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古代言情小说《单兵为王》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9 8:08: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单兵为王

001 守墓人

这是中部地区的一座小城市,即便说出名字也鲜少有人知道。说明95lady.com小城的郊区有一个小小的陵园,周围杂草丛生,青砖围墙也残破不堪,略显凄凄艾艾圈着几十座坟。

但是那些坟墓却修缮的整整齐齐,泥土是新鲜的,一根杂草都没有,与破落的围墙外形成鲜明的对比。

所有的坟墓都没有墓碑,只有入口的守墓人砖房处歪歪斜斜的竖了一个小牌子:私人领地,进来就揍。

“什么是朋友?他娘的,打不过的就是朋友!我一直教你们,可怎么就是教不会呢?记住,打不过就跟他交朋友,只要成了朋友,想怎么软刀子捅就怎么软刀子捅!”

砖房里传出骂骂咧咧的训斥声。

龙小七大马金刀的坐在自己的床上,一手夹着香烟,一手拿着破破烂烂的摩托罗拉第一代掌中宝,不时的甩一下披肩的长头发,露出刺在胸口的一个青色龙头。

这是一个痞子,彻头彻尾的痞子。

但龙小七这个痞子又跟别的痞子不一样,虽然刺青加长发,但那张脸却充满了蓬勃的英气,硬朗无比。古代言情小说《单兵为王》在线免费阅读粗壮的剑眉,明亮到夺目的双眼,笔挺的鼻梁,刚毅的下巴,给人一种极其特别的感觉,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放聪明点,虽然你七哥我牛逼哄哄,可也不能事事都出面吧?”龙小七狠狠咂了一口香烟,不耐烦的说道:“两个笨货,这还要我教你们?他有妞儿吗?先绑了再说!”

“没有?那他有妹子吗?这不就得了吗,打不过就谈朋友,想报仇就得绑架,这是真理!”龙小七扔掉烟头,拿起桌上的半瓶啤酒灌了一口,语重心长道:“斯文的男人是禽兽,绅士的男人是败类,只有具备强盗气质的男人才是人中之龙,终将变成宇宙中最耀眼夺目的星辰!做人啊……永远不能做人下人,就这么短短的一辈子,如果不做个人上人过把瘾,岂不是白到世上走一遭?打最狠的架,睡最好的房,泡最好的妞儿,这才是男人该有的生活啊……”

说到这里,龙小七的眼睛里满是畅想与憧憬,瞳孔亮的如同璀璨的星辰一般。可这目光只是一闪,瞬即消逝,被深深的无奈取而代之。

“打最狠的架,睡最好的房,泡最好的妞儿……人生啊,生活啊,唉,可惜……老子得守着这堆坟!”

龙小七挂断电话,甩了一下长头发,神色落寞的点燃一根香烟闷闷的抽起来。

他是这里的守墓人,从十岁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开始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守墓,守了整整八年,压根没有走出去追求自己生活的权力。他若走了,这里的坟就会变成孤坟,就会变得跟外墙外一样破败不堪。

抽着烟的龙小七双眼里散发着浓浓的不甘,那是一种想要展翅高飞,却又被铁链牢牢锁住的无奈。古代言情小说《单兵为王》在线免费阅读空有桀骜不驯的灵魂,却至始至终只能被拴在这里,无法飞翔。

“凭什么?!”龙小七突然站起来,烦躁不安的打开门走出去,狠狠扔掉烟头低吼道:“凭什么你们都能出去,凭什么我就得呆在这里守着一堆坟?只要能让我出去转一圈,哪怕回来的时候躺在这里也值了!躺在坟里也比呆在这个破屋子守墓好上一百倍!”

烦躁不安的龙小七冲进墓地旁边的树林之中,在里面疯狂的奔跑,来回穿梭。

他的速度很快很快,身形流畅到无以复加,仿佛每一个奔跑的动作都是经过精密计算之后再进行修正,从而达到绝对完美。当精密计算后达到完美,就呈现出浑然天成的感觉。

这是一个上天眷顾的宠儿,被赋予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敏捷、协调与流畅。

“嘭!嘭!嘭!……”

围着树林跑了几圈,龙小七不停的用拳脚向周围的树木进行疯狂的攻击。拳法敏捷,腿法凌厉,一招一式充满了精雕细琢的痕迹,带着一股阳刚至极的霸道气息。网站http://www.95lady.com/

“呼哧!呼哧!……”

