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爆笑鬼妻:冷王不好惹在线阅读

2017/11/24 23:56:23 来源:网络 []

小说:爆笑鬼妻:冷王不好惹

楔子(上)

101大楼。阅读95lady.com

这是S市最高的大楼,也是这片大陆最高的大楼。

莫离站在楼顶上往下看,下面的汽车小的和小虫子一般,行人几乎就是一个个的移动黑点,恰如佛家所说的,芸芸众生渺如蝼蚁。

风好大,夹杂在阳光中,都还带着沁入骨髓的凉意,偏莫离觉得无比的舒爽。

“哦耶!”莫离突然大喊一声,畅笑着纵身跳下了摩天大楼。

下落,很慢,世界仿佛突然开启了慢动作状态。

透过玻璃,莫离很清晰地看见生活在这幢大楼里的男男女女,忙碌的生活,百样的人生。

这时,有一双美丽的鸟儿从莫离身边飞过,她笑望着它们飞远,深吸一口气,加快速度开始往下冲……

落地。来自95lady.com

哦噢!

刺耳的喇叭声连连响起,有车从她身上压过,没感觉!

再来一辆,还是没感觉!

再来再来!呼,没趣没趣,还是没感觉!

“唉!人人都这么忙,只有我,好无聊!”

莫离撇撇嘴,从车底下钻来钻去,顽皮地幻化成各种形状,也不知她在车流人海里飘忽了多久,甚觉无趣的她只好又飘去找柏叔了。

是的,莫离是只鬼,一只很特别的鬼,亦是一只很孤独的鬼。

做鬼多年,除了柏叔,莫离没见过一个如她这般的同类。

“柏叔,你说我们这样的鬼,是因为上辈子积了厚德,上天打算给我们重新为人的机会,才会让我们这么流连人间吗?”莫离曾问柏叔。

“嗯,你说的对!”柏叔是一团浓得像牛奶般的白雾,他的话一如继往的沉稳简练。

“噢!那我,大概是因为救了那七个小孩吧!可,那又怎么样呢?我最后还不是死在了水库里,我妈妈也因此差点哭死过去了。。阅读95lady.com。”

说到这里,莫离原本没心没肺的笑容,隐隐有了丝惆怅。

莫离曾是体校的游泳选手,一次暑假回家时,在附近水库救了七个孩子,她却因体力不支死在了水库里,然后,她便变成了如今这个模样,一晃好几年过去了。起初的不甘、初初为鬼的新鲜,经过长时间地孤独之后,变成了如今地无趣。

 “柏叔,你看,我现在只是一团白气,你的颜色却那么浓郁,像你那么说,那你岂不是救了很多人?” 虽然认识柏叔的时间不短了,不过,他们之间的交流却不是很多。

“我不知道。我杀了一个敌人的小分队,当时他们带着大批细菌武器打算奔赴战场。爆笑鬼妻:冷王不好惹在线阅读。。”柏叔漫不经心地回答着。

“啊?杀了人还……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你杀了那些坏人,拯救了无数的生命!那,柏叔啊,你的鬼龄至少有几十年了呀!嘿嘿嘿,柏叔,你真的是个老鬼耶!”莫离怪笑着调侃柏叔,似是想到什么,莫离又问:“柏叔,难道你也没有遇见过,像我们这样的鬼吗?”

“倒是有遇见过,只是,它们有的颜色比较浅,过段时间便找不到了,许是投胎去了吧。。。”

“那柏叔,你有见过其他颜色的鬼吗?”

“怎么,你没见过吗?”

“……有吧。来自95lady.com我有时候会远远地看到一些黑色的鬼影,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他们好像很怕我似的,一见我飘过远远就躲开了。”

“你说的那些,是真正的冤鬼。他们也不是怕我们,他们那是担心我们支配他们。”

“支配他们?什么意思啊柏叔?”

“小姑娘不要问了,就算支配他们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总之,他们也很可怜,虽然,他们因着一股子怨念强留在人间,却不能像我们这种得苍天护佑的,可以行走在阳光下,不惧神佛道士,不怕雷电漫天。网站95lady.com他们只能活在阴暗的角落里,一旦他们的怨念解除了,便会灰飞烟灭。”

“还真是有些可怜呢。好吧,我不问了。……柏叔,你说,鬼还有别的颜色吗?”

