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在线阅读

2017/11/25 6:18: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

第一章 噩梦重现

窗外阳光明媚,行人匆匆,不时有一对对小情侣亲密地依偎着走过。95女性网学校附近的咖啡屋里,倪蕴熙的头靠在沙发靠背上,微闭双目,秀眉紧蹙,不时抿紧嘴巴。

  大玻璃窗上映出她美丽却哀伤的脸,桌上的咖啡隐隐冒出热气,却没有动过一口。倪蕴熙是帝国贵族学院的学生,平时没事总喜欢来这家咖啡屋坐坐。今天也是,可不知怎么的,没坐多会就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朦胧中,倪蕴熙感觉自己全身像被什么缚住似的,不能自由活动。她努力想起身却起不来,仔细一看,她的手脚都被布条绑住,固定在一张大床上。这床有点复古,床头床尾都是白色的铁艺栏杆,优雅却冰凉。95女性网

  倪蕴熙很惊慌,不由得大声叫道:“有人吗?快放我出去!”

  “哼哼哼哼!”

  一阵阴冷的笑声传来,令人毛骨悚然。倪蕴熙很害怕,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脑袋里也有些懵。

  那阵笑声过后,仍然没有人出现。倪蕴熙紧张地看看四周,这是个宽敞的房间,家具都是白色的,复古风格,简单却有股诡异的气息。说诡异,是因为这房间感觉很大,很空。而那些白色的家具和床上用品,也让倪蕴熙感觉很空很冷。尤其是刚才那声怪笑,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让她非常没有安全感。来自http://www.95lady.com/

  这是哪里,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手脚都被白色布条绑住,动弹不得。她这是被绑架了吗?很有可能!养父是圣华集团的总裁,总会惹人眼红,或是招惹到仇家。希望他们只图财,不害命,否则她就惨了!她还年轻,才刚刚二十一岁,还不想死啊。

  手机,手机呢?

  紧张之余,倪蕴熙突然想到要报警,也要让养父母知道她的行踪和现在的情况。可是,她看到自己的提包在距离大床十米以外的椅子上,手机应该在包里,但她却拿不到。

  “来人啊,救命呀!”

  倪蕴熙本能地大喊,希望能有人把她放出去。但随着门响,她知道自己想错了。说明95lady.com

  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但屋里的光线很昏暗,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奇怪,明明看得清楚家具那些都是白色,却分不清白昼还是黑夜,也看不清这人的模样。倪蕴熙努力睁大双眼,却依然辨不清他的五官。

  那男人走过来,打量了倪蕴熙一番后说:“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

  倪蕴熙一愣,刚要询问,男人就脱去外套朝她扑过来。倪蕴熙大惊,想要挣扎躲开,却根本无处可逃。男人几下扯开她的小外套,将里面的背心朝上一拉,遮住了她的脸。这下,倪蕴熙的眼前立即陷入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了。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在线阅读

  男人的手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倪蕴熙身上摸捏,粗重的喘气声好像就在她的耳畔,他的身子压在她身上,让她感觉自己就要被压到地里去。她拼命挣扎,却觉得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床上也好像长出许多触须,将她牢牢缚住,让她根本就不可能逃开。

  “混蛋!放开我!”倪蕴熙大声喊叫,“你是什么人,不许碰我!”

  男人不答,只是将她的裙子拉上去,并扯开她的小裤。同时,她感觉他也脱去了衣服,欲行不轨……

  “啊——”一声凄厉的叫喊,倪蕴熙猛然一惊,醒了过来。

  她从椅子上弹跳起来,惊慌地看了一圈周围。咖啡馆里依然那么清闲自在,小情侣们面带微笑喝着咖啡,低声谈笑。侍者不时穿梭其间,阳光暖暖地照进来,与梦里的情景形成鲜明的对比。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在线阅读

  倪蕴熙已经明白,刚才的事情只是个噩梦。可是,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太可耻了!或者,这是一个预示?

  过了好一会儿,倪蕴熙才渐渐回过神来,赶紧喝了一大口咖啡压压惊。咖啡已经凉了,喝到哪里都知道。她心神不定地拿出手机来看,没有任何信息,安静得不行。

  陈澈,你到底在忙什么!

