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帝都生存攻略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4:51:35 来源:网络 []
小说:帝都生存攻略
第十一章 以游戏论英雄

她微微一怔,有点不好意思,“虽犯口德,只是如此丧尽天良之事,也不怕遭报应。阅读95lady.com

“报应吗?总会有的,不是自己,也可能祸及子孙。”

“啊,我有个相熟的人,过去打声招呼。”顾莲玉看着顾惜惜摸书,心虚的不敢继续呆下去,站起身,径直跑开开。

程姑娘看着顾莲玉,微微的皱起眉头,想必她是不想跟顾惜惜说点什么吧,眼见着其余几人,或者木讷不敢言,或是连自己也不知情况的女子,程姑娘道,“虽如此不算谦虚,只怕顾小姐及少来参加这样的宴会,许对人不太熟,或许我可解释一二。”

顾惜惜笑,“巴不得。啊,就是,十分愿意。”

“琴棋诗画,各家有所长,琴为宗人令家司马青,少詹事府叶美蝶为佳,贵府三妹妹,棋为吏部尚书家史桂琴,中极殿大学士家张宝仪,吏部左侍家薛宜凤,不过她病了,左丞相的侄女苏嘉怡或者便是侍郎家的小姐曹宝阁,诗书南苑郡主,丰台县主,贵府三妹妹也破有造诣,画大理寺卿家林晓晨,大理寺左少卿苏韶芬,大理寺左寺丞平珍珠,三人有姻亲关系,承教于画师刘姝辰,画的造诣极其高,不过,贵府三妹妹的画也不错,不过这比起刚才太傅府的南宫十二小姐也差了几分,样样精通,若有她在,十之八九会得第一,听说她在射御之道也不错,就是经济致用也颇有心得。网站http://www.95lady.com/

“哦!竟有这样的人?”顾惜惜道,“刚才我还真是失敬,不够有这样的人参加,我们还能玩什么?”

同桌的不知是害怕顾惜惜,还是不想跟她一起,竟只剩下两人,她悄声道,“她知您出门都不会带小额银票,我出门时带了五十两,母亲又私下给了我三十两,我暂且换一半与你,虽你不在乎这点银钱,可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平白无故的要了去,白白的给这些人糟践还外送一个傻瓜的名声,求什么?若真有心,把这花费省了一半,也要救多少人。”她将七张银票悄悄递到顾惜惜手中,“你一会儿也不用多,一个下五两便是,笑话什么的,她们太闲,总能找着笑料。”

顾惜惜忍不住大量起她,这怎么还遇见这么一个妙人,她微微的红了脸,有点不好意思,“我觉得您亲切,才说这些,别人可万万不敢如此造次的。”

顾惜惜笑,“京兆府尹的小姐是我好友,你可与她一起来我家看书,我家有很多这样的书。”

“那岂不是很好。”

“对。”

安王妃很快被南苑郡主请了来,众人忙回自己位置坐好,她满脸笑意,“你们这些孩子玩就是,何必请了我这个老太太来?”

王世子妃也跟了过来,她比起安王妃还要老了几岁。帝都生存攻略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寓教于乐,这些孩子能得母亲教诲,是多大荣幸。”

顾惜惜看着两人和和美美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觉得违心。

“不过母亲,你可不能偏心。”南苑郡主抱着她手臂摇晃。

安王妃按住她的额头,“你嫂子侄女都在,你就贯会作妖。”

“天子门生选状元,也该让他们瞧瞧我们闺阁女子巾帼不让须眉。”世子妃道,“不过,有我们的小凤凰在,只怕人人比试的心思也少了两分,不如,请了我们小凤凰来一起作评?母亲您觉得呢?”

安王妃的眼神飘过王世子妃,点头笑,“甚好。95女性网

“小女造次了。”

作评之人确定,便是下注。

顾莲玉看顾惜惜,“大小姐下多少?”

