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热门小说《爱在繁花锦簇时》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30 23:26:2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爱在繁花锦簇时

第2章 我没有

顾浅的解释声被他冰冷的唇堵住,她有些慌乱的挣扎,肖墨辰的长腿将她的双腿紧紧的夹住。说明http://www.95lady.com/

他用力的撕咬着她的嘴唇,毫不温柔,她紧闭的牙关被他火热的唇舌撬开,他狠狠的品尝着她的甜美,渐渐的他的身体起了反应。

他的双手用力一扯,便将脆弱的睡裙撕碎,用破碎的布料将她的双手束缚住,大手用力的揉搓着她的胸前的柔软。

“没有?你没有将可欣赶出国,还是没有趁我喝醉与我发生关系借机逼我结婚?”

肖墨辰唇齿间带着浓浓的酒精味,他粗粝的大手顺着她的腰腹渐渐向下,身下的灼热正死死的抵住顾浅,双眼死死的盯着她苍白的脸颊。

“是谁从16岁见到我的第一面起就疯狂的纠缠我?只要是有人接近我就派人去砸别人家的玻璃?”

他贴近顾浅的脸,近乎邪恶的咧嘴笑道,“你爱我吗?”

“我爱你,墨辰,自从十六岁开始我就发誓我一定要成为你的妻子。”顾浅咬住嘴唇,眼神软软的看着他。

她的眼神在肖墨辰的心里掀起滔天巨浪,肖墨辰烦躁的低下头,惩罚似的在她的胸口上咬了一口。

“啊!”顾浅疼的溢出眼泪,她有些难受的仰头看着他,“疼!”

“疼吗?这才刚开始!”顾浅的痛呼让肖墨辰有些病态的满足。来自http://www.95lady.com/

他一挺身,狠狠的贯穿她,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顾浅感受到身上的人动作的粗鲁,几乎是毫不怜惜的鞭挞着她,每一下都是血淋淋的疼!

她用手抵住他的胸膛,想要将他推离,然而这样的动作更激起了男人的兽性,他撞击的力度一下比一下狠,没有丝毫的怜惜。

“墨辰,我好疼!”顾浅的脸皱成一团,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求饶。

可是换来的却是一阵狂风暴雨。

顾浅半眯着眼睛,看着身上肆无忌惮的男人,她从来不知道这种事会疼成这样!

比一年前他们的第一次还要疼上数百倍,她疼的脸色发白,一声声的哀求换来的却是更猛烈的撞击

她的嗓子都喊哑了,慢慢的她的意识模糊,黑暗袭来之际,她看到的是一双充满恨意的眼睛。

凌晨的时候,顾浅是被刺耳的鸣笛声吵醒的,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窗边,看到宝马车离开的背影。

疼!每动一下下身都是撕裂般的疼痛,她坐在床上,忍不住哭了出来。95女性网

16岁那年,她见到肖墨辰的第一眼,就深深的爱上了他。

为了跟他在一起,顾浅用尽了手段,刚开始肖墨辰觉得是小女孩的玩闹还比较容忍,偶尔也会用宠溺的眼神看着她。

可是直到他认识了林可欣……

第3章 不过是爱他

想到林可欣,顾浅的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她全身上下止不住的恨意流泻出来。

林可欣是她最好的朋友,平时顾浅在学校嚣张跋扈。

认识了林可欣以后,她偶尔会帮顾浅出主意来整治那些对肖墨辰有好感的女孩,她的主意新颖又大胆,渐渐的顾浅对她越来越信任。

可是不知什么时候,林可欣居然跟肖墨辰走到了一起。

顾浅心中暗恨,可就在某一天,林可欣竟然找到她,要自己给她五百万,她就离开肖墨辰。原文95lady.com

顾浅爱了肖墨辰那么久,怎么会不答应?

接着林可欣出国,肖墨辰酒醉,顾浅趁机与他发生关系,事后顾家对肖家施压,逼肖墨辰娶她。

肖墨辰知道是她给林可欣钱让林可欣离开,但是并不信林可欣是自愿离开,只觉得是她逼迫林可欣,让他再也找不到林可欣的踪影。

于是他恨她,甚至再也不想看见她。

家族聚会,由于肖墨辰没有出现,肖爷爷不知道哪里得知肖墨辰到现在还没有碰她时,便生气的将他连夜召回。

想到昨天那一幕,顾浅打了个哆嗦,肖墨辰脸上的厌恶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内心,她找了一件高领毛衣穿在了身上,勉强遮住了身上的痕迹。

