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极品小保安在线阅读

2017/11/25 2:44: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极品小保安

第1章 如此诱人

  上班的时候,黄世仁的右眼皮一直在跳。95女性网“左跳财,右跳崖”,老话就是这么说的。

  颇有些神经质的黄世仁在心里一直默默地念叨着:“阿弥陀佛,佛祖慈悲,菩萨保佑,今天可别真的再碰上啥倒霉事儿啊!老子这两天已经够走‘背’字儿的了,老爸在老家住院,电瓶车的电瓶被蟊贼偷了,工资卡上只剩下一百二十块钱,而离领薪水的日子口还有小半个月,后边的日子还不知道该咋混呢……”

  兴许是佛祖感应到黄世仁虔诚的祷告了,挨到凌晨12点交接班的时候,啥事也没有发生,一直跳着的右眼皮也消停了下来。

  黄世仁总算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里再次默默念叨:“感谢菩萨,感谢佛祖……”

  这丫儿差点就该感谢起CCAV了……

  可是,交接班的钟点已经过了半个小时,该来换班的肖畅飞却鬼影子也没见着。黄世仁忿忿不平地拨这小子的手机号,他妈居然关机。

  黄世仁才想起今儿个是周末,于是立马猜到这小子一定又是到八幢四单元五零一号的业主那儿偷腥去了。

  八幢四单元五零一号的那个业主黄世仁他们都管她叫庄静姐,开一辆保时捷的卡宴城市越野,年龄约摸二十七八岁,有明星的脸蛋和模特儿的身材,走道的样儿腰晃臀摇顾盼生辉,姿色和韵味都是一流的。

  听肖畅飞说,庄静姐是烟草专卖局局长包养着的小三。原文http://www.95lady.com/事实如何,暂不确定。

  其实,在肖畅飞之前,庄静姐也打过黄世仁的主意。有时遇上黄世仁当班,庄静姐开着卡宴车路过安保岗亭的时候,便会自动降下车窗玻璃,从车窗里顺手甩一盒高档香烟给黄世仁。不是九五至尊也是软中华之类的。

  在抽烟这档子事上,黄世仁平常抽的都是几块钱一盒的翻盖天下秀,难得开一次荤,对庄静姐的馈赠当然也就受之若饴。

  没有想到的是,庄静姐给黄世仁高档香烟是在朝他抛洒诱饵。

  一天,天气躁动闷热,在岗亭里值班的黄世仁,即使吹着电风扇,裤裆里也是汗津津湿漉漉的。说明http://www.95lady.com/这个时候庄静姐就打电话到岗亭上,用甜腻腻的声儿在电话里说她的下水道堵塞了,要黄世仁上去帮她捅捅。

  黄世仁这丫儿是属于情商比较低的那种人,心说下水道堵塞了该给物管的水电工打电话啊?给我个看门的保安打哪门子电话?再说自己也不会捅下水道啊!一没工具,二没经验,三不在职责范围之内……

  黄世仁念在抽了人家庄静姐无数盒高档香烟的情分上,就对庄静姐说:“庄静姐,我帮你给水电工打个电话,让他们来帮你捅吧?”

  “谁要他们来捅了?讨厌!人家就想让你上来捅一下嘛!”庄静姐在电话里嗲着声音娇啧起来。

  可是呢,讨厌的黄世仁继续不开窍,说:“庄静姐,捅那玩意儿要专业工具啊?我这没有专业工具啊!”

  “你有的!你上来看看就知道了嘛!很好捅的……”庄静姐的声音里都带着勾魂的磁性了。

  那一刻黄世仁的荷尔蒙终于被一下子刺激醒了,心里晃荡了一下,暗自说道:“我操!你他妈该不是叫老子去捅你身上的那个下水道吧?”

  想到这儿,黄世仁下面的小弟弟首先就器宇轩昂地挺立起来了。

  黄世仁的小弟弟踊跃地举手发言了,呵呵……

  黄世仁抓过矿泉水咕噜咕噜地狂灌了一口水,压了压心里升腾起的那股子邪火,然后就朝八幢四单元五零一号走去。

  到了八幢四单元五零一号,黄世仁果然是上当了。

  丫儿径自到卫生间里摁了坐便器水箱,自来水通过坐便器水箱,在下水管道里稀里哗啦地流淌得比黄河泛滥还欢实。版权95lady.com于是背对着卫生间门的黄世仁就纳闷地朝客厅里的庄静姐说:“庄静姐,你的下水道没堵的,不是流得顺顺畅畅的吗?”

