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夫人在上我在下在线阅读

2017/11/25 6:16:20 来源:网络 []

书名:夫人在上我在下

第一章 金童玉女

齐真柔和茅威涛是大学同学,同班同学。版权95lady.com女的学习好,男的学习更好;女的柔美多

  情,男的多才多艺。在他们班,他们俩是典型的郎才女貌,是典型的令人羡慕的金童玉女。

  如果女生长得漂亮,在班里和系里,甚至学校里都很引人注意,追求齐真柔的人当然不少,虽然追求齐真柔的人不在少数,层次良莠不齐,富贵的贫贱的不着调的,啥人都有。可是,齐真柔一切都不为所动,一切金钱和物质的诱惑,她都以泰山压顶不弯腰的大无畏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拒腐蚀永不沾的高姿态,铁石心肠,海枯石烂心不变,就是铁定跟着茅威涛了。

  茅威涛当然沾沾自喜,有这样漂亮的系花,甚至校花铁定跟着自己,当然是在男同学面前的谈资,或者炫耀的资本。

  哥们儿,你们羡慕去吧?你们嫉妒去吧?这个漂亮的小妞儿,就是我的铁子,雷打不动,那一颗少女的的芳心啊,就是为我单独开着。你们这些馋猫,就是闻一下她的气味,闻到她的气味也就知足了。来自http://www.95lady.com/要想摸一摸,或者亲吻那满是诱惑力的小嘴儿,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如果想跟她睡觉,简直就是异想天开,白日做梦,没有门,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想都别想,以免犯错误,就是别想。就是我不出面,捍卫我尊严的哥们儿都主动出面给你一个通天炮。我的女人,可不是见异思迁、水性杨花的女人,你们只能看一看,还要分时间和场合,我就不同,我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想什么时候摸,就什么时候摸,想摸哪里,就摸哪里。

  茅威涛骄傲着呢,齐真柔幸福着呢。

  不久,他们就双双大学毕业了。

  面对残酷的现实,他们不得不冷静下来。阅读95lady.com

  首先,他们要研究去留在这个大城市的问题。

  留在这个大城市,一时半晌找不到工作,找不到满意的工作。

  如果回到茅威涛的老家,一个偏远的县城,茅威涛还有些不忍,放不下这个架子。全国名牌大学毕业,在国外都有响当当的名头,在大城市混不下去,白白花那么多银子,毕业还得回到县城。再说,回到县城,也不是立即就能够找到好工作,都是错综复杂的关系,茅威涛家庭出身就是一个白丁,别以为你名牌大学毕业,就能够找到工作,不是名牌大学毕业就找不到工作?大学毕业回到县城的人屈指可数,找到好工作的人都是有关系,或者家庭有背景的人。

  所以,茅威涛决定,不回县城的老家,就在这个大城市打拼。他还不服输呢,心里就跟战马一样,要振鬣长嘶,一展本事和雄姿。版权http://www.95lady.com/

  可是,他毕竟不是战马,大城市也没有战马跑的地方。

  齐真柔本来以为自己在学校成绩不错,能够得到学校的推荐,或者有用人单位上门签约,可是,没有人找她。没有人找她没有关系,她就拿着自己的资料去找别人,每天,别人上班的时间她也上班,就是挨门挨户推销自己。

  齐真柔碰一鼻子灰,一周下来,一个用人单位都没有找到。

  齐真柔的家在西南一个小城市,她考上大学,离开家的时候,就对父母发誓,一定要活出个样子来,给父母脸上争光,给老祖宗的祖坟添彩。

  无论如何,她不想回到那个偏远的小城市。

  学校硬性规定,毕业生离校的时间只有一个星期了。网站95lady.com

  这天晚上,两个人在学校的食堂吃过饭,来到学校的花园散步。

  花园小桥流水,花枝招展,空气清新。学生们男男女女,有的成双成对,有的形单影只,反正学校这个花园很大,分成上花园和下花园,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林木茂盛,在深夜,或者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这里往往就是他们野鸳鸯聚会、做爱的地方。

  学校知道这些学生在这个隐蔽的地方不老实,可是,学生处和纠察队也管不过来,甚至监守自盗,纠察队的骨干队员也是这里夜行者的一员。

  大三大四的居多,特别是大四的学生,这个当口儿,马上就要生离死别,青春的热血已经沸腾,甚至沸汤好久,就这么几天的时间了,应该交给对方的就都交给对方吧,省得将来有遗憾,包括身心,还保留什么呀?都是老大不小了,什么不懂得呀?

