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重生之弃女皇后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0:08:41 来源:网络 []

小说:重生之弃女皇后

第一章 惨遭陷害

大随国昭景帝十八年冬至,大雪纷飞,寒风呼啸,行人瑟瑟发抖,不自觉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唯恐寒风无孔不入,冻坏了自己。95女性网

大随国宫殿的台阶之下,跪着一名女子。女子身形单薄,嘴唇有些发青,雪花飘落在她的头上已经是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层。

冰冷的寒风一吹,女子的身形微微一抖,仿佛下一秒,那单薄的身影就会倒在那冰冷的雪地之中。

“公主,我们回去吧,皇上恐怕是不会出来了。”

一名身形有些臃肿的妇人,看着倔强的跪在地上的女子,身形单薄,嘴唇冻的发青,心中有些不忍,出声劝道。

“嬷嬷,我不会放弃的。”

女子的眼睛在这个夜晚之中格外的明亮,眼中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95女性网

虽说女子的身形极为的瘦弱,可是那骨子之中露出来的那一股极为强大的毅力,如同一株傲骨的梅花一样,不畏这严寒,在这寒冬腊月之中傲然挺立。

只不过这样的女子终究要变成后宫争斗之下的牺牲品。

一阵香风飘过,一道声音由远及近:“哟,这是谁?这不是我们大随国最为尊贵的嫡长公主吗?”

一名宫装美妇前呼后拥的来到贺晗的面前,一身艳丽的红装,眉毛高挑,似乎是要直插云鬓,她微微俯身,凑近女子,语气之中满是幸灾乐祸:“你居然变成了这幅模样?这要是让九泉之下的皇后娘娘知道了,不知道有多伤心呢。咯咯咯……”

宫装美妇的话语如一根刺,狠狠刺进了贺晗的心里。

她的手不自觉的握拳,长长的指甲嵌入了肉里,可是都感觉不到疼痛。

忍住心中情绪,贺晗保持着她那一动不动的姿势,双眼看向那大殿之上,那里有她的父亲——一个能够掌握大随国所有生杀大权的男人。

不是贺晗对宫装美妇的讽刺无动于衷,只是因为她知道,她的反抗并没有用。来自http://www.95lady.com/面前的女人是她父皇如今最为宠爱之人,而自己只不过是没了母亲的孤女一个。

皇家最为的无情,捧高踩低。五年之前她还是那个大随国尊贵的嫡长公主,母后在世时,在这后宫之中上到妃嫔,下到宫女太监,哪一个对她不是极尽巴结?哪一个看到她不是露出最为谦卑的笑容?

贺晗缓缓的抬起头,嘴角上涌现了一抹自嘲,似乎极为的苦涩。

可惜,如今的她,却成了众人所欺辱的对象。连同她嫡亲的弟弟,也要看人脸色,受人欺凌。

季淑妃看着贺晗,以为她无动于衷,心中恼怒,一手直接就拽住了她的头发:“贺晗,说你呢,你摆着这幅样子给谁看!”

贺晗冷不丁被袭,头上一股疼痛传来。她猛地抬头,一双凤目直接对上了季淑妃。版权http://www.95lady.com/

狠辣的眼神,高深莫测的面容,仿佛如毒蛇般随时要张开毒牙。

季淑妃猛地一愣,抓着她头发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你……你……”

贺晗却忽然收敛了目光,刚才的狠辣仿佛只是一种错觉。她微微勾起嘴角,语气中带着嘲讽:“给你看啊,这么多年了,那个心心念念的位置你不是还没有坐上吗?”

“你!”季淑妃瞪大了双眼。

贺晗这张脸像极了皇后那个贱人,落到这般地步,她竟然还敢如此嘴硬!

不能做皇后是她心中永远不能释怀的心结。她从小就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女,明明生来她就应该坐上女人最为你尊贵的宝座,可是为什么她进宫之后非得要低人一头?

她不甘心!

