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我是大神仙在线阅读TXT

2017/12/1 12:39: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是大神仙

第004章:野蛮灌药法

这个地区非常流行一种叫做擂茶的自制饮料,王婶在家时几乎每两天就要做一次,也常常叫上林进一起喝茶,故此林进对这她家的这间客厅非常熟悉,这时虽然只有徐云一个人在,却也没有半分拘束的感觉。推荐http://www.95lady.com/

“那你爸妈什么时候回来?”在沙发上坐下,林进拿起遥控器,将正在热播的韩剧换到了新闻频道。

看到林进如此无视自己,徐云不知为何却生不起气来,好象这是非常自然的一样。可是一想到要是爸妈回来的话,定会逼她喝药,心里顿时一阵紧张。

眼珠一转,徐云想到一个主意:要是没人看着的话,就可以将药倒了,然后骗他们说喝了。既然先前小进说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病,那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吧!到时候假期一到,等回到学校了,大不了再做个检查,就不信医院里的医生还比不上他。

打定主意,徐云猛地吸了口气,换了个脸色,将手放下,忍住那股强烈的怪味朝沙发挪了过去。“小进,我可以叫你小进吧?”徐云强忍着冲去阳台呼吸的想法,“和颜悦色”地向林进道。我是大神仙在线阅读TXT

林进点了点头,依旧看着电视。

“谢谢你为我的病操心了,小进。我过会就喝药,请你先回楼上好吗?姐姐刚洗完澡,还有一件衣服没换!”

“哦?”林进毕竟是个未经人世的小男生,而且他看的书大多都是古籍,心中还略微有些男女有别的想法。所以刚才进门的时候并没有认真看她,这时抬头一看,果然见到她那头披肩的长发有些湿润,洁白的皮肤上也还零散地沾着一些小水珠,显得非常柔顺可人。

林进看得一呆,不由有些失神。旋既眼神一正,点了点头,就朝门口走去。

徐云见他听话离去,不由吁了口气,连忙又捂住了嘴鼻,不让那股怪味进来。我是大神仙在线阅读TXT

“不对!她该不会是想等我一走就把药倒了吧!”林进走到门口,想到她前后神色的差异,心中一阵怀疑,停了下来。

转回身来,果然见到徐云捂住鼻子一副不堪忍受的样子。

徐云见他转了过来,心中大叫不妙,强自挤出一丝微笑道:“小进,还有事吗?”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林进淡淡地笑了笑,又走上前来。

“对我,有,有什么不放心的。”看到林进朝自己不断靠近,徐云心中没来由一阵害怕,连忙不住地给自己打气:镇静,一定要镇静,他不过是个比你小三岁的大男孩而已。

“不是对你不放心,”林进笑了笑:“我是对我的药不放心!”

不待徐云反映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林进飞快地在她肩井穴上一按,输入了一道柔和的真气。95女性网

徐云顿觉身上一软,紧接着,她惊恐地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可是还有更让她惊恐的事,只见林进按了那一下之后,就将那碗药端过来,一手按开她的嘴,一手端着药,往她的嘴里送了过来。

不要,不要,我不要喝。徐云心里不住地呻吟着,嘴里却无法发出一点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进将药一点点地倒进她的嘴里。

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徐云虽然拼命的想用舌头将药推出去,可是每每却变成了主动往肚子里咽。这怪药苦中带酸的味道,实在让她苦不堪言。

见她将药“喝”完,林进又在她肩井穴上轻轻一按,收回了那道真气。我是大神仙在线阅读TXT

恢复身体的控制主权,徐云马上冲到阳台上,对着外面就是一阵干呕,可是什么都呕不出来。这时屋里那股怪味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林进看她在阳台上干呕了半天,不由有些好笑,扬声道:“好了,药已经吃下了,再呕也没用了,难道你想再经历一次药汁流过喉咙的感觉吗?”

听到他的话,徐云怒气冲冲地杀进屋来,雪白的手指指着他道:“林进,你,你太过分了!”从未骂过人的她此刻只觉心中一阵委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骂他,只见她晶莹的泪光在眼圈内不住打转,泫泣欲滴。

林进想了想,也觉得自己刚才的手段有些过于激烈了,干笑道:“云姐,这可是为了你好,不过,你不觉得这药有些香甜吗?”