  今天一别,可能有的天各一方,以后,或者可能一辈子就见不上一面了。难舍难分,痛哭流涕啊。

  老子豁出去了,老娘豁出去了。95女性网不不,说老娘还是有些不文明,洒家,不,陛下,本姑娘豁出去了。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齐真柔挽着茅威涛的胳膊,两个人心领神会,向丛林茂盛的地方走去。

  一轮圆月,又大又圆,高悬天际。

  两个人看到,周边有很多男男女女,还有很多是陌生的面孔。

  茅威涛感慨道:“怎么?大一和大二的学弟们也加入偷鸡摸狗的行列?”

  齐真柔立即反驳道:“什么叫偷鸡摸狗呀?这是人的本性使然,这叫谈恋爱。你跟我偷鸡摸狗的时候,不也是大二就开始吗?”

  茅威涛振振有词,说道:“我跟他们不一样。”

  “你怎么不一样?”

  “因为你的太美了,我经受不住你的诱惑,你的诱惑力太大,虽然我是君子,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情不自禁。”

  “你是破壶,张一个好嘴儿。”齐真柔很开心,茅威涛就是会说话,会讨女人的欢心,还会见缝插针,不失时机。

  齐真柔看见一对小学妹、学弟搂抱在一起,就在一丛牡丹花的后面,此时,这里虽然是路灯的死角,天上那个大月亮还是很亮,因此,那个学弟的白屁股都看得一清二楚。

  茅威涛毫不掩饰地站在两个人不远的地方,说道:“你们不要紧张,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可是,哥们儿,你们能不能去远一些,去偏僻的地方,这是过道,距离行人太近了。”

  小伙子抬起头,十分为难地说道:“大哥,不瞒您说,我们已经转了一圈儿,到处都是人,没有办法,只好在这里了。”

  两个人会心地一笑。

  这个季节在外面,在这样的地方做事,真的很舒服,很好。

  齐真柔叹一口气,真是难为这些父母娇生惯养孩子了。

  两个人还是继续往前走。

  茅威涛关切地问道:“叹气了?为什么?”

  “马上就要毕业了,工作还没有着落,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考研究生。”

  茅威涛安慰齐真柔,说道:“车到山前必有路,你也不要那么闷闷不乐,面包会有的,房子会有的。我看,我们就在学校附近租一间房子,先住下来,然后再想办法。我们还有那么多校友和同学,还有欣赏我们的老师,他们说必定能够帮上我们。”

  齐真柔感慨道:“附近,就是一个单间,房租也两千多元,我们目前还是花父母的钱,我们没有挣到一分钱。”

  茅威涛信誓旦旦地说道:“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我就不信,我们靠智慧挣不到钱?还不如那些白丁?”

  “白丁能吃苦,能够在工地搬砖,出苦力,能够吃馒头蘸酱油,你能够吗?”

  “人如果被逼得走投无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杨靖宇、赵尚志,你知道吗?抗日英雄,就是吃草根,日本鬼子抓住杨靖宇的时候,解剖他的尸体,肚子里就是草。”

  “你能吃草吗?”

  茅威涛意味深长地说道:“如果我这个名牌大学生毕业饿得吃草,那说明这个国家有问题,不是我有问题。”

  “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先租房子,然后找工作。我们不是已经目标确定,有一个八五计划吗?只要我们决定在这个城市留下来,我们就要有我们的计划。你要相信我,相信我的能力,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齐真柔有些心灰意懒地说道:“找好多家用人单位,都是碰了一鼻子灰。我还是不相信,难道我们就是社会多余的人?大学毕业,就意味着我们的生命结束了?”

  “不要那么悲观,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我还是那句老话,面包会有的,房子会有的。”

  “你知道这里繁华地段的房子多少钱一平方米吗?”

  “我知道,8万。”

  “我们得多少年才能挣到放一张床的房子呢?”

  “用不了多少年,五年内,怎么样?我要让你五年内住上200平米的大房子,就在这个市里的闹市区。”

  “吹牛吧你?”

  “还要开着宝马或者奔驰汽车。”

  “说你吹牛,你还真的吹起来。你不怕风大吹着你的舌头?我喜欢你的诚实,我不喜欢男人吆五喝六,不知道天高地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吹牛脸都不红。”

  “我这是奋斗目标,不是吹牛。五年计划。”

  “我拭目以待。”

  “我在想马克思的一句话,只要目的正确,可以不择手段。”

  “难道你要打砸抢?你要抢劫银行?”

  “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不干,说不定,等一会儿我出去买一张彩票,说不定,稍不留神就中一个大奖,1000万。”

  “你做梦吧,白日做梦。”

  “现在不是白天,是夜晚,我不是做梦,我只是畅想。至少,现在,还没有人能够剥夺我畅想的权利吧?每个人还有畅想的自由吧?”

