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穿越异世来调教你在线阅读

2017/11/25 5:23: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穿越异世来调教你

一、狼口余生

雨丝儿从云层中慢摇而下,柔如飘絮,润物无声。95女性网渐渐的,雨势大了,变成斜射的雨箭,溅在茂密的枝叶上的雨星儿化为腾腾水雾,漫天泛起氤氲的白,难以分出丝缕。

萧湄从来没有像这样在雨中近看云飞雾起,一时间看迷了,没有注意到一头目带妖异血红的银色巨狼从林深处蹿来,足不惊尘的落在她身侧。当然,即便看到了她也无可奈何,要知道她现在变成了婴儿,除了身上有个泛白光的玉佩上有“萧湄”两字,浑身上下就只一个大红肚兜。除了那个玉佩发的光形成护罩护住她,不受风雨野兽的侵袭,她无水无食也无力动弹,没人搭救就只有应了那句话“活着就为了等死”。

穿越了,她很困难的让自己确认了这一点。以前梁丽那大龄剩女恨嫁时都嚎叫着要穿越异世当个坐拥三千面首的异界女主,没料这潮流梁丽没赶上了,倒让自己赶了。都说是装B遭雷劈,她却是躺着也中枪,仅仅在小侄女儿乐乐玩一款据说是刚出来的修仙游戏时,帮那小丫头擦泼在键盘上的果汁,结果屏幕上白光一闪,引得一声晴空霹雳,她就光荣的加入了穿越大军。原文95lady.com

银色巨狼伸出前爪,却被那白光罩阻住,停在离萧湄小脸儿只有不到半寸的地方,她还浑然不觉,定定的看着天空云卷云翻,直到密林深处一道清叱“孽畜尔敢!”才让她惊回首,发现了近在咫尺的巨狼,骇得魂飞魄散。

一个手持长剑的白色古装长裙女子翩然踏林而来,美得像画里的人儿,凛凛然却如天神散发着赤色毫光,看得萧湄双眼发直喉头发干,更加确定一件事:这不是做梦,自己千真万确穿进了修仙世界,这狗血的情节,她听梁丽的异界美好人生设定没有一千回也有八百回了,听得耳朵都起茧了。

想想也不错哦,即便这异世也处在拼爹年代,按梁丽那些美好的设定,身为穿越女主都有横扫天下的实力跟让异界主神眼红的福缘,凡有不开眼的绔纨招惹咱一概轰杀。

林翔,想当初那个与她山盟海誓的男人,变心的速度,比她短发长至过肩的速度可快多了。那是她最纯最真的初恋啊,她试图挽回过,结果却是在沦丧了自己的心之后,又拱手把自己的自尊奉上。往事不堪回首啊,萧湄认为,自己应该更珍惜这重新来过的机会,再有林翔之类的渣一概人道毁灭。

在萧湄又开始神游天外时,银色巨狼一声惨厉的嚎叫响彻云霄,那个像小山包似的身体腾起十米来高,像纸糊的灯笼一般碎裂化为笼罩十米方圆的血雾团。来自http://www.95lady.com/

傻傻的看着血雾爆开,萧湄没有察觉到一道赤色光带卷来,连她带白光罩一起卷起飞入白衣美女怀里。一声柔柔的叹息“可怜的闺女”,让她回神来,略一偏头,对上一双温柔似水的美眸,便沉溺在那散发着母性光辉的眼神里,“妈妈”的呢喃声出口,她亦无所觉,倒是让白衣美女听见了,却只当小婴儿无意识的呢喃。

能阻挡风雨野兽侵袭的白光罩,似乎对白衣美女不设防,任其手伸到萧湄脸上,将她的头按进自己怀里。没等萧湄明白过来,嘴里已被塞住,甘香醇美的乳汁喷涌而出,让她几乎来不及吞咽。

饥肠辘辘的萧湄饱餐一顿后,再打量救命恩人,发现她眉峰紧拧,嘴角带着触目惊心的血渍,气色也灰败不堪,不由得让她大急,可惜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依依呀呀的叫着。

“好个灵慧的丫头,做我媳妇儿好不好?”低低呻吟一声,白衣美女换了只手抱萧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愁眉舒展,咭咭笑道:“就这么说定了,媳妇儿,以后娘不在了,要帮娘好好照顾青琰哦。”

只看那张一笑令天地失色的娇靥,萧湄就没有任何立场的把自己卖了:不就是做童养媳嘛,姐认了,那叫青琰的小弟弟,姐以后罩定你了!

