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吾家萌夫初养成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9 7:34:5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吾家萌夫初养成

第二章 做我男朋友吧

顾勤跟家人介绍完了自己的好友,又将家人介绍给好友:“这是我爸,这是我妈,这是我NaiNai,我们家的一家之主。版权http://www.95lady.com/”然后又弯腰将顾小懒给抱了起来,重点跟朋友介绍,“这丫头就是我常跟你提到的小妹,小懒。”说完又跟顾小懒说,“小妹,还记得哥哥上次给你带回来的电风扇不?就是这个哥哥给你做的,要谢谢人家。”

顾小懒没跟吴越说谢谢,而是盯着他看了那么几秒钟,然后说出了让吴越记一辈子的话来:“哥哥,你做我男朋友吧~”

等说完了,顾小懒才意识到自己究竟说了什么,悔的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她尴尬的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呢,瞧瞧这都说了什么,太丢人了!

众人:“……”

吴越:“……”

最后还是顾NaiNai先回神,“噗嗤”笑了出来:“哎呀呀,我们乖乖真聪明,现在就知道跟哥哥交朋友了。”说完不忘瞥了顾爸一眼,意思不言而喻,肯定都是他教坏了她宝贝孙女。

顾爸被老太太瞥了一眼,面上顿时有些讪讪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跟着赔笑脸。

顾爸跟顾妈以前是初中同学,那时候因为某些特殊原因,上学的年纪普遍偏大,顾爸17岁,顾妈16岁,两个人都念初三。网站http://www.95lady.com/顾妈那时候人长的漂亮,套用现在的话说那就是校花级别的。只是这校花的理科不怎么好,尤其是化学跟代数,从考的第一张卷子开始,分数就没超过三十分的。那个时候的顾爸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对顾妈这样的成绩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就提出每天放学给她补习。这么一来二往的,两个人就早恋了,毕业的时候两个人一时冲动就偷尝了禁果,也就是那一次有了顾家老大,顾勤。

后来两家家长知道了这事儿,合计了一下,就在村里摆了喜酒,顾爸跟顾妈就这么结婚了。

好在顾NaiNai开明,从来没瞧不起过顾妈这个儿媳妇,也没给她穿过什么小鞋,相反坐月子的时候跟伺候自己闺女似的细心体贴。她不怪儿媳妇,但不代表她就不气自己的儿子。小说吾家萌夫初养成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家里省吃俭用的从牙缝里扣点钱出来给这小子念书,不学好也就罢了,还给人家姑娘的肚子给弄大了,你说他们老顾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哟。

所以刚才顾小懒对吴越的那句“做我男朋友”脱口而出的时候,顾Nai**一个瞥了顾爸一眼,意思不言而喻。都是你这个当老子上梁不正下梁歪,教坏了闺女。要不然孙女一个才四岁的小丫头,她能知道什么?

顾爸心虚,自然是不敢答话。顾妈也心虚,所以也没有开口。

顾NaiNai瞥完顾爸,继续逗孙女,回过神来的顾勤也觉得好笑,跟着NaiNai一起逗弄小懒,刚才还诡异的气氛慢慢缓和,又恢复了刚开始的融洽。

倒是吴越,看着顾勤怀里抱着的跟只雪团子似的顾小懒,嘴角翘了翘。推荐http://www.95lady.com/然后从兜里掏出几块包装精致的巧克力塞到顾小懒的手里,末了还伸手摸了摸小丫头毛茸茸的脑袋。那一头柔软的头发更是让吴越心情又好了一分。

倒是顾勤对好友的举动感到诧异,他跟吴越同学两年,又同一个宿舍住了两年,对于这位的脾气秉Xing可是清楚的很。这位别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其实Xing子最轴(怪)了。他从来不让人碰他,他的东西别人没经过他的允许也都不能动一下,就是他睡的那张床也不许人坐一下。有一次班里有个同学到他们宿舍玩,在他的床上坐了会儿,这小子回来知道后硬是连被子带床单的卷吧卷吧都给扔了,那张床都让他里里外外的擦洗了三遍。

为了这事儿还跟那个男同学闹僵了,就是现在两人的关系也没缓和过来。来自http://www.95lady.com/

就是这么一个洁癖到令人侧目的人,今天居然还主动伸出手摸了摸他妹妹的脑袋!