  “你畅想吧,我累了,我需要休息一会儿。”

  两个人就坐在一个长椅子上休息,明亮的路灯下,两个人无所顾忌地依偎在一起。

  依偎在一起算什么事呀?

  过往的情侣连看都不看一眼,这样司空见惯了,毫无创意。

  齐真柔依偎在茅威涛的怀里,茅威涛抚摸着她的一头秀发,显得十分柔情蜜意的样子。

  齐真柔说道:“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常常,也就是经常做一个很相似的梦,忽然,一个很大很黑的圆球忽然悬挂在我的眼前,我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这个大圆球把我紧紧包裹起来,憋堵着我的呼吸,我呼吸困难,睁不开眼睛,手脚不能动,不知道这是什么预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是不是白天想得太多了?压力太大了。”

  “你说,看到别的同学,有关系、有背景的同学顺风顺水找到满意的工作,学习还不如我们的,能力也不如我们的,可是,人家爹妈或者六舅三大爷的有本事,人家就找到很好的工作,我的心里怎么就不好受呢?”

  “人比人得活着,货比货得留着。”

  “你这是安慰我?”

  “坦率地对你说,我也是经常这样安慰自己。如果不这样,着急上火有什么用?这几天我牙疼,不是龋齿那颗牙,可能就是上火了。”

  “牙痛不是病,疼起来不要命。我也没有逼你,你不要着急上火,你不是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吗?”

  茅威涛有些迷惑地说道:“可是,车已经到山前了,我还没有看见路在哪里?我能不是着急上火吗?那么多男生苦苦追求你,有的比我家庭条件好,你都不搭理他们,你都忠心耿耿跟定我,我无论如何要对得起你呀。我要担当和承担责任,因为我是男子汉。”

  齐真柔十分满足地说道:“我没有更大的野心,只要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有一间房子,将来生一个小宝宝,我就知足了。”

  “人就是应该有野心。”

  “野心大,风险也大。”

  “那才考验人的承受力。”

  两个人有些坐不住了,坐不住的原因是这里有蚊子,轮番轰炸,也许是齐真柔的肉香或者血腥味儿,两个人站起来,向前面的丛林深处走去。

  在一棵大黄叶杨的旁边,两个人再次坐下,大黄叶杨简直就是一个很好的遮阳伞,不,是遮雨伞,此时也没有雨,那就是遮羞伞。

  这里要比浅水区肃静很多,这里是大三或者大四的深水区,小孩子嫩芽还不会找这样的地方,或者他们还有些胆怯,不敢来深水区纵横捭阖。

  这棵大黄叶杨下面,不知道有过多少情侣在此幽会,地面的草坪都已经磨损很严重,很光滑。

  茅威涛还是把上衣脱下来,铺在地上,两个人就躺在上面,隔着大黄叶杨的树叶看着天上的月亮,星空璀璨,齐真柔看着月亮,忽然说:“你还记得张若虚的明月诗吗?还有苏东坡的明月诗?”

  茅威涛感叹着说道:“这个时候,我哪还有时间想他们的诗呀?你就是我最好的诗,我看你还看不够呢,哪有心思想那些远古时代的东西?”

  “诗情画意,你不会浪漫吗?”

  “我也不是没有给你写过诗,也不是没有浪漫过,我在省市报纸上发表的诗,你也看过我写给你的诗,月下美人,灯下美女。我觉得,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范冰冰、孙俪、章子怡什么的都不如你,你才是最美的。”

  “你这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我才不是那个意思呢。”

  “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的一肌一容都是诗,朦胧诗,看不够、读不厌的诗,诗的内涵,那个深呀,那个清澈见底,不,那个深不可测,幸福无比呀,谁能知道你的秋波荡漾是我的迷醉?”

  “用词不当。”

  “因为你太美,词典都没有恰当的词表达此时的你。”

  “那是你词汇贫乏。”

  “不是我词汇贫乏,是你使那些老学究研究不出恰当的词汇,你把中国的语言学家全部搞蒙了,无所措手足,干吧嗒嘴,说不出话来。”

  “太夸张了吧你?”

  “我是实事求是。”

  “你看你的皮肤,怎么那么白那么嫩?就跟朱自清写的荷塘月色那样,像鸡蛋清那么软,那么嫩,我真的惊诧于梅雨潭的瀑布了,我真的惊诧于你的胸脯了。”茅威涛说着,不管不顾,把齐真柔搂在怀里,开始脱齐真柔的衣服。

  齐真柔在下面娇嗔道:“你急什么?怎么跟急猴子似的?”

  “看着你这个白嫩的身体,我就跟吃奶的孩子看见乳房一样,能够不着急吃吗?”

