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卿本佳人》之第20章 要承担的事【20】

2017/11/20 16:22: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卿本佳人

第20章 要承担的事

卫门看过请假条后才打开侧门让我出去,在我走后不久,紧接着江兵跟百事通也领着请假条来到了门卫处,同样门卫看过请假条后也开门让他们出去了。95女性网转身锁好门后还奇怪的挠了挠头:“今天都怎么了,怎么那么多人请假?”

我好无头绪的跑,一出校门口就不知道往那边去才好,正犹豫着,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我,回过头原来是江兵跟百事通。

他们追上我,江兵有些气喘的停下来说:“你跑那么急干嘛呢?你又不知道她们去了哪?”

我毫不犹豫地说:“这不是有百事通吗?”他在我眼里简直就是一人工雷达了,只要是有什么想要查的,让他去办就可以,从没想过他会不会也查不到。

百事通扶好眼镜,擦去额头上的细密的汗珠,看着我在盯他,询问着答案。谁知道他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是刚你发消息来我才知道的。我怕有什么事发生所以就请假跟出来了。”

什么?!他不知道,这怎么办呀。没办法只好分开行动了,“这样,你跟江兵打车去这边,我去那边,咱们分开行动。95女性网还有,真的查不到吗?”最后一句是问百事通的。

“我尽量吧,等下如果查到什么就给你发消息。”百事通犹豫了下说。

看着我们都说完了,江兵拉着百事通:“那好,我们走这边沿途找找看,你自己小心点。”

就这样我们分开行动了,我拦了辆的士,让司机往跟江兵他们相反的另外一个方向走。

我不确定潘丽带着田雨欣是不是还在路上走,还是早就跟我们一样上了车。但是没办法,因为我打不通田雨欣的电话,发的消息也不回,肯定是被潘丽阻止不让联系我的。小说《卿本佳人》之第20章 要承担的事【20】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百事通了,让他发挥他的情报网,尽快的找出田雨欣在哪。

一路上,我都张望着两边人行道上,看看有没有田雨欣跟潘丽的身影,但是很失望;根本就没有她们的身影,就连有时停在路边或者是并排行使过的车,我都会使劲的往车窗里面瞧。

为什么我没有看好呢,早知道当初就要警告下潘丽的,让她不要再找田雨欣的麻烦,可这样做真的有用吗?我不该去那么久的厕所的,不该不提醒田雨欣要对潘丽有戒心。我以为在学校里面至少潘丽不敢动手的,没想到她胆子居然那么大,在众目耿耿之下都能把田雨欣给骗出去。

就这样我在车上都走了快十分钟了还是没有见到,有时遇到个叉路口也都只能让司机随便走。我知道这样漫无目的的找根本就不是办法,但是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些,不那么自责些,也尽量让自己慢慢冷静下来好好想想他们可能去的地方。

就在我记得抓耳挠腮的时候,这时手机收到了条信息,我打开来一看,这是一个地址但不是具体的,只是发了那一栋楼的地址。说明http://www.95lady.com/精神一震让司机去上面那个地址,百事通发过来的地址是个居民宅。

还好这个居民宅里我胡乱找人的地方不远,很快就来到了,百事通也说了他跟江兵正赶着过来。我付钱下了车,这栋居民宅下面是条小小的商业街,有不少人在逛街。

这地方看起来年代也比较久远了,模式有些像员工宿舍,还是八九十年代的那种;虽然也有门卫,但是这里的门卫都是摆设,根本就不会管你进进出出的。

大门躺开着,没有人管进进出出的人;我顺利的进去了,这里说是一栋,实际上就是一排的楼房,每层至少有六七户人家,而且不知一座楼梯,因为是一栋楼里面住的人比较多,所以都会有三座楼梯,而且楼层的最高层数是六楼。

因为一楼是商业街,所以一楼的都是敞开门做买卖的,那就只能从第二楼开始一家一家的找。

因为是白天,而且这里的人如果有人在家的话就会打开门的,从门口经过的时候还能大概的一览里面的摆设跟装修。网站95lady.com

所以看到看着门的我就随便扫一眼,如果碰到是关着门的话我就记下楼层跟门牌号;这样没花多少时间,还摸索清楚了人家门牌号的规律。

就在我刚记号了所有关门的门户,正打算一家一家的敲门时,江兵打电话来了:“喂,老大,你到了吗?我们已经到了,刚进来呢。”