“五两。”而且射数她也不曾下注。

“您这是开玩笑嘛?您那么有钱,漏一点都足够我们活几辈子,竟然只是五两。”

顾惜惜看着她,“我下注之人是你啊,只怕这五两都回不了本。”

顾莲玉,“……”

众人下完注,回到位置等候,不一会儿便清理出三甲之人,琴的前三甲:司马青、叶美蝶、顾莲玉;棋为史桂琴、张宝仪,曹宝阁,还有一位左丞相手下的郎中梅清书南苑郡主、丰台县主、顾莲玉没差了一注,败给了少师府庶女裘正梅,画林晓晨、苏韶芬、平珍珠,射数之人下注及少,勉强推出三人,兵部尚书家的张玉珍,张玉珠,兵部侍郎家的王遥,数:工部右侍郎家张希,鸿胪寺右少卿家林娇喜,还有一个是太仆寺丞家小姐陈淼是自荐。帝都生存攻略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结果一宣布,有人喜,有人愁。

顾莲玉就气了一个半死,脸拉的老长。

“看吧。我就说五两也回不来。”

顾莲玉狠狠的摔了帕子,“我又不曾让你下我的注。”

“所以,你是连这二两半也不想要我得了吗?”

顾莲玉满脸通红,站起身,“我去更衣。”

“比试就要开始了。95女性网

顾莲玉却径直走了出去。

程姑娘笑,“这三姑娘还真是才高气傲之人。”

“呵呵……司马家的小姐不知要弹什么曲子?”

“顾小姐。”安王府的嬷嬷走了过来,站在顾惜惜身后行礼,“王妃请您上前。”

顾惜惜迟疑一下,起身来,“我去瞧瞧。”

荣香要跟过去,程姑娘却拉住她,“妹妹要在这里等。”

顾惜惜看着她,“在这里吧,听程姑娘的话。”

“是。”

顾惜惜走上前,朝着安王妃行了一礼,“惜惜见过王妃。”

安王妃坐在椅子上,低眉看她,微微的一怔,笑眯眯的看着她,“我们也算亲戚,来了怎不来拜见我们?到是自己藏起来,倒是什么道理?”

顾惜惜笑,“王妃日理万机,冒然拜见,实在不妥。”

“怎么说都是一家人,怎会不妥?我们王爷是世祖爷的亲兄长,淮阳王是我侄孙,你就是我未来的侄孙媳妇,我瞧你家妹妹可就比你活泼多了,常来我家玩,你怎么就待在家中,半步也不出?”

平日不下帖子嫌弃她,这会儿到说成她闭门不出,倒打一耙,顾惜惜真想要笑,微微一耸肩,“啊,我这不是待嫁吗?嫁衣还没做完,整天瞎晃的话难道不会招人闲言碎语吗?我妹妹还没说人家,是该多走动……好让那些青年才俊想看想看……”

安王妃,“……”

那边司马青走了出来,她虽是宗室女,因是庶出,暂无封号,她的琴声优雅,一曲《阳春》十分的轻快,音色和技艺都不错,不过就是中规中矩了一些……

安王妃看着顾惜惜盯着司马青的琴看,嘴角抬了一下,“听说苏夫人曾经也是抚琴高手?”

第十二章 击掌为盟

“是呢?我阿娘的琴弹的很好,不过很可惜她的琴的丢,那琴名曰绿桐,千年桐木所制,据说制成之时,不小心被一种绿酒染上一侧,颜色经久不退,便取名叫绿桐。不过,此琴在那次嫁妆盗窃案时候一起被强盗抢劫,连侍琴之人也死于非命,如今依旧下落不明。”

安王妃的眼神动了一下,探视着问,“哦,那真是抱歉,不过,那些盗贼是何人所为,竟无半点线索?”

“盗窃事件发生的时候我还小,全然不知……不过……我相信因果循环,吃了不该吃的,终究会吐出来,”

此时司马青的琴声戛然而止,安王妃似乎才回神,才想起吩咐人抬椅子给顾惜惜坐。顾惜惜打量着安王妃,嘴角微微扬,她的脸色变了不自然,当年的强盗如果没有她,也至少她是知道点什么的。