  “不文明,当心被人听见。”

  “此时,被人看见我都不怕。”

  “我怕。”

  “天当房,地当床,让我们尽情享受我们的青春吧……”

第二章 底层生活

生活的最佳位置不是底层也不是高层,底层生活的人们很艰苦,享受不到人生的真正乐趣,要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斤斤计较,对比呀,研究呀,一根葱一头蒜一斤鸡蛋多少钱,没有时间放纵自己的思想和身体;上层生活属于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不必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犯愁,但是,高处不胜寒,也失去很多做老百姓普通人的乐趣,你走到哪里都不自由,都有许多眼睛盯着你,就是稍微放纵一下自己,也是神秘兮兮,紧张得不得了,稍不留神,网上报纸上就有你的花边新闻。

  其实,在中国最好的生活阶层,用孔老二的话说是:中庸。不高不低,不是上层也不是下层,就是以前说的白领。

  齐真柔和茅威涛属于向往上层生活的五四青年,可是,他们没有生活在五四时代,慷慨激昂和上街游行都不能了,也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他们不能生活在费尔巴哈的空想社会主义社会,他们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在这个大城市有合理合法的容身之地,一躯之地,再通俗说,就是一个安稳的能够睡觉的地方。

  他们决定在城乡结合部找房子,那些地方比较便宜,目标就是一室一厅。月租金不能超过两千元。

  他们看中介和报纸,走了好几家。今天,终于决定出手,去看看距离学校有两站地的一个一室一厅。

  他们在中介那里跟房主通过电话,按照预约时间,两个人跟着中介公司的人来到这个破旧的老小区。

  中介公司的经理就是一个光杆司令,办公室就是七八平米的一个自行车棚旁边的小屋子,可是,人家名片上赫赫有名地印着广厦中介有限责任公司。

  这使茅威涛忽然想起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诗句,这简直就是共产主义的畅想曲。

  中介公司的经历是一个中年女人,脸很白,不是自然白,而是涂抹一层白面一样的面粉,因为太热,汗流浃背的样子,脸上就出现汗水流淌过的河流,弯弯曲曲,露出她脸的颜色的底色。

  好黑啊。

  房主,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光头,留着胡子,跟唱歌的火风长得差不多,他早就等在家里。

  这是一个老旧的一室一厅房子,据说房龄有30年。说是一室一厅,其实没有厅,就是30平方米那样的一室一厨。

  里面有一张破旧的双人床,一个破旧的沙发,还有一个歪歪扭扭的写字台,估计上面跳上一只猫就会把桌子压塌。别的什么都没有。

  房主说一个月两千元,半年一交。水电煤气卫生费等等他一概不负责。

  茅威涛知道这一带的房价,还是跟这个人讲价,能不能再便宜一些?

  房主冷脸子说道:“你也大概知道这一带的房价,这已经是最低的了,我看你们是刚出校门的学生,才给你们最低价,愿意租就租,不租拉倒,不要跟我讲价。”

  “就降五十,一个月一千五,怎么样?”

  房主显然不高兴了,冷酷地说道:“你听不懂中国话怎么的?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两千,这是最低价,我这里不是慈善机构,你不要废话,租还是不租?”

  茅威涛还是不死心,心里合计,我口袋里比脸还干净,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啊。

  于是,他又厚着脸皮,甘冒再次被数落的风险,十分谦恭地说道:“大哥,我真的想租你的房子,可是,我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您,能不能让我一个季度一交?上打租,到日子我给您送钱过去。怎么样?”

  男人说:“不行,这里就是这个规矩,就是半年,你租就租,不租还有别人呢,马上就有人来看房子。”

  茅威涛可怜巴巴地,不知讨价还价那种装的可怜巴巴,而是真的可怜巴巴地说道:“大哥,可是,我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缓一缓,一个季度不行吗?”

  男人开始训斥茅威涛了:“亏你还是一个大老爷们儿,一个季度和半年有什么差别?斤斤计较,都不如好老娘们儿。”

  茅威涛想说,你不会算数呀?一个季度和半年当然有差别,一个季度是三个月,半年是两个季度,一下子多出三个月的房租,那就是六千元人民币,我上哪里一下子拿出六千元人民币呀。

  齐真柔有些伤自尊了,受不了了。

  她反唇相讥,还比较委婉,她说道:“大哥,我们是诚心诚意要租你的房子,我们不是在商量吗?一看你就是有钱人,你还跟我们斤斤计较那些?几千块钱,在您手里也不是钱,就是纸。”

  男人哈哈大笑,说道:“妹子,还是你会说话,哥听你说这么说话,我挺高兴,这样吧?我退一步,让一步,和和气气的,我看你们很老实本分,又是外地的,刚成家不容易,那就一个季度一交,价钱不能再降了。”

  “我先给你订金?”

