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精品小说《相思伊人泪》全文在线阅读TXT

2017/12/2 21:59:5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相思伊人泪
第1章 你装什么纯洁?

张灯结彩,门窗上贴着喜字,显得格外的喜气洋洋,今天是帝都傅家掌舵人傅司煜的婚礼。来自http://www.95lady.com/

暖黄色的灯光洒落在卧室的两个人身上,红色的被褥,撒满了玫瑰,玫瑰花的香味布满了整个房间。

只不过,这一切,都映衬着此时顾念的处境如同噩梦一般。

“顾念,没想到你的心机这么重。”男人一把扼制顾念的喉咙,戾气布满他的整张脸,眼底的恨意和寒意直达她的心底。

“傅司……煜,你放……开我。”顾念伸出手拍打着他强有力里的手,因为缺氧,嘴唇开始发紫。

可傅司煜就像是没看见到一般,心底的怒意充斥着他的胸膛。精品小说《相思伊人泪》全文在线阅读TXT

他只要想到,许依知道他的结婚对象不是她,想不开的自杀住院,就觉得胸腔里恨意翻滚。

许依,就像是他的逆鳞,任何人都不可以去触摸。

顾念眼前开始发黑,大脑跟视线模糊,她无力的垂下了敲打的手。

嘴角蔓延开来一丝苦涩的笑,傅司煜,你就这么恨我?今天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啊,你却口口声声维护的是那个叫许依的女人。

傅司煜用力一甩,把奄奄一息的女人毫不怜惜的扔在了床上。

顾念呼吸到了新鲜空气,缓缓睁开疲累的眼睛,不敢直视傅司煜眼底的那股寒意。

傅司煜拿出手帕,擦拭着手,就好像刚才触摸了什么恶心的东西。来自http://www.95lady.com/

他双手撑在她的耳边,黝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残忍又无情的吐出那些让顾念坠入深渊的话语。

“顾念,你得到了傅家太太的位置,却永远得不到我的心。”

“还有,依依受到的伤害,我会加倍讨回来。”

说完整个人欺身而上,大手毫不留情的撕扯掉她身上的礼服。

顾念从刚才的生死边缘线上回过神来,她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盯着傅司煜。

“你……你要干什么?”她吓得挥舞着自己的手,害怕的看着身上凶狠残暴的傅司煜。

傅司煜一边解开自己的衣扣,嘴里发出冷笑,那冰冷的笑声,一点一点的侵蚀着她的内心。精品小说《相思伊人泪》全文在线阅读TXT

“干什么?干你啊,这不是你希望的吗,我满足你!”

说着,就把他们之间最后的阻碍物剥离,顾念感觉到了丝丝的凉意,这才明白傅司煜要做什么。

她剧烈挣扎起来,虽然她爱傅司煜,可却不想在他恨她的时候跟他做这种事。

傅司煜危险的眯起那双狭长的桃花眼,冷冷的说道:“顾念,你装什么纯洁呢?跟我玩欲擒故纵?”

“不要,司煜……”顾念哀求的说道。

傅司煜的欲.火已经被点气,又怎会放手呢?更何况眼前的人还是他最讨厌的女人。

他一把抓过领带,把顾念的手绑在床头。

粗鲁的掰开她的大腿,没有前戏,直接进入了她的体内。

“啊!”顾念痛的大叫着,那种感觉,就像是整个人被硬生生的撕裂成了两半,痛的她觉得呼吸都是多余的。阅读http://www.95lady.com/

傅司煜面无表情,眼神狠戾的盯着身下脸色苍白,冒着冷汗的女人,他轻蔑的冷笑着:“顾念,这就是你的价值,我的发、泄工具。”

顾念失神的望着在身上聘驰的男人,男人的话就像是在让她凌迟处一般,身上的痛远远不及心里的痛。

看着走神的女人,傅司煜大力的捏住不她的下巴,鄙夷的冷笑:“怎么?是我满足不了你了?还有时间走神?”

说着,傅司煜更加用力的撞击着,痛的顾念没办法去想其他的。

她颤抖着身子,眼底的伤心映入了他的眸子中。

有那么一刻,傅司煜觉得他似乎在很久以前见过这双眼睛。

第2章 暖床工具

但傅司煜很快就否定了自己,不,她不是依依,依依还在医院呢,都是这个女人,要不是她,依依又怎么会想不开自杀呢?

