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锦绣凰途:谋妃千千岁在线阅读

2017/11/25 0:11: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锦绣凰途:谋妃千千岁

第一章 世上再无奇国

大雪已经连续下了三日。锦绣凰途:谋妃千千岁在线阅读

洁白的雪花也掩盖不了满城的鲜血,烧焦的屋檐还在“嗤嗤”冒着浓烟,城内的呜咽声越来越小。

枳城,奇国最繁华的都城,如今成了一片废墟。

枳城的城墙上,慢慢站起来一个女子,她肌肤胜雪,黑发如墨,穿着一身鲜红的大衣,迎风站在城墙上,俯视着这破败不堪的都城,俯视着都城内还在哀嚎的奇国百姓——那是她的子民。

“公主,凤枳公主!”听到城楼下的呼喊声,女子慢慢抬起头来,仰望着天空,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来。

她是奇国最得宠的九公主,她出生那天,也是这漫天的雪花,腊梅一夜间绽放,静萱师太说,她是奇国的凤凰,父皇喜不自胜,以这座皇城的名字给她取名——凤枳。

身上这身衣服,是她及笄时要穿的衣服,奇国手最巧的三十六位绣娘,为她绣了整整一年才绣出来。她还听说,这件锦衣有个漂亮的名字,叫做凤舞九天。阅读95lady.com

她还有三个月就及笄了。

只可惜,她等不到那天了。

爬上城墙来的婢女愣愣地看着这一幕,似乎有些不敢置信,惶恐地站在女子身后。

这真是一件百年难得一见的衣服啊……婢女的视线一下子就被锦衣吸引了过去,冷不丁就瞧见了衣摆落下时,露出的枳城苍夷的一角,眼神立即黯淡了下来。

婢女的手指轻轻颤抖着,嘴里呢喃着想要上前,就听女子高声道:“我凤枳既然享受了奇国皇室的尊荣,自然该与奇国一起共生死。奇国在,我在;奇国亡,我亡!”

“不要!”婢女心下一惊,匆忙上前,却只来得及抓住那锦衣的衣摆,“刺啦”一声,锦衣裂开。

城墙下的百姓只觉得眼前一花,地面上就多了个女子。来自http://www.95lady.com/躺着的女子身下缓缓溢出鲜血来,与她的红衣一样,红得刺眼。

“凤枳公主以身殉国了!”百姓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跪下,口中呢喃着。

城墙上的婢女手中的锦衣碎片突然燃烧了起来,她吃痛地松开手来,却发现自己站在了众多百姓中央。她低头看向地上躺着的女子,女子身上的鲜血渐渐蔓延到她脚下,紧接着,整个城墙下都是她惊慌的回声,“不,她不是凤枳公主,她不是!”

可虔诚行礼的百姓们似乎根本就看不到她,也听不到她的声音,她独自站着,逐渐被鲜血淹没。

“不……”

沐芷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双眼迷茫着,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奇国初原二十一年,十二月初六,奇国国都枳城被川国六皇子晏非辰领兵攻破,最负盛誉的九公主凤枳以身殉国,除她外,奇国皇室共三百九十七人,全部被斩首示众。

世上再无奇国。来自95lady.com

她如今所在的地方,是川国皇宫,浣衣局,一排不起眼的屋舍里。

沐芷拭去眼角的泪水,闭着眼听了听,漆黑并狭小的房间内,没有一个人。

“沐芷,你醒了?”沐芷刚刚稳定了心神,门便被打开了。紧接着,跳跃的烛火慢慢映入沐芷眼前。沐芷抬头看去,就见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宫女小心翼翼地拿着烛台,向她靠近。

这宫女个子小小的,有一张丢进人群都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的脸,也有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佩佩,她是沐芷被抓捕到川国后,唯一的朋友。

“嗯,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去看从边关带回来的老虎了吗?”沐芷起身下床,打了个哈欠。网站http://www.95lady.com/

她记得没错的话,今夜皇宫好像有晚宴,热闹非凡。

“我见你今天气色不是很好,担心你一个人在屋子里会害怕。”佩佩将烛火放在桌子上,瞧了沐芷一眼。

“嗤……”带着讽刺的笑声传来,沐芷抬头看去,就见夏玲珑双手环胸站在门边,嘴角斜斜地上挑着,一副慵懒的语调,“佩佩啊,沐芷这没心没肺的样子,能怕什么?”

