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再嫁王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1:20:31 来源:网络 []
小说:再嫁王妃
第一章 地上的血迹

耀国四十三年,王子在领兵对抗兴国时战死,时年二十三岁,举国同哀。再嫁王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皇兄,皇兄,不要,阿……”

躺在床上的女子被噩梦惊醒,俏脸上满是泪花。醒后,便也只是自顾自的哭泣,丝毫不理会身边人的劝导。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你们怎么还穿成这样,快去把衣服通通换成白色。”这女子一边流泪一边对宫女喊,脸色已经极其苍白。嘴唇也毫无血色,似乎是大病了一场。

宫女吓的噗通跪倒,“公主,王子已经去世一个月,望公主节哀。”

听了这话,这女子哭的更加厉害。版权95lady.com几乎是绝望地对宫女喊“出去,都给我出去!”

宫女们这一个月已经被公主的烦躁折磨怕了,一溜烟都跑了出去。

“公主从小和王子感情最好,王子更是事事都宠着公主,出了这样的事,让公主怎么受得了。”一个宫女一边关门一边小声的和身边的宫女嘀咕。

“看公主这一个月瘦了好几圈,活生生的美人现在单薄的和纸一样,公主一向待我们很好,我们要好好照顾她”宫女们很认真的说。

这时,远处走来一位衣着素雅的女人,她走过的地方,宫人跪了一地。

“皇后娘娘”宫女们出声行礼。

“免了,语施怎么样了,好些没有?”这女人极其关切,眼里时不时泛着泪水。原文95lady.com

“回禀娘娘,公主还是,还是……”看宫女的神色,这女人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女儿自己还是了解的。刚要推门进去,就听到屋子里面一阵乒乒乓乓的碎裂声。

娘娘赶忙推开门,发现女儿正赤脚站在一地的碎片中,看到地上的血迹,“沈语施,你干什么,赶紧给我上床休息”责备中依旧带着关怀。

而语施似乎没有感到脚上的疼痛,慢慢朝自己的母亲走来,紧紧的抱住她“哥哥走之前说凯旋归来亲手给我做我最爱的桂花糕”说完泪如雨下。

王后一边流泪一边对女儿说。“你父王已经决定亲自领兵,不使兴国大败誓不回京。”

沈语施从痛苦中抬头看了看自己的母亲,什么都没说,光着脚跑到大殿找自己的父王。来自95lady.com而此时正是早朝,沈语施就这样满脚血迹跑进大殿。

“语施,你来这干嘛?”耀王似乎已经察觉了女儿的意图。

“父王,一定要给哥哥报仇”沈语施哭着说。言罢,晕倒在大殿,泪痕在脸上被阳光拉长,拉长,印在沈明毅的心里,更是坚定了自己亲自领兵的信念。

第二章 虚弱

沈语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宫中格外的冷清,似乎整个宫中从没这么寂静过,她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掀开被子,想出去看看,可刚刚走两步就狠狠的摔在地上,她这才发现自己脚伤的严重。

门口的宫女听到屋内的声音,慌忙的进去,发现公主摔在地上。原文95lady.com没等宫女走近沈语施便开口,“快告诉我宫里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公主,您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宫女支支吾吾。

“我没问你这个”沈语施似乎有些焦急。

“公主,公主”宫女把头低的更低。“再不说信不信我让你去浣衣局洗衣服”沈语施假装严厉。

“王后病倒了”宫女直接跪倒,没等沈语施反应过来接着又说“大王被兴国二王子活捉了,以要挟耀国向兴国臣服”

沈语施听了这话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几乎不能呼吸,半天没说出一句话。然后,面无表情的站起来朝自己母后的寝宫跑去。此刻她根本感觉不到脚上的疼,因为心里的疼让她几乎失去知觉。阅读95lady.com