还香甜?这药这么苦,还调侃我说香甜……咦?怎么不苦了,徐云听了他的话,气得娇躯发抖,心里却下意识地回味起这药的味道来,果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香甜味在嘴里徘徊不去,好闻之极。转眼间,她又觉得没那么委屈了。

可是想起刚才自己的丑态被这个可恶的家伙看了个光,徐云又是一阵生气,正要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热流从胃部急冲而上。

还没反应过来,只听林进大叫一声:“糟糕,药还是放多了!”就见他那两根可恶的手指又朝自己点了过来。版权http://www.95lady.com/嘴里“不要”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见她要倒,林进连忙一手将她扶住,抱了起来。感受到她轻盈富有弹性的处子身体,林进顾不得多想,将她轻轻横放到了沙发上。

“还好我下手快,不然这药性一发作,又有你受的了。”将她在沙发上放好之后,看着她略微皱着眉头却又恬静素雅的睡容,林进忽然觉得体内气血有些翻腾,连忙掩饰似的自言自语地说了句话,暗运真气压住那股气血,迅速地退了出去。

出到门外,林进重重地呼了一口气。暗道这种氛围太不适合自己了。

摇了摇头,林进朝楼上走去。

这时王婶刚好从外面回来,见他要上楼,远远的朝他喊道:“小进啊,云儿的药煎好了吗?”

“哦!王婶你回来了啊,药煎好了,刚才我给云姐送去吃了,这药有安神的作用,云姐现在正在沙发上躺着呢,你把她抱到床上去,睡一晚,到明天她的病就没事了。”林进若无其事的解释道。“哦。”听到自己女儿没事的消息,王婶感激地朝他喊道:“太谢谢你了,小林,过会王婶打擂茶,下来吃啊!”

“呵呵,没什么,没什么,你们对我这么好,我早把你们当亲人了。云姐不也是我姐姐嘛,这是我应该做的,应该做的。今天我有些累了,想早点休息,就不喝擂茶了。”

“哦!”王婶以为林进是煎药累的,也就没有像以前一样劝,柔声喊道:“那你早些休息,王婶就不打扰你了。”

“诶。”林进的思维还有些混乱,随口应了句,朝自己房间走去。

第005章:道法初现身

躺在床上,林进看着天花板,有些迷惑。刚才看到徐云睡容时的这种冲动的感觉,是他十七年的生命里从未有过的。从未在意过男女之间关系的他想不通自己刚才怎么了,似乎,似乎有一种要搂住她的冲动。而且,这种冲动还隐隐不受自己控制。

他不知道,这其实只是一个成熟的男人正常的冲动。只要稍微看一点言情小说或是爱情电视剧,即使是个孩子,他都会知道。

可是,林进从来不看言情小说和电视剧。因为,他觉得那些做作的东西看了太恶心,尤其是一些韩剧。况且,他几乎从不和那些同学打交道,不然,也可以在那些喜欢八卦的同学嘴里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行,这种感觉让我的情绪剧烈波动,几乎影响到我的修为,我不能再让这种情绪出现了!”倏地,林进猛然坐了起来,喃喃自语道。

很快,将那种冲动划为对他有害一类事物的林进打定了主意,今后凡能让他产生这种冲动的女人,他都要离她们远一点。

下定决心后,林进在一瞬间冷静下来。这也是他的优点之一,无论多大的情绪波动,他都能很好的克制下来,让他能客观地分析自身和周围的一切。可是,这也是他的缺点之一。因为这种人为的克制,并不能完全消除他的情感,而是将这些情感深深地压抑在脑海里。等到某一天这种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当他克制不住的时候,这些情绪将会在一瞬间爆发出来,那时,将会非常的恐怖。

想通之后,他并没有像跟王婶说的一样去睡觉,而是从床下拿出了一个藤条做的盒子。

这是一个长方形盒子,长不到四十厘米,高只有十余厘米,盒体由一根根细小的藤条密密麻麻编织而成。这些浅灰色的藤条让它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但从林进托着它略显吃力的感觉看得出,这个盒子非常沉重。

盒子用的是扣环结构,显得非常老式。可是看上去并不结实的扣环却让盒盖和盒体连接得非常紧密,连林进都是运了真气使劲将它往下压,那个扣环才略微有些松动。

把它打开来一看,只见它里面有三个空格。一个是比盒体略小的长方形空格,里面整整齐齐地码放着一堆长条形黄纸;在长条空格边上是一个与这它并排的细长空格,里面放着一根造型古朴的狼毫金笔;在两个长条空格上方,是一个四方形的空格,里面放着一小盒朱砂。

