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在线阅读

2017/11/25 6:18:51 来源:网络 []

书名: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第一章:重逢

一、岁月神偷

  1352天后,我又见到了他。说明95lady.com

  我无数次设想过我们再次见面的场景,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他站在空旷的广场白了头,像以前那样在第七根柱子旁边等我。或是在同学聚会时,多少年后我该如何回忆你,以眼泪,还是以沉默。

  事实上过了这四年,再次见面的时候还是有点尴尬。

  我不禁想起来他以前总跟我说的一句话“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苏答:

  她的头发长了,映在地上的影子又高了,这几年听说为乱七八糟的事情哭多了,眼神更加空洞迷茫。应该还是不好的写字习惯吧,恨不得整个人都趴在桌子上,以前我就总说她软绵绵没骨头,不过她嗤之以鼻翻白眼的样子倒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好像时间改变了许多,她倒是没有以前那么消瘦,眉眼里还是有藏不住的笑意,还是笑起来大喘气一抽一抽地咯咯咯笑着。来自95lady.com扭扭捏捏的走路姿势,等车时盯着路边的车牌出神。有时候我觉得上次见她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了,可她一笑,我就傻了,好像这四年的功夫只是下楼给她买了瓶水,还是橙子味的,和夏天一样。

  安宁:

  他长好高啊。

  我不太懂为什么他总是喝橙汁,这么多年了还是傻乎乎的,实在怕气氛尴尬,我逗他说喝前摇一摇哦,他愣了两秒,又伸手去挠头。四年了吧,久到我都要抬头看他了,苏答顶着一个鸡窝头把头摇来摇去,好久我才明白过来“干嘛呀,让你摇果汁,摇头干嘛呀”。

  然后我开始笑,他也笑了,眼睛还是一条弯弯的缝。

  他眼里好像有把钥匙,这样打开了我们的话匣子。说明95lady.com

  “你以前也这么爱吃辣吗?”我皱着眉盯着满是辣椒的麻辣香锅。

  “他可没问我要放多少辣椒,卡给我,我再去买点吃的。”有点笨拙不安的他很快接过卡,碰到我的手的时候,耳朵红红的。

  我打趣说,怎么脸红了啊。

  “上次拉女孩手,还是以前和你掰手腕呢,可不是会紧张吗。”

  苏答:

  考试前几个月她每天都喝苏打水,有时候会问我“小苏打是不是碳酸氢钠啊”

  我说是,记好了是碳酸氢钠,不是碳酸钠,碳酸钠不能喝。

  她一脸不屑说,好了好了,这个我还是知道的。不如我们重新来过在线阅读

  我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她嫌弃我点餐的样子和当年嫌弃我写字时一模一样,她在我懵懂之时照拂我多年,从无知到成长,从天真到成熟,从第一次痛彻心扉撕心裂肺到如今云淡风轻看透岁月。现在她坐在我面前,我不用偷偷扭过头去看她,不用隔着地图和手机屏幕问候与挂念,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这么久我去了哪,怎么告诉她我很想她。

  当年她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时,我说“最好数理化不好,怎么都学不会那种,有题不会可以跟我打电话。体育不好,慢吞吞走路晃晃悠悠的,这样捏她脸一下,她也追不上我。嗯,其实你这样的,我就挺喜欢的。”还是娃娃头的她盯了我半天,眼睛轻轻地一眨一眨,盯得我像是有一双小手在我心上挠啊挠,“哇你当真了啊,你也就笨笨的比较符合我的标准了,别多想啊。”我伸手想揉揉她的头发,她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很快躲开,气鼓鼓地说,我知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版权http://www.95lady.com/

  风继续吹,轻轻吹起她的刘海,睫毛一动一动,有两绺头发睡到脸颊上。

  我抬起头,现在安宁留着大波浪,比当时成熟了许多。她拉着发梢轻轻扫着脸的时候,恍惚到让我想开口问她还记得什么。

  还没来得及让我开口,她先问到“你当年,去哪了啊。”

