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逆天在线阅读

2017/11/25 4:05: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逆天
第1章一元带来的厄运?

一胖乞丐

“特么的,老是跟老子作对,我说往东你就往西!”林峻骂骂咧咧地朝着地铁外走去。95女性网林峻有点气愤,他的女友,即数学系的系花雪戚,总是跟他过不去,本来今天林峻想逃课去爬山的,但雪戚一定要上课。这次好了,计划被全盘破坏,上课是没心情了,爬山又形单影只,不要说在半山腰上,现在想想,林峻就觉得够凄凄惨惨了。

“也不知道那个家伙严不严重。希望没什么事吧,不然就事大了。”他想起前两天打架的事,自言自语道。那天一家伙被他一拳撂倒,听说至今还躺着没起来。林峻也算是无心,不知伤了他哪条神经了。版权http://www.95lady.com/也怪对方不识泰山,居然想来搬我,林峻想。

“咳咳,这位小哥,这位小哥,你行行好,给我点零钱吧。”他正回想着对方躺下时诡异地抽搐几下的场景,突然从前面不远处传来一个沙哑又苍老的声音。

林峻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头发稀疏又苍白的老人蹲在地铁出口处,一手扶着拐杖,一手拿着一只铝制碗伸向自己。林峻皱了一下眉头,伸手向口袋摸去,奋力一套,却只带出个硬币,看得老人家眼神一亮一暗,然后就重新蹲端正,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林峻心情正差着,哪观察到这些,他随便把硬币一抛,听着“叮”的一声,人就走出几米了。

“喂,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的!”林峻的手臂一紧,整个人就被拽着转过了身子。逆天在线阅读林峻心中一惊,心里大呼“高手!”,但当看清对方的长相时,头部稀疏盖着几条白发的,可不正是刚才那个乞丐么!此时他的声音清晰而嘹亮,全没有刚才的颓败样。

“我怎么没礼貌了?!”林峻现在心情更不好了,被路人恶狠狠地目光盯着,任谁都不会好过。林峻气不打一处来,本来就有几桩事要处理,现在又来一个大庭广众之下败坏自己声誉的老人乞丐!他这样想着,扫了一遍乞丐。这一扫非同小可,让他大吃了一惊:这家伙是个胖子!他被雷到了!他长了二十年,歪瓜劣枣没少见,各种奇葩也见识过不少,但挺着个大肚子乞讨的就没见过!

“你刚才给钱的时候没有慢慢放下来!”听到这里,林峻像吃了一只苍蝇,直接被说得神经短路。当然苍蝇他是没吃过,不过却生吃过鸡蛋,他想这两者差别应该不很大。他马上转身。但老乞丐抓住他手臂的手却一点松动的意思也没有。逆天在线阅读他暗惊,这乞丐可不简单,抓住自己的手一点也不晃动,像钢铁一样稳固。林峻冷静下来,也直视着老乞丐。

“你想怎样?”

“没啥,就是看不惯现在年轻人的傲慢无礼。你认个错吧,我们都好过。”老乞丐说着扫视了一下旁边围观的十来个家伙。那些人就咧嘴笑了起来。

林峻微笑一下,依然只是看着他,并不说话。来自http://www.95lady.com/

“哈哈,你不道歉,那么我们就这样站定这儿算了。”老乞丐笑着说,脸上的肥肉倒还安分守己,但肚子上的肥肉就肆无忌惮地摇晃起来了。他同时还用另一只手捏了几下头上不比夏娃身上叶子多的白发。

林峻听了这话,差点没有倒退几步摔倒,幸好手臂被抓住了。他皱了一下眉,瞥了一眼观众,觉得这样闹下去怎么都是自己最难堪。他狠狠地刮了一眼老乞丐,引得后者“呵呵”笑了起来,抓着林峻的手也忙着舞起来。

“老伯,不好意思。推荐95lady.com刚才没照顾你的情绪。”林峻咬牙切齿地说,看他眼神,好像要把老乞丐脸上的肉刮下点煎吃了才能解恨。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态度就是好。”老乞丐笑得脸上都开花了,肚子上的肥肉隔着一层红色袍子都能清楚地看清它们的运动轨迹。林峻现在是没了脾气了。转个身马上离开。

“哎呀!”林峻没走出两米,后面传来一声凄厉得变了形的叫声。他赶紧回过头去。老乞丐两腿叉开正弯着腰把自己摸上摸下呢,像极了一直正在做运动的猩猩,引得旁人想笑又不敢笑出声来,只能含蓄地咳嗽几声。

“喂,前面那个家伙停下!”林峻本来已经停下转过身来了,但听得这么一句,硬吃了这记闷棍,转身就跑起来。但事与愿违,没出两米,手臂再次被拉住。他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事,手臂猛力一摆,往前冲去。

“哎哟!”