运动一番,龙小七大口喘着粗气,心中的烦躁消退大半。手指一弹,一根香烟跳进嘴巴里,重新恢复痞子的形象。

“守墓就守墓吧,反正总得有人在这里守着,怎么说也是一个家。”龙小七自嘲的笑笑,敞着怀披着长发向树林外晃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挂着军牌的越野车从远处飞快的行驶而来,直接开到陵园门前停在那里。

看到这辆越野车,龙小七的脸色一下拉下来,眼睛里散发出浓浓的恐惧,夹着香烟的手都开始变得哆嗦起来。

他清楚的记得这样的越野车来一次,就会送来一个骨灰盒,陵园里就会多出一座坟。版权http://www.95lady.com/每次都是这样,从来没有一次例外。

“又牺牲了?”龙小七的眼睛红了。

他有些恐惧的靠在一棵大树的后面,眼泪簌簌的流淌下来,死命抿着嘴唇压制住自己的低泣声:家里只剩下三个人了,三个人都在部队,这次是谁战死了?三姐?小哥,还是……

越野车上慢慢走下一个面色刚毅,虎背熊腰的上校军官,手里提着陈旧的携行包,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

上校军官笔挺的站在陵园门口,腰杆直的像是钢铁铸造一般,浑身上下充满了一股叫人臣服的气息,恍若磐石,恍若山岳。让人情不自禁的升出一种这便是英雄,这就是顶天立地的感觉。

可当龙小七看到这个上校军官的瞬间,顿时变成愤怒的犀牛,疯狂的从树林里冲出来。

“这个陵园别人都能进,哪怕盗墓贼都能进,就是你不能进!就是你龙大不能进!!!”龙小七疯狂的冲上校军官发出从未有过的咆哮,死死挡在上校军官的面前。版权95lady.com

他不允许对方进入,攥着拳头捍卫他是守墓人的权力!

上校军官是龙小七的大哥,他的名字叫龙大,很普通的一个名字,不管放在哪里。

可这个名字在特定的地方绝不普通,因为在那个特定的地方,没有人称他为龙大。龙首,是他的名字;战神,是他的名字。但是在这里,他不是龙首,更不是战神,只是一个刚刚归家的孩子。

“从我家里滚出去!”龙小七眼神狠戾,指着龙大的鼻子吼道:“给我滚,我只说一遍,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龙大静静的站在原地,脸上浮现出苦涩无比的表情。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做任何反应。

“滚!”龙小七一脸狰狞道:“这不是你的家,这是我家!”

龙大沉默了,过了好一会,才发出满是愧疚的一句话:“对不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龙小七狂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指着龙大的鼻子骂道:“你对不起谁?对不起我还是对不起躺在里面的列祖列宗?王八犊子,你竟然说对不起?有脸说对不起?真是笑死我了,龙大是说对不起的人吗?哈哈哈哈……”

这绝对不是敞怀的大笑,而是充满凄凉与悲呛的笑,愤恨无力却又无奈的笑。因为龙小七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或许只有狂笑了。

猛然间,龙小七收起笑声,变得一脸的冷冽,死死盯着龙大的面颊。

“爷爷死的时候你在哪?”龙小七冷声问道。

“任务。”龙大沉声回答。

“二哥死的时候你在哪?”龙小七的声音越发冰冷。

“任务。”龙大用力抿了抿嘴唇。

“四哥五姐死的时候你在哪?”龙小七的目光充满了杀机。

“任务。”龙大的身体有些颤抖。

“妈妈死的时候你在哪?!”龙小七脸脖的青筋暴起,咬牙切齿。

“任……务!”

龙大的声音哽咽了,失去了所有的沉稳……

002 天塌了

爷爷死的时候,龙大没回来;母亲死的时候,龙大没回来;二哥四哥五姐他们死的时候,龙大也没回来。甚至说二哥他们的骨灰盒都是别人送来的,而龙大从离开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都没回来。

“任务?嗯,为国为民,算是个理由吧,呵呵。”龙小七突然一笑,掏出一根香烟点燃,指着里面的坟墓道:“行,我让你进,进去给我磕头,一万个!磕完了,我就代表家人原谅你。”

龙大点点头,一步一步向陵园里走去。他的速度很慢,像是在辨别方向,迟钝无比,但最终还是走到自己母亲的坟头前慢慢跪下。

“哗啦!”

龙小七朝着坟前洒下两把尖锐的碎石,叼着香烟冷笑的看着龙大。

面对龙小七故意的举动,龙大没有任何责怪。他开始磕头,每一次都重重磕下,磕在碎石之上。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短短的时间里,龙大的额头就变得鲜血淋淋……

从下午到晚上,从晚上到清晨,整整一夜过去了,他才磕满了一万个头。

当龙大从坟前站起来的时候,一张脸早就面目全非。无数小伤口交叠在一起,皮肉翻卷,鲜血淋淋,看起来凄惨无比。但是那副墨镜还戴在脸上,至始至终没有取下。

龙小七一口烟雾喷在龙大脸上,伸手向对方戴在脸上的墨镜抓去。

“啪!”