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烈咳嗽,让白衣美女接连喷了几大口带血沫的血,这让萧湄很是忧心,但一股倦意上涌,她陷入了昏睡之中,所以不知道白衣美女怎么带她离开那里,只知道醒来时已经在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里,身上盖着厚软的白色,除了抱着她的白衣美女,同车的还有一位浑身透着冷冽之气却帅得掉渣的蓝衫青年。来自95lady.com

斜偎在蓝衫青年怀里的白衣美女气色更见灰白,更让她惹人怜爱。她的脸上却带着些天真少女特有的慧黠,抚着萧湄粉嫩的小脸蛋儿柔声说:“彦哥,媳妇儿对叶嫣儿女侠有救命之恩,所以要给她跟黎家嫡系子弟一样待遇哦。”

啥米?明明被救的是自己好不好!萧湄想诚实一点,嘴里却只能吐出依依呀呀的婴儿呢喃,除了她自己别人也听不懂。

蓝衫青年石化般不言不动,白衣美女马上翻了脸,伸手揪住他的耳朵,气呼呼的嚷:“黎天彦,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

汗,美得像嫡仙的叶嫣儿原来也可以悍猛如河东狮!萧湄眼里闪动着晶亮的光,樱桃小嘴也咧开来,发出咭咭的笑声,引得叶嫣儿大惊叫怪的叫:“咦,彦哥,我发觉媳妇儿听懂了我讲话耶!”

“嫣儿,睡一下好不好?”那石块脸终于有了变化,黎天彦僵硬如石雕般的脸上透出深深的哀恸,他低声央求时带出些抑制不住的悲伤,都让萧湄明白叶嫣儿身体状况只怕恶劣到回天无力的程度了,她的泪水顿时泉涌而出。

“湄儿怎么哭了,饿了是不是?娘忘了喂奶给你吃了耶。”

“呜——”悲啼被奶汁堵回去,萧湄的泪水流得更凶了。叶嫣然的身体就在她泪水狂涌而出的时候渐渐冰冷。95女性网

“为了青琰那个废物,你不顾自己刚刚生产只身千里寻药,你置我置他的兄妹于何地!”幽幽的,带着浓浓恨意的声音,从黎天彦的唇齿间挤出来,他的脸色也阴得怕人。

萧湄被吓坏了,嗓子发干,只是身体仿佛是水做的,泪水狂涌不止。

接下来,马车里安静得吓人,驾车的人也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车赶得又平又稳。

大约过了一天,马车才停下,车门打开,黎天彦抱着怀拥萧湄的叶嫣儿一下马车,拎小鸡一样把萧湄拎起来扔给恭敬伺立在车旁的大管家,没有抑扬顿挫的说:“青琰的妻子萧湄,待遇同嫡系弟子。”然后避瘟疫一般抱着叶嫣儿掠进城堡般的黎府大门。

这黎府还真是气派,通向穿山游廊院的甬道就贯穿了三座门楼。门楼下均有三级石阶,雕刻着花纹,据萧湄的推测这应该是寓意着步步高升。来自95lady.com

穿过三道垂花门,看得眼花缭乱的萧湄被带到一座精致的庭院,屋檐雕刻着凤戏仙桃图案,门柱撑拱也雕刻着太平吉祥的图案。正房面阔七间,东南和西南设有角门,与边院和甬道相通,除由两尺见方的雕花青砖铺设的地方,都种上了梅花。