叶美蝶弹一曲《相思》,不过因是故人早弹过,要超越实在太难,顾莲玉上来,取了巧,弹的不是古曲,是一曲最近的星座,随着琴声蜿蜒流转,十分轻快的曲子便打动不少人……

很快大家决出琴的最后得住是顾莲玉,她十分得意,最后看着所赢钱财共计八百四十两中四百二十两以她的名义录入捐赠名册,顾莲玉抽一成四十二两,另安王妃又单赏赐顾莲玉二十两,其余两人一人十两,余下众人,按照所下注多少,拆分剩下的四百二十两,王府之人办事十分的快速,很快就将账目算清,得赢之人,纷纷的领回赢钱。

那边下棋的下棋,作诗的作诗,围观不少人,大家兴致勃勃,觉得十分好玩,不多久,便有诗和画作承了上来,安王妃与世子妃还有南宫十二相互传递。那边下棋之人也决出胜负,名单传入了安王妃手中,梅清败与张宝仪,张宝仪于曹宝阁又败给史桂琴,作诗,南苑郡主略胜一筹,画是平珍珠,投壶也完成,张玉珠以投进三支箭勉励夺冠,倒是数这边正在激烈的进行着众人的目光也被吸引。

林娇喜已退出,张希和陈淼有点势均力敌。

数题:今有贷人千钱,月息三十。今有贷人七百五十钱,九日归之,问息几何?(《九章算术》某人借款750文,约定9日归还,以月利率“千文钱付息钱30文”来计算利息。问:归还时应付利息多少?)

两人很快在纸上写上答案。

张希:六钱又七分五。

陈淼:六钱又七分半。

题目:今有人持米出三关,外关三而取一,中关五而取一,内关七而取一,余米五斗。问:本持米几何?(有人带了一批米出三道关口,外关按货物的三分之一收税,中关按货物的五分之一收税,内关按货物的七分之一收税,最后还剩下五斗米。问:这个人本来带了多少米?)

张希:十斗九升八分升之三。

陈淼:十斗九升八分升之三。

其上已有七八个题目,两人回答的分毫不差。

“母亲。”王世子道,“我看这两位妹妹才学几无上下,都是不可多得的才女啊。”

安王妃笑,“看吧,这一屋子的都白瞎了眼睛。”

南宫十二道,“这两位着实了不起,王妃娘娘,这另外一个妹妹的赏赐就由我付吧。”

“我还多赏不了一人不曾。”

两人上前行礼,自然十分高兴。

这一数,所捐赠之数,已有二千八百两之多。虽少有输钱的,也几分欢喜。

安王妃道,“本宫也是西凤人,另增二千两,送与赈灾。”

她说完,王世子妃也笑,“我虽没有母妃富有,也增五百两,另,我两位女儿没有姐姐能干,各增五十两。”

南宫十二道,“我自不敢攀比,四百两,聊表心意。另外游戏虽完,各位姐姐也可继续捐赠,为那些灾民添砖加瓦。”

南苑郡主走过来,看着顾惜惜,“人人都给了,你是否也的表示一二。”

“啊!”顾惜惜迟疑一下,“我吗?”

“对,说的就是你,你难道要假装不知道吗?”

“我有个大不敬的想法,王妃。”

“什么想法?”

“刚才郡主问我擅长什么,我想,我擅长的就是赚钱,不如王妃把这些银钱都给我,我保证几日后给你翻一番。”

“放肆!”安王妃站起来,“灾民的银钱你也敢动?”

“王妃莫急,”顾惜惜站起来行礼,“都知道我苏家赚钱能手,不过,这世界上五本的买卖应该出了强盗,算了,既然王妃不放心,我也不能生这等心思,是我之过……”她看着南苑郡主,然后在看向南宫十二,“十二小姐才满京都,我等望尘莫及,您有没有兴趣与我赌一把,当然,我的独资为您双倍,全部用于救助灾民。”

南宫十二站在世子妃一侧,微微的皱起眉头,思索一阵,“怎么个赌法?”

“你我各出一题,你的题我答不上,便奉上双倍赌,并将等额银钱捐赠,我的题你答不上,只需将独资给我便是,我也将等额的银钱用于捐赠救灾,三日后在锦记茶楼,全城目睹,一决高下,只是不知南宫小姐可有如此豪气?”