“糟了!”林峻马上停下来,回过头去,但眼前居然没有看到那个老乞丐。没有!林峻心都凉了半截了。“不会被甩马路撞飞了吧?”

他惊慌地向马路看去。没有!他那种体型,怎么可能被别人遮盖呢!林峻慌了神了,怎么说这都算是他做的好事。他听到周围的谴责声,心里一阵后悔又一阵害怕,脸马上绿了起来。

这时从马路中间再次传来“哎哟”一声,林峻认得这声音,马上箭步跑了过去。绿化带里一身压树的可不正是老乞丐么,他此时正一手扶腰,一手抚地,企图坐起来,但随着他“哎哟”一声,马上又摊了下去。林峻愣在了那里,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老乞丐,掂量着自己的力量。他举起拳头握了握,但并没有感到力量爆满。这时后面的人赶过来,把车堵在了一边。他们一边指骂着林峻一边问候老乞丐,然后手忙脚乱把他扶回人行道靠店面的阶梯坐下。

“咳咳。”老乞丐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向众人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我刚才发现自己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丢了,所以有点激动,没有考虑到自己一身的老骨头经不起折腾了。”说完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引得一片叹息。

“丢了什么呢?”人群中有人问道。

“一本图画书。说漫画也未尝不可。”老乞丐说得老慢,还配合着把头摇了一圈,极有老先生教书时的风范。不止林峻,连其他人都看得时光错乱起来,以为自己回到了十九世纪。

“这本书很重要吗?”林峻问。他可想摆脱这摊子事了,他的眼睛余光已经瞟到百米外正在慢条斯理过来的治安员。

“当然重要!不重要你会偷吗?!”老乞丐义愤填膺地说,陡然直立而起,那样子就像身高突然拔高了一米。

林峻练过一两下,他可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极厉害的脚力!正常老人站起来上半身能不倾斜么!

“老伯,说话可要凭良心!”林峻的眼睛微眯着,他可是动了真气了,本来就觉得无趣了,还被这么一个家伙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他也不是怕事的人,当下决定干上一场,最多进局子聊聊天。

“我正要说这句!大家作证,大家作证!我的书就在他长袄的口袋里!”老乞丐说话时把上半身转了半圈,一个俨然的演说家就出现在大家面前了。

众人不约而同地把眼光射在林峻长袄口袋口。林峻把两手猛地插进口袋,然后猛地抽出来。众人的瞳孔一紧一松间,不经意间呼气声就响成了一片。但李俊此时却不平静了,因为他的手确实碰到一条硬邦邦的东西,像书脊一样的东西!他的心都凉了半截了,以至于马上失去了思维意识,连老乞丐走上前来慢慢地抽出他口袋里的书都没反应过来。

“同志们,这就是证据!”老乞丐慢慢把一本厚厚的书抽了出来,然后高高举起,绕场一圈,然后大声地宣布。

此时,两个治安员也到场了。他们听众们七嘴八舌地讲述着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好不容易弄懂了。其中一个拍了拍傻站着一边的林峻,一脸愤怒地看着他。

“我想,你要跟我们走一趟。”

林峻刚刚还想着最多进局子聊聊天,现在已经实现了。没有大干一场,却被大干了一场,他已经欲哭无泪,欲辩无言了。他走过老乞丐身边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者对他微微一笑,憨态可掬,而他周围一片对他嘘寒问暖,又问他要不要上医院的声音。

林峻好不容易录完笔录,一脸疲惫地出了局子门。他看了一下天,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了,被搞进去半天,喝了一肚子水,却粒米未进。他看好一家餐厅,拔腿走去,然后挑了个靠窗位置坐下。

“哎哟!”一个声音从桌底下传来,同时,林峻看到一个谢顶白发的头部从桌底伸了出来。这可不正是老乞丐么?

