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萌宝来袭:爹地不要耍无赖在线阅读

2017/11/25 1:25:27 来源:网络 []

书名:萌宝来袭:爹地不要耍无赖

第一章 一夜代孕

入夜三分。网站95lady.com

天色阴沉。

一片黑云压过,黑暗瞬间笼罩了整个天空。

焦娅晴全身裸体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周围是漫无边际的黑暗,她是被人送进来的,她不知道这是哪里,更不知道一会儿要她的会是什么人?虽然她已经镇定了好一会儿,但是心还是不由的控制的狂跳着。

突然间一阵强有力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响了起来,越来越近……,震撼着焦娅晴的心。

接下来就是门把拧动的声音,门被打开,从外面透进来一道暗淡的光线,隐隐能看到那是一道硕长矫健的身影,其他的一无所知。

突然间一阵冷冽的气息扑鼻而入,让她的全身一惊。紧绷了起来。原文http://www.95lady.com/

“我……”焦娅晴话到嘴边又住了口,她似乎能感觉到这个充满了冷冽气息的尊贵男人并不喜欢她开口。

“在害怕?”男人的声音冷冽而好听,但是却充满讥讽与不屑。

焦娅晴的心猛然一疼,路是她自己选的,她有什么资格害怕。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男人的声音这么年轻,这么好听。

盛智宇的大掌扶上焦娅晴的身体,辗转流连,在黑暗中,他能感觉她的皮肤很紧致,很柔滑,让他不由的想要靠近。

焦娅晴颤抖着身体,感受着这具高大的身影,她能感觉到他的腿很修长,腰上没有一丝赘肉,全身都散发着一种尊贵的气息,她的小手抵着他的胸膛,她能感觉到他胸膛上矫健的雄肌,她想,他应该是一个很完美的男人吧。

盛智宇猛然猛然间向焦娅晴凑近,顿时一阵少女的清香扑鼻而来,竟然是百合的味道,性感的薄唇不由的印了上来。阅读95lady.com第一次,在这种情况下吻了一个女人。

焦娅晴被突如其来的吻给吓倒了,全身都紧绷起来,但还好她并没有反抗,她非常的清楚她来的目的。

盛智宇的大掌毫无怜香惜玉的握住了她的圆滑,她的圆滑很丰盈, 他用力的揉捏起来!另一只手已经游遍了她的全身,她的身材非常好,凭着手感,他就知道,她绝对是一个尤物。

“唔……”焦娅晴只感觉全身如一阵电流急速的窜过,她本能的想要挣扎,她胸被他捏的很疼,但是却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瞬间蔓延,让她的身体一阵酥软,这样的感觉让她害怕。

他的吻一路向下,直到那诱人的锁骨,他轻啃起来,他明显的感觉到她身体的轻颤,第一次,一个女人合了他的口味。

他的吻再向下,直到她的圆滑,他轻舔了舔她胸前的蓓蕾,他很享受她身体的颤栗,她身体的紧绷。他也很满意她身体的紧致,敏感。版权95lady.com

她的心里莫名的升起一种难以抑制的感觉,那样的感觉让她害怕,却又有一种沉迷。

焦娅晴突然间有一种想要看到他容貌的冲动,她是在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受孕,或许她是有私心的,看到了他,到时候也就能找到她的孩子了。

然而正在焦娅晴慌神之际,下身传过来的疼痛,将她硬生生的拉回了现实里。

那种痛,似乎将她从云霄的顶端瞬间拉入了地狱里,那是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那种钻心的痛在向她证明着,她在此时已经从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从今天以后,那个焦禄再也不是她的爸爸。那个赌博将她输掉的男人,她今夜的痛,将他的养育之恩全部都还了,本来她也只是他捡来的一个工具而已。

盛智宇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是一种柠檬的味道,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95女性网这种味道仿佛为她减少了不少的疼痛。