宫女看着地上的血迹,吧嗒吧嗒的为心疼公主而掉眼泪“哭有什么用,如今之计,只有去请元康公子了”沈语施的这些贴身宫女还真是用心的为她着想。

沈语施推开东宫的门,看到一堆的太医在母后寝宫忙前忙后,“胡太医,我母后怎么样?”沈语施眼泪唰的滑落。

“回禀公主,娘娘是忧伤过度,我等已经用尽了办法,却不知娘娘为何不醒。”

沈语施走到皇后身边,握住王后的手,伤心至极“母后”泪如雨下。又晕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看到的是哥哥的好朋友游医元康。

“元康哥哥,”眼角又流出泪来。

“你看你,这才几个月没见,就把自己的身体弄成这样,我刚刚看了你的眼睛,若是再哭,恐怕是要失明了。还有你的脚,也给你包扎好了,暂时不要乱走。”

沈语施坐起来抱住元康,“元康哥哥,如果哥哥还在……”沈语施哭到说不出话。就这样抱着元康一直哭。

元康浓眉微皱,他从未见过语施如此绝望。不知过了多久,沈语施似乎是心死了,终于不再哭了。淡淡的对元康说“我要替哥哥报仇,我要救出父亲”。

“你疯了么,你一介女流,况且现在身体这么虚弱”元康只当她是说胡话。

“元康哥哥,你做游医这么久,一定知道兴国二王子楚暮寒吧。”沈语施异常坚定的看着元康。

“恩,他是兴国人民的神,不仅骁勇善战,而且身高貌美,很是受他父亲重用”元康不明白她要干嘛。

“元康哥哥,他可有什么喜好”沈语施继续问。

“传闻他最爱兴城第一名妓素素,却因身份不能娶为妻。”元康似乎明白这妹妹的想法了。

“你不会想投其所好吧,可素素能歌善舞,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怎么和人家比”元康很是担心。

“元康哥哥教我医术吧,我要比素素还厉害,才有机会接近他,救出父亲,给哥哥报仇”沈语施的眼中终于闪过一丝微光。

元康想就先哄着她,让她心情好些。没想到沈语施这次竟动了真格。没日没夜的研习医术,甚至亲自试药。脚上的伤稍稍好些就请来了耀城第一舞姬和耀城第一乐师。没日没夜的练习舞蹈和琴技,有时跳舞跳到脚伤流血,有时弹琴弹到手指流血。可沈语施似乎完全不怕,因为她要救回父亲。只有让自己足够完美才有机会接近那个魔鬼一样的仇人楚暮寒。

就这样,一个月以后,兴国依旧关押着父亲,沈语施带着一些身手了得的护卫来到的兴国。走之前对元康道,“元康哥哥,好好照顾我母后,我和父王回来的时候,不要看到母后还是躺在那。”话毕,头也不回的出了城。元康突然觉得这个小女孩真的长大了。

第三章 老鸨

沈语施连夜赶路,两天后来到兴国,看到这异国风光,却根本无心看风景,为了不引起怀疑,早早的换掉了耀国的衣服,穿成兴国普通男人的模样,又随便在街边挑了些饰品,放在口袋里。打听了素素所在花月楼的位置,径直朝花月楼走去。

来到花月楼的附近,放眼一看,还真对得起这个名字了。所有朝外的窗子都有彩色的流苏窗帘做装饰,每一块木料上面都有雕花,屋子别具一格的设计风格更是让沈语施大开眼界。风月之地,能舍得如此装饰,倒也真是对得起来寻乐子人的银子了。

“你们不要跟进去,从现在开始,只能秘密的跟着我”言罢,身着男装的沈语施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那阅人无数的老鸨一眼就看出这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极其漂亮的女人,便打起了坏主意。“这位爷模样如此俊俏,请随我到楼上雅间,我愿把此处最好的茶泡给这里最温文儒雅的公子您”老鸨笑的合不拢嘴。

沈语施用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了这老鸨一番,就知道她没安什么好心。但沈语施可不是胸大无脑之辈。拉着老鸨就往楼上走。

“公子,您这是干嘛,您要找姑娘我帮你就是”可沈语施根本不理会她说什么。把她拽到一个僻静的优雅屏风附近,掏出了一串又一串的珍贵项链,和这老鸨在花月楼平时绝对见不到的首饰。