佩佩腆着脸,上前拉着夏玲珑的手腕,将她拉进了屋子里,“玲珑姐,外面风大,你就别在外面站着了。”

夏玲珑毫不客气地跟着佩佩进了屋,坐在沐芷对面,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红唇,“这么热的天,风大正好透透气,这皇宫啊,可真是渗人得慌,对吧沐芷?”

沐芷没有理会夏玲珑的冷嘲热讽,拿起茶杯,轻轻啜了口。

“听说,今儿是川国六皇子回国的日子……”夏玲珑别有深意地看了沐芷一眼,勾了勾嘴角。

沐芷捏着茶杯的手一僵,这才仿佛有了生气般,抬头直直地看着夏玲珑。95女性网

沐芷这反应,正在夏玲珑意料之中,她捂着嘴角笑了笑,“沐芷啊,你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我说你今晚怎么这么淡定,原来还真不知道谁回来了。”

川国六皇子,晏非辰……

沐芷的心快速地跳着,咚咚直响。她就算再不关心川国皇宫之事,也知道这人是谁。

见沐芷不说话,夏玲珑冷哼一声,“说到这六皇子,一年多前打败了奇国,没有急着回来领功,反倒想着安抚奇国百姓,至今才回来,还真是按捺得住。”

佩佩叹了口气,她就是怕沐芷伤心,才没有在她跟前说,没想到夏玲珑会跑到沐芷跟前故意提起这事。说来也奇怪,明明夏玲珑也是奇国的百姓,为什么她说起这事来,竟好似与她毫无关系呢?

屋子里的烛火跳跃了一下,似是要熄灭了,摇摇晃晃地又亮堂了起来,沐芷这才回过神来,慢慢放下手中的茶杯,好似刚才什么话都没有听到,她低下头来,声音有些冷清,“既然今夜这么热闹,你怎么不去?”

夏玲珑抬了抬眼眸,眼光明亮如烛火,嘴角的讽刺更甚,“我的目地很明确,不需要跟一群没有眼力劲的女人去凑那劳什子热闹。”

她与沐芷都是奇国的子民,但不同的是,她是奇国丞相的长女,自觉生来便比沐芷高一等,所以即使她与沐芷都被充作了浣衣局的宫女,她也不愿只做那卑微下贱的宫女。

毕竟,曾享受过荣华富贵的人,比起那些从未享受过的人,更害怕卑微。

她夏玲珑也一样。

她不甘心。

第二章 大人饶命!

见沐芷不理会自己,夏玲珑也不欲多说。刚想起身离开,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走到沐芷身边,对着她低语了几句。

“你说的是真的?”沐芷蓦地睁大了眼睛,一把拉住夏玲珑的手腕。

夏玲珑神秘地笑着点了点头,从沐芷的手掌里挣开,“自然是真的,骗你作甚?不过沐芷,做婢女做到你这般衷心,还真是难得啊!”

沐芷的眼中带着忧伤,双手慢慢握紧,在看到夏玲珑打探的神色后,又将手松开,呼出一口气,“你不是我。”

佩佩不知道夏玲珑与沐芷说的什么,但也乖巧地没有多嘴,直到夏玲珑离开后,她才拉住沐芷的手,小心翼翼地看了沐芷一眼,“沐芷,你没事吧?”

“我没事。”沐芷摇了摇头,瞥见敞开的大门,站了起来,“佩佩,夜里热,我出去走走。”

佩佩点了点头,“那你早些回来啊,明儿还要去皇宫娘娘的未央宫拿衣服呢!”

