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古代言情小说《帝宠一品毒后》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9 7:59:26 来源:网络 []

书名:帝宠一品毒后

第1章 一点都不平常

茶是新泡好的碧螺Chun,沁人的芳香在初夏的阳光下不断的蒸腾着。来自http://www.95lady.com/

今天是五月初十,本是一个平凡的日子。而在宣城中,所有的百姓都知道,今天一点都不平常。你若是随便找一个本地人相问,那人十有八九会这么回答你:“每个月初十,是龙四公子在云凝山上会友品茗的日子。”

龙四公子是什么人?这个问题你若是问出去,一定会有人对你翻白眼,说你无知。龙四公子名为龙泽明,字胤翔。龙姓是国姓,而这位龙四公子实际上当今皇上的第四子。龙四公子的母亲,云凝云贵妃,在生下他不就后便过世了。版权95lady.com皇帝对云贵妃极为宠爱,云贵妃过世后,皇上每每看到龙泽明都会一阵唏嘘,心痛不已。也不知是哪个臣子出的主意,怂恿皇上早早的将龙泽明送出京师,于是乎,龙泽明十六岁便行了冠礼,封云宣王,赐地宣城。

这位云宣王生Xing散漫,对军政之事漠不关心,只好吟风弄月,附庸风雅。他的二哥兴王龙泽雨为当今皇后所生,当今皇上虽未立嗣,但子以母贵,兴王的呼声很高。而他的大哥显王龙泽举虽非庶出,但为人刚正果敢,二十二岁随军出征,立下赫赫战功,在军中威望极高。古制立贤或立长,皇上也久久未能决断,立嫡之事变数很多。而云宣王对这事却是漠不关心,早早的便退出了夺嫡之争。网站http://www.95lady.com/

宣城的大小事宜,龙泽明都交给手下的幕僚打理,而自己确是每天混迹于山水井巷之间。云宣王写得一手好字,字意隽永悠长,国手江临风观之后,亦为之赞叹不已。从此后,云宣王的墨宝便成了可与而不可求的无价之物。龙泽明喜好交友,又从来都不以皇室的身份压人,仗义疏财之举赢得了宣城一片民心,城中百姓亲切的称之为龙四公子。宣城中的那些待字闺中的女子们,对这位风流俊雅的佳公子更是倾慕之情多于爱戴。龙四公子每每驻足一笑间,不知引来多少少女芳心暗度。说来也怪,宣城在这位整天浪荡形骸的龙四公子治下竟是一片繁华,俨然一副无为而治的样子。95女性网

云凝山本叫云香山,龙四公子到宣城之后,将此山改名为云凝,以祭奠亡母。每个月的初十,龙四公子都喜欢在云凝山上的听水阁大摆筵席,宴请城中名流俊达之士,流觞曲水,焚香品茗,醉谈风月,与民同乐。久而久之变成了城中一大盛事,城中百姓也皆以能收到龙四公子会友品茗的请帖为荣。

正值初夏,山间桃花虽已尽落,但繁花如簇,香气扑鼻。更有山涧中流水觞觞,清可见底。若于山涧中行走可隐隐听到瀑布的轰鸣,沿着水流,走过九折八曲之后便可看到瀑布的样子,而龙四公子的会客之所……听水阁,便伫立在瀑布对面的山峰上。听水阁中泡茶所用之水皆是取自这山涧的小溪之中,清冽香甜,龙四公子为之赐名“茗香溪”。95女性网

第2章 山间桃花虽已尽落

从今天一清早,这听水阁中便充斥的忙碌的身影,姜云虽然只是在旁指挥,却也已经出了薄薄的一身汗。姜云乃宣城人士,出身寒门,本在陋巷之中卖画为生。一日龙四公子出游,无意间看到姜云的丹青妙笔,便驻足与之攀谈。龙四公子发现这位穷书生虽没有什么经国济世之才,但丹青与话语中隐隐有通达高远之风,遂请姜云到府上当了一名门客。而姜云也将龙四公子引为知己,心甘情愿的服侍公子,而这每月一次的会友品茗,龙四公子也交给了姜云来安排。

从客人的名单,到听水阁内的摆设,再到宴席中的菜色酒水,均是姜云一手Cao办。他本Xing心细,又唯恐坏了龙四公子的雅兴,几乎是事事亲力亲为,忙得不亦乐乎。来自http://www.95lady.com/这不,直到客人陆续到达,新茶溢出了浓浓的香气之后,姜云才深深地舒了口气。还来不及休息,姜云便满脸笑容的与各位贵客攀谈着。

不多时,就听听水阁外有小厮报唱到:“龙四公子到!”