顾勤觉得明天的太阳肯定会打西边出来。

太不可思议了!

然后顾勤就警惕的朝旁边挪了挪脚,吴越的Xing子他再了解不过了,刚才摸小懒的脑袋也不知道是脑子里哪根弦给搭错了,万一自己小妹贪玩,脑袋上弄了灰,这小子等会儿反应过来指不定能把小懒给丢水池子里里里外外的给擦洗上三遍,就跟他“伺候”宿舍里他睡的那张床似的。那床能受得了,小懒这么小个孩子可受不了那样的折腾。

吴越可能是看出了顾勤的心思,只是笑笑,却没解释什么。他能说自己觉得小丫头肉团子似的小模样很可爱,所以一时手痒才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么?肯定不能,要不然他这个朋友看自己的眼神只会更加的奇怪。

顾小懒此刻也仗着自己现在还是个小孩子,不懂事,厚着脸皮将刚才的口误给混过去了。不过她看看手里包装精致的巧克力,眼角忍不住跳了跳,因为包装纸上一水儿的英文,她愣是只认出一个单词——巧克力。小说吾家萌夫初养成免费在线阅读全文若是以前的老师知道她现在也就只能认出个“巧克力”的单词,不知道会不会哭死。

不过嘛,即便顾小懒看不懂巧克力包装上的字母,但是也知道这东西绝对是国外进口的。毕竟这会儿可是93年,国外进口的东西还是很稀罕的。就是后世,正宗的进口巧克力也不便宜,反正顾小懒肯定是舍不得买来吃的。

别看只是几块巧克力,也从侧面反映了这个吴越家的家境状况,非富即贵啊。

这样一想,顾小懒拿着那几块巧克力倒是心安理得,反正人家也不缺这点东西。

她熟练的将巧克力的包装撕掉,第一块自然是给NaiNai吃,第二块给顾妈,第三块给顾爸,最后剩下的一块她犹豫了一下,目光在顾勤和吴越之间转了一圈,然后跟顾勤一人半块将那块巧克力分吃掉了。

吴越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小丫头分东西,瞧那熟练自然的动作一看就知道平时做惯了的。

顾小懒瞥了一眼笑眯眯的盯着她看的吴越,一本正经的说:“糖糖是哥哥给的,哥哥家一定也有更多的糖糖对不对?”所以就不用分给你了,反正你家里还有很多。

吴越被小丫头这种霸道的逻辑给逗笑了,也不顾对他满脸戒备的顾勤,非常自然的伸出手又在顾小懒的脑袋上揉了揉:“要是小懒爱吃的话,下次哥哥来了还给你带。”

顾爸到底是帝都大学毕业的,这点见识还是有的,一看吴越将那巧克力拿出来就知道是国外进口的,虽然巧克力的牌子他也不懂,但是却也知道这东西可不是便宜货。所以听吴越说下次来了还给顾小懒带,连忙开口婉拒:“小懒她就是个小孩子,能吃出什么好来,下次可别再给她带了,带了她也吃不出来,糟蹋好东西。”

顾小懒听到老爸说自己这是在糟蹋好东西,不由得有些愤愤,她攥着两只小肉拳头撅着嘴鼓着眼睛瞪着顾爸以示抗议。

顾爸扭过头去假装没看到小懒抗议的小眼神。

吴越在一旁看的好笑,伸手摸了摸小懒的脑袋:“别怕,哥哥下次还给你带。”

“那么贵的东西……”顾爸还要拒绝,却被吴越给打断了,他不在意的说,“反正放在家里也没人吃,既然小懒喜欢吃,倒不如拿来给她打发时间。”

顾小懒也在一旁点头,在顾勤怀里把小胸脯一挺,说:“就是就是,放那儿时间长了就坏掉了,还不如都拿来给小懒吃。”进口巧克力啊,这年月有钱都未必能买到。

……

吃饭的时候,顾小懒很是殷勤的给吴越夹菜:“吴越哥哥,吃鸡腿。吴越哥哥,这个红烧肉是NaiNai的拿手菜哦,尝尝……”

