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我家有个猫仆大人在线阅读

2017/11/25 5:27: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家有个猫仆大人
楔子

很久以前,首批被赋予生命的人类被神宠爱,赠予了魔法。阅读95lady.com可随着人类思维,能力逐渐的进化,贪婪和私欲也随之纵向滋生起来。

人的要求越来越多,欲望也更加强烈,终有一天当他们觉得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沉积数百年的战争之火终于拉开帷幕。

强者凭借能力肆意践踏着弱小的人,而主宰一切的权利也使所有人杀红了眼般的渴望着力量和有一天能高高在上俯视所有弱小屈膝在自己脚下的滋味。

可人类是永远学不会满足的生物,逐渐的他们厌倦了这样的争斗,烦腻了仅仅是周遭人群的卑微顺从,他们有了新的追求,更高的权利支配…那就是,神!

无知的他们想像神一样的生活,把世间万物都归入囊中。

遥远边界的蒂天树,人们带着数百年来不断改进加强造出的武器、还有神赐予他们的魔力开始攀登这颗粗壮的,一望无际的,不知是大树的根茎还是它偶然垂下才形成与地面相连的枝条。

而他们的愚昧贪念换来的是人类的灭亡…神派神使下界清除,周身雪白的神使唯有翅膀是漆黑一片。因为他们一半代表光明,另一半则代表黑暗。原文95lady.com因没有人是绝对完美的,更没有人是纯粹的善或恶,这点就连神使也不例外。

他们挥动着黑色的羽翼,翼上的黑羽从空中散落而至。

根茎上还在不断攀爬的人们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一根根羽毛,却不知道它们是从何下。一瞬间,天使们收起以往和善的面孔,愤恨的,狰狞的,看着眼下的人…很快的,神使几乎消灭了所有拥有魔法体质的人,但在这样大规模的杀戮下,还是存活下了寥寥数人。

随着神对魔法体制的控制以及严密掌管,第二批,第三批被重新赋予了魔力的人类渐渐出现,世界也开始被平衡掌控为普通人和魔法体制共存天枰局面。但她们的魔力却永远都无法和那最初的魔力之源相媲美…正因力量的悬殊,仅存于世的留有远古血统的人也因此成为众多妖兽和其他家族眼中不可多得的肥肉。

神为了不重蹈以前的覆辙,订下规定,凡是继承了魔法的魔使,无论家族地位,魔力等级,在年满16周岁时都必须进入分布于各城市内的魔法学院接受为期四年的魔力教授。我家有个猫仆大人在线阅读

目的便是在在毕业后成为帮神料理琐事的:「人界魔使…」

Chapter 1:藏在布偶屋的人偶少女

远山云雾,山林繁密,当朝晨的薄雾轻轻散去,坐落于山顶之巅的一座老宅悄然无息的映入人们眼帘。

那是一幢古老质朴的宅子,绿树环绕中看不清全貌,而里面的人更是深居简出。除了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仆之外,在没见到过从那所宅子里出来过其他的人。

镇长亲自登门到访,只闻得里面有孩子的笑声,透过仆人微微开启的大门隐约看到有一名贵妇衣着的人在花园中细品茶香。

“喵~”

一声慵懒的猫叫传来,还没等人看清声自何处,眼前便突然闪过如黑色电掣一般的身影。它猛的跃上高耸的墙壁,由上至下俯视着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的抱住了头的镇长。

琥珀色的瞳仁里,一条棕榈色的瞳线忽大忽小,像是要把眼前的人看个通透。原文95lady.com

漆黑没有一丝杂质的毛在阳光下映出点点亮白色光晕,颈上的黄铜小铃虽然看上去已经有些陈旧,可仍随着它的行动发出清脆的声响。

老仆迎着刺眼的光亮抬头看了看黑猫,它目光灵锐,紧盯着镇长。偶尔舔一舔爪子,尾巴在空中无序的轻摇,像是随时准备扑过去。

老仆似乎是心领神会了它的意思,毕恭毕敬的点了下头后便寒暄了几句,亲自送镇长下了山。

这时,黑猫才懒懒的打了个哈欠,重新跳进墙壁内。

高墙内,两个看上去不过二、三岁左右的孩子正在花园里奔跑笑闹。一旁坐着的女人手中端着书,偶尔抬头赋以关切的目光,嘴角浅笑。95女性网

“姐姐,你就陪我玩一会儿嘛~”