那些黝黑仿佛枯死的虬枝顶端涌出的梅花,凝腊般的花瓣在斜阳的照耀下变得透明,风掠花枝,香风袭人。院子里洒扫与折梅枝的丫头清一色穿着青色水绸掐花的对襟小褂,玉色水绸长裙,看着清爽索利。看到大管家进来,她们纷纷行礼。萧湄看她们脸上的表情竟似带着期盼意味,揣测她们大概在希望能被大管家这个直系上司带出这座庭院。

就在萧湄胡思乱想时,一个衣饰精致的大丫环走了过来。她算不得美人,但胜在气质出众,行罢礼后温文尔雅的问:“大管家来是?”

瞧瞧,这黎家连一个丫环也跟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似的,搞不好是侯门深似海,自己被带进来福祸难料啊!萧湄无比纠结也无可奈何的听大管家说“青琰少爷的妻子,待遇同嫡系子弟,要仔细照顾。”这老头儿把话撂下后就撒手走了,她则被留在那个一庭腊梅熏染得的香腻而生机勃勃的院子里。

饿得前心贴后心的萧湄,深深的吸了口风里花香,可怜巴巴的望着抱着自己的女人,而对方正在打量她那块那不知何时隐去光华的玉佩,嘴里念:“萧湄。”

院子外有个拎着药包的丫环一阵风似的冲进来,惊惶叫:“巧儿姐,夫人归天了!”

抱着萧湄的女人身形飘出去,一巴掌抽过去,脆响的耳光声里,她煞气十足的喝道:“再敢乱嚼,仔细你的小命!”

院子外又跑进来一个丫环,满脸是泪的泣道:“兰花说的是真的,爷身边的黎诚亲口说的,夫人重伤不治身亡,爷吐了一口血,现在也昏迷了。”

巧儿踉跄倒退两步,扶着廊柱才稳住,仰面望天跪下来,哀哀泣道:“夫人,奴婢这阵子一直心神不宁,还以为是应在二少爷身上,却没——”

“巧儿姐,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们得想想退路了。二少爷没有修炼天赋,没有夫人做靠山,只怕不等十五岁冠礼,就要被剥夺嫡子身份,以后留在黎家也是杂役了。”

二、童养媳发威

猛的跳起来反手一掌抽得兰花原地打了个转,巧儿声色俱厉的喝道:“谁敢有异心,休怪我叶巧儿掌中剑不认得姐妹!”

在马车里听到黎天彦的话之后,萧湄就对黎青琰及自己的未来捏忧,也料到会有人落井下石,想不到黎青琰身边还有叶巧儿这个义仆,唔,姓叶,想必是叶嫣儿的心腹,看她气势不弱,想必还是有所仗恃的吧。

有叶巧儿弹压,这院子里的丫环们不敢有异心,一切照旧,该干嘛还干嘛。

总算等到叶巧儿大姐敛起煞气,抱着自己进屋,萧湄已经饿得头晕眼花了。进了屋,发觉还只是一间穿堂,迎面摆着雕花屏风。转过屏风,左右两侧各一间大屋。进了左侧的屋子,看到四五个丫头围着一个皮包骨头的男孩子,他半倚在靠窗的软榻上,五官倒是精致,融合了父母的优点,只是脸色青白,眼眶深陷,喘气声像破锣嘶嘶的响。

这位,就是本穿越潮女的真命天子黎青琰?萧湄掩面不忍睹,倒让叶巧儿误解了,把她抱过去,半是凑趣半是开玩笑的说:“少爷,少夫人害羞了呢!”

黎青琰那小屁孩儿居然一拍掌甩来,嘶声嚷道:“滚!”