林峻呼吸顿时急促起来,撩开桌布看了一下桌底,又看了看这个胖乞丐,想死的心都有了。他马上站起来,做好了夺门而出的准备。

“年轻人,不要紧张,你刚才踢了我就想一走了之了?”

第2章再遇胖乞丐,命运改变

林峻不说话,警惕地看着他。

“你坐下你坐下,不然我就嚷开来了。我也不太能管好自己,你也知道……”胖乞丐叹了口气,像说起一件极为遗憾的事。

林峻无法,只能依言坐下。他知道对面的老头子不简单,能单手拉住自己的老人会是简单货色么?

“我看你挺喜欢我那本书的,也挺有诚意,还进了一趟局子。真是难为你了,可惜我当时不知道你这么有诚意啊,老了头脑不灵光,这么简单的事也没看出来。”胖乞丐此时已经穿得光鲜亮丽,像一个豪门掌门,哪里寻得到早上时候的落魄。林峻也不说话,就盯着他看。他知道这家伙脑子灵光得很,一不小心自己就得再栽一次啊。再栽一次他倒不怕,问题是他还没吃饭啊。

胖乞丐也不管这些,径自说道:“你也看到了,我那本书装帧精美,图画亮丽,文字优美,你这么喜欢肯定有你的理由的,不如你买过去?”

林峻不说话。

“这样吧,算你两千块钱。你看如何?”胖乞丐一脸是笑,摆明一副“坑你就坑你”的表情。林峻暗暗吞了一口口水,即使喝了一天茶,但此时也口干舌燥起来。他现在可不敢惹面前这位大爷的麻烦了,但两千块也不是小数目,对他来说,那可是一个月的生活费!还包括跟女朋友出去玩儿的经费!

“我看你也挺有诚意的,就这样成交吧。”胖乞丐开心地笑了起来,从兜里掏出那本十六开的硬皮漫画,从桌子那头推到林峻面前。林峻看着封面一只被特写得像要击出来的拳头,欲哭无泪。这本破书也要两千!林峻心底呐喊一句,但神情依然不变,把目光从书本移开,看向笑吟吟地胖乞丐。

“两位先生要点什么菜呢?”服务员拿着本子问道。

“噢,等一下等一下,我们在办事没看到么?”胖乞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把林峻想说的话也抽回肚子里了,只能看着服务员慢慢走远。

“呵呵,年轻人,这很划算的。就这样成交了,我知道你口袋里有钱,拿出来吧。”

林峻咽了咽口水。没错,他口袋里确实有钱,本来爬完山是要拿去给被他打到的那家伙的,前几天预交了住院费,现在刚凑足两千,恰好两千!他在心里升起一个大大的问号: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觉得我没有诚意,还是不要买了吧?不如这样,我给你钱吃顿好的,怎么样?”林峻尝试地问,眼神不安地左顾右盼。对面那家伙的脾气他多少也算领略了,拂了他的意扫了他的兴,肯定就不会有好果子吃。

“啪!”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桌子也轻微地做起了简谐运动,漾起杯子里的水像发散开去的无线电波。餐厅里的人全都气急败坏地转过头来。

“小子,你说不要就不要!快点拿钱,我没耐心了!”胖乞丐气急败坏地说。

“喂,我跟你萍水相逢,之前给你钱是见你可怜,现在你还勒索起我来了!这件事我怎么都占了一个理字!”林峻忍无可忍,冲动冲上脑子,也开始反驳了。但他话刚说完,就听见一道响若惊雷的声音!

“我早上被你打伤,等下就去住院!”

林峻心里一阵发紧,心虚地查看了一下环境,但全部人都没有反应,好像根本没有听到那句话。林峻顿时放心下来,狐疑地看向胖乞丐。

“你信不信到时候……”

“我信我信!”林峻赶忙从长袄内侧口袋掏出那两千块,扔到胖乞丐面前。

胖乞丐笑嘻嘻地点起钱来,同时嘴里还念念有词:现在的年轻人真不懂礼貌。

林峻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赶忙起身就走。

林峻现在上海上学。上海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虽然朝代迭变,但它是东方明珠这点却从来没变。林峻从小练得一身好身手,摔跤、散打都不在话下,但都用在打架上了。但他偏偏生得聪明,学习上的事儿很少能够难倒他的,按照他的话就是“轻而易举”。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他很仗义,不认识他的人认为他很拽,被他揍过的人感情就比较复杂,一边是佩服,一边是恼恨。