  倪蕴熙沮丧地叹了口气,想起之前梦里的情景,依然心悸。陈澈曾经也想与她更亲密些,但她拒绝了。或许,梦里的男人及其行为其实是陈澈真实的内心世界。而她,则害怕这个梦境会真的发生。

  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倪蕴熙觉得还是在这家咖啡屋比较安全。她约了陈澈在这见面,就是因为她喜欢这里。之所以喜欢这家咖啡屋,一是离学校近,二是便宜。当然,最主要的是便宜。更好的一点,她可以一个人静静地待着,躲在不起眼的角落看着别人经过。

  倪蕴熙属于那种一眼看上去很淡雅,很舒服的美女。长长的栗色卷发松软地披在肩上,鹅蛋脸洁白无瑕,鼻梁高而秀气,线条堪称完美。

  那花瓣般的小嘴,不管做什么动作都那么可爱。只是那双大大的眼睛虽然漂亮,却总是满怀忧伤,仿佛藏着许多哀愁,沉得看不到光彩。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该出现的人还是没有出现,她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疲惫地呼出一口气。

  “叮咚”,信息声响,倪蕴熙的心跳了一下,紧张地打开来看。

  是他,她瞒着父母恋爱了一年的人——陈澈。她约他今天下课后在这里见面,他说好。可是,现在他却说自己有事来不了。

  倪蕴熙不相信,固执地说:“没关系,我等你。”

  他却说:“不用等我了,我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就这样吧。”

  他的语气冰冷而陌生,让她全身倏地降了十几度,脸都几乎僵了。他不是说很爱她吗,怎么突然这样?可能真是在忙,忙到没心情和她温柔地说话吧。

  倪蕴熙再次说自己会等,他却不再回复。看着咖啡杯,她耳边又响起了那次偶然偷听到的对话。

  那次,他们约好出去吃饭。倪蕴熙下课后就高高兴兴去找他,他正站在走廊上打电话,神情温暖而明媚。

  “傻丫头,我怎么会骗你呢?”他说,“乖了,就这样,想你哦。”说完还啜起嘴空啵了一下。

  当他挂断电话,回头看见倪蕴熙一脸愠怒地看着他时,尴尬地解释道:“我,我在给我外甥女打电话。”

  倪蕴熙知道肯定不是,但她宁愿相信,宁愿这一切只是个误会。可从那以后,他对她越来越冷淡,也尽量少与她见面。她说了一次又一次,今天他才好不容易答应,却非但迟迟未到,还推说有事……

  想着想着,泪水溢满眼眶,将倪蕴熙的眼睛衬得越发明艳动人。她使劲眨眨眼,想把泪水咽回去,却反而溢了出来。她赶紧抽了张纸巾轻轻洇去,又拿出粉饼看看眼妆花了没有。

  手机又响了,倪蕴熙激动地从包里拿出来一看,失望顿时爬上脸庞。

  “妈妈,我是蕴熙。”倪蕴熙尽量微笑着说。

  养母何晓芸关心地问:“蕴熙,你不是说今天只有早上有事,开完会就放假了吗,怎么还不回家,要不要我叫你哥哥去接?”

  倪蕴熙受宠若惊,忙说:“不用了妈妈!我和几个女孩子约好了要逛街,可能会在外面吃饭,你们不用等我了。”

  “哦,这样啊。”何晓芸应道,“那你也别太晚了,要回家的时候打个电话来,我让你哥哥去接。一个女孩子家晚归,始终不安全。”

  倪蕴熙心里一暖,感激地说:“谢谢妈妈!我知道了,一定不会太晚的,你就放心吧。哥哥在家吗?我要和他说话。”

  何晓芸嗯了一声,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过后,倪蕴熙的哥哥江敏恒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是那么一副满不在乎的语气:“哦,蕴熙啊,你什么时候回家,我去接你啊。”

  倪蕴熙笑笑,看了一眼窗外才假装快乐地说:“哥哥,你不是整天忙着拍拖吗,哪有空接我呀?”