青魅在《道法密幽》的记载中,是一种由快成精的老树被雷劈死时散发的灵气,混合了坟地鬼魂的怨气形成的异灵,一般出现在数百年以上的乱葬岗中。不过,因为是混合体异灵,并没有什么思维,又喜欢躲藏在隐埋得很深的古坟里,所以一般对人的危害不大。

但是,一旦青魅藏身的古坟被人为或是自然力量发掘出来,那青魅本身的怨气阴毒将会在周围方圆百里内引发一场浩劫,只要一沾染上青魅的怨气阴毒,无论是人是畜,都会在三月之内化脓死去。

而且染上青魅怨气阴毒的人都有一个怪异的特征,它不像一般的疾病,是由口鼻或皮肤接触进入人体的。而是由手腕上的神门穴侵入人体,沿手少阴经而上,直入印堂。先噬人神志,再腐烂其身。其表象为脸色苍白,却又不缺血色。印堂之内因为鬼气与人的神气相交战,所以时而发青,时而发白。这就是林进判断徐云被中了青魅阴毒的依据。后来搭脉一查,果然如此。

而徐云到现在都没事,据林进推断,她应该是无意中中经过某座古坟地的时候沾染的一点青魅的残余之气,并且按照程度来推算,那地方的青魅应该消散数十年了,否则的话,她不可能想现在这样只是脸色苍白些,其他地方看上去却与常人无异。不过,若是任由这丝残余的青魅阴毒在她体内停留的话,那在青魅阴毒的作用下,她将会一天比一天没精神,不出十年,必会因神气枯竭而变成一个植物人,最终化脓死去。

若是换了其他人,无论是道法高明之人还是医术高深之人,恐怕都会对这青魅阴毒无可奈何,只能看着她死去。因为这青魅阴毒并不单单是一种怨气或是一种毒,而是它们二者的混合体,所以,只有双管齐下才能解除青魅阴毒。

幸运的是,注定了徐云命不该绝,遇到了林进这个恰巧明白青魅来历,又精通医术道术,还对她爸妈十分有好感的家伙。

由于白天要干活,王婶两夫妇平常都睡得非常早,今天也不例外。

等到深夜12点的时候,王婶一家人已经睡得非常熟了,村里人也大多早早地睡下。整个夜空里,只有一些零散的狗吠声和远处公路上不时传来的汽车喇叭声。

林进运功听到他们轻微的鼾声,知道此时可以行动了。于是拿着早已饱醮朱砂的狼毫金笔和一张黄纸,蹑着手脚,像猫一样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楼顶上。

这时正是阴历月初的时候。

没有了月光的干扰,只见漫天繁星闪烁,正中天银河像一条光带般横扫天际,数不清的群星在里面点点发光。

林进此刻却无心观赏星空夜色,就着微弱的星光,他走到平顶西侧,用一块半指大的小石头将黄纸平展放在护栏之上压住,右手握笔指斜斜指向天空,闭目存神静思,体内真气同时静静地流淌起来。

半晌,只见林进突然第二指平伸,指尖朝上,其余四指尖微向内弯,成天罡诀势,一阵晦涩难明的咒语从他嘴里沉闷地响起。

咒语响起时,四周所有一切的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样,忽然全部消匿了下去,整个空间只有林进那不明其意的咒语在响。

一阵阴风突然平空而起,将他衣服吹得呼剌剌直响。

正当此时,林进忽然睁开了眼睛,一道精芒从他眼中猛地一现,复又消失下去。

盯着那道黄纸,林进猛地对它吹了口真气,那道黄纸受到真气影响,竟像有生命一样用力一挣,将压住它的那块小石头弹了开来,直直地立在了半空。

这时林进只感体内真气一阵鼓荡,像潮水般朝右手手心涌去。早已知道这咒语功用的林进不做迟疑,将手心真气一股脑送进金笔,在黄纸上龙飞凤舞地画起符来。

全神贯注之下,突然间,林进只觉心中一阵空明,隐隐感受到从他手上进入笔中真气除大部分消散在空气中之外,还有一部分化做天地间一股难以明了的神秘能量随着朱砂附着在了黄纸之上。