吴越看着碗里堆的满满一碗的菜,哭笑不得。倒是顾爸跟顾勤这父子俩在一旁看的满眼嫉妒,这死丫头也没说给老爸(大哥)夹筷子菜,对一个不认识的居然这么热情,真是个小白眼儿狼。

甚至顾勤都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带吴越这厮回家了,要不然今天他这待遇就是自己的了。

面对顾家父子俩几乎要实质化的怨念目光,吴越觉得压力山大,只是看到小丫头一脸期待的拿湿漉漉的小眼神瞧着他,他又不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将碗里那些菜吃掉。

一顿饭吃下来,吴越从来没觉得这么漫长过,虽然顾家老太太做的菜味道很不错,只是配着顾家父子俩那怨念的眼神下饭,他真怕会消化不良。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一肚子怨念和嫉妒的顾勤就迫不及待的催促吴越赶紧走,本来还想让他留家里住的,可是现在看来却是自己引狼入室,让他把自己在小妹面前的风头全抢了。还有顾小懒那小没良心的,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黏着他,反倒去黏着吴越那厮。说起来这姓吴的长的还没他好看呢,也不知道这小丫头到底黏着他什么?

吴越哪会看不出来好友的那点小心思,只是对他这种跟幼儿园小朋友护玩具一样的幼稚行为很是无语。

倒是顾小懒一只肉爪子攥着他的衣角,不让他走:“吴越哥哥,你还没给我答复呢。”

顾小懒见吴越一脸的问号,就知道这货肯定算是忘了,于是拿一双水汪汪的的眼睛瞧着他:“我跟你讲的,做我男朋友的事情啊。”这也太会忘了。

吴越:“……”

顾家众人:“……”

这回顾爸先反应过来,一弯腰直接就把顾小懒给抱自己怀里了,然后用自己的胡子去扎她:“小丫头知道什么叫男朋友吗,嗯?看爸爸怎么扎你……”于是父女俩顿时闹成一团,这才解了众人的尴尬。

第三章 尿床

吴越是客人,家又不在这个小镇上,也没什么亲戚在这里,自然是不能让人家大晚上的回去。就算要回去,外面也没有车给他坐。所以吴越当晚就跟顾勤睡一间屋子,只不过顾勤还记着吃饭时候小妹无视他反而殷勤的招待这位的事儿呢,,所以对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用形象一点的形容,那就是一副酸不拉几的表情。

吴越不以为意,决定不跟这个智商已经严重退化的幼稚小孩儿一般见识,洗了澡回来准备睡觉,他的作息一向很规律,哪怕平时再忙晚上十点总会准时上床睡觉。

顾家先前不知道顾勤会带同学回来住,事先没准备,所以收拾房间的时候索Xing就让他先跟顾勤睡一张床,好在顾勤的床够大,睡两个大男孩也不算太挤。不过吴越有洁癖,让他跟顾勤睡一张床绝对是在折磨他,即便顾勤是他的好友之一。

所以等吴越洗完了澡回来看到顾勤酸着一张脸坐在床边的时候,顿时头疼了。虽然也知道自己在别人家做客还是少整点事儿的好,但是一想到要跟顾勤凑合着一张床上睡一夜他就忍受不能,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就一张床?”咱们俩一起睡?

顾勤本来还酸着一张脸的,可是看到吴越这张纠结的脸顿时就高兴了,至于吴越是他带回家的客人这件事他故意忘记了。他现在一想到某人因为洁癖晚上睡不好觉就幸灾乐祸的想笑。

吴越也算看出来了,这姓顾的就是个典型的妹控,他暗自运气,他绝对不会跟个妹控一般见识。才怪!

不过吴越还没来得及出手教训教训某个妹控,房间的门就开了,顾小懒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从门缝里冒了出来,见到吴越连忙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走进来把怀里抱着的手工制作的小猪布偶枕头塞到吴越怀里:“吴越哥哥,这个枕头给你用。”

一旁的顾勤顿时就嫉妒的眼睛都要红了:“小懒,你偏心,这个小猪枕头你都没给哥哥用过……”言下之意就是,难道你亲大哥还不如一个外人么?顾勤现在简直要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应该把这小子带回来,结果还要跟他抢妹妹。

吴越接过小懒塞给他的小猪枕头,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正咬牙切齿的顾勤一眼,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觉得非常解气。于是他伸手摸了摸小丫头毛茸茸的脑袋,温和的开口道:“那哥哥就谢谢小懒了。”