  “哈,你个死丫头!”江敏恒笑出了声,“拍拖吗,什么时候不可以!反正不管你几点回家,都要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就算在做梦也会去接你。”

  倪蕴熙幸福地笑了:“好,谢谢哥哥。”

  “嗯,玩得开心,小心啊!”江敏恒叮嘱了一句,挂断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熄灭,倪蕴熙的脸又布满了愁云。

  窗外,还是那些陌生人,也许,他真的不会来了吧?她的心一阵刺痛,委屈得咬紧双唇,握住咖啡杯的手也在微微发抖。

  今年已经大三,下个学期就大四了,倪蕴熙不得不为自己的将来考虑。养母说过,他们为了让她上帝国贵族学院,花了近百万的钱才让她免试入学。

  近百万啊!这个数字让倪蕴熙恐惧,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在来到这之前,她们家钱最多的时候也只有几十万,而且是贷款买房的时候。这近百万是个什么概念,她很清楚。

  如果不是那场空难,她也不至于欠下这么巨大的债。养父江智凯对她很好,养母何晓芸对她也不错。而哥哥,养父母唯一的儿子,也对她宠护有加。

  只是养母不时提起钱的事,让倪蕴熙心里很不安。她知道,这里不是她的家乡,这个世界存续了她的生命,她要做的,就是快点毕业,好赚多多的钱,还清所有的债。

  虽然养父母说他们为倪蕴熙付的学费和生活费都不需要她还,但她知道,养母心里还是很在意的。每次跟养母要钱,她就念叨个不休,说赚钱不容易,花出去却像流水一样。倪蕴熙也明白,可是,以养父这样的帝国商业大贾,会在乎那区区百万元?

第二章 不想回家

又在咖啡屋里坐了二十多分钟,手机再也没有响。倪蕴熙心里一阵冰凉的刺痛,像是浸满酸水后又被冰戳伤,那种感觉无以言表。

  她知道,他不会来了,虽然他说:“好,我会到。”可是,她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不但没来,还说不用等……

  倪蕴熙给他打电话,一直是占线的声音。给他发短信,他不回,她也懒得再发。她苦笑了一下,起身准备离开。桌上,那杯咖啡依然没有动过一口。

  走出咖啡屋,外面阳光明媚,倪蕴熙的心却在下着冰雨。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有多难看,只想大哭一场。

  车声和人声仿佛瞬间把倪蕴熙拉回现实世界,而之前却像是在梦境。她看看热闹的大街,决定去逛逛,缓解一下心情。既然今天开始放暑假,不玩一下似乎太对不起自己。

  拨通刘可可的电话,那丫头马上接听,问倪蕴熙在哪。倪蕴熙说在外面,问她要不要逛街。

  “老大!我刚回到家也,你可真会折磨人!”刘可可带着怨气说道。

  倪蕴熙勉强一笑说:“可可,你现在走路出来,不要坐公交车,等到了我这里,包你瘦下两斤!”

  刘可可迟疑了一下说:“好吧,你在哪?”

  半个小时后,刘可可背着双肩包来了。

  因为热,她的头发盘在头顶,齐刘海下一双丹凤小眼藏在黑框眼镜下,对倪蕴熙抛了个媚眼,戏谑地说:“熙熙,你怎么突然想起要逛街了?”

  她看了看咖啡屋,服务生正在收拾一张桌子上的杯子,并擦拭桌子。

  “你又在那坐了好久吧?”刘可可把头转回来,拉了拉下滑的T恤衫,把手插在牛仔短裤的包里,双腿交叉,一只脚尖顶地。

  倪蕴熙点点头:“因为不想那么早回家,所以就多坐了一会。”

  刘可可摸了摸倪蕴熙披在身后的长发问:“你怎么了,还在想他?我都跟你说过了,他对你不是真心的。而且,我看见过好几回了,他跟别人正爱得热火朝天呢。可你偏不信,说他对你是认真的。”

  倪蕴熙没有回答,只是低下头,不想让刘可可看到她眼里湿了。

  把眼泪咽下后,倪蕴熙笑着对刘可可说:“好了!不说这个,今天放假,我们去逛街!”

  刘可可咧嘴一笑道:“好啊,你要买裙子吗?我知道有一家新进了裙子,很漂亮哦,不过有点小贵。”

  倪蕴熙挽起刘可可的胳膊说:“贵倒是无所谓,关键要看值不值那些钱!”