  安宁:

  我想问,每次想到他就想问,《李米的猜想》里我记的最清楚的一个片段,李米追着方文,边哭边背着他写的信:思念像一条在草上爬行的蛇,我多想回去李米,你知道吗。李米开着她的出租车穿梭在大街小巷,她抽着烟说,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消失了我会等他,可事实是我等了,一等还是四年。

  每次看这点的时候我总是跟着李米哭的落花流水,我明白我的生活其实没有什么大的坎坷和不平静,我和苏答从一开始就不像李米和方文,我们不像他们有不可分割谁也偷不走的几年,可是我们很像的是,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遇到苏答,是我长那么大,最开心的一件事。95女性网

  就像他忽然不见了,多少我都会有点感同身受,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前面的座位空了,抬头再也看不到那个心型的头发了,没有人给我带橘子和橙汁了,我只能自己买橙汁,苏答都不在了,我还喝什么苏打水啊。

  于是我开口问了,我问他说,你当年去哪了啊,

  似乎还是不合时宜,其实过了这么久早已变得云淡风轻,看他面露难色,我明白隔了时间和空间的维度,即使我能记得那个夏天冒着热气的马路,记得他的白衬衫,记得他歪歪扭扭的字体和跑起来的身影,也必须告诉自己,安宁啊,你要听得到时间的齿轮声。

  青梅老去,竹马枯萎,终于弱水替沧海。

  “天津。”在我想要打趣说没关系的时候,他低低地发出了两个字。

  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想要知道的答案就在眼前了,当初那么斤斤计较的问题,现在似乎可以坦然接受了。

  我轻轻扬起头,发出“嗯?”的声音。

  “我妈说为了高考。”他不看我。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当初可以这么在乎这件事吗,每个人心心念念的就是只有这个吗。然后我告诉自己,其实什么都没有,从一开始就没有,时间真是让人猝不及防,她偷走眼泪偷走波澜不平的心情,慢慢送给我平静。没有眼泪也没有沉默,我可以好好地接受。

  他手指轻轻敲着桌面,笑着说“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重新来过多好听啊,可是谁不明白呢,和好容易,如初太难。

  “他不见了,苏答。”

  2012年8月15日。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2016年4月27日。

  1352天。

第二章:再回首

我的动车19:10到达厦门站,苏答的19:04到达。

  慢慢开始看到灯光和城市时,我越来越紧张,甚至把手里的苏打水捏得咕咕响。“我到了。”只有三个字的短信轻而易举地把我带回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里。

  我的第三次转学。

  这次家人很别有用心地把我转到了家附近的学校,不过我还是坚持不住在家里。学校的东边就是我家的小区,站在我房间就能看到操场,看到少女微微隆起的胸前,看到从小商店的出来的冰棍还冒着冷气。大部分女孩留着长长的头发,风里飘着洗发水的香味,春天的时候和桂花香掺在一起,要多美好有多美好。

  窗外是青春的味道,轻轻的温柔的味道。而隔着一条马路的家里的味道,让我一秒都不能忍受。独生子女里可能也难得有我这么恶毒的,最起码在那个年纪,我站在门口跟家人对峙“你们把他带回来,我就一步都不回来。”那时候我还不愿意把安大可叫弟弟,我满身戾气,无非想让家人多些关注。

  开学前一天安大可忽然来到这个世界了,尽管我已经无数次说服自己,什么都不会改变。可是全家都赶去医院,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青春迎面走来,世界必将破碎”。

  有人说血浓于水,看一眼小宝宝就会心生爱怜。但这一眼激发了我所有的不满,甚至是厌恶,厌恶一群人围着一个光秃秃的新事物转来转去,厌恶他带来的新鲜感和失落感,厌恶家里充斥的奶粉味,还有半夜不定时爆发的哭声。