其中一个孩子带着稚嫩的声音用小手拽了拽姐姐的衣袖撒娇的说,肉呼呼的小脸上满是期待。

姐姐牵起她的手:“好吧,那我只陪你玩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嗯!”

小小的脸上挂满了喜悦,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似得,拉着姐姐的手就往不远处的池塘跑去。

“姐姐,你脸怎么那么红?”

“有,有吗?”姐姐胡乱的用手拍了拍脸,把泛红的小脸扭到一旁。

啪叽…因为忽然把头扭到一旁而没有看路,被脚下的枯枝绊倒在了地上。

“好疼…”

姐姐从地上爬起来,掀起蓬松的荷叶边裙摆,白皙的小腿露了出来。左边的膝盖摔得有些发红,但好在没有划伤。我家有个猫仆大人在线阅读

这时,一旁的跟随的妹妹忽然也坐在了地上,捂着与自己相反的右腿,眼泪汪汪的动也不敢动。

她忙过去掀起妹妹的裙子,是与自己一样的红肿伤痕。

“没事的,我带你回去找妈妈。”说着,她伸手将妹妹拉起。

小嘴微微嘟起,眼中噙着的泪滴溜溜的在藏蓝色的眸子里打转。

“噗嗤…”起身的刹那,气鼓鼓的笑脸突然破涕为笑。

姐姐一脸不解的看着她,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

只见小家伙轻轻的从她的脸上的头上摘下几片干瘪的叶子,又用肉呼呼的小手拂去姐姐脸上的尘土。

“姐姐,你怎么比「男爵」还黑。”小家伙稚嫩的声音再次传出。

「男爵」不屑的瞧着它们喵了一声,便纵身跳上树梢,好似生气似得任由两个孩子怎么叫都不下来。

迎着光,男爵高傲的在树梢上舔着自己的爪子,眼睛也同时紧盯着姐姐脏兮兮的小脸微微眯起,好似嘲笑,却又混杂着阳光透出淡淡温柔。

姐姐忙用袖子蹭了蹭脸,树叶上附着的泥被她这么一抹,变得更像好笑。她捏了下妹妹的小脸蛋,又冲着树上的男爵跺了下脚:“今天我不陪你们玩了,哼!”她气呼呼的转过身去。

本以为会是姐妹间难免的小别扭,没想到却被妹妹追上去从后背不住的搔痒,从而终止在了一阵笑声中。

阳光和煦的洒在两人幼小的身体上,纯真的笑脸,极近百分之百相似的面容,还有那连受伤都难以避免的传达到对方身上的体质。

相似的脸孔,声音。不一样的脾气,性格。

一个炙热如炎阳,一个孤傲如深海之水…突然,天色骤变。不知何时被乌云遮蔽了双眼,灰暗了天空。此时已分不清究竟是白昼还是黑夜。四周浓郁的黑暗几乎要把周遭的一切都吞噬掉一样。上一秒钟还和煦美好的午后生活骤然变成了如地狱一般黑沉。

山脚下的镇子,狗莫名的狂吠,婴儿也大声啼哭。

忽然远处传出一阵阵悠扬的钢琴声,声音悠远曼妙,仿佛整个小镇都能听的清清楚楚。而那声音的出处,便是那位于这座山顶宅邸,二楼的大厅安静坐落的一架白色三角钢琴。

琴键此时正飞快的跳跃,可是,这里却少了一个弹奏它的人。

琴声,雷鸣,黑压压的天空让人窒息。而眼前还能看见的唯一光点,便是不远处传出阵阵琴音的,那幢燃着熊熊烈焰的房子。

“为什么,为什么无法熄灭。”