只一瞬间,笔收,符成。普通的黄纸已变为一道含有神秘力量的灵符飘落在林进掌间。

在这之前,林进虽然因为赚钱画过无数半真半假的灵符卖出去,可这一道天罡引灵符却还是他第一次画成功。原因无它,画这道符实在太耗真气了。

从以前画这道符时每每画成废符时他就推断出,画这道符消耗的真气量一定非常大。

他最近几个月来因为吃了不少大补的药材,真气大有长进,明白自己能画了,却不敢画,就是因为知道画它消耗真气多,可是没想到会消耗这么多。

感受到体内的空荡,林进一阵苦笑:这次亏大了。

不过收获也是有的,起码,以前画的符都只需要少量真气就可以完成,只是依葫芦画瓢,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奥秘。刚才这一瞬间的感觉,却让他把握到一些真气进入符纸后的变化。

“可惜代价太大了!”林进幽幽叹了口气,决定这样的实验,还是等以后真气雄厚到足够他挥霍时再做。

这道符叫做天罡引灵符,所起的作用也非常奇怪,它并不像其他符咒一样是用于驱散邪灵或是防护身体,而是将方圆十里之内的一切阴灵和阴邪之气吸引过来。

若是无其他准备贸然使用这样的符咒的话,那等待使用人的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没狂涌而来的阴灵和阴邪吞没。

林进自然明白这一点,将符咒放好之后,林进三步九迹,踩着禹步在平顶上按照天罡北斗的位置布下了一层细细的香灰。做完之后,只见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黑漆漆的墨玉小瓶,放在了天璇位上。

玉避邪,一般鬼物都不能穿过玉器制品,这个墨玉小瓶虽然材质并不怎么样,可经过林进一系列的炼化,已经不逊于一般的道家法器。因此,他才将这墨玉小瓶做为吸收青魅怨气的容器。

做完这一切,林进掏出一张六甲避魂符贴在身上,又输入一股真气到笔头里面,重重地在这道天罡引灵符上敲了三下,这才引燃了它。

第006章:青魅鬼气收

一道三尺多高的幽蓝色的火焰顿时“噌”地从符上窜了起来,照得林进的脸上一片惨蓝。他连忙松开手,只见那道符一边燃烧着,一边旋转着朝半空缓缓飞去,说不出的诡异。

蓦地,只见空气发出一阵阵难以明了的波动,朝四面八方散射而去。

桐山之上,一个个的土堆中,似是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引,成百上千闪烁着幽绿辉光的光芒从土壤里升了出来,飞向空中,朝林进所在的小楼急射而去……

楼下某间房内,徐云的体内正进行着一场战争。火热的药性在她体内的经脉血管里不住循环,所经之处,青魅阴毒纷纷退避,消散。

可是在她印堂之内,这火热的药性却迟迟攻不进去。无论多少阴毒被化解,马上就有怨气形成生生不息的阴毒,与药性对抗。二者在印堂之外僵持下来,谁也奈何不了谁。

睡梦中,徐云只觉自己的灵魂像被人抽丝剥茧般剥离开来,这是种无言的痛苦。她想叫喊,却怎么也叫不出声,一滴滴冷汗从她身上不断冒出,直至浸湿整个棉被。

蓦地,从她体外传来一股强大不可抵挡的牵引力,在她印堂内盘据的那股怨气还来不及抗拒,就被拉扯了出来,无视墙壁的阻挡,朝上面飞去。

没了怨气相助,火热的药力再无阻碍,一举冲进徐云印堂之中,将残余的阴毒消融怡尽。在窗外闪亮星光的隐约照耀下,只见徐云的脸色迅速地红润起来,显得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露出个甜美的笑容,徐云翻了个身,陷入了深度睡眠。

林进的神念这时正全力笼罩在刚才布置的天罡北斗阵上放的空间里,在这个空间里,任何异常的能量波动都不能逃过他神念的探察。

青魅的那丝怨气虽然要比桐山上那些幽魂晚一步受到那股神秘力量的牵引,却因为离灵符燃烧的位置最近,反倒先一步来到了灵符燃烧的地方。

捕捉到青魅怨气的到来,林进迅速发动了阵势,香灰中间,只见墨玉小瓶陡然发出一道深邃的黑芒,将阵势上方三尺,包括火符在内的空间笼罩了起来,那青魅怨气正要投入火符之中,却突然被这股黑芒罩住,就像青魅怨气所在的空间突然被停止了时间一样,就这样保持着向火符冲去的姿态停留在空中。

这时桐山之上来得比较快的几道鬼气也冲进了黑芒之中,像青魅鬼气一样停留在了半空之中。

黑芒所在的空间里,只有灵符仍在嚯嚯燃烧,完全不受黑芒的影响。

林进不敢迟疑,连忙手掐太上指诀,对着墨玉小瓶猛地喷出一口真气。

受到真气所激,黑芒顿时一阵暴涨,旋即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朝墨玉小瓶内冲去,消失在瓶中。