南宫十二捏紧了帕子皱起眉头,实话,她不想赌。首先银钱多少?其二名声问题,她赢了没什么大不了,可万一输了呢?不过面前的女子显然都算到了,满脸的笑容里带着从容的自如,这还是传说中那个莽撞而无知的乡下村姑。她再细看她,一身衣香阁的新衣,明晃晃的红,裙摆边的红梅如真的一样,如同她,如此恣意而嚣张……

“赌,为什么不敢赌?”南苑郡主道,“可到时候不要后悔,你不会做不了主,到时候拿不出那么多银子吧。”

顾惜惜嘻嘻一笑,“郡主先还说我银子海了去,难道是没经过调查胡乱诈我的吗?”

“谁,谁诈你?我只是提醒一下。”

王世子妃笑,“我们自然是相信顾小姐的。”

南宫十二看了一下周围的人,点头,“好。”

“既然如此,击掌为盟!”顾惜惜扬起手,看着南宫十二,她却迟疑的看着她,顾惜惜走过去,一把抓着她的手,举起来,啪的一声拍在她手掌上,“你怎么比我好啰嗦,这不就对了。王妃,世子妃,郡主,南宫小姐,还有众位小姐,姑娘,我的回去准备,后会有期……”

第十三章 撞死在你们家门前

 顾惜惜跑出门,南苑郡主才想起,今天的账还没有收了,忙叫起来,“喂,顾惜惜,你还没给钱呢?”

顾惜惜早不见人影。

安王妃微微的皱起眉头,心有所思,世子妃却不漏痕迹的笑了一下,眼神带着几分期许,见着安王妃看过来,赶紧低下头。

南宫十二一脸愁眉不展,从王府出来一直如此。

三姐妹走在一起,南宫十五口无遮拦的开口,“我听说那顾惜惜毫无教养,今日一见,果怎如此。”

十一训斥道,“不许胡说,如此议论人可有教养。”

“哼!”

南宫十一略微年长一些,回头看着南宫十二,“这位顾小姐到底在想什么,妹妹可不可掉以轻心。”

她笑了一下,“她能有几两墨水,连江湖气的什么击掌为盟都说的出来。”她嗤笑一声,只是想起顾惜惜的那双眼睛,心里由不得的烦躁……

她听说顾惜惜的娘艳绝天下,连他爹当年都趋之如骛。顾惜惜本人呢?也美吗?她是真没注意到,她甚至觉得顾惜惜的脸他都没来记得看清,因为她只注意到了她的一双眼睛,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包含太多的情绪,一颦一笑都能生出无线的情理,仿佛本该如何,笑与不笑,她都会被她的情绪牵动,她忍不住伸手抚摸自己的脸,心中生出几分妒忌,问到两人,“我与她,究竟谁更美?”

“嗯?”南宫十一愣了一下,看向她,有点不解,南宫十五并没有想那么多,“自然是姐姐你最美,你是整个帝都最惊艳的女子。”

“可是……”她自嘲的笑了起来,带着几分的讽刺,“这人一出来,已经搅动了整个帝都的安宁。”她的目光看向远处,只觉得她是个多么强韧的对手,只是,对手,却为将她放在眼中,那种失落,谁懂?

……

顾惜惜坐上车,荣香才道,“小姐,书程姑娘拿去看了,我,我忘记拿回来。我,……”

“没事,你做的很好。”

“谢,谢大小姐!”

走到半路,管家派出来的人就拦住车,“大小姐快回家看看吧。”

“怎么?”

“老爷,外边来了一伙人在府门前叫骂,老爷被他们打了。”

“什么?”

刚到巷口口,贝儿就迎接过来,“小姐,是敬国侯的小姨母带着世子在邱东宽门前叫骂。”

“谁?”

“你还记得几天前说起您去锦记吗?”