一旁站着的一个孤立无助的小身体,正无力的抬起头看着从那大片黑云里落下的雨滴,和眼前这无法被雨熄灭的火焰。

看着,只是静默的看着它燃烧,看着它消失殆荆原与家人一起共度的午后竟顷刻间转变为眼前这可怕的场景。

脑中还隐隐回放着父亲那渗着血的左胸,以及他用最后的力气为自己设下了结界后而投掷出房外时的模样。

而在结界开启的那一刹那,父亲的嘴唇颤动着,似乎最后对自己说了些什么。但恐惧和雷鸣声却让她什么都没有听到。

不知是身体被雨淋的太久因虚脱而无法动弹,还是那颗心就没有想过要冲过去救火。

“……不要,不要过来,啊,救,救我…”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哀鸣不断的从房子里传出,那些嘈杂的呼救声,那些阻止外面冲进去的阻拦声,声声不绝的在耳边萦绕着。

镇上的人见到山顶火光冲天,什么都来不及顾的便冲上去准备灭火。每个人都知道,山火若真的烧大起来,后果便不堪设想。

“他们所喊的人是谁,我吗?”

外面站着的那个愣愣出神的小小身体自言自语着。

“快跑,跑碍…”

声嘶力竭的嘶吼没有停止,不知是在唤人们过去还是赶他们离开。燃烧的火焰突然与雨水缠斗在了一起,它们互相撕扯,像是要把对方驱逐出自己的领地。

突然,它们发现了远处仿若一具死尸般观望着一切的幼小身影,纷纷凶猛的朝向那边冲去,带着那房子里的哀嚎声,一并袭来…“不,不要!!”

一声空灵的猫叫声传出,夹杂着人们的喧闹,水与火的撕扯,一并突如其来,又猛然消失…空旷的陆地上,留下了不知是远处,还是自己传来的最后呻吟。

还有一摊黏稠泛黑的血渍………-“不,不要过来…”

惊恐的叫声伴随着加剧的心跳声恍然醒来。

偌大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圆形大床和成堆的布偶外再无他物。炽汐满头乱发的从床上猛然坐起,怀中的小熊布偶被抱仿佛要窒息了一般。

涣散的目光四下张望着,脑中还回想着刚刚不知做过一次的噩梦。曾经的家和家人就这样永远的离自己而去,留下的只有这如幻灯片一般不断回放在梦中的片段。还有梦醒后额上渗出的细密汗水,粘连着又黑又厚的发丝。

那是记忆中最后一次听到父母的声音,如今十四年过去了,噩梦依然继续着,不知是不是父亲在提醒着自己别忘这份仇恨。

老宅,阴雨,雷鸣,还有那不知是谁不断发出的尖锐叫声,一寸寸逼近,一点点吞噬着眼前的光亮…“小姐,你醒了吗?”忽然,门外轻柔的声音传来。

炽汐没有说话,依旧怀抱着小熊怔怔的出神。但脸色已比刚才稍有缓和。

门外的人见里面没有动静,便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门。进来的是一个女仆,她看着呆坐在床上蓬头垢面的炽汐微微一笑,把手里抱着的衣服放在床边,又把散落在地上的几只布偶拾起重新摆放好后,才将来到床边将窗帘拉开。

刺眼的白光倾泻而入,炽汐抓着被子把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再次倒在床上。娇小的身躯蜷缩着,在这样一个满是玩偶的房间内,炽汐也如同一个扮家家酒的精致洋娃娃一般。

“小姐,老爷叫你换好了衣服到花园去。”女仆小心翼翼的拉扯着被子,试图将它从炽汐手中拽出整理。

“不要吵我!”一直安静蜷缩在床中央的炽汐突然大喊一声,吓得女仆脸色骤变,本能向后踉跄的退了几步。

“小,小姐,老爷他已经在等了…”女仆此时已经退到了门口,半遮半掩的在门外仅露出了半个身子向里探去,十分害怕的样子。

几分钟后,女仆见房间里鸦雀无声,便蹑手蹑脚的走进去,边走边轻声的叫着‘小姐,小姐…’突然,炽汐猛的抬手,一团宛如包子般大小的火苗冲着女仆迎面而来!