收了青魅鬼气,林进满心欢喜,正要拾起小瓶,却见桐山上无数绿芒涌动,朝他而来,不禁大吓一跳。连忙一把将符从空中拽了下来,吐出几口口水将符上的火苗喷灭。

神秘波动顿时消失。没了这股牵引之力,那些绿芒飞到小楼上空,围着小楼打了几转,又飞回去了。

收好小瓶,林进吁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这时他的全身已近虚脱,做这一场法,几乎将他体内的真气消耗得干干净净。以他现在聚集真气的速度和箱子里剩余的那些药材,恐怕至少得十多天才能恢复做法以前的水准。

休息半天,林进靠着水泥围栏疲劳地站了起来。

无知就是幸福啊!看着下面房间里某个睡着的人影,林进不由发出一声苦笑,下楼去了。

第二天黎明,一声尖利的惊叫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怎么了,怎么了?”听到女儿的惊叫声,王婶一边喊着,一边从厨房里焦急地赶了过来。进到屋里,只见徐云坐在床前,一脸粉红。

“云丫头,你这是怎么了?”王婶疑惑地看着她道。

“呃,没事,没事!”想到被子里的情形,徐云心中一阵尴尬,急急地摇着手,以示没什么。

“那,那你刚才喊什么?”王婶奇怪地道。

“妈,我说没事就没事嘛!”见她还要问,徐云连忙站了起来,用力将她推出去,“砰”地一下关了门,拍了拍胸口,狠狠地吁了一口气。

“这丫头……”王婶摇了摇头,回厨房去了。

“怎么办怎么办”,送走妈妈,徐云一会揭开被子,一会又关上,看着床上那滩湿润的汗迹,急得团团乱转。

“一定是那家伙给我喝的药有问题,让我出了这么多汗。啊!昨天那家伙不是在客厅点晕我的吗?我又怎么会出现在床上?莫非,是他抱我上床的?”想到这里,徐云又羞又气,心里把他恨得牙痒痒的。

不过眼前的耽误之急是把被子的问题处理了,不然,要是让爸妈看到,被他们误会的话,那就太难为情了。

想到这里,徐云偷偷地将门拉开了一条线。

见外面没有人,她赶紧将被子抱了起来,飞快地朝洗浴间跑去。将整个被子塞进洗衣服用的大木盆之后,这才出了一口气。

这时徐伯刚刚起来,看见女儿的行动,徐伯迷糊着双眼,好奇地问道:“咦,云丫头,怎么洗被子啊?被子不干净了吗?”

“嗯,嗯!是有点气味了。”徐伯的突然出让现,徐云的冷汗差一点就冒出来了,见他这么问,连忙顺着他的语气连连点头。

“咦!刚才没发现,云丫头,你脸色好象好了很多耶!嗯,一定是小林给你吃的药起作用了。过会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

“啊!是吗?”徐云听到他话话,连忙走到挂在墙上的镜子跟前照了照,果然发现脸色红润了很多,而且仔细一感觉,发现人也要比过往精神很多。

或许真是他的药起了作用,徐云心中暗暗想到。不过,心中对他的怨念却没有少多少。可是,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刚认识一天的人有那么大的成见呢?或许,是因为他看待自己就像看待普通的小猫小狗一样无所谓的态度吧!徐云隐隐意识到。

“我一定,一定会好好谢谢他的!”打发走老爸,徐云拼命地洗起被子来。

第007章:道符销售法

一个小时之后,徐云累得身体发软,终于将被子洗好了,期间王婶还过来看过一次,也被她以被子不干净的理由搪塞过去了。因为以前徐云的衣物也是自己洗的,王婶倒也没想到别的什么。

抱着筛干的被子来到楼顶,正要晾晒,却见林进早已在楼顶了。想起昨天他对自己做的事,徐云顿时一阵气闷。

不过看他在那迎着火红的朝阳做着个古怪的姿势一动不动的样子,又觉得有些好奇,于是一边将被子往架在楼顶的铁丝上晾,一边问道:“喂,你在干什么那?”

林进早已知道她来了,缓缓呼了口气,道:“练功。”说完又换了个姿势。

“练功?”徐云不肯放过这个打击他的机会,揶揄道:“该不会是练的什么邪功吧?看你小小年纪,怎么不学好,练这个呢?”