怒火跟厌恶布满在他的眼底,他重重的惩罚着身下的女人,丝毫没有怜香惜玉。

傅司煜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直到凌晨。95女性网

顾念眼神空洞的望着白色的天花板,整个人就像是破碎的玻璃娃娃,雪白的肌肤上青紫交加,吻痕混着抓痕,惨不忍睹。

傅司煜从浴室里出来,扣着衣扣,声音格外的冰冷:“顾念,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我的暖床工具。”

说完,没有丝毫犹豫的离开了,是那样的无情。

泪水划过顾念的脸颊,她好半响才回过神来,两.腿间传来的痛意,都在告诉她整整一晚发生了什么。

她最爱的男人,心里眼里都没有她的位置,嘴角蔓延着苦涩的笑。

她颤栗着双腿,一步一步的朝着浴室走去。

傅司煜这一去,便是一个月。

听佣人说,这一个月,他都待在了许依的身边。

顾念在别墅里整天无所事事,只好跟着王妈做一些傅司煜喜欢吃的饭菜,然而每次的结果都是,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还是倒进了垃圾桶。

“少夫人,老爷来了,说是要见你。”王妈对着正在浇花的顾念说道。

“嗯。”顾念的手一顿,慢慢手中的洒水壶,去了书房。

“叩叩。”

顾念礼貌的敲了敲书房的门,里面传出了苍老而又慈祥的声音:“进来吧。”

顾念推开门,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人,乖巧的走向前:“爷爷,你怎么来了?”

老人有些虚弱的捂着嘴轻咳了一下,慈爱关切的看着顾念问道:“念念,你跟司煜……”

“我们很好。”顾念嘴角勾出一抹幸福的笑容,尽管自己过得并不开心,可是她不能再让爷爷担心她的事情了。

“念念,你还打算骗爷爷吗?司煜已经一个月没有回来过了,你都不跟我说一声,你才是他的妻子啊。”爷爷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孙子的脾气,他自然清楚。

可是傅司煜不爱她,是他的妻子又能怎样呢?

顾念微微的底下头,眼帘垂了下去,“爷爷,司煜公司忙,没时间回来住也是很正常的。”

“念念,你真当爷爷老了?公司的事情我还不清楚,那臭小子这一个月都没去公司,都在陪着许依那个狐狸精!”爷爷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愤然。

顾念只觉得眼睛微微的酸胀的,有液体要流了出来,她把眼泪硬逼了回去,抬头,笑着说:“爷爷,我最近跟着王妈学了几种小吃,我去做给你吃。”

说完,一溜烟的就不见身影了。

爷爷坐在椅子上,目光盯着桌上的那张全家福,无声的叹息着。

顾念逃荒似的跑出了书房,把自己锁在屋内,后背紧紧的倚靠着门。眼泪就像河水堤坝了一般,无止境的流了出来。

她死死的咬住唇,没有哭出声来。

哭累了她就整个人依靠着门滑落了下来,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的盯着白色的墙,思绪渐渐的飘远了。

身后的门传来的震动把她拉回了现实中,她迷茫的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微微的暗了下来,门的另一边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顾念,滚来开门,有胆子让爷爷把我逼回来,没胆子开门是吗?”门那边传出咒骂声。

可在顾念听来,那是最动听的声音。

第3章 吃了恶心

顾念想要站起来,可坐在地上久了,腿已经麻木,她艰难的依靠着墙,站了起来,满怀欣喜的打开了门。

迎接她的却是一张冷酷,毫无表情的脸。

“要寻死出去死,别死在这里。”傅司煜嫌弃的看着顾念,眼底的厌恶丝毫未减。

顾念听到这一句话后,脸色开始变白,嘴皮动了动,却依然没有说出什么。她垂下眼帘,调整好心情后,问道:“饿吗?我下去给你做饭。”

“不必,吃了恶心。”

傅司煜的话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刃,插在她的心窝里,那种疼痛,让她呼吸不过来。

看着傅司煜冰冷的脸,对方冰冷的话语,还有前些日子对于自己的做过的那些事,顾念不甘委屈的怒吼道:“傅司煜,我才是你老婆,你天天陪着许依算什么?”