看着贺晗那倔强的眼神,季淑妃怒容一敛,眼珠微转道:“贺晗你是不是以为你还有王家这个靠山?可惜,你的靠山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见贺晗无动于衷,她也不生气。脸上罕见地露出了一抹笑容,声音带着一股扬眉吐气的神色:“因为通敌卖国,王家,已经被……抄、家、灭、族了。阅读http://www.95lady.com/

季淑妃一字一顿,语气轻飘飘的,那其中的含义,却重重地落在听的人的心上。

“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贺晗的瞳孔紧缩,猛然出声喊道。

外公是大随国的右相,为官清廉无比,一生正直,为人公正不阿。受着众多百姓的爱戴,怎么可能会通敌卖国!

季淑妃见她反驳并没有生气,反而朝着她诡异的一笑,凑近她的耳边轻声道:“谁说通敌卖国需要是真的?你不知道有一种手段,叫‘栽赃陷害’吗?”

这样的笑容让贺晗心中一惊。

下一秒,季淑妃拉着她的手,猛地后退半步,“哎呀”一声尖叫,瞬间倒在了地上。

一抹红色从季淑妃的裙下蔓延开来,红色的血迹在这片被白雪掩盖的地上显得格外的刺眼,一道一道的染红了贺晗的双目。

贺晗大惊,还不清楚什么情况,正在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贺晗,你在做什么!”

贺晗转身,正好对上贺昭愤怒的眸子。95女性网心下一转,便知道父皇误会了她。

从贺昭的角度,只会觉得是她推倒了季淑妃。

眼角一瞥,此刻,只见季淑妃一脸惨白的躺在了雪地之上,完全不复之前那嚣张的模样。

“你……你居然陷害我?”贺晗瞪着双眼。为了陷害她,她不惜利用自己未出生的孩子?

却听见季淑妃悄悄的在她身边小声的说道:“是又怎么样?五年了,贺晗,你也该去陪陪和你那愚蠢的母亲了。”

话音刚落,贺昭已经快步来到了她的面前,啪——

一记响亮的巴掌声音在这夜晚之中显得格外的明亮。

“不过是让你去和亲罢了,你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贺晗,你怎么这么歹毒!”

说着,他也不管贺晗如何想,猛地拂袖,对着身边人大喊道:“御医,快传御医!”

贺晗捂着被打得红肿的脸,想着刚才自己父皇那冰冷的眼神,心中刺骨的冰冷,竟是比这寒风还要冷上几分。

第二章 死不瞑目

以前的父皇会对着她笑的和煦,会抱着她玩耍,会手把手的教她写字,她生病了会一口一口的给她喂药……

到底是何时,这一切竟是全然不同了。

“父皇,女儿只想问一句,外公一家,被抄家灭族,这可是真的?”

贺晗如今心急如焚,急着要让人传太医,哪里有心情回答她的问题?

然而贺昭执意要一个答案。

贺晗盯着贺昭,她那倔强的眼神和她母亲如出一辙,看着神似妻子的女儿,贺昭心中也是有着一丝的松动,

可是却又想到了王家的罪孽,心中那一抹温情立马就被抹杀的一丝不留。

“是。”

贺昭的话语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贺晗所有的理智一寸寸的碾碎。

“哈哈……贺昭,你这个昏君!”

“你……再说一次?”贺昭似乎不敢相信这自己耳朵所听到的话。

他这个一直以来柔柔弱弱,说话都不敢大声,看到人都会将头低下去的长女,居然敢这样的指责他!

“贺昭,你就是个昏君!”

话音刚落,“啪——”贺昭的巴掌,再次狠狠的甩在了贺晗的脸上。

“长公主大逆不道,罚四十大板,以儆效尤。”冰冷的话语从贺昭的口中吐出,他神情冷漠,再不留情。

皇宫内的寒风冰冷刺骨,却是没有贺晗的心冷。

“我外公扶你上位,一路上为你扫除异己,肃清朝堂。昭景三年,江南水灾严重,外公半个月不眠不休的写出了救灾之策,救万民于水火之中……”

贺晗清澈的眸子看向贺昭,嘴里的话却是铿锵有力的说了出来,不过换来只是贺昭无情的另一掌。

这一下,她狠狠甩在了地上,看着那高高再上的“父皇”贺晗的心中却是涌起了一股倔强和不屈。

不让她说是吗?她偏要说!