沐芷脚步未停,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黑夜中。

“不过沐芷,做婢女做到你这般衷心,还真是难见啊!……”夏玲珑的话又在沐芷耳边响起,沐芷叹了口气,缓缓走在小道上,月光拉长了她的影子,让她看起来更加孤寂。

她有些迷茫,不知为何今晚会梦到奇国国破那日,明明已经一年多了,她现在回想起来,却还是仿佛昨天。

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小,沐芷不经意间抬起头来,就瞧见不远处锁着的宫殿,破败的横匾上,写着落蕊宫三个字。

沐芷摇了摇头,名字倒是好听,只可惜这寓意不祥的名字,注定只能关住那些如宫名般落魄的主子。

炎炎夏日,这落蕊宫却凉得沁人,沐芷摸了摸手臂上起来的鸡皮疙瘩,一道尖锐的声音却突然从墙垣里传了过来,“你们快放我出去!我要见皇上!”

沐芷被这声音吓了一大跳,正准备离开,却听见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别喊了,你就算撞死在这儿,皇上也不会来见你的。”

这声音……

沐芷身子一颤,只觉得声音有些熟悉,还想再听下去的时候,就听见几道脚步声传来。许是看守落蕊宫的侍卫回来了,沐芷再次抬头看了眼牌匾,这才迅速离去。

刚才那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她似乎在哪里听过。沐芷一边走一边回想,待到停下脚步来才发现,她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来了!

沐芷冷静下来,回忆了一番刚才走过的路,叹了口气——只得往回走了。她刚刚转了个身,一道低喝却在她背后响起,“什么人!”

沐芷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左小腿被什么东西打中,痛得她立马就跪了下去,与此同时,她听到了一小块石头落地的声音,以及两道不同的脚步声。

一道强健有力,步履轻快,一听就是刚才说话并打中她的男人的脚步声。另一道脚步轻盈,沐芷来了川国皇宫一年多了,早就听多了这样的脚步声——这是川国后宫妃子的脚步声。

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见面,又这般神秘,难不成——她今晚运气好,遇到了妃子私会情郎的尴尬事?

沐芷看着刚才打中她的那一小块石头,脑子快速地飞转着,小小的一块石头就能将她打得这般痛,这个男人定然武艺高强;而他话语间气势逼人,身份应该不低;听这声音,这人最多也才二十岁,那么他会是谁?

沐芷咬着唇,听着脚步声一点一点逼近,恨不得将这一年多以来从那些宫女口中听到的消息拼凑出一个人来,可她想破了头也没想出来这个人是谁。

不过不管是谁,先求饶总是没错的!

“大人饶命啊!”沐芷转过身,在男人还未靠近她的时候,立马匍匐在地,“奴婢恰巧经过这里,打扰了大人休息,请大人饶命!”

“哦?恰巧经过?”男人低沉而又带有磁性的声音在沐芷头顶响起,沐芷听着这声音,身上的鸡皮疙瘩立马起来了,这是对生命的本能害怕,是她从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的危险信号。

“大人饶命,奴婢这就离开!”沐芷已经没有时间多想,拱起身子就要站起来。

男人脚步轻移,挡在了欲逃离的沐芷面前,“你觉得你还有命从这里离开吗?”

沐芷咬了咬唇,没有抬头,“夜黑风高,奴婢真的什么也没看见,还请大人饶奴婢一命,奴婢无心冒犯大人,大人饶命!”

“住手!”

就在掌风快靠近沐芷的时候,沐芷听到了另一道声音,她依旧没有抬起头来,就在清泠的月光中,看到了女子缓缓靠近的裙摆,裙摆上绣着的是红色芍药,看着那绣法与布料,沐芷大约有些印象,这是尚衣局今年新做的一批衣裳,听闻只供给了后宫位份比较高的几位娘娘。

沐芷见那男人没有说话,那一掌却也停了下来,很明显,这位娘娘的话还是有一点重量的。

这时候无论发生什么,都千万不能抬头!只要她没有看到这两人的模样,这男人说不定就会放她一条生路!沐芷暗自祈祷着。

“非辰,让她走吧,她没有看到我们的模样。”庆妃有些急了,见跪着的宫女被吓得不清,话说着就要去拉男子的衣袖。

沐芷的心里咯噔一声,握紧了双手,眼神变了又变,最后归于平静。

说曹操,曹操到。

这个男人,竟然就是川国的六皇子晏非辰!