龙大一把抓住龙小七的手腕,轻轻摇头道:“我要跟你谈一谈。”

“墨镜很酷,我就缺这么一副墨镜,给我,否则免谈!”龙小七充满了无赖。

龙大怔了一会,慢慢松开手,轻叹一口气,任由龙小七取下自己的墨镜。

拿过墨镜,龙小七狠狠将其摔在地上,抬脚踹去,并且用尽全力的进行碾压,直到把这幅墨镜踏成碎片。

“哈哈,我不小心把你的墨镜踩碎了,哈哈哈哈……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有意……”

陡然间,龙小七的声音戛然而止,死死盯着龙大的脸,瞳孔狠狠收缩,偏偏眼睛瞪的圆圆的,几乎能把眼角撑裂。

他看到的是两个惨不忍睹的窟窿,那是用刀子把眼珠子生生剜出来留下的窟窿,触目惊心,恐怖至极。

龙大瞎了,他瞎了!

“其实大哥还是挺帅的,对吗?”龙大绽放出一个笑容,罕见的开着玩笑。

龙小七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疯狂的把龙大的上衣拔掉,露出对方身体。

“你、你、你……”龙小七死死盯着龙大的胸膛,慢慢的向后退了好几步,伸出颤抖的双手指着对方的胸膛发出嘶哑的声音:“谁干的……谁干的?告诉我是谁干的???老子要灭他全家!!!”

正常人的胸口是胸骨支撑起来的,上面有皮肉,可龙大没有。因为龙大的整个胸骨都没有了,他之所以还能站起来,是因为一块人工打造的胸骨支撑着。胸骨半透明,甚至都可以看到跳动的心脏!

瞬间,龙小七变得凶残狂暴,嗜血狰狞,充满滔天虐气与霸道,甚至带着一抹让人膜拜跪服的威压,叫人忍不住的想颤抖。

龙?!对,是龙的气息。龙小七瞬间散发出来的气息根本就是龙的味道,霸气无双,傲世寰宇的一头恶龙!

龙大笑笑,用一种虔诚的口吻轻声道:“为国为民,虽死无悔,小七,我们是龙家人。”

“噗通!”

龙小七重重跪在龙大面前,抱着他的双腿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哭:“大哥!!!”

龙大瞎了,龙大废了,生不如死!

龙大伸出手,轻轻抚摸龙小七的脑袋道:“你可以飞翔了,我回来守家。”

而此时,龙小七已经哭成了泪人……

一直以来龙小七都是恨龙大,痛恨无比!

龙大把二哥带走了,二哥战死;龙大把三姐带走了,龙大把四哥带走了,四哥战死;龙大把五姐带走了,五姐战死……

他怎能不恨?可在这一刻,所有的恨意都像冰层一样瞬间崩溃。

“我们龙家的每一个人都在守家,不管男丁还是女丁。有的在守小家,有的在守大家。守小家者面对的就是寂寞,面对的是坟墓;守大家者,踏进的是坟场,等待的是墓Xue。”

龙大站在母亲的坟墓前,背着双手,一脸的平静与沉寂。这是经历过生死之后才会呈现的模样,他压根都不记得自己究竟经历过多少生死战斗。

龙小七默默的站在一旁,死死咬着嘴唇,高高的抬起头,静静倾听。

“我们龙家从上到下,全部是职业军人,我们用自己的生命守卫着国家。从祖辈开始就一直这样去做,后代也得一直这样去做。没有任何理由,只有无怨无悔的去付出,这是属于我们龙家的忠诚与骄傲,得世世代代去守护。”龙大依旧一脸的虔诚,道:“或许会有许多人嘲笑我们,骂我们傻,骂我们呆,可骂我们的人永远也不懂什么叫做忠诚,什么叫做信仰。你在这里守护的是小家;我在外面守护的是大家,我们都在守家。”

大家不存,小家何在?有国才有家,有家才有国,国兴则家昌,国破则家亡。国是港湾,家是根本。

“但是我撑不住了……”龙大无奈的笑笑道:“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可以撑起一片天,可现在我已经撑不住了。小七,你三姐失踪了,你小哥也失踪了,我没有看好他们……”

“你撑不住还有我。”龙小七叼上一根香烟,抽抽鼻子笑,一脸轻松的说道:“撑不住就说,你以为你是谁?龙家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你能做的事,我龙小七也能做。呵呵,大哥,你知道吗,其实你是我的偶像,从很小的时候就是。虽然我恨你,但并不妨碍你成为我的偶像。当我看到二哥他们的骨灰盒一个个被送来的时候,在我伤心欲绝,一个人痛哭的时候,只要想到你还活着,就不会崩溃。你是我们兄弟姐妹几个的第一人,是天!”

