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踏歌行在线阅读

2017/11/25 0:39:44 来源:网络 []

书名:踏歌行

第一章 年少犹轻狂

近几日,暴雨倾盆,人迹寥寥。95女性网

沐青山上的缘安寺因暴雨连连,无香客临门,看着这雨帘下安静的万物,一众僧侣只得在大堂参悟佛道。

被雨帘遮住的山峰处,好似有两个身着蓑衣的身影,因雨势,看到不真切。

“小…公子,您等…等等我啊!您…小心点,这路…不好走…啊!”只见前面那位公子走的很快,后面那个书童打扮的人,一边担心自家公子,一边追赶着,就怕会有意外。

甚是不易,两人相隔较少,而此时,暴雨竟是小了,阳光像是忍耐不住的破云而从。看着被雨水冲洗后的山峰,被阳光一照闪闪发亮,走前面的公子像是被这美景迷住而停下脚步。

“这…仿佛身处仙境啊!”这如黄莺出谷般的声音暴露出这是位女子的事实。

“真希望我可以一个人住在这里,会有多么…多么幸福…”看着华美的景色,那声音如莺语般的男装女子,不仅脱口而出以后的想法。踏歌行在线阅读

“小…公子,您怎么可能一个人呢,我们府里有好的人,而且您以后还…还会有好姻缘的。”终于赶上自己小姐的奚儿,还没缓过来力气,就被那句话给吓到,赶紧就安慰着自己小姐。

“嗯,奚儿说的对,天都放晴了,我们赶紧赶路吧!”看着天气放晴的男装女子,从蓑衣里伸出一双芊芊玉手,待她摘下斗笠时,肤若凝脂,面如白玉,一双灵气通透的眸子透出丝丝笑意,却染点悲伤。

“人生在世,凡事要用心,方可见果。”男装女子看着奚儿一脸认真的说。

“小…公子您看,我们在这么差的天气里,走这崎岖的山路,前来求签,这还不叫用心么?”奚儿听自家小姐认真的话后,便忍不住说着现状。

“嗯,奚儿说的是。推荐http://www.95lady.com/”这主仆两人就你一言我一语甚是欢快的向缘安寺走去。

“哎,空圆你快看,那好像…好像有香客上门了。”一僧侣看见有两个身影,吃惊的给旁边名叫空圆的僧侣说到。

“各司其职,不可喧哗。”沐尘大师听见大堂传来声响,便出言告诫。

主仆二人,在这众僧侣的注视下拜过佛祖后,便直接走到沐尘大师面前,双手合十,鞠了一躬说到“大师,我能否在此求得一签”。

沐尘大师微微点头,从旁边桌子上拿出一副签筒,口里说着:“阿弥陀佛,施主请”。说明95lady.com

男装女子接过签筒,手却抖了一下,看了一眼沐尘大师,便猛的抽了一支签条出来。

“有劳大师给解读一下吧!”男装女子眼眸盯着签条,眼里的紧张溢于言表,手有点微抖,却仍把手中的签条递于沐尘大师。

“为何事而来,施主?”沐尘大师一脸淡定的看着那男装女子,伸手接过签条,却没有打开来看。

“这…这个…”男装女子有些不好意思,显得很是拘谨。

“施主但说无妨。”

“我是想求姻……婚姻/t。”男装女子特非头压的很低,话语有些断断续续。网站95lady.com

沐尘大师把男装女子的不安和期待看在眼里,手却从容的打开签文。

“非独内德茂也,盖亦以外感之助焉,全力赴之。”沐尘大师声音坚定的念着手中的签文。

“这是中上签,恭喜施主。”

男装女子从刚开始的紧张变成失望,奚儿看着自己小姐失望的表情,忍不住问:“大师,可以解签吗?我听不太懂。”

“奚儿,切勿多嘴!”男装女子怕奚儿冲撞了沐尘大师,便出言阻止。

沐尘大师没有理会奚儿说的话,转身照着签条从柜格中拿出一张纸,“更洒遍客舍青青,千缕柳色新。95女性网愿尘皆景木茵茵,移行应换位。”语气平淡无奇,言毕,就转身向着佛祖道“阿弥陀佛!”

