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女鬼缠上我在线阅读

2017/11/25 0:09:0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女鬼缠上我

第1章 午夜广场舞

我叫庄鹏,一个十六岁的中学生,开学就上初三的农村学生。女鬼缠上我在线阅读

原本我的生活快乐的像夏天伸出舌头的狗,但自从星期六晚上我闲得蛋疼去看广场舞后就变得不好了。

那天是星期六,晚饭后已经对广场舞鬼迷心窍的妈妈火烧屁股般跑出去跳广场舞了,父亲领着五岁的弟弟大概出去溜达了,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

我那天因为晚饭吃得多了点,不爱动弹,就躺在炕上无聊地看一本小说。

这是一本关于盗墓的书,书上那些压抑的描写让我看着看着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扫了一眼空荡荡的家,又看一眼窗外擦黑的天,我觉得我还是出去比较好。

我把书一扔锁上了家门便向村头的广场跑去。

天刚擦黑,村里的大街就静得出奇,连平日爱叫的狗都没了声息。网站http://www.95lady.com/

在快到村头的时候,天开始下雾,淡淡的雾从地面上缓缓飘起,把前面的路弄得朦朦胧胧的。

一阵风从我身边飘过,滴溜溜地飘了过去,道边的树叶刷刷地响了几下,听在耳朵里很不舒服的感觉。

夏天的晚上是属于广场舞的时间,在广场舞风靡全国的时候,我们这个叫韩家的偏僻小村子也被波及,那些平日拿镰刀锄头的农村妇女仿佛一夜之间看到了自己的舞蹈天赋,纷纷描眉画唇粉墨登场,并很快就舞出了瘾头,村头的那块闲置的广场自然就成了她们群魔乱舞的舞台。

前面开始有音乐的声音传来,广场里已经载歌载舞,而周围已经围了很多同村看热闹的人。

我四处寻找着我的那些伙伴,因为跳广场舞而被挪到一边的那副破篮球架子下面,我看到了徐平,潘铁、柱子还有一个叫溜子的小孩。

我走了过去。这些都是我的发小,潘壮和我现在还是同班同学。版权http://www.95lady.com/

打过招呼我倚着篮球架子望向广场里,一眼我就看到了妈妈,因为我妈妈很漂亮,舞跳得也好,所以她在第一排,她的后面是我家邻居牛二婶和潘壮他妈,她们的舞姿就有点看不下去了。

“庄鹏,还是你妈跳得好看,在咱们村你妈跳得第一好!”潘铁由衷地赞叹。

潘铁说得没错,二十多个跳广场舞的人就数我母亲跳的最好。我妈本身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就是跳得一般也显出好看。

谁知溜子发表了不同的意见:“谁说庄鹏他妈跳得最好,那个长头发穿绿衣的女人跳得最好。”

溜子今年十岁,光光的脑袋只有后脑勺留着一条小辫,很像电视里演得清朝人。

穿绿衣的女人?我睁大了眼睛仔细地看着广场里,这关系到我老妈的荣誉问题,自然马虎不得。网站95lady.com

虽然我们村比较穷,但在广场舞的大潮流下,这些跳舞的大妈大婶们做一套统一的服装还不是什么问题。

她们的服装是粉色带黑边,这和绿色没一点关系,在场子里跳舞的人都穿着粉色的服装,哪里有一个穿绿衣的女人?

我疑惑地看着溜子,发现徐平他们也用不对劲的眼神看着溜子。

柱子奇怪地回头看着溜子不解地问:“你说什么?”

“那个长头发的绿衣女人跳得最好。”溜子重复了一句她刚才的话。

“你是不是眼花了,哪有穿绿衣服的女人,她们都穿着统一的粉服装,怎么会出现穿绿衣服的。”柱子纠正溜子的错误。

溜子的眼睛一定是火蒙了,怎么凭空看出一个女人来。阅读95lady.com

我也说了一句:“是呀,溜子,哪有什么穿绿衣的女人?你眼睛白内障了吧。”

溜子声音很大:“你们什么眼神?她就在二狗他妈后面,那么大个人你们没看见?”

