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逆天狂后太腹黑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23 9:02:57 来源:网络 []

书名:逆天狂后太腹黑

第十一章:惊天一赌

第十一章:惊天一赌

声音冷冽淡漠,冷曦眯着双眼,看着底下家丁狼狈的摸样,眸中透漏出犀利的锐利。说明95lady.com“若不信,大可试试我手中的银针。”

她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今日本不想多生事端,但是被事找上,就别怪她手下不留情。

香菱语蓉早已经吓傻了眼,回来后的小姐果然非同一般了,竟然这么厉害!

“嗯,不错,美人儿不畏强权,做事果然让人欣赏。”轩翎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最后轻轻一笑,小扇子摇的更欢了。

武大龙显然没料到这个高高瘦瘦的少年会有如此的爆发力,眼瞧着自己的属下狼狈的跌倒在地上,脸色当即阴沉下来。“好家伙,吓唬谁呢?你以为小爷长这么大是被吓大的吗?”

武大龙手一挥,一个家丁偷偷跑了出去。轩翎眸光一掠,站起身轻笑道:“哎呀,气氛不至于这么僵吧,大龙兄弟,不要生气啊,你说你要将我们收入家中,我们不是反对,但是你得有点什么本事吧?”

邪魅一笑,眸光立刻潋滟三分。逆天狂后太腹黑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此时轩翎颊边垂落刘海青丝,衬着雪肌红唇,晃得人眼睛睁不开。

武大龙看着看着,心头火气竟然不自然的下降了七分。“要什么本事?”

“我听说右丞相在京城有个龙门赌坊,不知道大龙兄弟赌技如何,让我们陪你练练手?”轩翎眨眨眼睛,扬声道:“若赢了,你将不费吹灰之力得到我们。若输了,你也只是损失些银两是不是?”

略微转头,对上冷曦冰冷的眼睛,轩翎笑意更深:“我想右丞相势力这么大,最不缺的应该就是钱财了吧?”

刚刚几个家丁一听不打架了,纷纷站起来走到了武大龙的身后。“少爷,我看这个注意不错!这个是我们家的赌坊,少爷要赢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

“是啊,是啊,少爷若能安稳无恙的回去,老爷回来了也可有个交代是吧!”

“怎么?大龙兄不敢吗?”傲轩翎摇着折扇,眉头微皱,叹息道:“哎,还以为碰上了一个男子汉,谁知道竟是--!”

“好,老子跟你去!”武大龙思前想后,觉得没什么遗漏,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冷曦等人,扬声道:“输了跟老子乖乖回去,再敢胡闹直接斩首示众。”

说罢抬脚走了出去,待人影消失后,冷曦才睨视轩翎,淡淡一笑:“看来你也知道将你堂堂王爷的身份说出来,有辱视听,但愿你的赌技过人,不要让我失望!”

“哈哈!你果然与我心有灵犀!”听到冷曦如此说,翎王唇角一弯,邪魅尽显:“不过我之所想不正是你之所想吗?你宁愿跟我去赌坊,亦不愿说出自己乃左丞相之女。除了不想连累左丞相之外,还想看看我在耍什么把戏吧?”

冷曦眉目一挑,抬眸冷笑:“所以翎王大人,接下来该需要我做什么了是吗?”

翎王大笑,眉间神采飞扬:“美人儿,从我说出那番话开始,就已经把我的名誉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哦!”

“哦?”冷曦眼睛一眯,轻笑道:“我的好处是?”

“名利双收!”

抬眼望去,折扇摇摆处,那如火锦衣神采飞扬,皎洁如芝兰玉树,除了那张女子似的脸。版权http://www.95lady.com/

龙门赌坊,京城第一大赌坊,排场浩大,声势震人,百余平米内,人群攒动,呼声震天。

冷曦抬步走来,四周人声鼎沸,热闹异常。仔细看去,发现这里并没有其他消遣,只是执筛盅比大小而已。仅仅是这样,就已经让这些人疯狂?

冷曦淡笑,比起现代数十种赌法,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你们,你们都给我滚开!”武大龙撩起袖子,脸上露出放肆大笑:“收拾出一桌来,今日大爷要好好玩一把!”

四张八仙桌被拼凑在一起,红色的布往上面一盖,简简单单的赌桌就形成了。冷曦等人在左,武大龙在右。周围的人看武大龙的架势,觉得好戏要来了,各个放下手中的筛盅,跑过来凑热闹。原文95lady.com

很明显当今右丞相之子兼赌坊之子,让武大龙面前堆砌了大笔的金银。而看似小白脸的冷曦,并无一人捧场,以至于空空落落,竟然一文都没有。

武大龙看着两方的差距,更是嚣张大笑:“小白脸,怎么样?我有万两作为赌注,你呢?是先把你自己赔给我呢,还是一起赔给我!哈哈!”

人流汇集,热闹非凡。冷曦目光一扫,周围人下意识退避三舍。一个少年站了出来,高声道:“我来当你的赌注!”

