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玲珑璞玉重生妃在线阅读

2017/11/25 2:05:3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玲珑璞玉重生妃

第一章 贱人,沉塘

  “贱人,滚进去。来自http://www.95lady.com/

  一道怒喝声在暗黑的夜色中响起,玉清落猛地一个踉跄,便被于家的当家主母直接掼进了柴房内,‘砰’的一声,让人将门给锁上了。

  玉清落险险护住自己的肚子,手指急急忙忙扒着阖上的小门,瞳孔一缩,疾呼道,“娘……”

  “闭嘴,不要叫我娘。你私德败坏,与人私通,还怀了个野种回来,简直丢尽我们于家的脸面。你等着明日老爷回来,沉塘吧。”

  门外的于家大夫人脸色铁青,语调冷酷,毫无一点情分在里面,似乎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将玉清落这个儿媳妇弄死在里面,免得碍了她的眼。

  沉塘?玉清落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看起来宛如透明一样,毫无血色。想不到她嫁入于家半载,从来安分守己不争不抢,尽量表现的如同透明人一般,可是却还是挡了别人的路,三番四次被设计陷害,到最后,居然落得个沉塘的下场。玲珑璞玉重生妃在线阅读

  “娘,别和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一般见识,这事交给儿子来处理就好。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去休息。”此时,门外却响起另外一道低沉的男音。

  柴房内的玉清落豁然抬起头来,她自然认得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这不就是她那个在成亲当日便丢下自己与别的女人私奔的丈夫于作临吗?他回来的可真是时候,在外面半年毫无消息,一回来,便直接抓了个大夫往她面前一丢,生生的检查出她有喜的事实。

  玉清落暗暗的咬了咬牙,这事本身就透着古怪,尤其是于作临将大夫丢到她面前的举动,当时的表情,分明透露出几分恶毒的模样。

  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逐渐远去,玉清落心里一咯噔,便听到于作临的声音再度响起,“玉清落,我早就警告过你,让你不要妄图嫁入于家,是你自己不听,这便是你的下场。玲珑璞玉重生妃在线阅读

  他的声音低而缓慢,好似就贴着门缝说的,听在玉清落的耳朵里,却宛如一丝丝的凉气钻进身体里,莫名的打了个冷颤。

  “我本来只想着让大夫检查出你并非完璧之身,想不到结果居然如此出人意料。”

  玉清落陡然瞪大了眼睛,脑子里的念头一闪而过,下一秒,不敢置信的低呼出声,“是你,那天晚上是你设计的,那个男人,是你找来的,你……”

  “好好的享受今晚吧,你有孕是不争的事实,不管什么原因,明日的沉塘,你是逃不掉的。呵,呵呵。”于作临阴沉沉的笑了两声,随即站起身,搂过站在一旁等着他的女人,眸色飞扬的转身离开。

  玉清落瞪直了眸子,双手紧紧的拽着衣服袖子,只觉得一阵阵的天旋地转,猛地跌坐在地上。

  沉塘,沉塘,她最后的下场,居然会是沉塘?

  这是玉清落无论怎么想,也没想过的结局。95女性网

  想不到于作临居然如此心狠手辣,为了将她从于家少夫人的位子上拉下去,不惜败坏她的名节甚至要除掉她的性命。这样的男人,哪里有一点点少年将军的样子,简直和地痞无赖没有什么区别。

  玉清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想到沉塘,心里便是荒凉一片。

  然而,谁都没料到众人心心念念的沉塘尚未发生,当天夜里,一道惊雷,便直直的打在了玉清落所在的那间破败的柴房屋顶,顷刻间点燃里头堆积在一块的干柴,火势凶猛,瞬间照亮了整个于府上空。

  于作临的屋子离得近,听到下人来报,当场安抚住躺在身边的女子,披着衣服便跑出了房门外。

  柴房周围已经一团混乱,管家指挥着下人开始灭火。只是火势太大,一时半会哪里能灭得了?好在那柴房单独一处,火苗子倒不至于窜到于府其他的屋子上去。玲珑璞玉重生妃在线阅读