“天塌了,废了。”龙大道。

“还有地!”龙小七猛地转过头,盯着龙大瞎掉的双眼高声道:“天塌下来还有地撑着,你是龙家第一人,我是龙家最后一人!”

死的死,残的残,失踪的失踪……龙家守护着国家,守护着人民,只剩下最后一人。

龙小七扔下龙大返回砖房,拿出一把剪刀把自己的长发剪掉,用白醋把胸前的龙头刺青洗掉——这是贴上去的。

人总得经历一些之后才会成熟,恍然间,龙小七成熟了。他知道自己将要踏上怎样的一条路,更清楚自己要做怎样的事。

“天塌了有地撑着,不管是谁,敢动我的家人,老子必然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龙小七干脆无比、义无反顾的离开他的家,踏上属于他的征程,开始翱翔,开始放飞。

此时此刻,连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神究竟有多么恐怖。拴了十几年的桀骜灵魂彻底自由了,而自由的那一天,就是他疯狂释放的开始!

“沙沙沙……”

陵园里,换下军装的龙大开始慢慢的扫地,一下又一下,接替龙小七变成守家人。

当整个陵园打扫的干干净净之后,他就坐在几座坟墓前静静的用那双什么都看不到的眼睛盯着前面。

如果他的眼睛没有瞎,或许应该在流泪吧……

003 家的传承

家,共同生活的眷属和他们所住的地方,一庭,一院;一塾,一乡;一风,一规;一花,一草;一土一木……

有小家有大家,小家是永远的温馨港湾,大家则是生我育我的祖国。所有守护着大家的人,都是为了千千万万的小家灯火通明,安静祥和。

龙小七不懂得太多的忠诚与信仰,他只懂得他们家的所有人都是可以用生命在守护祖国这个大家的勇士。所有诸如为国生为民死的都只是一个口号罢了,最本质的就是一个守家、护家!

以家为名,以家为重。

背着一座山,桀骜着昂首阔步,沿着老龙家的足迹,一步一步的走下去,成为守家护家的勇士。

东南军区,A集团军第三摩化师狼团战旗连。

这是全团唯一不是满编的连队,但他却是全国唯一的一支特种连队,从抗战时期一直存在到现在的特种连队。

这是一支护旗兵部队,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永远不倒的战旗,就握在这支连队手中。

战旗不倒,冲锋不止,战旗连。

可现在的战场已经不需要战旗飘扬在战场之上了,倘若出现,等来的必然是一颗战术导弹的精准轰炸。武器的发展以及战争的改变,早已让这样一支特种连队退出了历史舞台。

可A集团军却保留着这样一支古老的连队,不管部队编制怎么改变,战旗连依旧默默的伫立在极不显眼的角落深处,沉寂无声,低诉着那永远无法被人忘记的战火硝烟。

可狼团的战旗连没有狼Xing,有的只有颓废。哪怕最好的兵呆在这里,也会在一天一天的茫然中被废掉。

新兵下连的第三天,龙小七静静的站在宿舍楼前,送走自己的战友。

跟他一起来到战旗连的新兵战友打着背包,头也不回的钻进属于侦察连的越野车。他们一分钟都不想在战旗连呆下去,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新兵连学会了狼团的狼Xing。

哪怕这是一支满载着荣誉的传奇连队,也无法让这些在新兵连就已经学会狼Xing的新兵们留在这里慢慢的等着腐朽。

“我要去侦察连了,龙小七,你只能呆在这里混吃等死了。”新兵党龙盯着龙小七,用倨傲的口气说道:“战旗连是落初文学,侦察连也是落初文学,只是两者的落初文学截然不同。或许在新兵连的时候我不如你,但是不久的以后,你只有被我踏在脚下的份。侦察连是最好的落初文学,战旗连却是……骗子!”