声音清脆悦耳,轩翎抬眼望去,竟是那个被冷曦救了的少年。

“你?”冷曦转头,对上少年不含杂质的双眸,那种发自内心的信任,让冷曦讶异。

少年笑笑,看似纯然的眸子竟也是精光一闪:“不光如此,我还要押上一文。推荐95lady.com”掏空衣服,将全身仅有的一文放到了冷曦的面前。

就是这一个动作,让冷曦露出了赞赏的微笑。心思缜密,胆识过人,很好!

“最简单的玩法,谁大,谁赢!”旁边庄家开口,武大龙奸佞一笑,一个中年人立刻走了过来。

轩翎笑了:“怎么,武兄弟是想找人替代吗?”

一句话引起了周围人的议论,武大龙拍了一下桌子,冷哼道:“我的地盘我做主!陈四,你来摇!”

中年人走到了赌桌中间,看了一眼武大龙,猛然间摇起了筛盅。冷曦看着那个庄家的动作,撇了一眼轩翎。

轩翎笑笑,摇着折扇的手不曾停下,但那双碧眸却精光闪烁,潋滟非常。

“开!”

筛盅落定,众人睁眼看去,六个筛子竟然全部都显示的是五。逆天狂后太腹黑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众人喝彩,中年人却脸色一变:“这不可能!”

“不可能?”轩翎看着男子的摸样,轻轻一笑:“大家看这是几?”

“五!”赌徒们异口同声。

“那你还有异议吗?”

“没有了!”

“那美人开始吧!”

冷曦看着同样迷茫的武大龙,淡淡一笑,拿起了自己面前的骰子盒。手一扬,乒呤乓啷的声音立刻响起。杂而不乱,却让人听不到虚实。中年人眉头皱了起来,看着冷曦的摸样,额头上汗水滴下。

“定!”筛盅落下,众人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小小的骰子盒,眼睛瞪大,更有些人还在暗自呐喊。

“六-六-大-顺!”当冷曦念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有几个赌徒立刻昏了过去。

第十二章:赌场风云

第十二章:赌场风云

赌桌上,中年人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六个显示着六的筛子,面如土灰。“不会的,怎么会这样?”

武大龙一巴掌拍向了中年人,大怒道:“没用的东西!”

“再来,你先摇!”武大龙指着冷曦,怒气冲冲。“我就不信了,我百年老赌坊还能输给你一个小白脸!”

“等下!”轩翎双手一指:“那些钱应该是我们的了吧?”

武大龙气怒,当着众人又不能毁约,只能将银子推到了冷曦的面前。“陈四,给大爷拿银子去!”

很快,银子被摆上桌面,两方开始执盅。这次冷曦摇的慢了些,开盅时见到桌面上六个五,中年人松了一口气。确切的说不光是中年人,就连其他赌徒以及武大龙都松了一口气。

于是当中年人再次摇的时候,众人的期盼也更重。对于经常赌博的庄家,要超过六个五还不是很难的事。可是事实出来,再次让人失望了。

武大龙看着桌子上六个显示着四的点儿,眼睛突地瞪大,怒火纷飞。“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

“少爷,我也不知道!”中年人苦逼的看着筛子,欲哭无泪。

轩黎在旁,看着翎王轻松自得的笑,不由轻声道:“五哥,是不是你又捣鬼了?”

轩翎拍了轩黎一巴掌,摇着扇子低声道:“你五哥我善良诚实,众人有目共睹,想污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再来!这次赌小!”武大龙蓦地暴跳而起,眼睛里满是不甘心。

“好,我们也不怕你!”轩翎把桌子上的钱都推倒,一脸的豪情万丈。

冷曦轻笑,看着轩翎的摸样,摇摇头这人绝对的扮猪吃老虎。

中年人这次不敢大意了,看了冷曦半天,摇动起筛盅。掀开的时候,武大龙笑开了,全都是一,这次该不会输了吧。

“哇塞,六合归一!”

“天哪,好厉害啊!”

这类声音传出的时候,武大龙生出了不详的预感,转头往冷曦那边看去,脸色骤然惨白。

“你耍诈!”哪有人这么轻轻松松就弄出六合归一,如果是这样赌场早就关门了!武大龙虽然脑满肠肥,但是家中经营了数年的赌坊,也知道些皮毛。

轩翎一听当即沉下脸色,指着冷曦的手,扬声道:“武兄弟你这是打算不认账吗?众人围堵,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两方执筛盅的过程。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手一摊,冷曦的位置清清楚楚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辩无可辩,武大龙看看周围人的表情,咬牙道:“好,算你厉害,这次我们比数字,看你如何耍诈!来人,开盅!”

看着武大龙狗急跳墙的摸样,冷曦冷笑,眸中闪过了一丝讥讽。她早在十五岁就游遍了祖国大江南北,十八岁玩转香港澳门。更在拉斯维加斯赢得了赌王之名。区区筛盅根本就是小case。

五气朝元!

三花聚顶!

六六大顺!

九九归一!

喝彩声叫好不觉,冷曦看着武大龙不可置信的摸样,一推,桌上的钱财全部倒下:“武大龙你还要比吗?”

一句话,清冷干脆,迎视众人,冷曦的摸样嚣张至极!