“乖,叫出来!”他的声音异常的好听,但是却又散发着一种难以抗拒的霸气。

焦娅晴咬了咬牙,最终没有叫出声来。

盛智宇的动作在此时却猛然的疯狂起来,似乎是在惩罚她刚才的拒绝,只不过是一个为了得到钱,替他生孩子的女人,装什么高傲。

焦娅晴顿时感觉下身刺骨般的疼,她的小手紧紧的纂紧了床单,似乎在极力的忍受着他给的痛。

一行清泪顺着着眼角流了出来,瞬间埋没在发丝间,湿了枕巾。

盛智宇并没有怜惜焦娅晴,他依旧疯狂的要着她,将他的身体深深的融入了她的身体里。来自http://www.95lady.com/

疯狂的缠绵。

他在黑暗中离去,如一阵风一样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

焦娅晴打开手机,那微弱的光线照亮了这一室的狼藉,还有床单上那醒目的血印,似乎在时刻的提醒着她,她不再‘干净’了。

而正在此时,房间里的灯突然间通明的亮了起来,于此同时,一个女佣人拿着一身衣服走了进来。

焦娅晴清洗后,换了衣服便被带出了别墅,天依旧黑暗,她依旧不知道这是哪里,更不知道替谁受的孕。

直到回了家里,她才警觉,她的那个转运珠丢在了那里,那个与陌生男人缠绵的地方。

晃眼间,十个月过去了,焦娅晴生了三胞胎,还没有来得及看自己刚出生的孩子长什么样,就被爸爸抱走一个拿去换钱了,在那一刻,她的心凉透了。

又怕爸爸带走自己另外两个孩子给雇主换钱,带着凝重的心,焦娅晴抱着剩下的两个孩子逃之夭夭,出国投奔外婆了。

第二章 绝色宝宝

转眼六年间。

在机场,一道清秀的身影拉着两个孩子,一手拉着一个。这便是焦娅晴当年偷偷带走的一对儿女,另外一个被父亲抱养给别人了。

感受着熟悉的味道,六年了,她终是又回到了这里,她总是会想起当年被抱走的那个儿子,孩子,你可知妈咪一直在记挂着你?因为放不下你,所以,妈咪回来了。

焦娅晴依旧是清丽脱俗的气质,身材依如当家那般玲珑有致,那双清澈明晰的眸子里染上了一丝沉稳的诱惑,她的身上多了一份成熟的魅力,六年来的含辛茹苦,终让她成长不了少。她再也不是那个单纯的十八岁了!

焦炎阳带着一个大墨镜,将一张绝色的小脸掩饰住了大半,只露出了一张粉嫩嫩的小唇,和那完美的下巴,他的嘴角一直带着温文尔雅的笑意,让不少人都在注视着他,似乎都想目睹这个墨镜下的小俊脸。

焦灵灵带着一个漂亮的遮阳帽,一张精致的小脸蛋就这样华丽丽的共给大家分享了,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时不时弯起笑意,让很多人不由的流口水。

“哇,这不是灵灵小明星吗?”突然间有一个小男孩惊叫出声,眼里都是惊异的光彩,似乎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心目中的小明星。

她的一声尖叫,惹得大家粉粉转身,扭头,全部都向这边涌来。

焦娅晴一阵头疼,她的女儿只不过上了一次电视,什么时候成了小明星,而且上次还是她陪着一起上的,怎么就没有人认出她来。

焦炎阳邪恶一笑,便松开了焦娅晴的手,他自径的将墨镜摘了下来,顿时一张如天使般的绝色容颜震撼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球。让他们一时间都忘了去找焦灵灵。

焦娅晴在此时,趁机带着焦灵灵逃过了人群。

“各位姐姐,阿姨,弟弟,妹妹,哥哥叔叔们,我与妈咪走散了,你们能不能帮我找找,最好是先让开一条路。”焦炎阳一边说话间还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那双灵动略带一些深沉的眸子几乎都要滴出泪来了。

旁边的人顿时都心软了,有几个小妹妹甚至还上前给焦炎阳递了手绢。还有的忍不住的在他的脸上’啪唧!‘亲了一口。

“妈咪,哥又给小女生卖萌了,骗取小女生的同情心。”焦灵灵做在车里惊呼道,心里鄙夷焦炎阳这样的做法。

“我还不是为了救你们吗?你看我都牺牲色相,让小女生给强吻了。”焦炎阳在说话间已经开了车门,焦娅晴开着车飞奔而去。

焦灵灵高傲的抬起头来。

“你不是说很喜欢小女人吻你吗?说什么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吃糖。”焦灵灵不满的揭开焦炎阳的丑事,呀的,不知道多少小女生为了他这张祸水容貌哭鼻子了,他还好意思说被小女生给强吻了。

焦炎阳嘿嘿一笑,突然间凑近了焦灵灵,‘啪唧’一下在她的脸上落下一吻。

“我家的小灵灵吃醋了,所以就赠送给小灵灵一个吻吧。”焦炎阳说的仿佛是偌有其事一样。

焦灵灵气的干瞪眼,吃了她的豆腐,还要说她在吃醋,好像是她占了他的便宜一样。

“炎阳,你要让着妹妹,你们的俏云阿姨家到了,你们两个可都要乖乖的哦。”焦娅晴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道。六年前,她一声不吭的走了,现在突然间回来了,不知道俏云会将她骂成什么样?