林进对着太阳缓缓吸了口气,没有理她,继续练功。

晾好被子,见林进看都不看她一眼,徐云又是一气,朝他喊道:“喂,昨天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吗?哼!”想起他用手强行掰开自己的嘴灌药的情景,徐云脸上不禁微微一红。

“治病!”林进仍是头也不回,冷冷的又吐出两个字来。

听到他如此不负责任的回答,徐云心中一闷,被他顶得说不出话来。

看着他的背影,徐云愣了半晌,忽然一个主意涌上心来。

只见她蹑手蹑脚地朝林进走去,来到他背后,将手慢慢地举了起来。

正要往他的头上拍去,离他的头只差0.1公分的时候,她却忽然感觉手臂一热,怎么也拍不下去了。

原来竟又被他握住了。

“你想干什么?”林进转过头来,冷冷地看着她。

练功的时候,最忌被人打断,这时真气一断,一早晨的成果顿时化为泡影,再加上全是因为这个女人,自己的一身真气才消散了大半,无怪他这么愤怒。

“我,我……”看着他冰冷的眼神,徐云没来由一阵心虚,诺诺着说不出话来。即而又想起自己的手还被他抓着,顿时理直气壮地道:“我帮你拍蚊子还不行嘛?还不快把姐姐的手放开!”她将“姐姐”两字重重地说着,以示自己比他大,应该尊重她。

感受到手中的温润清滑,林进不禁心中一跳,想起昨日之事,连忙将她的手臂放了开来。

知道今日是别想吸收太阳真火了,林进冷冷地“哼”了一声,朝楼下走去。

听到这声冷哼,徐云只感身上一凉,不禁打了个哆嗦。见他头也不回地朝楼下走去,徐云撅起了嘴,冲着他的背影哼道:“有什么了不起嘛!小弟弟。”

王婶这时正要上楼喊他,正巧看到他下楼,连忙热情地喊道:“小进起来了啊,今天跟我们吃早餐啊,我特意为你和云丫头熬了八宝粥呢!”

“不用了,我有点事得去学校一趟,谢谢你了王婶。”林进一边走一边纳闷,怎么母女两性格差别这么大呢,一个热情好客,一个却刁蛮狡猾,一点也不像刚见面时的纯真模样。

他似乎忘了,徐云的刁蛮狡猾全是因为他的冷漠和莽撞而起。

“这样啊,那就不耽误你了。哦,对了,云丫头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啊,昨天看到那根黑线,怪吓人的,昨晚我一宿都在琢磨这个事情,越想越不对劲,小林啊,你该不会是对王婶隐瞒了什么吧?”

“放心吧,王婶,昨天吃了我的药,云姐体内的毒已经被解去了,不信你看她的脸色就知道了,不过,你还是要让她多活动活动,这样对她的身体比较有好处。”

“真的啊,那太好了,小林啊,我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你才好。”听到女儿没事的消息,王婶脸上笑得像一团花儿一样,完全忘了刚才问他的问题。

“不用客气,你们对我不也像一家人一样嘛。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些谢谢什么的,以后不用说了,不然就是看不起我。”林进带上他那背包,边开门边道。

“诶!”看着他走远的背影,王婶心中感叹地想到:要是他能做我家女婿该多好啊,可惜年纪小了点。“云丫头,吃早餐了!”看着楼顶那个正眺望着林进离去方向的身影,王婶忽然觉得这事也不是不可能。

随便在路边买了两个包子吃了,林进并没有进学校,而是进了一家名叫“可可”的网吧。

这时天色尚早,通宵的网民回去睡觉了,而白天的网民不是忙着上班就是还未起床,整个网吧里,只有小猫两三只。

“老板,上机!”

熟练地给交了押金换了张上机卡,林进在电脑桌前坐了下来。

等开机画面一过,林进点开qq,只见右下角一个蓝发女孩的图象一阵疯狂跳动。

“在吗!”“在吗!”“江湖救急,师傅快回话!”“再不来徒儿就要死了,回话呀,臭道士,小气师傅”“……”。

一点开,一个网名叫做绿色心情的对话框里顿时冒出一连窜文字,无不显示出对方的急切的心情。

不过早已知道对方打字习惯的林进却并不在意,轻轻一笑,往里面敲了两个字:何事!遍不管它,又点开了其他跳动的头像。

林进的网名叫做雪山道人,他的资料介绍非常怪异,里面填的是:专业看相捉鬼算八字,另大量批发各式灵符,愿者上钩,价格公道,不灵不要钱!有联系者,请将您遇到的问题以em的形式发到这个油箱:sbjp@13800100.com,三日内为您解决问题。无聊者请自重!

