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刁蛮小娇妻在线阅读

2017/11/25 1:17:42 来源:网络 []

小说:刁蛮小娇妻

第一章 没关系

这里是海市,一个繁华的城市,而在市中心的繁华街道上,无数的人聚集在这里,这是出名的美食小街道。推荐95lady.com

在一家餐馆上,两个男子正欢快的喝着酒。

其中一个身穿西装,岁数看上去并不算太大的年轻男子正乐呵呵的举着酒,“关于电影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要进行宣传的话,可不容易了。”

另外一个男子并没有开口,他生得一双明亮的丹凤眼,英俊的脸,虽然穿着随衣,但身上却有一股非凡的气质,在人群之中显得非常耀眼,他的名字叫谢昊炎,目前是在一所大学读书的大学生。

只看见谢昊炎他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接过对面难子递来的酒,摇了摇头,“常喝酒对身体不好了,我可是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了。”

对面那个男子叫曲同山,听了谢昊炎的话不自觉的笑了笑,“好吧,就让我们先讨论一下,你虽然目前还是学生,却是要外拍电影,想来是想要大赚一笔吧。”

“想什么地方都试一下。”

谢昊炎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偶尔会露出一抹微笑,这让曲同山感觉此人不简单,事实上,谢昊炎,曲同山两人经常联系在一起,感情也不错,但曲同山越是熟悉谢昊炎,越觉得此男子的可怕。网站95lady.com

他年龄轻轻便是学校的风云人物,除了有优秀的运动能力外更是有着超群的智商,与这种人在一起有时候必须格外的小心。

“你拍电影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你的女友?”

“和罗依珊没有关系,我喜欢她,但也没必要拍一部电影给她看。”

“那是为了你舍友,我听说你和武青,朴万国都挺熟的了。”曲同山暗自说道,事实上,这些人都和谢昊炎同一个寝室的,而谢昊炎还有一个叫毛成林的兄弟,是一个看起来不重用的家伙。

但是,谢昊炎其他的几个同寝室兄弟都是了不得人物,之前曲同山就对谢昊炎做了一些调查,还知道他除了一个叫罗依珊的女友外,还被许多同学校的女孩所追求,例如学校的校花齐玉霜。

只不过,曲同山这么多的问题,却是让谢昊炎觉得讨厌,手轻拍了一下桌子,身上散发着冷然的气势,“曲兄弟,你不觉得你问的太多了吗?我把你当兄弟看待,大家玩在一起,但既然你接了工作就好好帮我拍电影,这不对吗?”

“是,是的。”

“那你说说,你可以给我什么专业的意见?”谢昊炎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这让曲同山感觉得很亲切,他脸色的变化得非常快。95女性网

“其实这个我还得调查一下。”

“不如,交给曲琪,曲经理吧?”

愣了一下,曲同山才想起了自己这一位姐姐,当下笑道,“你是说打算交给曲经理?”曲同山回想了一下,“曲经理的宣传能力和手法虽然不比专业的公司,不过对于我们这种小成本来说也足够了。”

“呵呵,既然你也同意,那我就把这件事交给曲琪去办了。”谢昊炎说道。

“既然已经搞定了所有的事情,我们不妨去喝两杯怎么样?庆祝一下我们的影片即将发行!”曲同山提议。

谢昊炎无语地说道:“怎么又去喝酒,难道除了喝酒就没有其他庆祝方式了吗?”

“除了喝酒其他的庆祝方式都不够男人,大不了我请客,放心,不会灌醉你的!”曲同山不由分说,拉着他拦下一辆出租车,就往最近的一处夜店聚集地赶去。

由于现在时间尚早,酒吧也没什么气氛。推荐http://www.95lady.com/于是曲同山拉着谢昊炎先去火锅店填肚子,顺便小喝几口啤酒。

磨磨蹭蹭等到了晚上七八点,获过吃得差不多了,两人乘着酒兴,又去酒吧喝几杯。一直玩到十一点才回酒店。

一进房间,谢昊炎顿时就冲进厕所开始呕吐。一边吐一边暗骂曲同山腹黑,还说不会灌醉他。哦,不对,他确实没有醉,只不过是吐了而已,不过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吐完之后,他也没洗澡,头昏昏地躺到床上就呼呼大睡了起来。95女性网

