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帝都生存攻略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4:51:35 来源:网络 []
小说:帝都生存攻略
第十一章 以游戏论英雄

她微微一怔,有点不好意思,“虽犯口德,只是如此丧尽天良之事,也不怕遭报应。阅读95lady.com

“报应吗?总会有的,不是自己,也可能祸及子孙。”

“啊,我有个相熟的人,过去打声招呼。”顾莲玉看着顾惜惜摸书,心虚的不敢继续呆下去,站起身,径直跑开开。

程姑娘看着顾莲玉,微微的皱起眉头,想必她是不想跟顾惜惜说点什么吧,眼见着其余几人,或者木讷不敢言,或是连自己也不知情况的女子,程姑娘道,“虽如此不算谦虚,只怕顾小姐及少来参加这样的宴会,许对人不太熟,或许我可解释一二。”

顾惜惜笑,“巴不得。啊,就是,十分愿意。”

“琴棋诗画,各家有所长,琴为宗人令家司马青,少詹事府叶美蝶为佳,贵府三妹妹,棋为吏部尚书家史桂琴,中极殿大学士家张宝仪,吏部左侍家薛宜凤,不过她病了,左丞相的侄女苏嘉怡或者便是侍郎家的小姐曹宝阁,诗书南苑郡主,丰台县主,贵府三妹妹也破有造诣,画大理寺卿家林晓晨,大理寺左少卿苏韶芬,大理寺左寺丞平珍珠,三人有姻亲关系,承教于画师刘姝辰,画的造诣极其高,不过,贵府三妹妹的画也不错,不过这比起刚才太傅府的南宫十二小姐也差了几分,样样精通,若有她在,十之八九会得第一,听说她在射御之道也不错,就是经济致用也颇有心得。原文95lady.com

“哦!竟有这样的人?”顾惜惜道,“刚才我还真是失敬,不够有这样的人参加,我们还能玩什么?”

同桌的不知是害怕顾惜惜,还是不想跟她一起,竟只剩下两人,她悄声道,“她知您出门都不会带小额银票,我出门时带了五十两,母亲又私下给了我三十两,我暂且换一半与你,虽你不在乎这点银钱,可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平白无故的要了去,白白的给这些人糟践还外送一个傻瓜的名声,求什么?若真有心,把这花费省了一半,也要救多少人。”她将七张银票悄悄递到顾惜惜手中,“你一会儿也不用多,一个下五两便是,笑话什么的,她们太闲,总能找着笑料。”

顾惜惜忍不住大量起她,这怎么还遇见这么一个妙人,她微微的红了脸,有点不好意思,“我觉得您亲切,才说这些,别人可万万不敢如此造次的。”

顾惜惜笑,“京兆府尹的小姐是我好友,你可与她一起来我家看书,我家有很多这样的书。”

“那岂不是很好。”

“对。”

安王妃很快被南苑郡主请了来,众人忙回自己位置坐好,她满脸笑意,“你们这些孩子玩就是,何必请了我这个老太太来?”

王世子妃也跟了过来,她比起安王妃还要老了几岁。原文http://www.95lady.com/“寓教于乐,这些孩子能得母亲教诲,是多大荣幸。”

顾惜惜看着两人和和美美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觉得违心。

“不过母亲,你可不能偏心。”南苑郡主抱着她手臂摇晃。

安王妃按住她的额头,“你嫂子侄女都在,你就贯会作妖。”

“天子门生选状元,也该让他们瞧瞧我们闺阁女子巾帼不让须眉。”世子妃道,“不过,有我们的小凤凰在,只怕人人比试的心思也少了两分,不如,请了我们小凤凰来一起作评?母亲您觉得呢?”

安王妃的眼神飘过王世子妃,点头笑,“甚好。原文http://www.95lady.com/

“小女造次了。”

作评之人确定,便是下注。

顾莲玉看顾惜惜,“大小姐下多少?”