  正如所有的平静都向往着伏特加、摇滚和醉生梦死,所有的狂热都憧憬着梦想、平静和杜鹃花。

  妈妈提前下功夫和班主任交流,所以我进班的时候,第二排正中间的座位就是空的,后来我才知道我的右手边同桌几年后去了北大,这倒和我关系不大。重要的是,我前面的人叫苏答。

  这个教室很拥挤,前几排挤满了努力读书满脸写着奋斗的激情少年少女,她们从早到晚都低着头,永远比我到的早,永远不会困。后几排挤满了家人用钱砸开了教室的门,砸开了老师的钱袋,每天躲在后排,只要安安静静不影响前面的人,学校似乎很乐意他们家人来赞助空调、餐厅经费。

  家里我不同意住,妈妈在学校西边的街上找了一家寄托站,我坚持自己背着东西去胡乱整理一番,跟她挥手告别,一副从此我和家里断绝关系的半死不活的样子。出门看到对面发廊的女孩子在认真护理长发,径直走进去告诉发廊小哥,剪短发,到耳朵边,对,刘胡兰那种。

  所以就有了第二天苏答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他扭过来看着被睡了一宿变形的头发折磨疯的我,递了个橘子给我,“发型不错。”

  “谢谢,你的也不错。”

  其实当时的他才没有什么发型,我记得的是橘子是甜的,剥得很干净,他眼睛小小的弯弯的,头发自来卷,干干净净的单眼皮男孩。

  当你看一个人的时间超过三秒时,大概的印象会在心里停留很久。于是我把这个干净的男孩的样子也记了很久。久到过了几年再见到他,再看到那双弯弯的眼睛,一下子想起来很早以前的夏天。盯得时间太久被他发现后,我眨眨眼说,“挺甜的,橘子。”

  转学过来的时机很微妙,还有最后一年就要大考,空气里弥漫着紧张的味道。每次考试结束老师拿着长长的成绩分析单,不用看就知道第一个人名是我右边的同桌罗颐铭,当时还没有“学霸”这个词,大家都给他叫学神。有人说因为他叫罗颐铭,所以总考第一名,大家也叫他罗崇,崇拜的崇。怎么说呢,罗崇从第一次考试拿了第一后,从此四平八稳没出过什么叉子。用他的话说,刚开始他也怀疑自己怎么运气那么好,第一个月真的没有努力,但是在一片质疑声中他开始努力了,有一个词叫高开低走,没有然后,就是开始拼命后发现自己比想象中强大很多。

  苏答是理化课上的宠儿,老师喜欢把他叫起来,听他因为所以然后地分析电路,满脸堆着一副看着自己亲生儿子的慈祥微笑。我和苏答的成绩永远隔着10个人名,就是刚刚好把他卡到优等生,把我卡进中等的10个人。

  除了数理化之外的所有课我都喜欢,尤其是英语。似乎我从小到大的英语老师都好看又浪漫,她有着一天换一套都不会重的裙子,头发卷卷的,夏天会穿旗袍。叫我起来翻译一篇“someone like you ”时,我完全凭着自己的理解说“青梅老去,竹马枯萎,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她站在讲台上笑容满面,惊喜地说“真好听啊,真是少女情怀总是诗,是老师老了根本想不到。”英语老师笑的花枝招展,苏答扭过来低低地说“你又没写作业,现场瞎编的吧。”

  地理课老师讲中国的内流河外流河,在西北干旱区的祁连山有条内流河叫弱水,书上写着它的蒸发量远远大于降水量,我轻轻在指甲盖上写着“弱水”。是条痴情的河吧,所以才会有“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不知道每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其实在别人眼里已经成了风景。那时候我总是邋里邋遢,把忽然想到的事情写在手背上,经常在手上画的花花绿绿。苏答皱着眉说我“你这么急着去死吗?知道这样会中毒吗?”