顾小懒见吴越收下了自己的小猪枕头,顿时嘴一咧,呲着一口小白牙:“不用谢。”

这时候顾NaiNai在外头喊顾小懒回去睡觉,顾小懒应了一声,然后对吴越说:“吴越哥哥,你要是还有什么需要的就跟我哥说哦,不用跟他客气。那我去睡觉咯,拜拜~”说完踏踏踏的跑了。留下气的脸色铁青的顾勤在那儿纠结着:“这死丫头,我以前都白疼你了。”

吴越看着顾勤这幽怨样儿就觉得特别解气,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在他的瞪视下抱着小猪枕头好心情的上床睡觉。他这个朋友什么都好,人聪明,Xing格也温和,只是有一样不好,就是一碰到他家这个妹妹智商就直线下降。就是个典型的妹控。

……

顾小懒见到吴越后太过兴奋,结果就乐极生悲,晚上尿床了。

第二天顾小懒起来后,看到身下凉席上自己画了一大块地图,就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太丢人了太丢人了,她那么大个人居然还会尿床……

趁着NaiNai他们还没发现,顾小懒赶紧爬起来将那床席子卷吧卷吧,打算弄到外面去拿水洗一下。结果忽略了自己的小个头,那床卷好的席子竖起来都要比她高出不少,能席子从床上弄下来就不错了,更别提弄到外头洗了。顾小懒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好不容易将席子给弄到外头,看到顾NaiNai就坐在门口,一边择菜一边笑的合不拢嘴,顾妈更是似笑非笑的瞅着她:“小懒,你抱着席子要干啥去啊?”

顾小懒的脸刷的就红了,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她抱着那张被自己画了地图的席子恨不得能在地上刨个洞钻进去。

不过顾小懒是谁啊,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尴尬之后,就理直气壮的挺着小胸脯开口道:“昨天晚上太热了,我出了很多汗,席子都被我汗湿了,我要拿出去洗一洗。”

顾小懒那一本正经的小模样把顾NaiNai给逗的直乐,脸顾妈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恨恨地拿手指戳了一下顾小懒的脑门,从她手里接过席子:“行了,画地图就画地图呗,还死不承认。拿来我给你洗吧。”

顾小懒听着就不乐意了:“我才没有画地图,是真的被我汗湿了。”这个关乎面子问题,无论如何打死都不能承认自己昨晚尿床了。

“对对对,就是被汗湿的。”顾NaiNai在一旁笑的直打跌,菜都择不了了,还要去逗弄小孙女,结果顾小懒恼羞成怒,直接转过身去给她和顾妈一人一个后脑勺,更是把那婆媳二人给逗的笑个不停。

“妈,艾菊,你们俩大清早的笑什么呢?”顾爸扛着农具从外头回来,一见这婆媳俩都在那儿笑个不停,就忍不住问道。

顾妈忍着笑,那手抹了一把眼角笑出来的泪珠子,朝顾小懒努努嘴:“你去问你闺女吧。”说完又笑。

顾小懒这回彻底被惹恼了,转过脸朝顾妈做了个鬼脸,跑到顾勤房间里去祸害她哥去了。

……

吃早饭的时候,差不多顾家全都知道顾小懒尿床的事儿了,于是在饭桌上又狠狠地笑话了她一顿,尤其是顾爸,笑的最大声。气的顾小懒差点忍不住拿碗里的鸡蛋羹糊他脸上去,叫他再笑!

其实顾家人觉得,一个才四岁的小娃儿尿床本来就是正常的,偏偏这小娃儿还一本正经的拿着当回事儿,还想着趁大人不注意偷偷毁尸灭迹,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好笑。

第四章 开导大哥

吃过了饭,顾爸照例捞起顾小懒想用胡子扎她胖嘟嘟的小脸,结果被顾NaiNai一个拐棍抽在身上:“没看见乖乖正吃饭吗,还这么祸害她,我看你又是皮痒痒了吧?”说完手里的拐棍又在顾爸身上抽了一下。

顾爸挨了顾NaiNai的训,这才面色讪讪的将顾小懒给放回原先坐着的椅子上,一面儿拿眼角瞥着被憋的一脸通红却又不甘心笑出来的顾勤和吴越,暗示顾NaiNai好歹在孩子跟前给他留点面子。

顾NaiNai哼了一声,当老子的都不在意自己的脸面,我还给你脸干什么?