“五两。”而且射数她也不曾下注。

“您这是开玩笑嘛?您那么有钱,漏一点都足够我们活几辈子,竟然只是五两。”

顾惜惜看着她,“我下注之人是你啊,只怕这五两都回不了本。”

顾莲玉,“……”

众人下完注,回到位置等候,不一会儿便清理出三甲之人,琴的前三甲:司马青、叶美蝶、顾莲玉;棋为史桂琴、张宝仪,曹宝阁,还有一位左丞相手下的郎中梅清书南苑郡主、丰台县主、顾莲玉没差了一注,败给了少师府庶女裘正梅,画林晓晨、苏韶芬、平珍珠,射数之人下注及少,勉强推出三人,兵部尚书家的张玉珍,张玉珠,兵部侍郎家的王遥,数:工部右侍郎家张希,鸿胪寺右少卿家林娇喜,还有一个是太仆寺丞家小姐陈淼是自荐。网站http://www.95lady.com/

结果一宣布,有人喜,有人愁。

顾莲玉就气了一个半死,脸拉的老长。

“看吧。我就说五两也回不来。”

顾莲玉狠狠的摔了帕子,“我又不曾让你下我的注。”

“所以,你是连这二两半也不想要我得了吗?”

顾莲玉满脸通红,站起身,“我去更衣。”

“比试就要开始了。版权95lady.com

顾莲玉却径直走了出去。

程姑娘笑,“这三姑娘还真是才高气傲之人。”

“呵呵……司马家的小姐不知要弹什么曲子?”

“顾小姐。”安王府的嬷嬷走了过来,站在顾惜惜身后行礼,“王妃请您上前。”

顾惜惜迟疑一下,起身来,“我去瞧瞧。”

荣香要跟过去,程姑娘却拉住她,“妹妹要在这里等。”

顾惜惜看着她,“在这里吧,听程姑娘的话。”

“是。”

顾惜惜走上前,朝着安王妃行了一礼,“惜惜见过王妃。”

安王妃坐在椅子上,低眉看她,微微的一怔,笑眯眯的看着她,“我们也算亲戚,来了怎不来拜见我们?到是自己藏起来,倒是什么道理?”

顾惜惜笑,“王妃日理万机,冒然拜见,实在不妥。”

“怎么说都是一家人,怎会不妥?我们王爷是世祖爷的亲兄长,淮阳王是我侄孙,你就是我未来的侄孙媳妇,我瞧你家妹妹可就比你活泼多了,常来我家玩,你怎么就待在家中,半步也不出?”

平日不下帖子嫌弃她,这会儿到说成她闭门不出,倒打一耙,顾惜惜真想要笑,微微一耸肩,“啊,我这不是待嫁吗?嫁衣还没做完,整天瞎晃的话难道不会招人闲言碎语吗?我妹妹还没说人家,是该多走动……好让那些青年才俊想看想看……”

安王妃,“……”

那边司马青走了出来,她虽是宗室女,因是庶出,暂无封号,她的琴声优雅,一曲《阳春》十分的轻快,音色和技艺都不错,不过就是中规中矩了一些……

安王妃看着顾惜惜盯着司马青的琴看,嘴角抬了一下,“听说苏夫人曾经也是抚琴高手?”

第十二章 击掌为盟

“是呢?我阿娘的琴弹的很好,不过很可惜她的琴的丢,那琴名曰绿桐,千年桐木所制,据说制成之时,不小心被一种绿酒染上一侧,颜色经久不退,便取名叫绿桐。不过,此琴在那次嫁妆盗窃案时候一起被强盗抢劫,连侍琴之人也死于非命,如今依旧下落不明。”

安王妃的眼神动了一下,探视着问,“哦,那真是抱歉,不过,那些盗贼是何人所为,竟无半点线索?”

“盗窃事件发生的时候我还小,全然不知……不过……我相信因果循环,吃了不该吃的,终究会吐出来,”

此时司马青的琴声戛然而止,安王妃似乎才回神,才想起吩咐人抬椅子给顾惜惜坐。顾惜惜打量着安王妃,嘴角微微扬,她的脸色变了不自然,当年的强盗如果没有她,也至少她是知道点什么的。

叶美蝶弹一曲《相思》,不过因是故人早弹过,要超越实在太难,顾莲玉上来,取了巧,弹的不是古曲,是一曲最近的星座,随着琴声蜿蜒流转,十分轻快的曲子便打动不少人……

很快大家决出琴的最后得住是顾莲玉,她十分得意,最后看着所赢钱财共计八百四十两中四百二十两以她的名义录入捐赠名册,顾莲玉抽一成四十二两,另安王妃又单赏赐顾莲玉二十两,其余两人一人十两,余下众人,按照所下注多少,拆分剩下的四百二十两,王府之人办事十分的快速,很快就将账目算清,得赢之人,纷纷的领回赢钱。