我家有个猫仆大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家有个猫仆大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3章(第3章 鬼缠)

    原标题: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3章(第3章鬼缠)小说名称: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第3章鬼缠“怎么会这样?难道重名,不对啊,信息是正确的,桃花村,赵家次孙,赵初,男……可为什么……”香炉内的香烛燃完。我魂魄瞬间回到肉身。“怎么样?”老鬼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问。我看着老鬼,苦笑道:“尽管这个结果有点无厘头,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生死薄上显示,这赵公子……一个月前就死了。”生死薄是不会有错的。一个月前就死了的人,特么今晚才咽气,那这一个月活着的是什么?鬼呀!老鬼也是眉头紧锁,沙哑的道:“若我猜的没错

  • 嫡女谋心:绝色王妃太嚣张3章(第3章 后妈来了)

    原标题:嫡女谋心:绝色王妃太嚣张3章(第3章后妈来了)小说名字:嫡女谋心:绝色王妃太嚣张第3章后妈来了“这倒是个好主意,只是……这口说无凭啊。”赖大一想到要娶老婆这脑袋就转起来了,萧雪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从身上拿出那个荷包,就是刚刚在地上捡起来小绿不小心掉的那个递给赖大。“这个是小绿亲手做来送给我的,你就说这个是小绿送你的定情信物就好。”原本这赖大还有几分的疑虑,但是看到这荷包就完全信了,要知道荷包这样的贴身东西,女子除了送给父兄丈夫外,要是送给其他的男人,那就是不贞。萧雪陌在哪儿信口雌黄,正在

  • 撩个总裁当老公3章(第3章 十分讨厌!)

    原标题:撩个总裁当老公3章(第3章十分讨厌!)小说名称:撩个总裁当老公第3章十分讨厌!陈夭夭被司机送到贾家豪宅时候,时间已是三更半夜了。原本灭了灯的别墅大厅,此刻角落里却独亮着一盏大灯。她没理会,正要上楼,却被身后人喊住。转身,不意外地瞧见从角落里出来的女人,只见其柳叶眉微皱,脸上的表情带着生气。“今晚的事,不需要给我一个交代么?”一开口就是质问。陈夭夭知道是凤溪托了关系保释的她。所以,她弯腰道谢,“感谢您的帮助,让我免除了牢狱之灾。”她的语气里没有多少真诚,仔细听,还带着讽刺。“为什么去哪种地

  • 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3章(第3章 让她出气)

    原标题: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3章(第3章让她出气)小说书名: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第3章让她出气苏浅泡了个热水澡,彻底洗去身上陌生的气味,这才起身裹了浴巾出浴室。她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去从前,但这一切阻止不了她要好好活下去的欲望!门一开,男人宽肩窄腰的赤裸身体瞬间映入眼帘,苏浅没有预计到这一幕,惊叫一声掩住双眼。“闭嘴!”易天逍扯掉脚上的长裤冷声呵斥。苏浅猛地收住声音,深为自己的大惊小怪感觉懊恼。对于这个和她坦承相见一整晚的男人,她实在不应该还这么没抵抗力!虽然她还是很想杀了他,可当双眼不经意

  • 战少,一宠到底!3章(第一卷第3章 自己撞上来的小猎物)

    原标题:战少,一宠到底!3章(第一卷第3章自己撞上来的小猎物)小说名称:战少,一宠到底!第一卷第3章自己撞上来的小猎物“哗啦”声中,泡在海水中消磨药性的战九枭破水而出。等在一旁的秦琛立刻捧着大毛巾上前。走近才看到他家太子爷手里,居然还揽着个人。战九枭看到他过来就松开了手,任昏迷过去的人靠着他的大腿,软软倒在了甲板上。那人黑长的头发湿漉漉的贴了满脸,有的还婉转的贴在男人赤裸的小腿上,因为寒冷和痛苦紧紧缩成一团,看着十分娇小。是个女人。秦琛眼中闪过狂喜。难道这就是那个,能让太子爷触碰而不会厌恶的女人