  “别呀,我大老远来过来的,如果你们看中,就一次性交齐钱,我们签个协议,省得我再跑一趟,我这就把钥匙给你们,不管怎么样,这就是你们的家了。”

  茅威涛看着齐真柔,齐真柔看着茅威涛,两个人加起来,口袋里的钱和存款就剩六千五百元钱,那可都是父母的血汗钱啊。

  齐真柔跟这个男人讨价还价的时候,心都碎了,就差眼泪没有流下来,真是太伤自尊了,可是,为了一个窝,不这样,又能怎么样?

  茅威涛咬咬牙,说道:“走吧,我们去签协议。”

  两个人交过房租,查验过水电煤气表,再给中介费200元,两个人加起来,手里只有300元钱了。

  回到新租的房子里,齐真柔坐在嘎吱嘎吱想的沙发上,茅威涛还十分高兴,把齐真柔搂在怀里,说道:“我们有自己的小天地了,我们有自己的家了。”

  齐真柔忽然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茅威涛蒙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解地问道:“老婆,不,夫人,不,太太,你怎么了?你这是幸福的眼泪?”

  齐真柔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怎么了,我就是想哭。你记得陆放翁那句词吗?早岁哪知世事艰?现在知道了,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茅威涛还是一个乐观派,说道:“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我还是那句老话,房子会有的,面包会有的。”

  齐真柔伸出雪白娇嫩的手,一摊,摆在茅威涛面前,说道:“亲爱的,房子在哪里?面包在哪里?我们只有300元钱了,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需要置买生活必需品呢。”

  “不要着急,你要对我有信心,我们先把宿舍的东西搬过来,需要的东西,我们一点儿一点儿买,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出去挣钱。”

  “怎么挣钱?”

  “我听一个温州人说,这里的钱没腰,不能挣的是熊蛋包。”

  “我可不希望我们都是熊蛋包。”

  “老婆,我们有一点要把握,就是先不要孩子,你同意吗?”

  齐真柔很无奈地说道:“凭我们现在这个条件,如果生下一个孩子,我们拿什么养啊?我们自己的两张嘴还饿着呢。”

  “我会用我的双手和智慧赚钱,北大的毕业生卖鸭蛋,你听说过吗?”

  “听说过,你也要卖鸭蛋?”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我们先制定一个前八五计划和后八五计划,怎么样?明天,我先去批发市场批水果或者蔬菜,在街头摆摊儿。挣一点儿是一点儿,先进行资本的原始积累。怎么样?”

  “你在街头随便摆摊,城管会来找你的。”

  “我就跟超生游击队小品那样,你来我走,你走我来,敌退我追,敌来我走,打游击战。”

  “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这样可以解决燃眉之急。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齐真柔低头不语,好久,才说:“其实,我可以找那些校友,或者官二代,可是,我担心你有想法,你承受不了,你知道,我在学校的时候,有很多人追求我,但是,都没有成功,如果我有事找他们,我估计,他们不袖手旁观,会帮助我的。”

  茅威涛立即男子汉大丈夫起来,大声说道:“这个时候,我们坚决不找你那些狐朋狗友,那样会被人瞧不起,会被人耻笑,你知道,男人最注重什么吗?尊严,男人需要脸面。”

  “女人也需要脸面,人都有尊严,妓女都有尊严。”

  “那是,那是。”

  两个人把宿舍的东西能够搬来的全部搬来,别人不要的还有使用价值的也照单全收。

  一个同学把一台自行车给茅威涛,茅威涛也笑纳了。

  这台自行车,除了车铃不响,别的地方全响。

  第二天一大早,天气很凉,喜欢早起的老头儿老太太还没有起来呢,天刚蒙蒙亮,两个人就骑着破旧的嘎吱嘎吱响的自行车出门,他们舍不得坐公交车,舍不得批出来的菜雇车拉运,他们就骑自行车。

  茅威涛很是卖力气蹬车。

  齐真柔坐在自行车后面,忍不住笑起来。

  茅威涛不解地回头问道:“你笑什么?我蹬车的姿势很滑稽?”