那边下棋的下棋,作诗的作诗,围观不少人,大家兴致勃勃,觉得十分好玩,不多久,便有诗和画作承了上来,安王妃与世子妃还有南宫十二相互传递。那边下棋之人也决出胜负,名单传入了安王妃手中,梅清败与张宝仪,张宝仪于曹宝阁又败给史桂琴,作诗,南苑郡主略胜一筹,画是平珍珠,投壶也完成,张玉珠以投进三支箭勉励夺冠,倒是数这边正在激烈的进行着众人的目光也被吸引。

林娇喜已退出,张希和陈淼有点势均力敌。

数题:今有贷人千钱,月息三十。今有贷人七百五十钱,九日归之,问息几何?(《九章算术》某人借款750文,约定9日归还,以月利率“千文钱付息钱30文”来计算利息。问:归还时应付利息多少?)

两人很快在纸上写上答案。

张希:六钱又七分五。

陈淼:六钱又七分半。

题目:今有人持米出三关,外关三而取一,中关五而取一,内关七而取一,余米五斗。问:本持米几何?(有人带了一批米出三道关口,外关按货物的三分之一收税,中关按货物的五分之一收税,内关按货物的七分之一收税,最后还剩下五斗米。问:这个人本来带了多少米?)

张希:十斗九升八分升之三。

陈淼:十斗九升八分升之三。

其上已有七八个题目,两人回答的分毫不差。

“母亲。”王世子道,“我看这两位妹妹才学几无上下,都是不可多得的才女啊。”

安王妃笑,“看吧,这一屋子的都白瞎了眼睛。”

南宫十二道,“这两位着实了不起,王妃娘娘,这另外一个妹妹的赏赐就由我付吧。”

“我还多赏不了一人不曾。”

两人上前行礼,自然十分高兴。

这一数,所捐赠之数,已有二千八百两之多。虽少有输钱的,也几分欢喜。

安王妃道,“本宫也是西凤人,另增二千两,送与赈灾。”

她说完,王世子妃也笑,“我虽没有母妃富有,也增五百两,另,我两位女儿没有姐姐能干,各增五十两。”

南宫十二道,“我自不敢攀比,四百两,聊表心意。另外游戏虽完,各位姐姐也可继续捐赠,为那些灾民添砖加瓦。”

南苑郡主走过来,看着顾惜惜,“人人都给了,你是否也的表示一二。”

“啊!”顾惜惜迟疑一下,“我吗?”

“对,说的就是你,你难道要假装不知道吗?”

“我有个大不敬的想法,王妃。”

“什么想法?”

“刚才郡主问我擅长什么,我想,我擅长的就是赚钱,不如王妃把这些银钱都给我,我保证几日后给你翻一番。”

“放肆!”安王妃站起来,“灾民的银钱你也敢动?”

“王妃莫急,”顾惜惜站起来行礼,“都知道我苏家赚钱能手,不过,这世界上五本的买卖应该出了强盗,算了,既然王妃不放心,我也不能生这等心思,是我之过……”她看着南苑郡主,然后在看向南宫十二,“十二小姐才满京都,我等望尘莫及,您有没有兴趣与我赌一把,当然,我的独资为您双倍,全部用于救助灾民。”

南宫十二站在世子妃一侧,微微的皱起眉头,思索一阵,“怎么个赌法?”

“你我各出一题,你的题我答不上,便奉上双倍赌,并将等额银钱捐赠,我的题你答不上,只需将独资给我便是,我也将等额的银钱用于捐赠救灾,三日后在锦记茶楼,全城目睹,一决高下,只是不知南宫小姐可有如此豪气?”

南宫十二捏紧了帕子皱起眉头,实话,她不想赌。首先银钱多少?其二名声问题,她赢了没什么大不了,可万一输了呢?不过面前的女子显然都算到了,满脸的笑容里带着从容的自如,这还是传说中那个莽撞而无知的乡下村姑。她再细看她,一身衣香阁的新衣,明晃晃的红,裙摆边的红梅如真的一样,如同她,如此恣意而嚣张……

“赌,为什么不敢赌?”南苑郡主道,“可到时候不要后悔,你不会做不了主,到时候拿不出那么多银子吧。”

顾惜惜嘻嘻一笑,“郡主先还说我银子海了去,难道是没经过调查胡乱诈我的吗?”