他生在一个中产阶级之家。这种家庭,众所周知,是“夹心层”般的存在,上不能握着权势,下不能以“弱势群体”搞事,所以过得不怎么舒坦。好在家里也算是安分守己,上不得罪大人,下不惹恼小人,家住百平套房,不跟风,不掉队。林峻觉得舒畅的是父母都算很开化,几乎不管他的事,让他瞎折腾。这一方面造就他无所畏惧的性格,一方面又显得自信、自由。总的来说,家庭因子都算是良性的。

但林峻最近过得不是很好了。先不说女友对他不闻不问,也不说那个被他揍得还起不来的家伙,单是一个胖乞丐就让他吃不了又兜不走了。

话说林峻进了餐馆被敲了一竹杠,还粒米未进就匆匆忙忙地夺门而出。他随便找了个方向就小跑起来。他想着,既然是周末,不如就回家一趟算了,也顺便预支点生活费。他下意识地捏了捏牛仔裤后袋插着的钱包,那里人民币已经所剩不多。他停下了,拦了一辆的士往家里去了。

回到家里,在父母的目瞪口呆下,狂扫了一遍餐桌,然后就说有点累要回房睡觉。剩下林峻父母在大厅里悄声争辩着林峻究竟有没事。林母坚持说有事,林父则说一定没有。

林峻回到自己的房间,拉开窗帘静静地站定。他回想今天的糟老头子,觉得事事露出蹊跷。首先,一甩手就把这个近一米七重一百四的家伙甩出半条街,这点就很不符合常理。先不说自己有没有这么大力气,单是另一个条件就无法满足:难道甩他的时候他特么的就不会放手么?!其次,那本厚厚的书怎么就放在自己口袋了?而且自己还毫无感觉?!再次,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口袋里有两千块?!

林峻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整天的经历透露着诡异,但却说不出所以然来。不过既然吃饱了,他就想着休息一下了。他脱下他的长袄,随手一甩,但并没有如意料中的那样挂在门口的三角衣架上,没有飞到衣架边就落地了。

“咚!”一声闷响传来。

林峻的眼睛一跳,赶忙跑过去拿起衣服,伸手就向口袋摸去。他愣神了,“咚咚”几步就倒退着坐到了床上,他的手上赫然出现了从胖乞丐那里买来的漫画书!两千块一本的漫画书!

林峻赶忙左右瞅了瞅,没发现任何异样。但他随即笑了出来,直怪自己太过神经质。但他马上又不笑了。这事可不简单啊。反正也无事可做,又不知道胖乞丐耍的什么宝,所以索性就翻开书本。

书虽然厚,不过却只有百来页,都是油印纸。林峻翻开封面,上书“金体术”三个大字,配以金色,看起来真的金光闪闪。他继续往下翻,每一页都印着一个金发金体的英俊男,或站或立或打坐,乍一看,都是各种武功的起手式。林峻看了某页图片下面的文字解释:

此式名叫天狗食月,又名吞天,上连“横扫天下”,下连“怒震河山”。顾名思义,此式练到极致,能吞天,能食月,肉体已达化境。

林峻朝那画看去,只见那个英俊男蹲着马步,头后仰,眼圆睁,嘴微张。林峻笑了,气吞山河的气势他没看到,却看到了公开的便秘。

他继续胡乱翻了几页,心里感慨着这不就是十来年前兴起又很快衰落的玄幻小说的套路嘛,没想做成了这本“武功秘籍”。武功秘籍啊,每个有理想有冲劲的年轻人都渴望的东西,一件足以让自己神功盖世,功盖千秋的东西!