海市的一家高档酒吧,这间酒吧装潢非常朴素,一点也没有一般酒吧那种喧闹高调的感觉。木制的镂空隔墙,挂满碧绿的装饰藤蔓,酒吧的墙壁上挂着紫罗兰掉盆,让人看上去更感觉像是艺术茶馆而不是酒吧。

酒吧的一个角落的卡座里,坐着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一个嬉皮笑脸,一个面色严肃。两人面前摆放着一瓶葡萄酒,每人手里拿着一个杯子轻轻摇晃,这是在醒酒。

如果谢昊炎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这两个年轻男子来,他们就是江原和齐家定。

这两人是谢昊炎同个大学的竞争对手,对谢昊炎一直都很不满,之前更是和谢昊炎发生过多次的矛盾。

一边醒酒,江原就忍不住问道:“海哥,你为什么要我帮那个谢昊炎,你不会是真的想让他和玉霜在一起吧?”

“你联想力这么丰富,不去写剧本可惜了。来自95lady.com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原因,这和玉霜无关,只是发现了一些让我感兴趣的事情。”齐家定淡淡地说道。

“动用了伯母在好山好水和光线的关系,只怕目的没有那么简单吧?”江原一副八卦到底的好学宝宝模样。

齐家定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这么关系他干什么,喜欢上他了?”

“我擦,幸好我还没喝这口酒,不然一定被你这话呛死!”江原有些庆幸地放下杯子,“怎么说我也是有名的温柔惜花,你这是在蔑视跟我好上的美女们,你知道吗?”

“蔑视?她们?也就那样了。”齐家定摇摇头说道。

江原怪叫一声:“就是这种语气,赤裸裸的蔑视啊!别以为你曾经和慧玉姐交往,就能蔑视所有漂亮女人!”

齐家定忽然脸色有些暗了暗,随即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身来就往外走,口中说道:“下次再来品尝这瓶好酒吧,我先走了。”

“喂,你去哪啊?过去三年了,你怎么还放不开,一提到白慧玉你就逃避,这样是不行的,你知不知道!喂!”江原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别喊了,人家车都开走了。”酒吧老板走过来笑道。

“唉,这算什么事?当初圈子里的金童玉女,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真让人惋惜,小明同学,你说是不是?”江原叹了口气。

徐堂没好气地收走了拿瓶葡萄酒,江原连忙拉住他:“你干什么,我还没品尝够呢。”

“海哥付的钱,他说下次再品尝。你想喝的话,可以,自己买一瓶。”徐堂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江原一个人在哪里抱怨:“靠,一瓶酒二十三万,老子傻逼了才买来喝。”说完,他看了看桌上那杯齐家定刚才没有喝过的葡萄酒,嘿嘿一笑。

谢昊炎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又脏又乱的躺在酒店的床上。他从床上做起来,下床从行李箱里拿出换洗衣服,去卫生间好好洗漱了一番。

等他出来换好衣服,然后来到隔壁敲了敲曲同山的房门,就见曲同山很快就来开门了。

“醒啦,差不多中午了,进来看一会儿球赛,然后我们再去吃午饭。”曲同山笑道。

谢昊炎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走进屋跟对方一起看球赛。等到中午的时候,两人下去吃了顿午饭,然后就回来收拾了一下东西,搭乘今天下午的飞机返回了海市。

曲同山要去做影片的拷贝,而谢昊炎则打算去找罗依珊好好享受一下这个国庆假期剩下的日子。

谢昊炎坐上出租车前往罗依珊的小区的时候,在车上给曲琪打了个电话,将电影发行的事情跟她说了一下,然后让她来宣传。

“让我来宣传?难道宣传不是发行公司他们的分内之事吗?”曲琪听了非常吃惊。

“小成本电影,你就别想这么多了,能上映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谢昊炎说道。

“呵呵,知道拍一部电影有多困难了吧!”曲琪语气里有些揶揄。

“只是小成本电影比较困难,中成本和大制作发行就容易多了。”谢昊炎嘴硬地说道。

曲琪继续偷笑:“是哦,不过收不回成本的可能也比小成本大很多。”

被她堵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谢昊炎,只能说了句:“宣传的事情一定要做好,宣传费你看着办,最好不要超过五十万。”

说完这句话,他就连忙挂断了电话。

远在千里之外的金城的曲琪,看着手机上被挂断的电话,一想到谢昊炎那哑口无言的表情,她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谢昊炎投资拍电影,她一直都不怎么赞成。不过人家是老板,赚来的钱怎么样是老板的事,她觉得自己也没权利管这么多。