  见到于作临出来,于家管家抹着汗急忙跑到他身旁,皱着眉道,“少爷,少夫人还在里面,咱们先……”

  不等他说完,于作临已经一个冷眸瞪了过去,“谁是少夫人?那是贱妇。”

  “是,是,贱妇,那贱妇还在里面,咱们是不是先开锁让她……”

  “开什么锁?”于作临冷哼一声,随即抬头看了看天,发现整个夜空虽然惊雷不断,却一丁点雨都未落下,当下眸子深深的眯了起来,嘴角渐渐的泛起一抹笑意,“这是老天都容不下她继续活着丢人现眼,所以才会一道雷劈到她所在的屋子上方,既然如此,我们自然要顺应天命,免得于府其他人也跟着遭殃。”

  说着,他的视线默默的挪向那间柴房。此刻却见那扇被锁上的门被里面的玉清落用力的拉着,力道过大,居然使得那扇门有着摇摇欲坠之势,好似再过一会儿便能让玉清落破门而出一般。

  于作临的眉头当下皱的死紧,微微抬了抬手,对着管家说道,“你让救火的人都小心一些,别让火势蔓延到其他地方,至于柴房,已经救不了,就算了。”

  管家头一低,应了一声,“是。”

  只是他刚打算走,又被于作临叫了回来,“你去找两个可靠的人将柴房的门给我封死了。来自http://www.95lady.com/

  管家一愣,却还是没有任何异议,转身走了。

  于作临这才低沉沉的哼笑了两声,那暗沉的脸色在不远处的火光影射下,显得异常的阴森冷酷。仿佛那个在柴房内垂死挣扎的人,就如同蝼蚁一样,命贱如纸。

  然而此刻柴房内的玉清落,却依旧抱着一线希望,见火势还没蔓延到门口这边,便用了全身的力气去拉扯柴房的门。

  眼看着门有那么一丝丝松动,脸上刚泛起一丝笑意,就听到外面传来‘叮叮叮’的声音。

  玉清落的脸色顷刻间一白,瞬间便明白了过来,当下全身无力,那扇门再也拉不动一丝一毫了。

  柴房内的火势越来越大,浓烟滚滚很快呛得玉清落视线模糊脑袋晕眩。没多久,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那张本就蜡黄消瘦的脸蛋再添了一层乌黑。

  外面封门的声音还在继续,她却被浓烟呛得逐渐失去意识,白眼翻起,再也支撑不住的晕死过去。

  柴房内被火势吓得到处乱窜的老鼠蟑螂纷纷跳起,直接从她身上窜过去,吱吱吱的消失无踪。

  玉清落想,沉塘和火刑,其实都是一样的。怨只怨她遇人不淑,居然碰到那样狼子野心的人……

第二章 六年后

  六年后。

  “娘亲,你说我要不要帮他呢?”

  房梁上横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左边那个小小的男孩子此刻却是一脸苦恼的样子,滴溜溜的眸子盯着房梁下正在交手的两个男人,整个脸蛋几乎皱成了一个包子。

  “我觉得吧,咱们出门在外,路见不平当然是要拔刀相助的对吧。虽然我今年才五岁,但是还是有一腔的热血沸腾的,恩,应该帮。”小男孩开始拖着下巴继续看着打斗中的两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通。

  “可是吧,我又担心另外那个好像也很厉害的样子,要是我帮了,人家会不会连我都要对付?恩,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恩,非常严肃。”

  说着,他又换了一只手拖着下巴,看着下面打的热热闹闹的两人,眨了眨眼睛。那双眼睛上的睫毛修长黑亮,眨动之间仿佛带有生命一般活灵活现的。

  蓦然,小男孩全身僵了僵,猛地扭过头去看一直一言不发的娘亲,脸色当场就黑了下来,“娘亲,你又不好好的听我说话了。你这样很不尊重我的你知道吗?你这样……娘亲,你可爱的善良的美丽的儿子在你左边,你往右边看什么?”