这样想着,一本书就翻剩几页了,他暗想自己天真幼稚。正想合上书时,他的目光陡然凝聚到了书页上。

“仙界本为人界,但仙的力量太过强大,对普通人来说是毁灭之源,故而天地化而为二,一部在人间,一部在仙界。仙界有阵法相助,天地灵气常年不灭,故而仙人力量日益强大,传说中已有人突破时空限制,遨游无限宇宙。

“仙界,人分两种,一种入圣,一种崇魔。入圣者为仙之道,崇魔者以魔为神。他们蓄灵力于五脏六腑,力满而级升,总有七阶,每阶八级。传说突破时空者即已超过七阶之仙。”

林峻马上被吸引了,好像看到一部史诗般的小说,看到它的冰山一角,就想窥其全豹。他马上翻回了故事的开端,摊开在书桌上,端正地展开阅读。

林峻了解到,故事里有这么一个地方,地方天圆,地域宽广,人口众多。里面有充足的用来充当能量的灵力,人们可以由修炼而变得强大。如上所说,人分两种,一仙一魔,仙修行的一般都是仙道术,魔则修行魔道术。但仙魔只是修行方法不一样,但魔更可能为了实力的提升而有损他人,故被称为魔道。除仙魔外,有一种亦正亦邪半人半鬼的东西,叫做幽灵,此中有极强杀手的存在,叫做幽灵暗手,不管仙魔都极其忌惮。还有一类比较特殊的存在,他们专门修炼身体,以身入道,亦能达崩天裂地之威。但此种人已经消亡多时,不见发挥了,以故他们都被遗忘得差不多了。现在仙道和魔道是两大阵营,不时爆发大小冲突,如此情况已经维持了几千年了,也无爆发全面战争的危险。术分三类,有阵法,有魔法,有灵技,都需以灵力支持。阵法则要求更高,需有高等级的精神力才能学会,灵技则普遍适用于各种人,不以群分。

逆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逆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炊烟起,我等你!12章

    原标题:炊烟起,我等你!12章书名:炊烟起,我等你!第12章不是非你不可秦薇薇是莫夕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但这份珍贵的友情,却在三年前莫夕一意孤行要待在盛淮安身边被破坏了。秦薇薇那时候就觉得莫夕是全天下最大的傻瓜,三年后是这样,没想到三年后,更是一样。为了爱一个男人,从头到尾,什么都没捞着,反而还落得一身的伤痕。莫夕在医院住了小半个月,直到突然接到盛淮安暴怒的电话。“你在哪儿?我不是说让你好好待在盛宅吗?”他回国了吗?这么快?“我……我回家了。”莫夕绝不可能说自己在医院,于是胡诌了一下。“家?胡说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2章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2章小说名称: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2章把她绳之以法“儿子,听说你名下的一所公寓发生命案了?你还好吧?”杨笙目光一沉,不知道是谁把这个消息泄露给家里的。“我没有事,已经处理好了。”杨母的语气转而变得轻松,担心儿子的心也放了下来了。“现在忙么?回来吃个饭吧,昨天是你妹妹的忌日,也不知道你跑哪儿去了。”杨笙一边答应着杨母,一边转动车钥匙,缓缓地离开医院的停车场。到杨家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听到引擎熄火的声音,杨母赶紧迎了上去。杨笙松松地抱了一下母亲,努力不让烦

  • 让爱化作雨纷飞12章

    原标题:让爱化作雨纷飞12章书名: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2章对顾h动情车里的气味实在难以让人接受,司机不得已将窗户再次摇了下来,陆与江不悦的蹙眉,脱下自己的外套,扔在了顾玥的肩上。司机放慢了车速扭过头来,“总裁,要不要先靠边停下来?”陆与江沉着脸,“开你的车!”低调奢华的黑色迈巴赫,缓缓开进陆家别墅的专用地下停车库。车一停稳,司机便下立刻下车,为陆与江拉开了车门。就着拉开的车门,下车后,陆与江又俯身将车里的顾玥抱了出来,然后将彻底醉的不醒人世的顾玥像麻布袋一样往肩膀上一甩。来到客厅,佣人立即被眼前的

  • 陪你路过全世界12章

    原标题:陪你路过全世界12章小说名:陪你路过全世界第12章冒充拿着木棍的谢河和许烟相视一笑,唇角泛着冷意。自从上次皇裔事件之后,谢家就莫名其妙破产了,无所事事的谢河差点就要流落街头,好在许烟找到他,说是他只要帮她做一件事,她就助他东山再起。沈知微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寒风刺骨,她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悬崖边上。一旁的许烟坐在轮椅上笑着,“醒了?”沈知微猛地坐起来,目光死死的盯在她那双腿上,“你的腿是好的!”“当然是好的。”许烟笑了,“微微,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白白承受了慕衍哥哥的恨意这么久