解衣扣骨节分明的手停了下来,傅司煜抬眸,冰冷的眸子不寒而栗的盯着顾念。

“顾念,你要脸吗?我傅司煜的女人只有许依,而你……只不过是我的暖床工具,认清楚你的身份。”

顾念明亮而又动人的眸子瞬间暗了下去,呆滞的看着傅司煜。

他傅司煜的女人只有许依!

呵,那她呢?算什么?跳墙小丑?

明明她才是明正言顺的傅太太,可……

不知怎地,顾念只觉得眼前的光一点点的暗下去,她摇晃了一下脑子,头很痛。

“嘭”的一声,顾念面无血色的倒在了地板上,傅司煜不耐烦的看着她,又在装腔作势,他厌恶的拿着衣服就出门了。

直到傍晚,爷爷发现她久久没有下来,便差人去叫她。

“少夫人?你醒醒啊,老太爷,少夫人晕倒了!”王妈摇晃着顾念,焦急担忧的求救着。

爷爷连忙撑着拐走走了上来,看见倒地的顾念,着急的对着佣人说:“快,去找医生。”

说着,就让王妈把她扶到了床上,爷爷看着面如白纸的顾念,视线落在了傅司煜的身上,生气的说:

“这是怎么回事?你下午不是跟小念在一块吗?”

傅司煜双手抱胸倚靠在门上,无所谓的看着床上的人,嘲讽还带有轻蔑的语气说到:“顾念,装什么死呢?爷爷来了,你的计划得逞了?”

“傅司煜,你在说什么吗?什么叫装的?我看你就是被许依那狐狸精洗脑了,不要忘了,我们才是你的亲人。”

爷爷板着脸训斥着,在他的心里,许依根本比不上顾念的一根手指头,他就是不明白傅司煜为什么喜欢她?

爷爷的话刚落音,王妈就匆匆的带着医生过来了。

医生给顾念检查了一下,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少夫人这是忧心的事情多了,然后气急攻心所以才会晕了过去,多休息就好,还有最近情绪起伏不要太大。”

爷爷让王妈把医生带了下去,这个医生是专门照顾顾念身体的,所以刚才没有把另一个重要因素说了出去。

“你就老实的在这里给我照顾小念,在小念还没醒过来之前,你要是敢离开,我这就找人把许依送走。”

爷爷脸上都是坚定的神情,语气生气的说。

傅司煜想拒绝,可是直接被爷爷瞪了一眼,他只好无聊坐了下来,看着窗外的风景。

似乎,顾念的生死跟他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第4章 就这么希望我死?

许是坐久了,他站了起来,视线落在她的脸上,看着那安静恬静的睡容,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

睡着的她似乎好像挺讨人喜欢的,要是能一直这样安静,安分的呆着多好。

如果她没有使用任何卑劣的手段跟我结婚,说不定……其实觉得她挺可爱的。

手不着痕迹的朝着她的脸蛋伸了过去,指腹摩擦着她细腻的皮肤。

昏睡中的顾念回到了小时候,那是她与傅司煜第一次的邂逅,是那样的美好。

“哇~爸爸妈妈,救救我,这里好黑,我好害怕。”小顾念用力的敲打着电梯门,恐惧占满了她的整个心头。

小司煜恰好路过电梯,微微的听到里面发出了声音,眉头微微的拧着,走进了,仔细的听了一下,里面传出的呼救声还有那种绝望的声音。

“别怕,我去找人救你。”小司煜附耳贴再电梯门上,对着里面温柔的安抚着。

听见声音的小顾念,止住了哭泣的声音,小声的抽泣着:“真的吗?这里面好黑啊,我好害怕。”

“嗯,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你乖乖的待在里面,我这就去找保安叔叔。”

“嗯,我乖乖的。”顾念听话的答应着,自己靠在电梯门上,似乎这样就可以驱赶她内心的恐慌了。

几分钟后,小司煜拉着保安跑了过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担心里面的小顾念问道:“你再坚持一下,我把保安叔叔带过来了。”

里面的小顾念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心里期待着,安抚她,救她的这个小男孩是谁。

电梯的门终于在五分钟后,从新打开,小司煜逆光长在门口,看着蜷缩在一角的小顾念。

小顾念抬起那张哭花了的脸,看着被阳光渡上淡淡金黄色的小司煜,心里的那颗种子,已经悄然萌发。

小司煜迈着步子,走到她的面前,蹲下来,用手擦掉她睫毛上的泪珠,温柔又轻声的说道:“别怕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我叫傅司煜,你叫什么呢?”