“昭景五年,边关来袭,大随刚刚受灾粮草兵力不足,外公不畏年事已高孤身前往敌国和谈,身犯险境都不让大随损失半点利益……咳咳……”

“贺晗,你给我闭嘴!”

贺昭显然是被贺晗的举动给激怒了,脸上神色哪里还有身为天子的平静?

这些话,简直在提示着当初他的无能,如同在他心中最最为脆弱的伤痕之上狠狠地再划上了一刀。

他当然知道王相无罪,但错就错在,王相一人却是比他这样一个皇帝还要得人心!

“不过是事实罢了,我的父皇,你何必动怒呢?王家一家,何时不是在为你尽忠?可怜我那舅舅为了你的皇位前往前线,却是战死沙场,如今,甚至只换来一张王家通敌卖国的圣旨,你说你,不是个昏君还是什么!”

贺晗一双明亮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贺昭,尽管她现在衣衫褴褛,满脸鲜血,但是那浑身的气势却是比贺昭这个帝王之君还要凌厉。

“逆女!”贺昭怒不可遏,一脚就踹在贺晗身上。

贺晗整个人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踹了好几米远,鲜血不断的从口中流出,一片片的洒在这雪地之中,显得格外的刺眼。

“你还是外公手把手教导出来的学生,你不但是一个昏君,还是……”

贺晗用尽了力气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心中的怨气更大,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男人,嘴里却是半点不改,一字一句的砸在了所有人的心上,谁都没有想到,曾经唯唯诺诺的公主竟是会有这样的魄力。

“一个弑师之人!咳……”

少女的声音在这雪夜里格外的清脆,所说的话语一字不落的全部落在贺昭的耳里。

“好!好的很!十五年了,朕竟是养出了一个你这样的女儿!”

“贺昭,午夜梦回,你难道就不怕王家一家化为厉鬼前来找你报仇吗?”

贺晗丝毫不惧贺昭,极度愤怒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大殿之前不断的回荡,那一句午夜梦回深深的刻入了贺昭的心中。

此刻的贺晗,单薄的身影,满身的鲜血,却是在这雪夜之中亮的惊人,她说出了所有人都不敢说出的话,做了所有人都不敢做的事情。

贺晗用一身傲骨,以身力证王相一家何其无辜!

这一刻,大殿之前空前的宁静。

“皇上——不好了,太子落水身亡了!”

尖锐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一瞬间的宁静。一名太监慌张的跑了过来。

听到这个消息的贺晗犹如一盆冷水被淋在了头上,片刻之前对着贺昭一丝气势都是不输的贺晗瞬间就失魂落魄的倒在了地上。

她的嫡亲弟弟死了?外公一家死了?为什么她还活着!

忽然她看见季淑妃倒在雪地之中诡异的笑了一下,贺晗心中突然想起了什么,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拽住了季淑妃的衣领。

“是你!”

“是我又怎么样,我告诉你,你母后暴毙也是我做的,王相一家是我父亲做的,而且你马上就要下去陪她们了,不如让我送送你。”季淑妃诡异的一笑,在贺昭看不见的角度,对着贺晗说道。

强烈的恨意在贺晗的心中凝聚,她要为她的弟弟报仇,可是还没有等她出手,身下的女人就开始大叫着。

“陛下!救我,公主她要杀了臣妾!”

这样的声音在贺昭的脑中就像是催命的魔音,看着贺晗那狰狞的面孔,身下还是自己疼爱的妃子,脑子一充血,贺昭竟是拔出了侍卫手中的剑朝着贺晗刺去。

长长的剑身没入了贺晗的身体里面,贺晗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给杀死。

临死之前,贺晗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贺昭,季淑妃,季相,我贺晗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们!