桌子上燃尽的蜡烛,狼狈的散落在柜子上,仿佛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她忙碌了一上午,做了几样肖最拿手的菜式,装在保温盒里,带到了肖墨辰的公司。热门小说《爱在繁花锦簇时》免费在线阅读

“肖太太,总裁他有重要的事情,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要打扰。”走到他办公室门口,秘书冷冷的拦住她,将她拒之门外。

“既然知道我是肖太太还敢拦着我?”顾浅凌厉的视线扫了过去,秘书立刻低下了头,但还是坚定的拦住了她。

门这时开了,从里面闪身走出一位俏丽的女郎,边走边对身后的人说,“不用送了,肖总,咱们来日方长。”

说着对身后的人飞了一个吻,潇洒的走了。

顾浅看着眼前浅笑的男人,突然发现他也有高兴的时候,每次看着她不是皱眉头就是冷嘲热讽。

男人看到顾浅的身影,立刻收住了笑容,“你来干什么?”

“刚才的那个女人是谁?”顾浅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显得不是那么嫉妒。热门小说《爱在繁花锦簇时》免费在线阅读

肖墨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如果你是来说这些的就给我滚回去!”

顾浅表情一顿,她调整着面部表情,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扭曲。

“你今天的午饭我做好了,要不要吃一点。”顾浅双手抱住饭盒有些生硬的转移了刚才的话题。

肖墨辰微微颔首,转身同她一起走进办公室。

然而进来以后他并没有理顾浅,仿佛她不存在一样。

顾浅将饭盒盖一一打开,摆在他的办公桌上,她浅笑着对他说:“今天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咖喱牛肉,还有……”

肖墨辰望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莫名的心里有些烦躁,就像昨天晚上在做的时候,他本来不想要吻她,然而却仿佛受到了蛊惑般的亲近她。

现在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样子令他心里更加的不爽,他不耐烦的将桌子上的东西扫落在地。

“办公场所什么时候能自由用餐了?不记得我工作的时候最讨厌被打扰了吗?”

顾浅看着被打翻的饭菜低声说道:“肖墨辰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你能不能不要糟蹋我的心血,那是我做了一个早上的成果。”

“对你这种人,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他从容不迫的弹了弹袖子上不存在的灰尘,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别忘了当初是谁接受了顾家的‘施舍’!你现在对我不屑一顾,可当年是谁在我父母面前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的?这就是你所谓的照顾?”

顾浅尖锐的指责仿佛刺进了他的心里,当年他是想好好跟她过日子的。

可是当他从林可欣的妈妈那里得知是顾浅逼走了她以后,他心里的恨意便止不住的外泄,此后更是连见都不愿见这她。

“多谢你们家的施舍,这一年我的补偿已经远远超过你们当初给我的,该有的补偿我会一直补偿,至于你……”

他走上前捏住顾浅的下巴,邪恶的看着她,“就永远在你婚姻的这座坟里慢慢享受吧!现在,滚!”

话音刚落,他的秘书立刻出现在门口,“太太,请。”

顾浅眼圈有些发红,她瞪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不想在他的下属面前失了面子,整了整衣襟,踩着高跟鞋从容的离开了。

第4章 神秘的房间

顾浅打开尘封已久的仓库,空气中的灰尘扑面而来,她被呛的咳出声。

“太太,这个房间先生是不让打开的……”身后传来佣人期期艾艾的声音。

顾浅眉头一皱道:“让开,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身后传来微弱的道歉声,慢慢的身后的人都走光了。

所谓的仓库其实根本就没装多少东西,顾浅打量着破旧的书架,带着一种小时候寻宝的刺激感。

自从结婚以后她就很好奇这个屋子里到底锁了些什么,这段时间累积的怨气让她迫切的想要做些什么来分散注意。

书架上放着一本本精致的相册,上面满满的都是肖墨辰和一个女孩的合照,她看着女孩熟悉的脸神情晦暗。

女孩有着一头柔顺的直发,嘴角上挂着一抹温柔的微笑望着肖墨辰,而肖墨辰的脸上则洋溢着幸福的神情。

“肖墨辰你这个混蛋!凭什么林可欣那样一心只有钱的女人你相信,却不肯相信心里只有你的我!”