她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欧沐风打来的,她优雅的一笑,她走的时候忘了告诉他一声,他相必是急坏了吧,如果不是他,她这些年根本就支撑不下来,所以她在心里由衷的感谢欧沐风。

萌宝来袭:爹地不要耍无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萌宝来袭 或 爹地不要耍无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8章

    原标题: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8章小说书名: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第8章没事自找虐的猪谢彦的神色也变了变,却还是劝道:“祁家的势力有多大你不是不知道,这并非怕不怕的问题。你我的出身,便注定了不能由着性子来,不管怎样,我们也要为家族考虑才是。何况这世上女人那么多,你何苦一定要个同其他男人有纠缠的。你就真的不介意?要我说,那个洛雅就不错,你之前不是就准备同她订婚的吗?要不……”他罗罗嗦嗦说了一堆,却没一句是孟绍安想听的。孟绍安看向他的目光变得锐利,谢彦的话也终于停了下来,只是有些无奈又懊恼的回视着他。孟

  • 美人画骨:冷王是个死傲娇8章

    原标题:美人画骨:冷王是个死傲娇8章小说名称:美人画骨:冷王是个死傲娇第008章毫无营养的闹剧纪云舒面色和气,眼神却微微泛冷。“鸾儿不懂事,姐姐何必跟一个丫头置气。”她转而斥了一声鸾儿,“还不赶紧认错。”鸾儿低垂着头,别扭了一下,才不甘心的道了一声,“奴婢知错。”偏偏纪幕青勾针眼一眯,朝纪云舒哼了一声。“一个小丫头也让你这么袒护?”“丫头也是人,何况鸾儿跟了我这么多年,请姐姐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她。”“我偏不。”纪慕青柳眉一竖,她凭什么要给纪云舒面子。一扭头,狐媚的丹凤眼一勾,低吼:“一个个都杵

  • 此去红妆不做妃8章

    原标题:此去红妆不做妃8章书名:此去红妆不做妃第8章此美男帅哥的身份这一突然间的动作,惊得柳若晴本能地惊呼出声,“啊!”糟糕!这一声喊出来之后,柳若晴便意识到了什么,立即伸手捂住了嘴巴,可很显然,已经来不及了。靖王府的侍卫毕竟不是普通人,听到声音,很快便赶了过来,“什么人?”明亮的火把,照亮了墙下两张神色迥异的脸。侍卫们看到他们,脸色骤然变了一变。王爷?王……王妃?王妃这打扮是什么意思?这对夫妻俩两个站在这里做什么?柳若晴盯着眼前这么多双诧异的眼睛,心中暗叫不妙,“糟糕,竟然被发现了。”她的声音

  • 醉生梦死8章

    原标题:醉生梦死8章书名:醉生梦死第八章树林里的春情王大丫的两条大腿还这样继续夹着刘刚的那根硕大,刘刚感觉自己的那驴玩意都是快要充血了。大手从王大丫的小裤裤伸进去,伸到子王大丫的两条大腿中间,入手一片滑腻的茅草……在那丛林里,已经是泥泞成河了……刘刚大手伸到那里的时候,王大丫的挣扎稍微剧烈了一点,但是上面的小嘴被刘刚喊着,王大丫有点舍不得那种感觉,下面也就只好被刘刚这样胡作非为。不过刘刚的大手并不只是在这里停住了,而是继续向前,一直找到了那桃花源的洞口。一根指头在洞口处稍微转动了一下!王大丫是货