老鸨顿时傻了眼。吃力的咽了口唾沫,眼睛在这些东西上面根本移不开。半天终于晃过神“姑,姑娘,只要你不让我杀人放火,我什么都答应你。”老鸨依旧盯着这些东西。

“你竟然知道我是女人?”沈语施直接把珠宝塞在她手里。

“不瞒姑娘,做这行这么多年,这点本事还是有的。你进来时我还打你坏主意,不过现在你放心,我不会白白拿了你这么多好处。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张妈”。

沈语施拿下发带,头发散落成一道美好的风景,在张妈耳边开始嘀咕。张妈开始找人给沈语施梳妆,这一打扮,还真不让人失望。皮肤白皙细腻,眼睛温暖水润,眉宇间有近乎仙气的灵动,唇红齿皓。

“真是比我的素素还美”张妈发自内心的赞美。“可以了,素素在阁楼跳舞,我现在带你去阁楼上面。”张妈对沈语施这等容貌信心十足。沈语施右嘴角微微翘起。

来到阁楼上面,张妈指着那个坐在中间位子华服模样俊俏,气宇不凡的男子,“就是他,你小心些。”

沈语施在上面开始自导自演起来,“不要,不要逼我,不然我死给你看”然后假装不经意的刻意朝楚暮寒的位置跳下去。楚暮寒看素素跳舞看得出神,哪想到竟会从天下掉下个人来。当沈语施直接掉到他怀里的时候,目瞪口呆。

沈语施也目瞪口呆,这是她见过的除了哥哥以外最好看的男子,怪异的眼神依旧无法掩饰桃花眼散发出的温暖,眉宇间的英气更是逼人。可想到自己的哥哥和父亲就瞬间觉得这厮顶多是空有皮囊,依旧对他恨之入骨。一个堂堂皇子怎会跑到这种地方看妓女跳舞找乐子,真是无恶不作。于是狠狠掐自己大腿,硬是流了眼泪,“公子救命,小女子被逼接客,可小女子要誓死捍卫自己的清白,若是公子不出手相救,小女子今日只有一死。”

沈语施哭的更伤心,这演技绝对配的起这上等的容貌了。

楚暮寒先是好奇的看着她,好奇是因为兴国有这等美女自己竟不知。接着又戏谑的看着她,戏谑是因为用这样把戏接近他想和他在一起的女子这两年已经太多了。

“小姐若是没摔伤还是起开些,毕竟男女有别”沈语施这才发现自己牢牢抱着楚暮寒,脸上微微泛红。

“那公子可愿救我?”沈语施竭尽全力装可怜,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楚暮寒。

楚暮寒似乎有些厌烦,抬头看了看不再跳舞似乎有些生气的素素。“你先起开些,我替你赎身便是”看沈语施依旧没有放开的意思,楚暮寒直接把她推开,“张妈,我也替她赎身,算上前几日那个女子的一起改日一起派人送来”言罢,头也不回的随素素朝内阁走去,两人有说有笑。

沈语施心想若不是因为两人一个是王子一个是妓女的身份限制,早就该在一起了吧。

“怎么样张妈,我是不是很厉害”

“差点连我都骗过去了,你可比以前那些女孩演的好多了,而且你是第一个敢从那么高往他身上扑的,妈妈知道,你们这些小女孩子都喜欢这样的男人,可也不能命都不要了啊”。

听了张妈这话沈语施瞬间就明白楚暮寒那奇怪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了。他定是把自己当成爱慕他的人,在心里默默的想“本姑娘想杀了你的心都有,你倒是想得美”。

第四章 救命恩人

沈语施既然到兴国是为他而来,就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于是在花月楼门口徘徊至深夜,终于见楚暮寒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素素,于是沈语施像个贼一样躲在一颗树后盯着他。

“素素,我先回去了”楚暮寒面对素素的时候极其儒雅,“这个衣冠禽兽装的像个正人君子在这和妓女调情,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沈语施心里这样想。