我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二狗他妈是最后一排,她身后哪有人的影子。”

“溜子,你看清楚了?二狗他妈身后哪还有人了?没人呀!”

徐平、柱子和潘铁也随声附和,同意我的观点。

溜子依然嘴硬:“你们这些大孩子眼神真不好,那个绿衣女人正在看你们,你们却看不见她。”

溜子这话说完,我突然就感觉不对劲儿了,都说没过十二岁的小孩天眼还开着,他们能看见许多过了十二岁的人看不见的东西,莫非溜子看见了什么东西?

但这念头也就在我心里闪了一下就过去了。

我和柱子、徐平等没当回事儿,继续观看广场里的舞蹈,并随便扯一些乱七八糟的话题。

徐平偷偷掏出一包烟,隐蔽分给大家,我条件反射地看了一眼场子里,见妈妈正舞得兴高采烈,此时怕是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版权http://www.95lady.com/

我偷偷地点燃眼,吸了一口后把手握成空心拳头将烟藏在里面。

潘壮没有要徐平的烟,在我第一口烟吐出去的时候,他突然说:“我身上很难受,好像是病了,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看吧。”

说完他就自顾自地站了起来,绕过广场,消失在雾夜里。

过了不一会儿,徐平和柱子也说身上发冷难受两个人结伴走了,这里只剩下我和溜子两个人。

我觉得心里别扭起来,我们这些农村孩子,平日比猴子还淘,从来就不知道得病是什么滋味,怎么今晚徐平他们不约而同地都病了?难道溜子说得话是真的?

“溜子,你看见的那个穿绿衣的女人还在吗?”

“嗯,她老在看你。”

溜子这话说完,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马上感到身体刷地一下子,仿佛有一块冰猛地贴在我的心脏上。

我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儿了,还是回家吧。

我扫了周围一圈,没有看见父亲的身影,他可能是去小店了。

叫母亲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她现在正跳上瘾呢打死也不会回去的。

这时我身上的凉意似乎更加浓厚了,已经让我的牙齿有相互碰撞的冲动。

回家,这里不宜久留。

我几乎飞也似地离开广场,独自一人往回走,只是想赶快回家到炕上躺一会儿。

离开广场后,我感觉身上的冷意消除了许多,暗暗松了口气。

转过那村头那棵大榆树,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走着走着只觉四周很黑也很静。

我四下一望,怎么村子里黑咕隆咚的连盏灯火也看不见,而且还听不到一丝声音。

我心里一慌,不由加快了脚步。

这夜晚怎么这么静?平日里乱叫的狗都没有声音,满世界好像只有我自己的脚步声在耳边回荡。

第2章 走错路

走着走着,我突然觉得我的脚步声里好像掺杂了其它的声音,那是一种仿佛均匀的小雨落在植物叶子上的沙沙声,声音不大很轻微,就在我的身后。

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身后有人,这隐隐的沙沙的声好像有人迈着轻轻的脚步在后面跟着我。

这种感觉让我的头皮发麻,头发仿佛立着一般。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我猛地停住脚步。

怪哉!我停下脚步的一瞬间,身后沙沙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我告诉自己:庄鹏,你十六岁了,你是大人,这世界没有什么妖魔鬼怪,没什么可怕的。

安慰完了自己,我慢慢地转过头。

身后一边黑暗,什么也没有,或者说我什么也没看见,只有漆黑的夜。

我长出了一口气,拍拍胸腹,转身继续前行。

可在我走出两步后,那沙沙的声音又出现了,依然在我的身后。

我又停下脚步。

那声音也随着停了下来。

我心里开始慌乱了。

如法炮制了两次后,我确定我身后确实存在一个我看不见的什么东西,它一直在跟着我。

我拔腿就跑,一口气冲出一百多米,我敢说我刚才跑出的速度,到县运动会上保证得冠军。

这一阵冲刺后,身后的沙沙声没有了,就在我以为那东西被我甩掉了以后,却突然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贴着我,那冰一样的感觉几乎能渗进我的肌肤。