  “不是你滑稽,我忽然想起一句话,说是女人的择偶观,能在宝马车里哭,不在自行车后面笑。其实,着我这个时候的感受,跟她们说的不一样,我觉得挺好玩儿,其实,坐自行车的感觉很好啊。”

  茅威涛仰天长叹,说道:“你就安慰我吧,我可不是没心没肺的人。”

  “我知道,你有心有肺。”

  两个人来到蔬菜批发市场,已经大汗淋漓。昨天他们已经在农贸市场考察过,决定今天就买西红柿和黄瓜,花出去200元,只是那个电子称需要50元,真是太贵了,可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没有电子称不行啊,人家会不买你的东西。两个人咬牙跺脚,硬是话40元买下这个电子称。按照他们的计算,花200元本钱,如果顺利,卖出去200进的货,可以挣50元,手里还剩60元零花钱,如果顺利,一天挣50元,也还可以,摸着石子过河,只要不赔钱,就算交学费了,忙活一天,除去本钱,纯挣50元。这就是他们今天的奋斗目标。

  他们把四箱西红柿和黄瓜用自行车艰难地驼到距离批发市场有两站地的一个居民区大门口,他们实在走不动了,四个箱子放在自行车后面,齐真柔双手扶着,晃晃悠悠的,随时都有倒下来的可能,如果倒下来,西红柿摔在地上,一定稀烂,那就歇菜了,挣不到钱,还得赔钱。

  茅威涛一步三回头,小心翼翼,亦步亦趋,这两站地走得很艰难,就跟红军爬雪山过草地那样。

  只有这点儿力气了,两个人还没有吃早饭呢。

  他们就把黄瓜和西红柿从自行车上卸下来,看看这个小区的人们出出进进的,人越来越多,天也逐渐亮了。

  旁边也有几个卖水果的小摊儿,自发的,不是社区有效组织的。

  他们就把黄瓜和西红柿摆放好,还特意挑出几个好的大的,品相好的摆在上面吸引人的眼球。

  齐真柔不好意思喊。茅威涛就只好自己喊:“顶花带刺的黄瓜,红彤彤的西红柿,便宜了,批发价。”

  有两个老太太走过来,问一下价钱,转身走了。

  齐真柔把电子称摆放在西红柿前面,然后,蹲在地上摆放黄瓜,看上去很有秩序。

  旁边一个小子低声说:“哥们儿,以前没有见过你?”

  茅威涛很诚实地说道:“第一次来。”

  那小子说:“你这样摆放不好。”

  “怎么不好。”

  “不利于逃跑。”

  “为什么逃跑?”

  “哥们儿,你不是地球人啊?地球人都知道,城管随时来,抓住就没收货物,返款500元,绝不含糊,铁面无私,不讲情。”

  “这里不让卖?”

  “对呀。”

  “你们怎么在这里卖?”

  “这里好卖,可是,人家不让卖,我有什么办法?生存需要,没有办法啊。你这样堆在一起,城管说来就来,你跑不掉。那你就赔大发了。”

  茅威涛心里在想:城管不会这么准,我第一天卖货,就把我的货没收,还罚款500元吧?我没有钱,老子就是一个现代版的阿Q,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豁出去了,怎么样?怎么就是那么寸呢?我刚来,城管就来?城管的范围很大,他们就那么几个人,也忙乎不过来,就是抓沿街叫卖,也应该去那些繁华地段呀。

  齐真柔低头摆弄货物。她似乎有些紧张,低声对我说:“机灵一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实在不行,我们就跑。”

  “知道,我们就使用孙子兵法,对城管那些家伙使用军事战争中使用的战略战术,三十六计,走为上。”

  齐真柔会心地一笑,还夸奖茅威涛说:“你真逗,真有才。”

  “承蒙夸奖。”

  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开张。

  一个老太太走过来,拿起一个西红柿,问一下价钱,用手捏一下西红柿,说道:“有的破皮儿了,不是新批发来的?”

  “是啊,刚批来的。”

  一个老太太摇头晃脑,还是没有买。

  两个老头儿走过来,一个瘦一些的问一下黄瓜的价钱,拿起一个看看,另一个老头儿说:“我说赵处长,不能买这个样子的,这样的黄瓜苦,不好吃。”

  齐真柔赶忙辩解,说道:“不苦啊,生吃也不错,顶花带刺的,如果您老多买,还可以便宜一些。”

  那个老头很烦人,估计在单位也是拍马屁的主儿,继续说:“赵处长,我们去桥下面的市场走一走,还锻炼身体了,打那里买花样还多,走吧,走吧。”两个人走了,谁也没有买。

  茅威涛很是怅然。

  忽然,茅威涛看见身边的几个人把地上的塑料布卷起来就走,一个人在远处喊:“兔子来了,兔子来了。”

  茅威涛还在纳闷儿,这是什么意思?兔子来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什么暗号?