  “谁说让你捅卫生间的下水道了?”黄世仁的身后传来庄静姐软绵绵甜腻腻羞答答的声音,一副午睡刚醒慵懒倦怠的样子。

  黄世仁一回身,衣着暴露的庄静姐已经跟他贴了个满怀,又白又嫩的玉臂软蛇似的一把圈在黄世仁的脖子上,粉嫩潮湿的面孔朝着黄世仁贴了上来,水汪汪的勾魂眼含情脉脉地盯着黄世仁,瞳孔里‘滋滋’燃烧着渴望被一场狂风暴雨洗礼的火苗子……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黄世仁一点精神准备也没有,血压陡然间升腾起来,脑子一下子就懵了,心坎间就象有千军万马杂沓着奔跑而过……

  这小子立马傻啦……

  黄世仁脑子缺氧胸口发闷地喘着粗气朝庄静姐说:“庄……庄静姐……别……别,你不是……要……要我帮……帮你捅……捅下水道吗?”

  紧张到极点的黄世仁此时浑身冒汗。这猝不及防的诱惑令他不敢接纳庄静姐的投怀送抱,他把身体竭力朝后仰着,胆怯地退缩着。

  庄静姐暖烘烘的粉脸已经贴在他汗津津的脸颊上,饱满而且极富弹力的两团肉饼也死死地挤压着黄世仁的胸口,这种销魂的挤压令黄世仁连呼吸也感到有点困难了。

  “人家真的是让你来捅下水道的嘛!傻瓜,是这儿的下水道,它痒……”庄静姐将脸埋在黄世仁的脖子根处,对着他的耳朵喃喃私语地说,一只玉臂仍旧死死箍抱着黄世仁的脖子,而另一只玉臂却腾出来,伸到下面,朝黄世仁的裆部熟练地探囊取物。

  黄世仁的小弟弟一下子被庄静姐紧紧地攥住了。而仅穿了一条肉色情趣内裤庄静姐,同时也把她的裆部朝着黄世仁的裆部撞击性地使劲贴了上来。阅读95lady.com一条裸露的玉腿顺势藤蔓似的紧紧缠绕在黄世仁的腿上。

  黄世仁的小弟弟这个时候变得就象是淬了火的钢钻一般,直直地顶在了庄静姐贴上来的柔软下部。

  庄静姐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销魂的低吟声。

  黄世仁的脑子瞬间处于半缺氧的状态,一时间目眩神迷。他的意志力已经无法控制住快要决堤的防线。

  堂堂七尺男儿眼看着就要缴械投降了。

  可是,电光火石间,黄世仁的脑子一下子闪过家徒四壁的惨样,以及在一所名牌大学念书,每月等着他寄生活费的妹妹。原文http://www.95lady.com/

  黄世仁被撩拔得滋滋冒着蓝烟的激情一下子就熄灭了。

  黄世仁不想失去这来之不易的工作。因为这工作还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托关系把他介绍进来的。如果和业主发生这种关系,要是被人知道了,他就得卷铺盖卷走人。

  一旦丢了工作,正在医院里躺着的父亲,念大学的妹妹怎么办?这是做男人的责任啊!

  于是黄世仁组织起仅有的一点抵御能力,从庄静姐的纠缠中挣脱了出来,什么话也没有说,就像被人逮了个正着的小偷似的,噔噔噔地落荒而逃……

  回到值班的岗亭里,黄世仁一个人胸闷气短地喘了半天,总算是缓过劲儿来了。可胯下那倔强的小弟弟,却愤怒地硬挺了两天两夜,拒不缴械也不投降,搞得黄世仁不得消停。

  小弟弟愤怒的抗议折腾得黄世仁差点在半夜里,跑到野外去学狼叫唤。

  后来,开着卡宴车的庄静姐再也不会在岗亭做任何停留,更不会顺手甩高档香烟给黄世仁了,车窗更是关得严严实实的。而躲在岗亭里的黄世仁,只要一看见庄静姐的卡宴车出现,莫名其妙地就会产尿急的反应。有时小弟弟还要冷不丁地在下面恶作剧地瞎捣乱,突地抬起倔强的头颅,摁也摁不下去,搞得黄世仁心里火烧火燎的很不得劲儿。

  毕竟庄静姐是一个浑身都散发着成熟女人韵味的妙人儿啊!小弟弟的过激反应也在情理之中啊!