  • 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3章(第3章 她的过去)

    原标题: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3章(第3章她的过去)小说名字: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第3章她的过去太多的疑问在她的脑子里旋转,有些混乱不堪了。想问问他现在是什么朝代,可会不会失忆过头了!还有那个什么完婚,她还不想这么早嫁人啊,在她那个世界就没想过自己会有结婚的一天,就算到了这个还不知道时代的时代,也不想这么早就结婚!算了,慢慢会知道的。“咝……”感觉脚有些疼,静坐回床上,刚才一激动,忘记了自己还有脚伤。对了,她怎么会受伤的?应该说,上官静怎么会受伤的?“我怎么受伤的啊?”随口问问,说不定能找

  • 秦少的秘密前妻3章(第一巻第3章 已逝的女人)

    原标题:秦少的秘密前妻3章(第一巻第3章已逝的女人)小说名:秦少的秘密前妻第一巻第3章已逝的女人穆翌晨顿时浮想联翩。而秦慕笙,只给出个淡淡“嗯。”字,冷漠如常。接着秦慕笙就谈起了公司的事情,穆翌晨也从梦里回神,投入到和秦慕笙的讨论中。秦玖就悄然退出办公室。属下买来的两杯咖啡就直接赏给他们喝了。秦玖在那只柜子前站了会儿,手中把玩儿着那分不清是否打开过的茶叶盒,只觉刚刚是自己做了个梦,梦到那笑容犹如茉莉花般宁静美丽的女人。秦慕笙突然到访A市分公司绝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确实有重要的事情必须交给穆翌晨。在

  • 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3章(第3章 技不如人,分离)

    原标题: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3章(第3章技不如人,分离)小说名称: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第3章技不如人,分离安清瑶终于得偿所愿被救了,但她不知道救她的人是什么身份,可不可靠。老者力气还挺大,带着她和凌梓两个人凌空飞行,一点不气喘。“我们现在去哪里?”安清瑶状似无意地发问,她不想让老者发现她压根不认得他。但安清瑶一问,老者就抱着两人落地了。老者停脚的地方在河边,杂草丛生,算是偏僻,而且已经离皇宫很远,追兵也追不上来。这时候安清瑶诧异的发现,老者身材不是之前的四尺了,足足比她还高一

  • 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3章(第3章 废柴立威)

    原标题: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3章(第3章废柴立威)小说名称: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第3章废柴立威云墨染丝毫不懂武功,眼看就要死在云安琪的剑下,云苏瑶不由脸色大变,疾声惊呼:“三妹不要!杀了她你会惹麻烦……”剑光风驰电掣一般奔到了面前,云墨染挑唇冷笑,双脚迅速地踏出了几个诡异的步子,避开了长剑的攻击范围,紧跟着闪电般一挥手,啪的一声打在了云安琪的脸上!“啊!”云安琪一声惨呼,整个人都被打得向一旁直跌出去,手中的剑也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云墨染虽无内力,这一掌的力道却大得出奇。“这一点,我比你懂

  • 骄妻胜火3章(第3章 最讨厌了)

    原标题:骄妻胜火3章(第3章最讨厌了)小说:骄妻胜火第3章最讨厌了A大的军训,向来是打着“让大学生磨练出军人气质”的旗帜,没有最艰苦,只有更艰苦,这一点,颜晓筠和室友在军训的第一天就切身地体会到了。九月的天气已经不那么炎热,可是在太阳底下站两个小时军姿什么的,实在是太苦逼了,颜晓筠心中叫苦不迭,偏偏身体的难受还无处投诉去,只能硬着头发忍耐。可是……她家大姨妈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呢?为什么偏偏要赶在军训的第一天就过来串门呢?就不能晚几天,好歹也让她适应适应军训的强度么?颜晓筠一直就有生理痛的毛病,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