“这…告辞!”男装女子见此情况只得拱手告辞。

“小…小姐,您等等我。”奚儿看着自己小姐有些失落,走的急忙也没叫公子,就赶紧跟上,也没敢像来时那样调笑,周围一片寂静。

“小姐,我们上来的时候走的是哪条路啊,现在怎么会走到这断崖?”看着天气要变的样子,而且周围环境满是陌生,便语气有些急忙的问着自家小姐。

“奚儿,切勿着急。”眼前陌生的景色,男装女子也有点怕了,便伸手拉在奚儿,往回走了一段,只见面前是个三岔路口。

“小姐,我…我们来…来的时候没有见这么多岔路啊,现在…现在这……这要怎么走?”奚儿看着眼前陌生的路口和应景般蒙蒙细雨,有些怕了,说话都有点颤抖。

“奚儿,不要怕,我们用衣角做标记,我们先走这个路口。”男装女子也有些怕,但她看着快要哭出来的奚儿为了安抚她,便假装很是淡定,撕下一节衣角,绑在路口树枝上。

走了约半盏香,两天算是饥寒交迫,蓑衣也变得格外沉重,天色也渐暗了。

“…小姐,我…我们还…能回去吗?”奚儿有些受不住了,在风雨里走这山路,还不知道方向,吓的说话都带有哭腔了。

男装女子也不知怎么应答,自己是偷跑出来的,晚饭前回不去,她要怎么解释。

“哎呦!”奚儿吓的有点六神无主,没仔细看路,险些扭了脚。

男装女子扭头看奚儿时,恰巧看到树后有一座木亭,里面有抹一白衣。

“奚儿,你看…有…有人!”主仆二人喜出望外,飞跑着去往那个亭子。

白衣男子,见两个身着蓑衣的人,飞快的跑来,急忙转身往边上走去。

“兄台,兄台,且慢!”男装女子见那白衣男子转身以为他要离去,便赶紧喊住他。

这白衣男子,一回头,干净的面庞,清透的眸子,似花瓣般的双唇,使主仆二人有些看呆了。

“小…公子,在这荒野之地,这人会不会是迷惑人的妖精?”奚儿见在这深山野林里出现的这人,长相俊美,更是显的如此诡异,又怎会不让人多想。

“奚儿,不得无礼!兄台,请见谅!是我们莽撞了。”男装女子虽也觉得有些诡异,却也不想诬蔑别人。

“我与书童在此不慎迷路,请问兄台可知下山之路?”男装女子看着白衣男子没有因奚儿无理的话而生气,便出口询问,因为现在一心只想下山,也没做多想。

白衣男子嘴角露出戏弄的笑意看着男装女子一脸焦急的说:“那里,就是山下,”他手指的正是刚才断崖方向。

“向东走,就是海月山庄。”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昕月,昕月,快开门!”

刚从山上下来的男装女子,正打算换下湿透男装,就听见有人喊她,主仆二人手忙脚乱的。

“马上…马上来,姐姐等一下……”正在穿外衫的时候门就被推开了。

“昕…”“姐姐,不要说话。”那女子一进门还没来得急说话便被捂住了嘴巴。

来人正是昕月的大姐,为人直爽坦诚,长得也是淡雅脱俗,名唤昕爽,也真是人如其名了。

“我原以为你不知晓此事,没想到…你竟早有准备!昕爽看着正在换外衫的昕月一脸坏坏的调笑。

“呃…什么事?”听月有点庆幸没被发现偷跑出去的事,却也对姐姐的话一脸迷茫。

“大小姐说的是什么事?”

”这…你二人真不知晓?”看着她们主仆二人的态度,昕爽自己也有点蒙了。

这临山而立的海月山庄,其实是属于升平府为了结交官僚同盟而存在的,也接待一些达官贵人和江湖人士。而这海月山庄的主人也就是千昕月的父亲,升平府的知府大人千雄严。

而近期,千昕爽接到父亲大人的传话说,有几位从京城来的达官贵人,听说其中有一位还是昌安王的世子,就因为这,海月山庄要大肆铺张,准备了好多娱兴节目,办一场盛大奢侈的晚宴。让千昕爽二人在晚宴后,穿着华丽的衣服,招待客人,听姐姐说过此事后的昕月心生不愿,却也没法说些什么,只得笑着应承。