顾爸只得讪讪然的咳了两声,但是又一时忍不住,拿手揉了揉顾小懒的头发。顿时,小丫头原本被顾NaiNai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就被他给揉乱了,在头顶毛茸茸的堆成一窝。再配上小丫头无语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引人发笑。

于是顾爸就很不厚道的笑起来,然后被顾NaiNai给拿着拐棍撵了出去,还追的满院子跑。

顾NaiNai早先因为家里出了一位给清宫里做菜的御厨,后来那段时间闹起来的时候,因为成分不好被人关进牛棚,吃了不少的苦。腿上的病根儿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一到阴雨天就腿疼。现在年纪大了腿脚更是不便利,医生说没事儿就让她多走走,活络血管。偏偏顾NaiNai嫌腿疼,就大愿意挪动,所以顾爸就经常惹顾NaiNai生气,让她满院子撵自己。

顾爸也算是煞费苦心。

吴越看着院子里老太太举着拐棍在后头撵着顾叔叔,就很是无语的扭头看向正憋笑憋的满脸通红的顾勤,再看看一脸淡定的坐在椅子上一勺一勺的挖着自己碗里的鸡蛋羹慢慢的吃着的顾小懒和一边麻利的收拾碗筷一边催着小丫头赶紧吃饭的顾妈,突然觉得,这一家子还真是有趣。

“你这丫头,你看看,一碗鸡蛋羹你吃了这么长时间才吃掉上面一层。”顾妈忙着洗碗,所以干脆就抢了顾小懒手里的小勺子,打算自己喂她吃,不过顾小懒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可能肯让顾妈再喂她吃饭?更何况,这儿还站着个让她心仪的人呢,所以顿时就不愿意了,嘟着一张嘴:“我要自己吃!”她哪里吃饭慢了,这是在细嚼慢咽好不?

顾妈拗不过她,只得又把勺子还给她:“又不愿意让人喂,那你倒是快点吃啊,你看看,我们都吃好了你一碗鸡蛋羹还没吃完。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吃饭这么慢香香的。”

顾小懒被顾妈说的有点委屈,于是就嘟着嘴仰头看着她不说话,表示无声的抗议。顾妈被她这么看着就先投降了:“行行行,小祖宗,你想吃多长时间就吃多长时间,我再也不说你了这可以了吧?”

顾小懒满意了,终于拿着勺子继续吃自己挖自己碗里的蛋羹开始吃。

吴越一直在一旁看着顾家母女二人的互动,到这会儿终于忍不住抽抽着嘴角把脸扭到了一边去,他怕再看下去自己会笑出来。他可没忘了自己现在还在顾家做客呢,要是真笑出来那就太失理了。

顾妈一脸无奈,也不知道自己这闺女到底是随了谁,古灵精怪的。她索Xing就不去管顾小懒了,收拾了碗筷端到厨房去洗刷。

顾小懒一边慢香香的吃着碗里的蛋羹,一边斜眼瞥着给自己挑鱼刺的大哥,瞅着他认真的面孔和细致的动作,不知怎么的鼻子就有些发酸。大哥没摔断脊椎骨之前只要在家,一直都是这么细致的照顾着她的。再想想大哥瘫痪在床上后,那灰败的神情和绝望的眼神,顾小懒一颗心就痛的直抽。

“大哥,你为什么一个月都不回来?”顾小懒既然决定不能再让大哥重蹈以前的覆辙,自然是要时时刻刻的对他进行洗脑,一定要让他对高考不那么在乎为止。太在乎高考的成绩,情绪就容易被考出来的成绩影响,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考生因为高考成绩精神时常呢。再来就是一定要提高大哥的心理承受能力才行,怎么能因为一点挫折就跳楼?人的生命多宝贵啊,怎么可以动不动就用**来结束生命?那样不但对自己不负责任,对父母而言更是最大的不孝。

“因为大哥要升高三参加高考了啊,所以要补课,就不能经常回来了。”顾勤对顾小懒这个妹妹可以说是有问必答,他一边将挑好了鱼刺的鱼肉放到顾小懒的小碗里,一边笑眯眯的回答道。他又怕只有四岁的小丫头听不懂,于是赶紧又补充了一句,“就跟爸爸以前考大学一样,都要先参加这次的高中考试,然后才能去上大学。”

“哦。”顾小懒假装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又问:“会有很多人跟大哥一起考吗?”