周围人看着这一幕,纷纷叫嚷起来。

“比,武大龙一定要赢了这个小白脸,否则我们龙门赌局还怎么在京城混下去!”

“比,这点钱对于武少爷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赢就赢得痛快!”

眼前这帮人全是看戏之流,他们才不管武大龙数的多惨,只管自己开心。轩翎撞了下冷曦,笑道:“没想到你演起戏来也是一套套的!”

冷曦淡笑:“跟你学的!”

“陈四,拿钱来,少爷我比!”武大龙看着冷曦的摸样,心中气的要吐血,但是还不能表现的太过愤怒,只得拿起了筛盅,自己摇了起来。

“说这是几!”

“三个四,两个一,一个六!”

“这是几!”

“四个二,一个五,一个一!”

仿佛在筛盅下长了一只眼睛,每次掀开必对无疑!武大龙气怒越甚,只得不断的拿着金钱出来。

而在一阵阵叫好声中,冷曦收银票收的都手软了!

“怎么回事,少爷呢?”兵器声传来,一个个身穿铠甲的士兵利落的排满了整个赌坊。周围人沉寂下来,陈庭走到场中央,看到武大龙恭声道:“少爷,听说有人对你不敬,老爷让末将派了人过来帮忙镇压。”

萎靡的武大龙一听到这句话,立刻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指着冷曦等人怒声道:“是他们,就是他们,赢了我们赌坊所有的财产,给我抓起来,将他们全部抓起来!”

“少爷,你说什么?赢光了我们所有的财产?”陈庭听到这句话,脸色当即一变:“来人将他们抓起来!”

“哦,看来咱们和武兄弟的赌约不算数了,大家听听,这意思是不是想反悔?”轩翎高声一喊,周边的人立刻窃窃私语起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武大龙耍赖,但是人家有背景,周围都是敢怒不敢言。

轩翎仰头一笑,笑声震天,潇洒飞扬:“堂堂龙门赌坊,京城聚赌之首,竟然耍赖以后还怎么在京城立足?”

陈庭看了一眼轩翎,眉头一皱,低头请示武大龙:“少爷老爷说他有事来不了,您看怎么办?”

武大龙嘲讽说道:“当今朝中权势我爹敢说第一,就没人敢说第二,就算是耍赖又如何?给我将他们抓起来,尤其是这两个小白脸,给我好好绑回去,晚上等我好好蹂躏!”

“慢着!”冷曦抬手,走到武大龙面前,淡淡道:“要抓可以,人和钱只能选一样!”

转头扫视周围一群草莽大汉,冷曦目光一寒,语气凌冽如刀:“鱼和熊掌本就不能兼得,就算是个草包,你也该知晓名誉对于产业的重要性。今天,我靠自己的手赢得了这些钱财。众目睽睽之下,你若敢强行剥夺,你真的确认这些人还会继续光临你龙门赌坊吗?”

声音不大,却字字珠玑,清冷干脆平淡的声音流淌在看似平静的赌坊里,有一种力量让人不觉倾听。

轩翎看着冷曦,碧眸亮光一闪,轻轻一转,宛若夜下幽潭,清冷光辉下,散发着动人的色泽。

“授鱼不如授之于渔!我想对于你一个摇钱树似的赌坊来说,这点钱只是杯水车薪,但若是自此失去了这个产业,啧啧,你爹也不会放过你吧?”

第十三章:坑死人不偿命

第十三章:坑死人不偿命

这一句话说出来,喧闹窃窃的声音渐渐放大,赌徒们一看武大龙没动作,也高声不满起来。

“是啊,今天本来就是你自己输了,你身为龙门赌局的少主人,如果耍赖,以后让我们这些人怎么信任你们?”

“赢就是赢,输就是输,这位仁兄技艺好,赢了就该是人家的!”

“硬抢算什么本事,如果能硬抢我们还来赌什么?”

踌躇半天,武大龙觉得自己前半生面临的选择都没有今天多。恼怒的拍了一下桌子,恨恨道:“要人!”

“小--少爷,你真的打算跟他们走吗?”一直震惊于冷曦表现的两个丫头终于回过神来,拽着冷曦的胳膊,脸上带着怒气。“可是他根本不是好人,如果伤害公子怎么办?”

“呀,哪来的小萝卜头。”翎王看着突然间冒出一个头的香菱,笑道:“你丫头啊,挺可爱的。”

那一笑,很不争气的香菱的脸刷一下子红了。冷曦瞪了轩翎一眼,拍着香菱安抚道:“没事的,不用担心!”

“说什么废话,来人,将他们全给我带回去!”武大龙本就心烦,看见他们窃窃私语的摸样,更是恨的咬牙启齿。

“噢…武兄弟,你家真是有钱。原来你不光供养我们,还打算供养这一群奴仆啊!”轩翎惊奇的看着武大龙,用扇子捂住嘴巴,一脸看白痴的摸样:“哎,要说这没当过家就是不知道柴米油盐贵,你别看家业大,但是这些奴仆养着很花钱的,今日你不但能供养我,还能供养我们一群人。我为你的财力感到佩服、佩服!”