  • 以余生换相思12章

    原标题:以余生换相思12章小说名字:以余生换相思第12章拿枪指着他冷少易看着在他面前不停挣扎的女人,心底的快意让他不自觉地手指逐渐收得更紧,如果不是她,当初孩子就不会被人掉包,那么他的女儿就会好好地呆在他的身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知所踪……一个小女孩,他能想象到,她一个人流落在外,会过得有多可怜。“我真恨不得现在就掐死你。”宋颂看着眼前已经被仇恨扭曲的男人,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她想要张嘴求饶,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清晨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脸上,暖暖得令她不想醒来。宋颂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

  •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12章

    原标题: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12章小说: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012章不好玩,但我喜欢“你怎么了?”冉离安瞬间紧张了起来。“离安……呜呜呜……”电话那边只断断续续传来宁羽婷的哭声,然后电话便被挂断了。冉离安再拨过去,已然是关机状态。正在楼上换衣服的慕贞贞接到了冉离安的电话。“贞贞,对不起,羽婷她有事我必须要过去一趟,你自己多吃点。”慕贞贞还来不及说什么,电话便被挂断了。冉离安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是着急。果然,他对她的温情,宁羽婷只需要一个电话便能打断。慕贞贞自嘲般地笑了笑,把原本要换的衣服重新

  • 广东生活:虎门人民中路商业街小食店,等你来让利

    《项目介绍》本店经营餐饮店,面积有60平方米。装修完好,店铺设备保养9成新,本店地段繁荣昌盛,人气旺盛,流动性人口大,因为是主流和商业街关系,每天大批量都会从本店经过!东莞虎门广东东莞社会房产生活服务广东东莞社会房产生活服务《店铺优势》1.地理位置极好,位于旁边是百家商场,附近基本都是商业街,车流量和人流量大,交通方便。2.本店有稳定的顾客资源,所以接店不用担心营业难题!3.店铺已经加盟,经营毫无压力,口碑好!4.店铺门口停车方便,店位置在虎门也是中心地段活动范围。5.店内设备齐全,接店直接营业

  • 害孙子被拐老妇负罪自杀,可在她头七这天,儿媳领着孙子出现了

    1公园里,跳广场舞的老阿姨们摇曳生姿,下围棋的老头们也集中了大批的看客。刚满周岁的孙儿正是蹒跚学步的时候,一刻也不得消停,在学步车里咿咿呀呀地迎合着热闹的气氛。老朱媳妇看着孙儿乖巧的模样,乐开了花,眼光也不自觉地被棋盘上的厮杀吸引。儿子小时候学过围棋,当时为了陪儿子下棋,她也学了一点。此时看着棋盘上飞舞的棋子,仿佛那些时光近在眼前。岁月不饶人啊,转眼儿子已娶妻生子,她也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想着想着眼角眉梢已堆满了笑。2“老朱媳妇,你也下来乘凉啊?孙子你儿媳妇抱去了?”她回头看了眼,是楼上的女人。

  • 去考试监考官竟是前男友,众目睽睽下他问我:昨晚怎么没来我家

    1这年,谢晚第一次见到李衡,是她的嫡亲哥哥在北方战场上战死的第三年,钦王李衡也因北方战事失利,被召回了京城。那日,李衡来拜访她的父亲,她因私自翻动了父亲的藏书,而在书房外饿着肚子罚跪。她可怜巴巴地捂着咕咕乱叫的肚子,可怜巴巴地看着来往路过的人,期待有哪个好心的,能去帮她求求情,再不济也给她偷偷送点吃的和水来。可不知怎的,往日她罚跪时一向殷勤的下人,今日一个个都如没看见她般,低头弯腰快速地从她身边跑过,她只来得及抓住一片空气。就在她以为她会饿晕过去时,她终于抓住了一块柔软的布料,她顺着那布料朝上看

  • 郁金香

    郁金香一朵两朵三朵朵朵娇一缕两缕三缕缕缕香一滴两滴三滴滴滴润郁金香音乐香美酒香和阳光一同饮下飘啊任水而飘快乐着没缘由的快乐着飘啊任水而飘迷茫着没缘由的迷茫着飘啊顺水而飘窒息着有缘由的窒息着游啊游水面飘荡着好多我们从水中跳起来了⋯追逐太阳奔跑的人们因为他们需要光和光带来的温暖和爱久而他们的身边也带光了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即便太阳不出来的时候他们也慢慢学会了发光人们正在传递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