顾惜惜迟疑一下,才想起那天她从楼下下来被个纨绔子瞧上动手动脚的要调戏,她直接给了他几鞭子骑上踏雪回了,并没放在心上。原本邱东宽被抽虽丢人也没放在心上,主要是他找不到京城有这么号人,直到那日贝儿骑了踏雪出城,邱东宽没认出人却认出了踏雪,踏雪是一匹良驹,旁边有人却认出来这是顾逸芝送给顾惜惜,他回家顿时气恼不过,跪在他小姨母面前一顿搬弄是非。

敬国侯是先皇后的母家,四皇子的舅父,他儿女众多,出彩的也有几个,可只有一个他嫡子,别的儿子都好好的,偏偏这个嫡子变成偷鸡摸狗,眠花宿柳的的纨绔,靖国侯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争气揍也揍过了,抽也抽过了,可无能为力,可作为先皇后的母家,他还要为四皇子考虑,他不能提起一个庶子起来自己家里先乱了嫡庶,可这个嫡子,他真是头发都愁白了。

邱东宽的娘早逝后他小姨母也入敬国侯府中帮忙带他,她小姨娘本庶出,十分泼辣,把敬国侯一干侍妾压的服服帖帖,这会儿一听侄儿受委屈比挖自己的心还难受,顿时纠结一大伙人就到了顾家门前,根本不顾什么形象,直接大骂,“出来,再不出来个人,我就把门给你们拆掉……”

邱小姨母一手叉腰一手拿着锦帕指着顾家的门,“挨千刀坐笼子,以为领两个兵就了不起吗?我呸,谁不知道谁是什么德行,一群破落的兵痞子,长脸啊,敢爬人头顶拉屎了,出来,别给脸不要脸,这样的家能养不出个什么好鸟,从乡下来的土包子也敢来撒野,当我们靖国侯府没人……出来……”

顾向河,他一出来,看着个妇人顿时就眉头紧紧皱起。

“这位夫人……”

话还没说完,邱小姨母上前就一把抓着顾向河,“你个挨千刀的,做笼子的泼妇,你看你家那孽畜把我小侄儿害成什么样子,今日要是不给我一个说吧,我把你这顾家给拆了……”

邱东宽裹着了一身白布,眼泪汪汪的盯过来。

顾家老太太看着儿子被抓着,气恼无比,上前就拉邱小姨母的手,尖声叫起来,“你骂谁了?这是要干傻?放开我儿子,男女授受不亲,你,你这样成何体统?!”

邱小姨母一把把老太太给推了一个踉跄,“呸,成体统,要真成体统,你家那土包子就拿鞭子随便抽人,是你们背后指使的吧,我邱家给你们顾家有什么冤仇,你们竟然要如此害我们!”

说完将顾向河一掀,直接坐在地上就嚎哭起来,“打死人了,顾家仗势欺人……我们侄儿快被他们给打死了,来人啊……瞧瞧这顾家的做派……呜呜,我可怜的侄儿,你怎么这么命苦……”

她一哭,顿时引起四临人,顾老太太眉头紧紧皱起,上前就要拉,大声呵斥,“你,你在这里乱嚎什么?走开哭,别把我家的运到给哭没了。”

“哎哟……”邱小姨母嚎哭的更大声,“顾家打死人了,快来看……你们看看我侄儿被她家那个从靖州来的姑娘打成什么样子了,这是我邱家的独苗啊,这是要害我邱家断子绝孙啊……呜呜,这打死了我侄儿不算,还要找人驱赶我,我们这些人的人命果然不值钱的,连一句道理也不讲,我们不活了,呜呜……哎哟,这是要把我整个邱家都没活路啊…老太爷,求你睁开眼看看这群丧心病狂的顾家人……”

你,你,你信口雌黄……”

顾向河着急不已,欲让人上前拉她起来,可邱夫人带来的婆子将她围着,顾家没一个人能接近她,到时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顾向河心里又急又气,却因男女之别不好上前拉人。

老太太气的直接捶胸口,“我到底造什么孽……”

“老太太,你去问问你那好孙女,问她是不是在锦记抽我的宽哥儿?你也别想抵赖,当时看见的人可不少,谁不知道你家那大小姐不是个娇弱的,我家宽哥儿细皮嫩肉的,经受得住她几鞭子……呜呜,看他这样,我便只求你们给他道歉一下,你们竟然这样对我们……我今日就撞死在你们家门前……”邱夫人说完就要起身,就要朝着门楣上撞。