“谁,谁诈你?我只是提醒一下。”

王世子妃笑,“我们自然是相信顾小姐的。”

南宫十二看了一下周围的人,点头,“好。”

“既然如此,击掌为盟!”顾惜惜扬起手,看着南宫十二,她却迟疑的看着她,顾惜惜走过去,一把抓着她的手,举起来,啪的一声拍在她手掌上,“你怎么比我好啰嗦,这不就对了。王妃,世子妃,郡主,南宫小姐,还有众位小姐,姑娘,我的回去准备,后会有期……”

第十三章 撞死在你们家门前

 顾惜惜跑出门,南苑郡主才想起,今天的账还没有收了,忙叫起来,“喂,顾惜惜,你还没给钱呢?”

顾惜惜早不见人影。

安王妃微微的皱起眉头,心有所思,世子妃却不漏痕迹的笑了一下,眼神带着几分期许,见着安王妃看过来,赶紧低下头。

南宫十二一脸愁眉不展,从王府出来一直如此。

三姐妹走在一起,南宫十五口无遮拦的开口,“我听说那顾惜惜毫无教养,今日一见,果怎如此。”

十一训斥道,“不许胡说,如此议论人可有教养。”

“哼!”

南宫十一略微年长一些,回头看着南宫十二,“这位顾小姐到底在想什么,妹妹可不可掉以轻心。”

她笑了一下,“她能有几两墨水,连江湖气的什么击掌为盟都说的出来。”她嗤笑一声,只是想起顾惜惜的那双眼睛,心里由不得的烦躁……

她听说顾惜惜的娘艳绝天下,连他爹当年都趋之如骛。顾惜惜本人呢?也美吗?她是真没注意到,她甚至觉得顾惜惜的脸他都没来记得看清,因为她只注意到了她的一双眼睛,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包含太多的情绪,一颦一笑都能生出无线的情理,仿佛本该如何,笑与不笑,她都会被她的情绪牵动,她忍不住伸手抚摸自己的脸,心中生出几分妒忌,问到两人,“我与她,究竟谁更美?”

“嗯?”南宫十一愣了一下,看向她,有点不解,南宫十五并没有想那么多,“自然是姐姐你最美,你是整个帝都最惊艳的女子。”

“可是……”她自嘲的笑了起来,带着几分的讽刺,“这人一出来,已经搅动了整个帝都的安宁。”她的目光看向远处,只觉得她是个多么强韧的对手,只是,对手,却为将她放在眼中,那种失落,谁懂?

……

顾惜惜坐上车,荣香才道,“小姐,书程姑娘拿去看了,我,我忘记拿回来。我,……”

“没事,你做的很好。”

“谢,谢大小姐!”

走到半路,管家派出来的人就拦住车,“大小姐快回家看看吧。”

“怎么?”

“老爷,外边来了一伙人在府门前叫骂,老爷被他们打了。”

“什么?”

刚到巷口口,贝儿就迎接过来,“小姐,是敬国侯的小姨母带着世子在邱东宽门前叫骂。”

“谁?”

“你还记得几天前说起您去锦记吗?”

顾惜惜迟疑一下,才想起那天她从楼下下来被个纨绔子瞧上动手动脚的要调戏,她直接给了他几鞭子骑上踏雪回了,并没放在心上。原本邱东宽被抽虽丢人也没放在心上,主要是他找不到京城有这么号人,直到那日贝儿骑了踏雪出城,邱东宽没认出人却认出了踏雪,踏雪是一匹良驹,旁边有人却认出来这是顾逸芝送给顾惜惜,他回家顿时气恼不过,跪在他小姨母面前一顿搬弄是非。

敬国侯是先皇后的母家,四皇子的舅父,他儿女众多,出彩的也有几个,可只有一个他嫡子,别的儿子都好好的,偏偏这个嫡子变成偷鸡摸狗,眠花宿柳的的纨绔,靖国侯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争气揍也揍过了,抽也抽过了,可无能为力,可作为先皇后的母家,他还要为四皇子考虑,他不能提起一个庶子起来自己家里先乱了嫡庶,可这个嫡子,他真是头发都愁白了。