骗子,没错,在所有分到战旗连的新兵眼睛里,这支特种连队就是骗子。

当初新兵下连的时候,几乎所有新兵都想进入全团唯一的特种连队。当他们经过一番玩命的角逐之后,最终只有六个最优秀的人获得进入战旗连的资格。

可等他们六个新兵来到战旗连之后,才发现所谓的特种连队根本就是兵的坟墓。之前为了进入战旗连的玩命角逐变成了笑话,偏偏没有任何人告诉他们战旗连的本质。

“这是我们自己选择的!”龙小七懒洋洋的说道:“既然选择了,我就得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到底。我龙小七什么都敢做,就是不敢逃离和背叛;我龙小七什么都不在乎,就是在乎自己的本心。没有烂的连队,只有烂的兵!”

龙小七都懒得搭理对方,因为这些选择离开的家伙就是叛徒。

进入战旗连是他们的选择,没有任何人进行任何形式的强迫。可下连之后,他们看到战旗连的现状之后,立即选择进入大门始终为他们敞开的侦察连。

如果这都不算是背叛,还有什么叫背叛?这不是背叛战友,而是背叛自己的本心!

“你们想走就走,也没有人拦着你们,但是不要在这里给我废话。”龙小七抠抠耳朵,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想把我踩在脚下也可以,等你感觉自己能踩下来的时候随时来踩。老子的事还很多,看在战友的份上送你们一程已经实属不易,所以看在这份上,请节约我一点时间。”

龙小七的话已经非常客气了,他天生就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更何况对方还在他面前装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

“哼!”党龙冷哼一声,指着龙小七的鼻子道:“新兵连的时候我不如你,但是要不了多久,你就只能看到我的背影!乖乖的呆在这里吧,然后慢慢的变成一堆垃圾!”

垃圾?!这是在说他龙小七垃圾,还是说战旗连是个垃圾制造厂?!

龙小七笑了,笑的特别好看。他不停的点头,似乎认可了党龙的话。

“得嘞,咱俩斗什么劲啊,挺没意思的。”龙小七露出无奈的表情,有点低声下气的说道:“怎么说也是在一起呆了三四个月,斗的再狠也就是那么一点屁事。战友之间的争斗不就是个竞争吗?竞争归竞争,关系归关系。唉……以后你就是侦察连的人了,我以后……嗨,其实我是想给你送点东西的,毕竟战友一场。”

龙小七似乎妥协了,认清自己所处的位置,懂得自己以后跟党龙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他开始放软话了,开始拉关系了。

如果是他从前在家的那些朋友,绝对可以清楚的知道龙小七开始拉关系的时候意味着什么。但是党龙不知道,他以为龙小七终于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你能有什么东西送给我?”党龙一笑,非常大度的打开车门走出来,昂首站在龙小七面前道:“都是战友,都是兄弟,今天我没有准备什么礼物,但我会记住的。放心,我会把我的第一枚军功章会送给你,绝不食言,呵呵。”

这是挑衅,这是不屑,这是居高临下的嘲讽!

龙小七含蓄的笑笑,陡然间提起拳头狠狠砸向党龙的面颊。

“嘭!”

拳头与面颊骨相撞的闷响声传出,党龙顿时被打倒在地,口鼻鲜血直往外涌。

“妈了个巴子,你算哪根鸟毛,敢在老子的战旗连撒野?”龙小七一脸凶狠的踹着倒地的党龙,口中骂道:“垃圾玩意,骂我我龙小七可以,但是你还没有资格骂战旗连!骂了我龙小七就等于是骂战旗连,敢骂我战旗连,老子就敢打到你懂得什么叫尊重!”

“啪!啪!啪!……”

接连几脚全部踹在党龙的脸上,几乎把他给踹晕了。

龙小七转身抓起一把不知道谁放在那里的椅子,劈头盖脸的向党龙砸去。

“哗啦”一声,椅子四分五裂,满脸鲜血的党龙躺在地上一阵一阵的抽搐。

“听着——”龙小七指着地上的党龙瞪眼道:“我承认侦察连强,但是你得给我清楚一点,侦察连再强,也远远不如战旗连。***,知道战旗连代表的是什么吗?战旗连代表的是家的传承,它的落寞象征的是家的崛起!”

扔下这句话,龙小七转身走进宿舍楼,看都不看地上的党龙一眼。他不走,因为他在这里可以看到祖国这个家是怎样一步步走来的,这是他得用虔诚的态度一点点去品味解读的!