所以把谢昊炎说得仓惶挂了电话,也算让她出了一口小小的恶气。

不过接下来的宣传事情,她就必须努力做到最好,毕竟这也是关系到好品的事情。电影的影响力越大,对于好品的宣传也就越大,这是一件好事情。

曲琪揉了揉眉心,就开始思考接下来一个月的宣传计划。她要一个既能在宣传电影的同时,又能给好品带来一些好处的宣传计划,用最少的人力物力,办最大效益的事。

第二章 国庆结束

完成了电影发行的事情之后,谢昊炎一直到国庆结束,都是和罗依珊腻在一起。两人最激情的接触,也就限制在热吻上。偶尔情到深处能揉揉浑圆翘臀,摸摸丰满坚挺的圣女峰。

虽然在肉体上并没有什么突破,但是两人之间的那种感觉却越来越甜蜜。有时候只是简简单单地窝在一起看电视娱乐节目,都能让他觉得很高兴、很温馨。

虽然好几天待在一起,但是两人并没有整天形影不离。

首先是罗依珊,虽然是国庆假期,她虽然不用上课,但是画画还是每天必不可少的一件事。而她画画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她最受不了的就是谢昊炎坐在旁边一直盯着她看,目光从头看到脚,每一处细节和没一个动作都丝毫不漏。

这让她有些害羞,心里一直不停的怦怦直跳。全身上下都有些不自在,让她无法集中精神来思考绘画的问题。

于是在强忍了半个小时之后,罗依珊终于没好气地将他给轰了出去,然后嘭的一声关上了画室的房门,让他爱干嘛干嘛去,就是别打扰她画画。

谢昊炎愕然地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挠了挠脑袋,一头雾水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个情况。不过既然她发话了,他也就不打扰她。

罗依珊对于绘画的执着和努力,他是一直看在眼里的,所以他很希望对方在绘画方面能有所成就,他会全力支持对方。

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十月七日晚上,和罗依珊吃完晚饭,来了个告别的拥吻之后,谢昊炎拿上行李返回东大。

寝室里一直留守的就只有朴万国一个人,晚上谢昊炎、乔任梁和武青他们三人回来寝室的时候,就看到朴万国很是羡慕嫉妒,又带着一点幽怨地表情看着他们。

“老乔,你干什么?”朴万国看见乔任梁拿出手机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就忍不住问道。

乔任梁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头也不抬地说道:“没什么,只是打算把你刚才的表情拍下来,估计能派上用场。”

“能派上什么用场?”朴万国一听自己的表情竟然还能有用,立刻好奇地追问的。

“镇宅。”乔任梁说道。

“镇宅?”谢昊炎和武青原本在整理自己的行李,结果听到这话纷纷转头过来,疑惑地看着乔任梁。

乔任梁淡淡地说道:“没错,就凭他这张脸上残念的表情,放厕所里保证蟑螂苍蝇不在,放阳台上保证蚊虫鼠蚁不侵,包试包灵。”

本来一句普通的话,可配上乔任梁那副淡淡然认真的表情,顿时让谢昊炎和武青笑得乐不可支。

朴万国也听出来了这根本就是在拿自己开玩笑,没好气地白了乔任梁三人一眼,然后不服气地说道:“我看根本不用我的那张照片,我们寝室已经是蛇虫鼠蚁、蚊子蟑螂百虫不侵了。因为老乔你的冷笑话,已经把它们给冷死了。”

“……”

原本笑得前俯后仰的谢昊炎和武青顿时笑得更乐不可支了,抱着肚子差点没从椅子上笑得摔下来。

寝室多了这两个活宝,真是十分欢乐,谢昊炎一边笑一边心想。

从长假中回归,谢昊炎重新进入到大二的学习生活当中。这个学期他学乖了,选修课没有选那么多,比上个学期少了一门,于是就比较轻松。

“学长好!”

“学长刚下课呀?”

“学长什么时候再唱首歌给我们听呀,我们班都很期待呢。”

谢昊炎看到面前一群同专业的大一女生,嘻嘻笑笑地跟他打招呼,他也笑着跟她们打了一声招呼:“你们也好,还习惯大学生活吧?”

“还行,就是有点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在众女生纷纷回答还可以之后,一个双马尾的女生一脸感慨地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谢昊炎笑着问道。

“帅哥比想象中的要少,我每天晚上都在校园里到处光,就是没有没看到几个帅哥。”那名女生郁闷地说道。

谢昊炎哑然失笑:“你不如去艺术学院那边看看,帅哥的话那边比较多。型男的话,公共管理学院。文艺男的话,就去图书馆。这三个地方保证中有你中意的未来男友。”

“哇,学长你懂得好多呀!”