这丫的脾气还挺大的!萧湄心里记上了一笔帐,再不看那病秧子,只拿那乌溜溜的眼珠子盯着叶巧儿,叭叽叭叽的吮着手指头。

“少夫人饿了呢!”估计是带黎青琰这病秧子有经验了,叶巧儿居然懂了萧湄的意思,打发一个眉目有些妖娆的叫桃花的小丫头去煮粥,还特别交待要加青菜泥和猪肝末。

桃花似乎巴不得被支开,脆生生的应了一声,快快的跑出去。她做事倒是挺麻利的,不多一会儿就端着香喷喷的粥来了,但萧湄饿过头,在黎大爷断续的嘶喊声里睡着了。

也许是有意,也许是别的原因,叶嫣儿的丧礼没有让黎青琰参加。当然,那病秧子躺在床上连下床的力气也没有了,别说守灵,就是出去吹吹风,指不定就一命呜呼了。总之,叶嫣儿去世像是没有对这个院子产生任何影响。

其实,影响是有的,至少以前桃花她们几个小丫环能到家族药库里取药,现在却得叶巧儿亲自出马才能拿到二少爷黎青琰所需的药,而其他一应用度也都比以前叶嫣儿在世时怠慢不少,叶巧儿却是无可奈何了。

幸亏萧湄的待遇比照黎家嫡出子弟,就算被克扣,也能有所弥补,让二少爷黎青琰那药罐子还能够保持亲娘在世时的生活水准。

黎青琰却不解巧儿的苦心,有事无事就发脾气,不是砸东西,就是拒绝喝药,让一屋子的丫环都忙得人仰马翻。这情形直到萧湄两岁半的时候结束了,她在黎青琰又一次拒绝喝药并砸了药碗后拍案而起:“给我灌!”

坐在椅子上,脚还悬空的小丫头发了飙,让一屋子人变泥雕木塑,而萧湄看没人理她,从那张垫着火狐毛坐垫的檀香木雕花椅子溜下来,气场十足的冲到床边,两只肉呼呼的小手掰开黎青琰的嘴巴,拿出河东狮的气势喝道:“药,灌!”

黎青琰好歹也大了七岁,却被两岁半的丫头吓住了。这也是因为他一向少见外人,而见到的人除了温柔可亲的母亲就是丫头们,被这么粗暴的对待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习惯了黎青琰砸药碗,总会多备一份药,在他砸药碗的同时,巧儿又麻利的端起备用的那碗药,听萧湄的命令,她下意识的喂了一勺子,才反应过来,心疼的说:“少夫人,你会弄疼少爷的。”

对黎青琰最好的除了母亲就是叶巧儿,闻言,他的泪水马上在眼眶里打转。

“不准哭,把药吞下去。”萧湄像前世强迫乐乐喝药时一样,毫不容情,居然吓得黎青琰乖乖把药咽了,再听话的任由巧儿喂完了整碗的药。末了,她拍拍他的脸颊,老气横秋的说:“都瘦得皮包骨头了,要乖乖吃药,乖乖吃饭,记住没有。”

黎青琰哪敢说个不字,委屈的泪水长流。

不耐烦的皱起眉头,萧湄口齿清晰的斥道:“好男儿流血不流泪,从现在开始,你长大了,不准再哭。”

“我不要长大!让我死,我不要活了!”受到莫大刺激一样,黎青琰撕心裂肺的哭喊道,苍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上青筋暴起。

巧儿要安抚黎青琰时,萧湄喝道:“巧儿让开!”

怎么说,萧湄也是黎青琰名份已定的妻,就是巧儿的主子,她发话,巧儿要违抗还得权衡,在巧儿犹豫之际,她扳住黎青琰的肩膀吼道:“你死了我就要做寡妇,我不要寡妇,我不准你死!”