004 疯女赵颖

战旗,军人荣誉、英勇和光荣的象征,它提醒军人牢记自己的神圣义务,英勇善战,不惜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保卫国家的尊严。

而执掌战旗的护旗兵,则是贯穿世界战争史的特殊兵种。

不管是欧洲战场,还是中国战场,永远不缺乏护旗兵的存在。直到热兵器时代全面来临的时候,这个兵种才退出历史舞台,被人淡淡遗忘。可在从前,护旗兵则是重中之重的存在,它位于各军主帅的位置,引导和调整战争的走向。

到了近代抗战时期,护旗兵则演变为高举着战旗冲锋陷阵,引领着部队一往无前的存在。战旗不再是指挥,而是整个部队精神与士气的寄托。

战旗在飘,就算战斗到最后一人,依旧军心不乱;战旗若倒,哪怕你有雄兵千万,也必然溃败于一旦。

这就是战旗连的职责,守护着战旗永远飘扬在战场之上。而他们的战旗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就是八一军旗。以军旗为战旗,永远冲锋在前!

你所能看到这面战旗的地方,就是战争的最前沿!他们所能看到的则是身后是祖国,身后的亿万家人!

战旗娇美如画,鲜血将它染红!

荣誉室里,龙小七一脸肃穆的站在最中央,眼睛里露出虔诚的光芒,来了解战旗连所经历的一切。

28年战旗连成立,历经了工农红军、八路军等等建制改编,先后参加过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血战台儿庄、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等等等……

这是一支贯穿了整个国家抗战史的传奇连队,而这种历史在龙小七的眼睛里就是家史。

想要守家护家,就得明白自己的家经历过什么。如果连家史都不知道的话,还谈什么守家护家?

张德云,红军战士,战旗连护旗兵。34年血战湘江战斗中,双腿双脚被炸断,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用牙齿咬着旗杆,让战旗高高飘扬。

汪小五,红军战士,战旗连护旗兵。35年1月突破乌江战斗,单枪匹马扛着战旗强登乌江口,身体都被打成筛子,却依旧死死抱着战旗,将它死死插在江口之上。

张乾武,八路军战士,战旗连护旗兵。39年5月五台山反围攻战斗,身体被彻底炸没,但是右手依旧稳稳的握着残破的战旗,让它迎风飘扬……

太多了,简直多到无法去细数。几乎每一场战斗都是战旗兵的不朽悲壮史歌,一直到自卫反击战结束。他们不在同一个区域作战,可他们却是整体的战旗连,让战旗飘,用自己的鲜血把战旗染的更加鲜红夺目!

这就是家史,用鲜血和生命谱写出的家的历史!

每看到一段,龙小七的心脏就会被狠狠的震撼一下。他开始有点明白虔诚这个词语的含义了,懂得他们龙家人为什么都在虔诚的守护着自己的家。

当忠诚、信仰、信念到达一种无法超越的最高点时,就是虔诚了。

一个柔柔糯糯的女人声音从身后响起,伴随着一股浓浓的酒味。

“嗯,龙小七,你怎么在这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指导员走进了队史室,右手拿着酒壶,不紧不慢的抿着酒壶里的白酒。

这是战旗连的指导员赵颖,全团甚至全师唯一的女指导员。她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置身于江南水乡的感觉一样,但是她嗜好与模样却能把所有人吓退。

赵颖二十五岁,上尉军衔,嗜酒如命。每天从起床开始就在喝酒,一直到晚上睡觉,酒壶都不会离手,却从未喝醉。

她的脸上趴着一条狰狞无比的刀疤,从眉骨一直贯穿到上嘴唇。就像一条暗红色的蜈蚣,透着一抹狠辣的残忍,叫人望而生畏,惊悚无比。

本该是一张绝美的脸,却被刻上这样一条刀疤,残酷、残忍,让人看了第一眼之后再也不敢看第二眼。

可如果忽略她脸上的刀疤,整个人都无可挑剔,尤其那双眼睛。

赵颖的双眼简直就是两颗集天地灵气的璀璨宝石,瞬间把人吸进去,恨不得永远沉醉其中。即便在酒精的烧灼下给人迷离的感觉,但这迷离却给她增添了别样的神秘气息。

“看看家史。”龙小七回答道。

“嗯……家史?”赵颖怔了一下,指着荣誉室墙上的一幅幅照片,很是诧异的问道:“你说这些是家史?”