“今夜我若饶了她一命,他日要了我们命的,便是她了!”晏非辰看了眼依旧低垂着头的宫女,浅浅的月光照在这宫女的脖颈上,让她看起来安静美好。可这想法只是在晏非辰的脑海里一晃而逝,随后他又抬起了手掌。

“快,那里有声音,快过去看看!”

就在这时,匆忙杂乱的脚步声传来,晏非辰的眼眸深邃了起来,他看了眼声音的来源,随即又看向沐芷,眼中的暴戾气更甚。

锦绣凰途:谋妃千千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锦绣凰途 或 谋妃千千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妖邪公主:招个侯爷来成亲14章

    原标题:妖邪公主:招个侯爷来成亲14章小说名字:妖邪公主:招个侯爷来成亲14.宫宴何致的嘴唇抿得紧紧的,眼睛瞪得圆溜溜。何子兮拉着何致,迈着平稳的莲步,目光平视看着前面的路,说:“不许瞪眼睛,不许让任何人看出你心中在想什么。”何致气恼道:“我做不到!”何子兮:“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做不到。后来娘亲跟我说,如果做不到,他们就会知道你的痛处在哪里,然后就一直戳,一直戳,一直到你痛死。”何致低下了头,可眼神仍旧是愤恨。顺嫔不发一言地跟在何致他们身后。饴泉宫因泉眼得名,宫门一入就看到了一汪水潭,潭边是一座

  • 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14章

    原标题: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14章小说名字: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014本公子不仅小心眼,还特记仇皇上果然还是给足了镇南王面子,看其无意嫁女,立即大手一挥,将此事含糊推脱了过去。“二皇子从北狄千里迢迢,远道而来,来来来,让我们顾头领陪你多喝几杯。”至此,求婚的插曲总算是过去了,不过,直到宴会结束,孟亦心都没有缓过神来。这二皇子也就算了,因为大哥的原因,对镇南王府有所忌恨,有此举动也在意料之中。可是,那个什么顾统领又为的哪般呢?非要这么明目张胆的和自己过不去。孟亦心越想越恨,巴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狠狠

  • 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14章

    原标题: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14章小说名: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第013章妖狐之祸(十一)还未等看清到底是谁出的手,陆斐挣脱官兵的包围层,抢先冲了进来,身后还带了一队人马,看样子似乎要劫囚?之前的计划里没这一环啊,苏念矜没敢乱动,保持着原先的姿态,依旧跪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冲进来的陆斐,这到底怎么回事?“反了,你们这是反了,来人,将这群乱民给我抓起来。”张太守显然也没料到竟然有人如此明目张胆的劫囚,气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连忙命人动手。然而陆斐做了个姿势,身后那群人立马将他拦在身后,与

  • 死人笔记14章

    原标题:死人笔记14章小说名:死人笔记第十三章拜神折香“小白,你不坐着吃饭四处瞎转悠啥?”在二楼遇到柱子叔,柱子叔是喝酒喝的脸和脖子都红了,说话舌头都不利索。“叔这房子建的真漂亮,等我长大了也要建一栋叔这样的房子。”我嘻嘻一笑,拍了柱子叔一个马屁。“你这小鬼头,在大城市里什么样的漂亮房子没有见过,哪里还看得上叔这房子。”柱子叔哈哈一笑,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心里还是很受用。“小白,赶紧坐回去吃饭吧,在大城市里可是吃不到咱们这地道的农家菜,等叔忙完了再去跟你喝几杯。”柱子叔拍了拍我的肩膀,提着酒瓶给乡