“伊伊。”顾念小声抽泣,哽咽的说道。

“你的名字真好听。”

事后,顾家的人把顾念接走了,傅司煜盯着顾念离去的背影,心里暗暗的发誓着:等我找到你,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其实,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小司煜永远忘不了,那眸子里单纯,干净,仿佛星辰都比她逊色。

梦中的顾念好像被什么恐怖的东西追逐着,她的眉头紧紧的锁着,干涸苍白的嘴皮发出微微的声音。

“司煜……不要,不要走。”眼泪顺着她的脸庞滑落。

这细小的声音还是传入到了傅司煜的耳朵里,他微微皱着眉头,第一次心里竟然有一点怜惜她。

他伸手握住了顾念的手,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我在这里,我不会走的。”

不知梦中的女孩,是否听见了他的声音,渐渐的安分了下来,熟睡过去,紧皱着的眉头松了下来。

翌日。

顾念睁开眼睛,看来看周围的环境,想要起身下床,可左手上传来的重量让她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她垂下眼帘,发现傅司煜枕着她的手安静的睡着。她爱慕的盯着他那张帅气的脸,还有那长长的睫毛。

许是她的目光太灼热,趴在床边的傅司煜突然醒了,他睁开那双布满冷气的双眸,不屑轻蔑的说道:“顾念,我看世界欠你一个奥斯卡奖了,戏演的这么好,不去当演员实在太可惜了。”

顾念原本因为偷看傅司煜后被发现的羞涩因为这句话瞬间褪去,脸也渐渐变白了。

被子下面的手紧紧的捏了起来,她脸色极为难看的盯着傅司煜:“我演什么了?你就这么希望我死?”

“是。”

第5章 没想到你还是这么的贱

这一个字让还在悬崖边苦苦挣扎的顾念,瞬间跌入谷底。

她似乎有些自嘲的笑道:“傅司煜,那我偏偏就不如你的愿,我会好好地活着,傅太太的位子永远都不会是许依的。”

顾念的话无疑不是在激怒傅司煜,他倏地站了起来,捏住她的下巴,俯视着顾念冷冷的说道:“呵,是吗?”

说完,直接掀开了被子,欺身而上,大手毫不留情的撕碎了她的衣物,毫无任何情感的闯进了她的体内。

顾念冷笑着,注视着傅司煜。

傅司煜见她这样表情,心里闷闷的,用力的撞击着身下的女人。

顾念痛的眉头紧锁着,死死的咬住红唇。身体却出卖了她,渐渐的迎合着傅司煜。

她闭上了眼睛,她痛恨这样的自己。

“呵,顾念,没想到你还是这么的贱?”傅司煜残忍无情的嘲讽着她,努力忽略顾念回应他的时候,心里竟然划过的那一丝快、感。

傅司煜努力的冲刺着,顾念痛的咬破了嘴唇,鲜血流进了她在嘴里,那种血腥的味道,似乎就像是她那已经残破的身心。

已经被傅司煜伤害的伤痕累累,鲜血直流,最后干涸,枯尽。

发现异样的傅司煜烦闷的退出了她的身体,披上浴袍进了浴室。

顾念身子就这样裸露在空气中,大腿间青紫交加,似乎这是常事了。她呆滞的盯着天花板,眼神空洞,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傅司煜收拾好了出来后,眼底的厌恶似乎又多了:“你永远不配跟依依相比。”

顾念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天花板异常的出神。似乎她并不在乎这些了,这样让傅司煜感觉到了恼火。

“顾念,别以为你装可怜我就会同情你,别以为爷爷喜欢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说完,他毫不留恋的离开。

顾念嘴里蔓延开一个苦涩的笑,眼底全是绝望。

之后的每个月傅司煜都会回来一趟,其余的时间都陪着许依,这一晃,便是三年。

这一天,傅司煜照常回来,只不过将手中拿着一个文件夹,冷冷的甩在了她的面前。

还在摆放碗筷的顾念,看到白纸上的五个大字,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碗掉落在桌上。