第十四章 撞门

“拦着,快拦着!”顾向河大叫,一时间顾家门前乱成一锅粥,家门口要是死人了,那就真的成了京城笑话,不过顾向河并不知道邱夫人并不是要死。

她被带来的婆子抱住了,嚎哭的更大声,“顾老爷,你也是有儿子的人,你儿子要是被人打死了,你能这么无动于衷……”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围攻顾家之势,更有邱夫人带来的人带头朝着门口丢东西,老太太头上就被人砸了个破鸡蛋,沾了一脸的臭蛋味,让人只想作呕。

“哪个龟孙子,杀千刀了,混蛋,有种你出来,哎哟……”老太太破口大骂,只是话没说完,一堆臭菜就丢了过来。

顾向河只想扶额,忙护着老太太吩咐婆子,“带老太太回屋——您先回去吧,儿会处理好此事的。”

“这些下贱的泥腿子,这些坐牢该死的贱人……”

邱东宽坐在椅子上,头上手臂上都裹着纱布,不过那爽眼睛却活灵活现,哪儿像要死的人,顾向河看他,他一脸挑衅的看过来,十分洋洋得意。

顾向河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纨绔子弟偷鸡摸狗,欺男霸女的事情没少干,简直就是人渣一个,他一眼都看不上,吐两口口水都嫌恶心,可是这会儿竟然还敢挑衅顾家,周围围观的人呢越来越多,他又急又恼,明知道被讹诈却更拿他无能为力。正在他迟疑间,自己也被砸了几下,身上留下一堆印记。

大门口顿时变得乱糟糟,顾家的人往里边冲,只怕自己迟了一步,被砸到,在混乱间他自己都被撞了几下,踩了两脚,他看着凌乱的仆从,真是气不打一出来,这哪儿是仆人,一个个的,简直就如同老鼠。

邱夫人看着逃窜的顾家人得意无比,大声吩咐着,“把那两桶污水搬过来,给我泼在大门上。”

老太太在院子里大声的叫,看着顾向河,一脸悲愤,“就是她,顾惜惜这个惹祸精,到底是如何招惹邱家人的?人家都打上门来?她人在哪儿?”

“老太太,您别着急,那些人都是坏人,什么情况,我们还不知道……”三姨娘扶着老太太,劝慰,“大小姐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呵,别人做不出来,她可是精于此道的很,我就知道,她绝对看不得我们顾家好过,都是苏镜苒那个女人……”老太太气恼的用脚跺地,愤懑万分。看着老太太气的不轻,三姨娘嘴角浮现一丝笑意。顾惜惜一走进来,她吓了一跳,张皇的不知如何唱起来。

顾惜惜走到跟前问,“祖老太太受伤了?”

“你,你,你……”她指着顾惜惜,却不知道从何开口,顾惜惜一笑,“祖母,需要我帮你报仇吗?”

顾惜惜已换下衣服,朝着院子的妇人借了一件碎花的窄袖的粗布衣衫,下边是最平常的平民所喜的的大摆罗裙,裙子的一角撩起来别在腰间,腰上缠着她那天抽人的乌金长鞭。

老太太看着这装扮差点气的翻到在地,她这打扮与村姑其实也没样。

顾向河躲在门边暗恼不已,这邱家欺人太甚,眼看着邱小姨母竟吩咐人搬了污水要泼大门,他竟是没一点办法,来来回回的走了几圈,就看着顾惜惜大步走了过来,愣了一下。

顾惜惜走到门边,看着被抵上的大门,还有透过大门传来的叫骂声。

“开门。”

“不可!”顾向河阻止道。

“父亲有办法吗?”她露出一丝讽刺,大声道,“开门!”

门外邱小姨母叉腰正骂的起劲,陡然见开了门,她正好奇着就见着一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平常女子带着几个人走了出来。众仆人抬了两张桌子和一张石板走出来,两张桌子放在跟前,石板靠在桌子上,顾惜惜站在石板前方。

“让你们家会喘气的东西出来,我不跟你这个小不点说话,”虽然不知道搞什么,只是觉得顾惜惜太年轻,太轻慢了她了,怎么也得个管事娘子什么的,难道是顾向河的妾?