  齐真柔也站起来,惊慌失措地看着几个人。

  说时迟,那时快,几个穿城管制服的人,也不知道从哪里跑过来?速度很快,那边有一辆城管的汽车。

  茅威涛心里着急,暗自骂道:这几个哥们儿,我们属于患难与共,同一战壕的战友,怎么看见兔子来了,也不打招呼?告诉我们一声,怎么就自己跑了?太不仗义了。

  齐真柔反应真快,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拿起一箱西红柿,放在自行车后座上,大声对茅威涛说:“快跑。”

  茅威涛依依不舍地说道:“那几个箱子怎么办?”

  “不要了。”

  “不要了?”

  “如果被他们抓住,罚款500元,你不知道吗?”

  “那就跑吧。”

  茅威涛推着自行车,齐真柔拎起地上刚买的电子秤,两个人慌慌张张,忙忙如漏网之鱼,要往城管来的相反方向跑去。

  那三箱,还一点儿都没有卖出去呢,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充公了?

  两个人没跑几步,可能是慌不择路,西红柿箱子从自行车后座上掉在地上,西红柿几乎全被砸碎了,一地红色的汤汤水水。

  齐真柔惊呆了,十分惋惜地看着地面。

  这时,一个年轻的城管队员拿着对讲机喊:“这面有两个,你们从左面堵住。”

  果然,左前方出现一个城管队员,不知道他们平时训练是不是有跑步这个项目?或者是复员军人接受过专业训练?一个个跑得飞快,茅威涛和齐真柔还饿着肚子呢,跑不动了,可是,一想到没收东西还要罚款500元,两个人就不得不跑,自行车也不要了,反正是没花钱,人家白给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叫什么事呀?茅威涛扔下自行车,拉着齐真柔,齐真柔拎着电子称,两个人拼命奔跑,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后来,追赶的那几个城管队员,逐渐被落在后面。

  第一次做买卖,就损失惨重,不但没有挣到钱,还白白损失一辆自行车,两箱黄瓜和两箱西红柿,眼睁睁看着那几个人把这些东西放在写着城管字样的货车上,几个人上车后,汽车扬长而去。

  齐真柔手里还拿着那个新买的电子称,坐在马路边的条石上,忍不住哭了,那个悲催啊,眼泪跟河水一样流淌……

夫人在上我在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夫人在上我在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妖孽皇帝:萌妻快扑倒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妖孽皇帝:萌妻快扑倒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妖孽皇帝:萌妻快扑倒目录预览:第三章:吃不上饭第四章:罚跪第五章:抄宫规第三章:吃不上饭皇上到了,选秀自然就开始了,从上位上下来一个人走到宫门中央,对着所有候在宫门外的秀女们说道:“请各位小主排好队,跟在奴才的身后,选秀开始了,行走的时候千万不可东张西望,左顾右盼的。”话音一落,原本散乱站立的秀女很快的安静的站好了队跟在小李子的后面,很快秀女们就被领到了皇上的面前。太监们一个个的唱名,秀女们上前向着上面的夜帝福了福身子之后就开始依次自报家门:“

  • 霸道巨星是竹马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霸道巨星是竹马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霸道巨星是竹马目录预览:第三章对我家的装修风格还满意吗第四章十八岁的承若第五章毕业后我们结婚第三章对我家的装修风格还满意吗“啪。”一个牛皮纸做的文件袋重重地被拍在时初雪的桌子上。时初雪抬头,对上的是蔡瑶的那张被黑色眼线和假睫毛框住的眼睛。“副主编,有什么事情吗?”时初雪眨巴着眼睛,颤颤地问。蔡瑶张开她那像是鲜血一般红的嘴唇,并把一张纸放到蔡瑶的面前,说道:“把这个文件袋送到这个地址。”说完不忘朝时初雪犯了一个白眼,不屑的将视线移向边上。时初雪的目光扫

  • 灵魂医师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灵魂医师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灵魂医师目录预览:第三章凶案再起第四章身陷险境第五章血战第三章凶案再起距离城区北边不远处,便是灵虚山,山上有一道院,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听说这道院是清朝时一户姓霍的人家所开创,之后道院除霍家子弟外,也收了不少外家子弟,到如今,已经成了道家圣地,这几年,国家还将灵虚山开发成道家旅游圣地,每年都有不少道家信徒前来参拜。而灵虚山脚下,便是临山村,因为灵虚山被开发成道家旅游圣地,临安村这几年也跟着富裕不少,外来人口大增,如今,虽说只是一个村,却有三四千人的人口。而那

  • 穿越之巫女养成记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穿越之巫女养成记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穿越之巫女养成记目录预览:第三章:骄傲的苏灿灿第四章:完美的回击第五章:一纸休书第三章:骄傲的苏灿灿苏灿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要不是这个古代社会干什么都必须要身份证明,也就是现代社会要的身份证户口本等东西,她还真想一走了之了去。没办法,这个村子里的人一点儿都不可爱,都说她是扫把星转世,去外面逛一趟,孩子们见到她都在尖叫逃窜,有的甚至在用石子儿打她。所以每次从外面回来,她都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渐渐的她也就学乖了,没有必要的事情就不会再往出蹦了。苏