顾浅发狂的将那些相册摔到地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喘着粗气。

当所有的相册都被毁的一干二净,顾浅看着碎了一地的玻璃和那些变得模糊的照片,她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

整理了一下裙子,锁上仓库的门,离开了这里。

自从那天以后,顾浅便不再去汇金给肖墨辰送饭,闲暇的时候偶尔会去西餐厅吃点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一阵悠扬的铃声响起,在外面吃饭的顾浅看着手机上陌生的号码皱了皱眉头。

顾浅放下牛奶,接起电话,“你好。”

“呵呵,老朋友不认识我了!”电话那头传来咯咯的娇笑声。

“林可欣,”顾浅的瞳孔紧缩,她紧张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不是说好老死不相往来的吗?你联系我有什么事?”

“我回国了,咱们老地方,见一面。”说罢,电话那头便切断了联系。

老地方是在A大后面的咖啡厅,她们上学的时候最喜欢去的一家。

顾浅过去的时候,林可欣已经到了,她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一年不见,她身上那种娇弱的气质多了几分妩媚,头发烫成大波浪,嘴唇涂的鲜红。

“嗨,我在这里。”看到顾浅走了过来,林可欣夸张的摇了摇手臂。

“说吧,什么事?”顾浅优雅的坐下,开门见山的问。

“哦,也没什么大事,宝贝,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她无聊的抠了抠指甲,抬起头冲顾浅尴尬一笑。

“这次又是什么理由?”顾浅冷冷的问。

当年顾浅给了林可欣五百万让她离开肖墨辰,可是她到了美国没多久就向顾浅再次伸出了手。

随后陆陆续续的又拿了顾浅三四百万,今天来这之前顾浅也想到了可能是再向她要钱。

“美国那面花销大嘛,你知道的,我也是要应酬的。”

“我想听真话。”顾浅打断了林可欣的话。

“我在夜店认识了一个男朋友,你知道嘛,美国那面最近很流行一些……呃……助兴的药。”林可欣耸了耸肩。

“你吸毒?!”顾浅睁大眼睛看着她。

“我确实潇洒了一阵,这阵手头太紧了,你又不爱搭理我,我欠了一屁股债,没办法,回国躲一阵。”

“我不可能再给你钱了。”顾浅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如果你想戒毒我倒是可以管你。”

“我很喜欢现在的感觉,再给我一千万,我肯定离你远远的,连影都没有。”林可欣双手合十,眼睛放光的瞅着她。

看着林可欣满含期待的双眼,顾浅坚定的拒绝了她,不想再往这个无底洞里继续投资,起身准备离开。

“你就不怕我告诉肖墨辰当初是你胁迫我让我离开他的?”林可欣邪恶的咧嘴笑了。

“我以为你都已经说完了。”顾浅想到那天晚上的一幕心隐隐作痛。

“NONONO,”林可欣摇晃着她的食指,“这可不是我说的,是我妈为我抱不平,不小心说漏嘴了,毕竟大家都知道我是比较柔弱的。”

“这已经跟我没有关系了。”她从包里拿出墨镜带上,离开了咖啡厅。

她的婚姻从开始就是一场错误,而她的爱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第5章 林可欣归来

夜色如水,顾浅回到家里的时候,整栋别墅的灯都亮着,她穿过大厅,看到了卧室里的肖墨辰。

几个月的时间没见,他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态度似乎也不是那么的恶劣,他扔过一个袋子给她,“换上衣服,一会去参加公司年会。”

顾浅默默点头,走到衣帽间将礼服换上。

不得不说,肖墨辰的眼光很好,纯白的礼服简约大方,裙摆下面的流苏为顾浅添了几分风情。

走进衣帽间的肖墨辰看到这一幕眼神不由得变得灼热,他取出怀中的首饰盒,为顾浅带上蓝宝石项链,轻轻的环着她的纤腰,“很好看。”

少女稚嫩的脸庞微红,她感受到耳边灼热的呼吸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她想,也许她终于感动了肖墨辰。

这时,手机铃声打断了肖墨辰的进一步行动,“肖总,关于年会流程的问题还需您提前到现场……”

电话里传来秘书机械的声音,旖旎的气氛被打断,肖墨辰收起电话,催促顾浅快点收拾。

碧云斋是A市最好的饭店,今天汇金将整个饭店包下,到处都是穿着礼服走动的人们。

在化妆间里,他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这时,门被推开,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

一定又是顾浅!

