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逍遥江湖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0:58:0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逍遥江湖

第一章艾,又是梦?

一个身穿黄金战甲,手拿寒光宝剑的英俊青年站在泰山之癫,挥一挥披风,十分霸气地对身前的上百说到:“你等逆贼,奸淫虏掠,无恶不作,今天我,救世大侠就替天行到。网站95lady.com哼…“

此时众人一片混乱,片刻之后,一个人大声说到:“我呸,什么狗屁救世大侠啊,别人怕你,我们可不怕你,看你那样,就知道是个吃软饭的货,穿得那么严肃,吓唬谁啊你,小白脸,我看你就是一牙签,如果你放下武器,过来帮你大爷捶捶背,兴许爷一高兴,还能饶了你的小命。“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一阵嘲笑。

“哼,你们这群杂碎,老虎不发威,还真当老子是病猫啊,老子可是一只公猫。“青年红着脸怒声骂到。结果回一出口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哈哈哈哈,公猫,哈哈哈,笑死我了。“众人皆是抱腹而笑。逍遥江湖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而青年的脸则越来越红。于是他暴喝一声:“我看你们是找死,哼,敢笑我,我现在就送你们下西天。“说着便握着宝剑向人群中冲去。

只剑寒光一闪,剑气四射,片刻之间便有三分之一的人死在了他的剑下。这些人死得十分恐怖,因为他们每人身上都有数十处剑痕,而且身体残缺不齐。众人看到这一慕,一个个都傻眼了,全部都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位“救世大侠”。

顿时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了一个想法,这是救世大侠吗?简直就是一个灭世杀神啊,太恐怖了,如果和他打,那不是找死啊,不如…

于是,片刻之后,所有人都跪着爬到青年年前,边磕头边喊到:“大侠,饶命啊,我等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侠大人有大量,放我们一条生路吧。逍遥江湖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是啊,大侠,求求你放过我们吧…“就这样,一个个都在向他求饶,顿时泰山如果丧礼一般,埃鸿遍野。

青年手握重剑,严肃地说到:“哼,这里就是泰山,你们竟然还敢说有眼不识泰山。哼…““现在你们知道求饶拉,刚才不是很嚣张吗?哼,一群软蛋。“

“是是是,大侠说的是我们是软蛋。我们是软蛋,杀了我们肯定会污染大侠你的手的,嘿嘿,还是让我们自生自灭,嘿嘿,大侠,你说呢?“说着说着居然还笑了起来。我的个孩啊,这些还真是牛,佩服佩服。

青年看了看眼前场景,无奈地摇了摇头,大声喝到:“你们…“而此时一滴水滴在青年的头上,顿时青年消失不见了。95女性网而此时在一个茅屋里,一个少年从梦中醒来,用双手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周围,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到:“艾,怎么又是梦啊?“说着便向窗外望去,只见晨阳在远处的小山包上缓缓上升。

突然一个叫声打乱了少年的思绪。“天儿,快点起床,准备练功拉。“一个苍老的声音从窗外传来。“哦,知道了爷爷。“少年无奈地回应着。

天儿,原名欧阳振天,今年十二岁,是个孤儿,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从小被老人欧阳慕华所拾,从此两人以爷孙相称,相依为命。逍遥江湖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欧阳振天有三个愿望,第一,希望爷爷身体健康,长命百岁。第二,希望能够找到自己的父母,第三,就是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真正地成为一名大侠。因此他每天都在做同一个梦,甚至休息时都在思考那件事。

第二章 终成一招

幻想归归想,然而一切都得回归现实。练功,陪爷爷聊天,上山砍柴,观看晨起夕落…这才是欧阳振天每天要过的生活。

小天穿好衣服后便来到了院内,只见一个满头白发,身穿素装的老人坐在摇椅在休息。老人微笑得对小天说:“赶快去洗溯一下,然后准备吃饭。网站http://www.95lady.com/““哦“欧阳振天无力地应了一声。

小天穿好衣服后便来到了院内,只见一个满头白发,身穿素装的老人坐在摇椅在休息。老人微笑得对小天说:“赶快去洗溯一下,然后准备吃饭。““哦“欧阳振天无力地应了一声。

小天穿好衣服后便来到了院内,只见一个满头白发,身穿素装的老人坐在摇椅在休息。老人微笑得对小天说:“赶快去洗溯一下,然后准备吃饭。““哦“欧阳振天无力地应了一声。

小天稍微洗溯了一下就来到餐桌前,只见桌上有五六馒头,一盘咸菜还有几个鸡蛋…随手一抓,一阵狂扫,桌上就只下残羹剩饭了,而小天则是满足地用手擦了擦嘴。爷爷看到这一慕真心地笑了。