邱东宽的娘早逝后他小姨母也入敬国侯府中帮忙带他,她小姨娘本庶出,十分泼辣,把敬国侯一干侍妾压的服服帖帖,这会儿一听侄儿受委屈比挖自己的心还难受,顿时纠结一大伙人就到了顾家门前,根本不顾什么形象,直接大骂,“出来,再不出来个人,我就把门给你们拆掉……”

邱小姨母一手叉腰一手拿着锦帕指着顾家的门,“挨千刀坐笼子,以为领两个兵就了不起吗?我呸,谁不知道谁是什么德行,一群破落的兵痞子,长脸啊,敢爬人头顶拉屎了,出来,别给脸不要脸,这样的家能养不出个什么好鸟,从乡下来的土包子也敢来撒野,当我们靖国侯府没人……出来……”

顾向河,他一出来,看着个妇人顿时就眉头紧紧皱起。

“这位夫人……”

话还没说完,邱小姨母上前就一把抓着顾向河,“你个挨千刀的,做笼子的泼妇,你看你家那孽畜把我小侄儿害成什么样子,今日要是不给我一个说吧,我把你这顾家给拆了……”

邱东宽裹着了一身白布,眼泪汪汪的盯过来。

顾家老太太看着儿子被抓着,气恼无比,上前就拉邱小姨母的手,尖声叫起来,“你骂谁了?这是要干傻?放开我儿子,男女授受不亲,你,你这样成何体统?!”

邱小姨母一把把老太太给推了一个踉跄,“呸,成体统,要真成体统,你家那土包子就拿鞭子随便抽人,是你们背后指使的吧,我邱家给你们顾家有什么冤仇,你们竟然要如此害我们!”

说完将顾向河一掀,直接坐在地上就嚎哭起来,“打死人了,顾家仗势欺人……我们侄儿快被他们给打死了,来人啊……瞧瞧这顾家的做派……呜呜,我可怜的侄儿,你怎么这么命苦……”

她一哭,顿时引起四临人,顾老太太眉头紧紧皱起,上前就要拉,大声呵斥,“你,你在这里乱嚎什么?走开哭,别把我家的运到给哭没了。”

“哎哟……”邱小姨母嚎哭的更大声,“顾家打死人了,快来看……你们看看我侄儿被她家那个从靖州来的姑娘打成什么样子了,这是我邱家的独苗啊,这是要害我邱家断子绝孙啊……呜呜,这打死了我侄儿不算,还要找人驱赶我,我们这些人的人命果然不值钱的,连一句道理也不讲,我们不活了,呜呜……哎哟,这是要把我整个邱家都没活路啊…老太爷,求你睁开眼看看这群丧心病狂的顾家人……”

你,你,你信口雌黄……”

顾向河着急不已,欲让人上前拉她起来,可邱夫人带来的婆子将她围着,顾家没一个人能接近她,到时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顾向河心里又急又气,却因男女之别不好上前拉人。

老太太气的直接捶胸口,“我到底造什么孽……”

“老太太,你去问问你那好孙女,问她是不是在锦记抽我的宽哥儿?你也别想抵赖,当时看见的人可不少,谁不知道你家那大小姐不是个娇弱的,我家宽哥儿细皮嫩肉的,经受得住她几鞭子……呜呜,看他这样,我便只求你们给他道歉一下,你们竟然这样对我们……我今日就撞死在你们家门前……”邱夫人说完就要起身,就要朝着门楣上撞。

第十四章 撞门

“拦着,快拦着!”顾向河大叫,一时间顾家门前乱成一锅粥,家门口要是死人了,那就真的成了京城笑话,不过顾向河并不知道邱夫人并不是要死。

她被带来的婆子抱住了,嚎哭的更大声,“顾老爷,你也是有儿子的人,你儿子要是被人打死了,你能这么无动于衷……”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围攻顾家之势,更有邱夫人带来的人带头朝着门口丢东西,老太太头上就被人砸了个破鸡蛋,沾了一脸的臭蛋味,让人只想作呕。

“哪个龟孙子,杀千刀了,混蛋,有种你出来,哎哟……”老太太破口大骂,只是话没说完,一堆臭菜就丢了过来。

顾向河只想扶额,忙护着老太太吩咐婆子,“带老太太回屋——您先回去吧,儿会处理好此事的。”