  再后来,当肖畅飞偶然间摸出一盒九五至尊出来显摆,并递一根给黄世仁抽的时候,黄世仁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了,说:“是庄静姐奖赏你的吧?”

  肖畅飞还没整明白是怎么回事,很诧异地望着黄世仁说:“你怎么知道的?”

  黄世仁阴险地笑了下,说:“我不光知道你这烟是庄静姐奖赏你的,我还知道你小子的那颗烟也被庄静姐抽了。”

  “你啥意思?”肖畅飞越加诧异,对黄世仁警觉起来。

  “老实跟你说吧,庄静姐原来也想抽我的这颗烟来着,可是,哥们儿我没你这么贱,没让她抽上。关键的时候,哥们儿我稳住阵脚了。严格说起来,你只不过是老子的一个替身而已。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把这事漏出去半个字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对了,还有庄静姐知,呵呵……”

  “你丫嘴真损!说吧,怎么才能封住你的嘴?最好别逼着我杀人灭口!”肖畅飞开始威胁起黄世仁了。

  黄世仁略显几分诡秘地说:“我的条件不过分,你从庄静姐那儿得的烟咱俩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平分。另外,哥啥时候想听听细节解解闷,你就得绘声绘色地讲给哥听。注意,是细节,不是故事梗概。而且叫床的声儿都要模仿得惟妙惟肖……呵呵……”

  “你变态啊!”肖畅飞狠狠地踹了黄世仁一脚。

  不过肖畅飞还真给黄世仁讲他和庄静姐相互切磋技艺的各种细节,听得黄世仁血脉喷张,小弟弟愤怒的抗议弄得他直想把肖畅飞这小子当场给灭了,然后取而代之。

  今天,毫无疑问,肖畅飞这小子一定又是到庄静姐那儿辛勤耕耘去了。那个已经完全谢顶的烟草专卖局的什么狗屁局长,根本就不可能满足庄静姐的胃口。就连肖畅飞有时私底下也对黄世仁说,他有点吃不消这女人了,不光姿势翻新,花样白出,而且各种招式层出不穷,甚至有时还要将窗户打开,将头伸出窗户外,让肖畅飞从后面冒死进攻……听起来那叫一个惊心动魄。

  不过,想到一会儿肖畅飞来换班的时候,自己又可以得到一盒好烟,黄世仁心里倒也释然了,于是就在岗亭里耐心地等待着肖畅飞的出现。

  可是,没有等肖畅飞的出现,倒等来了一辆奥迪A8在栏杆外冲他摁了一下喇叭。

  一瞄奥迪A8的车牌——NM7878。这不是那位烟草专卖局局长的私人座驾吗?而驾驶室里端坐着的,的确是那个完全谢顶的狗屁局长。

  黄世仁顿时就惊了,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慌忙找桌子上的遥控器升栏杆。

  奥迪A8从翘起的栏杆下滑过去的时候,黄世仁本能地赶紧拿起手机拨肖畅飞的号码。可是,这家伙仍旧关机。

  没办法给这小子放倒信号树发信号啊!

  看来这回肖畅飞这小子要被谢顶局长瓮中捉鳖地逮个正着了。这丫儿算是死定了!

  黄世仁紧张得就象是自己被捉奸在床了一般,心里咚咚咚地跳突起来……

第2章 遭遇车震门

  就在黄世仁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岗亭里打转的时候,肖畅飞这小子却幽灵般地从一笼树荫下闪身走了出来,只是斜戴着帽子歪穿着衣服,有种临阵脱逃丢盔卸甲的惨样。

  黄世仁一见肖畅飞这副模样就乐了,呵呵笑道:“你小子该不会是从五楼直接跳下来的吧?怎么没把你小子摔死啊?”