吃完饭后,小天便开始了他的早课-练功。他走到院中央,用手挽了挽袖子,然后站直身体开始运气,气聚丹田,然后一声暴喝,抬起右脚,一脚踏在在石板上,只见一把柴刀应声飞起,小天向上一跃,双手拿刀,纵身一跃,双退平齐且与身体垂直,然后全身用劲,飞速下降,只听见“啪”的一声,一个树桩被平整分成了两半。

就这样反复做这同一个动作,直到两个时辰后才停止。此时的小天满头大汗,他正用自己的袖子不停地擦拭着汗水,而在他身后则是一堆整齐的木柴。

休息片刻之后,小天来到爷爷面前,随和地对爷爷说到:“爷爷,为什么我们家的家传武学就这一招啊?“边说边倒茶水递给爷爷。

爷爷接过茶水,温和地对小天说到:“那是因为,招数不在多,而在精,过多地招数有时很可能就是致命的缺点。我们家的这招开天劈地,总共只有八式,当我可以告诉你,从这招创立以来,除了我们家的男丁,从来没有见过完整的八式,我记得让外人见得最多的也就五式。“说完,爷爷便十分自豪得喝这茶水。

“从来没有外人见过完整的八式……最多只让外人见过五式,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先辈们小气,不肯让外人见识完整的八式,恩,应该是这样的,那先辈们也太小气了吧。嘿嘿,等我长大以后,我一定要所有人见识一下完整的八式“开天劈地”,然后收一堆徒弟,再创立宗派…嘿嘿嘿“想着想着,小天居然流下了口水。

正当小天陶醉在幻想之中时,爷爷的话,让小天的心中充满了疑惑。“小天,答应爷爷,以后千万不可在外人面前演示“开天劈地“,更不可对别人说你会武功,记住了吗?“

小天想了一会儿,十分不解地问道:“爷爷,为什么啊?““不要问那么多,以后你就会明白吧的,开天劈地乃是祖先一生的心血,决不可外传,为了保住我们家的血脉,决不可让人知道你会开天劈地,记住了没有?“爷爷十分严肃地说道。

小天见势,马上对爷爷说:“爷爷你别生气啊,我记住了,我绝对不会说的。“说着说着便摸了摸爷爷的胸口。

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去,小天的武功越成熟,他可以在瞬间出完八式“开天劈地“。可是他却并不知道他的内功一直被爷爷封闭着,只有当他自己冲破被封闭的穴道,他才能算是真正的略有所成,要想完整地掌握开天劈地,就只有实战。

第三章 意外“惊喜”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六年过去了,以前的小男孩,如今已是一位帅小伙了。欧阳现今已是十八岁了,垂直的头发,俊俏脸庞,健壮的身躯,一米七八的个头,再加上那雪白长衫,炸眼望去,简直就是一个美男子啊。

这天青晨,欧阳起得特别早,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在院子里练功,而是悄悄地来到了湖边。来到湖边,他慢慢地蹲下身体,对着湖面,然后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脸庞,对着湖中的影子说到:“哎呀,妈呀,怎么又帅拉,我都快看不下去拉,妈呀,太帅了,简直就是天下第一美男啊,哈哈哈哈哈“说着说着便躺在草地上开始幻想他的“三宫六院“喽…

“帅“?也就他自己那么认为吧,就他那长相简直就是一萎所男,这可是他附近的三五个存共同给他的大名啊。艾,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啊,你看看,他想着想着居然都流下口水了,真是够无耻的。

过了一会儿之后,从小路旁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只见两个少年拿着烧鸡和酒来到欧阳面前。

这两个少年一胖一瘦,胖的叫二牛,一米六七的个子,黝黑的皮肤,肥胖的身躯,胆小,爱哭,乡亲们都叫他“大水牛“。瘦的一个叫刘青,白白的皮肤,轿小的身躯,简直就是一个病夫啊,而且十分不讲义气,大家都叫他“风帆”。

他们来到欧阳面前,大声叫到:“老大。“结果欧阳被这突然出现的一声吓到了,差一点掉到湖里。而看到这一慕,二牛和刘青,都抱腹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大水牛边笑边说到:“老大,你也太胆小了,真是逗死我了。“不说还好,一说他可就惨拉。“大…水…牛…“欧阳愤怒地叫到。只见欧阳双手握拳,满脸通红来到二牛面前。