“别的颜色,嗯,我倒是见过一个金色的。后来,他转世为人,我还是能从他身上看到隐隐的金气。”

“咦,有这么特别的吗?那人到底什么来头啊?”

“国家元首总统什么的吧,反正出行的阵仗特别气派,但凡所过之处一点黑气都没有。还有……我见过两三个红色的,转世了之后也有红气在身,好像是人们说的什么什么明星,还是很红很红的那种,男女老少说起他们打心眼里喜欢,连他放个屁也觉得香。。。”柏叔说起的时候,语气有丝怪异,莫离知道,柏叔这是无法理解那些疯狂追星族们的行为。

“嗯嗯,还真是好有意思!我都还没有见过呢!”

“做鬼久了,都会遇见的。。。”柏叔看起来有些惆怅,说出来的话,荒凉中隐着丝期待。

“可我不喜欢做鬼了!柏叔!你怎么就能一个人过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莫离有没有听出来柏叔的那丝期待,反正,莫离是表达了自己的心声了。

忽然,莫离仰天大喊着:“啊啊啊!老天,你让我一个话唠,整天一个人游荡,让我一个吃货,只能看着美食都闻不到味道!这哪里是什么天赐的际遇啊!我要做人!做人哪!哪怕小孩也好,哪怕老太太也好!总归,是个人就好!我不挑的,老天爷,求你,快点让我再世为人吧!”

尖细的女鬼声,尽情地发泄着无奈与期盼,在晴天白日里传荡出老远,可惜,世人听不见。。。

柏叔见了摇摇头,叹了口气:“不懂鬼事的孩子啊……”飘走了。

莫离好寂寞。

柏叔一走,她又开始往人堆里扎。

“咦,今天的博物馆好热闹呀,这么多人,什么情况啊这是?噢,原来是有大型展览呀,难怪这么多人呢!走走走,人多的地方,怎么能少了我莫离呢!管它展览什么,先去看看再说!”

莫离跻身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随着大批人流飘来忽去。她眼尖地望见远处有个展览柜,奇怪的是,那个柜子前却空无一人。呜,它好像跟她一样寂寞呢!好吧,同是天涯寂寞的“东西”,管它是什么,她就好心地去看看它吧。

莫离凑过去看了看,咦,原来是一颗漂亮的珠子呀!

这珠子看起来只有莲子般大小,黑沉沉的,连点儿光泽都没有,怪不得没人看呢!

莫离撇了撇嘴,望向展览柜里的物品介绍。没想到,就连介绍都写得语焉不详的。这珠子材质不详,出土于某个不知名的王侯墓藏里。那墓藏十分奇特,明明铭文上说是夫妇合葬之墓,棺木之中却只得一具男骨和这枚黑色的珠子。

莫离好奇地绕着这珠子转啊转,看啊看的,忽然,这不起眼的黑珠子闪了闪,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里面冒了出来,一下子缚住了莫离!

莫离尖声惊叫着,死命地挣扎着,可惜一切都是徒劳,无尽地恐惧淹没了她……

博物馆里依旧人声鼎沸着,只是,没人知道展览柜前发生的这一切,想当然,莫离最后被困在了那颗黑珠子里了,鬼事不知!

楔子(下)

狂风卷着暴雨,毫不留情地肆虐着大地,整个天幕黑沉的仿佛要掉下来一般。

触目惊心的闪电划过后,随即便是颤动人心的惊雷,轰隆隆的,仿佛响在耳际。

大雨就像从地上长起来的,与天幕连成了柱,漆黑的夜里,伸手不见五指。

才申初时分,城外的官道,却因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而空无一人。停靠在道旁的一辆马车,是那唯一扎眼的存在,它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只能孤单无助地被蹂躏着。

车里,乐珠无措地抚了一把额头上的雨水,再赶紧拿湿漉漉的帕子去擦拭紧靠着她的人,饥饿与寒冷,令她不止是身体像筛糠一样,就连说出来的话,都极不利索,“二小姐,再……忍一忍罢,兴许……会有人过……”