  小男孩略略提高的声音,终于将他右边心不在焉的女子的视线给拉了回来。

  玉清落一愣,这才诧异的挑了挑眉,看向身边的儿子,疑惑的问,“南南,你刚才说什么?”

  南南很生气的瞪了她一眼,腮帮子鼓得紧紧的,这会儿,倒是一副不愿意搭理她的模样。

  玉清落也没在意,视线却再一次的瞥向了酒楼角落里那道修长的身影上面,眸子微微的眯了起来。

  那件事情过去六年了,她也有六年没见到于家的人了,想不到今日,居然会在这间小小的酒楼内,再次见到于作临。

  玉清落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看到他,她便会想起六年前于家是如何对待她的。

  不,不对,不该说是她,而是真正的玉清落。那个向来与世无争却被于家百般欺凌,最后在破庙生产却依旧遭受到于作临安排的杀手围堵的女人。

  若不是当初玉清落的乳娘葛嬷嬷将她从于家柴房里偷偷救出,并一直东躲西藏的帮着她照顾她,怕是连南南都生不下来了。

  只可惜,孩子虽然平安生下来了,她却因难产而死。

  最终,却让她这个现代被称为医学鬼才并且性格孤僻乖张的人附身在她身上,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将南南给生了下来。

  这一穿越就落得个生孩子的下场,也是挺苦逼的。

  “娘亲,那你说,我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呢?”南南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见自家娘亲也不出声了,又开始絮絮叨叨的问了起来。

  玉清落暗暗的压下胸口那恨不得将于作临这样的卑鄙小人给剁碎的冲动,随着南南的视线往下看去。

  这才看清楚酒楼的中心已经清出好大一块场地,一清瘦一健壮的两个男人正打的如火如荼的,围观的群众又是兴奋又是害怕的躲在一旁观看,却没半个人胆敢上前去拉开两人。

  默默的看了两眼,她这才扭过头去看一脸兴致勃勃的儿子,笑问,“你要帮哪个?”

  “白衣服的那个。”南南眸子亮亮的,立刻指着那个清瘦的稍显得俊逸一点的男子,搓了搓手。

  玉清落挑了挑眉,轻哼一声,“白衣服的那个武功高强,用不着你多此一举。”

  “诶?他厉害一点吗?”南南犯愁了,小小的眉心猛地一蹙,有些不高兴了起来。只是下一秒,他的表情又激动起来,“那不然,我先给那个白衣服的下点毒,然后再以救命恩人的姿态出现救了他,你说他是不是会感激我?”

  玉清落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两下,用一种非常诡异的眼神去看着他,半晌后摸了摸他的额头,叹息一声,“南南,这种卑鄙无耻的行为,谁教你的?”

  “当然是娘亲你了。”南南理直气壮的回。

  玉清落眼睛一眯,危危险险的看着他,“你说谁?”

  “……那个,那个养不教,父子过……”南南一看她的表情,气势就弱了下去。每次都这样,每次都这样,娘亲一说不过他,就用这种你中饭晚饭夜宵都不用吃了的表情看着自己,他好怕。

  “我是母,不是父。”玉清落伸手,掐着他粉粉嫩嫩跟包子一样柔软的小脸蛋,啧啧有声。

  南南脑袋缩了缩,小身子扭了扭,随即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手脚并用的抱着柱子开始无声的哭。娘亲明明整天都要跟他说一遍,是她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才把他拉扯长大的,怎么现在又不承认了。

  玉清落无力的抚额,她一开始的打算真的是要把儿子教育成一个正直的,善良的,勇敢的五好青年的,怎么到最后,好像偏了不是一点点啊。

  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扭头看南南还背对着自己,肩膀装模作样的一耸一耸的,当场有把他踹下去的冲动。

  然而她眼角刚一瞥,就见角落那边的于作临已经放下一小锭银子,起身往外走了。

  玉清落的眉心猛地一拧,来不及多说什么,只是伸手拍了一下南南的肩膀,低声交代了一句,“你乖乖的呆在这里等我回来,娘亲有点事出去一下。”