此声毕后,众人齐齐噤声,都将或期盼或兴奋地目光投到了阁外。

“云凝山上泉方暖,正是品茗好时节。”这句吟唱未完,身穿月牙色单衫的龙四公子便走了进来。姜云眼含笑意的向这位风流倜傥的龙四公子望去,龙四公子一如既往的淡雅着装,一柄折扇斜斜的插在腰间,头发大半披散着,只是在上面随意的打了个发髻,嘴角轻轻的扬着,带着一脸让人心安的微笑。龙四公子全然一副散漫的样子,但这散淡中却又隐隐的透露出几许只属于皇族的高贵与威严。姜云暗自想道:“公子就是公子,怪不得坊间说‘公子驻足处,招引蝶无数。公子谈笑间,几许芳心度。’公子这种容貌气度,真是令人心折啊!”

“草民叩见云宣王!”不只是谁率先反应过来,其他人也纷纷向龙四公子拜倒。龙四公子见状,匆忙上前扶起众人,同时笑道:“各位这可是折杀龙四了。以才学论,各位要么是龙四的长辈,要么是龙四景仰之人,我如何接得这等大礼。再说,龙四只是请各位前来会友品茗,我们只谈风月,与身份无关。在各位面前,龙四不过是一位晚生后学罢了,我可不认识什么‘云宣王’。”

众人哄笑着起身,在龙四公子坐上主位之后也都纷纷入席。龙四公子看客人都已经坐好,微微一笑,对站在自己身旁的姜云道:“开宴吧。”

姜云会意,俯身一礼,又向早在一旁准备好的乐师们点点头。一时间摆酒菜的小厮们如鱼龙般穿梭,香茗洌酒之气互杂,丝竹管弦之音相盛,和之以山间流水潺潺,清风阵阵,临阁听水,此乐何极。龙四公子淡淡一笑,举杯起身,对众人道:“今天是各位给我龙四面子,百忙之中来此地会有品茗。龙四只怕粗茶淡饭,礼数不周怠慢了各位,借这杯酒先敬各位。”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白皙的皮肤上顿时凝出一抹红晕。

第3章 兴盛之景

人群中有人举杯答道:“公子真是多礼了,我们原应多谢公子的。要不是公子雅兴筑此听水阁,办此会友品茗之宴,我们还会沉溺于凡尘俗物之中,而忽略了这山水自然之乐啊。”众人闻之皆称善。

龙四笑道:“若是如此,各位今天可就真要不醉无归了啊。”

众人笑着答应,亦将杯中酒饮尽。

丝竹大盛,流觞曲水,不亦乐乎。宴中不时有人作出几首诗词,众人互相探讨,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龙四公子,早就听说您的琴艺是深藏不露,今天不如让我们饱饱耳福吧。”这提议一出,众人齐声应和。

龙四笑道:“众位若是不闲管弦噪杂,龙四便献丑了。”

姜云从乐师处借来一把绿绮,摆在龙四面前后,自己便退了下去。龙四公子轻拨两声以作试音之用,琴音空灵出尘,龙四不禁赞叹了一声“好琴”。只见龙四公子轻轻闭眼,嘴角一扬,随即,流水般的琴音从龙四公子的指缝中宣泄而下,时而广阔浩大,时而如急流攒簇,正是一曲《蒹葭》。

正当众人皆沉浸时,突听琴音陡然一滞,龙四公子发出“啊!”的一声惊叫。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一阵浓厚的白烟涌来,挡住了的视线。众人乱作一团,不时的传出几声脆响,却不知是摔坏了多少瓷杯瓷碟。待浓烟散去,众人再去寻找龙四公子,只见原本龙四公子抚琴处早已空空荡荡,哪里还有龙四公子的身影?连那把琴也不见了踪影。