“我到了,我现在二楼,你们上来吧。你们上来后往左边走就能看到我了。”我先正好在二楼的最后一户门的门前,我不敢说太大声,也怕田雨欣就在里面,刚断电话没多就看到了江兵他们。

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立刻迎了上去,问:“查到具体的房号了吗?”其实我也没抱多大的希望,毕竟人家又不是电子眼,监控着任何地方,而且还全面接收到信息。

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居然被百事通查到了,听江兵说百事通还拜托了他在学校的朋友打听的,我也很感谢他的朋友那么好,居然愿意为了百事通的面子而去找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同学。小说《卿本佳人》之第20章 要承担的事【20】

对于江兵他们来说,田雨欣跟他们也根本没有关系,却愿意来帮我,我也很感谢他们的。

我们来到了四楼中间那个楼梯左边的第一家,敲了敲门,里面根本就没有反应,我又问了百事通是不是这一家。百事通很肯定的说不会错的肯定是这家,但是这样敲里面的人根本就不会来开门,只会是装作没人在家而不出声。

正犹豫着是不要喊人时候,突然听到里面砰地一声响,就在我想要猛敲门时,江兵抓住了我的手,他说:“直接撞进去吧,这时候还装什么礼貌,救人要紧。”对,救人要紧。我跟江兵退到阳台的栏杆边上,一起数一二三之后,同时踹到门上。

砰地一声响,门开了,它摇摇晃晃的搭着一边墙歪斜着,这里的每一家人的面积都不是很大,就一个房间阁楼还有个客厅,厨房并不在里面,而是在往前面靠近过道尽头的对面。

所以里面的情况在门看了时候,就能看到清清楚楚,这里的客厅就放着一张桌子,几张椅子,椅子上坐着几个男的跟潘丽;正对着门的房间里的床上,田雨欣正被人绑在床上,蒙着眼睛。

她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破烂烂了,而床的另外一边站着两个男的,其中一个手里还抓着田雨欣的脚,另外一个则扯着田雨欣的衣服。

看到这样的情况我整个人都蒙掉了,脑袋空白一片,猛地就往里面冲。而因为刚刚我跟江兵踹门的响动太大了,惊动了上下左右,都纷纷探出头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江兵看着我头也不回的冲进去时,吩咐百事通先报警,然后大喊着这里有人想要强奸啊什么的,有多糟糕就说得多糟糕,紧跟着也冲了进去。

我看都没看见到我时缩在一旁的潘丽,几个跨步上前就往房间里走,里面的人愣愣的看着,简直就没有想到有人会来的。我上去就给了那两个畜生一人一拳,然后紧接着赶紧扯开田雨欣蒙住眼睛的布条,跟绑着手的布条。

可能被蒙住眼睛时候太久没有见到光线,过了一会她才像是回过神似的,看到是我就猛地扑向我,抱着我大哭。

她在我刚扯开布条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眼神一片死水,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似的,等看到是我,眼里才恢复了些亮光。

我也抱着她让她放心,现在没事了;现在抱着她,整个身体都在发抖,一个劲儿的揪着我的衣衫,想拉开她的手,她哭得更伤心。没办法,这样根本就走不了,我一把抱起她,扯过放在一旁的被单盖在她的身上。

江兵跟百事通则在一旁防着对方,以防对方有什么动作。对方似乎在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上前质问我们是来干嘛的。

“你眼瞎了吗?没看到我们是来干嘛的吗?”江兵一个白眼翻了过去,他不怕跟对方动手,因为外面有那么多人看着呢,谁是谁非大家都有眼看的。

那人被哽了下,撸了撸衣袖正准备还想说什么时却被潘丽拉住了,潘丽对着那个人摇了摇头,那人这才没有说什么,退到了一旁。潘丽也不敢拦着我们,如果她这个时候还拦着我们的话这岂不是自掘坟墓。

我抱着田雨欣经过潘丽身边时,看了眼她:“你敢做这样的事就该知道有什么后果要承担的。”