一屋子丫环好容易正常点儿又被吓呆了,黎青琰也直接石化。

“哪怕你对任何人来说是没用和废物,对于我萧湄不是。我得靠你活着才能不做寡妇,所以,你不准死。以前娘保护你,以后我来保护你,你不用担心会有人欺负你。”这时候也顾不得自己小孩子说大人话会惊世骇俗了,黎天彦这么久都没来看过儿子,算是任其自生自灭了,再让巧儿宠下去,黎青琰小命也活不长了,她可不认为黎家会让自己改嫁,所以为自己的幸福考虑,萧湄决定老公还是由要自己调教比较好,不求他建功立业封妻荫子,至少要保证自己不做寡妇。

巧儿泪眼花花的跪了下来,泣不成声。她似乎觉得这院子的春天到了。桃花她们也跟着跪了下来。

“都起来,该干嘛干嘛去,我来看着他喝药。”萧湄颇有气势的挥一挥手,巧儿有意不去看黎青琰那小可怜的脸,留下桃花侍候,自个儿带着其余丫环出去了。

乖乖的喝罢药,近四年不肯出房门的黎青琰,听到萧湄凶巴巴的命令他下床到院子里活动活动,小身板一哆嗦,居然没等桃花来扶,自个儿掀开被子就要下床,结果动作太急,差点儿栽下床来,幸好桃花及时扶住他。

躲在窗外的叶巧儿看到这一幕,眼泪“唰”的一下又流了出来。

牵着萧湄的手,一步一挪的来到院中最粗大的腊梅树下,黎青琰小老头般的喘起气来,却不敢像往常那样随意的发脾气。

“包得像个棕子,站着也辛苦,坐吧。”稍用力一扯,扯得黎青琰跌坐在地,萧湄挨着他蹲下来,看了好大一会儿的蚂蚁搬家,又带着他去书房把“男儿当自强”这句话写了十遍,才让桃花带他去休息。

从这一天起,黎青琰的生活变得规律起来,作息时间严格按照萧湄制定的计划。他的受教程度,倒让她暗自感叹:这孩子比乐乐省心多了!

夸口说要保护黎青琰,萧湄自己也不会闲着。三岁以前(她的生日按叶嫣儿找到她的时间算起),她把黎青琰院子里的藏书看完了,基本了解了所在的灵武大陆的情况。

灵武大陆修灵相当普及,修炼体系极其完善。属性共有五行与风、雷、冰、毒、黑暗十大类别。修炼功法分为天地玄黄四级,每级又分为初、中、高三阶。修为则划分为灵徒、灵士、灵师、大灵师、灵尊、灵王、灵圣七个阶段,各阶段细分为九品。功法等级越高,修炼速度越快。

满三岁那天,一直没露面的黎天彦打发贴身侍卫黎诚带她去家族武堂。

走近那个张牙舞爪的玉狮子守护的大门,两世为人的萧湄心态也无法保持平静,心砰砰的跳个不停。看似冷漠的黎诚和气的说:“别怕,夫人为你测试过,你是中等灵根,可以修炼家族功法。”

“但是天赋不佳是么?”精明的萧湄马上听出黎诚言下之意。她反应之敏捷也让他怔忡了一下,才轻轻的点点头。不自觉的呶起嘴,她很有些郁闷的嘀咕:“死梁丽不说穿越女主都运气好得逆天嘛,我这面首三千没影儿,就一个正牌老公还是需要我保护的病秧子。现在我修炼天赋不佳,死老天,不带这么玩人的。”

好奇的望着小大人似的萧湄,黎诚讶然问:“二少夫人,你说什么?”

“黎诚叔叔,我说我命由我不由天,你信么?”是给自己打气,萧湄努力的挤出一脸灿烂的笑了。笑了,她的信心也仿佛在心底滋生,亮若星辰的美眸熠熠生辉,看得黎诚也瞬间失神,暗叹:好一个美人胚子,唉,对二少爷而言还不知是福是祸。

越过黎诚,萧湄像个斗士一样进入气势恢宏的黎家武堂。

黎家是大陆六大帝国之一的天辰帝国修士世家,家族实力在帝国排得进前十。她修炼的功法也跟嫡出子弟一样是玄级高阶《怒炎诀》,辅助修炼的丹药供应也是相同规格,这才让她小小年纪就绽露头角,以三岁之龄引气入体,五岁就成了二品灵徒,不然她要是跟庶出子弟一样修习《吟火诀》,进阶速度肯定慢得像蜗牛爬,不到十岁别想引气入体。