  肖畅飞的表情却没有半点挫败感,脸上反而有种挑战极限后残留着的兴奋遗韵,说:“比从五楼直接跳下来更刺激,呵呵……”

  “赶紧给哥详细聊聊,怎么个刺激法?哥爱听这个,呵呵……”黄世仁也好奇得不行,连忙递了矿泉水过去。

  肖畅飞拧开矿泉水瓶盖,咕咚咕咚地使劲灌了一口,抹了一把嘴边的水沫子说:“一言难尽,反正跟电影里偷情的桥段是一样一样的,呵呵……真他妈刺激啊!”

  “赶紧说说,哥就想听这个。”黄世仁催促道。

  肖畅飞却摸出手机看了下,说:“还是明天有空再详细跟你汇报吧。都快凌晨一点了,你还得回你租的狗屋里睡觉呢。”边说肖畅飞边掏出一盒烟塞到黄世仁的手里。

  黄世仁接过烟装裤兜里,叮嘱肖畅飞道:“那行!明天你再讲给哥听。不过你不能忽略过任何一个细节哈!”

  肖畅飞笑道:“你怎么那么变态!喜欢听这个……”

  “你忘了你只是老子的一个替身吗?庄静姐本来是该我上的。”黄世仁变得有点恬不知耻了。

  肖畅飞骂道:“替身个毛!有本事哪天你亲自上,老子在旁边给你擦汗。”

  “无耻!”黄世仁骂道,然后走出岗亭。

  肖畅飞却在身后朝他喊:“要不你骑我的电瓶车回去。大半夜的,还得走上二十几分钟呢!”

  “算了,这几天老子运气背到家了,万一骑你的电瓶车回去,电瓶又被蟊贼偷了去,我不得赔死?”

  黄世仁回他租住的那个狗窝,如果走灯火辉煌的正道,大约得走上半个来小时。如果抄一条阴森黑暗的近道,也就二十来分钟就到了。

  黄世仁是属于艺高人大胆的愣头青那类人。平常上下班即使骑电瓶车,他也抄的是那条阴森黑暗的近道。今天没有了代步工具,他当然就更要抄近道了。

  这条近道其实就是一条护城河的河堤,河堤的一边是流淌着城市污水的排污河,另一边便是尚且没有经过城市改造的老式贫民窟。虽然周边环境差强人意,可是靠近河边的参天古树和一笼笼竹林却长得阴森茂密。

  也许是这条道太过偏僻阴森的缘故,即使大白天,从这经过的人流量也显得比较稀疏,根本没有车水马龙的迹象。深更半夜的,这条道上的行人就更加稀少了。

  不过,正因为这条道的僻静,这片低矮的贫民窟却成了这座城市藏污纳垢的场所。

  白天,擦皮鞋的中年妇女,坐在街边打麻将的外来妹,都在这儿从事着色情交易。很多时候,这类交易在河堤边阴森茂密的竹林里就完成了。

  而到了晚上,这儿又成了玩车震的最佳场所。路边的树荫下,竹林旁,总会停着一辆辆各式轿车越野车。每一辆车都在路面上晃动,每一辆车里都传出一阵阵低低浅浅的呻吟。

  只是前段日子,这条道上出凶案,车震才彻底在这条道上销声匿迹了。一对玩车震的男女,男的被几个愣头青小子捅了扔河里,女的被抡了。

  没有了车震,这条道在凌晨一点的深夜,就更是显得冷清黑暗了。

  黄世仁一个人冷冷清清地走在这条道上,心里还真是生出了一丝荒凉凄切的感觉。偶尔有一盏路灯半死不活地在某个旮旯里亮着,也丝毫缓解不了这样的气氛。

  不过,黄世仁是个艺高人胆大的家伙,三四岁的时候就开始被爷爷传授独门内家功夫,武术功底极其深厚扎实,格斗技巧更是一流。如果碰上剪径劫道的,只要不用自来火的火药枪之类的热兵器,五六个人一起上也甭想近他的身。

  所以对黄世仁来讲,这样的氛围并不能引起他的半点恐惧。他甚至不用边走道边打口哨来给自己壮胆。

  正走到一半的时候,恍恍惚惚看见前面的一笼树荫下停着一辆宽大彪悍的越野车。

  凄清的凌晨一点,在这样的地段出现这样一辆样式凶悍的越野车,这还真是显得有点突兀。凭这车的块头看,应该是一辆路虎揽胜。这玩意儿就像是静静蹲在暗处的一头钢铁怪兽。

  甭问,一定又是一对玩车震的亡命之徒。

  黄世仁心里暗自笑道:“我操!居然有比老子还艺高人胆大的主!”