这一说其实不要紧,周围人全部看向轩翎,心神全部被他吸引了过去。冷曦唇角一弯,不经意的勾勒出一丝笑意。

“那…那当然。也不看看我家是什么身份!”武大龙受不了一群人,看向他带着怜悯之笑的表情,咳嗽一声道:“不过今日我就对你和这个小白脸有兴趣,陈庭带走吧!就他和他!”

冷曦和轩翎互看一眼,各自浮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抬脚走之际,一只禄山之爪伸入了赌桌之上。

冷曦抬手,银针飞逝,瞬间扎入了男子的手中。

惨叫声起,众人的目光再次聚集赌桌上。发现了一个四十左右的汉字,握着双手疼的在地上打滚起来。还有一丝鲜血沾染在银票上,似有若无的吸引着众人的注意力。冷曦看着踉跄倒地的男子,冷笑道:“好一个鸡鸣狗盗之徒。”

“疼,疼,啊救命啊!”受不住疼痛的男人在地上来回的翻动,而那一只手已经乌黑的如中毒一般。“救命,快救救我,公子,少侠,快救我!”

嗜骨的疼痛让男子整个人虚脱的吐了起来,由于在地上打滚头发也凌乱不堪,整个人狼狈至极。轩翎握着折扇,轻笑道:“中毒了啊,好厉害的毒,美人儿你快给它解毒吧,我看那样子撑不了多久了!”

“哦?你也知道他中毒了啊?”冷曦笑笑,不动声色的演戏:“那你知道中了什么毒吗?这种毒叫做“百日痛!”中者会疼痛百天,最后抽搐而死。大家认为我该救吗?”

她走到中年男子面前,裤腿很快被中年男子抓住,他狂乱的挥舞着,大喊着救命:“对不起,是我一时贪念,我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冷曦淡漠的看着男子,目光并无怜悯。这样的人在现代就见得多了,若不给点教训,下次依旧会犯。人类劣根如此,所以她对于这种人从不手软。而如今的动作,不过是配合轩翎演戏而已:“怎么?他的命可是掌握在你们手中,你们说我该救吗?”

环视四周,目光如刀,落在其他赌徒面前,宛若泰山压顶说不出的压迫。

众人识相的不敢言语,香菱嘴巴能呈一个鸡蛋了,语蓉不可置信的看着冷曦,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难道说出去一圈人都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吗?

“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看他这般痛苦,想必疼的很厉害了。你就大发慈悲饶了他吧。”轩翎一看杀鸡儆猴已经起了效果,唇角一勾配合的演起戏来。

“好,如你所愿!”冷曦淡笑,手掌一扬,其中一个士兵腰间的刀被她拿了过来。咔嚓一声,伴随着更为凄厉的惨叫,一只手彻底被砍了下来。

鲜艳的血喷涌如泉,男子仰起头,疯狂的叫嚷起来。凌乱的头发披散如疯子,那场景震惊了所有人。

此刻在看冷曦,身上哪都沾染了的鲜血。尤其是脸上,雪肌红印,诡异非常。轩翎的眉毛都扬了起来,下手果然很狠。刚刚还是一副浅笑吟吟的摸样,转头就变成嗜血修罗。

沉默数秒后,周围的人有的人吐了,有的人转过了头,就连武大龙都退后了三步。陈庭皱眉看着冷曦,拿着剑的手竟然不自觉的动了动。

“你这是救人吗?”

“是啊,太狠了吧!”

“唔,太可怕了!”

“手和命比起来孰轻孰重自己该知晓吧?”冷曦凝视男子痛苦的摸样,目光无悲无喜:“若不砍下这只手,毒会伸入五脏六腑,不治而死。”

死一般的沉寂,众人看着眼前突变的一幕,吓得大气不敢喘。武大龙都摸了摸自己的手心,虚汗突突而下,心中的淫念竟然散去不少。

“人生在世为名为利而活,争夺并不过分。但是要明白有的事该做,有的事不该做,做了不该做的事就要受到惩罚!”淡笑间,凌厉自现,逼的人喘不过气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记住,这就是偷盗的下场!”

轩翎看着冷曦,碧眸流转,沉思乍现。没一会儿拍着巴掌笑了起来:“说的好,说的好,那这些钱你打算怎么办?交给这两个小豆丁?”

桌上银子亮闪闪的,晃花了众人的眼睛。冷曦眉目一挑,很明显交给香菱和语蓉是最为保险的方式。可是…她侧目,对上那双一直盯着她的眼睛,伸手一指:“不,我交给他!”

众人侧头,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走了出来。眉目清秀,背脊笔直。

第十四章:你对我有兴趣

第十四章:你对我有兴趣

“都怪你,让你刚刚惹了这么大的事儿!”

“应该是怪你吧,没有你的协助,我怎会如此?”

“还是怪你,要不然我这么尊贵的身子怎么能够屈身与这么小的地方!”

“那是你活该,若不是你添油加醋,火上加油,我们也不至于受此待遇!”

“怪你!”

“怪你!”