  “不用你管。”我似乎给了苏答好多好多个白眼,这个白眼的数量多到即使过了好几年再见到他,还是轻车熟路,嘴角向下撇,眉头微皱,眼睛转一圈,要用一种凶巴巴的表情,看上去更有威慑力。这些我都知道,我知道怎么看上去无坚不摧,可是我不知道的是,少年苏答的指甲上,也偷偷写着“安宁”两个字。颜色很浅,没有特别注意不会看到。等我后知后觉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四年。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阴魂不散:鬼夫,好孕到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阴魂不散:鬼夫,好孕到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阴魂不散:鬼夫,好孕到第一章脸上的吻痕天气越来越冷了,我拉紧了一些领口,低下头快步往前走去,马路的对面,正是我所居住的小区。一只脚刚踏上马路,便听‘砰’的一声巨响,一个身影在视线中快速的划过一道弧线之后,狠狠的摔在我的面前。大量的血溅在我的牛仔裤上,触目惊心。惊呼一声,我下意识的后退,脚腕却猛的被抓住了。惶恐的垂下眼睛,一个半边脸血肉模糊的男人突然出现在视线之中,此刻他正用青白色的手,紧紧的掐住我的脚腕!“为什么不救我?”男人狠狠的瞪

  • 小说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第001章王爷是头驴方朵朵早上刚起床,便得到了一个惊天噩耗。她那个风流成性、恶名在外、全京城群众都知道短小细的王爷老公要回来了。管家萧大福笑眯眯的站在她跟前,再三叮嘱道,“王妃,王爷不喜欢绿色的衣服,请您一定要谨记。”方朵朵生无可恋的点点头,“行了,我知道了,你都说八百遍了,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萧大福笑的满脸褶子,“王妃,您记忆恢复的怎么样了?”方朵朵皱眉,一脸严肃,“这件事不是我说了算的啊!我难道不想恢复记忆吗?

  • 小说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第一章被BOSS追杀嘭……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循声望去。阳台的玻璃被重物袭来,破碎不堪。瞿萌慌张起身,想不通光天化日之下谁这么大胆随便往别人家里丢东西。她拿起手机拨通了110,那边却传来嘟嘟的声音……打不通?怎么回事?这下,瞿萌更加的焦急,握紧手机往门外跑去,她拼命的拧着门把却怎么都打不开,门后好像有座大山压着似的,千斤重量,非常人能撼动。“想跑?”一道磁性的声音从阳台处飘来,吓得她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仰头就看到

  • 小说盛世暖婚:恶魔老公滚远点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世暖婚:恶魔老公滚远点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盛世暖婚:恶魔老公滚远点第001章离婚前一夜夜已深,南山富人区一片静谧,唯独山顶那独栋的别墅,二楼的某个窗口,水晶灯的灯光照的周围赤亮一片。奢华的主卧中央,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浑身赤果的男人,或者更确切点说,是铐着。男人的脸蛋生的十分俊俏,微薄的唇畔紧紧抿着,翘挺的鼻梁如同精心雕刻的作品,浓黑的剑眉下,那双大眼中迸发出的光芒冷峻而严厉。近乎帝王般的威慑力,让他即便是在这样被动的情况下也并未显示出一丝一毫的狼狈。那冰冷的目光如同冷

  • 小说你是我心上的城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你是我心上的城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你是我心上的城第1章把你体内的心脏掏出来!转眼,我被妹夫沈攸宁囚禁在这座别墅,已经一年之久。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他在看到仅有一条杠的验孕棒后恼羞成怒,把验孕棒扔在我的脸上,然后拽起我的头发把我摁在墙上,疯子般发泄之后在我体内留下滚烫的白色液体。他掐着我的下巴,那双深褐色的眼睛喷着火:“许易安,如果你再怀不上的话,我就让人把那颗心脏从你体内取出来,还给我老婆!”“心脏取出来,那我就活不下去了。”我胸口一阵阵绞痛,眼前这个我暗恋了整整三年的男人,让我觉