“来人,将这个逆女拖下去,扔到乱葬岗,永世不得再葬入皇陵。”

第三章 浴火重生

“公主?”春兰的手在贺晗的面前晃了晃,自从皇后突然暴毙的消息传来,公主已经这样坐了好几个时辰了,期间她就没有看见过公主动上一动,如同一座雕像一般愣愣的坐在这里。

感受到面前的线被遮挡住的贺晗,慢慢的回过神来。慢慢的,贺晗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光彩。

她这是活过来了?

看着面前的春兰,贺晗的心中涌现出了几个大大的问号。

春兰不是早就死在了季淑妃那个蛇蝎妇人的手上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

贺晗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一阵刺痛传来,贺晗的心中涌起了一抹狂喜。

她不是在做梦!

“春兰,今天是什么日子?”贺晗问道。

“公主?今日是六月十四啊。”

“哪一年的六月十四?”

“昭景十三年啊?公主你怎么了?”春兰面露疑惑的回答道。

春兰错愕的看着自家主子,难道公主因为受不了打击,所以连日子都不记得了吗?

春兰的话音刚落,贺晗猛的站起了身子。

昭景十三年六月十四!那正是她母后去世的那一天!

不,好不容易她重活一世,她一定要救母后,一定!

贺晗心中大乱,跌跌撞撞的向着记忆中的凤仪宫跑去。

“公主……公主?”春兰看着二话不说就开始狂奔的公主,内心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公主不会是因为刺激过大,所以疯癫了?

贺晗跑出了自己的宫殿。

入目全是刺眼的白色。跌跌撞撞,贺晗一路跑到了凤仪宫,象征着皇后尊贵的棺木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晚了吗?贺晗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重生的喜悦都是被这棺木的出现瞬间的打败,老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为何偏偏选在这一日,哪怕是提前一日也好。

为何还要让这悲剧重演一次?

贺晗就这样呆愣的站在门口,神情有些恍惚,脑子里不断的回放着母后的音容笑貌,重活一世,她竟是连自己的母亲都救不了。一种极为颓废的气息萦绕在贺晗的周围。直到那断断续续哭泣的声音传来,贺晗看到了那跪在棺木之下的莺莺燕燕都是露出了极为炙热和嫉妒的眼神。

这一刻,贺晗的脑子陡然的清醒。

她不应该这样,亲者痛仇者快。既然她们这么不择手段的想要这个位置,那么她要让这些人谁都得不到!

贺晗一步步的走进了那满是白色的灵堂之上,一双眸子露出于之年龄不符的冷厉,每走一步就将这些人的样子记在了脑海之中。

曾经的她因为母后的去世,整日以泪洗面,没有了母后的庇佑,父皇对她不管不顾,她们姐弟俩就成为了后宫深处这一群女人欺辱的对象,这一次,她不会再软弱,这一群蛇蝎心肠的女人,休想将母后的位置抢走。

就算是母后身死,这个位置也轮不到这些蛇蝎心肠的女人来坐!

“皇姐……”

一声呼唤打断了贺晗的沉思。

跪在棺木之前的贺景桓,圆圆的脸上挂满了泪痕,脸上毫无血色,可怜兮兮的朝着她喊了一声,活脱脱像一个被人抛弃了的小狗。

刹那间,一抹愧疚涌上了心头。

前世的她身为长姐,面对母亲的去世却只知道整人以泪洗面,完全忽略了她这个嫡亲弟弟,景桓他才五岁,又是个男子,占据着太子之位,多少人盯着他一个小孩子,想要对他下手,而她却什么都没有做。

这还是其次,那些年里,她竟是要这比她小了五岁的弟弟的相护才能在这后宫之中生活下去。

想到这里,贺晗的心一阵阵的抽痛,她前世竟是一点都没有尽到作为长姐的责任。

身体的动作快过于大脑,贺晗一手将贺景桓揽在了怀里,用帕子将他脸上的泪水给擦拭干净。目光在那下首的众嫔妃一扫,随即转眸看向了贺景桓:“景桓是个男子汉,不能哭。”

贺晗锐利的目光落进了贺景桓眸子深处。手心传来的温度让他的心中有了莫名的安慰,心中忽然之间涌现了一个念头。皇姐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嗯,景桓不哭。”贺景桓肉嘟嘟的手往脸上一抹,目光一凛,就将自己的眼泪给收了回去。

贺晗看着贺景桓这个样子,心中的悲伤也是被驱散了一点,眼中闪现出了一抹坚定的神色。

她还有弟弟,她不能软弱!