穿越异世来调教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穿越异世来调教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医仙9章(第0009章 打死不从)

    原标题:医仙9章(第0009章打死不从)小说:医仙第0009章打死不从孙大大为之语塞,暂时找不到反驳的话。“那你也应该实事求是,不能夸大其词啊!”孙子轩帮孙大大道。“实事求是?好啊!那你现在出去,实事求是的告诉那些人,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夸大其词,其实那个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毛病,你觉着会怎样?”大胖子鬼道。孙子轩哑火了,开玩笑,如果他真的这么干了,学校铁定会给自己一个超大的处分,然后赵嫣儿还要被那公子哥骚扰,自己最尊重的老师会因为他而生活更加窘迫,老师的儿子会失去单位分房的机会,和女朋友因为没有婚

  • 夜店保安队长9章(第九章 出院)

    原标题:夜店保安队长9章(第九章出院)书名:夜店保安队长第九章出院这点伤倒无所谓,主要是我感觉自己像个小丑。还他妈逞英雄,到头来,连管自己的人都没有。我越想越憋屈,暗自下了决定,去他妈的吧。老子不干了!到了医院,我本想包扎完就走。但医生却死活不干。他说住院观察两天,没有别的事才能出院。我本来没当回事,但让他一说就严重了。说脑袋这是被重物击打,万一留下后遗症就完了。我被大夫一说,吓得乖乖的去住了院。病房就我一个人,我躺在那儿也睡不着。脑子里想的都是KTV的事儿。开始时我心里还有些埋怨芸姐,帮她出头

  • 爱你永远9章(第9章 他是小叔!)

    原标题:爱你永远9章(第9章他是小叔!)小说书名:爱你永远第9章他是小叔!南诺垂着小脸,只得跟着阎北上了楼。坐在阎北的卧室里,满目都是冷硬的线条和色彩,这还是她第一次进他的卧室。身后突然伸来一双臂膀,将她拥进怀中,阎北的下巴就放在南诺的头上,唇角的笑意带着说不出的幸福。他已经想过很多次了,将她光明正大的抱在怀里。南诺僵着身子,立在那一动不动,只能任由身后的男人抱着。“诺诺,我爸妈不会说话,你别介意,爷爷都说你是好女孩了,而且我们家现在几乎是我叔叔说了算,刚刚他帮你讲话了,所以啊,你就把心放在肚子

  • 萌妻当道:独家专宠9章(第009章:脱衣服)

    原标题:萌妻当道:独家专宠9章(第009章:脱衣服)小说名称:萌妻当道:独家专宠第009章:脱衣服夏漓安被傅流年拽上了总裁专用电梯,并且按下了三十二层的按钮,电梯缓缓向上,夏漓安的心里是凌乱不安,“傅先生,你说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傅流年的视线扫过夏漓安的脸,眉头皱的更紧,夏漓安的决定是个明智的选择,只是她把自己搞成这样,丢不丢人,她欠债欠得一把伞都买不起了?“夏小姐,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等你主动来找我的那一天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夏漓安咬了咬下唇,怎么会不记得,傅流年的每一句话都清晰的刻在她的脑

  • 妻年之痒9章(第9章 捉奸在床)

    原标题:妻年之痒9章(第9章捉奸在床)小说名:妻年之痒第9章捉奸在床贺军没法子,只能把酩酊大醉的苏倩背回家。回到家后,苏倩嚷着好渴,又是好热,又要去洗手间,贺军没法子,只能给她倒水,给她解渴,再是给她灌了满满一大碗的醋,让她醒酒,然后又找出许芸的睡衣把半醉半醒的许芸抱到洗手间,放好水,让她自己折腾。过了好半天,贺军听见里面没了动静,大喊:“许倩,你好了吗,你没事吧,没掉进浴缸里吧!”“你还,你还掉茅坑里呢”苏倩打开门,气呼呼的骂道。贺军抬起眸子,只见一位身材婀娜,凹凸有致、身着白纱,肤色如雪,脸