催马桥下画舫歌,藏珠寺里笑卧佛。

喧嚣城中宣王府,云凝山上听水阁。

这四句在宣城本地耳熟能详的童谣所描述的便是“宣城四景”。

宣城中有河穿城而过,将宣城分成了东西两城。东城繁华似锦,达官贵人尽住此处,商铺林立,车水马龙。西城虽没有如斯繁华,但却也是一片百姓安居的兴盛之景。将宣城隔开的这条河名为“催马河”,河上一座大理石的拱桥,便是“催马桥”了。相传前朝宰相赵先翰,便是在此桥上别了佳人,催马北上,去了帝都,从而开创了一片丰功伟业。如今,赵先翰的故事早已被人编入了戏中,为人所传唱,而其中这段催人泪下的“催马行”不知愁碎了多少柔肠。久而久之,人们也都忘了这河与桥原本的名字,只是叫它们“催马”了。而在这催马桥下,画舫游弋不绝,不时的传出歌舞之声。每每夜色降临,各画舫之上都点上红灯,缓歌缦舞凝丝竹,一夜Chun宵不知唱尽了多少温柔。

距宣城不过两里的藏珠寺也算是百年宝刹,寺体恢弘,光芒内敛,其中一尊弥勒笑卧的佛像更是栩栩如生。只是怪就怪在,此处了弥勒佛仿似只管姻缘,为求佳偶的善男信女们也因此踏破了门槛。

第4章 东城繁华似锦

宣城四景当中,与前两处的喧嚣不同,这云宣王府和听水阁却是极为淡雅的所在。听水阁自不必多说,这云宣王府却是丝毫没有王府应有的气派,反而是闹市中的清净之所。传言说,若不是因为宣城夏季多雨,龙四公子没准都会将自己的王府修成一座草堂。云宣王府中没有丝毫的夸大与铺张,但其中细节却极为考究,乍看之下微显寒酸,但置身其间后才会发现一种素雅自然的神韵。王府中的花园假山,亭台楼阁,参差交杂,却又错落有致。这庭院的布局,也像极了龙四公子隽永悠长的字意。

大概是久受龙四公子熏染的缘故,王府中的人给人的感觉都是如同清风拂面,波澜不惊,不论发生什么事都是恬淡自然。可是如今,王府中的人再也无法恬淡了,因为,龙四公子不见了。

从龙四公子上午在听水阁失踪到现在,一丁点的消息都没有。这下可好,不单是王府中的人,宣城中大大小小的府衙也早已倾之一空,所有的人都加入了寻找龙四公子的行列。

空荡荡的大厅中只剩下郭淮不安分的徘徊。

郭淮字潦江,是龙四公子最为倚重的幕僚,这宣城中的大小事宜,平时基本上都是他在打理。郭淮年近不惑,相貌英俊,较之龙四公子少了一分散淡,却多了一分成熟。郭淮天生一副笑面,待人接物极为殷勤,被人称作“笑面公子郭潦江”。但今天,我们这位“笑面公子”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只是兀自不停地徘徊。

姜云刚气喘吁吁的从外边进来,就看到了郭淮脸上的表情,笑面公子的眉间分明已经纠结成了一个深深地“川”字。

“有消息吗?”郭淮看到姜云回来,急忙上前抓住姜云的胳膊询问。

姜云无奈的摇头。

郭淮叹了口气,眉间的皱纹在不经意间又加深了几分。他疲惫的坐下,端起桌上的茶,说道:“我已经将府中的人分成六路,其中四路各自以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在城外查探,其余两路在城东城西寻访。而宣城府衙的人也包围了云凝山找线索,城门早已关闭,对城中行人也是逐个排查。可就算是这样,我们找了整整一天,却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郭淮苦笑着摇头,眼中满是自嘲的神色。

姜云安慰道:“潦江兄何须自责,掳走公子那人必是武功高强之辈。他既然能在众人面前将公子带走,必然也不会那么容易的被抓到。公子吉人自有天相,潦江兄也不必太过担心了。”姜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自己心中也是十分忐忑,却在郭淮面前强装镇定。

郭淮没有答话,只是看着手中的茶杯发呆。

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只见身穿官服的宣州知府崔景满头大汗的进门来。郭姜二人急忙起身相迎。