“嗯,昕月知晓了,有劳姐姐了。”

“奚儿,给我找身素色衣服。”昕月不想过于张扬,便没打算刻意去打扮。

“小姐,这大小姐的意思…”奚儿见大小姐过来说这个事,还是觉得是为了给自家小姐警告的。

“奚儿,这大姐…也算是不错了。”昕月想起自己的母亲,轻步走向梳妆台,想念着自己的母亲。

“小姐,我给您梳个飞天鬓吧!”奚儿看着脸色有些悲痛的小姐,知道她又想起原夫人了。

“不了,给我梳个双垂鬓就可以了。”昕月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千雄严的原配夫人,只因身体孱弱,在昕月幼时就病逝了。

而千昕爽的母亲,就被抬成夫人了,因为父亲忙于朝廷之事,这家里大大小小之事皆是千昕爽的母亲赵氏处理,丫鬟仆人也是个墙头草,因此她活的很是小心翼翼。

“小姐,你看,这样可以吗?”看着铜镜中,一双眼眸略带悲伤,樱桃小口不点而赤,即使很普通的发式,也被那细致的浅绿色的垂丝步摇衬得格外美丽。

“嗯,就这样吧!省得被父亲责骂。”想起昨天不小心听到的父亲想把我嫁给一个三品太常寺卿,昕月虽不了解朝廷大事,却也知道这位三品太常寺卿有好几房姨太太了。

原以为父亲是因为公事繁忙才没关心过我,谁知为一个父亲竟然会这么等待自己的孩子。

“小姐,我在给您上点妆吧!”看着若有所思的小姐,脸上几乎没有上妆。

“不用,我们赶紧去吧!”奚儿看着自己小姐,不争不抢的态度,也没再说什么,便跟着自家小姐后面。

刚走出闺房的主仆二人,就见赵氏的贴身丫鬟小蓉来通告此事,昕月又觉得怕自己过于张扬,遮了千昕爽的光彩,便偷偷伸手把头上的垂丝步摇摘了下来,没让奚儿看到。

“小姐,你看,你看大小姐,妆容服饰皆是亮色,很是夺目!”只见千昕爽被一众丫鬟前呼后拥的向宴会的地方走去。

昕月看着,因妆容服饰而变得光彩照人的千昕爽时,心里猛的一惊。

又想起千雄严的谋划,心里更是气的有些发抖。

“小姐,您也很端庄大气的,不比那大小姐差,你别气坏了自己。”奚儿看着自家小姐脸色阴沉,就知道小姐应是生气了,便出言劝慰。

“嗯,走吧!以免惹到父亲。”昕月满心悲伤,却也无奈,宴会的地点是这海月山庄的后花园,路过花园时,昕月看见池水中那睡莲开的甚是美丽。

“奚儿,替我摘一朵那半开的莲花来。”

“给您,小姐,您要这莲花何用?”奚儿听昕月的吩咐,摘了一朵莲花。

昕月接过奚儿递来的莲花,便伸手戴在了双垂鬓上,奚儿看着这花比那垂丝步摇还好看些,也就没说什么。

看着宴会上人来人往的样子,升平府的千雄严很是开心,和周围的达官贵人开始阿谀奉承开来。

“千大人,好久不见啊!”来人一身上好的锦绣布料,气质翩翩。

千雄严见此人便要行礼,便被那人扶了起来,满脸谄媚的微笑,伸手拉起身边的千昕爽,就向那人介绍开来。

“这是小女,昕爽,世子一路劳累了,让小女陪你走走可好?”千昕爽偷偷看了一眼昌阳世子,见他气质出众,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二小姐到”千雄严的话刚落,就听守门仆人喊到。

第二章 情愫暗生意未满

昌阳王世子一回头,看了一眼昕月,觉得这女子长得甚是好看,气质也会出众。

千雄严看到自己女儿,不饰粉黛,竟有如此姿色,服饰简单大方,头上那朵莲花更显气质高雅。

“父亲,有礼了,这位是?”昕月见这人穿着华丽,不像是普通人物。

“哈哈,千大人竟有如此出色的女儿,也是令人羡慕啊!”昌阳王世子看着这衣着素雅的女子,便出言夸赞。

赵氏听昌阳王世子夸赞千昕月,脸色突变,因为周围都是些达官贵人,也就把心中的气愤压了下去。

“世子,有礼了。”昕月礼节性的伏了伏身子,恰巧看到昌阳王世子后面有个白衣男子,抬头看了那人一眼,却被吓的心里一颤,这人不就是给她们指路之人吗?