  • 合法潜规则8章

    原标题:合法潜规则8章小说名:合法潜规则第八章空姐,同学年轻小护士伸手在唐心的脸上,帮她擦掉眼泪,笑了笑说道:“小朋友好勇敢呀,姐姐先表扬你一下,乖乖听话,姐姐一会儿帮你拔针!”周晚晴举着盐水瓶走到一处空位置,唐心啪嗒啪嗒的跟在后面,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咦,周小姐,这么巧,你们家心心也生病了?来来,盐水瓶给我,我帮你挂上去!”周晚晴转眼看了看说话的男人,顿时脸上尴尬了一下,把手里的盐水瓶递给他,说道:“谢谢你啊,黄先生!”那个人笑了笑说:“客气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 我的冷艳女老板8章

    原标题:我的冷艳女老板8章小说:我的冷艳女老板第八章:这男人是谁汪芬的话,让我傻逼的愣住了。这女人这是在给我戴高帽子,我昨天撕烂她的睡裙和搬她的腿,是因为她打了我耳光并且想重创我的命根子,我的行为与耍流氓没有一丝的关系。而且更冤枉的是,这女人竟然说长期怀不了孕,就要我退还她给我的酬金。“汪芬,我来的时候,我是接受了检查的,因为我是个健康的男人,你们才会雇请我的,要是你长期怀不了孕,就说明你本身存在问题,那和我是没有丝毫关系的。”我望着汪芬,我想要以理服人。“滚,别说这些理由,我要怀不了孕,钱你就

  • 与时光同行8章

    原标题:与时光同行8章小说名字:与时光同行第8章珍惜你们最后的时光吧!沈梦晚笑了起来。但凡是林茜的话,顾云深都深信不疑,而自己守在他身边八年却都无济于事。她轻轻地抿了抿红唇,听到顾云深问自己,“沈梦晚,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她缄默不语。顾云深没有在看她,抱着林茜,温柔地安慰,“好了,没事了我抱你回去。”他将林茜捧在手心里,却将自己踏入泥土里。沈梦晚知道,顾云深现在不和她计较只有一个原因——害怕林茜受到刺激。当初,父亲刚刚去世。她就被叫回来跟着余恋过日子,可是……可是她的生生母亲,竟然以她还有一个

  • 纵横花都8章

    原标题:纵横花都8章小说书名:纵横花都被人殴打还没等芸姐说好,他就流里流气的冲芸姐说,“早就听说明珠有个漂亮的‘女’经理,今天一看果然不错啊……”我以为芸姐肯定会陪着笑脸。谁知她还是冷冰冰的看着对方,但语气却比平时缓和许多,“几位,不好意思啊!我们这儿的小妹不懂事,扰了大家的兴。这样,我给你们换个小姐……”红‘毛’冷笑了下,不依不饶的说,“换个?你说换就换啊?我大哥今天就相中她了。没她我大哥就不爽。我说你们明珠是怎么回事?一个个都他妈出来卖了,还他妈装什么正经?‘摸’两下就他妈的叫唤上了,这还没

  • 按摩师的规则8章

    原标题:按摩师的规则8章小说名字:按摩师的规则:第一个客人这个年纪的‘女’人,经历过了爱情,更多的都是老司机,所以只能来满足‘欲’望,而不能满足对爱情的渴望。!赵丽同样也在打量赵斌,二十三四的年纪,长得还算帅气,但是那双眼睛让她十分的反感,‘色’眯眯的给人一种很猥琐的感觉。“王姐来了,我先过去招呼着,赵斌‘交’给你了。”秦雯说完直接走向了大厅另一边的客户休息区,然后带着笑容与对面坐着的几个‘女’人我打招呼。赵斌顺着视线看过去几个‘女’人坐在沙发一面聊天一面‘抽’着烟,从穿戴举止一望可知,非富即贵

  • 我曾在你心尖8章

    原标题:我曾在你心尖8章小说名称:我曾在你心尖:她要坚强的活着!一口气跑到大街上,刘欣妍双腿一软,无力地瘫倒在地。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在那一刻倾泻而下。剖腹产的伤口固然很痛,但更痛的,是她的心。她恨,她怨。恨同事仅凭一面之词,就联合起来打骂、羞辱她;恨妹妹不念亲情,捏造、歪曲事实,一心想要置她于死地。更恨郑远航不念他们这几年的夫妻感情,只凭那一纸所谓的鉴定报告便对她翻脸无情,用句句带针的话来伤她,任由别人对她辱骂。“噗!”感觉胸口一紧,一口血从她的嘴里喷了出来。一旁有几个人刚好路过,见她这样,也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