  “也是。”刘可可答应着,跟倪蕴熙一起朝旁边的商店走去。

  两个女孩走在一起,简直是鲜明的对比。倪蕴熙长发飞扬,白底碎花连衣裙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裙脚的花边像一团团鲜花般拥簇着她雪白的小腿,白色凉皮鞋的小细跟踩在人行道的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嗒嗒”声。

  而刘可可,头发高高地挽成一个髻,红色连帽T恤扎在牛仔短裤里,脚蹬一双休闲鞋,双肩书包上的小熊公仔欢快地跳动,摇来晃去。两人一红一白,在街上很是抢眼。

  路过一家精品店,倪蕴熙侧头看了一眼橱窗里的自己,身材高挑,凹凸有致,面容娇美,莞尔一笑,颇有几分迷人。

  她满意地把飘到前面的头发拉到肩后,对刘可可说:“你说的那家店在哪?”

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迷情错爱 或 恶魔总裁放开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大年初三为啥不拜年?原来是怕这个

    今天是农历大年初三,在传统年俗中,是人们回娘家,烧门神纸,谷日忌食米饭的日子。大年初三通常不会外出拜年,因赤口,所以希望避免容易与人发生口角争执,一些农村和城市,有大年初一至初三不动刀或剪刀的习俗。小年朝小年朝即天庆节。宋代宫廷节日,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因传有天书下降人间,真宗下诏书,定正月初三日为天庆节,官员等休假五日。后来称小年朝,不扫地、不乞火,不汲水,与岁朝相同。烧门神纸旧时初三日夜把年节时的松柏枝及节期所挂门神门笺等一并焚化,以示年已过完,又要开始营生。俗谚有“烧了门神纸,个人寻生理”

  • 【送万福 进万家】安庆书法家书春送福系列:周珍义

    【送万福,进万家】安庆书法家书春送福,是丁酉年腊月里由书法名家联手安庆名企而开展的为迎接戊戌新年而举行的义务为市民写春联大型活动。这一集为朋友们介绍的是周珍义先生。周珍义,别署熙湖散人,安徽太湖人。现为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石化集团公司书法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协会会员,安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学书四十余年,师从冯仲华先生,并曾在胡寄樵先生门下学书求艺。早年习楷,尤对《颜勤礼碑》情有独钟,勤于临习研学,后主攻隶书和行草,隶书致力于《礼器》丶《张迁》,行草喜二王俊朗风骨,一直研习不断。先后三十多次参加

  • 上海博物馆藏丨文徵明的长子文彭写给钱榖的信,交流古玩字画信息

    「品味生活私享艺术」书画丨文房丨拍卖丨展览丨藏家丨空间丨器物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文彭致钱榖札》,上海博物馆藏。作为文徵明的长子,文彭能画,工书,善于治印,精通鉴赏,堪称全才。这一通写给好友钱榖的信札里,前面略说了朋友之间的近况琐事,其后都是与钱榖讨论新近见闻的书画、印章、古玩,因为钱榖喜欢收藏书籍,也告知他一些稀有的图书的讯息。---END---私享出品转载请注明主编:王成业收藏投稿、合作请加主编——热文推荐——罗中立丨潘玉良丨张伯驹丨傅抱石丨梁楷丨齐白石丨郑板桥丨黄永玉丨吴湖帆丨张大千丨何海霞

  • 新春特辑|如何获得新时代的幸福?

    Lessismore.(“少即是多”)在过去物质匮乏的年代,不断做物质加法——为家里添置冰箱,买回电视机,配齐洗衣机,再买辆车……从一无所有的状态到“全副武装”的过程,确实能给人幸福的感觉。但现在,物质空前丰富。在一个万物俱备、什么都不缺的年代,占有物质很难再刺激我们的感官,让我们获得长久的满足。在新的时代,比起金钱和物质,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充实感。从实物中获得的满足感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但是我们宝贵的经历以及从中获得的知识,将永久地入驻我们的生命。如果一个人清楚了对自己来说什么是最为重要的,