“那当然啦。”顾勤点头,“全国各地的上高三的大哥哥大姐姐都要参加高考的。”

顾小懒等的就是大哥这句话,于是赶紧露出一个担忧的表情:“那么多人一起考啊……那万一大哥没考上怎么办?”

一句话把顾勤给问的愣住了,说实话,要不是小丫头今天问起来,他还真没想过自己会落榜的事情。也不乖顾勤如此自信,他现在就读的县一中是县里最好的一所高中,在全国的升学率排名都算是中上的,他在学校的成绩又在全年级前十里面,要是他考不上那下面估计也就没几个能考上了。这就是许多人的思维惯Xing,顾勤也是。他的成绩好,所以就认为自己高考时一定能够上榜,完全忽略了可能会发生的各种意外,比如有人可能会考场常超发挥等。

顾勤因为顾小懒一句话陷入沉思,吴越也看了顾小懒一眼,若有所思。倒是顾妈正好从厨房进来,一进来就听到顾小懒说大儿子考不上,顿时就怒了:“顾小懒,你说什么浑话呢?”

现在全家人都把心思集中在顾勤身上,就盼着他能考上个名牌大学,这样父子俩都是名牌大学生,这说出去多有面子啊?结果这死丫头还故意在旁边说这些丧气话,真是白疼她了。

顾小懒委屈的看着顾妈,瘪了瘪嘴:“我又没有说错,本来就是啊,别的大哥哥大姐姐都有可能考不上,凭什么大哥就一定能考上?不是说有很多很多大哥哥大姐姐跟大哥一起考吗?”

顾妈被顾小懒左一个考不上右一个考不上给气的不行,但是看小丫头那小小的一团,又舍不得说她什么,最后只能恨恨拿食指戳了一下小懒的脑门:“你大哥一定能考上!”

“爸爸说了,不能给大哥压力!”顾小懒摸了摸自己被戳的脑门,大声抗议道,然后又扭头安慰顾勤,“大哥,就算你考不上也没关系,等我长大了我来养你。”

顾妈这回倒是被逗乐了:“等你养,黄花菜都凉了。”

吾家萌夫初养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吾家萌夫初养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多么艰难

    ▍给你的礼物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那么艰难。似乎什么都不合适。为什么要送黄金给金矿,或水给海洋。我想到的一切,都是像带着香料去东方。给你我的心脏,我的灵魂,无济于事,因为你已拥有这些。所以,我给你带来了一面镜子。看看你自己,记住我。作者/[古波斯]鲁米翻译/原野文明和平的世界,人的感受会逐渐细密。诗人及诗歌应该而且可以满足这个层面的需求。我是2017年夏天意外读到鲁米的诗,立马被迷住了。鲁米全名是莫拉维·贾拉鲁丁·鲁米,是伊斯兰苏菲派诗人,来自东罗马帝国。考虑到东罗马帝国的历史比较长,鲁米本人

  • 上海繁花 | 春天在哪里,我的内心还在等待水仙开花

    不开花的水仙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一日看三回,望得花时过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胡适《希望》兰花草,胡适词水仙,好友摄影冷冷热热,2018年的春节也过完了,可恨的是,我家的水仙仍长得象韭菜一样,没一点开花的意思。兔兔问我:为什么每年春节前,我都要种一盆不开花的韭菜。问题是,连韭菜都会开花,我的水仙却只长叶子。就象胡适在他白话诗中写的: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哪壶不开提哪壶,朋友赶紧从微信里,发来漂亮的水仙照片,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养的、自己拍的,反正花团锦簇,娇嫩欲滴。每次看