这马车勉强能算个封闭的空间,可面对这旷野中的狂风暴雨,它根本不能作为容身之所。此时,车厢里已然到处是水,随着倾盆的暴雨不断砸在车顶上,雨水哪里来得及流走,全都顺着车厢壁流进马车里了。

车垫子早就湿透了,车窗帘子湿漉漉地卷曲着,不断地被风吹起落下,狂风携着冰冷的雨水直接侵袭着车厢里的人。

莫梨努力抬手,自己擦了一下脸,冰凉的指尖与雨水是一样的温度,她抖着身子语不成句:“乐,乐珠,我从未……嗯,见过……这样的大雨……我,我好怕……你说……姨娘她,她不会有事吧……我们……我们要,嗯怎么……怎么回去啊……”

莫梨的脸色跟鬼一样白,头发紧贴着额角,唯一的珠钗歪在一旁,大眼睛十分迷离,也不知,那长睫毛上挂的,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皮肤好像都皱在了一起,菱唇几乎成了紫黑色,车外诺大的雨声下,乐珠竟还能听到她牙齿相磕的声音。原本贵气的衣裳,此刻透湿地裹在身上,那模样狼狈极了。

乐珠比莫梨还要糟糕,她为了给自家二小姐多挡些雨,不断地拿手去压车翻飞的窗帘子,衣服都能拧出水来。

眼见着一阵狂风袭来,雨水顺着手臂流进了乐珠的衣服里,冷得她一阵阵地打冷颤,偏她还努力地安慰着莫梨:“没,没事,高叔在外面呢!就是这么大雨……苦了他!他倒还带了件蓑衣,谁想得到车会坏在这里!二小姐,你别太担心姨娘,奴婢觉得……夫人……夫人没安好心……”

“我知道,我……我也觉得她说的不是真的,可心里实在放不下……我,嗯……哪里知道,车嗯……会坏在这里!乐珠……我心口又痛了,好痛!……乐珠……药……”莫梨话没说完,已经紧抓着胸口的衣襟倒在了车厢里。

一道闪电突然划破黑沉沉的天空,瞬间映出莫梨的脸瞬,乐珠瞧清了小姐的脸白得莫名诡异。

她慌张地大喊:“二小姐!二小姐,你怎么了?天哪,怎么办啊!出来得匆忙,我没带药啊!老天爷!求求你,救救我们小姐吧!”

乐珠一时摇晃着昏倒的莫梨,一时朝天祈祷着,可惜,她的无助、她的哭泣,全都淹没在了风雨里。

漫天雨幕之下,这一对可怜的主仆,似乎已经被这个世界给遗弃了。

马车外的车夫高叔紧了紧身上的蓑衣,拿手撸了把脸上的雨水甩了甩,无奈地又往车厢底下缩了缩,忽然他的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来,又把头从车厢底里探出来,手拢在耳边努力地倾听着。

当高叔终于听清时,他兴奋得钻出来大声地对车厢里喊:“乐珠!乐珠!好像有人来了!有好多人!好多人哪!天哪,真是菩萨显灵了,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救我们!”

乐珠把莫梨抱在怀里,似往常一般轻缓地给她抚着胸口,只是,乐珠悲哀地发现自家小姐的气息竟是越来越弱了。

此刻,闻得高叔的喊话,乐珠十分激动,她一手抱着莫梨一手扯开窗帘,任凭雨水浇灌进她的嘴里,朝外呐喊道:“快!不管什么人,拦下他们!二小姐犯病了,无论如何求他们救救我们小姐!”

风雨影响了高叔的耳力,还没等他们多说几句,一队人马快速穿过雨幕,突然出现在他们模糊的视线里。

可是……那马上所乘之人,他们算是人吗?为什么,他们周身的寒气比风更厉比雨更冷?乐珠望着渐渐靠近的人马,不禁有些迟疑了。

萧风凄雨中,来人打马如飞,踩踏在官道的泥泞里,飞溅的泥浆直接扑向马车,乐珠探出的头瞬间便被扑溅成了泥人。

待她狼狈地抹掉眼上的泥泞时,视线中,那一个个黑衣加身的男人,正如幻影一般疾驰而去。乐珠不及反应过来,又有一队人马溅着泥浆跑过。就这样,一批又一批人马凛然地擦着乐珠的马车而驰,乐珠追望了过去,只见,那打头之人裹着一件沉沉的黑披风,在这大雨里只扬起了一个边,可想而知,他们赶路有多急!