“不对吗?”龙小七笑着说道:“难道这仅仅是连史?在我看来,战旗连的一切,根本就是贯穿新中国的家史。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认为的,但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赵颖笑了,一双眼睛变成了两弯叫人心醉的月牙儿,贯穿脸颊的刀疤在笑容的挤压下,更加赤红狰狞。

如果你看到的是她的眼睛,就会忽略她的伤疤;如果你看到她的伤疤,就不会再去看她的眼睛。

龙小七把伤疤看了,也把眼睛看了,甚至还把赵颖的胸部给看了。

“嗯,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认为的。”赵颖笑着把酒壶递给龙小七,糯糯的说道:“我请你喝酒吧。”

“够烈吗?”接过酒壶的龙小七咧嘴笑道:“女人,还是不要喝那么多酒。”

说完,龙小七豪情万丈的仰头,灌了一大口白酒。

瞬间,他的眼睛瞪的圆圆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因为这个酒太烈了,狠狠的割着他的喉咙,落进胃里之后像是一颗爆裂的火球,狠狠烧灼着他的胃壁。

“咳咳咳咳……呼!呼!呼!……”

龙小七剧烈的咳嗽,狗搂着腰身大口喘气,眼泪花子都被呛出来了。

“咯咯咯……”赵颖发出欢快悦耳的银铃笑声。

笑声中,她的眼睛眯的更好看了,伤疤也越发狰狞。

“太、太、太烈啦!”龙小七大口喘着粗气,伸手抹掉眼睛里的泪花子。

“嗯,我喜欢。”赵颖拿过酒壶,凑着嘴巴抿一口酒道:“你觉得我是女人吗?”

龙小七点点头,承认赵颖是女人。不仅承认,他还得承认如果指导员的脸上没有那个伤疤的话,会比所有的女人都要女人。

赵颖笑了,月牙一般的眼睛里满是甜蜜,可她向龙小七的脸上抽去的右鞭腿却狠辣无比。

“啪!”

龙小七的身体侧飞出去,狠狠撞在墙上,而后重重砸在地上。他根本没有看清赵颖究竟是怎么出腿的,只知道自己被击中了,被击飞了。

“嗯,挺好。”捏着酒壶的赵颖柔声笑道:“小七,在你的世界里是没有男女之分的。嗯,不是你现在的世界,是你以后的世界。”

变态!女疯子!恐龙!老子招你惹你了啊?不是挺温柔的一大龄妞儿吗?怎么就跟个神经病似的?

满嘴鲜血的龙小七在心里破口大骂,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招惹这个女指导员了。

“嗯,你在骂我吗?”赵颖抿一口白酒,一边转身向外走,一边用自己独特的柔柔糯糯声道:“你说我是女人,我很喜欢,谢谢你,龙家的……最后一人。”

龙小七看着赵颖聘婷袅袅的离开,眼皮狠狠跳动一下:她认识我?

单兵为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单兵为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同床宠妻》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同床宠妻》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同床宠妻第二十章衣服脱了“额,嗯。”乔汐晴支着下巴的手一软,脑袋就垂了下去,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迅速的瞄向客厅门口的方向,当乔汐晴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心情不由的低落起来了。“什么应酬啊,怎么现在还不回来。”乔汐晴心中忍不住的暗暗埋怨,凌澈刚一进门就接了个电话出去了,把她一人丢在这偌大的别墅呆着,最最关键的是,她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跟凌澈说。“福婶,你们家少爷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我等的都有点困了。”乔汐晴用力的眨巴了几下眼

  • 极品战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极品战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极品战兵目录预览:第001章无限期的任务第002章美女集团第001章无限期的任务“国内的空气真是越来越差了。”苏锐站在机场的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首都的空气,言语之中虽然在鄙视,但是脸上却露出了似是缅怀似是满足的笑容。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华夏了,乍一回来,就连这带着淡淡雾霾的空气都让人感觉到无比的亲切。他很想扯着嗓子喊一声“我回来了”,不过碍于周围的人太多了,苏锐可不想被人当成傻子看待,还是忍住了发泄一下的想法。“这次回来,就不着急走了吧?少说也得待上一两个月,

  • 豪门独宠:总裁求轻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豪门独宠:总裁求轻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豪门独宠:总裁求轻撩目录预览:第一章象征着银票的男人第二章威胁不成反被擒第一章象征着银票的男人闪烁不停的霓虹灯照亮了舞池中跳的正尽兴的各色美女,不断的扭动着如蛇般的腰肢,缠绕在麦色男性的肌肤上,只为了今晚能找到一个把钱塞进她们小裤子里的金主,好一解她们难以控制的手握金钱的欲望。这里是莱城最有名的夜总会,来到这里寻欢作乐的人,随手一掷就是普通人口中的天价,而这里的姑娘们,可称得上是莱城里身材最热辣的,绝对配得上这支票上查不清有几个零的数字。这一

  • 迷情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迷情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迷情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疑似出轨第二章解释清楚第一章疑似出轨妻子出轨了!看着朋友老李在微信上发过来的艳照,王强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在此之前,王强一直对很满意自己的生活,他是市里的大学老师,受人尊重,妻子是市医院的护士,工作体面。他们还有一个五岁的女儿,乖巧可爱。王强一个农村小伙奋斗到今天的大学老师,还在城里安了家,娶了漂亮媳妇,生了听话的孩子,简直不能再幸福!然而今天一切平静生活都被打破了。老李发过来的是一张十分淫靡的照片,图片上一个女子正在含男人喷薄的欲