她动作僵硬的抬起头,看着那张冷峻的脸,紧抿着的薄唇。

她格外的冷静,仿佛没有看到那份文件般,重新拾起掉落的碗,继续安静的摆放着。

傅司煜见她这样,眉头紧蹙,脸上也是厌恶憎恨的表情:“顾念,把它签了。”

这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见,而是命令她。

她故作不在意,强颜欢笑的说道:“司煜,你回来的正好,饭菜已经做好了。”

“顾念,你现在签了,我还有补偿,下次……”傅司煜狭长的双眼,眼底布满阴鸷。

顾念冷笑着,微微泛着氤氲的眸子盯着傅司煜:“傅司煜,我不需要补偿。”她顿了顿,眼底的爱慕无法让人忽视:“我只要你。”

这一句话一下子撞到傅司煜的内心,心里突然涌出一股陌生而又道不明的情绪,他烦闷的转身就走,

顾念站在他的背后小声的问道:“今晚,可以留下来吗?”

相思伊人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相思伊人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蒙古】 吴艳龙| 追溯我的同桌

    来了秋天,我怀着留恋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从屋檐下迁走的燕子。那一个个闪亮的黑点,陆续消失在苍荒的天边。去了冬天,我怀着急切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曾居在屋檐下的燕子,我终于看见,几个轻捷的黑点在天际呈现。凡事都有根有源,我只以此小诗为由,追忆初中三年那既温又馨的学习生活。从我村骑自行车向西走十五分钟的路程,就到了库伦图公社.(过去称公社现在改为乡镇)。颠簸的土街道两侧是低矮的小商店,专供穷孩子们买书本,或零食的地方,.也有家常用品。偶然跃起一座大的建筑,那是供销社的门市部。这在当时是库伦

  • 【湖北】黄朝忠 | 老盖(小说)

    麦子黄梢的一天,池乡长来到盖印村查看生产。快晌午了,乡长要走。村主任老汤说:“就11点了,在村里吃顿便饭呗。”“便饭也不能吃。”池乡长说:“老汤,你又不是不知道,上面八项规定,不许领导干部在下面吃饭给基层增加负担。”“这我知道。”老汤说:“不上酒店,就在农家吃顿便饭呗。再说,你领导下乡总不能把锅背在身上啥?中午了,你回乡政府食堂吃饭,怕是赶不上了哦。”池乡长抬腕一看手表,也是赶不上了.说:“老汤,就在你家随便吃点吧。”老汤说:“老婆回娘家去了,没人做饭,安排在老盖家,我陪你。”这时,老汤在一旁给

  •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征稿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是由红楼梦学刊编辑部主办的一个订阅号,在广大爱好者的热心支持之下,创办两年半以来,已经有了较大的发展,目前关注人数已达六万五千余人。二月份主题: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感兴趣的朋友们欢迎投稿参与进来。其他稿件仍在需求范围之内,望广大红学研究者或爱好者踊跃投稿,分享您的读红心得。现将订阅号征稿要求发布如下:1、在微信订阅号上发表的文章,不局限于论文,与《红楼梦》有关的杂文、赏析、读后感、活动介绍、书讯等均可,文章以四千字以内为宜,在文中注明作者姓名。2、需作者本人投稿,首发需在学刊订

  • 【秦可卿】倾国倾城莫倾情

    作者林建勇庄子说:“人固无情。”惠子听到后被惊得目瞪口呆。他充满疑惑的问庄子:“无情还是人吗?”庄子解释道:“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不以好恶内伤其身。”有好恶之心便有情绪,有了情绪心便不能平静,不能安然。庄子所说的无情是指人不能被情所伤。《红楼梦》中提到:“宿孽总因情。”一个“情”字带来的悲欢离合说不尽也道不完。情是《红楼梦》一书的线索。书中人人有情。可是曹雪芹却忍不住要问,谁的情是真情?于是在《红楼梦》的引子中他感慨道:“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俗世所谓的情只不过是私欲的外化,是逢场