抬头看到这皎洁的月光,毫无保留的倾洒在这初春的夜晚,一切看起来那么美好。想起哥哥以前在的时候,这样的夜晚肯定会在花园里吹箫给自己听,哥哥的笑容就像是沈语施的影子一样,这辈子都挥之不去。不知不觉,沈语施的脸颊便温热了。

回过神看看花月楼的门口那小畜生竟然还在那调情,于是沈语施细细的在内心打量一会要怎样求他收留自己。因为只有接近他才有机会偷出兵符救父亲,才有机会杀了他给哥哥报仇。为了父亲和哥哥,拼了。

这时候楚暮寒终于和素素告别,楚暮寒如往常般看着素素进去之后才离开。这厮逛个妓院还带那么多侍卫。楚暮寒走开一段距离时,沈语施在后面追了上去,可还没等沈语施搭话,大概几十个蒙面人冲了出来,这阵势,着实吓了沈语施一大跳。

“我知道你们是哥哥的人,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劝你们能够审时度势”。楚暮寒看到这些人完全没有意外,似乎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一样。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更是十分淡定,面无表情。

“大皇子对我们有恩,若是不杀了你,很快皇上便会立你为储君,对不起了二皇子”。也不知是哪个蒙面人说的。

“那你们试试看!”楚暮寒放起折扇,竟笑了一下。

沈语施似乎明白这畜生为什么逛个妓院还带那么多侍卫了。真是恶人自有天收,沈语施看到他被暗杀心里别提有多开心。可转念一想他要是死了,自己上哪偷兵符去。于是拿出来看家本领,看准楚暮寒的位置,向他附近扔了两个烟雾弹,冲进人群拉着他就往出跑,竟浑然不知自己手臂被乱剑割伤。跑了好久,到一个小巷,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说吧,你到底想怎样,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楚暮寒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

“娶我”沈语施斩钉截铁。楚暮寒一听这话瞬间甩开沈语施拽着自己的手,“你疯了吧?!”却看到沈语施淌血的手。

“你没事吧?”楚暮寒疑惑的问。

这畜生不会以为我脑子有病才这么急着嫁给他吧,沈语施又在心里默默地骂起他,表情很不以为然。“我是说你的手没事吗”楚暮寒此刻的确是怀疑这女人脑子有病了。

“怎么流了这么多血,那些追杀你的人会不会沿着血迹追过来,我们快走。”又要拉着楚暮寒跑。“我说你这女人脑子有病吧,流了那么多血,你以为自己是石头做的吗,跟我回去。”这下换楚暮寒拉着沈语施走。

没多久,两人走到了寒王府,楚暮寒叫人给沈语施包扎伤口,又叫人送她到客房休息。沈语施到了房间,两个丫鬟仍不肯离去“你们干嘛像看动物一样看我”沈语施发自内心的问这两个侍女。

“姑娘,王爷吩咐,要对姑娘照顾周到,寸步不离”。侍女这样说让沈语施气不打一处来,还担心我暗杀他不成,不过沈语施的确想杀了他。

“你们出去吧,不然我怎么睡觉,”沈语施仍试图让这两个侍女出去,可很显然她低估了这两个侍女的忠心。过了好久,楚暮寒终于过来了,对那两个侍女挥了挥手,那两个侍女低着头迅速的退了出去。

“我说你干嘛让你侍女像看贼一样看着我,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沈语施由于刚才和侍女说了太多话口渴,走到桌子旁边倒茶给自己喝。

“今晚过后,你赶紧走,王府绝不会收留不三不四的女人”。沈语施还是头一次听别人说自己是不三不四的女人,一口茶直接喷到楚暮寒的脸上。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想接近我的原因是什么,不过你骗不了我,你是在有目的的靠近我”。楚暮寒很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看法,完全不顾自己脸上的茶水和口水。

沈语施笑笑,心里想或许他猜到自己是有目的的接近他,可这畜生绝对猜不到自己和他是有怎样的深仇大恨。沈语施似乎想到了什么更好的点子,放下茶杯“小女子告辞”。

沈语施面无表情径直走了出去。这倒让楚暮寒觉得自己是忘恩负义之人,心里酸酸的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再嫁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再嫁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忠犬陛下养成手册20章