  黄世仁并不想因为自己的路过而打搅了别人的好事,于是他刻意走到了另一边,打算尽量避开这辆越野车过去。

  越野车还真他妈摇晃得厉害,显然震得不轻,都快演变成路震了。

  密闭的车窗里还传来女人被虐时发出的呼喊声,听着满凄惨的。

  我操,这震得也太猛了吧?发出这样的惨叫,这得插多深啊?

  黄世仁下面的小弟一下子就翘起来了。它丫的对这种声音严重过敏,一听见这种声音,立马就跃跃欲试地显出一副冲动的劲头。

  黄世仁更受不了这样的呼喊,他加快了步子,想尽快离开这一小段充满了黑色诱惑的是非之地。

  可是,就在黄世仁想尽快逃离的时候,越野车里的阅读灯却一下亮了。越野车里的状况被黄世仁一览无余。

  这他妈哪儿是在玩什么车震啊?这明明是一个凶相毕露的大老爷们儿,正把一个妙龄女子使劲地扑倒在副驾驶上朝死里揍啊!

  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在这么个地点这么个时候欺负一个弱女子呢?这还是大老爷们吗?

  黄世仁立马就怒了,他几步走过去,使劲敲了车窗的玻璃。

  越野车里的大老爷们愣了一下,停了手,有点惊愕地盯着车窗外的黄世仁。

  此时黄世仁在暗处,那家伙在明处,所以那家伙并不能把黄世仁看得很清楚。

  副驾驶上被蹂躏的女子也坐直了身子。这女子面容姣好,梨花带雨。她慌乱地整理着被弄乱的衣裙和头发。

  那家伙摁下车窗,见只有黄世仁一个人站在车窗外,而且也不象是一个剪径劫道的悍匪,于是神情陡然间就变得凶悍起来了:“小子,少管闲事。”说着就要将车窗玻璃升起来。

  黄世仁却说:“你这么欺负一个弱女子,这样的闲事我就得管。”

  “她是我老婆,你管得着吗?”那家伙蛮横地说。

  “谁是你老婆了?”副驾驶上的女子却回应道。

  “你看,人家没承认是你老婆。”黄世仁朝那人讪笑道。

  而那家伙抬手就给了女人一耳光,骂道:“妈的个巴子,还给脸不要脸了!”

  那家伙的这个粗暴动作顿时把黄世仁给激怒了,他闪电般地出手,将手伸进车窗内,一把揪住那家伙的衣领,然后就往车窗外拽。

  按黄世仁的本意,他是要把那家伙直接从车窗拽出来,就像扔一头死猪似的扔路面上,然后拳打脚踹地暴揍一顿。

  可是,那家伙的一只手上却突然多出了一把手枪,而且黑洞洞的枪口直接顶在黄世仁的脑门上了。

  “撒手!”那家伙盯着黄世仁恶狠狠地说道。两个人几乎已经面门照面门,鼻子尖对鼻子尖了……

  黄世仁愣了足足有一秒钟,只有撒手了。

  那女子这时扑身过来,一把拉过那个家伙,朝黄世仁喊道:“你赶紧走!我和他的事不用外人插手。这不关你的事。”边说边慌慌张张地把车窗玻璃按了起来。

  黄世仁站在车窗外,愣了一阵子,心里突然间觉得闷闷的,感觉自己空有一身过硬功夫,面对一把黑洞洞的手枪,自己就他妈什么也不是了。操!

  换冷兵器时代,丫试试!

  黄世仁讨了个没趣,内心里既沮丧又气馁。原本以为自己是凭着一副侠肝义胆的热血情怀前去英雄救美的,谁知人家是两口子吵架。

  人家两口子吵架,自己去添个什么乱……这不扯淡吗?

  黄世仁平衡了一下心理情绪,甩开步子准备继续赶路。没走出几步,却听见身后传出一声车门沉重的关闭声。

  黄世仁不由得回过头,正看见副驾驶上的女人被男人一把推下车。女人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紧接着,路虎揽胜的引擎打着了,两道雪白的灯光直射向近处的黄世仁。黄世仁被这两道雪白的光柱晃得头晕目眩。而路虎车发出一阵低沉凶悍的吼声,紧贴着黄世仁的身子,呼地一声呼啸而去。黄世仁差点被挤到河堤下。

  黄世仁顿时恼羞成怒,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人家开的是路虎揽胜啊!