在网络上,谁也不知道你是一条狗。正因为如此,林进在广灵市普及网络后,就将大部分的生意由现实中转移到网络之中。在帮几个抱着试试看心理的人解决掉他们的问题之后,林进顿时火了起来,向他订购灵符的人络绎不绝,要不是真气有限的话,恐怕林进早已成了百万户了。

不过后来由于影响太大,引起了某方面的注意,明里暗里对他展开了调查。

察觉被人调查之后,想到某些人下场的林进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原来网络上的联系方式,换了这个qq,而且由于怕那些客户里有某方面的人卧底,林进不敢透露他的新qq,生意顿时一落千丈。

现在他qq里的这些人,都是他最近一年来发展的客户,而且再三交代他们不能将他的qq透露出去,这才将这条赚钱线路保证到现在。不过比起原来,却是大大不如了。

他那些买药材的钱,都是用以前赚的钱买的。现在赚的这点钱,除去每月的房租和生活费外也就够他在旧书回收摊里面减个漏而已。想起以前和现在的区别,林进真是不胜唏嘘。

我是大神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是大神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3章(第3章 美男试探)

    原标题: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3章(第3章美男试探)书名: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第3章美男试探继被对方的耐寒能力惊到之后,林落再次惊叹了一把对方的轻功速度,这简直就是开火箭的节奏!同时林落也观察到了对方身上的衣服,这人明明是从水中出来的,可是现在他的身上却一滴水都没有,衣服随风轻扬,干爽的不得了,难道这又是什么神奇的功夫,能够一秒烘干衣服?……太变态了!林落心中惊叹了又惊叹,方才还隔着段距离,现在人往眼前一站,对方的气质就更加显现了出来,衣袂飘飞,气度从容,容颜清绝,简直秒杀世间一切美男。林

  • 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3章(第3章 都给我闭上眼睛)

    原标题: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3章(第3章都给我闭上眼睛)小说名称: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第3章都给我闭上眼睛她看不清这个男子长得什么样子,不过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苏倾云明白这个男人绝对不好惹。危险和强大是她对他的第六感。不过好在她看出来这个男人是为了内的火毒才在水潭中疗毒的。既然对方受伤了,她就更加的不用惧怕他了。被苏倾云这样一点破,司徒澈更加认为眼前这名女子是别人派来刺杀他的。双眸一沉,司徒澈手中释放出熊熊的能量就要将苏倾云给掐死。“嗯。”在这一刻司徒澈却气血攻心,闷哼,一缕鲜血再度

  • 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3章(第3章 暗护)

    原标题: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3章(第3章暗护)书名: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第3章暗护云轻舞看着那一个个跪在地上的丫鬟后,气的忘了手上的痛,抽起了鞭子就朝云轻婉的方向重重一挥:“废物,你竟敢废本小姐的手,本小姐要抽了你的皮。”蛇鞭横空飞来,云轻婉双眼一转,眼底绽放着不易察觉的精光,转身,立刻扑到了大长老的背后,故作着受惊的模样儿说:“大长老,舞姐姐要抢我的灯,要打死我。”“岂有此理!”大长老横眉冷眼一喝,大步的迈前了一步,伸手握住了飞来的蛇鞭,用力一拉,一道来自于大长老的武玄之气紧紧的束住了蛇鞭。“

  • 重生之鬼手狂妃3章(第一卷第3章 砰!撞到了什么)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3章(第一卷第3章砰!撞到了什么)小说名称:重生之鬼手狂妃第一卷第3章砰!撞到了什么围观的人也觉得这苏二小姐实在无可救药了,真是强词夺理!看来还是明王世子太仁慈,就算杀了她,也绝对没人说他忘恩负义,免得苏芷曼继续睁眼说瞎话。苏芷曼的冷笑看起来又是那么不屑,她此时根本就不在意那些受人怂恿的围观者怎么议论,而是随着她的眼睛,去提点那个躲在门里侧的人,只要他能有所怀疑,问题也就解决了一大半。当然如果从小在皇权争斗的耳濡目染下长大的世子爷跟那些草民百姓一样的心思简单,两眼不清,听不

  • 鬼王独宠腹黑嫡妃3章(第3章 狠毒)