  她说着,还不等南南回应,人已经敏捷的攀上了屋檐,没多久,便沿着角落里无人的地方下了地,追着于作临的身影离开了酒楼。

  南南傻眼了,眨了眨眼圆溜溜的眸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娘亲的背影逐渐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然后,他又开始托着下巴愁眉苦脸了起来,“娘亲走了就走了,可是还没给我一个正面的答案呢?那我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呢?哎,娘亲就是这么的不靠谱,要是葛奶奶还在就好了。”

  说完,他的视线再次瞥向房梁下面,下面的两人依旧打的难舍难分,不过情况确实如同玉清落观察的那般,形式对于白衣男子来说,一片大好。

  南南又看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终于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玲珑璞玉重生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玲珑璞玉重生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大年初三为啥不拜年?原来是怕这个

    今天是农历大年初三,在传统年俗中,是人们回娘家,烧门神纸,谷日忌食米饭的日子。大年初三通常不会外出拜年,因赤口,所以希望避免容易与人发生口角争执,一些农村和城市,有大年初一至初三不动刀或剪刀的习俗。小年朝小年朝即天庆节。宋代宫廷节日,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因传有天书下降人间,真宗下诏书,定正月初三日为天庆节,官员等休假五日。后来称小年朝,不扫地、不乞火,不汲水,与岁朝相同。烧门神纸旧时初三日夜把年节时的松柏枝及节期所挂门神门笺等一并焚化,以示年已过完,又要开始营生。俗谚有“烧了门神纸,个人寻生理”

  • 【送万福 进万家】安庆书法家书春送福系列:周珍义

    【送万福,进万家】安庆书法家书春送福,是丁酉年腊月里由书法名家联手安庆名企而开展的为迎接戊戌新年而举行的义务为市民写春联大型活动。这一集为朋友们介绍的是周珍义先生。周珍义,别署熙湖散人,安徽太湖人。现为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石化集团公司书法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协会会员,安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学书四十余年,师从冯仲华先生,并曾在胡寄樵先生门下学书求艺。早年习楷,尤对《颜勤礼碑》情有独钟,勤于临习研学,后主攻隶书和行草,隶书致力于《礼器》丶《张迁》,行草喜二王俊朗风骨,一直研习不断。先后三十多次参加

  • 上海博物馆藏丨文徵明的长子文彭写给钱榖的信,交流古玩字画信息

    「品味生活私享艺术」书画丨文房丨拍卖丨展览丨藏家丨空间丨器物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文彭致钱榖札》,上海博物馆藏。作为文徵明的长子,文彭能画,工书,善于治印,精通鉴赏,堪称全才。这一通写给好友钱榖的信札里,前面略说了朋友之间的近况琐事,其后都是与钱榖讨论新近见闻的书画、印章、古玩,因为钱榖喜欢收藏书籍,也告知他一些稀有的图书的讯息。---END---私享出品转载请注明主编:王成业收藏投稿、合作请加主编——热文推荐——罗中立丨潘玉良丨张伯驹丨傅抱石丨梁楷丨齐白石丨郑板桥丨黄永玉丨吴湖帆丨张大千丨何海霞

  • 新春特辑|如何获得新时代的幸福?

    Lessismore.(“少即是多”)在过去物质匮乏的年代,不断做物质加法——为家里添置冰箱,买回电视机,配齐洗衣机,再买辆车……从一无所有的状态到“全副武装”的过程,确实能给人幸福的感觉。但现在,物质空前丰富。在一个万物俱备、什么都不缺的年代,占有物质很难再刺激我们的感官,让我们获得长久的满足。在新的时代,比起金钱和物质,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充实感。从实物中获得的满足感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但是我们宝贵的经历以及从中获得的知识,将永久地入驻我们的生命。如果一个人清楚了对自己来说什么是最为重要的,