这一次她一定会保护好弟弟,绝不会让他受到半点的伤害。

贺晗收敛了心中的悲痛,坚定的步子走到了皇后的棺木前,搬了一把小小的木墩,人就站在那木墩之上,踮起脚尖往棺木里面看去。

她要见母后最后一面。

贺昭进来悼念之时就看见这样的一副景象。

年幼的长子眼眶通红却是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长女却是不断在自己妻子棺木边上想要看着妻子的最后一面。

一瞬之间,贺昭觉得有一块大石头就这样压在了他的心上,竟是让他有些不舒服。

一想到之前还对着自己巧笑嫣然的妻子现在却躺在了棺木之中,天人永隔,虽说他不喜这皇后,不过是因为皇后是王相之女,但是嫁于他多年也是没有出过半分差错,心中不由得涌现了一抹愧疚之色。

看着贺晗一直够不着棺木,却是一直不放弃的往上踮起脚尖之时,贺昭心中一动,大步的走了过去将贺晗抱了起来。

入手却没有想象之中的重量,他似乎也是忘记了自己多久之前才抱过了自己这个女儿,久到自己都是想不起来了。

“父皇……”

贺晗看着来人,将心中的恨意隐藏,清丽的脸上还挂着点点泪痕,眼中透露出无限的依赖,这个样子的贺晗让贺昭的心中又是一紧。

他二十岁登基,皇后还是在他是太子时所娶的正妻,贺晗出生之时他正处于争夺大位的关键时期,整天在朝堂上忙来忙去,却是疏忽了这个女儿,再到登基以后,为了掌握大权他也是将精力投入在朝堂之上,后宫则是由皇后一人在打理,这么多年来,他终究还是亏欠了她们。

重活一世的贺晗,看着贺昭的神情就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贺昭脸上的那一丝愧疚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在这个皇宫之中她们姐弟已经没有人依靠了,现在只能勾起贺昭心中愧疚,才能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之中活下去。

母后,对不起,女儿一定会将害你之人给揪出来,为你报仇的……

贺晗压住心中的悲伤,看向了棺木之中,心中如同被针扎一般的刺痛,利用母后之死来博得那一丝愧疚,贺晗的心中的滋味是万般难受,可是却不得如此。

“父皇,母后是不是永远离开我们了?”

贺晗盯着棺木之中,幽幽的飘来了一句话,稚嫩的声音之中又带着丝丝的童真,短短的一句话无疑是给贺昭心中来了一个暴击。

本因为贺晗的话而忍住不哭的贺景桓在此刻却是抽泣起来,声音断断续续,却是比灵堂之上那些哭的嘶声裂肺的声音更能揪住人心。

贺晗疑惑的看了一眼贺景桓,心中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是转眼有看见自家弟弟不过是个五岁的孩童,怎么能够思考这么多,大概是巧合罢了。

而贺晗不知的却是,贺景桓微微低下去的眸子闪耀着不同于一般孩童的锐利。

此刻,跪在下首哭泣的季淑妃却是注意到了贺昭的眼神,心中警铃大起。

随即眼中划过一道狠厉的光芒,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口鲜血喷出,倒在了地上。

第四章 灵堂吐血

条件反应之下,贺昭伸手就将贺晗给接住了。

可是入手却没有想象之中的重量,他似乎也是忘记了自己多久之前才抱过了自己这个女儿,久到自己都是想不起来了。

“父皇……”

贺晗看着来人,眼中的恨意一闪而逝,快的让人都捕捉不到。随即换上了极为可怜的神色。

清丽的脸上挂着点点泪痕,眼中透露出无限的依赖,好似贺昭就是她最后的依靠一般。这个样子的贺晗让贺昭的心中又是一紧。

他二十岁登基,皇后还是在他是太子时所娶的正妻,贺晗出生之时他正处于争夺大位的关键时期,整天在朝堂上忙来忙去,却是疏忽了这个女儿,再到登基以后,为了掌握大权他却将精力投入在朝堂之上,后宫则是由皇后一人在打理,这么多年来,他终究还是亏欠了她们。

看着贺昭的神情贺晗就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愧疚?肯定是有的,只不过现在贺昭的心情应该是很好,至少不会像表面上那样的悲伤。

不然为何连皇后突然暴毙这样的事情居然都不大肆的盘查,在外只说是突染疾病?