“千小姐,可否认识顾兄?”昌阳王世子见昕月看见顾竹生表情有变,便调笑的问着。

“小女唐突了,请诸位见谅!”昕月因昌阳世子的询问有些吃惊,因周围人太多,便打算搪塞过去。

千雄严怕气氛变的尴尬,赶紧出来圆场,“这位是太保顾大人,年少有为,真是令人佩服啊!”

“是啊!顾兄可以我等学习的榜样啊!”昌阳王世子平常也听自己身边的人夸赞顾竹生,也是心生羡慕。

“顾大人的大名可是人所周知。”千昕爽看这边甚是热闹,便看着昌阳王世子夸了一句顾竹生。

“时辰也不早了,大家落坐吧!”昌阳王世子看着光彩照人的千昕爽盯着自己,有些意会。

宴会算是到了高潮,戏曲表演也甚是精彩,千昕爽和昌阳王世子两人气氛融洽,你一言我一语的,千雄严和赵氏看着那二人相处亲昵甚是开心。

而千昕月只想这宴会能赶紧结束,就怕今天下午偷跑去山上的事被顾竹生说出来,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现在可比…之前美丽了…”正在懊恼的昕月听到这句话,心猛的惊了一下。

顾竹生这句话也被另一个和昌阳王世子一行人听到了,那人是京城提督莫轩“顾兄,你…你见过千小姐?”

昕月此时想变成个哑巴,这要怎么回答啊!奚儿也因这句话吓的六神无主,呆呆的看着自家小姐。

“是不是啊!”顾竹生看着有点生气的昕月,故意调笑的问着,完全没管周围的人是有多吃惊。

“是又怎样。”昕月看着周围的人都盯着自己看,带着怒气的说,四周因为这段对话,而变非常安静。

而顾竹生波澜不惊的看着昕月,看她真的有点怒了,便抬眼看着京城提督莫轩说,“我只是给千小姐说,这戏子女装比男装好看,你是不是听岔了?”

“呃…顾兄,你还真是吓我们一跳啊!”莫轩有点松了一口气,继续专心听戏。

听见这话的昕月,一颗心算是落下了,只是脸上被气急的红色还在,而奚儿也算是回神了。

宴会终于结束了,昕月忙着行礼告退,却看见顾竹生盯着自己,嘴角带着一抹邪魅的微笑。

昕月心里气愤却无法发泄,便急忙回到闺房,唤奚儿便闺门关上。刚想坐在桌前,头上戴的那朵莲花掉了下来,昕月心里有气,捏起那莲花就扔在了地上。

“他以为我好欺负是吧!”昕月突然想起,刚才顾竹生只喝了些茶,晚些时候肯定是要吃东西的。

“小…小姐,他可是一品官员啊!我们惹不得。”看着自家小姐露出怪怪的表情,怕是有什么坏点子。

“没事奚儿,我什么都没做。”昕月拿出来一点泻药,偷偷的放着宴会用的夜宵里。

“我让你欺负我…”昕月下完泻药,心里舒服多了。

而这边的顾竹生,又想起了往事。那年,他年少轻狂,什么东西都唾手可得,从没受过什么打击,又又一美丽动人的未婚妻,只因来这沐青山求签许愿,在路途中遇见了二皇子的太傅的儿子,便抛下了他,毁婚嫁于他。他那时候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想去找那太傅的儿子,却被他的人打的半死扔到了沐青山,要不是他命大,早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现在那个太傅因为得罪了太多朝廷官员被人联名状告下台了,他的才华也破土而出,受到昌阳王的青睐留于府中,后又被圣上取用,才有现在官运亨通的自己,而那未婚妻肯定追悔莫及了吧?又想起,刚才官员之间的交集,各种尔虞我诈,让他心神俱疲。