“学长,你是不是也喜欢男生?”

“学长,你要是喜欢男生的话,我怎么办?”

一群女生一点也不害羞,越说越离谱,完全就是一副想看谢昊炎笑话的样子。

谢昊炎哭笑不得,刚要解释,忽然就感觉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手,然后一个男声在他身边响起:“你们学长之所以知道,不是因为他喜欢男生,而是因为这些地方我们学长绝对是不去的,因为我们要给那些帅哥、型男、和文艺男一些活路。不然就凭我们这么耀眼的存在,过去岂不把他们的眼都亮瞎了?”

“哈哈!”女生们纷纷哄笑起来,然后对来人说道,“潇洒哥好!”

常快乐经常跟着孔梦梦身边,所以大一的新生们对他也都十分熟悉,女生们开玩笑叫他潇洒哥,男生们则继承大二学长学姐的称呼,喊他张老师。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常快乐说道。

然后女生又是一阵笑:“潇洒哥,你好幽默哦。”

“我的幽默你们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和老大去吃饭,拜拜!”常快乐跟女生们道别,拉着谢昊炎一起走了。

这周星期五,毛成林打电话来说晚上聚餐,当然是跟齐玉霜他们寝室了,谢昊炎也就答应了下来。

本来他们是打算国庆聚一次的,不过齐玉霜他们寝室集体出游,而且还不带外人,就四个女生背着背包快快乐乐地出发了。

这也让毛成林非常郁闷,本来他还打算趁着假期有空和黄秋秋搞搞关系的。像黄秋秋这种女生见多识广,一般的追女生的方法对于她根本没什么作用。

比如一般的女生见到男朋友送一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就算不被玫瑰花感动,也会心疼花了这么多钱。

而换做黄秋秋,不感动也就算了,连对钱的心痛都没有,谁让她是秋氏集团千金呢。

所以毛成林觉得只有一直坚持不懈的追求下去,才有可能打动对方。

下午一上完课,谢昊炎回了一趟寝室放好书本,就直接前往毛成林预定聚餐的地方。是东大南门外一家新开的餐厅,靠近江边,在餐厅里能观赏到江边的风景。

特别是一到晚上,江对岸繁华如星的万家灯火的夜景,倒映在江面上,江面随着微风轻轻荡漾,摇出一条闪烁的星光,仿佛天河一样,十分美丽。

谢昊炎来到这家餐厅的时候,毛成林已经坐在了位子上。他走了过去,这个位子靠近靠讲的落地玻璃墙旁边。

“来了,觉得我的地方选的怎么样?”毛成林笑着给他倒茶。

“不错啊,能看到这么美丽的江景,话说你怎么发现这里有家新餐厅的?”谢昊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这有什么困难的,在学校门口拿到的开业传单,我就是这样发现的。”毛成林耸耸肩,一副小意思啦的样子。

“哟,两位帅哥来这么早。”一个女声突然响起。

两人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来人一定是齐玉霜舍友里最活跃的叶开媚叶大女侠。

“哎,免了,本女侠不需要男生帮忙拉椅子。你还是去帮黄秋秋吧,人家可是千金大小姐。”叶开媚拒绝了毛成林帮她拉开座位的行动,转而指了指黄秋秋。

黄秋秋横了她一眼,说道:“要死!”

不过她倒是没有拒绝,而是等毛成林帮她拉开了座位,才很注意形象的坐了下来。

毛成林为两位女生拉座位,谢昊炎当然不会傻坐着,他也站起来给齐玉霜和马宁宁拉座位,得到了两个女生微笑的道谢。

人都到期了,自然就是召唤服务员来点茶。毛成林发挥女士优先的风度,让四个女生来点菜,他和谢昊炎两个男生就做最后补充。

点完菜,在等上菜的时间里,几人就开始聊开了。

桌上既然有四个女生,那绝对是轮不到谢昊炎和毛成林两个男生过多开口的。本来嘛,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女人就是连续剧。

四女就开始讲述她们国庆旅游的故事,路上的见闻,发生的小困难和小趣事,当然每个人的糗事都是重点话题,互相揭露,坦白从宽。

听得谢昊炎和毛成林两个男生大开眼界,没想到齐玉霜她们四个女生竟然也有这么多天然呆、自然萌,井得无可救药的时候。

就在他们聊得正开心的时候,忽然旁边响起了一个惊喜的男声:“咦,齐学姐、秋学姐、叶学姐、马学姐,这么巧啊,你们也在这里吃饭?”