呵呵,怕是这幕后之人所做的一切正好对上了他心意了吧。

下一个是不是就要开始解决掉一直忠心耿耿的王家?

贺晗压住心中的愤怒和悲伤,看向了棺木之中,心中如同被针扎一般的刺痛,利用母后之死来博得那一丝愧疚,竟是让自己的心中万般难受,可是却不得不如此。

“父皇,母后是不是永远离开我们了?”

贺晗盯着棺木之中,幽幽的飘来了一句话,稚嫩的声音之中又带着丝丝的童真,短短的一句话无疑是给贺昭心中来了一个暴击。

本因为贺晗的话而忍住不哭的贺景桓在此刻却是抽泣起来,声音断断续续,却是比灵堂之上那些哭的嘶声裂肺的声音更能揪住人心。

贺晗疑惑的看了一眼贺景桓,心中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是转眼有看见自家弟弟不过是个五岁的孩童,怎么能够思考这么多,大概是巧合罢了。

而贺晗不知的却是,贺景桓微微低下去的眸子闪耀着不同于一般孩童的锐利。

此刻,跪在下首哭泣的季淑妃却是注意到了贺昭的眼神,心中警铃大起。

皇上这样的眼神,摆明了就是被这姐弟两勾起了心中的某些记忆,皇上和皇后可是少年夫妻,就算是有利益的相关但是这感情一定是有的,要是皇上突然心血来潮想要查证一下。

就算是不查证,对这两孩子稍加怜爱,这贺晗也就罢了,这贺景桓可是个男孩,这要是一偏爱了起来,那她之前的努力不就白费了?

细思极恐,季淑妃眼中划过一道狠厉的光芒,在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够出意外!

一咬牙,就将含在自己舌头下面的药包给咬破了。

“噗~”

眩晕的感觉传来,季淑妃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口鲜血喷出,倒在了地上。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众人措手不及,在皇后灵堂之前吐血晕倒这可是不吉利的事情,季淑妃这个人向来都是无利不早起的人,怎么今日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实在让人费解。

“来人,宣太医,将淑妃给朕带下去。”贺昭的语气很是不好,在皇后灵堂之前出了这样的事情摆明就是在给他添堵,但是淑妃又是左相的嫡女,这样的事情要是发落了淑妃一定会引起那个老家伙的不满。

贺昭的心中一阵火大,他明明就是九五之尊,却是时刻要受着这些老家伙的挟制。

王相是这样,季相也是这样,偏偏自己还奈何不了他们。

没过多久,宫中执勤的太医也是赶到了。

得到了贺昭的示意之后,许太医才敢上前给季淑妃把脉,只见许太医把脉之时却是眉头深锁,一脸的紧张,好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

许太医这样的神色却是让贺晗的心中一动,重生之前的那一股股的记忆出现在了大脑之中。

当年皇后暴毙,季淑妃也是在灵堂昏倒,却是不知道为何当时贺昭大怒,竟是不允许皇后葬入皇陵,要不是有外公一族的拼死力荐,母后可能是大随国开国以来第一位不能进入皇陵的皇后。

也许就是因为那一件事情开始,父皇就已经开始忌惮起了右相的势力,加上季淑妃和左相从中作梗这才导致了前世的悲剧……

贺晗的心中一阵疼痛,悔不当初。

如果前世她能够强势一点,是否就不会造成后面的悲剧?