    原标题:忠犬陛下养成手册20章小说名称:忠犬陛下养成手册第二十章预感小丫鬟带他们进了一处厢房。沈念心取下沈映柔臂间搭着的,与衣裙同色系的佩带。从桌上针线匣子里取出针线和剪刀。咔哧咔哧几剪刀绞下去,又拿针线看似随意地补了两针。不过半柱香的功夫,沈念心拎起那条长长的佩带抖了抖。一眼看去,竟是跟之前大不相同!同样是水粉色的雪纺料子,之前作佩带用,显得肤色水嫩,人也娇俏。而经沈念心这么一改刀,就变成了一条飘逸灵动的披肩,穿在沈映柔身上,一改原本她嫩芽儿似的没长成的小丫头模样,反倒有几分羽化登仙的灵气。见

  • 总裁大叔潜上瘾:纯情娇妻20章

    原标题:总裁大叔潜上瘾:纯情娇妻20章小说书名:总裁大叔潜上瘾:纯情娇妻第20章胡闹她的主动更加刺激到了他,喘息着继续进行,他突然感觉到不太对劲,皱了皱眉停下了手上所有的动作,猩红的眼睛仔细看了一眼,顿时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整个人无力地坐到了床上!“还真是个折腾人的丫头,居然这个时候来例假!”年与江懊恼地低吼一声,也不管床上的女人还在难受地扭摆着诱人的身子,下床走进浴室,打开凉水,强压着怒意,烦躁地冲刷着自己滚烫的身体。次日,晨曦的第一道阳光透过窗帘的小缝隙照在床上的时候,百合终于在伸了一个美美

  • 对岸20章

    原标题:对岸20章小说名字:对岸20刘智赔了饭菜物极必反,任何人、任何事都需要在某个度内,才具有其“存在即合理”的必然性、合法性与符合社会公德。对于正能量的行为一直就是个例外,积德行善的好事由于不断地积累,则会从平凡走向伟大,形成另外一个质的裂变,普通人再也不普通,甚至外表丑陋者也会因此而令人敬仰和追崇,道德成就了光环。刘智真的不能动了,一连三天没有去送饭了。张小娟找到医院了,看着拄着双拐的刘智,依然满脸的怨气。“明天我就回家,你等着啊,我让街上开车的(司机)给你送啊!”刘智非常愧疚地说。在20

  • 专属宠爱:校草恋上俏丫头20章

    原标题:专属宠爱:校草恋上俏丫头20章小说:专属宠爱:校草恋上俏丫头第二十章手机被盗了身在家乡的陶萌萌,其实经常关注的是京城的天气预报,甚至还会关心空气湿度,当天气干燥时,她会提前在QQ上留言给赵陌:听说最近京城空气较干燥的,你最好多喝水啊。赵陌的回复也是提醒陶萌萌加衣服,让她不要太累……最近赵陌总是关机,陶萌萌忍不住在QQ上问道:“赵陌,你近来很忙吧?好像你电话常常关机的。”“不忙的……”陶萌萌在心里猜测着,那就是他母亲常常找他聊天了。憋在心里的话:“你国庆节回文城吗”,陶萌萌在键盘上敲击了四

  • 病娇王爷妃有毒20章

    原标题:病娇王爷妃有毒20章小说书名:病娇王爷妃有毒第20章离桑枝然而看到吕小鸟与那个紫瑝的互动,她便明白为什么他们会放心了。小鸟那丫头,真是把整颗心都放在了那个紫瑝身上。他到底有什么好?无非有副好皮囊,家世或许也不错,可是,这也不能成为合格的标准吧?不过,若是他命不久矣,那岂不是便宜了我?无比恶毒的想到,吕轻语又觉得自家小鸟的选择不错。“娘亲,你在笑什么?”吕小鱼的声音突然传来,让她莫名其妙的看向他。而让她无语的是,另外两人也看着她。“我笑了吗?我有笑吗?”想起自己刚才那恶毒的想法,她有些心虚