艳红的轿子中,一男一女的声音低低的传来出来,正是冷曦和轩翎。

由于刚刚画面的血腥,很不幸的两人被绑了起来。

不得不说刚刚的阴影让武大龙多了几分警惕,就算是将他们抬到了大厅上,都没有松开两人的束缚。

“少爷,这两人该如何处置!”

“将他们捆好,送到本少爷房间中去!”回到自己家里,武大龙明显的松了口气,看着两人莹亮的眼睛,笑的猖獗:“你们风头出够了,该本少爷处置了吧!赢了我那么多钱,今日玩不死你们!”

翎王身子一缩,肩膀立刻抖了起来,看着恶狠狠的武大龙,委屈道:“你要怎么玩?你别过来啊,我可是堂堂皇子殿下,欺负我你要受到惩罚的!”

“你说什么?你是皇子殿下?”武大龙哈哈一笑,嘲讽道:“你要是皇子殿下,那我还是皇上呢,来人将他们拖走!”

“喂,喂。你别不信,我真的是皇子殿下!”即便是被拖着,翎王还是没有放弃希望的大吼,结果吼的满院子都是我是皇子的声音,平白招惹了一堆白眼。

“老实呆着吧,你是皇子,那我一个侍卫都能当太子了!”恶狠狠的说完之后,侍卫便骂骂咧咧走了出去。

“你说该怎么办?翎王殿下?”等无人后,冷曦自行拆下了身上的绳子,做到了旁边自己倒了一杯茶。

翎王也松开了束缚,继续拿起了折扇,扇了起来:“还能怎么办?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呗。”

冷曦唇角一勾,似笑非笑:“噢…看来咱们的十一皇子没有趁机搬救兵去啊!”

翎王手指一顿,也笑了起来:“呵呵,我想轩翎的速度可能比不上你那俩小豆叮要知道地理位置决定一切啊!”

冷曦笑笑,突然觉得跟翎王对话简直就是浪费时间,于是转头打量起武大龙的房间来。

干净整洁,古香古色,只有书桌上凌乱不堪。可见这个武大龙也不是个不学无术的蠢材,至少右丞相没有放弃这一根独苗。

“呀,方世杰绝版菊花美人图,竟然放在这里!”轩翎从一进门就看到那幅画,起初没仔细看。如今瞧那纯黑墨迹,竟然真的是是真迹,不由惋惜:“真是有辱斯文,有辱了方世杰这个才子埃这右丞相看起来道貌岸然,到底贪了多少宝物!让这么一个重量级的画,放在了这么一个蠢材的房间内。”

冷曦正要开口,突然被轩翎一拉,两个人狼狈的倒在了床上。

“你干什么?”话刚落,门就被打开了,武大龙奸笑着走过来,突然又打开门吩咐道:“你们,你们都要在外面好好候着,有什么动静也不要进来,今晚大爷我要好好玩!”

听到这句话,两人笑了,放心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呀,这是像大爷我投怀送抱吗?”武大龙惊奇的看着两人的动作,脸上笑开了花儿!

“是啊,武兄弟手握权势,谁人不尊?”轩翎从床上走了下来,拉着武大龙走到了旁边的桌子上:“承蒙你看上,是我们的荣幸。来这里有酒,我们干一杯!”

说罢冲着冷曦眨眨眼,冷曦会意拿出了桌子上的酒倒了下去:“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请!”

自己首先一饮而尽,武大龙不由接下了桌上的酒杯喝了起来。

“好一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来兄弟,为你今日的英姿飒爽干杯!”

“来兄弟,为你勇猛潇洒,豪迈大方干杯!”

“来兄弟,为你喜得我们两个美人干杯!”

“来,干杯,干杯!”

窗外,凉风习习,甚是清爽。屋内,酒杯相撞,气味熏天!

很快,武大龙在千杯不醉的两人面前倒了下去。

轩翎拿着酒杯,继续举杯:“怎么?才几杯武兄弟就醉了?”

“唔,来干杯,我没醉!”武大龙垂着头,继续吆喝:“来,喝,我们喝!”

“好,喝我们继续喝!”轩翎将酒水一洒,一个拳头打到了武大龙的鼻子上:“醉没醉?”

“没醉!”

“好,我叫你没醉!”又一个拳头下去,武大龙两只眼睛都青了起来。轩翎招手,对着冷曦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报仇!”

冷曦眉目一挑,走过去才发现武大龙已经醉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这样玩,意思不大!”

“嗯?”轩翎停下手:“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冷曦笑笑,从桌上拿过来剩下的酒,全部泼到了武大龙的脸上。“你觉得打一个死人有意思,还是一个活人?”

轩翎听到这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轻轻笑开:“有意思,人说最毒妇人心,看来是没错的。”

“咳咳!好凉,我没醉,没醉!”醉意朦胧的某人刚想站起来,就被一个巴掌扫了过去。“老实呆着!”

轩翎不知道想到什么,从桌上拿过来了笔墨纸砚,把武大龙钉在桌子上,在脸上动作起来!

冷曦在旁边看着,那个形状有点奇怪:“你画的是乌龟吗?”