  • 小说豪门小逃妻:走错总裁房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小逃妻:走错总裁房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豪门小逃妻:走错总裁房第01章今晚,一定要搞定他!夜,迷离又妖娆。世界顶级的娱乐会所“帝王”,上流社会人士寻欢作乐的地方,极度感官的闪耀空间,轻狂妩媚的音乐,充斥在诺大的空间里,带给人虚幻又神秘的味道。“今晚,一定要搞定他!”吧台边一个纤细的身影,目光紧紧的瞄着贵宾区里一个男人的身影,暗暗给自己打气。他,就是她今晚的目标!!将酒保递给她的一杯伏特加一饮而尽,蓝心悦扭着纤腰,壮胆朝贵宾区走去。贵宾区最里面的VIP包房,是整个“帝王”最尊

  • 小说鬼胎难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胎难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鬼胎难养第1章我是伴娘我叫穆瑶,云南导游,但绝对不是你不购物就骂你骗吃骗喝的那种哟,相反我却经常被骗。前不久我就被闺蜜骗去当伴娘,结果被新郎强奸了,而且强奸的方式竟然如此羞愧……那件事发生在一个夕阳西下的黄昏,准确的说是去婚礼路上的车祸之后。“咚!”似乎撞到人了,我非常紧张,司机却异常镇定的说道:“下去看看。”我双手颤抖的打开车门,刚出车厢,扑面而来沁人骨髓的凉意。我向被撞的人缓慢走去,每走一步,脚像灌铅,心慌意乱。他蜷缩在古树下,从我的角度看,只能看

  • 小说致命邂逅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致命邂逅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致命邂逅第1章:不一样我叫林纾,是一名高中老师,我父母都是老师,我算是出生在一个是教师之家。23岁,我刚毕业不到一年就和李瑞涛结婚了,他是我大学同学,家境很好,父亲是教育局的干部,母亲是丽城二中的校长,而他本人也是阳光帅气,在学校的时候很多女生就喜欢他。我真的没想到他会追求我,更没想到他我会和他结婚,这是一门高攀的婚姻。朋友同学都很羡慕我,父母也很高兴,但我个人却觉得压力很大。我是喜欢他的,也觉得高攀了他,所以婚后的生活我都是小心翼翼,尽量做到他喜

  • 小说如果爱情这样忧伤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如果爱情这样忧伤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如果爱情这样忧伤第1章要么做,要么脱“要么换上衣服睡觉,要么脱下衣服和我做!”对我说这话的是我的大boss江沛林,地点在他家,时间在深夜。说完,将他手上的真丝睡衣扔到了我手上。我回头看了一下宽大的席梦思,又看了看我手里的吊带睡衣。我没有办法在他面前换上这样性感露骨的睡衣,而他就堵在门口,也不能越过他逃出去。蹑手蹑脚的掀开了薄被,没换衣服,直接钻了进去。感觉到自己身体在颤抖,心突突直跳,太阳穴也突突直跳,可我始终不敢伸出头看他。谁知晚上宴会喝

  • 小说宠妻上瘾:总裁老公太无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宠妻上瘾:总裁老公太无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宠妻上瘾:总裁老公太无耻第一章蓄意的谋杀“老婆,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我们晚上游艇上见!”宏文伯面朝着透明的落地窗,嘴角微翘地给柳唯伊打完电话,原本带着笑意的眼睛里莫名多出了一丝阴狠。唯伊,你不要怪我!“好,老公,我们晚上见。”柳唯伊甜甜蜜蜜地挂断了电话,沉静的小脸上溢满了幸福。不知不觉,她和文伯已经携手走过了三年的时光,时间过得真快啊。莞尔一笑,柳唯伊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出门去赴宏文伯的约。柳家在S市也算得上是名门望族,到了柳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