“这些下贱的泥腿子,这些坐牢该死的贱人……”

邱东宽坐在椅子上,头上手臂上都裹着纱布,不过那爽眼睛却活灵活现,哪儿像要死的人,顾向河看他,他一脸挑衅的看过来,十分洋洋得意。

顾向河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纨绔子弟偷鸡摸狗,欺男霸女的事情没少干,简直就是人渣一个,他一眼都看不上,吐两口口水都嫌恶心,可是这会儿竟然还敢挑衅顾家,周围围观的人呢越来越多,他又急又恼,明知道被讹诈却更拿他无能为力。正在他迟疑间,自己也被砸了几下,身上留下一堆印记。

大门口顿时变得乱糟糟,顾家的人往里边冲,只怕自己迟了一步,被砸到,在混乱间他自己都被撞了几下,踩了两脚,他看着凌乱的仆从,真是气不打一出来,这哪儿是仆人,一个个的,简直就如同老鼠。

邱夫人看着逃窜的顾家人得意无比,大声吩咐着,“把那两桶污水搬过来,给我泼在大门上。”

老太太在院子里大声的叫,看着顾向河,一脸悲愤,“就是她,顾惜惜这个惹祸精,到底是如何招惹邱家人的?人家都打上门来?她人在哪儿?”

“老太太,您别着急,那些人都是坏人,什么情况,我们还不知道……”三姨娘扶着老太太,劝慰,“大小姐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呵,别人做不出来,她可是精于此道的很,我就知道,她绝对看不得我们顾家好过,都是苏镜苒那个女人……”老太太气恼的用脚跺地,愤懑万分。看着老太太气的不轻,三姨娘嘴角浮现一丝笑意。顾惜惜一走进来,她吓了一跳,张皇的不知如何唱起来。

顾惜惜走到跟前问,“祖老太太受伤了?”

“你,你,你……”她指着顾惜惜,却不知道从何开口,顾惜惜一笑,“祖母,需要我帮你报仇吗?”

顾惜惜已换下衣服,朝着院子的妇人借了一件碎花的窄袖的粗布衣衫,下边是最平常的平民所喜的的大摆罗裙,裙子的一角撩起来别在腰间,腰上缠着她那天抽人的乌金长鞭。

老太太看着这装扮差点气的翻到在地,她这打扮与村姑其实也没样。

顾向河躲在门边暗恼不已,这邱家欺人太甚,眼看着邱小姨母竟吩咐人搬了污水要泼大门,他竟是没一点办法,来来回回的走了几圈,就看着顾惜惜大步走了过来,愣了一下。

顾惜惜走到门边,看着被抵上的大门,还有透过大门传来的叫骂声。

“开门。”

“不可!”顾向河阻止道。

“父亲有办法吗?”她露出一丝讽刺,大声道,“开门!”

门外邱小姨母叉腰正骂的起劲,陡然见开了门,她正好奇着就见着一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平常女子带着几个人走了出来。众仆人抬了两张桌子和一张石板走出来,两张桌子放在跟前,石板靠在桌子上,顾惜惜站在石板前方。

“让你们家会喘气的东西出来,我不跟你这个小不点说话,”虽然不知道搞什么,只是觉得顾惜惜太年轻,太轻慢了她了,怎么也得个管事娘子什么的,难道是顾向河的妾?

顾惜惜冷冷一笑,“我们家都是会喘气,原来你家里还住着不喘气的啊。”

她被噎了一下,扬起眉头,“打了我侄儿的事情怎么算?叫顾惜惜出来。”

“本人不才,真是你要找之人,不过,打人算什么?我还会开山劈石。”顾惜惜将衣袖一撩,马步一扎,腰往下一沉,扬起鞭子直接劈下,只听着咔嚓一声,大石板便碎成几块,石头落在地上发出沉闷声。

“啊,妈呀!”邱小姨母吓的花容失色,踉跄的几步才站稳,一把就抓住了邱东宽,“你,你……你……”

顾惜惜周身都散发一股杀伐之气,大有提着马鞭子指挥千军万马直接踏平邱家的架势,她眉眼沉稳,气息稳重,在模糊的日光下依旧闪烁着金光闪闪的光芒,那样的眼神就能让人胆战心寒,仿佛变成的她只是一只兔子,她手到擒来,分分钟准备让她变下酒菜。这到底是哪儿惹来的煞星,这分明就是一个魔星。

顾惜惜仰起头看着她,“邱家的门匾有这实吗?我正想要去试一试。”

“你,你这个泼…泼妇,你竟然敢………”

顾惜惜眉眼一抬看向躲在人背后的邱东宽,沉吟道,“邱世子的骨头也需要松松??”