帝宠一品毒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帝宠一品毒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3章(第一卷第3章 去镇上)

    原标题: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3章(第一卷第3章去镇上)小说名字: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第一卷第3章去镇上月白色的,质地上好,凌月轻轻摩挲着,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难道要去找那个人吗?凌月有些好笑,纳兰王府,那人又叫纳兰,一听就是王爷,别说她不知道在哪,就算知道,到时候对方还能记得她吗?也许还会惹来一大顿麻烦。算了,还是自己想办法吧。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将布片收起来。关于跟凌梅花不对盘的记忆,其实挺奇葩的,原因就是凌月肚子上有块红色花式胎记,而这个胎记被村里最有钱的邱家夫人评为将来有大福气,为此凌梅

  • 溺宠一等狂妃3章(第3章 痴傻四小姐)

    原标题:溺宠一等狂妃3章(第3章痴傻四小姐)小说名:溺宠一等狂妃第3章痴傻四小姐还有一直站在叶婉蓉身旁的另外一个相府三小姐叶婉卿,表情一直淡淡的,眼神一直紧随今晚的宴请的太子身影不离,将手中的丝绢一直紧紧地攥在手心,殊不知内里却是满满的冷汗。倒是她身边的三姨娘,本是叶兴在风花雪夜之所游玩所得,不想却让这女人怀里身孕,身为凌国相国,自是不能被人抓去把柄,大夫人便只能忍气吞声,命一个婆子给她盖上盖头领进府里,这女人毕竟出生风月之地,甚会讨取叶相欢心,时间长了,虽是姨娘的身份,也便仗着叶相的宠爱,暗着

  • 斗破宅门:农家贵女3章(第一卷 韬光养晦第3章 嬷嬷发怒)

    原标题:斗破宅门:农家贵女3章(第一卷韬光养晦第3章嬷嬷发怒)小说名:斗破宅门:农家贵女第一卷韬光养晦第3章嬷嬷发怒“早已安排好了,只等夫人一声吩咐!”碧桂低垂着眼眸,嘴角扬着一丝微笑。夫人说了,只要这事一办妥,就将卖身契还给她,并许诺给十两银子,放她出府。“很好,现在去安排吧。早点了事,我这心也早点踏实。”后面的这句话,杜凌氏是含在嘴里说的。刘嬷嬷一身破旧衣裳,紧皱着眉头,一脸忧愁。想到自家的小姐,心里就疼得难以呼吸。“打,给我狠狠的打。贱婢,我的人,你也敢欺负!”刘嬷嬷路过花园的时候,听到杜

  • 豪门蜜战:驯服拒爱新娘3章(第3章 腰不够细)

    原标题:豪门蜜战:驯服拒爱新娘3章(第3章腰不够细)小说名:豪门蜜战:驯服拒爱新娘第3章腰不够细“进。”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两位佣人抬着一个堵着嘴、五花大绑的女孩子走进来。“西少爷,洛小姐到了。”“出去。”慕泽西淡淡地吩咐了一声。两个佣人手一松,被绑着的洛依然“啪”一声摔到地上,俩佣人也不扶她,直接后退着出去了……洛依然是迎面摔下去的,鼻血都快撞出来了,气得直蹬腿,“唔唔唔……”“青姨。”青色职业套装的妇人听着他的吩咐,上前将洛依然扶起来,扯掉堵住她嘴的东东。洛依然大口喘着气,死盯着暗影里那个男人

  • 九品丹妃:邪帝第一盛宠3章(第一卷 楚京措第3章 短暂的一生)

    原标题:九品丹妃:邪帝第一盛宠3章(第一卷楚京措第3章短暂的一生)小说书名:九品丹妃:邪帝第一盛宠第一卷楚京措第3章短暂的一生来的是个将近四十的中年人,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下人,由此可见在这府中的地位。他穿了一身华贵的墨绿色长衫,头发束起并用羊脂白玉做的簪子固定,一双凌厉的桃花眼眼角含煞,看向自己的表情好似恨不得要吃了自己。而被阮漓踩在脚下的少女在这人进来的前一刻就已经大喊出声:“父亲快救我!”阮漓心下一动,二话不说就又给那少女一脚。“聒噪。”“你……”中年人当即被气的胡子乱颤:“快放开你姐姐,这