  • 高树伟︱楝亭旧事:张伯驹、启功、周汝昌与《楝亭图》

    《楝亭图》文︱高树伟上次来恭王府,已是两年前的事了。这次忙里偷闲,又匆匆赶来,为了看“启功旧藏影本题跋暨碑帖展”。回想两年前,恭王府举办周汝昌文献展时,曾展出不少周汝昌收藏的碑帖、信札,也有《红楼梦新证》(下称《新证》)的手稿,琳琅满目。而今年,又恰逢周汝昌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冥冥中,某些说不清的东西似乎在时空交错中互相牵引、映照,不时就会邂逅。是书法,还是《红楼梦》,或兼而有之,我自己也不清楚,更说不明白。但我知道,的确有一件实在的东西,曾把周汝昌与启功联系起来,那就是现藏中国国家图书馆(下称国

  • 舌尖上的春节:“年味”没有变,真情亦不变

    01现在很多人,好像越来越不喜欢过年了:不喜欢过年老套的“仪式感”不喜欢家长亲戚对自己的私事问这问那不喜欢各路熊孩子调皮捣蛋……以致对过年的花式吐槽屡见不鲜,甚至好多热心群众还不忘支招出攻略,教人如何对付过年的“烦心事”。但唯有一点例外,那就是吃!尤其对在外打拼的游子来说,想重温自己熟悉的口味,过年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哪怕高举着“过年莫要胖三斤”旗帜大喊“我要减肥”,在各色家乡美食面前,他们还是败下阵来,忍不住多赚一口。毕竟舌头和胃,是最诚实的。02相传在清末扬州城,有一户富人家,特别喜欢吃甜食

  • 古诗词里的美酒,醉了俗身,醒了初心!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唐寅《桃花庵歌》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苏轼《望江南》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刘过《唐多令》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欧阳修《浪淘沙》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黄庭坚《寄黄几复》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晏殊《浣溪沙》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苏轼《行香子》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高翥《清明日对酒》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陆游《钗头凤》新酒又添残酒困,今春不减前春恨。——赵

  • 十二生肖,入诗成画,妙不可言!

    作为一年当中最为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农历戊戌年,是狗年。在这辞旧迎新之日,欣赏十二生肖诗词,入诗成画,妙不可言!狗1、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刘长卿2、渔家开户相迎接,稚子争窥犬吠声。——李中3、门前何所有,偶睹犬与鸢。鸢饱凌风飞,犬暖向日眠。——白居易猪1、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木兰诗2、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陆游鼠1、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诗经2、绕床饥鼠,蝙蝠翻灯舞。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间自语。——辛弃疾牛1、童子柳阴眠正着,一牛吃过

  • 一首孤独了300年的小诗,一夜之间,亿万中国人记住了它

    苔清·袁枚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首20字小诗《苔》被乡村老师梁俊和山里孩子小梁在《经典咏流传》舞台重新唤醒孩子们最朴质无华的天籁之声唱哭了庾澄庆和曾宝仪也让亿万中国人都在这一刻被感动“我觉得这群山里面的孩子身边所拥有的资源是很有限的可是他们却有着最纯真的爱。”梁俊老师就是想通过这首诗告诉这群山里的孩子们“我们即使拥有的不是最多但依然可以像牡丹花一样绽放我们不要小看了自己”梁俊老师给了孩子们希望的种子于是,种子种在每一个孩子心里在他们的生命中开了花说是乡村教师梁俊选择了

  • 春晚最佳金句出炉!

    虽然嘴上说着春晚越来越没看点了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会准时守在电视机前观看一年一度的春晚属于我们的春晚狗年央视春晚落幕,这些金句、画面刷屏了!春晚金句出炉!01爱情保鲜靠表白爱TA就要说出来!02妻子蔡明:每次见他(丈夫潘长江)我心里砰砰砰怎么看怎么像李易峰!教练:这不是爱呀,这是瞎呀!03男人的情商是12分都扣光了吗?04狂躁,太狂躁!05老板:累不累啊?员工:......(无论说啥)老板:开了他!06炊事班的,都几点了,还出不出菜了?菜是出不来了,我们炊事员在后厨集体出书呢...07如果我们大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