邱东宽听着这话扑通一声从椅子上栽下来,顾惜惜站在哪儿,倨傲而彪悍,像一只张开了翅膀的鹰,锐利的眼神让他逃无可逃,她的脸带着诡异而倨傲笑,微微的一个眼神就能让人胆战心寒,他觉着自己就如一只兔子,被她手到擒来,分分钟准备成为下酒菜。

“我,我……小姨母,我们不跟泼妇一般见识,先,先回去吧……”

“走?”她淡淡的哼了一声,两手交握在一起,使劲一压,骨头发出咔擦声,冷笑着看着两人,“顾家的大小姐是谁都可以来骂一下的吗?未来的淮阳王妃是谁都可以来吐两口口水的吗?顾家的大门是谁都可以来撞一撞的吗?”

帝都生存攻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帝都生存攻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她因毒舌害死了自己所有的亲人,有些话真的不能说

    作者:M·辰#希腊篇-69#亲爱的小伙伴们,感谢您一路支持、跟随“走遍世界博物馆”从文明古国系列的埃及、印度、墨西哥一直走到亚洲系列的新加坡、韩国、印度尼西亚、土耳其。现在,“文明古国系列(四)——希腊篇”正在进行中!小伙伴们,速搬沙发,开讲啦!(《宙斯的婚史女人》)上篇说到:万神之王宙斯娶了神界最温柔善良的女神勒托为自己的第六婚妻子;婚后,勒托怀上了一对双胞胎;不料想,宙斯某天突然高调宣布与他的亲姐姐赫拉大婚了,同时他还宣布赫拉为唯一正妻;赫拉得知宙斯在外尚有两个待出生的双胞胎,便对勒托进行了

  • 《R女郎笑传》 划着龙舟过端午节

    又是一年端午节,粽叶飘香,《R女郎笑传》演员划着龙舟过端午节。

  • 当敌对的大手紧握在一起

    当敌对的大手紧握在一起整个世界都屏住了呼吸所有的花朵都开始思考春天为那即将到来的雷电和雨水大洪水正在传说的远方聚集最大的能量,即将毁灭或者拯救大地上的谷穗田地龟裂的现实需要多少眼泪驶向远方的船队,满载着的是太阳赋予的热量和光明以及制造地狱的黑暗与冷寂惊醒的海浪阵阵颤栗地平线以下的红玫瑰在海螺声中冉冉升起带着天堂花园的香气感动着谁,又诱惑着谁沙漠城堡的杀戮和流血哭泣如灰色阴冷的尘埃层层堆积新鲜的死亡置换着陈腐的尸体废墟下的金色骷髅仍在暗自生气当敌对的大手紧握在一起整个世界都屏住了呼吸所有的花朵都开

  • 目前光绪通宝母币价格怎么样

    光绪通宝是中国古代钱币之一。清德宗爱新觉罗·载湉,光绪年间(公元1875-1908年)铸。钱文楷书或楷兼隶,楷兼宋三体。背文满、回文记局、记年、记吉语,记批次等多种形式。光绪钱是中国造币史上首次引进西洋机制造币方法铸造的第一批中国样式(外圆孔方)的行用钱。另有北洋造光绪通宝机制铜币,背北洋零用一文(公元1902-1908年)。华夏文明上下五千年,历史文化源远流长。每一个历史发展的阶段都是我们国家成长的足迹,银元也正是这历史银河中组成的重要部分。就其特定的历史时期也使它在钱币史上占据着重要的地位,

  • 西游记里跟唐僧有过“一夜”情怀的两位女妖,与唐僧都有前世宿缘

    天上有诸天神佛,地下有鬼怪妖魔。运生世治,劫生世危。唐僧取经一路向西,山高路远,旅途寂寞。好在还有这诸多女妖相伴。说起《西游记》中的女妖,却是: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白骨精是《西游记》第一个出场的女妖。虽是女妖,却只有女妖之形,并无女妖之实。因其本体仅为一具白骨。正所谓,没有“动人”之形体,何来“妖媚”之精神?可俗话说,脂粉骷髅。越是骷髅,越是千般变化成脂粉模样。这白骨精化成什么模样?但只见——冰肌藏玉骨,衫领露酥胸。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月样容仪俏,

  • 昨日他的一幅画卖1个亿!霸气侧漏!