看到这一慕,他们都知道要倒霉了,于是两人都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欧阳杀气腾腾地来到大水牛面前,准备开打,结果…

二牛,看到这里心里是拔凉拔凉,突然他灵机一动,指着前方,大声叫到:“老大,美女…“听到“美女“两字,欧阳的萎所像又出现了,傻傻地回过头向二牛手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个女子正背对他们在行走,丰满的臀部,纤细的小腰,迷人的背影。“极品“欧阳吐了吐口水破口而出。女子听到声音后,缓慢地转过身体,面对着他们,忽然,一对巨胸出现在他们面前,顿时欧阳便“濮“地一声,他竟然流了鼻血。我的个孩啊,真是够牛的。看到这胸器之时,欧阳又再次破口而出“完美“。可是当他看到这女子的脸部之时。奇迹出现了,欧阳居然转身了。

转过身之后,他抓着二牛的衣服。突然破空一声“呕“,妈呀,他居然吐了。艾,如果他不吐,恐怕就真实不正常了。因为那女的长的太特别了,阴阳脸,暴呀,大小眼,居然还是满脸麻子。我的个亲娘,这可真是“人间极品“啊…

欧阳便吐便在心中骂到:你妹啊,你个贼老天,你玩我啊,身材那么极品,脸蛋还那么“极品“,想玩死我啊…想到这里,欧阳不自觉的嘴巴抽蔟了一下。这还不算什么,居然还有让他们更蛋疼的事。

那女子看到他们三个的时候居然大喊一声:“啊…三害,快跑。“于是他双手抱胸沿着小路极速狂奔。他们三人看到这一慕都傻眼了。他们对望一眼后,一起向前方竖起中指,大声叫到:“你妈…“

第四章 阳泉“三害”

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欧阳一连呕吐了好几天,甚至还在床上躺了三四天。现在你在看看那样,仿佛是孕妇难产后虚脱的样子,脸色苍白,人也消瘦了不少。如果他爷爷知道欧阳是为了什么事才变成这样的,恐怕这辈子欧阳在爷爷面前也抬不起头。

平了好几天之后,阳泉镇又开始热闹起来。这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在阳泉镇的大道上,欧阳带着二牛和刘青悠然地走在路上,欧阳便抖着身体便哼着小曲,而另外两人则跟在他身后,挺着身子,一副傲视天下的样子。

所有人看到他们三个后都主动让道。因为他们人称“阳泉三害“,如果谁要是得罪他们,恐怕这辈子都不得安宁喽,之前就有人试过。结果那人带着大量的礼物去欧阳家赔礼道歉,才算是圆满解决纷争啊。

虽然他们叫三害,可是也没真正害过人。只是有事没事就搞得恶做剧,让别人担惊受怕得了,在大世大非在,他们还是能够挺身而去。就那上次来说,邻镇的几个流氓来到阳泉镇闹事,还打伤了不少,最终还是他们三人出马,不顾一切,把对方打跑,才勉强保住了阳泉百姓的财产和名声。

虽然人是被打跑了,可是他们三个也不好过啊,一个个裹得跟粽子似的,全身都是伤,肋骨还断了好几根。但也因此使得百姓对他们刮目相看,甚至表示为了感谢他们,从此以后不再称呼他们为三害,不再鄙视他们。可是这被欧阳拒绝了,欧阳说到:“我在这感谢大家的好意,不过我们名符其实是三害,整天给大家添麻烦,如果让我们一下子改回来,我们还真不适应呢,所以我决定,以后还是会陪大家好好玩玩的,你们可得小心喽…

乡亲们听了这些后,都傻傻得望这欧阳说不出话。欧阳此时又微笑地说到:“大家别害怕麻,居安才能思危麻,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大家好啊…还有就是,‘三害’可以做为一个招牌,让所有人都知道,阳泉镇只要有我们三个在,就绝对不会受任何人欺负。如果想要打我们阳泉的主意,就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本事,哼…“所有人听了都轻轻地点了点头。

于是不久之后,“阳泉三害“的名字就传开了,很多城镇都知道三害,于是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来阳泉镇闹市了。之所以所有人都主动给他们让道,不当当是因为害怕他们,更多的事敬重他们。