顾惜惜冷冷一笑,“我们家都是会喘气,原来你家里还住着不喘气的啊。”

她被噎了一下,扬起眉头,“打了我侄儿的事情怎么算?叫顾惜惜出来。”

“本人不才,真是你要找之人,不过,打人算什么?我还会开山劈石。”顾惜惜将衣袖一撩,马步一扎,腰往下一沉,扬起鞭子直接劈下,只听着咔嚓一声,大石板便碎成几块,石头落在地上发出沉闷声。

“啊,妈呀!”邱小姨母吓的花容失色,踉跄的几步才站稳,一把就抓住了邱东宽,“你,你……你……”

顾惜惜周身都散发一股杀伐之气,大有提着马鞭子指挥千军万马直接踏平邱家的架势,她眉眼沉稳,气息稳重,在模糊的日光下依旧闪烁着金光闪闪的光芒,那样的眼神就能让人胆战心寒,仿佛变成的她只是一只兔子,她手到擒来,分分钟准备让她变下酒菜。这到底是哪儿惹来的煞星,这分明就是一个魔星。

顾惜惜仰起头看着她,“邱家的门匾有这实吗?我正想要去试一试。”

“你,你这个泼…泼妇,你竟然敢………”

顾惜惜眉眼一抬看向躲在人背后的邱东宽,沉吟道,“邱世子的骨头也需要松松??”

邱东宽听着这话扑通一声从椅子上栽下来,顾惜惜站在哪儿,倨傲而彪悍,像一只张开了翅膀的鹰,锐利的眼神让他逃无可逃,她的脸带着诡异而倨傲笑,微微的一个眼神就能让人胆战心寒,他觉着自己就如一只兔子,被她手到擒来,分分钟准备成为下酒菜。

“我,我……小姨母,我们不跟泼妇一般见识,先,先回去吧……”

“走?”她淡淡的哼了一声,两手交握在一起,使劲一压,骨头发出咔擦声,冷笑着看着两人,“顾家的大小姐是谁都可以来骂一下的吗?未来的淮阳王妃是谁都可以来吐两口口水的吗?顾家的大门是谁都可以来撞一撞的吗?”