这回我可是真得害怕了,我感觉我有尿尿的冲动,好在这时我看到了我家的大门,我几乎飞奔着冲进了家门。

一进家我按亮了屋里所有的灯,父亲和弟弟没有回来,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握着一把菜刀在屋里巡视,在确信屋里就我一个人外,我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儿。

身上十分难受,我认为我应该上炕躺着。

爬上炕合衣躺在炕上,我还是感到很冷,便拉条被子盖在身上。

我准备睡一觉,认为睡一觉后明天身上的难受就会好起来,因为有好几次我得病都是睡一觉就好了。

在我闭上眼睛准备睡觉的时候,我感到一股更加阴冷的气息向我袭来,让我忍不住不停地打着哆嗦,而且那种沙沙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好像就在我房间门外。

我握紧手里的菜刀,悄悄掀开被子。

电灯亮着,但它亮是亮着,却没有往日的明亮,并且它的灯光还断断续续的,一闪一闪的仿佛要烧的感觉。

这时,我看到屋门下面有隐隐的雾气从门槛下弥漫进来,那样子就像一团纷乱的棉花被人从外面塞了进来,屋子里霎时就像冰窖一样冷。

那雾气一边渗进来一边好像还在凝聚,当雾气凝聚出一个类似于人的形状的时候,我发出了一声惊叫,然后就感觉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朦胧中有人在叫着我的名字,我慢慢睁开眼睛,我母亲一脸关切地坐在我的身边,她的脸色很难看,父亲和弟弟也围在炕边,邻居牛二婶也在。

我感觉身上比较虚弱,四周扫视了一圈,当眼睛望向窗外的时候发现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你昨晚看到了什么?”母亲开口就问,“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口吐白沫,浑身冰凉脸色煞白。”

我小时候出过一次意外,身上发生过一些根本说不清的事儿,所以母亲直接就问我看到了什么,而是根本没想去医院什么的。

我把昨晚的事儿说了一遍,说完母亲的脸色更难看了。

“狗剩妈,你带他去二间房去看看吧,狗剩这可能又撞邪了。”

母亲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便带着我出了家门。

二间房村离我们村只隔着一条山梁,村里有一个出马十几年的大神。

我们这个地区遍地都是大神,大多供奉的是长仙、狐仙还有黄仙。

二间房这个大神家供奉的是什么仙我没注意,反正我母亲往供奉的案子上压了二十块钱,就和我进了他家的里屋。

这个大神是男的!我平时几乎从没接触过大神,因为我们这地区的风俗是人不到十八岁是不好去看大神的,据说那样会破命。

在我的印象里大神一般都是女的,这还有男大神。

大神五十多岁的年纪,微微有点秃顶,不知怎地他给我一种未老先衰的感觉,就好像他浑身没什么精神。

这个大神姓什么叫什么我不清楚,只是听说他成神已经很多年了,解决过很多稀奇古怪的病和事儿,在我们这一代非常的有名。

里屋有一张半截炕,大神盘腿坐在炕上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他和我母亲拉着家常询问着我得病几天了之类的问题。

我坐在一张破旧的沙发上,听着他们的絮絮叨叨。

大神讲着讲着便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两个哈欠后说话的语气突然就变了,好像变成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还是外地口音,声音还有点尖利。

“这个小八宝?”大神的眼睛看着我好像迟疑了起来,那眼神白眼仁多黑眼仁少,显得很空洞。

八宝代表的是男的,花容代表女的,我就是大神嘴里的小八宝。

母亲把我的情况又说了一遍,大神便开始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由于他的口音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口音加上说得很快,我几乎没听明白几句。

大神似乎把我的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一番掐算后仔细地看着我脸上露出了惊容,说话的语气也缓慢了许多。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一连说了两句怎么会这样,便陷入的掐算之中。

又过了很长时间,他再次开口:“你这个小八宝好像走错了一次路,走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怎么走回来的?”