他们一来到镇上,镇上开始热闹起来。女人的尖叫声,小孩的哭声,小贩的漫骂声…什么乱七八糟的声音都有。然后,他们却是老人们的开心果,他们的到来给老人增添了不少乐趣。

随着时间的推移,竟然还有人给他们编了一段顺口溜:臭三害,烂三害,吃人东西从不还;死三害,臭三害,欺负小孩不怕羞;好三害,迎三害,保卫阳泉从不退…惊阳泉,喜阳泉,丰衣足食有三害。

终而言之,言而终之,阳泉自从有了三害便变地不再正常了。三害就是阳泉的标志,所有人只知道“阳泉三害“,很少有人知道阳泉镇。一切都源于他们和邻镇流氓的打斗,那场打斗的结果是“1:150“完胜。

终而言之,言而终之,阳泉自从有了三害便变地不再正常了。三害就是阳泉的标志,所有人只知道“阳泉三害“,很少有人知道阳泉镇。一切都源于他们和邻镇流氓的打斗,那场打斗的结果是“1:150“完胜。

逍遥江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逍遥江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爱你是场逃不过的劫9章(第9章 突然的变故)

    原标题:爱你是场逃不过的劫9章(第9章突然的变故)小说名:爱你是场逃不过的劫第9章突然的变故看着手术室的门慢慢合上,南燕飞的黑眸中瞬息万变:由愤怒到憎恨、到矛盾、到纠结,最终所有的情绪都在一点一滴的变化中消失殆尽,归于了平静。郭沁依,你一定要救佳佳,一定要保住孩子……手术室里,郭沁依脑袋嗡嗡直响的怔怔看着亲自上阵,忙碌在手术中的主任。是她想的太简单了,郭佳佳这一次的情况并不像上次那样只是因为动了胎气而落红。而是误食了大量的打胎药导致大出血,引发子宫坏死,孩子保不住,连子宫也保不住,必须马上切除。

  • 豪门禁爱:帝少的隐婚新娘9章(第9章 凌辱的婚姻)

    原标题:豪门禁爱:帝少的隐婚新娘9章(第9章凌辱的婚姻)小说名字:豪门禁爱:帝少的隐婚新娘第9章凌辱的婚姻林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她就像一叶漂浮在海上的小舟,随着大海的浪花而荡漾,可四周是一片宽广的荒芜,她在这荒芜中惊醒了过来。汗水浸满了整个枕头,林婉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那个梦实在太真实了,真实的让她恐惧。她动了动腿,身下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她准备下床的动作顿住了。林婉是个女人,不会不熟悉自己身体的变化,这一瞬间,她感受到了天崩地裂般的绝望。回想到昨天晚上,她被元狩带到一个荒无

  • 纯禽小叔放过我9章(第九章 一场闹剧)

    原标题:纯禽小叔放过我9章(第九章一场闹剧)小说书名:纯禽小叔放过我第九章一场闹剧连毅前脚刚走,我就彻底的伪装不住了。毕竟要看自己爱了七年的男人和最好的闺蜜订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周围热闹的氛围和我的心情格格不入,我躲到会场的角落,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会场美味的小蛋糕上。可是现实却并不准备轻易的放过我。“小蔓,你……你今天真漂亮。”一身白色西装的连子明走到我旁边,恭维道。“再漂亮又如何?也不如有些人深得你心啊!”我故意嘲讽道。“小蔓,我有话对你说,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听我说完?”连子明恳求道

  • 我的冥王大人9章(第8章 诈胡)

    原标题:我的冥王大人9章(第8章诈胡)小说名:我的冥王大人第8章诈胡那鬼听罢却是楞住了。过了会儿,才瞪着他那空洞的眼睛瞧我,声音沙哑地开口:“你是……寒......寒寒?”他认得我,这么说,他果然是江致了。我用力咬住下唇,忍住哭泣,在江家,只有江致跟我的关系最亲,最好,如今......他为何会说地方不对?难不成他并不是在父亲的房中死去的,是有人将他挪了过来,若真的是那样,那会是谁?“江致,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我问道,这里头一定有什么蹊跷。不知是我语速过快,还是江致反应太慢,他只拿空洞的

  • 愿我余生不再爱你9章(第9章 翻滚的怒火)

    原标题:愿我余生不再爱你9章(第9章翻滚的怒火)书名:愿我余生不再爱你第9章翻滚的怒火那一天她迷迷糊糊的和李哲彦上了床,之前她只喝过安筱倪给的果汁,结合之前那个男人说的话,答案呼之欲出。原本那辆车是给她准备的,可是谁知道安筱倪上错了车,最后变成了那样。秦茉深深的吸着气,她瞪着安筱倪,“我要去告诉哲彦!”秦茉憋着一股气,打车来到李氏集团。可是原本应该畅通无阻的行程,却被秘书给拦了下来。“我是你们总裁夫人,你为什么要拦我?”秦茉压抑着怒火问道,理智全失的她已经忘了隐瞒自己的身份。“是我让他拦的!”就

  • 蜜宠无期9章(第9章 傅战霆想要你,是吗?)