帝都生存攻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帝都生存攻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倒霉小妻要上位》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倒霉小妻要上位》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倒霉小妻要上位第11章领证结婚,薄太太“太太,医生在路上了,您不要着急。我去给易澜倒杯水。”林姨额头渗出冷汗。苏初夏现在正准备从厨房的后门逃跑,苏易澜能让林姨回去厨房倒热水?他指着林姨,大叫:“林阿姨,你今天怎么做土司的啊!是不是手都没洗干净!我喝热水有什么用!哎呦!痛死了我了,我要盖子,去给我拿被子下来!”林姨吓得结巴,双眼都快红了:“我、洗干净手了,做法跟平时一样啊!”“好了!你不要多说,去拿被子!”施音皱眉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十一章是敌是友“苗王的大猫很凶,之前它在这里守着,我一直不敢进来。”张洛儿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张洛儿的语气很自然,似乎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一般。她到了这屋内,在看到沈暇玉的时候彻底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身把门给关上。一边关上一边说,“瑕玉妹妹,昨天的事情真的对不起,我也没有想到那家子人是那样的人。”张洛儿一边说着,那泪就不断地往下掉。她的双目显得有些红肿,看起来似乎不止哭了一次。沈暇玉被张洛儿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1章第十一章鬼上身我和师娘坐在一张沙发上,目光死死盯着张子岭。我是一点困意都没有的,在这种环境下,我神经绷得紧紧,依旧觉得自己准备不足。而师娘则好像被张子岭的睡意给传染了似的,哈欠连天,最后竟真的睡着了,脑袋一歪,就枕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大吃一惊,连忙正襟危坐,让师娘躺着更舒服一点。闻着师娘身上香水的味道,眼角余光顺着脖子瞥向那深深的沟壑,那完美的弧度,简直能摄人魂魄。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浑身燥热难耐。我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1章赴宴陆泽楷听到这一出的时候,正在高尔夫球场上,他动作漂亮的一挥杆,笑了一下:“她若是肯上车,她也就不是温素锦了。”这几日是把她的事情调查的一个差不多了,原来温宪声那老东西在她从酒店离开第二天,她妈妈刚一过世就把她赶出了温家。这么看来,怀孕的事情只是一个偶然,温宪声根本不知道,所以也就没有用孩子来逼迫他这一说。只是确定了这个真相,他的心里却是有些淡淡的不知味起来。那个女人直接连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红尘里遇见你》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红尘里遇见你》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红尘里遇见你11、这个忙你可一定要帮我本来裴念为了省钱,上下班都是坐公交车的,可是今天因为向以琛的故意为难,她在茶水间待了一整天就是为了给他冲一杯咖啡,下班时间也耽误了许久。但她每天都要到嘉嘉所在的学校门口等她下课的,这样她就能见见她。自从上次的车祸之后,李嫂见到裴念等在学校,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能够和嘉嘉说上两句话,嘉嘉每次见到她,还会主动打招呼,叫她“裴阿姨”。裴念很珍惜这样的时光,和嘉嘉见面,每天和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神级妙手》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神级妙手》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神级妙手第十一章偷看小电影傍晚,吃过饭后林逸出门散步,走到村东一个鱼塘旁边时,见一个年轻的男人鬼鬼祟祟的在鱼塘附近晃荡,定晴一看,竟是昨天傍晚与李秀云偷情的男子。只见他驻足于鱼塘边,四处看了看后,鬼头鬼脑的匆忙离开,临走前在他站的位置插了个竹棍,也不知道他想搞什么鬼。林逸心里极为反感张铁柱,可能是潜意识里比较鄙视他偷人家媳妇,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不会干好事,就有意去附近村民家给那户村民提个醒。绕过鱼塘,又走了一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第11章她老公的内裤阮白回到楼上。房间里,保洁阿姨正在打扫。她对保洁阿姨礼貌性的点了下头,然后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找出一套昨天熨烫好的衣服,去洗手间换上。保洁阿姨打扫的很迅速。阮白洗好脸的时候,这个房间里,基本已经看不到慕少凌留下的任何痕迹了。她松了口气。十分钟前,李宗发消息过来说:“小白,我们小组的项目谈完了,下午我去H市,到你住的酒店找你,明天我们放假一天。”阮白回复的是:“好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怪医圣手》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怪医圣手》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怪医圣手第一卷医圣传承第11章公车似乎是感觉到了身后的温热,少妇有些暗恼,心道这帅哥长得也挺帅的,却没有想到中看不中用,当下幽怨的向后看一眼,想发泄心中的不满。而这一回头却吓得她花容失艳,身后的小帅哥早已不见,此时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满面猥琐的眼镜男,而且还露出淫荡满足一脸的疙瘩,那笑意,容要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一声尖叫从少妇的喉间发出,公车司机手一哆嗦,差点将汽车打歪,也好在他开车经验老道,百忙中猛的一打方向盘,重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大小姐的疯狂护卫》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大小姐的疯狂护卫》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大小姐的疯狂护卫第11章砸错车两女这时候也不好挣扎,便只有顺从陈扬。陈扬心里暗爽,哎,左拥右抱的感觉真是爽歪歪啊!他快步带着两女来到了一辆捷豹车前。两女立刻有些不理解,因为这捷豹车是沐静的车。又不是她们的宝马车。陈扬作势要开车门,那一群小混混立刻拦了上来。为首的光头大哥一拍捷豹车的车顶,说道:“小子,你很爽啊,左拥右抱的。害我们在外面等你好久。”陈扬一愣,随后微微皱眉,说道:“把你的爪子拿开。这是捷豹知道吗?你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宠你在心:萌妻也逆袭》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宠你在心:萌妻也逆袭》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宠你在心:萌妻也逆袭第11章车祸我瞪圆了眼睛。“反正我也没钱。”他无赖的接下一句:“不过我可以跟你讲讲,以前我没钱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作为前车之鉴给你点意见也好。”不知道为什么,听见他这么说,我松了口气。这些年因为一心一意扑在家庭上,我身边除了苏陌漪以外并没有什么朋友,陆庭修可以说是除了苏陌漪以外对我最好的人,昨天他帮我交了医药费,这件事已经让我很过意不去了,他现在要是主动提出帮我还债,我只会觉得困扰。