  • 上门女婿29章(第9章 要命的来电)

    原标题:上门女婿29章(第9章要命的来电)小说名字:上门女婿2第9章要命的来电为了挣钱,我的速度很快的。很快还是来到了ZK,接待我的还是雪姐。雪姐对我还是挺关心的,看我的脸上很憔悴,然后说道:“最近你没事吧,看你脸色挺差的。”我最近想了很多的事情,以后、未来、以前,该想的我都想了。不该想的我也想了,我知道未来的日子肯定会非常的难过,所以不开心是瞒不住任何人的。一个人的表情很容易糊弄别人,可是声音很难。我也不掩饰,说道:“雪姐,最近想的问题挺多的,倒是疏忽了我的休息。”雪姐呵呵说道:“这件事情的话

  • 时光不负情深9章(009、欺辱)

    原标题:时光不负情深9章(009、欺辱)小说书名:时光不负情深009、欺辱“你无耻!”林逾静拼尽全身力气才说出有完整的话。江起云阴冷一笑,变态似的口吻说,“行,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无耻!”说完,江起云松开她,命令司机将车子拐到半山的小路上,那边是新开发区,半夜根本没有人经过,更不会有车子。就算她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救她。林逾静听完,脸色煞白,慌乱地掰动车门要下车,但车锁在,她根本下不去。只能趁着开到小路后,司机遵命下车时的空挡逃走,但她这个想法,江起云岂不知道?可偏偏他不拦着她!在她以为自己就

  • 甜妻难养:总裁,不约!9章(第9章 :他出差了?)

    原标题:甜妻难养:总裁,不约!9章(第9章:他出差了?)小说:甜妻难养:总裁,不约!第9章:他出差了?米小米哆哆嗦嗦的用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抓了抓杯子,黑暗中,米小米根本就看不到司徒泽南的脸。只听到了一声响彻房间的枪声,然后就听到了门口传来了墨林的声音。“少爷!”灯骤然的被打开,耀眼的光亮让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米小米微微皱眉。然后就看到了躺在那里的司徒泽南,微微呼出一口气。这个房子也太过危险了吧!随随便便就是一枪战片!米小米呆呆的愣在那里,看着司徒泽南被抬走,原本喧闹的空间顷刻之间变得安静起来。

  • 乡村小神医Ⅱ9章(第9章 极品白狐)

    原标题:乡村小神医Ⅱ9章(第9章极品白狐)小说:乡村小神医Ⅱ第9章极品白狐钻进去王语就猛的伸手一推那个大苞米。“嗯~”王嫣猛的呻吟一声,王语只感觉自己的裤子都快顶破了。王语猛的拔出大苞米,扯下王嫣的衣服,轻轻的把手指插进去。“哇,好暖和!”王语不自然的就张嘴轻声的说了起来。王嫣没有说话,而是趴在王语的身上含住了王语的下面“嗯~”,这一次,换做王语开始不断的呻吟了。过了没一会儿,王嫣,就鼓着嘴看着王语,王语刚发泄一次,看着她还没吞下去,猛的一下叫,王嫣受到惊吓了,直接吞了,等到她反应过来,王语早就

  • 前妻更风光9章(第九章)

    原标题:前妻更风光9章(第九章)小说名称:前妻更风光第九章两人坐着段炼的路虎,来到了B市最大的星辉国际,停好了车,两人在车库给自己鼓了鼓劲,今天一定要血拼到底。越过了一楼的超市,再忽略二楼的男装,直奔三楼的女装部,段炼把纪歌拉到了香奈儿的专卖店。“宝贝,这里的衣服特别适合你,把你的那些黑白灰连带宋浩明都扔了吧,我希望看到你回到以前,回到快乐的时候,活回属于自己的世界。”挑了几件衣服感觉都不是很适合纪歌,忽然橱窗里的一件粉色的连衣裙吸引了纪歌的眼球,那粉色的短袖连衣裙式样很简单,可是却透出一种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