  • 冥夫凶猛:总有厉鬼想约我3章(第3章 血色棺材)

    原标题:冥夫凶猛:总有厉鬼想约我3章(第3章血色棺材)小说名:冥夫凶猛:总有厉鬼想约我第3章血色棺材我和我爷出来的时候,大约是两点钟,爬了一个多小时的山沟沟,现在天儿也已经开始黄了,因为农村通常都是天黑的比较早,所以现在天边隐隐约约有些擦黑的模样。我不能在外面留的久了,这野外的脏东西大多数都是一些怨气重的,要是被碰见了,准完蛋!可是我还没有找到我爷,担心我爷会出什么事情,心里一时间万分着急。我试着像外面走了去,却没有注意到脚下,我一脚踩了空,恐惧的惊叫了一声,然后整个人就落进了洞里,我以为这会是

  • 农家世子妃3章(第3章 姐妹情深)

    原标题:农家世子妃3章(第3章姐妹情深)小说名:农家世子妃第3章姐妹情深“给我老实点,今日要是不能让我如愿,我就让你生不如死!”凌萱强忍着痛意,看着姜紫鸢面带笑容,眼里带着阴毒警告之意,冷冷一笑:“有本事,你最好让我现在就死,否则今日之痛,我将千百倍的还你!”姜紫鸢听到这话,莫名得打了个寒颤,紧接着一股冷意,从心底向全身扩散开。原本拧着凌萱腰际的手,也好像被什么蛰了似的,直接松开,狂甩!两人这厢得举动,姜郭氏和张何氏自然是不知道,她们还在为那价格的几何而讨价还价。“何大姐,你这话可就错了。你瞧瞧

  • 我的神器是辣条3章(第3章 征服葵花莽)

    原标题:我的神器是辣条3章(第3章征服葵花莽)小说名:我的神器是辣条第3章征服葵花莽相比与场外的各种猜测,场内的气氛就显得很紧张。赵彤彤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手中的辣条已经消失不见,在看那怪物口中正在咀嚼的东西,便已经了然。她轻咳一声,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翼翼的看着它,露出讨好的笑容:“那个,你看,大哥,辣条我也已经请你吃了,你就行行好,放过我呗。”赵彤彤不知道她说的它是不是会听得懂,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方式能够解决她现在的困境,毕竟她现在不仅受伤,还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力,如果这个怪物一下子暴起攻击她,

  • 溺宠绝品医妃3章(第3章 再惨死一次)

    原标题:溺宠绝品医妃3章(第3章再惨死一次)小说书名:溺宠绝品医妃第3章再惨死一次对于苏染蓁突然转变的态度,萧聿好像丝毫都不意外,只是嘴角再次蔓延出一抹诡谲的笑意,在夜色下显得十分的渗人,一双寒眸带着某种要杀人般的冷意,令苏染蓁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又拔凉了不少。这感觉,简直就像是置身在冰窖里!看着苏染蓁那苍白的脸色和萎下去的气势,萧聿眼底的玩味却越发的重了重,嘴角弧度意味深长。他是挺好的,就是某人恐怕要不好了……而就在苏染蓁望着萧聿那张表情不明的脸心中压力一层盖过一层时,深夜里的脚步再次响了起来,方

  • 第一宠婚:全球缉捕少夫人3章(第3章 两个小时足够了)

    原标题:第一宠婚:全球缉捕少夫人3章(第3章两个小时足够了)小说:第一宠婚:全球缉捕少夫人第3章两个小时足够了现在她死了,再也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在豪华游轮上和尹凌澈发生关系的是她。顾雪涵坐在化妆间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婚纱,白皙的皮肤趁着雪白的婚纱更是娇艳无比,盘起的长发上面镶着一颗颗明晃晃的钻石更是光彩夺目。她倒要看看今晚谁还能比她更加耀眼。正在化妆镜前整理着胸口前那华丽的钻石项链,就听到化妆间的门被人敲响了。“请进。”顾雪涵挥了挥手,打发了正在帮她整理头纱的助理,向着门口扫了一眼,就见着上官云贤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