觉得外面寒气逼人,刚想回屋休息,抬头见月色甚是美丽却也凉爽空旷。

“月色很美,何不多欣赏一会儿?”昕月端着一碗染粥,缓缓的向顾竹生走来。

“千小姐,怎会找到此处?”顾竹生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淡漠的问到。

昕月刚才向这走来时,就见顾竹生只身站在门前,有点愁眉苦脸的,和白天那玩世不恭截然相反。

“我是来感谢顾大人的,想这寒气肆意的夜里,小女子也只能送碗热粥以表谢意。”

“千小姐客气了!”顾竹生没有细想,便出言道谢,又觉得夜长未眠甚是无聊。

“那顾大人,趁热喝了吧!小女子告退。”昕月只想把这粥给顾竹生便离开。

“千小姐,可否陪在下聊聊往事,一起欣赏这月色之美。”

“这……,好吧!”昕月一想他除了故意戏弄我之外,之前也有帮忙之路之恩,又加上顾竹生才华横溢,自己只是个闺中小姐,所知甚少,想听听他的所见所闻。

这一刻,昕月感觉自己活的很是空白,听着顾竹生讲自己之前所遇到的事,有些是好的,也有不幸的,他讲了他母亲有多么爱他,也有讲在沐青山碰到危险的事,听的昕月心惊胆战的,讲到他被人抛弃后,依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昕月觉得在这段时间里,她是最幸福的。

看着月亮更加清亮了,昕月才觉得身上很凉,这才觉得冷,眼看天就要亮了,虽有不舍,也该是离开了,”顾大人,虽是年轻,却经历颇深啊!昕月受教了。”

“千小姐谬赞了,有劳着小姐陪着在下受这夜深寒气了。”顾竹生看着昕月一脸放松的表情,知晓两人之间的误会算是解除了。

“与小姐共看的此月,已是在下心中最美了,只愿还能再看此月。”

“顾大人……小女子………”昕月被顾竹生如此直白的话吓到了,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我…我先走了…”昕月心中甚是紧张,连礼节都忘了。

看着昕月如此慌张的样子,顾竹生笑着向昕月行了个虚礼,就见昕月急忙离去。

看着已放凉了的粥,顾竹生尝了一口,就只里面放有泻药,想起昕月来的表情,也就觉得合理了。

昕月急忙回到闺房才发觉自己脸上燥热不堪,又想起,自己竟然把想念母亲,以及可能被安排的人生都与顾竹生说了,就觉得心跳都快了些。

不知不觉,昕月睡着了,竟也梦到了顾竹生…

“小姐,快起来,大小姐往这边来了!”奚儿看自家小姐睡的很沉,便一边叫一边用手轻推着。

“等…着我。”昕月正梦到顾竹生说要带她离开海月山庄,她正要跟上他,正要说等她一下,就被奚儿叫醒了。

“奚儿,你…算了,现在什么时辰了?”好梦被扰,而且休息不足,又想到奚儿昨夜也陪着自己受了半夜风寒。

“小姐,大小姐好像到门口了,现在才破晓,大小姐应该是有事才会来这么早的。”

“快请大小姐进来吧!”昕月因睡眠不足头有点疼,说着话就要坐起来,奚儿便赶紧伸手去扶。

“妹妹……你…”千昕爽看到昕月,却不知道怎么说,自己之前一直很昕月说女孩子一定要矜持,对一个女子来说后半生是很重要,切不可轻率。

“姐姐,你平常都是唤我昕月,且今日一早就来,可是有心事?”昕月见姐姐面露喜色,也猜想的到,此事肯定与昌阳王世子有关,之前两人也是相谈甚好。

千昕爽是昕月的姐姐,按理早应成家,只是因赵氏的惯宠,而有些眼高于顶,虽追求者者甚多,可她却从未理会过别人,即使是那些追求者送的礼物,她也是直接扔到府外。

“昕月,你说我能和世子走吗?”千昕爽自己也下不了这个决心,她一个正四品的官家小姐,挑拣尽寒枝不肯栖,但因为的昌阳王世子算是个机会,就怕名分尚低,招人笑话。

千昕爽人如其名,把自己心里所想,全部都对昕月说了,又想让到千雄严的谋划,昕月心中甚悲凉。

“姐姐,你要知道我们只是官家小姐,而昌阳王世子是皇家的人,最重视子嗣。”昕月只得宽慰昕爽,且说出对于皇家来说母凭子贵是很常见的事。

“可…昕月,我一人怕是承受不来,你…你可否和我………”