    原标题:蜜宠无期9章(第9章傅战霆想要你,是吗?)小说:蜜宠无期第9章傅战霆想要你,是吗?可是后续的医疗费又要怎么办?锦月这下子又犯了难。她刚一进入病房,就感觉到了那浓重压抑的气氛,她看到了站在一侧老泪纵横的张管家和坐在一侧腿脚不便的哥哥苏牧滔。而后,只听见白芷惠出声吩咐:“张管家,你先出去。”“是,夫人。”张管家点了点头,离开了病房。等到张管家离开后,病房门就被合上了。白芷惠的视线倏地移到了锦月身上。锦月一愣,“妈?”“医药费都结清了吗?”锦月点头,回答:“已经结清了。”白芷惠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 活该为你动了情9章(第9章 饥不择食)

    原标题:活该为你动了情9章(第9章饥不择食)小说:活该为你动了情第9章饥不择食夏嘉鸿一下子放开了叶梓潼的手,两人转过头,见秦韶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看见是夏嘉鸿他愣了一下:“夏书记?”“秦总!”夏嘉鸿有些尴尬的笑。只是转瞬秦韶阳就皮笑肉不笑的跟上一句:“您握住我助理的手是干什么?骚扰啊?”“助理?”夏嘉鸿讶然的看着秦韶阳,又看看女儿。“潼潼你在秦总身旁工作?”“潼潼?叫得挺亲热的嘛?我说夏书记,我这助理可以当你女儿了吧?再说她也长得不咋地,你可千万别打错了主意!惹一身骚可不好!”秦韶阳

  • 枕上宠婚:漫漫追妻路9章(第九章:不入流的谎言)

    原标题:枕上宠婚:漫漫追妻路9章(第九章:不入流的谎言)小说书名:枕上宠婚:漫漫追妻路第九章:不入流的谎言顿了顿,他一字一句道,“我和白染?你以为拿着白染就可以当挡箭牌了吗?我跟她确实在一起过,可那都是曾经了,你跟穆以恭呢?阮颜,这么没有不入流的谎言就像推脱掉你给我戴绿帽子的事实?看来,是我太高估你的智商了!”顾惜城面色阴冷犹如千年寒冰,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是怒意的火焰,紧扼住女人的下巴,恨不得要将她掐碎。谎言?他说她撒谎?她阮颜这辈子最不会的便是撒谎,也从来没有撒过谎,除了那一次,他问她是不是因为

  • 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9章(第九章 奇葩的规定)

    原标题: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9章(第九章奇葩的规定)小说: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第九章奇葩的规定周一,绍臣集团。赵素瑶穿着飘逸的及膝长裙,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散落在肩上。精致的五官素面朝天,踩着尖细的高跟鞋,缓缓地走向电梯。赵素瑶长得很美,唇边带着和煦的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路过的行人纷纷侧过,视线停留在她的脸上,或惊艳,或嫉妒。电梯里,跟随着人潮来到第九层。站在人群的末尾,耐心地等待着。今年刚大学毕业,赵素瑶需要前来实习。所有的公司里,赵素瑶选择了绍臣集团。这是A市最大的企业,在多个

  • 娇妻临门,男神老公请接招9章(第9章:卖身,还是卖肾?)

    原标题:娇妻临门,男神老公请接招9章(第9章:卖身,还是卖肾?)小说名:娇妻临门,男神老公请接招第9章:卖身,还是卖肾?脑海里再一次闪过一些画面,裴若若脸颊的粉色蔓延到耳后根。可,如果这些照片和音频发出去,那她就别想抬头做人了。“牛郎哥哥,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把手机还给我吧。”裴若若乖乖求饶。霍夜寒唇边蔓延开一抹阴冷的笑意,强势翻身,倨傲撑在她的头顶。浓烈的男性阳刚之气冲向她,裴若若呆愣的忘了反应,他的俊脸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跳得也越来越快。“签了那份合约。”倨傲高冷,如帝王般语气。裴若若诧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