这群人,如此打扮,似情了军人的铁血,许是接到了紧急军令,才会冒雨连夜赶路。难怪,他们明明擦着她们的马车而行,却能对她们似而不见!

只是,无论他们如何紧急,自家小姐那可是人命关天啊!乐珠想到这里,再不能等,她用尽力气大声疾呼着:“救命啊!救救我们!将军们留步啊,求您求求我们!”

打头之人寻声望来,似是撇了一眼乐珠,大雨里乐珠看不清楚他的脸色,但那冰冷的目光却冲过雨幕,如利箭般射向她。

乐珠吓得愣了愣,等她醒神后再要说话时,那队人马却擦着她走远了,转眼间便消失在雨幕中,只有满脸湿粘的黄泥告诉她,刚才是真的有人从她经过。

乐珠抬袖狠狠擦了把脸,垂首再探莫梨,莫梨已经悄然无息了。

乐珠悲从中来,她突然用力地抱住了莫梨,嚎啕大哭起来。

疾驰的马尾,刚擦过那旷野里唯一的马车时,天际忽然划过一道紫色的闪电,笔直地落在疾驰的马队中。

刺目的光亮闪过,即便训练有素的战马也忽然乱了步伐,好几个兵士掉下马来,马儿们受惊之下,混乱地撞成了一团,就连那领头之人也没有幸免,慌乱中被摔下马背。

人仰马翻的乱状中,那人的身上突然掉下了一样东西,顺着雨水无声无息地落入泥泞中。

那人瞬间觉得眼前一片迷离,他慢慢地倒向泥泞里,耳际只听见他的长随圆弓在大声急呼:“王爷!王爷摔倒了!快,大家勒住马!快保护王爷!”

最后的时刻,那人只觉得他的身子越来越轻,渐渐飘到了半空中,竟然还看见了倒在泥泞里的他自己!

他狐疑地甩动着手脚,却甚感不得力,眼看着众侍卫将他的身躯扶上了马,伴随着接连而来的闪电,他惊见地上有亮光闪过,似是有什么东西,快速地钻进了他的身躯里,而恍然未觉的圆弓堪堪骑上马,便慌张地护着他的身躯疾驰而去!

转瞬,空荡的旷野里,只余下他孤独地飘浮在雨雾里!

天!这是怎么回事?!

从未有过的惊慌袭来,令得那人瞠大了虎目!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在自己的身体里了?

他愤怒地嘶吼着:“圆弓,回来!本王在这里,你是本王的长随,怎么能弃本王而去!都不许走,我是恪王!我在这里!给我回来!”

只是,无论那人如何喊叫,无论那人如何挣扎,他都赶不上远去的人马。

暴雨毫不吝啬地穿过这抹被抛弃的魂魄,风声在旷野里呜呜地唱得凌厉,这抹新魂勉力压下惊慌,费力地让自己往前漂移着。

终于,他看见了刚才被他漠视的那辆马车,还静静地泊在雨幕里。他甚至听清了那婢女悲凄的哭泣,于是,他努力地飘了下去喊她:“喂!我是恪王!快帮本王回府!本王定会重重赏你!”

只是,那婢女对此毫无所觉,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他的话,她继续在悲伤地哭泣着。

“该死的女人!可恶的女人!蠢笨的女人!女人是这世间最令人讨厌的物种!所以,本王从不理睬女人!即便本王看清了承恩伯府的铭牌,本王也不愿意停下来救助你们!可是,难道就因为本王没有帮助你们,本王就要接受这般惩罚,让本王灵魂出窍?不服!本王不服!呼,本王要怎么办?”

恪王的魂魄飘忽着,一时愤怒一时懊恼,一时无助一时痛苦。忽然,他看见了自小佩戴的黑玄玉静静地躺在泥泞里。

“祖母曾说过,这一生我都离不得它,我一直小心翼翼地佩戴着,它怎么会掉在泥泞里呢?难道,正是因为这黑玄玉掉了,所以我才会魂魄出窍?”