“姐姐,切不可如此想。”昕月听千昕爽那样说,吓的脸色突变。

“昕月,为何?你我姐妹一心,何事不成?”千昕爽看着一脸拒绝的昕月,有点失望。

“姐姐,你不要多想,妹妹只是个小女子,没什么奢求。”昕月见千昕爽一脸失望,又怕她会多想便出言解释。

终于日暮了,看着天地灰黄,万物朦胧,有一种迷离之美,她知晓昌阳王世子会在海月山庄逗留几日,之前便让奚儿给她盘了一个凌云鬓,她又偷偷装饰一般,去昨天两人看月的地方,不知那人可在?

踏歌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踏歌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逆天废柴8章

    原标题:逆天废柴8章小说:逆天废柴第8章雷霆手段“你!林君河你这是在找死!”周少峰快要被气疯了,赛马场里这么多人现在都在看着这边,林君河居然让自己对他跪下?旁边,不少富二代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颇有兴趣的在看着这边。“那不是周家的周少峰么,他怎么给人跪下去了?”“咦,他对面的那个不是林家的废物林君河么?”“林君河,就是那个被吸毒吸坏了身体,据说脑子都不太好使了的那个林君河?”一群富二代感觉相当的讶异。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周少峰可是个很霸道的富二代,人脉很广,手段也很多。而林君河……听说他为了吸毒

  • 野玫瑰8章

    原标题:野玫瑰8章小说书名:野玫瑰帮我揉揉那会我听到这话,真的是傻眼了,而且是从我的班主任嘴里面说出来的,我呆呆的站在那边,不知道该说什么。杨雪也瞬间反应过来了,脸唰的红起来了,急忙跟我说不是我想的那样,她是怕她的前夫在回来闹事,还说她睡地板,让我睡床上,我一想杨雪虽然是老师,但是终究也是女人,要是她前夫再回来,她真没办法对付。我只能答应了,杨雪给我弄了一碗面条,炒了两个菜,我吃饭的时候,杨雪已经在客厅打地铺,跪在地上,整个屁股撅起来对着我,不知道怎么的,我的脑海里竟然出现了刘莹莹光屁股撅起来的

  • 花都医神8章

    原标题:花都医神8章小说名称:花都医神兄弟有难风浩来到这个陌生的学校,虽然开学的头两天就一天打了一架。不过他很高兴的认识了李平这个值得称兄道弟的人,也很幸运的认识了千金小姐沈佳怡和官二代刘建辉。而且还获得了让所有男生都羡慕的友情,和美女老师之间的友情。因为出手狠的原因,再次回到学校时,看上去像平静了很多,没有人来找自己麻烦。只有学校的的领导也就是那个胖子找自己长聊了一次,不过,这所学校属于私立学校,一般情况校方是不会赶走一个学生的。可是,因为两次打架,风浩失去了住校的资格,胖子跟他说这算是一种惩

  • 相思如雪8章

    原标题:相思如雪8章书名:相思如雪第8章做一辈子的夫妻数次的冷水浇身,让纳兰玉发烧了。她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皇上,臣妾已经叫来了所有的太医,你放心,姐姐一定能醒过来的,烟儿知道你心里还有姐姐,姐姐与慕容谨当初一定是不情愿的,所以,臣妾会想办法救醒她的。”太和宫里,骆离烟眼看着慕容拓愁眉不展的样子,心底里是恨不得杀了床上沉睡不醒的纳兰玉。可慕容拓这三天三夜几乎就没有合过眼,所以,她不敢。看来,慕容拓对纳兰玉还是念念不忘,这可不行。她有些没想到,慕容谨已经成了死囚,慕容拓却还是不肯对纳兰玉动手,明