  • 高树伟︱楝亭旧事:张伯驹、启功、周汝昌与《楝亭图》

    《楝亭图》文︱高树伟上次来恭王府,已是两年前的事了。这次忙里偷闲,又匆匆赶来,为了看“启功旧藏影本题跋暨碑帖展”。回想两年前,恭王府举办周汝昌文献展时,曾展出不少周汝昌收藏的碑帖、信札,也有《红楼梦新证》(下称《新证》)的手稿,琳琅满目。而今年,又恰逢周汝昌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冥冥中,某些说不清的东西似乎在时空交错中互相牵引、映照,不时就会邂逅。是书法,还是《红楼梦》,或兼而有之,我自己也不清楚,更说不明白。但我知道,的确有一件实在的东西,曾把周汝昌与启功联系起来,那就是现藏中国国家图书馆(下称国

  • 舌尖上的春节:“年味”没有变,真情亦不变

    01现在很多人,好像越来越不喜欢过年了:不喜欢过年老套的“仪式感”不喜欢家长亲戚对自己的私事问这问那不喜欢各路熊孩子调皮捣蛋……以致对过年的花式吐槽屡见不鲜,甚至好多热心群众还不忘支招出攻略,教人如何对付过年的“烦心事”。但唯有一点例外,那就是吃!尤其对在外打拼的游子来说,想重温自己熟悉的口味,过年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哪怕高举着“过年莫要胖三斤”旗帜大喊“我要减肥”,在各色家乡美食面前,他们还是败下阵来,忍不住多赚一口。毕竟舌头和胃,是最诚实的。02相传在清末扬州城,有一户富人家,特别喜欢吃甜食

  • 古诗词里的美酒,醉了俗身,醒了初心!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唐寅《桃花庵歌》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苏轼《望江南》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刘过《唐多令》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欧阳修《浪淘沙》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黄庭坚《寄黄几复》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晏殊《浣溪沙》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苏轼《行香子》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高翥《清明日对酒》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陆游《钗头凤》新酒又添残酒困,今春不减前春恨。——赵

  • 十二生肖,入诗成画,妙不可言!

    作为一年当中最为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农历戊戌年,是狗年。在这辞旧迎新之日,欣赏十二生肖诗词,入诗成画,妙不可言!狗1、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刘长卿2、渔家开户相迎接,稚子争窥犬吠声。——李中3、门前何所有,偶睹犬与鸢。鸢饱凌风飞,犬暖向日眠。——白居易猪1、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木兰诗2、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陆游鼠1、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诗经2、绕床饥鼠,蝙蝠翻灯舞。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间自语。——辛弃疾牛1、童子柳阴眠正着,一牛吃过

  • 一首孤独了300年的小诗,一夜之间,亿万中国人记住了它

    苔清·袁枚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首20字小诗《苔》被乡村老师梁俊和山里孩子小梁在《经典咏流传》舞台重新唤醒孩子们最朴质无华的天籁之声唱哭了庾澄庆和曾宝仪也让亿万中国人都在这一刻被感动“我觉得这群山里面的孩子身边所拥有的资源是很有限的可是他们却有着最纯真的爱。”梁俊老师就是想通过这首诗告诉这群山里的孩子们“我们即使拥有的不是最多但依然可以像牡丹花一样绽放我们不要小看了自己”梁俊老师给了孩子们希望的种子于是,种子种在每一个孩子心里在他们的生命中开了花说是乡村教师梁俊选择了

  • 春晚最佳金句出炉!

    虽然嘴上说着春晚越来越没看点了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会准时守在电视机前观看一年一度的春晚属于我们的春晚狗年央视春晚落幕,这些金句、画面刷屏了!春晚金句出炉!01爱情保鲜靠表白爱TA就要说出来!02妻子蔡明:每次见他(丈夫潘长江)我心里砰砰砰怎么看怎么像李易峰!教练:这不是爱呀,这是瞎呀!03男人的情商是12分都扣光了吗?04狂躁,太狂躁!05老板:累不累啊?员工:......(无论说啥)老板:开了他!06炊事班的,都几点了,还出不出菜了?菜是出不来了,我们炊事员在后厨集体出书呢...07如果我们大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