想通了其中关节的贺晗,看着床上躺着的季淑妃眼中一抹冷光闪过,随即隐藏了下去。

这一次不管季淑妃使用何种手段,她一定不会让她的阴谋得逞。

“回陛下,淑妃娘娘这是中毒的征兆……”身形有些臃肿的太医终于是把完脉,随即顶着贺昭那冷厉的目光,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颤颤巍巍的道。

话音一落,贺晗就是感觉到了一种威压,那是一种长期处于上位者的人身上的威压,不用多说也知道是贺昭此刻已经动怒了。

在皇后的灵堂之上,他的妃子却是因为中毒晕倒,这完全是在冒犯一个天子的威严,硬生生的在他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对,贺昭的动怒不是因为皇后之死,也不是因为他妃子的中毒,只是因为有人在挑战着他天子的权威,这就是皇家,感情如同虚无的皇家,而皇帝更是感情凉薄之人,眼中只能看到权利和利益,便是再无其他,而贺昭更甚。

“淑妃是中的何种毒药?”贺昭眉头死死的拧在了一起,看着那还在地上跪着的太医问道,只不过那话语中的冷厉却是如同冬日的寒风,让人不寒而栗。

闻言,徐太医的身子抖了抖,更是小心谨慎了。

天子一怒,尸横遍野。就怕这一把火浇到了自己的头上,那可当真是得不偿失。

重生之弃女皇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弃女皇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都市修真魔少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都市修真魔少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都市修真魔少第八章我是少爷凌轩在夜媚儿的身上,翻云覆海了五个多小时,累的趴在了夜媚儿的身上睡着了。夜媚儿感觉凌轩停止了动作,便摇了摇头说道:“真不行,那么快就结束了……”凌轩如果知道夜媚儿怎么说,肯定会气的骂娘,自己做了五个多小时,却被人家说成快枪手。夜媚儿推开了凌轩,穿好了衣服,运转了一下心法口诀说道:“看来勾魂大法果然双修提升的快,一晚上从炼气三层升到炼气五层,连突破两层。”翌日。太阳射进房间后……凌轩睁开眼睛后,坐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看

  • 小说桃运天王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桃运天王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桃运天王第七章全是美女叶凡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上林美心,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是嫣然姐的朋友。只不过她已经换了一套装束,此时的她穿着一件黑色的低领的吊带晚裙,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小西装。而她下面的裙子也很短,只不过遮住了臀`部,看上去是那等妩媚!这女人,随意穿着一件吊带衫,已经足够要命了,现在还穿着这般性`感露骨,这简直是想要谋杀啊!就要本能的朝着林美心打招呼,却看到林美心已经快步的走了过来,更是直接开口道:“嫣然,这就是你一直挂在嘴边的小帅

  • 小说纵横异界时空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纵横异界时空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纵横异界时空第七章命该如此“喂!谁啊?”林磊有点不耐烦的问到,那么多客人在等着呢,现在给他打电话,这不是浪费时间嘛!“林磊啊,你爷爷快不行了!”电话里面传出了对方焦急的声音。“你爷爷才不行了呢……嗯?不对!李爷爷是你吗?”林磊直接就骂了回去,可是又仔细一想,这声音有点熟悉,有点不确定的问到。“你个小兔崽子,不是我是谁,你赶紧给我来人民医院,到了我再给你细说整件事情的经过,快点啊!”说完,老李头就挂掉了电话,再说一会就真的耽误时间了。林磊先是愣了

  • 小说纵宠佣兵狂后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纵宠佣兵狂后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纵宠佣兵狂后第七章:施毒复仇冷月森森,艳云阁黑夜恍若白昼。无数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让这白日里金碧辉煌的阁楼在夜色之中依旧繁华。凤云霄恍若暗夜中的猎豹,身形灵巧。她飞快的穿过重重防备,来到了艳云阁的内阁之中。她的贴身在琉璃瓦上,解开了几片砖瓦,目光森冷的关注着楼下的房中的状况。四小姐的闺房里,一串银铃在风吹过之后细碎细碎的响。房间之中宝石做成的花盆,华贵的床榻,珠玉做成的帘子,瑞脑销金兽,无一处不显示着极致的奢华。四小姐闺阁和凤云霄的住处形成了强

  • 小说总裁下手留情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下手留情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总裁下手留情第七章:别扭的两人“要想我原谅你也可以,看你表现了,等下换衣服和我出去”临世爵看着洛云夕的一脸白痴样外加上她白痴的动作,心想,这小破丫头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让人看了好想欺负地说。好想扯扯她的脸啊,临少看着自己对面一脸认真的白皙小脸,一脸邪恶的暗想。“今天不是放假吗?”洛云夕下意识的道。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真想咬掉自己舌头。“怎么,有意见么!我是老板还是你是老板,让你去你就去,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还是说你其实一点也不想要我的原凉!

