与总裁关系不同沈柒马上就明白了贺逸宁要的造型内容了,顿时点点头,速度很快的给他打理了头发,做出了一个非常帅气的发型。贺逸宁本身就是颜值巅峰,在合适的发型衬托之下,越发的俊逸邪魅、艳绝群芳。以前贺逸宁顶多也就是做一下发型也就可以了,可是沈柒是个精益求精的造型师,在做完发型之后,突然发现贺逸宁的眉型略显凌乱。微微思索之后,沈柒马上从包里挑出了修眉刀,一点点的切割着右侧的眉毛。沈柒的面容一下子凑近,让原本忌讳女人

  • 小说《老婆大人,我错了》之第011章  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心机【11】

    原标题:小说《老婆大人,我错了》之第011章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心机【11】小说名字:老婆大人,我错了第011章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心机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毛毛细雨。慕浅靠着墙站着,身子不断的往里缩着,双手拢在袖子里,不断的跺脚。陆云深满脸的怒气出门,猝不及防,就看见这样的画面。慕浅曾经,是晋城的第一名媛,第一千金,被无数世家子弟慕名追求。即使是在学校里,也是公认的全民女神。寒风细雨里,她缩着脖子站在那,眼神湿漉漉的像是被雨水氤氲的雾气打湿,美的如空荡的山谷里静静绽放的一朵睡莲。她很美,陆

  • 小说《总裁追妻:爹地,你好菜耶!》之第11章  想瞒住孩子的事【11】

    原标题:小说《总裁追妻:爹地,你好菜耶!》之第11章想瞒住孩子的事【11】小说书名:总裁追妻:爹地,你好菜耶!第11章想瞒住孩子的事关了灯,窗外的月光灌进来,小大的屋子里,一张一米五的床上,挤着母子三个!唐悠悠一边抱着一个,两个小家伙安静的贴着她的手臂,闹腾了一天的他们,已经非常困倦了。唐悠悠轻轻的拍着她们的小胳膊,脑子里也归于平静。看样子,她明天还必须去一趟唐家,而且,她要趁着爸爸在家的时候去。那对极品母女不肯把妈妈的遗物还给自己,爸爸肯定会还的。两个小家伙闹腾了好一会儿,终于在妈妈的怀抱里,

  • 小说《萌妻来袭,总裁请签收》之第11章:你希望我去?【11】

    原标题:小说《萌妻来袭,总裁请签收》之第11章:你希望我去?【11】小说名:萌妻来袭,总裁请签收第11章:你希望我去?众人热血沸腾的时候,也没有忘记他们的总裁大大。一时间,总裁大大会不会参加这次的活动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问题。同事们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简然心里也在想秦越。秦越这周在外地出差,她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他了,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呢?虽然他每晚都会按时打电话回来,但是她与他的关系还没有达到无话不说的地步,很多时间电话两端的两人都是沉默无语。这时,有人在公司的活动群发起了一个活动,押总裁大大会不会

  • 小说《低眉不问俗尘非》之第11章 把我全部身家,全给你妹妹【11】

    原标题:小说《低眉不问俗尘非》之第11章把我全部身家,全给你妹妹【11】小说名称:低眉不问俗尘非第11章把我全部身家,全给你妹妹头痛欲裂的慕晴,脑子里一直嗡嗡乱响。“慕晴怀孕”这句话,始终在耳边盘旋回放,让她恨不得立刻睁开眼睛问一问,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幻觉。如果是真的,她拼了命也要在死之前,把这个天赐的孩子生下来……“宝宝,妈妈好爱好爱爸爸……你要替妈妈,继续爱他……永远爱他……”喃喃呓语间,有湿热的眼泪顺着她的眼角,不停地流。忽然一双大手卡住了她的脖子,渐渐不适的她开始拼命挣扎,求生的本能让她用

  • 小说《鲜妻在上:独家甜宠》之第11章:净身出户【11】

    原标题:小说《鲜妻在上:独家甜宠》之第11章:净身出户【11】小说书名:鲜妻在上:独家甜宠第11章:净身出户只是她们没想到夏江成接下来的反应却大出乔慧珊跟夏若瞳母女的意料!“你……”夏江成没想到夏初一会这么说,高举的手却犹豫着不敢轻易落下了。夏初一怎么会忽然主动提出跟自己登报脱离父女关系?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夏初一一看夏江成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赌对了。她这些天闲着没事的时候将上一辈子发生的事来来回回的想了很多遍,发现夏江成跟乔慧珊对她的态度十分古怪。就说夏江成,眼里从来没有她这个女儿,但是不管她做

  • 小说《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之第11章破碎的曾经【11】

    原标题:小说《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之第11章破碎的曾经【11】小说名:天价独宠:闪婚有真爱第11章破碎的曾经家里所有人都对她前男友赵云端很满意,甚至早已经把赵云端当做了未来女婿来对待。苏念之所以一直没有告诉家里她和赵云端的事情,就是怕父母接受不了事实,伤心。“姐,你就别骗我们了。刚刚肖萌姐来过了。你和赵云端哥之间的事情,都对我们说了。”弟弟苏枫实在看不下去,直接戳穿了她。苏念没有想到肖萌会亲自上门。她脸色立即变得煞白。因为她知道,肖萌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绝对在父母的面前说了一堆有用和没用的

  • 小说《走出围城去爱你》之第11章:战火蔓延【11】

    原标题:小说《走出围城去爱你》之第11章:战火蔓延【11】小说名:走出围城去爱你第11章:战火蔓延大闹一场之后,舒凝跟林家那边没再联系,林向宇也没打电话来,像他那么‘高傲’的人,自然不会拉下脸找她,估计这个时候,还等着她低声下气的回头,林向宇不会以为她真敢离婚。礼拜一,舒父送舒宝贝去幼儿园,舒凝去银行解决作废支票的事后,照常上班。曲潇潇动作快,说是今天就把离婚协议书给林向宇送过去。舒凝知道这离婚协议书送过去,林向宇是不会这么轻易签字的,她已经意料到某种结局,但绝对没想到,林向宇会来她单位闹事。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