    原标题:鬼王独宠腹黑嫡妃3章(第3章狠毒)书名:鬼王独宠腹黑嫡妃第3章狠毒“四丫头呢?”二夫人面色一变,厉声喝道。“四小姐,你躲在那干嘛,二夫人叫你呢,耳朵聋了,还不快过来。”跟在陈氏身后的美貌妇人瞧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定格在躲在角落里不断发抖的墨雪颜身上。这妇人是墨雪颜父亲的妾室邱姨娘,一双丹凤眼甚是妖娆,充满了算计。墨雪颜一脸惊恐的蜷缩在角落里,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直到邱姨娘一声怒骂,方才反应过来,抬头看着陈氏支支吾吾道:“二婶,绿莺在我屋里偷人。”“小贱人,你胡说什么,分明是你扒光我的衣服

  • 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3章(第3章 有个首长爸爸)

    原标题: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3章(第3章有个首长爸爸)小说: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第3章有个首长爸爸“圆子,我找到老爸了,我在老爸这里哦。”奶声奶气的声音还带着丝丝的兴奋,在电话那头甚至还用力的挥了挥手。“什么老爸……你胡说什么啦,你这个小兔崽子,赶紧给我回……”“叶小姐……”不等这边叶云兮说完话,那头的电话就传来一声低沉的男音。叶云兮瞬间被吓得整个人身躯一震,果然是绑架!“您在花花幼儿园门口请不要动,我们马上派人来接你。”接她?一起绑架?“不对,你们是谁……快把我儿子还给我,不然我就报警

  • 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3章(第3章 一对狗男女)

    原标题: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3章(第3章一对狗男女)书名: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第3章一对狗男女这么早从酒店出来,还当街就这样吻上了……她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是什么情况了!呵呵!慕安安看着那吻的如火如荼的两个人,气得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一个是她男朋友,一个是她“妹妹”……难怪这段时间,陆浩轩总给她说实习很忙。他是忙的和她这位“妹妹”开房吧?亏她刚刚为了第一次被陷害的没有了,觉得对不起他……什么彼此的第一次都是对方的?看这情况,他不知道都是第几次了!慕安安咬牙,大步走了过去……亲的火热的两个

  • 总裁宠妻请温柔3章(第3章 初遇陆时铭)

    原标题:总裁宠妻请温柔3章(第3章初遇陆时铭)小说名字:总裁宠妻请温柔第3章初遇陆时铭苏鹿下意识地站住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手里的相机还处于打开模式。在进入这个房间之前,她还以为里面有关于那个虚假模特公司的猛料,所以才开了相机准备记录证据,当然,最终因为里面的一幕令她大失所望。拍照什么的,也就完全没了必要。刚想澄清一句,小事化了,不料袁慕妍却忽然转头看向了汪伽成,泪眼婆娑地撒起娇来,“伽成,你看看……我就知道她没安好心吧,装得再大度那也只是表象,其实她就是嫉妒我,想要让我身败名裂。”苏鹿原本还克制

  • 六界之凰女禾锦3章(第3章 冷清孤傲)

    原标题:六界之凰女禾锦3章(第3章冷清孤傲)小说书名:六界之凰女禾锦第3章冷清孤傲小桐前脚引了亓笙过去,后脚就去了祁梦之的东院。可不是去安慰他什么的,纯粹是为了去看一下笑话,多多少少有点幸灾乐祸的想法在里边。说起这祁梦之啊,小桐就恨得咬牙切齿。想她跟在禾锦身边两千多年,一直都是备受尊敬,只有那个拿鼻孔看人的祁梦之从不给她好脸色。整天对她吆五喝六、呼来唤去,高兴了就跟她说点天上的事,不高兴了就一巴掌挥开,有多远挥多远。更可怕的是他喜怒无常,前一刻还跟她谈笑风生,后一刻就能让她滚出去。有时候稍微哪一

  • 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3章(第3章 未婚夫)

    原标题: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3章(第3章未婚夫)小说名称: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第3章未婚夫她是很像帮忙,但现在是不能的,不说时机不对,现今她浑身是伤,况且这林氏已是武力九阶,根本打不过。安然垂了垂眸,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住心底的冲动。林玉柳仔细看了看安然的脸,虽然安然脸上苍白没有血色,双眼却是炯炯有神,清亮无比。这双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眼眸在一时之间竟令她有些陌生,不过她也没多想,很快压下心头忽如其来的狐疑。抓过安然的手,拍了拍,一副哀戚的模样,“这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这么狠心,把你害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