    2018年06月17日晚,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本场共75件精品上拍。其中,傅抱石《琵琶行诗意》以咨询价形式上拍,8000万元起拍,9000万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1.035亿元成交。傅抱石《琵琶行诗意》立轴设色纸本178×56cm咨询价题识:江州司马湿青衫,一曲琵琶驻客帆。马亦低头蜷复顾,中天唯见月光寒。郭沫若诗。傅抱石东川写。印文:抱石私印、踪迹大化、往往醉后说明:香港苏富比1984年2月17日中国书画,lot11。傅抱石傅抱石在重庆期间,有几个题材是

  • 谁是你生命中的“提婆达多” ?

    你要感恩所有给你设置障碍的人,你要感恩所有打击你的人,你要感激所有让你痛苦和烦恼的事。如果没有它们,你看不到你的我执,你不知道自己的我相,你逃脱不掉自我。感恩苦和苦为你带来的那唯一的一线解脱机会。佛祖一次次地为你设置障碍,是在加持你看到自我;佛祖一次次地打击你,是在捶碎你的自我;佛祖一次次地让痛苦降到你身上,是在逼迫你解放自我。如果你因为某个人或某件事而烦恼,那正是你修行的时候:用心去看,去观察,是什么在让你烦恼?是谁在让你痛苦?一定你的那个“我”。如果是某个人让你痛苦,你未遇到他之前,为什么不

  • 《神雕侠侣》中,此人打败周伯通,打平郭靖,是欧阳锋的孙子!

    在《神雕侠侣》中,江湖武林人才济济,高手众多,要说厉害的人物,恐怕还得数江湖武林的老一辈的绝世高手,像东邪黄药师、西毒欧阳锋、南帝段智兴、北丐洪七公在《射雕英雄传》中是江湖武学界的珠穆朗玛,在《神雕侠侣》中,依然是江湖武林的扛把子,江湖之中依然鲜有敌手。要说有高手比江湖五绝要厉害,恐怕当属郭靖了。这郭靖可以说是江湖五绝一手培养出来的,虽然说欧阳锋不算,但是欧阳锋一直以来都是作为一个陪练的,硬生生地郭靖给练上去了,要知道在金庸武侠中,一个高手成长的过程,基本上都有一个倒霉的高手作对,一般都是套路。

  • 石家庄起名大师姜上小运播报:2018年6月18日

    姜上小运播报:2018年6月18日,星期一,农历五月初五(今日端午节)戊戌年戊午月辛巳日石家庄风水、起名、择日大师姜上(姜联伟)【相冲】蛇日冲(亥)猪【特吉生肖】牛、猴、鸡【次吉生肖】羊、龙、马【今日带衰】鼠、虎、猪【幸运数字】9、0【幸运颜色】白色、棕色、金色【今日冲合】与猪相冲;与虎、猴相刑;与虎相害;与猴相破;与鸡、牛三合;与猴六合喜神:西南福神:西北财神:正东宜:【杨公忌日大事勿用】装修开业结婚领证开工订婚上梁开张作灶求嗣赴任修造祈福祭祀开市牧养纳财纳畜嫁娶纳采冠笄开池立券起基塞穴栽种斋

  • 端午节不仅有屈原,还有你不知道5个端午习俗

    一转眼2018年过去一半了,又到了粽子节了。在中国任何一个节日都能过成美食节,都能过成情人节。不知道今年端午节,男人要不要给女友送玫瑰馅的粽子,相信一定会,非,常,难,吃。我们对于传统节日和传统文化背后的故事典故已经遗忘很多了,记得小时候没到端午节的时候都要跟奶奶一起包粽子,里面包一个大红枣,自己做的粽子永远是那么好吃,而且还要在五月初一的时候就在手腕脚腕上戴上五彩绳,和香包,可以驱蚊弊害,还要在门上插上艾草,挂上五彩纸跌成的小葫芦,早上要去踏青,采回来的艾草泡水洗手洗脸,各种习俗一样不落,端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