  • 超凡特种兵8章

    原标题:超凡特种兵8章小说名:超凡特种兵第八章荒野里的甜蜜高阳集团也是前十的集团,只是排名靠后,肯定很有钱,只是李宗天并没有接班,他父亲也不可能给他那么多的零花钱。“你没有诚意,我想我们的交易还是算了吧。”左锋一副很可惜的摇着头,解释着说:“你算算,如果一个亿包养一个明星,你只能满足身体上的需求,可是刘芸是谁?长相胜过明星,又身材万贯,是一个亿能够可比的吗?”李宗天听的一呆,觉的左锋说的绝对是大实话,眼神滴溜溜的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左锋却笑着不说话,他知道李宗天心动了。“给我一点时间,我给

  • 官场风云路8章

    原标题:官场风云路8章小说名称:官场风云路8钱从哪里来?马思骏觉得自己的头开始大了,他也不是没有想过结婚的问题,但绝不是现在,更不想让丽丽马上就怀上孩子,他也根本没有考虑过什么房子的问题。他忽然感觉到,那些应该离自己很远的事情,突然降临到他的头上,而自己应该手拿把掐的东西,又变得离自己很远。看到马思骏一脸的愁容,一言不发的样子,古丽丽不解地说:“思骏,你这是怎么了?我觉得你过去是个很痛快的人呢。好了,别为你的工作郁闷了。你就是好好的学学你的厨师手艺,给那些县领导多做些好吃的,也不是没有你的出头之

  • 权路香途8章

    原标题:权路香途8章小说:权路香途第8章高不可攀齐丽菲喝的酩酊大醉,当然林锋权是理解的,他毫不犹豫地背起了齐丽菲,踩着大雪把她送回了派子所她自己的办公室。林锋权能感受到齐丽菲身材的丰满,以及一种秀发的香味。许亚丽等人心知肚明,林锋权对齐丽菲这是特殊的老乡情结,也是特殊的照顾,他们倒是希望齐丽菲和林锋权能结合。林锋权将齐丽菲放在了床上,给她床头柜上放了一杯白开水,他不想趁人之危,给齐丽菲盖好了被子,离开了这里。第二天,镇政府和派子所就有了传言,林锋权和齐丽菲有了关系。当然,林锋权心知肚明,可是,齐

  • 终极狂兵8章

    原标题:终极狂兵8章小说名字:终极狂兵第8章金蝉气,无往不利!李石头看着面色恢复红润的叶非烟,淡然笑道:“可以了。”叶非烟依旧沉浸在震惊中难以自拔:“这…这他妈就好了?”叶非烟是真的无法相信,让全美名医都束手无策的古怪过敏症,在李石头的手里,居然只用了五分钟的治疗时间而已。叶非烟下意识的回过神来,走到一边捡起一支娇艳欲滴的娜塔莎,而后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自己的鼻子前,顿时,一股从未闻到过的清香气息窜进了她的鼻腔之内。重点是,叶非烟没有感到半分的不适,也就是说,她的过敏症,真的被李石头轻而易举的治好了

  • 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8章

    原标题: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8章小说名: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第8章他是处?她的喉头极其干涩,只是瞪大眼睛看他。他居然怜悯地摇摇头,声音更加温柔:“你本来可以做一个幸福的新娘子,做江家衣食无忧的少奶奶,你的父亲也能得到最好的照顾。但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唉,可怜的小麦……你是不是觉得这是非常不幸的可怕命运?”她终于问出口:“易向西,你是我父亲的仇人?”他反问:“你父亲一介退休工人,半生潦倒,会有什么仇人?”“或者,你是江一行的仇人?”他哈哈大笑,傲然道:“如果他是我的仇人,

  • 美女总裁的超级男秘8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超级男秘8章小说名称:美女总裁的超级男秘第8章:流言蜚语在医院呆到晚上,叶荣也该回去了,让漂亮老婆在家里独守空房可不好。便起身告辞,楚蓉蓉和母亲,弟弟把他送出了门,她母亲拉着叶荣的手,热乎的不得了,叶荣怎么看她的眼神,都像是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搞得叶荣很纳闷,蓉蓉妹子他老妈,不会以为我跟蓉蓉有一腿吧?怎么可以这样想呢,多羞人呀?虽然叶荣是很期待跟楚蓉蓉有一腿的,不过他可不是个坏蛋,知道人家女孩儿不能祸害,不然自己的罪孽深重了,要知道,自己现在毕竟是有老婆的人了,要是以前,那还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