  • 【河北】汤云博诗歌集合

    第一课寂静了一夏天的保定学院在第一声报道之后突然热闹拖着沉重的行李捧着三年的果实离家的游子终究要去更远的地方我知道从踏入校门的第一步便开始了人生的第一课故乡稚嫩的小伙子一本正经的说着普通话却还是夹杂着奇怪的味道回到家脱下新衣一头扎进玉米堆里记忆中故乡只是爸妈和土地写给祖国祖国不是父亲是母亲无言又慈爱他有力的手臂紧紧地将我们拥在一起感觉好暖以前的磨难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他不言但成为我不退却的理由一片叶子一片叶子落地本意味着一切的结束可它偏不不愿作人们口中的春泥拽着风的衣角挣脱泥水的纠缠不知重点,

  • 查理·芒格的19本推荐书清单

    姚斌丨华研数据查理·芒格说,在他的一生中,他认识的各个领域的智者都在不停地阅读——没有不看书的智者。沃伦·巴菲特的阅读量会让我们吃惊,而他的阅读量也会让我们吃惊。因此有些年轻人嘲笑芒格是“一本长着两条腿的书”。芒格经常有着一种奇异的想法,同已故的伟人交朋友,比如一个人能同亚当·斯密交朋友,那么他就能把经济学学得更好。按照芒格的思路,既然我们同已故伟人都能交上朋友,那么我们更应该与我们同在的伟人交上朋友,它肯定将比课堂教育更有助于我们的生活和事业。芒格深信,这种方法远比仅仅传授基本概念出色。芒格先

  • 宏圆法师:色空不二的道理能帮我们破除分别和执着

    下面我们谈谈,为什么说色不异空,又接着说空不异色,然后又进一步的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因为这几句经文,不仅内容不同,而且所度的对象也不同,义理精微,所以句句深入,层次逐渐的提高。色不异空是对凡夫讲的,凡夫都着相、着有,把一切的这种境相都认为是实有,继而贪得无厌。所以,说色不异空,让大家明白,不要执着任何的色相。纵然你枉费心机,使尽计谋,可是一切都是空,反而自己造业受报,枉受轮回之苦,太不值了,佛说可怜悯者,冤枉受报。空不异色是对二乘说的,因为二乘人执空,认为色之外有空,空之外有色,因而废色守空

  • 天光作天音:走向好莱坞的音乐人

    作者杨天光文章来源香柏原创主持人:青云相约香柏,认识生命,传递信仰!亲爱的香柏读者们,晚上好,我是今晚的主持人青云。艺术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产生过不朽的影响力,或者说是艺术的魅力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从个人到整体,从民族到国家。近代中国,是真理的信仰所付的代价在支撑整个中国文明的转型。从文字到文学,从视觉灵感创作到音乐、美术、雕塑、影视作品等许多艺术呈现方式在上帝对生命的看重中不断地被补充,被丰富。现在更出现以福音主打的中国歌剧,比如2018年元旦在北京剧院演出的大型福音歌剧《诱惑》;还有今晚,即将

  • 【国诚精彩活动回顾】“睿智人生 品味生活”红酒沙龙活动圆满成功

    岁月悠悠,人海茫茫。今天的我们,越来越将日子过成浩瀚天空云淡风轻一般,多了份平静、平和是因为更加相互懂得,少了些“抑扬顿挫”和“如火如荼”的奔放是因为都留在了心底。今天的国诚资本,越来越懂你,越来越希望多一些相聚,少一些分离。为此我们特意于1月18日下午在公司举办了一场“睿智人生品味生活”的红酒沙龙活动。整场活动人气爆满,实际到场的朋友远远超过了主办方的预期。本次活动也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圆满结束。下面就和大家一起来回顾下活动现场的情况。活动现场国诚资本为到场的来宾准备了醇香的红酒作为伴手礼人气爆

  • 干净,一个人最好的底牌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孟德斯鸠说过:美必须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在形象上如此,在内心中更是如此。眼睛纯净,才能看见美丽的风景;心灵干净,才能拥有纯粹的感情。干净,是最好的底牌。如今说一个人干净,为极高的评价。-01-做人要干净,乃贯穿生命始终的课题。从一个新生儿呱呱坠地开始,就是吃喝拉撒睡的清洁呵护,并由此形成终生的卫生习性。一个地方如果干净的人多了,这个地方的环境会更为清朗清爽。因为大家行事各守本分,各司其责,光明磊落,规规矩矩,该办的事一定办,不该办的事一定不办,自然淳朴有爱,人心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