肖墨辰暗暗的皱了皱眉头,只要是有他的场合,这个丫头就一刻也不想离开他。

浓烈的香水味传来,反应过来顾浅是从来不喷香水的肖墨辰诧异的睁开眼睛,“是谁……”

想要说出口的话被震惊掩埋,他看着眼前的女人,柳叶眉,白皙的皮肤,一双天生的笑眼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墨辰!你有没有想我!”林可欣羞怯的扑到了肖墨辰的怀里,双手紧紧的缠上他的脖子。

“你是……可欣?”肖墨辰看着眼前这个烫的一头妩媚的大波浪的女人,有些不敢相信,好像和他记忆中的人有了不小的差别。

该死的,光顾着叙旧了,忘了现在应该走纯情路线了!林可欣咬了咬嘴唇,心里暗骂。

“我……顾浅说这是你喜欢的发型,还推荐我做的头发,我这样你不喜欢吗?”林可欣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我也不太喜欢这样的造型的,但是你喜欢就好。”

“你还是做你自己吧!”肖墨辰爱怜的抚摸着林可欣的头发。

“我听说……”林可欣享受了肖墨辰的爱抚半晌,垂下眼睑幽幽的叹了口气,“我听说你和顾浅已经结婚了。”她慌乱的从肖墨辰怀里挣扎起来,脸色有些苍白的起身。

“可欣,我是有苦衷的,”肖墨辰有些痛苦的抓住林可欣的手腕,此时他想将原委都告诉林可欣,但是又不知怎么开口。

“我会和她离婚的。”他告诉林可欣,同时也让自己最近有些摇摆的心变得坚定。

“不,顾浅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是不会抢她的丈夫的!我不要做小三!”林可欣有些崩溃的捂住双颊,泪水从指缝中流出。

肖墨辰赶忙抱住有些激动的她,“你怎么会是小三?你这么善良,顾浅才是!”

林可欣脆弱而不堪一击的样子让肖墨辰心中很是怜惜,他爱怜的轻抚着她的后背。

哭了一会的林可欣渐渐平复,但是脸上的哀伤之色深深的刺痛了肖墨辰。

而会场的大厅,主持人第三次活跃气氛时,底下的员工有些沉不住气的议论起来,顾浅有些焦急的望向化妆间的方向,有些担心肖墨辰发生什么意外想要过去查看。

这时,肖墨辰大步从后台走来,抬手向下按,止住了员工们的议论声。

年会正常进行,顾浅望着如神袛一般的男人,俊美的五官在水晶灯下熠熠生辉,吸引了全场女人的目光。

“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事,”他转头向后台的某个方向伸出手臂,柔声的介绍,“林可欣,在下一年度里,她将担任总裁秘书一职。林小姐是从美国留学归来,有着一定的专业素养……”

顾浅的大脑一片空白,她望着那张一开一合的嘴唇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她的全身血液在林可欣出现的一刹那凝结在血管,整个毛孔都竖起来。

她看到林可欣望向她的那一瞬间,嘴角上闪过一丝恶劣的笑容,随后又伪装成了腼腆的神情。

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她闭了闭眼,所以被抛弃的永远都是她。

爱在繁花锦簇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爱在繁花锦簇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多么艰难

    ▍给你的礼物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那么艰难。似乎什么都不合适。为什么要送黄金给金矿,或水给海洋。我想到的一切,都是像带着香料去东方。给你我的心脏,我的灵魂,无济于事,因为你已拥有这些。所以,我给你带来了一面镜子。看看你自己,记住我。作者/[古波斯]鲁米翻译/原野文明和平的世界,人的感受会逐渐细密。诗人及诗歌应该而且可以满足这个层面的需求。我是2017年夏天意外读到鲁米的诗,立马被迷住了。鲁米全名是莫拉维·贾拉鲁丁·鲁米,是伊斯兰苏菲派诗人,来自东罗马帝国。考虑到东罗马帝国的历史比较长,鲁米本人

  • 上海繁花 | 春天在哪里,我的内心还在等待水仙开花

    不开花的水仙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一日看三回,望得花时过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胡适《希望》兰花草,胡适词水仙,好友摄影冷冷热热,2018年的春节也过完了,可恨的是,我家的水仙仍长得象韭菜一样,没一点开花的意思。兔兔问我:为什么每年春节前,我都要种一盆不开花的韭菜。问题是,连韭菜都会开花,我的水仙却只长叶子。就象胡适在他白话诗中写的: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哪壶不开提哪壶,朋友赶紧从微信里,发来漂亮的水仙照片,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养的、自己拍的,反正花团锦簇,娇嫩欲滴。每次看