  黄世仁原本打算彻底不管这件破事的,可是,刚迈出两步,这丫儿又站住了。

  这么僻静冷清的地儿,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弱女子说扔就扔这儿了,要是碰上歹人,这女子的凶吉可就难料了。这地段可是刚发生了杀人强奸的凶案啊!

  见死不救这可不是黄世仁的作派。

  于是黄世仁转过身,审视着不远处女子的状况。可是女子所处的位置昏黑一片,根本看不清具体的状况。

  有了刚才的教训,黄世仁显得有点犹豫了,心里暗骂:“这些有钱的男人也太他妈浪费了,这么好的一个女人,说扔就扔这儿了。这不暴殄天物吗?”

  黄世仁的心里正开着小差,黑暗中的女子却坐在路基旁,打燃了打火机,叼一根香烟吸上了。

  黄世仁顿时就对这女子佩服得五体投地了。这么危厄的境地,一个弱女子居然会表现得如此淡定,这该是啥心理素质啊?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啪嗒啪嗒的拖鞋拍打着路面的声音,恍恍惚惚一个人影朝着这边走过来。

  黄世仁觉得自己更不能一走了之了。自少得等到那个人过去后自己再离开也不迟。万一走过来的那个人正是一个见色起意的歹人呢?

  于是黄世仁就退到了路边上,不动声色地站在暗处不吭声儿。

  那人影越走越近的时候,黄世仁才借着不远处一盏半死不活的路灯,看清那人是一个捡破烂的流浪汉。

  流浪汉一只手里提溜着一根塑料编织袋,一只手里捏着一根铁钩子。这家伙显然在敬业地翻找垃圾桶里的残羹剩物。

  当流浪汉经过女子跟前的时候,他一下子站住了。

  女子尽管坐在很黑的阴影里,可是她叼在嘴上的烟头却将她暴露在了流浪汉的眼皮地下。

  流浪汉朝着女子试探性地靠近了一步。

  “滚开!”黑暗中的女子朝流浪汉怒声呵斥道。

  流浪汉非但没有滚开,反而朝着女子嘿嘿嘿地狞笑起来。

  黄世仁真真切切地看见流浪汉放开了手里的塑料编织袋和铁钩子,有解裤带的动作。

  “滚开!老流氓!”女子吓得从坐着的地上腾地一声站起来,想要跑。可是流浪汉已经饿狼一般地朝着女子扑了上去。

  女子发出一声尖叫,却已经被流浪汉扑倒在了地上……

  黄世仁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甩手离开,要不然臭水河边又该多一起强奸案了。

  于是黄世仁如同在黑暗中蹿出的一头猎豹,几个箭步飞跑上去,照着流浪汉撅起的屁股狠命踢出了一脚。

  流浪汉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儿了,他已经把女子死死地压在身子下,屁股却冷不丁地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一个狗啃泥就摔到了一边。

  黄世仁没等流浪汉回过神,又照着这家伙的腰部狠命踹上了一脚。

  要说这流浪汉也真经得起踹,丫儿被黄世仁连踹了两脚,居然没哼哼一声。就连黄世仁也觉得怪纳闷的。因为按他踹人的技术功底,一般人连一脚也是经受不住的。

  待得黄世仁定睛细看,流浪汉已经直挺挺地躺地上一动不动了,显然是被踹昏厥过去了。也就是说,流浪汉不是经得起踹,而是连哼一声的机会也没有就被踹闭气了。

  惊魂未定的女子定定地盯着黄世仁,说:“你把他踢死了?”

  黄世仁却若无其事地说:“死不了。我踹他的部位不会致命的。顶多昏死半个时辰,然后疼上十天半月。这点谱我还是有的。”

  女子信了黄世仁的话,不言声儿了,而是在黑暗中低垂着头,就像在黑暗里静默成了一尊雕塑一般。

  气氛有点僵滞。

  沉默了半响,黄世仁颇感尴尬地说:“要不我送你回家?”