恪王努力飘过去,艰难地慢慢靠近黑玄玉,他试着伸手去拿那颗黑色的珠子,没想到,他真的拿到了!

“天哪!我竟然可以拿起它!真是太好了!”

恪王激动不已地举起黑玄玉,说时迟那时快,黑玄玉忽然发出耀眼的光芒,带着他往停靠在一边的车厢里飘去。

身不由己的他,根本无法抗拒黑玄玉的魔力,随着它一起,落在了车厢里的一个女子身上。

又是一道刺目的闪电划过,这一瞬,大地被照耀得白茫茫一片。

恪王尚未看清女子的容貌,已然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爆笑鬼妻:冷王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爆笑鬼妻 或 冷王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愿时光荏苒,你依旧如初

    她不知从何时变得浮躁,她不知从何时变得敷衍,她不知何时开始质疑自己的工作能力,她也不知何时自己已经是温水里的青蛙,慢慢麻痹自己,失去意识。曾在深夜加班无怨言的小女孩,已变得一遇到加班就开始暴跳如雷。曾为了工作中的误差,而一直愧疚的小女孩,现在做错事已经变得心安理得。曾为了给客户送资料,寒风凛冽的冬天,即使风刺入骨头里,她无任何怨言,现在的她稍微受一点苦就开始抱怨。曾经的她,是那么骄傲,是那么优秀,是那么努力。但随着时光的流逝,她的阅历已充满社会人的痕迹,浮躁不安,怀疑自己,不再努力。我相信她现在

  • 2018愚公移山音乐节全阵容+攻略!

    2018愚公移山音乐节4月21-22日新长城山谷YUGONGYISHANFESTIVAL2018APRIL21/22THENEWGREATWALLVALLEY购票:4月21日https://www.showstart.com/event/496114月22日https://www.showstart.com/event/50657↓↓↓全阵容详细时间表↓↓↓备受期待的首届愚公移山音乐节将于2018年在新长城山谷和观众见面!4月21日-22日,世界级音乐人、传奇音乐艺术家将与中国观众一起欢呼音乐万

  • 撒贝宁:不要轻易的把父母接到身边,那是不孝!

    总觉得把父母接到身边就是陪伴,可其实那只是让他们换个地方继续“孤独”而已。如果你肯花时间在他们身上,无论父母是在老家还是在你的城市,他们都不会觉得孤独。-01-早前我被一则新闻深深的震撼,题目叫做:“你的爸爸躺在地上,可你却在通讯录里”。父亲瘫痪在床突然掉到了地上,母亲无法将父亲抱回床上,而唯一的独生女却远在成都......我想每一个独自离家在外,和父母相隔甚远的“都市漂”们,看到这心里都像是被狠狠的扎了一刀。隔着上千公里的距离,隔着冰冷的电话线,你根本不知道父母正在过什么样的生活,是否真的像他

  • 他被告杀人坐牢,出狱却获万人景仰!这个高分考上清华的男人到底有多牛?

    人这一辈子,有时候就像跟命运下了一盘棋。极少数人被眷顾,一路走得很顺。大多数人丢车弃子,向现实妥协着,才勉强度过平淡一生。还有一类人更惨,是命运格外瞧不上的,处处刁难,一步一个槛。沈志华就是这样。他是谁?著名历史学家、大学终身教授、大富豪...他可能还有一个身份:最倒霉的人。你就没见过这样的“倒霉蛋”。每次眼瞅着要成为人生赢家,命运一定要赶过来狠狠踩他一脚。“被冤枉杀人”、“莫名其妙抓去坐牢”、“考上清华不被录取”、“考上社科院被拒收”、“辛苦写的书不能出版”、“一肚子才华,却没有单位肯要”..

  • 设计不忘初心!