  • 小说都市最高手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都市最高手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都市最高手第0007章校园冲突两人走着走着,突然从一旁走来了两个人,差点没将陈小嫣吓了一大跳。“同学有什么可以帮上你的吗?”一个眼镜男向陈小嫣凑了过来。“同学,你们知道宿舍在哪么?来我带你们去!”另一个穿着耐克衫的男生也凑了过来。“你想干嘛?”先说话的眼镜男显然有些愤怒,道:“你这人懂不懂规矩,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么?”“傻叉,你在吼啥吼呢?”耐克衫的男生见眼前的眼镜男竟敢唧唧歪歪,立刻愤怒了。他可是学校咏春拳社的社长,居然还敢有人在自己的面前嘚瑟

  • 小说羽帝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羽帝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羽帝07三皇五帝随着仙灵的诉说,陈羽似乎觉得自己回到了那一段血腥的黑暗动荡岁月,知道了三皇是如何地在那种举世皆敌的情况下,一步一步地踏着无数种族强者的尸骸。将人族带上了一个巅峰的位置,使得天下万族都是不敢再是小瞧人族!而在中古时期,五帝又是如何地横空出世,一举将数大种族强者尽数斩杀,甚至逼得一些同样是强大的族群几乎是灭族,奠立了人族的万族之首的位置,而五帝也是因此一一地逝去,即便如此天下万族也是不敢再对人族有着任何觊觎之心,一些族群甚至是消失了数千万年不

  • 小说修罗武尊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修罗武尊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修罗武尊第七章有辱斯文“唉,长得这么漂亮,却当着人的面儿,讲出这般恶毒之言,让人很是心寒啊,这要是被你爹娘听见,他们心里会怎么想?想想也是醉了。”赵小凡摊了摊手,显得十分无奈。“本姑奶奶干什么,还轮不到你管,今天你们都得死。”说完,何希儿双手合十,口中默念灵诀,“无量天佛阵,乾坤任吾行,一切皆为因果,唯有死神来,给我往死里轰...”随着一道白光闪过,一座泛着佛语灵阵,凭空出现在地上。“呵呵,真不错啊,看你这小妮子小小年纪,就能够掌握,如此奥妙阵法,

  • 小说极品鬼医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鬼医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极品鬼医7章、功德金光!相对于普通人来说,陈默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梦魇”!但陈默知道,凡事有利必有弊,他有这个骇人听闻的能力便要付出普通人多出数倍、乃至数十倍的精力,他要赏善罚恶,却是以一具有着白血病的身体去执行,他的精力有限,他是个病人……陈默脸色苍白的坐在的士上,心思百转之间,忍不住暗自摇头,处理了韩总这个恶人,固然令他心里舒坦,奈何,身体却不知是怎么了,竟是浑身说不出的疲惫。他想到是“精力”问题,这时,好似醍醐灌顶一般,他陡然间联想到了一起,紧

  • 小说最强战神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强战神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最强战神第七章心思不过何校长说完开始后两人都没有动,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然后同时朝对方冲去。何海心手捏了一个剑印朝卓不凡胸口点去,而卓不凡左腿发力,右腿朝对方下盘攻去,同时双手在胸前互错。嘭的一声,何海心的剑印落空,而卓不凡的右腿也被封住,两人互换了位置。“流云剑法,不错。柳无相是你什么人?”卓不凡没有再强攻,而是扭头开口问道。而何海心没有答话又朝对方攻去,自己被对方看出自己的武功路数但是自己去没有看出对方的出身本来就落了下乘,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