  女子却摇头。

  “自少我把你送到大街上,你自己打的回去?这样或者更安全。”黄世仁补充道。

  女子还是摇头。

  “他一会儿会过来接你?”黄世仁又问。

  女子还是摇头。

  黄世仁心里有些发毛了。自己总不至于就这么在这儿陪她傻呆到天亮吧?

  “哪你说怎么个搞法?总不至于你就在这儿坐到天亮撒?”黄世仁耐着性子又说。

  而女子却突然间站了起来,说:“我跟你走!”

  黄世仁打了个愣神,说:“你跟我走?上哪儿?”

  “你愿意带我上哪儿就上哪儿呗!”女子突然间把刚才所有的情绪都收拾了起来,说话的语气调皮而且伶俐。好像刚才的事儿根本就没在她的身上发生过一般,完全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

  “这大半夜的,自己遇上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妖精啊?”黄世仁心里极不踏实地想。

极品小保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极品小保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攻城掠爱:陆少的蜜恋鲜妻3章(第3章 过夜费)

    原标题:攻城掠爱:陆少的蜜恋鲜妻3章(第3章过夜费)小说:攻城掠爱:陆少的蜜恋鲜妻第3章过夜费陆景琛突然觉得鼻翼痒痒的,随后便见顾筱希的小腹出现几滴血,伸手往自己的鼻上一触,额头冒出一堆黑线。他居然为一个女人失控至此!……清晨,顾筱希被照进的阳光叫醒,抚着还有些晕沉的额头,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哪里,昨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全身赤果?掀开被子后顿时愣住,那一抹鲜红难道……顾筱希揉了揉太阳穴,努力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记得自己和好友去酒吧喝酒,奕雯有事先走让娴姐来接她,那之

  • 误惹豪门:霸道总裁宠蜜妻3章(第3章 你唯一能陪我做的,只有这个)

    原标题:误惹豪门:霸道总裁宠蜜妻3章(第3章你唯一能陪我做的,只有这个)小说书名:误惹豪门:霸道总裁宠蜜妻第3章你唯一能陪我做的,只有这个一年后,苏诺一身深紫优雅居家长裙,白底小碎花围裙,在阔大奢华的厨房紧着给自己煮饭,厨房门口一暗,有强大的寒气袭来,忍不住回头看。陆北霆身姿挺拔,墨瞳幽暗,一脸淡漠的站在门口,盯着苏诺身上系着的白底的碎花围裙,一脸的嫌弃。“女人,搞什么鬼?”“煮饭,一起吃?”苏诺脸上绽出明媚妖娆的笑,随手打开了一边的炉火,准备炒菜!“你有什么资格与我一起吃饭!”冷冽的声音一字一

  • 天价替婚:总裁宠妻狠强势 3章(第3章 你的记性可真差)

    原标题:天价替婚:总裁宠妻狠强势3章(第3章你的记性可真差)小说:天价替婚:总裁宠妻狠强势第3章你的记性可真差心念电转间,季珊珊挺直了胸膛,水濛濛的眸子直视着盛秋夜,一脸的不屑一顾,“盛秋夜,我看你就是在吓唬我!”“要试试?”男人的眸子微微一挑,凉薄的嘴唇往上一勾,“这可是你说的!”眸光流转间,盛秋夜倏地上前,一把搂住季珊珊纤细的腰身,另一只手打横将她抱了起来,直接将她整个人往房车里塞!“你来真的?”季珊珊有些慌乱了,心里十分紧张,浑身的毛细血管都绷得死紧死紧的。她真的低估了该男人的无耻啊!“不

  • 重生宝妻送上门3章(第3章 剧情反转)

    原标题:重生宝妻送上门3章(第3章剧情反转)小说:重生宝妻送上门第3章剧情反转“楼上是怎么回事?”听着从二楼传来的声音,展烨豪朝厅内的佣人问道。“老爷,夫人和二小姐正在大小姐的房间。”佣人在展烨豪的面前老实答道。展烨豪一皱眉,朝楼上走了去。而房间里的余听蓉和展梦雅在听见展烨豪回来后,脸上都闪过一抹阴狠。这个贱人,今天敢这么对她们,一会非要她好看。想着,母女俩连忙朝门口跑去,就要向上来的展烨豪告状。展颜自然也知道展烨豪回来了,对上这对母女阴毒的目光,她眉头微微一蹙。展烨豪一来到展颜的房间门口,便看