  • 阴夫别乱来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阴夫别乱来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阴夫别乱来目录预览:3、同房4、别墅5、巫术3、同房奚流心知道,是这个男人的用巫术在作祟!但是这次自己的手被吸回到了棺木之上,自己的手脚居然软了下来,没有一丝丝的力气!“你很快就会知道,真男人是什么样子!”冷酷的声音还没有落下,这个毫无人气的死尸就已经覆在了奚流心的身体上!“你干什么!”奚流心惊恐!“干你!”说着就将自己的分身,猛的进入到了奚流心的身体之中!奚流心温暖的身体之中突然的冲撞进了一个冰冷的硬物,让的心中为之一梗!整个人似乎是陷入到了另一个世界

  • 帝国老公狠狠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帝国老公狠狠爱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帝国老公狠狠爱目录预览:第3章共进夜宵第4章传说中的顾老三第5章这也不怕吗第3章共进夜宵她心里洋洋得意,为自己的聪明才智点个赞。记者此时更不知道要如何接话了。她们是受人指使,故意来采访的。为的就是套出买主想要的话,可如今……一句都套不上,可如何是好?“好了,我不和你们说了,等会我男人还要接我去吃夜宵呢!我要先走了!”她笑得大方,摆摆手就要走。没想到一个尖嘴猴腮的男记者叫住自己。“既然顾三爷这么好,这么会疼爱女人,怎么他先走了,也没给你留个专车送你回去

  • 星光璀璨:慕少宠妻请节制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星光璀璨:慕少宠妻请节制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星光璀璨:慕少宠妻请节制目录预览:第3章我带你离开第4章带人回家第5章被调戏了第3章我带你离开“滚!”尤溪努力的稳住心神,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要是再呆下去的话,恐怕会吃亏,想要起身离开。“想走也行!把这瓶酒干了……哥哥保证让你走,绝不阻拦……”男人晃了晃手里的酒瓶,对着周围吹了一声口哨,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附和声。“好!”尤溪接过他手里的酒瓶,眼神有些飘,迷糊的模样在让在场的男人呼吸一憩。若是平时,尤溪几下就可以放到这些草包,可是……喝酒

  • 嗜宠成瘾:狼性恶少偏执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嗜宠成瘾:狼性恶少偏执爱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嗜宠成瘾:狼性恶少偏执爱目录预览:第3章耍赖,吃了就要负责第4章强势,大可以继续折腾第5章致命,他对她的吸引力第3章耍赖,吃了就要负责说的太急,苏安凉爆了粗口,她有点不敢看他。可他的长久沉默,让她不安又害怕。她咬牙,豁出去了,耍起了无赖:“你就算不相信我,但是你也不能吃了我还赖账,昨天我们都那啥了,你要负责!”“我不过是好心当了回解药。”郁之冷冷开腔。“可我需要你负责啊……”郁之身体一僵,扯开她的手就快速离开,只留下一声响亮的关门声。苏

  • 盛宠100分:妈咪,快娶爹地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盛宠100分:妈咪,快娶爹地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盛宠100分:妈咪,快娶爹地目录预览:第3章对方拒绝了你的么么哒第4章她一定会是个盖世英雄第5章别瞧不起共享单车第3章对方拒绝了你的么么哒等到打发张叔走后,沐子晴脸色阴沉得几欲滴出水来,“怎么回事?”旁边的管家早在沐倾晨出现的时候,就吓得不会反应,听到沐子晴的话,双腿发软,跪倒在地上。……离开大宅的沐倾晨并没有马上回自己的房间,她先是去了一处地方,呆到晚上的时候才回到那个专属于她的阁楼里。与早上出门的时候相比,她的眼神变得更加地清明

  • 枕上婚色,暖生香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枕上婚色,暖生香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枕上婚色,暖生香目录预览:第3章远离渣男,方保平安第4章荣大爷,后会无期第5章小姐姐气场两米八第3章远离渣男,方保平安正所谓,一切的伤害都是不可逆的,试图掩盖也只会让旧伤腐烂,唯一的办法就是面对和治疗。等大家习惯了刺眼的光芒以后,安陵香已经拿着话筒站在舞台中央了。安陵香穿着雪白的拖地婚纱,长长的裙尾铺开在地上,占地三米有余。婚纱上镶满纯白的水晶,此刻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她出现在这里,浑身就像是披着星月和太阳的光辉一样,圣洁而美丽。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