  • 小小时光再莫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小时光再莫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小小时光再莫问目录预览:第一章交易,一夜纠缠第二章爱我,你配吗第一章交易,一夜纠缠林小小站在门前,全身上下仅仅围着一条单薄的浴巾。她刚刚洗过澡,吹风机吹过的头发有些湿润,随意的披在肩头,一张素净的小脸很是干净漂亮,清秀中又带着些许稚嫩。浴巾是短款,紧紧包裹住胸前和翘臀,她只有紧紧地抓着浴巾,才能避免它不掉落。通风窗传来的风,带着些许寒意,让林小小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一双修长笔直白皙的大腿,就这么矗立在寒风中。林小小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做了很大的决定,终

  • 运筹之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运筹之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运筹之王目录预览:第一章【月下事】第二章【堂兄那恼人事】第一章【月下事】月色幽幽,恬静如水,那柔和的月光洒舍在平滑如镜的畅春湖面,波光粼粼,再加上三月的春风柔和地吹拂着,让湖边的芦苇丛轻轻摇摆,说不出的秀美宁静。衣袂飘飘,宽阔的畅春湖边,一对男女并肩而立,正抬头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那女子白衣白裙,脸庞说不上很美,但却颇有一股子妩媚气息,柔柔地道:“夏公子,你看,这天上的月亮好美哦。”她身旁站着一名个头不高的富家公子,长相实在称不上英俊。听见少女柔柔的声音,

  • 我的极品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的极品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我的极品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跟踪妻子第二章娇妻下厨第一章跟踪妻子我站在街角一块广告牌后方,目不转睛望着街角对面的咖啡店,临近冬至天气寒冷,此刻我却没有一丝寒意,全身上下燃烧着无名之火,我的妻子沈雪此刻正坐在温暖的咖啡店里喝着热腾腾的咖啡与一名年轻男子眉飞眼笑。我不是一个多疑的人,更不会成天胡思乱想,对于认识七年结婚六年的妻子也绝对信任,可是就在前天晚上准备与小别几日的妻子激情缠绵时无意中看到一条短信。短信内容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将我劈入地狱深渊。前天沈雪正

  • 夜空下的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夜空下的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夜空下的星目录预览:1.我需要你和我结婚2.睡了他1.我需要你和我结婚第1章我需要你和我结婚“将芯片安全带出,千万别落到其他人手中,必要的时候,启动自爆装置。”准确的命令已下达,此刻的我脑海里只有这么一句话,身为2027年最高级的高仿人类,代号1885,我的生命里一片黑暗。我的身子在往下沉,体内的装置被海水侵蚀,周围一片漆黑,死寂沉沉。我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脑海里只有博士临死前的嘱咐。“必要的时候,启动自爆装置。”博士的话还在耳边回响,我的身子很僵硬,所有

  • 美人余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美人余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美人余香目录预览:第001章事发突然第002章靠山山倒第001章事发突然陆媛说要来看梁健。这本来也是很正常的事。陆媛是梁健的大学同学,也是梁健的初恋,现在还是梁健的老婆。老婆到单位来看看自己的老公很正常。但是梁健一看到陆媛,就惊呆了。陆媛一进梁健的办公室,反手就把门给关了。二十五六岁的陆媛身穿一袭橘红风衣,脚蹬黑色高跟鞋,身材窈窕,睫毛扑扇,风韵无限。她把门关了之后,顺势将风衣解开,露出里面的竟然是一件黑色吊带的睡衣,完美凝脂般的肌肤若隐若现。梁健被陆媛的

  • 炊烟袅袅情如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炊烟袅袅情如歌目录预览:第1章绝望的滋味第2章抽她的第1章绝望的滋味你知道绝望是什么滋味吗?比如莫夕爱盛淮安。又比如盛淮安恨她。全世界都知道,莫夕有多爱盛淮安,盛淮安就有多恨她。……“莫夕,你他妈就是这样爱我的?”莫心颜确诊变成植物人的那个晚上,盛淮安像是发了疯一样,把莫夕从医院拖到了莫心颜出事的那条巷子里,将她狠狠的摁在墙上。莫夕被摔得肩膀一痛,不由得痛呼出声,“盛淮安,你听我解释……”“解释?你所谓的解释,就是半夜约心颜去酒吧,然后再买通几个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