  • 帝少的火辣甜妻3章(第3章 五年后)

    原标题:帝少的火辣甜妻3章(第3章五年后)小说名称:帝少的火辣甜妻第3章五年后阳光明媚,春暖花开好时节。安然早早的就来到了早已约好的一家咖啡厅。浓密栗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随风飘扬,仿佛能撩动人心,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润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一袭粉紫色的超短款披肩小外套更加衬托出她一等一的绝佳身材,再搭配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一双黑色的高筒靴……实在是成熟性感,娇媚十足。五年,能发生很多事,也能很快改变一个人,褪去了五年前的纯真小野猫,化身成了勾人的小妖

  • 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3章(第3章 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原标题: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3章(第3章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小说: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第3章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老……老板,好像撞到人了。”车上的司机用颤抖的声音回头对自己的老板说道。“还愣着干什么,下去看看啊!”程墨舫冷着脸低吼一声,随后也跟着打开车门下了车。并不是害怕或是愧疚,只是因为他答应了儿子接他去吃饭,现在已经到了吃饭的点,在儿子程熙栀面前,他从来都不会食言。可他没有想到,那个人会是她!第一人民医院的病房里。季凌音紧阖的眼睑上,睫毛轻轻抖了抖。窗外明亮的光线太强烈,刺激得她混沌

  • 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3章(第3章 非礼勿视)

    原标题: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3章(第3章非礼勿视)书名: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第3章非礼勿视山洞并不很大,四周连一株植物都没有,只有中央位置的一处冷夜泉,泉池面径三四米,墨楚虽与龙千邪两端浸身,却依然能感觉到他身体的热量,在不断冲击向自己。这绝对是人生中一场极大的考验。若说他穿着衣服好看的宛如谪仙,那现在就比之前还要邪魅诱惑一万倍,墨楚实在不能想象,自己要是定力再差一点,会不会毫无节操的扑过去?闭上眼睛,非礼勿视。随着时间的推移,墨楚原本一身的伤痛,竟真的在恢复之中,起码比正常速度快了两三

  • 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3章(第3章 狗男女)

    原标题: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3章(第3章狗男女)小说书名: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第3章狗男女“一个晚上没回家,干什么去了?”林满月踏进林家大门,就听到了林呈里的怒吼。“修宇生日那么重要的事情,你都可以缺席,丢尽了老子的脸!”林呈里越说越生气。修宇的父母是市政高官,林家要是能跟修家变成亲戚,以后在龙市就可以省去很多麻烦。本来就不喜欢林满月这个不服管教的女儿,长相和性格太像他死去的前妻。对于前妻,那就是林呈里的仇人。如果是林蕊蕊跟修宇是未婚夫妻,林呈里也不用处处小心,自有小棉袄林蕊蕊来替他跟修

  • 你好!MrRight3章(第3章 暗恋对象一般都是学长)

    原标题:你好!MrRight3章(第3章暗恋对象一般都是学长)小说名字:你好!MrRight第3章暗恋对象一般都是学长面试就是这样,几家欢喜几家愁,程辰看着和自己一起走出来的几个面试生,像她这般面露失望的不在少数,想想心里又安慰了几分。“程辰!”身后一个好听的男声突然叫住她。程辰转过头,从电梯口缓缓走过来一个高大身影,怕自己看错人,她揉了揉眼睛慌忙转身,照着大理石透亮的地板检查自己的衣裳和头发。男人越走越近,拍了拍她的肩膀:“嘿!小学妹,还真是你啊!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您好!乔学长!”面部表

  • 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3章(第3章 你是谁)

    原标题: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3章(第3章你是谁)小说名称: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第3章你是谁轰然间这么一句,击破了苏夏的最后一点理智。“我是。”她握着手机,唇瓣还有些许颤抖,目无表情的看着前方,讷讷地回答。“虽然是你爬上我的床,但似乎我也占了你的便宜。”男人一如既往冷漠无情,“这件事,算作给你的报酬。”这件事?所以那几个人,是他找来的?打安岳,也是他的命令的?心头一顿,苏夏感觉心怦怦地跳着,就好像这个男人就在自己身边一样,注视着她全部的举动。她的视线朝向窗外看着,可依稀只看到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