众人回过头去,正好看到一个面容清秀的男生,正面露惊喜地看着他们。

“这谁啊?”毛成林看向他身边的黄秋秋和叶开媚。

“一个学弟。”黄秋秋简洁地回答。

“不是一般的学弟,玉霜的疯狂追求者哦。”叶开媚压低声音补充。

不过还是被齐玉霜听到了,齐玉霜瞥了她一眼,抿了抿嘴,面无表情地看向那名男生:“齐大为,真巧啊。”

“不够不怎么受玉霜欢迎,被拒绝之后一直死皮赖脸缠着玉霜,我们都快被他烦死了。”叶开媚见齐玉霜没阻止自己,又忍不住开始爆八卦。

刁蛮小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刁蛮小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若黑暗坠入星河19章(第十九章 林思思,怎么是你)

    原标题:若黑暗坠入星河19章(第十九章林思思,怎么是你)小说名:若黑暗坠入星河第十九章林思思,怎么是你窗外的天气还不错,米瑞儿却烦的很。再次丢下一份文件,她十分确定,她绝对不想再这个办公室再待下去了。匆匆给小助理留了言,米瑞儿偷偷摸摸的就跑了出去。可不能让她的小助理抓到,要不然,等待她的,就又是一大通唠叨了。溜出公司门,犹豫了一下,米瑞儿决定去看她的哥哥。医生说,米瑞晨的感知一次比一次灵敏,情况一天比一天好,都得益于新来的护工的照顾。想要感谢那个护工,米瑞儿才意识到,她甚至还没有见过那个护工一面

  • 且听爱情把风吟19章(第十九章 舍身救命)

    原标题:且听爱情把风吟19章(第十九章舍身救命)小说名:且听爱情把风吟第十九章舍身救命当时,顾心艾发现不对失声尖叫,想通过制造噪音来吸引邻居的注意力,可惜夜深人静,大家都睡得很沉。男人中有一人见情况不妙反手扣住她,另一人立马对公寓里的每个房间搜索着,最后看到了卧室里的顾承,并把他抱了出来。顾承还没有醒。顾心艾看到孩子被束缚住,当下再不敢乱动,担心惹怒了他们。眼看他们要带走自己和顾承,顾心艾意识到情况不妙。即使知道自己不是男人的对手,她仍旧拼命的反抗,使出吃奶力气身体扭动企图挣脱男人的束缚。就这么

  • 不想再次离开你19章(第十九章 被吃掉了)

    原标题:不想再次离开你19章(第十九章被吃掉了)小说书名:不想再次离开你第十九章被吃掉了听着不要脸的抱怨,尤艾儿冷着脸从柜子里又抱出一床被子和枕头,在地上铺好躺下。忽然听到敲门声,两人同时坐起,门外,谢婉容喊道:“睡着了吗?”“这就来。”尤艾儿赶紧冲进浴室整理仪容。冷司冥看着人手忙脚乱的样子,将地上的被子卷成一团丢进床底。谢婉容端着两大碗汤,说是特意问有名中医拿到的方子,对年轻人身体健康特别好,逼着两人喝光。等人一走,冷司冥拎着人到浴室,把牙刷塞给过去,拿了自己的,见人还不动,调侃道:“吃了东西

  • 暴君总裁的专宠尤物19章(第十九章 留印记)

    原标题:暴君总裁的专宠尤物19章(第十九章留印记)书名:暴君总裁的专宠尤物第十九章留印记夜深了,萌萌已经乖乖的在儿童床上睡着了。悄悄的关了灯走出来,许俏儿有些犹疑的走进常住的那个房间。今天,萌萌不知在幼儿园听哪个小朋友讲的,小孩子长大了就要自己睡觉,今天吵着要雷炎霆给他把床搬到了另外的房间去。往常还有个萌萌睡在中间做缓冲带,今天又要怎么办呢……雷炎霆正在洗澡。雾气弥漫在磨砂玻璃上,米白的灯光勾勒出淋浴间挺拔的身影。许俏儿憋住气,飞快的跑进房间,迅速换上了自己最厚实的一套睡衣。等雷炎霆出来的时候,