  • 南昌发现史前聚落遗址,内有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

    因南昌航空城瑶湖机场建设需要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日前会同南昌市博物馆对南昌瑶湖吕蒙岗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工作目前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房址全景照吕蒙岗遗址位于南昌市高新区麻丘镇广安村委孙家自然村东南约800米处一块台地上,于上个世纪80年代文物普查中发现,总面积约1万平方米。市博物馆馆长曾海表示,吕蒙岗遗址揭露出的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为赣鄱地区首次发现,也是南昌地区首次正式发掘的史前聚落遗址。出土陶器组合考古队员在遗址南部发现了新石器晚期墓葬群、半地穴式房址、灰坑等遗迹,并出土了大量陶

  • 【精品悦读@会员展示】思念如酒(组诗) 作者/张新锐(山东)

    作家学会★签约作家思念如酒(组诗)作者/张新锐(山东)挂满树梢的心愿无际的树林里阳光穿梭绿荫匝地静听,密林深处一串串鸟啼一只花喜鹊叼着我的心愿越飞越高擦亮树梢思念如酒一杯老酒温一温,暖胃青瓷杯子装满三千里思念老酒与父亲遥遥相对闷一口香辣遍地我在遥远的江南舀起清冽的长江与父亲碰杯一饮而进爱,和澎湃的祝福爱在黄昏后我们手拉手走过半个世纪如今,拄着蹒跚的岁月望尽落日黄昏一枝风竹搭在落霜的肩头举首,月亮已爬上咱家的老屋被雨淋湿的河童年,站在高高的柳枝上那条河,碎了阳光流成星月长大了风,跟在屁股后头夜,牵

  • 书法结构不正确,非丑即俗!书法结构要领,都在这里了

    毛笔字是一门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表达方式,它属于造型艺术,,水平高低,最直观地表现便是字形结构。字形结构,即结体,又称为结字、间架结构等,就是安排笔画的法则、规律。结构合理,间架巧妙,字形就耐看,否则,非丑即俗,这是毋庸讳言的。一、结字要明朗结字的形式是丰富多样的,结体之法,当然是针对若干部件而言。一个字,因左右结构、上中下结构、上下结构、内外结构、品字结构等区别,结体之法随之而成。这些结字之法,大多针对正书(篆隶楷)而言,但对于行草等书体,虽不密切,也有借鉴作用。在习练过程中,针对练习的书体,一

  • 春日的诗,子恺的画,醉了整个春天

    草长莺飞二月天,乍暖还寒时候,春天来了。朱自清说: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张恨水说:夜里没有风,那槐花的香气,却弥漫了暗空。在丰子恺的笔下,春天,却另一番风味...偶寻半开梅,闲倚一竿竹。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故绿。——清·袁枚《偶作五绝句》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清·高鼎《村居》典却春衫办早厨,老妻何必更踌躇。瓶中有醋堪烧菜,囊里无钱莫买鱼。不敢妄为些子事,只因曾读数行书。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元·吕仲实《闲居诗》曲水溅裙三月

  • 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

    他本是工科出身,一次偶然机会让他与美术结缘;晚年,艺术成就已享誉世界的他,却“较真儿”地将自己不满意的画作全部毁掉……他曾说:“艺术表达的手段是多样的,岂能只是笔墨?能把感情画出来,任何笔墨都是好的笔墨,没有投入感情的笔墨,苍白没有价值。”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用丹青渲染生命色彩美有如此魅力,她轻易就击中了一颗年轻的心。1919年,吴冠中出生于江苏宜兴一个贫穷人家,是家中长子。父亲是一个教书兼务农的教员,母亲是文盲。文盲却未必是美盲,吴冠中的艺术天赋也许正是来自于母

  • 美女揭露江湖书法骗子伎俩,太有才了!

  • 高雅的梅花!

  • 陈传席:喜欢以美协、书协、主席、院长自居的,其“作品”都是垃圾

    西晋陆机《平复帖》陈传席常常语出惊人。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史论研究方面的专家;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批评界的砖家。你说他是砖家,他的很多主张可谓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比如他对人格尊严的呼喊和倡导;比如他对正大气象的论述;比如他对新中国官方美术所作出的几乎是一棍子打死式的彻底否定,均可谓振聋发聩,令人不得不深思再深思。你说他是专家,在他的作品中不仅经常能看到常识性的低级错误,而且能看到他经常在自己的作品中自掴耳光。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能把自己画的完全不入门的画,把他写的完全不入门的字,当作宝贝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