“什么啊,怎么能说是乌龟!”翎王撩起袖子,怒声道:“这明明就是王八!”

冷曦扑哧一声笑了:“乌龟和王八有什么区别?”

“当然区别大了!”轩翎一边说一边画,手上动作不停,很快武大龙的脸上就有了动物的形状:“乌龟和王八是不同的动物。乌龟是硬壳,壳面有裂状纹;王八是软壳,壳面较光滑。”

“你看我这个壳多软,也光滑。不信你摸摸!”

冷曦无语,摇摇头从袖子中拿出了几根针0太脏了,看我的吧!快点,剥开衣服让开!”

轩翎睁大眼,双手护住肩膀,惊恐道:“你说什么?剥开我的衣服?你难道对我也有兴趣?”

第十五章:人生的败笔

第十五章:人生的败笔

对于轩翎的耍 宝,冷曦无语采取忽视。一把抓起武大龙,伸手一甩,将武大龙甩到了地上。“别废话了,找几个香过来!”

轩翎点头,在旁边搜罗了几根点燃的香,走到冷曦面前。“你要干什么?”

“何必废话,看着不就是了?”冷曦在武大龙的胸口上,插了几根针。然后接过轩翎的香,以一个十字状并排放到了那些针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而来的大笑,让轩翎一惊。然后在看,发现武大龙根本没有意识,不由问道:“冷曦,你在干吗?”

“整人呗!”做完这一切,冷曦拍拍手站了起来,拿了旁边的茶杯继续喝起茶来,他们家的茶水还不错。

“哇,你好毒啊!”轩翎在研究武大龙身上的香,很惊人的发现,这个武大龙只能笑,却动不起来。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因为身体被银针压制,所以只能小规模的颤抖。这一颤抖不要紧,武大龙身上点燃的香,一点点落在武大龙身体的各处。其中以嘴巴,下身,左胳膊窝,右胳膊窝,为四个平衡点,向内延伸。

于是整个人目前呈这种曲线,被银针刺中穴位的笑-----不能大幅度动作的抖-----香灰落在身体上的颤,然后继续笑,继续抖,继续颤。

外面的人虽然被这笑声震的毛骨悚然,但是鉴于武大龙之前不让打扰的一番话,各自抖抖衣服,抖下了一堆鸡皮疙瘩。

由于这种良性循环,让轩翎对于冷曦的整人手法,有了浓厚的兴趣。“这武大龙的床还挺舒适!”

一炷香的休养功夫,两人伸了懒腰,发现香已经燃完了。而武大龙的身上也留下了长长的印记,轩翎握着小扇子过去,一扇烟灰尘漫天,摸摸鼻子,如玉的脸上竟然有了痕迹。当即大怒,一脚踹了过去!

“让你捆本王尊贵的身子!”

“让你在本王面前露出不该有的淫笑!”

“让你垂涎本王的美色!”

“让你因为得罪冷曦,而被身上插上香,更因为香,所以弄了满身灰尘。沾惹了本王一双洁白如玉的手!”

巴掌声响彻不觉,很快银针就被撇到了一边儿。武大龙挣扎的挥舞着手,嘴里呜咽道:“小白脸,小白脸美人不要走!”

冷曦看着已经成了猪头的武大龙,制止了轩翎的动作。“够了,有人来了!”

门外听到有人喊老爷,两人很有默契的爬到了床上。刚躺好,门就被大力推开:“你这个逆子,今日龙门赌局到底你做了什么?”

咳咳,刚进来的武森竹就被屋内的酒气和香气熏得倒退一步。在看去,武大龙躺在地上,笑的无比开怀。当即大怒:“你还在做什么,给我站好交代清楚!”

哈哈,哈哈,哈哈!虽然针没了,但是余劲儿还在,武大龙头脑昏昏沉沉,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哈哈哈,哈哈哈!

朦胧间看到一个跟自家父亲一样的脸,指着右丞相道:“耶,你怎么长的跟我家那个死老头一样,喂,说你的,瞪什么瞪。眼睛那么大,你以为是铜陵啊!”

“武大龙!”右丞相听到这句话,在看看衣衫不整的儿子,气的铁青:“我问你赌坊的事是怎么回事?你到底和谁赌的,怎么输了那么多钱?”

“别-别跟我提那赌坊。”武大龙步履踉跄,迷糊道:“败笔,那是我人生的败笔!竟然输给了小白脸,不过幸好我把他们带回来了,人是我的,钱还能跑了吗?嘿嘿,我聪明不?”

啪的一声,武大龙的脸上多了一个巴掌樱

“你这个逆子,逆子啊,你知不知道你今日输了多少钱?账房给我报账,我们赌坊盈利半年的钱全给你输了进去。你还有脸喝酒,给我起来!”