  • 久爱识人心14章

    原标题:久爱识人心14章小说:久爱识人心第14章嫉妒不知道是不是单渝微的错觉,她总感觉这男人的视线牢牢锁定在自己身上,浑身很不自在,简直坐如针毡,头都不敢抬。阳澄湖的螃蟹不仅大,而且清蒸也特别美味,他们这一桌点了八只,放笼屉蒸个十分钟就差不多,蘸着店里独特的酱汁来吃最美味。单渝微不太习惯把所有事情交给别人去做,想自己剥螃蟹,何谨言就笑道:“你看人家景诗都是让陆泽承来剥,薇薇,你让我表现一下不行吗?”“就是!”景诗吃着陆泽承剥好的蟹肉,含糊又理直气壮的说:“你就让他剥,男朋友也就这时候才能发挥点作

  • 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14章

    原标题: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14章小说名称: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第14章冤家路窄他狠狠一推,宴青脚下不稳直接就被推倒在地上,胳膊狠狠的磕在地板擦破了皮。体内的药劲早就控制不住,一张脸红的跟煮熟的虾子,被他推的忍不住蹙了蹙眉。抬起头,瞬间两个人都惊了。“是你!!!”李向生说得咬牙切齿,一双眼睛阴鹜的盯着她,忽然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他经常混迹这种场所,自然明白宴青的情况,看样子应该是被人下了药才对。“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沈家继女沈宴青沈二小姐,怎么着二小姐今天不用相亲改在这里吊凯子?”李向生满是

  • 独守一座孤城14章

    原标题:独守一座孤城14章小说:独守一座孤城第14章给你一点点教训“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汪菲心中的大石头落了地,顿时轻松了许多。“很晚了,你和思慧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守着思涵!”“爸,还是我在这守着思涵吧!还是你和妈回去休息,你们明天还要工作呢!”关思慧看着关卫国和汪菲乖巧的说。“思慧,那我就把思涵交给你了!有什么事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关卫国最近的工作特别忙,见关思慧这么善解人意,自然大感欣慰。目送着关卫国和汪菲离开后,关思慧脸上乖巧的表情瞬间敛去,脸色冷漠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尽管关思涵

  • 军婚缠绵:首长大人,体力好!14章

    原标题:军婚缠绵:首长大人,体力好!14章小说:军婚缠绵:首长大人,体力好!第14章万册藏书思想交战了好一会,雷紫潇还是决定就这里了!反正奶奶那么老了她也不可能亲自来这里视察。云子狂好像格外的高兴,他咧开嘴巴问:“那我可以偶尔回来这里看会书吗?我这里有一万多册藏书。”得寸进尺的云子狂强隐下嘴角那抹笑意。“真的假的?”雷紫潇吃惊地问。于是云子狂便把她带到书房去,果然的,里面有很多书,而且还有不少是孤本。雷紫潇爱不释手的,有很多书她都只是在新闻上听说过,没想到今天居然亲眼目睹。“我平时可以拿你的书看

  • 终是离别伤情时14章

    原标题:终是离别伤情时14章小说名称:终是离别伤情时第十四章有些熟悉的男人原谅我傻,不会求饶,只能用这样干巴巴的话语来求饶。他看向我,目光一直在我脸上流连,许久,才冰冷的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我愣住,随后还是开口道,“钟璃!”他身子一僵,随后一双黑眸久久在我身上驻足,我被他看得发毛,咽了咽口水,小声道,“你能不能放了我,你们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不傻,用人体来运载毒品,这是金三角一带大毒枭惯用的手段,一般情况下,都是双方谈合作。一方出钱,一方出身体,两方达成合作,才能完全稳当的将白粉

  • 再见,前夫14章

    原标题:再见,前夫14章小说名:再见,前夫第14章你爸爸是谁等医生走后,沈北川推门进入病房。小家伙紧紧握着乔初浅另一只没有打吊水的手,就这么守着她,看到沈北川进来时,冲他龇牙:“医药费等妈咪醒来我会让她给你,你别以为我会感谢你!”要不是他突然开车过来,妈咪怎么可能会晕倒!沈北川:“......”这小家伙对他敌意还挺大的。沈北川走进,看到躺在病床上的乔初浅脸色比先前好了不少,一张瓜子脸堪堪他的巴掌小一点,透着粉莹之色,眉头微微皱着,让他心里莫名有些烦躁。明明恨这个女人,看到她出事,还是忍不住会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