我母亲马上把我两年前死过一次的事儿说了一遍。

这是我们家的秘密虽然在同村不算什么,但对外人我母亲从来不提这事儿。

十岁那年,我死过一次,用大人的话就是我走错路了,当然那是在我活过来以后的说法,要是回不来我就是死了。

女鬼缠上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女鬼缠上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人生就是一场海选 时间荏苒 定格童真

    时光如流溪般不变,当我们觉得时光急速流逝之时,我们那颗心也变得躁动不安。如何定格心中那思童真,又会有哪一帧的童年回忆唤醒你往顾的初心?时间终会流逝而过,童年的那丝期许,与其说变成另一种关爱放在了下一代的身上。不如说,架在了自己的肩上。如今身份转变,为人父人母,作为过来人的你们理应知道,时下大潮流的变迁,已经超越了年龄的侵袭。我们一辈子都在不停的比赛,时时处处都有人在给你“打分”。为何有人可以顺利晋级,为何有人却提前出局?如何登顶“成功”这座金字塔的顶端,就必须懂得如何赢得每一场“战役”。不输在起

  • 肃竹:乡愁如发丝,归心是吹进车窗的风

    夏天的旋律(肃竹长篇爱情散文诗连载98)486乡愁如发丝。归心是吹进车窗的风。风越大,乡愁越乱。487“匆匆归去的鸟儿啊,为何每一次归巢都会那样兴奋地欢唱呢?”“因为永远不会厌倦的是家,永远不会衰竭的是爱!”488“这个世界如此平淡,为何你却将它看的如此美好呢?”“如若爱它,平淡也会无限美好。如若不爱,一切都是索然无味。”489向晚的天空中,那些缓慢飞翔的鸟儿,不是放弃了翱翔的激越,而是在享受比翼的柔肠。490我仰望的天空在阴云中沉默,它静寂如咆哮的江水。我沉思的大地在步履中高歌,它激昂如轻盈的

  • 从旅游管理到自媒体,青年作家曲玮玮的“焦虑”与“不畏惧”

    我们生活在一个焦虑的时代。每个人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焦虑情绪,过于严重的焦虑会影响个体的社会功能,形成焦虑障碍。国家卫计委今年年初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焦虑障碍患病率为4.98%,也就是说每二十人中就有一人患有焦虑障碍。近日,壹心理举办了一场主题为《生而真实·焦虑时代的意义》),青年作家、同时也是知名自媒体人的曲玮玮以“职业焦虑”为题,分享了她的职业历程与感悟。一上台,这位年轻的演讲者直言自己此刻就非常焦虑,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给了她极大的肯定。尽管年仅二十出头,但她的职业经历比大多数同龄人更加丰富精

  • 张强教授的裸体书法,是艺术还是炒作?

    张教授何许人也?或许有人对其不甚了解我们先来看一张图▽张教授首创的人体“踪迹学”这张早在多年前风靡网络的图片曾被各大网络平台疯狂转载许多人只见其图,未知其人继续看图▽张教授的女体水墨舞蹈早在2006年此图一出,立即引起舆论哗然有人夸:“应该是大写的!大写的就是优秀的”当然,更多人骂:“老流氓,老Yin棍”据说张教授以行为艺术为由专找女大学生作为模特这群涉世未深的孩子她们能看懂此艺术吗?面对铺天盖地的唾沫星子张教授摆出一副:“你们懂个屁!”沉寂多年后有些憋于公元2018年5月张强与比利时艺术家Li

  • DEPAPEPE 2018巡回音乐会拉开帷幕

    HIFIVE合作艺人DEPAPEPE,是德冈庆也和三浦拓也于2002年建立的日本二人吉他组合。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组合,来自优雅浪漫的港都神户,创造当地街头传奇的双吉他组合DEPAPEPE,仅用2把空心吉他,就能表现出变化多端的心象风景以及喜怒哀乐,以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轻快曲风旋律,弹奏出舒缓人心的音乐空间,如此以吉他歌唱的效应正在迅速蔓延扩散中!从神户到大阪、京都以及东京,随着街头表演的经验累积,DEPAPEPE瞬间开启了知名度及人气。在他们正式发布自己的专辑之前,曾发行过3张小制作的独立专辑,总