右丞相听到这些话的时候,简直不可置信。“平日里你自己玩玩闹闹也就算了,还敢拿着自家产业开玩笑,你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

听到这些话,轩翎嘴角笑开了花儿。冷曦摇头,正想转头却被轩翎拍了一下。

这声音不大,却足够引起人的注意力。

“谁?谁还在那里?”右丞相正是气怒间,看到被子上鼓着的人,想到了属下报的两个小白脸,阴沉着脸走到了床前:“来人,来人给我将这两个贱人丢出去!”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门口来了不少侍卫。正要背起冷曦二人,不偏不倚的,轩翎的脸转了过来。红衣墨发,邪魅冶艳,白玉的脸上多了三分朦胧,乍一看去几乎要夺了人的魂魄。

右丞相神色一抖,手中的戒尺吧嗒一声掉了下来,脸色宛若变色杯,刹那惨白:“翎…翎王殿下?”

一句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话,让周边人全部倒吸一口气。全部瞪大了眼睛盯着床上那个红衣男子,其中一个侍卫手指微微的颤抖起来,“彭”一声被拽起的轩翎震荡了一下。

屋子内除了那个渐渐消停的笑声,刹那静寂,再无一人敢发出声音。

床边,烛火摇曳,噗的爆了一声。那张如玉的脸,发丝飘落,半偏半映,慵懒的睁开了眼睛。 碧眸映月,潋滟异常,微一流转,恍若万千桃花盛开,众人屏息。

“耶?你们怎么在这里?”迷蒙的翎王,靠在床边,忽而眉目一挑,轻笑:“哦,我想起来了,是武兄弟把我拖了回来,让我当他的男妾!”

当翎王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武森竹真有种想要钻到底下的欲望。这个败家儿子,玩弄别人也就算了,竟然惹上了堂堂翎王殿下。

天下谁人不知,翎王是皇上最宠爱的儿子,这个死小子好死不死的竟然把翎王殿下掳了回来,这让圣上知道了,他的小命还能保吗?

一脚揣了旁边昏睡的武大龙一脚,右丞相当即干脆的跪在了地上:“见过翎王殿下!”

不成器啊,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儿子。右丞相摇头,对着周围人一顿训斥:“蠢货,都是一群蠢货!你们难道不知道查一下身份吗?”

身居高位多年,他不是傻子。这件事儿子固然不对,但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根本连点儿涟漪都荡不起来。这关键之处还在翎王,若以不知者不罪处理,当然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若是以--

逆天狂后太腹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逆天狂后太腹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最后不说我爱你7章(第7章 回忆如刀)

    原标题:最后不说我爱你7章(第7章回忆如刀)书名:最后不说我爱你第7章回忆如刀“不,不是的,我愿意生,我真的愿意生。”贯穿的疼痛比癌症发作让人难受一万倍,只一下便击溃宁晓夕所有的意志,“冷霆遇,我错了。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不要伤害孩子。他是你的孩子啊!”疼得浑身湿透,她没流一滴眼泪;孤零零的去求医,她没流一滴眼泪;药物作用生不如死,她没流一滴眼泪。可现在她的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啪啪的往下掉。她为他豁出性命,他却不肯相信她一次。“贱人,像你这样肮脏的身体,根本不配孕育我的孩子。”冷霆遇握

  • 谁囚了我们的爱7章(第7章车祸)

    原标题:谁囚了我们的爱7章(第7章车祸)书名:谁囚了我们的爱第7章车祸天浩医院。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令人窒息。手术室门上刺眼的红灯,亮了三天三夜,刺得叶无双眼睛疼。她想躲避光芒,微闭眼睛,身体失控倾斜。“无双,我派人送你回去休息,我在这里守着,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好不好?”墨夜寒守眼疾手快,小心扶着她,坐到长椅上。“不,我要在这里等,我要等爸爸,妈妈和哥哥醒来,我要陪着他们。”他知道,她的犟,他拗不过。于是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挺直的背影,隐隐心疼。他是她的未婚夫,可她从没想过依靠他。冷霆枭在办

  • 那场风花雪月的事7章(第7章利器)

    原标题:那场风花雪月的事7章(第7章利器)小说名:那场风花雪月的事第7章利器苏小棠醒来,是在医院。病房里没有留恋她的人,空荡荡的灌着冷风,就像她此刻的心。苏心儿气势凌人地站在病床前,睨着病床上的苏小棠,冷笑,“苏小棠,你可真恶毒,明明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还好心的把肾给我,是想让我感激你一辈子?告诉你,没门!”苏小棠的手盖在平坦的小腹上,无意识的收紧,那里还有痉挛后的余痛。不知道她的孩子,怎么样了。苏小棠有些疲惫,却不愿在敌人面前示弱。“你可以不要。”“为什么不要?”苏心儿阴测测地笑,“你不知道

  • 他曾爱我若生命7章(第7章 不可能)

    原标题:他曾爱我若生命7章(第7章不可能)小说:他曾爱我若生命第7章不可能裴斯承疾步走了进来,目光迅速在宋霏霏周身一转,确认她没事。宋霏霏无助地望向裴斯承,脸色发白,“斯承,姐姐她就那么恨我吗?竟然在鸡汤里吐口水。”裴斯承犀利阴鸷的眸子落在宋知微端着的汤里,胸口剧烈起伏。他端起鸡汤,狠狠摔在地上。滚烫的鸡汁飞溅,宋知微的小腿一片灼热,她下意识的蹲下。可还不等她看,裴斯承骤然攥住了她的手,语气骇人,“给霏霏道歉!”裴斯承越是在乎宋霏霏,宋知微越是倔强不肯低头,“你就那么相信宋霏霏吗?我说没有,你信