卿本佳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卿本佳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娇妻太甜:霍少,好凶猛3章(第3章 很重要)

    原标题:娇妻太甜:霍少,好凶猛3章(第3章很重要)书名:娇妻太甜:霍少,好凶猛第3章很重要男人见她身子发软面色绯红的模样,下流的舔了舔嘴唇,猛地扑过来,莫小满往旁边一躲,居然让她给躲开了。她一时站不稳,蹬蹬蹬的后退几步,下一刻便撞上了一个坚硬结实的胸膛!意识到这洗手间里还有别人,莫小满惊喜交加,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扑进对方怀里,抬眼便撞上一双波澜不惊的黑眸。她觉得这人熟悉,想要看得更清楚些,恍惚间,那猥琐男人懊恼的咒骂声像一把利刃插进她心里,她顾不上许多,死死抓住面前气息冷冽的男人的衣襟,气若游丝的

  • 诱妻成瘾:傲娇老公宠不停3章(第3章 美女有男朋友吗)

    原标题:诱妻成瘾:傲娇老公宠不停3章(第3章美女有男朋友吗)小说名字:诱妻成瘾:傲娇老公宠不停第3章美女有男朋友吗楚乔在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有一秒的迟疑,犹豫着要不要留在这里。墨子乔的私生子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极大的讽刺。可是下一秒,她就跟自己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如果她还在意,只能说明她心里还有他,她的心里没有他,她不容许她的心里还有他。楚乔弯下身子,蹲在了小家伙面前,口气依然很友善:“墨影帝已经走了,你等不到他的,不如我抱你出去吧。”“走了?这个臭李默又骗我,看我怎么教训他!”小家伙咬着牙,气鼓鼓的

  • 总裁掠爱很强势3章(第3章 和他离婚)

    原标题:总裁掠爱很强势3章(第3章和他离婚)小说名:总裁掠爱很强势第3章和他离婚苏辞动了胎气,好在送医院及时,大人孩子都没事。疲倦地躺在病床上,苏辞连睁开眼睛的欲望都没有,她仔细地回想着结婚两个月以来的时光,越想越觉得荒唐可笑。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左司骁站在窗前,单手插在兜里,薄唇紧紧抿着。病房里的氛围说不上压抑,但也说不上轻松。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走到病床边,薄唇轻启,道:“既然你怀了我的孩子,就和林琛离婚!”他的声音低醇而好听,让人百听不厌。而被子底下,苏辞的手却紧紧攥着床单,她不会轻易离

  • 贱妾贵妻3章(第3章 猎鹿)

    原标题:贱妾贵妻3章(第3章猎鹿)小说名:贱妾贵妻第3章猎鹿相较于杜小娟生产的这个暮秋,十八年前的似乎已经变得遥远而模糊……东北的冬天总是来得很早,才入秋就已经下了好几场雪。杜大山肩上扛着一个老洋炮,在雪地里艰难地跋涉着。他在追着一只梅花鹿。已经追了一天了。在这东北的山岭间,梅花鹿的速度是要比人还快的,如果不是有自己的大猎狗阿黄帮忙,估计自己根本拦不住它。这是一只成年的母鹿,头上的鹿茸是杜大山最想得到的。自己的老婆马上就要生产了,鹿肉大补,而鹿茸则是补气血的好东西。前有猎狗阿黄堵截,后有杜大山追

  • 婚后极宠:高冷男神萌萌爱3章(第3章 开路虎了不起啊)

    原标题:婚后极宠:高冷男神萌萌爱3章(第3章开路虎了不起啊)小说:婚后极宠:高冷男神萌萌爱第3章开路虎了不起啊乔灵溪眼睛瞄了瞄手帕,手背捂着嘴拼命伸着脖子吞咽两下,隐忍下咳嗽,接着悄悄用手背一抹嘴。拿了人家手帕是要还的,她不想和陌生人有什么牵扯。所以宁可‘粗鲁’一次,也决不能用人家的手帕。陆修远看看被推回来的手帕,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表情。“哎呀,都快一点了,我还有文史课要上。不好意思,陆先生,我该走了。我会和方菲菲说您很优秀的。”乔灵溪说着起身要走过陆修远的身边。“小姐还没有说你的名字就走是