    源本质源,自于本质。本质隐喻了我们学习设计的初衷,由最原始的起点出发、燃烧、学习、发光、与发热。即使再多的世俗纷扰,曾惊动了我们来时的脚步与心。终,望能莫忘初衷、认识自己、接受自己、面对当下、回到源头找回曾经的热与诚、或许就是那最单纯、美好的设计愉快。精华源于设计的初始愿望,这意味着不要忘记我们最初的梦想。-应用概念依原研哉一种去思考我们如何以自己的感觉进行认知的设计为启发,藉由触觉找寻设计的初衷。水流顺着石头溯源。体现正在进行的动作。源本的本,在日文中为单位形容词,形容长条状的物体,应用于造型

  • 被人深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美女插画师用2年手绘婚后的幸福日常

    被人深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最近日本插画师ookmboo就以手绘的形式记录婚后、孕前孕后深深爱着老公的日常,再平凡稀松的日子,也甜得溢出蜜来。最喜欢睡觉时,偷偷看你酣睡的脸,有你在,才有踏实的感觉。即便炎热的夏天,也一定要贴在老公身上,虽然他热得满头大汗,还是会包容我的任性。偶尔有开心的事,便迫不及待与你分享,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每一刻都想黏着你,即使老公在洗东西,也忍不住从背后抱抱。经常没有缘由地想抱抱,抱着你,仿佛拥有了全世界。很难想象,没你的日子,我如何忍受这甜蜜的负担。片刻分离,读秒想念

  • 如果坚持自己就会伤害别人,我们该如何自我实现?

    今天后台收到一个颇有意思的长留言,引发了办公室里的激烈讨论。我们先来看看这位粉丝的故事。“KY君你好,我今年上大四,想毕业留在北京,做UI设计。我老家并没有什么大互联网公司,回去之后不一定能做对口专业的工作。但我妈妈并不同意。我的成长经历比较特殊,三岁的时候爸爸就跟别的女人跑了。我妈一个人把我拉扯大。我妈还挺小女人的,很依赖我,每天都要给我打电话。她一直盼着我毕业回家,结婚生孩子,这样她就可以有热热闹闹的一家人了。我有一次提起过我毕业不想回老家,我妈哭了很久。她说我太自私了,她的一辈子都给了我,

  • 静夜思 | 你的朋友圈里,有特别备注名的人吗?

    1昨晚小琴在微信上跟我聊天,她说很不开心。我问她怎么了?于是她给我看了几张跟男友对话的截图。可我把照片看了又看,也没啥毛病啊。小琴说:“你没发现,他的截图上方显示的是我的全名吗?他都没有给我一个亲昵的备注,而且每次聊天都是直呼其名,干瘪瘪硬巴巴,丝毫没有人情味嘛。”我笑了笑,这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我说:“你又不是三岁小孩,难道跟你说话还要用三岁小孩的小名和语气跟你说啊。”小琴说:“不是啊,但他的前任女朋友比我大5岁,他那时也总称呼她,宝贝、乖乖、小天使之类甜腻腻的词语。而且就在我们恋爱后,他给她

  • 今天这仨地方真热闹,当读书遇见文艺,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人间四月花争艳正是读书好时节在4.23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今天上午由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市文化局主办市广播电视台承办的全民读书现场活动在城区洞头村举行此次活动的主题是习“习”新语润心田——在阅读中感悟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真理力量人们齐聚一堂畅谈读书故事、分享读书感悟洞头村“新时代农民讲习所”挂牌我省首个农村读书会洞头村农民读书会成立活动现场主背景墙两侧的书架上分别摆放着习近平书籍和各单位学习习近平书籍的读后感右侧摆放的则是书签墙和晋城市全民阅读倡议书书签墙上悬挂着学“习”心得体会写

  • 在故宫开新闻发布会!平遥的这件大事真够大……

    想必大家早在去年就知道了今年七月,平遥将再次迎来一项全球性的文化盛事——平遥国际雕塑节!今天,平遥国际雕塑节在故宫宝蕴楼召开了全球新闻发布会,这也意味着雕塑节已经正式进入筹备阶段。平遥国际雕塑节由平遥县人民政府和奥地利莫比乌斯艺术基金会共同倡导发起,由平遥国际雕塑节有限公司独家主办,将于2018年7月在我们平遥古城开幕。届时将有众多国际大师、当代艺术家以及中外院校师生的雕塑作品参展。▲发布会现场媒体此次活动,有海内外近百家媒体120余名记者参加。▲一起拼装logo▲平遥国际雕塑节标志全国政协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