  • 莱西喜获青岛市第四届乡村学校少年宫成果展示乒乓球比赛团体亚军、女单季军

    2018世界杯落下帷幕了不少足球迷都大呼看的过瘾只是这足球赛虽然精彩但少了中国队对中国球迷来说多少都带着遗憾不过提到这个“球”中国人绝对是自信满满↓↓↓乒乓球说起乒乓球运动员咱大莱西的小运动员也很棒哟7月17日,由青岛市文明办、青岛市教育局、青岛市体育局联合举办的青岛市第四届乡村学校少年宫成果展示乒乓球比赛在全民健身中心举行,来自莱西的九名中小学生参加了本次比赛。此次活动为期1天,共有5支代表队、49名学生参加。男单比赛进行中男子组选手于淼比赛掠影经过激烈角逐,我市参赛选手取得了团体比赛亚军、女

  • 亲戚成本价卖给你翡翠,到底应不应该买?

    翡翠商想赚钱,却很少愿意卖翡翠给亲人,即便亲人不还价也不太愿意卖,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其中有什么猫腻?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这个问题。卖翡翠会涉及到一个根本的问题——价钱。这个价钱不仅仅指销售价格,还包括成本以及浮动的差价,而翡翠作为玉石之王,它的价格不仅和多种现实因素有关,而且随着时间的变化,价格也会有很大的浮动。那么问题来了,翡翠商该以什么样的价格将翡翠卖给亲戚呢?成本价:很多翡翠商顾及到面子问题,一般会以成本价将翡翠卖给亲戚,但这样一来,可能会惹得两方都不开心。为什么呢?其一:翡翠作为首饰,属于奢

  • 他娶了绝世美女为妻,面对各种绿帽,他的回击方式很特别

    作者:M·辰#希腊篇-82#亲爱的小伙伴们,感谢您一路支持、跟随“走遍世界博物馆”从文明古国系列的埃及、印度、墨西哥一直走到亚洲系列的新加坡、韩国、印度尼西亚、土耳其。现在,“文明古国系列(四)——希腊篇”正在进行中!小伙伴们,速搬沙发,开讲啦!(《火神赫淮斯托斯》)上篇说到:长相丑陋且腿有残疾的火神赫淮斯托斯娶了绝世美女爱神维纳斯。一个是风华绝代、风情万种,一个是老实憨厚、风情不解,这样两个容貌、秉性如此悬殊的人结为夫妻,他们的日子过得怎样?相亲相爱?还是同床异梦?今天,咱们接着说火神赫淮斯托

  • 齐派画家、齐白石书画院-汤发周谈:画作滴上墨汁怎么办?看齐白石怎么处理!

    齐白石绘画中很多人在学习画画的时候,总是会不小心将墨汁洒在纸上,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很无奈,毕竟一个小小的目的,往往会成为一幅画作的污点,从而影响整幅画的美观,不过对大师而言,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小菜一碟,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失误,反倒可以成就一个奇迹,齐白石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起来看看他是怎么处理的!有一次齐白石画牡丹醉春图《牡丹醉春图》,在即将完成这幅画作的时候,齐白石却不小心把墨点滴在了画上,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会觉得太可惜了,一副好好的画,被一个小墨点给毁了,但是齐白石

  • 王进玉:书画的真传统是什么

    当今书画界,几乎人人都在谈传统、标榜传统,甚至肆意地、过度地消费传统,那么书画的真传统究竟是什么呢?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去更好地学习、继承和发扬它呢?一本古帖、一幅古画就完全代表真传统了吗?临摹得像就算得到传统的真经了吗?显然不是这么简单。首先务必要清楚,传统不是死的,它是有生命的,是活的,是我们在书画用笔用墨过程中自觉体现的,是在整个研习、创作时自然流露出的那股真正契合古人的精神,而非仅仅只是最后所呈现的那个简单图像,更非做作出来的虚假样式。当今有很多所谓的传统派书画家,在创作时总是喜欢对着古帖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