  • 黑金豪门:早安,老婆大人3章(第3章 这丫是个神经病)

    原标题:黑金豪门:早安,老婆大人3章(第3章这丫是个神经病)书名:黑金豪门:早安,老婆大人第3章这丫是个神经病谁知道这警卫员还没走到女孩儿的跟前,却听到她很是霸气地吼了句。“操什么操!尼玛,老娘拦了下车而已,会死啊!”这声音,这体形,这整个模样,顿时让部队的警卫员打了个哆嗦。他就算是在部队呆久了近一个月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却也知道女的都是温柔如水,体贴入微的。怎么这一出来,就是这样一个彪悍的形象?“……”“看什么看?再看,老娘把你的眼睛给挖出来!靠!打劫!借车!”女孩儿再次很是嚣张地说道……他算

  • 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3章(第3章 不要脸的臭流氓)

    原标题: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3章(第3章不要脸的臭流氓)小说:噬骨烈爱:燃情帝少深深吻第3章不要脸的臭流氓俞桑婉拉上牛仔裤,盯着陆谨轩的背影,突然从检查床上蹦了起来,直跳到陆谨轩身上,双手环住他,脑袋一侧,朝着他的脖颈一张嘴狠狠咬了下去。“嘶……”陆谨轩猝不及防,闷哼出声,细长的眼眸眯起,迸发出阵阵寒意。他一米八七的身高、俞桑婉在他面前实在娇小,更别提体格、力量方面的悬殊了,他只反手一握便轻松的箍住她的腰身,将人托了起来。“哼!”陆谨轩勾唇,却没有多少愉悦的成分。突然脸色一沉,往前迈了两步,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3章(第3章 重生五年前)

    原标题: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3章(第3章重生五年前)小说书名: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第3章重生五年前“三夫人,老太君那里还等着,你不快点把四小姐弄醒,到时候老太君怪罪下来,你们谁都承受不起。”一个嚣张的声音说道。“你好没道理!慕兮跌落池塘,现在昏迷不醒,怎么能去拜见老太君。”一个柔弱的声音,却透着一丝坚定。另外一个声音劝道,“夫人,您就一盆水把四小姐泼醒吧。不然到时候整个潇湘苑都得跟着受罚。”“谁敢泼!慕兮再怎么也是叶府的四小姐,你们敢反了不成?”柔弱的声音维护说道。那嚣张的声音不屑说道,

  • 诱宠娇妻:闪婚老公别乱来3章(第3章 在意他的孩子)

    原标题:诱宠娇妻:闪婚老公别乱来3章(第3章在意他的孩子)书名:诱宠娇妻:闪婚老公别乱来第3章在意他的孩子低沉的噪音,呼出的热气,直冲冲地扑到苏亦的耳中,惊起她一阵颤粟。腰,被男人的大掌扣住,用力一拉,整个身体重重地撞入独属于男人的坚硬胸膛。“啊……”苏亦的惊叫声未落……唇,便被堵住。“唔!”她惊得瞪大双眼。男人一手握住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根本不给她一丝挣扎的机会,带着惩罚的吻,霸道地蹂躏她的唇……“用我的方式来告诉你,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这一刻,苏亦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这个邪恶的男

  • 情挑娇妻:偏执老公太坏了3章(第3章 救命啊救命啊)

    原标题:情挑娇妻:偏执老公太坏了3章(第3章救命啊救命啊)书名:情挑娇妻:偏执老公太坏了第3章救命啊救命啊“小家伙,你还挺有野性。”莫倾城一手掐住了林依诺的下颚,身子慢慢倾覆下来。林依诺害怕了,惊恐地望着他,小嘴微微张开,“你放开!我……我要回家!”“可你刚刚惹到了我。”他邪魅地眯起眼,手指滑下,扯开了她的裙带,低沉的嗓带着一丝迷人的盅惑,“这回我主动。”“啊!”林依诺以为他真要欲行不轨,扯嗓吼叫,“救命呀……救命呀!”话音未落,门被敲响了。莫倾城眸色一沉,松开林依诺,起身走过去拉开了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