  • 南昌发现史前聚落遗址,内有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

    因南昌航空城瑶湖机场建设需要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日前会同南昌市博物馆对南昌瑶湖吕蒙岗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工作目前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房址全景照吕蒙岗遗址位于南昌市高新区麻丘镇广安村委孙家自然村东南约800米处一块台地上,于上个世纪80年代文物普查中发现,总面积约1万平方米。市博物馆馆长曾海表示,吕蒙岗遗址揭露出的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为赣鄱地区首次发现,也是南昌地区首次正式发掘的史前聚落遗址。出土陶器组合考古队员在遗址南部发现了新石器晚期墓葬群、半地穴式房址、灰坑等遗迹,并出土了大量陶

  • 【精品悦读@会员展示】思念如酒(组诗) 作者/张新锐(山东)

    作家学会★签约作家思念如酒(组诗)作者/张新锐(山东)挂满树梢的心愿无际的树林里阳光穿梭绿荫匝地静听,密林深处一串串鸟啼一只花喜鹊叼着我的心愿越飞越高擦亮树梢思念如酒一杯老酒温一温,暖胃青瓷杯子装满三千里思念老酒与父亲遥遥相对闷一口香辣遍地我在遥远的江南舀起清冽的长江与父亲碰杯一饮而进爱,和澎湃的祝福爱在黄昏后我们手拉手走过半个世纪如今,拄着蹒跚的岁月望尽落日黄昏一枝风竹搭在落霜的肩头举首,月亮已爬上咱家的老屋被雨淋湿的河童年,站在高高的柳枝上那条河,碎了阳光流成星月长大了风,跟在屁股后头夜,牵

  • 书法结构不正确,非丑即俗!书法结构要领,都在这里了

    毛笔字是一门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表达方式,它属于造型艺术,,水平高低,最直观地表现便是字形结构。字形结构,即结体,又称为结字、间架结构等,就是安排笔画的法则、规律。结构合理,间架巧妙,字形就耐看,否则,非丑即俗,这是毋庸讳言的。一、结字要明朗结字的形式是丰富多样的,结体之法,当然是针对若干部件而言。一个字,因左右结构、上中下结构、上下结构、内外结构、品字结构等区别,结体之法随之而成。这些结字之法,大多针对正书(篆隶楷)而言,但对于行草等书体,虽不密切,也有借鉴作用。在习练过程中,针对练习的书体,一

  • 春日的诗,子恺的画,醉了整个春天

    草长莺飞二月天,乍暖还寒时候,春天来了。朱自清说: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张恨水说:夜里没有风,那槐花的香气,却弥漫了暗空。在丰子恺的笔下,春天,却另一番风味...偶寻半开梅,闲倚一竿竹。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故绿。——清·袁枚《偶作五绝句》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清·高鼎《村居》典却春衫办早厨,老妻何必更踌躇。瓶中有醋堪烧菜,囊里无钱莫买鱼。不敢妄为些子事,只因曾读数行书。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元·吕仲实《闲居诗》曲水溅裙三月

  • 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

    他本是工科出身,一次偶然机会让他与美术结缘;晚年,艺术成就已享誉世界的他,却“较真儿”地将自己不满意的画作全部毁掉……他曾说:“艺术表达的手段是多样的,岂能只是笔墨?能把感情画出来,任何笔墨都是好的笔墨,没有投入感情的笔墨,苍白没有价值。”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用丹青渲染生命色彩美有如此魅力,她轻易就击中了一颗年轻的心。1919年,吴冠中出生于江苏宜兴一个贫穷人家,是家中长子。父亲是一个教书兼务农的教员,母亲是文盲。文盲却未必是美盲,吴冠中的艺术天赋也许正是来自于母

  • 美女揭露江湖书法骗子伎俩,太有才了!

  • 高雅的梅花!

  • 陈传席:喜欢以美协、书协、主席、院长自居的,其“作品”都是垃圾

    西晋陆机《平复帖》陈传席常常语出惊人。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史论研究方面的专家;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批评界的砖家。你说他是砖家,他的很多主张可谓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比如他对人格尊严的呼喊和倡导;比如他对正大气象的论述;比如他对新中国官方美术所作出的几乎是一棍子打死式的彻底否定,均可谓振聋发聩,令人不得不深思再深思。你说他是专家,在他的作品中不仅经常能看到常识性的低级错误,而且能看到他经常在自己的作品中自掴耳光。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能把自己画的完全不入门的画,把他写的完全不入门的字,当作宝贝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