  • 驭游之王20章

    原标题:驭游之王20章小说名字:驭游之王第二十章离开洛冰的声音忽的在他们耳边响了起来。闻声之后,陈庆这是才记起来貌似光暗佣兵团的团员们还被困在那些用蜘蛛丝做成的茧里面!这八爪魔蛛虽然是被他们消灭了,可不代表那些用蜘蛛丝做成的茧也紧跟着消失不见,想要救出光暗佣兵团的所有团员还得把他们外面的那一层茧打破才行!“我倒是差一点忘记了,”听到洛冰的呼喊声音之后,陈庆用力一拍自己的脑门,好像一种赔罪的动作似的,“光暗佣兵团的团员们还等着我去救呢!不过,在所有的角色里面好像没有一个是会飞的吧?他们被垂吊在那么

  • 宠妻有孕:顾先生,求不约20章

    原标题:宠妻有孕:顾先生,求不约20章小说:宠妻有孕:顾先生,求不约第二十章一点用都没有“……”顾祁寒。前排的司机和车旁的慕修同时倒抽冷气,这简小姐看着是有点小脾气,可也不能这么大胆直接骂顾先生是禽兽吧。“我刚下飞机累的很,就算你想,我也没精神。”顾祁寒捏了捏眉心,看着她好整以暇的说着。“你不会以为男女之间除了床上,就没别的活动了吧。”“你…”简希羞愤难当,恨恨的瞪着他,恨不得在他脸上瞪出个洞来。“陪我去吃个饭,来表达你的谢意。”眼前的小女孩像极了一只被惹怒的小兽,张着利爪想要扑向他。顾祁寒失笑

  • 倾一世温柔,暖一场相逢20章

    原标题:倾一世温柔,暖一场相逢20章小说名称:倾一世温柔,暖一场相逢第20章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灾难对于沈清扬的关心,我回以一个不咸不淡的微笑。“我都听说了,你跟夜慕辰分手了,可就算是这样你也用不着这么折磨自己啊,你别忘了,你还有父亲,还有孩子,你要振作起来,不就是失恋吗,……”我一点都不意外她会知道我和夜慕辰分手的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以夜慕辰的身份身边的女人换了,肯定藏不住。更何况,这三天,我手机关机电脑不开,沈逸轩没办法也会去打听的。耳边是沈清扬的劝说,她真是软硬兼施的都用上了,可我什么

  • 纯禽大叔太凶猛20章

    原标题:纯禽大叔太凶猛20章书名:纯禽大叔太凶猛第20章一举多得想来想去,她突然间想到了马莉莉的那个超级有金的男朋友:范明鑫。这位款爷财大气粗的,到余河来投资,一举多得啊!想到这里,梁晓素就主动给马莉莉打电话了。马莉莉接到她电话的时候,似乎还在被窝里,那慵懒的口气,梁晓素立马就听出来了。“几点了还不起床?”梁晓素直接开问道。她和马莉莉之间,总是能这么单刀直入地说话,从来没有什么忌讳。“大小姐,你这是催命啊,我刚睡着……”那边似乎还在梦里。刚睡着?这都几点了?梁晓素下意识地看了看墙壁上的始终,九点

  • 万劫重生20章

    原标题:万劫重生20章书名:万劫重生第二十章清点物品“貂爷,你听说过司空家吗?”叶天皱眉问道。貂爷想了想,问:“你说的司空家是在地灵国的吗?我只听过天元帝国有个司空家,地灵国没听过。不过,我被困在山洞中几十年,说不定有些新冒起的世家。”“天元帝国的司空家是怎么样的?我对他们了解得不是很多,无法确定他们是哪里的,只认得他们穿的衣服和其中一个主要人员的长相。”叶天此时才发现自己对敌人所知甚少,当初情况紧急,他也没来得及多问,帝铭大哥显然也没有想告诉他意思。既然这样,只能靠自己掌握的些许线索去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