  • 旧时光里怎寻他7章(第7章 想威胁我 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

    原标题:旧时光里怎寻他7章(第7章想威胁我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书名:旧时光里怎寻他第7章想威胁我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好好说?在她那样高高在的顾董事长眼里,她恐怕连街边的一个乞丐,一条流浪狗都不如吧。“老公,你说惜惜这安的是什么心啊,明着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背地里却耍手段,我们小颖哪里得罪她了,她竟这么卑鄙的把我们小颖给刷下来,她凭什么,她凭什么把我们小颖从薇林的应聘名额里刷下来啊!”顾惜一走进顾宅客厅,就听见继母林婉气愤的声音。“妈,你别说了,可能是我技不如人吧,要不然姐姐不会把我给刷下来的,姐姐

  • 情深不归人7章(第七章 告诉我 我是谁)

    原标题:情深不归人7章(第七章告诉我我是谁)小说:情深不归人第七章告诉我我是谁酒店地下停车场里,封闭着的黑色豪车,此时的苏念已经意识模糊,整个人只是本能的伸出双臂,死死地缠着封墨的身体。“你就这么想要吗?”身上的封墨喘着粗气,整个人还保持着理智,漆黑的瞳孔里满是复杂的深色。“想要的话,你就求我啊。”每天摆出一副被人强迫心不甘情不愿的脸色,给谁看?封墨一边说着,温热的大手一边轻轻摸着苏念的脸,这张脸,真的很诱人。苏念的身体下意识的拱起,无意识的想要更加贴近他的身体。真的好难受,身体里的渴望,让她不

  • 你见爱情放过谁7章(第07章 做完滚出我视线)

    原标题:你见爱情放过谁7章(第07章做完滚出我视线)小说:你见爱情放过谁第07章做完滚出我视线阮靳声还没有说话,宋汐瑶就抢着开口:“事情的确是发生在姐姐的生日宴上,但和靳声过夜的人明明是我!”“那天晚上我喝多了,感觉头有点晕,就在酒店开了个房间休息,靳声,你还记得吗?是你突然闯进来,我一直在挣扎,但是你力气太大,我推不开你……”她说到这儿竟然还煞有其事地脸红了!我正惊叹她的演技,她忽然话锋一转质问我:“姐,你说那天晚上的人是你,那你和靳声认识这么久,为什么没有说?”明知故问!“在今天之前,我根本

  • 一品芳华:梅家绝色妃7章(第7章渣男)

    原标题:一品芳华:梅家绝色妃7章(第7章渣男)小说名称:一品芳华:梅家绝色妃第7章渣男男子不语,姿势慵懒地拖着下巴,暖炉里的火光明明灭灭地打在他的脸上,根本看不清其相貌,只是那双手骨节分明,动静皆宜,亮晶晶的火光底下,连指尖都在莹莹地发着芒,好似能将整个乾坤都握在掌中。他漫不经心地换了只手,撑着木榻的扶臂,趁着茶烟袅袅的当口,隔着朦胧雾色,若有若无地看了轿外一眼……“阿嚏!”走进闺房的梅开芍重重地打了喷嚏,她揉了揉鼻尖,躺在床上开始修养生息。她身上的伤不轻,可见在此之前被梅府的人欺负的有多惨。不

  • 因为你,意乱情迷7章(第七章 忍耐不住)

    原标题:因为你,意乱情迷7章(第七章忍耐不住)小说名称:因为你,意乱情迷第七章忍耐不住原来不仅仅是对我,欧景逸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样,他本来就是一个花花公子,我在之类胡思乱想什么呢?“美女,一起跳个舞吧。”突然,我的腰肢被人用力的一捏,紧接着一个满是烟酒气味的男人贴了上来。他对着我下流的笑,我看向欧景逸,欧景逸附身对着美女不知道在说什么,他只给了我一个侧脸,在光影着忽隐忽现。我就这么愣愣地看着他,就连身边的这个男人对我上下其手都没注意。我的视线那么的焦急的追寻着他,透过层层人群,从间隙里偷窥者他,他

  • 阴夫缠人7章(第7章 解剖刀拿习惯了)

    原标题:阴夫缠人7章(第7章解剖刀拿习惯了)小说:阴夫缠人第7章解剖刀拿习惯了晚上,我自然是留在这里,不过想着之前宿舍出现了苏小妹之流,我有些担忧宋晓静。躺在床上的时候给她发消息,想要问问那边的情况。不过好半天,手机也没有回信。我犹豫着问黎轩,“这是你阳间的落脚地吗?”他愣了一下,然后揉了揉我的头发,“对,不过也算是你的落脚点。”“什么意思?”“我们是夫妻,自然要住在一起。”“谁和你是夫妻?”我有些急了,让我整日和一个古尸生活在一起还是有些可怕的,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像最初遇见我的时候要我的血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