  • 如果肥婆女主有春天19章(第十九章 大小姐要减肥)

    原标题:如果肥婆女主有春天19章(第十九章大小姐要减肥)小说名字:如果肥婆女主有春天第十九章大小姐要减肥第二天清早,两个人不知是不是产生了默契,居然同时打开了房门。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看着彼此的黑眼圈,都默契的没有提起昨天的事情。经过一而再再而三的努力,杰川的发展规划已经步入正轨。安雪晴慢慢开始学的很有一个董事长的样子了。因为卢鑫带人离开这件事,她特意又开了一次全体大会,仔细的把杰川未来的计划告诉每一个哪怕是最基层的员工知道,并且承诺,如果有基层员工表现优异,立即提拔。得了董事长的话,所有留下来的

  • 我不是大仙19章(第十九章 遇险)

    原标题:我不是大仙19章(第十九章遇险)小说名称:我不是大仙第十九章遇险我也没法在这里待下去了,马上就和马仪凤出了金龙大厦。车开出去,也就是不到十分钟,马仪凤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什么?小李找到了,快说他在哪里?”听以电话的内容,我也是一震,看来我的神跳的还是很有用的。“他就在老道外的家中,那好,我马上就过去。”司机车开的很快,用了半个的时间,我们来到了一个很偏僻地方。看着这里我的心里也是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拉着她的手说:“我们还是明天在来吧,这里不太妙啊。”“怕什么,你不是大仙儿吗?还有你怕

  • 总裁的独宠夫人19章(第19章 当场对峙)

    原标题:总裁的独宠夫人19章(第19章当场对峙)小说名字:总裁的独宠夫人第19章当场对峙快步走到窗口,那个从车上下来的人正式安启恒!心里的怒火化成了行动力,仿佛是龙卷风一般的离开房间,她要去问个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是闹翻脸,她也要问个清楚!安启恒一进家门,就知道这个家已经乱了套了,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女儿,正在客厅里一边走一边念念有词。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安陌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真的是爸爸回来了!可是还没等她开口说话,一道风就越过了她,直接冲到了安启恒的面前,然后一个重重的巴掌,就落

  • 丑女重生:倾尽天下19章(第19章 不知天高地厚)

    原标题:丑女重生:倾尽天下19章(第19章不知天高地厚)小说名称:丑女重生:倾尽天下第19章不知天高地厚看着岳璃歌这么怡然自得,自己刚才出了那么大的丑,忍不住羞辱她几句,一旁和岳璃珠玩的好的世家小姐也风言风语嘲讽起岳璃歌来。岳璃歌放下手中的茶碗,眼睛却也不瞧她们,“皇宫内院,天子脚下什么时候连聒噪的乌鸦也能进了,还敢在宴会上大放厥词,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岳璃珠乐得见岳璃歌与众家小姐结仇,最好所有人的厌烦她才好,岳璃歌话音刚落,岳璃珠便在一旁煽风点火,“姐姐,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呢,妹妹知道,

  • 盛宠再恋19章(第19章 真有婚约?)

    原标题:盛宠再恋19章(第19章真有婚约?)小说名字:盛宠再恋第19章真有婚约?早在四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安北酒已经习惯了所有的事情都自己一个人处理了,依赖这两个字渐渐地离开了她的字典,换句话说,她把自己保护的严严实实,所以她不想欠任何一个人人情。对舒寒是这样,对苏然亦是如此。“安安,这样下去我很担心你的身体会累垮的。”苏然好言相劝,今天在酒会上,他就已经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安北酒的身体素质并没有以前好了。让她一个人为了父亲的医药费,天天扛着相机蹲在车里,蹲在外面就为了拍那几张照片,又挨冻又挨饿,

  • 那天,我入行19章(第19章 第一次)

    原标题:那天,我入行19章(第19章第一次)小说名:那天,我入行第19章第一次李姐看我从洗浴中心出来了,就对我招手,“小陈,这里!”我快步走过去就上车了。我知道上了这辆车我就不能回头了,虽然这一切我都已经想清楚了,但我此刻的心情竟然不知是何种滋味,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没敢问李姐要带我去哪,只是迎合着她的话,我也知道我即将走上另一条路了。“欢迎光临!”李姐带我去了一间宾馆“我们要一间房!”“好的,麻烦请等一下。”等前台小姐登记完,我拿上钥匙,房间是再七楼,进门之后李姐就躺在了床上,“开车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